• 正在加载中...
  • 西庇阿

    西庇阿又译斯奇皮欧。古罗马名门贵族,在共和国时期以军功显赫着称的有大西庇阿和小西庇阿。普布里乌斯·科涅利乌斯(Publius Cornelius Scipio),史书上一般称“大西庇阿” ,或“非洲的征服者西庇阿”(Scipio Africanus),以便跟他的父亲“老西庇阿” ,他的继孙小西庇阿相区分,这个家族是古罗马历史上煊赫的世家,代出名将,老西庇阿是罗马执政官,在第二次迦太基战争中指挥西班牙战场,在意大利的海边去世。

    编辑摘要

    目录

    大西庇阿/西庇阿 编辑

    个人简介

    西庇阿西庇阿

    大西庇阿(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fricanus),全名为(征服非洲的)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

    乌斯·西庇阿(拉丁语:P·CORNELIVS·P·F·L·N·SCIPIO·AFRICANVS,西元前236-西元前184/183年)古罗马统帅和政治家。生于贵族家庭,他的家族曾产生过几名罗马执政官。他在坎尼战役(西元前216年)中担任军官,战败时设法逃脱。年轻时曾于西元前206年为罗马夺取西班牙,将迦太基人赶出西班牙,并为他的父亲报仇。西元前205年担任执政官,受命进攻非洲的迦太基人。西元前202年,他在扎马战役中打败汉尼拔,而罗马人也以绝对有利的条件结束了第二次布匿战争,因此得名“征服非洲的西庇阿”。但是他的政敌在加图的领导下指责西庇阿及其兄卢修斯在与马其顿的交战中给予马其顿过于仁慈的条件,并且没能得到这些条件所应该带来的钱。尽管这一罪行并无证据,西庇阿仍然引退,最后生活在罗马南部自己的别墅中病死。

    家庭背景

    西庇阿西庇阿

    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出身于西庇阿家族,该家族是古罗马著名贵族

    氏族科尔内利乌斯氏族的一个支系。他的祖先中有好几位担任过执政官职务。他的曾祖父,卢基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大胡子”)是前280年的贵族监察官。科尔内利乌斯氏族是古罗马六个最显赫的贵族氏族之一(其它五个是朱利乌斯氏族,费边氏族,埃米利乌斯氏族,克劳狄氏族和瓦莱里乌斯氏族),而在大西庇阿生活的时代,西庇阿家族正处于其权势的颠峰,是科尔内利乌斯氏族中最有力的分支。

    大西庇阿是前218年的执政官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的长子,与父亲同名。他的母亲庞波尼娅出身于罗马的一个著名平民氏族,可能属于骑士等级。他有一个弟弟卢基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征服亚洲的”)也是罗马的著名将领。关于大西庇阿出生家庭的其它情况,人们知道的很少。

    早期活动

    汉尼拔汉尼拔

    大西庇阿很早就卷入了罗马的军事活动。当时罗马与迦太基的斗争正达到最高潮(第二次布匿战争),迦太基名将汉尼拔率军侵入了意大利本土。前218年,年轻的西庇阿在提基努斯河战役中第一次参加战斗。这次战役中罗马军的指挥官是西庇阿的父亲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迦太基军的

    指挥官是汉尼拔。结果罗马人被击败,按照传统说法,西庇阿救了他父亲一命。接下来西庇阿又参加了特雷比亚战役(前218年)。前216年,西庇阿在关键的坎尼会战中担任军团长。坎尼会战的结果是罗马人再次遭到惨败,他们的统帅、执政官卢基乌斯·埃米利乌斯·保卢斯阵亡。埃米利乌斯·保卢斯的女儿埃米利娅·保拉后来成为西庇阿之妻。

    坎尼会战之后,以卢基乌斯·卡埃基利乌斯·梅特鲁斯为首的一些贵族青年对形势感到悲观失望,企图逃离罗马。西庇阿作出惊人的举动:他召集支持者手持武器闯入这些青年的集会场所,胁迫他们发誓决不背叛罗马,并继续为罗马服役。这次事件可能对元老院也产生了振动。由于在与汉尼拔的战斗中已经损失了五分之一的成年公民(仅坎尼一役的损失就可能高达70000人),罗马人心动摇,主张向敌人让步者大有人在。但最终,元老院中的主要势力都坚持继续对迦太基作战,主张与迦太基妥协者没有产生任何重要影响。

    前212年,西庇阿宣布竞选市政官。由于他未达到法定年龄(担任市政官者自动成为元老,而元老要求年满30岁),保民官否决了他的竞选资格。但此时的西庇阿已因其勇敢和爱国名声大噪,支持者众多,遂以毫无异议的票数当选。保民官最后也收回了他们的反对意见。就这样,西庇阿在24岁时成为市政官,进入了罗马的晋升体系。

    征服西班牙

    西庇阿西庇阿

    前211年西庇阿失去了两个亲人:他的父亲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和叔叔格奈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卡尔弗斯。他们在西班牙作战时,双双死于与汉尼拔的弟弟哈斯德鲁巴

    尔·巴卡的战役。第二年,西庇阿主动请缨要求指挥即将派往西班牙的新的罗马军队。尽管年轻,西庇阿凭借高贵的举止和充满激情的语言说服了元老院和民众,成功地当选为派往伊比利亚半岛的资深执政官。按照李维的说法,当时实际上只有西庇阿一个人谋求这个职务;其他人认为前往西班牙作战无异于送死。在西庇阿于前210年抵达西班牙时,整个埃布罗河以南的地区已经全被迦太基控制。迦太基在西班牙的将领是汉尼拔的两个弟弟哈斯德鲁巴尔·巴卡和马戈·巴卡,以及哈斯德鲁巴尔·吉斯科。这三人无法协调一致,从而使罗马人可能从中获利。

    西庇阿在埃布罗河河口处登陆,并立即发动奇袭攻取了迦太基人在当地的一个基地新迦太基(今卡塔赫纳),获取了大批战略物资,包括城外的巨大银矿。由于约束军队、善待俘虏、释放被迦太基人囚禁在新迦太基城内的当地人质等措施,他成功地给当地人留下了“罗马人是解放者”的印象。西庇阿手下的士兵抓到了一名美丽的女子,并把她献给他们的指挥官;但西庇阿得知这名女子已经与一个凯尔特人酋长订婚后,就立刻释放了她,没有伤害她的贞洁。显然,西庇阿希望通过这些手段使西班牙居民支持罗马,反对迦太基。因为罗马与迦太基的主战场在意大利(在那里汉尼拔仍处于绝对优势),西庇阿不可能指望从罗马获得足够增援;因此他与当地人民建立良好关系是十分明智的决策。例如,那名被他释放的妇女的未婚夫就率领他的部落来帮助罗马人。

    前209年西庇阿进行了他的第一次大会战,成功地把哈斯德鲁巴尔·巴卡从他位于瓜达尔基维尔河上游的过冬地拜伦赶走。在战斗前西庇阿很担心马戈·巴卡和吉斯科会把他们的部队投入战场,那样的话迦太基人会很轻易地对数量上居于劣势的罗马人形成合围。因此西庇阿的策略是迅速击溃三个敌人中的一个,以为他进行机动应付另两个敌人制造空间。双方的步兵几乎不分高下,但西庇阿隐藏了一支骑兵预备队。当这支骑兵被投入使用后,哈斯德鲁巴尔的防线崩溃了。尽管获胜,西庇阿没能对哈斯德鲁巴尔进行有效的追击,以阻止这支军队开往意大利支援汉尼拔。后来哈斯德鲁巴尔成功地翻越了阿尔卑斯山,但在梅陶罗河战役中被罗马执政官盖乌斯·克劳狄·尼禄击败(前207年)。

    在以武力制服了一些不顺从的西班牙部落领袖后,西庇阿于前206年在伊利帕战役(发生于今塞维利亚附近)中对迦太基人取得了一次决定性的胜利。在这次战役之后,迦太基人终于被迫放弃他们经营了多年的西班牙。

    在征服西班牙之后,西庇阿开始为进军非洲作准备。他先后遣使和亲自前往努米底亚,希望说服其统治者与罗马结盟。努米底亚对迦太基来说至关重要,该地区提供了迦太基的绝大部分雇佣兵。在坎尼会战中,努米底亚骑兵给罗马人留下了可怕的回忆。西庇阿成功地取得了东努米底亚王子马西尼萨的支持,而西努米底亚国王西法克斯则成为迦太基的同盟者。

    在从非洲返回西班牙时,西庇阿的军队发生了一场小规模叛变,很快就被平息。在攻克迦太基人最后的据点加的斯、肃清西班牙西南部之后,西庇阿于前206年返回罗马。

    西庇阿在西班牙时期部分改良了罗马的军事艺术。他赋予步兵军团下的大队以更高独立性和灵活性,并改进武器(使用西班牙式样的剑)。

    征战非洲

    西庇阿西庇阿

    前206年西庇阿返回罗马,不久当选为前205年的执政官。此时西庇阿仅有31岁,

    还没有达到出任执政官者所需的法定年龄(对于贵族,这一下限是40岁)。西庇阿立刻开始鼓吹进军非洲攻击迦太基本部的计划。但是,元老院的许多成员(包括费边)拒绝他的计划。这些人有的是嫉妒他的成就,有的则是出于谨小慎微,因为当时汉尼拔仍在意大利境内,而马戈·巴卡看来正准备支援汉尼拔。最终元老院只允许西庇阿去西西里,在那里他可以自行选择时机渡海进攻北非。西庇阿于是出镇西西里;他没能从元老院得到一兵一卒,但他获得了在西西里招募志愿军的权力。不久他就组建并训练了一支有战斗力的志愿兵队伍。

    由于实战经验,西庇阿认识到迦太基人的骑兵对罗马步兵具有致命的杀伤力。努米底亚骑兵给他留下了尤其深刻的印象,这些骑兵在战斗中对庞大的罗马军团产生了显着的牵制作用。而罗马人的骑兵相对薄弱,而且很多是来自不可靠的意大利盟邦,或者是一些仅仅为了显示经济地位而参加骑兵队伍的所谓骑士阶级。于是西庇阿着手建立一支自己的骑兵,这支骑兵主要由西西里人组成;西庇阿几乎是用强迫的方法让西西里居民服役,从而为非洲战役作好了准备。

    罗马元老院派了一个调查委员会来西西里考察西庇阿的备战情况,发现他已拥有一支装备精良的军团和舰队。西庇阿向元老院施压要求渡海进攻非洲,但元老院中的保守派,以费边为代表,继续反对他的计划。费边对汉尼拔的威力仍然担忧不已,并视任何针对迦太基本部的军事行动为徒劳的冒险。也有一些守旧的元老由于西庇阿沉浸于希腊文化而憎恶他。在当时的罗马,西庇阿是个显着的新颖人物。他不喜欢罗马人严肃简朴的传统,而对希腊世界的艺术、哲学和奢华的生活方式非常着迷。西庇阿在前205年将对基伯勒女神的崇拜从亚洲的弗里吉亚引入罗马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公众对他的怀疑。最终元老院允许西庇阿为罗马的利益渡海入侵非洲,但不给他任何军事和财政支持。

    前204年西庇阿终于率军渡海前往非洲。罗马军队大约有25000人,分乘50条船从西西里南端港口利吕贝乌姆出发,顺利地在迦太基西北部大城乌提卡附近登陆,并得到马西尼萨及时的支持。但迦太基人已通过联姻的方式确保了与努米底亚国王西法克斯的同盟关系,后者的进军迫使西庇阿放弃围攻乌提卡并后撤;罗马人撤退到海岸线附近,在一个小半岛上建立营地过冬。第二年西庇阿再次向敌人发起进攻,这次他采用了偷袭和火攻的方法。罗马人纵火焚烧迦太基与努米底亚联军的营地,营中的士兵四散奔逃,结果在混乱的情况下被罗马军队消灭。这次战斗给迦太基人带来了极惨重的损失。在战斗结束后,西庇阿立即派遣他的两名副将拉埃利乌斯和马西尼萨去追击西法克斯,以绝后患。最后,西法克斯被打败,亲罗马的马西尼萨获得了对努米底亚的统治权。迦太基人长期以来依靠努米底亚地区勇猛的骑兵,现在他们被迫面对一个支持罗马、敌视迦太基的努米底亚了。

    罗马地图上的迦太基扎马战役:在西庇阿取得了辉煌胜利之后,迦太基统治集团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企图通过外交手段与罗马人媾和。但同时,汉尼拔和他的大军也被召回非洲。随着汉尼拔的抵达,迦太基的主战派占据了优势,他们中断了与罗马的谈判并重新开战。关于汉尼拔从意大利带回的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存在许多争议。一些研究者认为,跟随汉尼拔返回非洲的军队大多由被迫服役的意大利人组成,而他最有战斗力的老兵已在与罗马的战斗中消耗殆尽;另一些人则认为此时汉尼拔仍拥有许多经验丰富的老兵。

    无论如何,在扎马战役展开时,汉尼拔有58000名步兵、6000名骑兵和80头战象。西庇阿只有34000名步兵,但他在骑兵兵力上占有优势(8700人)。前202年10月19日,两位伟大的统帅在迦太基城与乌提卡之间的一片平原上相遇了,这就是军事史上著名的扎马会战。

    汉尼拔把步兵进行标准的三线布置,第一列是轻装步兵,其后两列是重装步兵,而战象又位于步兵前面。他的战术很简单:用战象的冲击力在罗马人的阵线上打开缺口,然后用得到骑兵支援的步兵插入这个缺口。

    相对的,西庇阿改进了罗马传统的布阵法(投枪兵,主力兵和老兵分三列依次布置,每横列有10个步兵大队,每个步兵大队有2个百人队),他把每一列中的各个大队都与另一列中的那些大队前后对齐,结果在步兵阵形中留出了让敌方战象通过的距离。他把拉埃利乌斯率领的西西里骑兵部署在左翼,马西尼萨的努米底亚骑兵部署于右翼。

    西庇阿的布阵方法破坏了汉尼拔的计划。当迦太基战象发起冲锋时,它们冲进了罗马人队伍中事先留好的那些空隙,不仅没有杀伤罗马士兵,而且还没能打乱他们的阵形。据记载,西庇阿还想出了其它对付战象的办法:罗马军队中有一些人带着喇叭,当战象冲过来时他们就用力吹起来,把许多大象吓得惊慌失措乃至发狂。冲入敌阵的大象又被步兵的利刃刺伤。尽管如此,战象还是给罗马的步兵队伍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此时由马西尼萨和拉埃利乌斯率领的罗马骑兵则在与迦太基骑兵的交锋中占了优势,并将对手赶出战场,于是汉尼拔的步兵无望再获得骑兵的支援。罗马骑兵继续追击溃散的迦太基骑兵,这样只剩下双方的步兵留在战场上进行拼杀。战斗极其血腥,没有一方能占据明显优势。当罗马人奋力冲破迦太基阵形中的前两列之后,他们合并成一条横向阵线向汉尼拔尚未投入战斗的预备队冲去,却被那些强力的老兵挡住了。战斗一时陷入僵持,但及时返回战场的罗马骑兵最终决定了一切。罗马骑兵从后方猛烈冲击了汉尼拔的军队,后者随即崩溃。

    扎马战役的结果标志着第二次布匿战争的结束。迦太基的大多数领袖意识到,他们的国家已无力再战,遂决定向罗马求和。据说当一名迦太基元老仍然在元老院中主张与罗马作战时,汉尼拔毫不客气地把他从讲台上拽了下来。另一方面,一些强硬的罗马人物,以老加图为代表,主张彻底毁灭迦太基,要求西庇阿把迦太基夷为平地。但是,西庇阿却对迦太基采取了比较温和的态度,只以一个苛刻的条约(按此条约,迦太基几乎完全被解除武装,并支付巨额赔款,未得罗马同意不得向他国宣战)结束了战争。而且,按照西庇阿的意愿,汉尼拔实际成为迦太基的政治首脑。与他对敌人的仁慈相反,西庇阿对意大利人中的叛徒十分残酷:来自拉丁城市的人被斩首,若是罗马人则会在十字架上钉死。

    后期活动

    西庇阿西庇阿

    (征服非洲的)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西庇阿返回罗马之后获得了一次

    盛大的凯旋式并被赠予“征服非洲的”(AFRICANVS)的称号。他拒绝被给予其它更高的荣誉(曾有一些西庇阿的支持者甚至提出授予他终身执政官或独裁官职位)。前199年西庇阿当选为监察官。在从监察官职位卸任后,他在许多年里都没有参与政治活动,直到前194年第二次出任执政官。

    前193年西庇阿与其他几名代表一起前往非洲,试图调解正在扩张中的马西尼萨与业已衰落的迦太基之间的尖锐矛盾。由于罗马人明显偏向马西尼萨,这次调解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前191年,罗马与东方最强大的希腊化国家塞琉古帝国爆发战争。这次战争的起因是塞琉古国王安条克三世侵入巴尔干,然而罗马人的扩张意图也起了决定作用。在安条克三世被赶出希腊后,罗马元老院决心派遣远征军入侵位于亚洲的塞琉古帝国本土。大西庇阿的弟弟卢基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被元老院任命为罗马军队的指挥官,而大西庇阿与他同行(作这种安排的原因是,西庇阿刚于前194年的执政官职位卸任,尚未达到再次出任执政官的时间间隔)。很有可能,真正掌握军队领导权的是大西庇阿。前190年,罗马军队在马格尼西亚(位于小亚细亚)彻底打败了安条克三世。大西庇阿由于生病没有亲自指挥这场战斗。在返回罗马后,他的弟弟卢基乌斯获得了“征服亚洲的”的称号。

    晚年经历

    西庇阿对希腊文化和东方文化的偏爱以及他个人性格上的某些缺点给他竖立了不少政敌。老加图是西庇阿的反对者中的代表人物;加图以严厉和简朴着称,他认为西庇阿追求浮华并对其十分厌恶。当西庇阿兄弟结束了与安条克三世的战争返回罗马后,西庇阿的敌人们找到了打击他的把柄。表面上,打击行动是针对大西庇阿的弟弟卢基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的。前187年,保民官指控卢基乌斯挪用了安条克三世偿付罗马的赔款。西庇阿不得不出面为弟弟进行辩护,尽管他知道政敌们真正的目标是他本人。西庇阿在法庭上质问,为何保民官如此关注3000塔兰特黄金的去向,而不关注已经进入国库的15000塔兰特;他是在暗示,罗马能获得赔款一事本身就是卢基乌斯的功劳。这种高调的举动弄得法官们不知所措,于是这次审判不了了之。

    但事情并没有这样了结,这问题接连纠缠了西庇阿兄弟好几年(实际上,大西庇阿去世后卢基乌斯终于被定罪,被课以罚款并险些坐牢)。前185年,西庇阿本人遭到指控,他被控在战争期间接受了安条克三世的贿赂。这事一直被闹到公民大会。根据记载,西庇阿在公民大会上发表了一篇演说。他在演说中完全不提审判本身,而是向民众强调他对罗马的贡献,尤其提醒民众注意审判他的这天正是他在扎马战役中战胜汉尼拔的日子。结果他成功地在人民中引起了一场支持他的狂热,许多人,包括一些法官都簇拥到他身旁,一直跟着他到卡皮托里山(罗马七丘中的一座,朱庇特神庙位于其上)上去了。他们在那里举行祭典并向神祈祷给予罗马更多像大西庇阿这样的杰出统帅。于是西庇阿利用自己的个人威望摆脱了审判。虽然后来又有好几次审判他的企图,但都被他未来的女婿提比略·塞姆普罗尼乌斯·格拉古(老格拉古)巧妙地给阻止了。老格拉古的儿子、大西庇阿的外孙提比略·格拉古是古罗马历史上最重要的政治家之一。

    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西庇阿的精神受到很大打击,精力明显衰退。他决定隐居,于是离开罗马到利特尔卢姆(在坎帕尼亚)自家的庄园去居住。他在那里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时光。

    大西庇阿可能去世于前183年9月。他的确切去世日期不详。李维最开始甚至说西庇阿死于前187年,后来发现了西庇阿在公民大会的演说才认为他的去世时间不可能早于前185年。波里比阿认为西庇阿死于前183年,这个年份被大多数现代学者所接受。很讽刺地,西庇阿的对手汉尼拔也死于这一年。

    据记载西庇阿在遗言中要求不要把他葬在罗马,因此他的墓位于利特尔卢姆。

    社会评价

    西庇阿在现代,对西庇阿进行完整评价是困难的,原因是关于他的大多数史料都失传了。西庇阿本人曾用希腊语写作回忆录,此书后来被焚毁。普鲁塔克写过有关西庇阿生涯的着作,但该文献也已失传。现在有关西庇阿的事迹主要依靠波里比阿和李维的着作,以及阿庇安的《罗马史》中的残存部分。

    西庇阿是公认的军事天才之一,他的军事才能获得各个时期研究者的承认。罗马历史学家弗洛鲁斯(公元1~2世纪)曾记载迦太基统帅汉尼拔和罗马将军西庇阿会面时的场景,足以证明他卓绝的军事才干:“两位一向闻名的将军,一个在意大利战场屡次得胜一个在西班牙战绩辉煌……两位统帅本人就达成和平条件会晤谈判。他们两长时间相对无言,一动不动,彼此流露出对对方的仰慕之情。由于没有达成和平协议,军号有吹响了。两人都证实,指挥作战不可能这样善于运筹帷幄,在作战中不可能如此斗志昂扬。大西庇阿公开这样讲,他指的是汉尼拔的军队;而汉尼拔讲的则是西庇阿的军队。另外他也非常有文化修养。西庇阿对希腊文化的热爱众所周知,在他周围也聚集了不少学者。

    在政治上,西庇阿是温和而保守的:他赞同在被罗马武力征服的地区建立附庸国而不是进行直接统治。这表明他代表的主要是依靠自然经济的奴隶主的利益。这使他遭到那些一心想建立新的行省以对海外进行搜刮的商业奴隶主阶层的反对。

    然而,西庇阿通过第二次布匿战争获取的过大权力和个人威望也使他广受批评。这是西庇阿的政敌们攻击他的主要原因之一,他们担心他会建立独裁。西庇阿对罗马外交政策的过度影响,以及将军队“个人化”(使士兵忠于他们的指挥官)从长远看是危险的。现代研究者,如戴维·肖特在其着作《罗马共和的衰亡》中甚至认为,西庇阿为共和国后期那些权力完全不受约束的军阀(马略,苏拉等人)开了先河。

    有关作品

    18世纪的英国作曲家亨德尔以西庇阿的事迹为题材谱写了歌剧《西庇阿》,其中的部分旋律后来成为英国皇家掷弹兵卫队的进行曲。

    文艺复兴初期的大诗人彼特拉克写作了以西庇阿为主人公的拉丁文史诗《阿非利加》。此外,文艺复兴时期的许多画家(包括拉斐尔)也画过以西庇阿为题材的画作。

    在墨索里尼统治时期,意大利拍摄了一部歌颂西庇阿的电影:《征服非洲的西庇阿》。这部电影在1937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大奖。墨索里尼支持这部电影的原因很可能是为了向民众鼓吹对非洲的扩张,在电影拍完之后不久意大利就发动了侵略埃塞俄比亚的战争。

    小西庇阿/西庇阿 编辑

    西庇阿西庇阿

    小西庇阿(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e-milianus Africanus Minor Numantinus,约前185~前129),全名帕布利厄斯•科尔尼利厄斯•西庇阿•伊米利埃纳斯•阿非利加纳斯,古罗马统帅。大西庇阿长子的养子。小西庇阿实际出身于埃米利乌斯氏族,是卢基乌斯·埃米利乌斯·保卢斯·马其顿尼库斯的儿子。从军转战于巴尔干和西班牙,有功。公元前168年随鲍鲁斯出征希腊,参加彼得那之战。次年师从希腊政治家、历史学家波里比乌斯。前151年随军转战西班牙。前149年参加第三次布匿战争,赴北非作战。次年返罗马。公元前147年任执政官,率军进攻迦太基本土,围困迦太基城并迫其投降(公元前146),从而结束第三次布匿战争,获“阿非利加西庇阿”称号。公元前134年后再任执政官,率军入侵西班牙,次年攻占努曼提亚城,次年攻占该城,获“努曼提亚西庇阿”称号。大体上完成了罗马对西班牙东半部的征服。

    公元前133年入侵西班牙,征服努曼提亚。崇拜希腊文化,擅长演说,广交文人学士,一些罗马名人和希腊作家聚集其周围。共同研讨艺术、哲学及科学等问题。但囿于传统偏见,对社会变革常持保守态度。

    相关传记/西庇阿 编辑

    第1章战争大舞台

    普布里乌斯。科涅利乌斯。Publius Cornelius Scipio,史书上一般称“大西庇阿” ,或“非洲的征服者西庇阿”Scipio Africanus,以便跟他的父亲“老西庇阿” ,他的继孙小西庇阿相区分,这个家族是古罗马历史上煊赫的世家,代出名将,老西庇阿是罗马执政官,在第二次迦太基战争中指挥西班牙战场,在战争中阵亡。大西庇阿是我们故事的主角,他的弟弟卢修斯。西庇阿,后来统兵击败了叙利亚的安条克三世,被称为“亚洲的征服者”Scipio Asiaticus。大西庇阿的儿子体弱多病,并未从军,也没有儿子,但是从马其顿战争中皮德纳战役的征服者保卢斯家里,过继了一个儿子。这位大西庇阿的继孙,后来也大大有名,就是第三次迦太基战争中,指挥罗马军团最终将迦太基城夷为平地的统帅Scipio Aemilianus。

    阿非利加的西庇阿,大约生于公元前236年,早年经历未见于史册,我们只知道当时的时代背景:在东方,千古一帝亚历山大早已逝世,伟人身后的马其顿帝国分崩离析,继承人战争尘埃落定之后,大致分为三块:马其顿本土,继续坐镇希腊世界的盟主;塞琉古帝国,雄霸于叙利亚和东方;托勒密帝国则占据埃及,偏安自在。(托勒密埃及的创建者,就是电影“亚历山大” 里面安东尼。霍普金斯演的,向史家讲述亚历山大故事的埃及王。这个埃及托勒密王朝后来一直延续到两百年后的凯撒时代,它的末代传人,就是埃及艳后克利奥佩特拉) 。

    “万物皆有时” ,希腊的辉煌顶峰已过,下一个欧亚的霸主会是谁呢?在地中海中部,一南一北两个新兴强权正在崛起:亚平宁半岛上的农业城邦罗马,基本完成了对意大利各城邦的征服,正野心勃勃图谋扩张,而北非突尼斯半岛上,腓尼基人的迦太基共和国,也建立起了庞大的商业贸易网络,并在整个地中海广布殖民地。这两个新兴力量之一,将统治地中海世界的未来。两雄不并立。在汉尼拔和西庇阿的时代之前,罗马和迦太基之间,已经爆发过一场战争,史称“第一次迦太基战争” ,主要结果是罗马摧毁了迦太基的舰队,夺得西西里岛,和地中海的制海权。但是这场战争的结果并未让双方伤筋动骨,反而激起迦太基军队统帅汉米尔卡。巴卡对罗马的刻骨仇恨,卧薪尝胆。巴卡有四个儿子,其中长子汉尼拔在乃父死后,接替姐夫哈斯德鲁巴,出任迦太基军队统帅,统兵从西班牙出发,出其不意地翻越阿尔卑斯山脉,从罗马人认为最不可能的方向,出现在罗马的战略后方,第二次迦太基战争爆发,罗马人不得不在本土接受汉尼拔的挑战。

    公元前218年,骑在高高战象上,矗立于阿尔卑斯之颠的汉尼拔,我们可以揣测一下他当时的心情:自小允文允武的汉尼拔,自然应该对自己的能力和意志,充满自信:十年一剑,迦太基将雪耻,罗马人就要尝到苦头了。可是另一方面,此去千里无后方作战,稍有差池,全军将粉身碎骨。一旦翻过这座山,从此将永无退路。

    向河梁,

    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易水潇潇西风冷,

    满座衣冠胜雪。

    这雪,是阿尔卑斯山上亘古不化之雪。

    汉尼拔此刻的心境,也许只有百五十年后,立马于卢比孔河边的凯撒,和两千年后经行同一路线的拿破仑,才能够与之共通吧。反正我们知道,此时罗马的统帅,是没有一个与他心思相通的:罗马的眼睛,盯在南方,盯在进攻上面。按照既定方案,罗马的两位执政官,老西庇阿和森普罗尼乌斯,将分道出击,用无敌的罗马步兵军团,铸成两只铁拳,砸向迦太基:森普罗尼乌斯的军团是左直拳,将由西西里岛渡海,直取迦太基本土;老西庇阿是右钩拳,从意大利北部向西,进入西班牙半岛,征服正在那里的汉尼拔主力军团。换句话说,罗马人面向南方,没有意识到汉尼拔的进攻将来自背后。老西庇阿和他的弟弟(大西庇阿的叔叔) 所率领的罗马军团,跟汉尼拔主力相向而进,却错肩而过。,

    老西庇阿刚到高卢,就得知汉尼拔主力已经逆向错过,直奔意大利而去,因而大惊失色,他清楚罗马对来自背后的突击缺乏思想准备。但是老西庇阿也是一个处变不惊的人物,当机立断:他让弟弟统兵继续向西班牙进发,自己带轻骑昼夜兼程返回意大利,在波河流域组织防御,截住汉尼拔。乍看起来,这是个鲁莽的决定,因为老西庇阿轻骑而回,手中无兵。实际上,这个大胆的决定是当时最好的对策:如果罗马的西班牙远征军团尾追汉尼拔,大军无论如何不可能比对手快,汉尼拔反客为主之势已成。倒不如顺势征服西班牙这个汉尼拔的后方基地,断其后路。同时,老西庇阿轻骑赶在汉尼拔大军前头,可以在波河凭借天险,组织当地部落武装来抵抗,而且罗马在意大利北部也不是没有军队:司法官曼利乌斯的两万军队正在此处,只是还不知道汉尼拔的突袭而已。老西庇阿可以组织起足够的抵抗兵力,同时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以后,也需要休整。只要老西庇阿能够迟滞汉尼拔,再八百里飞檄南方的森普里乌斯军团,等南方主力军团北上会师,就可以对汉尼拔构成绝对兵力优势。以上,是我个人揣测的老西庇阿的决策基础。

    直到这个阶段,还没有任何史料记载我们故事的主人公,17岁的大西庇阿身在何处。按照常理推测,也许应该是跟父亲和叔叔出征,半路上星夜折回的时候也随侍在老西庇阿身侧的吧。反正当老西庇阿和汉尼拔在波河流域迎头相遇的时候,双方皆没有料到对方的动作如此之快,而双方都自信必胜,于是爆发了汉尼拔在意大利本土的第一战,提西努斯河战役Ticinus。这场战役本身规模不大,具有前哨战的性质,但却是大西庇阿第一次见诸史书记载:当时是两军在波河北岸支流提西努斯河对峙,双方统帅都带领骑兵亲自侦察,结果迎头相遇,在一场激烈而短促的骑兵交锋中,罗马主帅老西庇阿陷入敌阵,身被刀伤,17岁的大西庇阿救父心切,不顾周围罗马骑兵畏缩不前的情况,几乎是单骑突阵,结果,他的勇气激励起周围的罗马亲兵,冒死救出了老西庇阿。汉尼拔赢得了远征意大利的初战胜利,而大西庇阿,也第一次出现于战场上,尽管此时的他,还是一普通一兵,而非统帅的身份。

    提西努斯河战役之后,受伤的老西庇阿且战且走,等到执政官森普里乌斯率罗马南方军团主力北上会师。老西庇阿比较持重,主张继续坚守待变,而森普里乌斯锐气方刚,执意出战,结果特雷比亚河一战大溃,4万罗马大军,只逃出1万步兵。战后,双方各自扎营过冬,老西庇阿养好伤势,到翌年交卸掉执政官职务,再次赶赴西班牙,跟他的弟弟一道经略西班牙半岛,以期断绝汉尼拔跟陆地大后方迦太基援军的联系。史书没有记载从特雷比亚河战役到公元前216年的坎尼之战中间,大西庇阿在何处。从道理上推测,大西庇阿在特雷比亚河战役时,应该还是随侍在受伤的父亲身边。但是第2年老西庇阿出发去西班牙的时候,大西庇阿没有随行,而是留在意大利本土的罗马军主力当中

    大西庇阿再次出现在史书中,是在汉尼拔的不朽经典,坎尼之战。此战汉尼拔以几乎1比2的兵力劣势,对抗两位执政官率领的8万罗马大军,结果竟然以少围多,几乎全歼罗马军团。大西庇阿是能够率部拼命突围的军官之一,他和其它3名军团将校领着4千败军在维努西亚停下来固守,等到统帅执政官瓦罗赶来,总算是聚集起一支军队的核心。

    坎尼之战以后,大西庇阿又在史籍中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汉尼拔无法攻破罗马的坚城,而罗马军队自此也不敢再与他作战,意大利境内的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在西班牙,局势出现了大起大伏的变化。起初罗马在西班牙的主要基地,在半岛东北部的埃布罗河谷地带Ebro,这里是比利牛斯半岛通向亚平宁半岛的必经之地。扼住这条路,西班牙的迦太基军就不能重走汉尼拔的道路进军意大利,也就断了汉尼拔的后援。

    迦太基军队在西班牙的主要基地,是半岛东南部的新迦太基城,这是他们与北非本土联络的枢纽,也是主要补给基地。双方的作战,主要就是在半岛的东部沿海一带展开。这时由西班牙的地理决定的:西班牙半岛内部多山而且贫瘠,被当地部落占领,这些部落在罗马和迦太基之间朝秦暮楚,大部分则是独立王国,谁的帐都不卖。这个半岛,用19世纪拿破仑战争中英国惠灵顿公爵的话来说,叫作“一支大的军队会被饿死,而一支小的军队会被消灭。” 因此,双方的补给要么依靠掠夺,要么由近海船队从基地港口运输。

    起初,老西庇阿兄弟经略西班牙,进行得一帆风顺。老西庇阿并非庸将,他们兄弟在西班牙作战6年,稳扎稳打,数次击败了汉尼拔的两个弟弟,哈斯德鲁巴和哈诺的围攻,并生擒哈诺,然后一步步向南推进到半岛东海岸中部的桑古图姆Sangutum,同时联络西班牙当地土著部落,广交朋友。可是公元前212年,老西庇阿一招不慎导致满盘皆输。

    当时在西班牙半岛,有三支迦太基军队,分别由汉尼拔的弟弟哈斯德鲁巴、马戈,和另一位哈斯德鲁巴(吉斯戈之子) 指挥。老西庇阿一时疏忽,与弟弟分散了兵力,又得到情报说西班牙当地部落酋长Indibilis人要以7千5百部队增援迦太基军,老西庇阿就想率领轻骑出击,在西班牙军和迦太基主力会合之前,打它个措手不及,消灭这支倒向迦太基的部队,也借此向当地各个部落示威。结果老西庇阿时运不济,来晚一步,他的轻骑兵与迦太基主力遭遇,在一场混战中,老西庇阿阵亡。他的弟弟格奈乌斯。西庇阿在战斗开始后不久得到消息,急忙赶来想搭救乃兄,半路上又遭遇迦太基的得胜之师,被迫退守一座小山,最终寡不敌众,几乎全军尽没。这样,老西庇阿兄弟6年经略之功,毁于一次作战失误。罗马在西班牙半岛的部队几乎完全崩溃,土著部落亦纷纷倒戈,罗马副将马西乌斯Marcius带残部退回埃布罗河坚守。元老院派来大将尼禄Nero代理西班牙总督。(对罗马史不熟的朋友一定分清楚,此尼禄并非三百年后那个荒淫得火烧罗马城的皇帝尼禄)

    谁去正式接收西班牙战场呢?在元老院的选举中,满朝名公巨卿一时丧胆,无一个敢于出头。这是罗马国运最黑暗的时刻,西班牙基本算是丢掉了,本土还在被常胜将军汉尼拔蹂躏。结果,24岁的西庇阿挺身而出,以唯一候选人的身份当选西班牙总督,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待遇,按照惯例,大西庇阿还不到担任这么高公职的法定年龄呢。

    以上“众人丧胆,西庇阿挺身而出” 的说法,是出自李维的“罗马史”。德国历史学家蒙森对此有另一个解释:这是元老院的故意安排,目的是让一个次要的将军去替换回尼禄,因为元老院认为西班牙战场已经没有指望了,最多就是保有东北一隅的基地。而尼禄是当时罗马最称知兵的大将之一,需要他和马尔克卢斯,费边等人在本土主战场与汉尼拔周旋。而西庇阿的父亲叔叔生前在西班牙又有人望。因此愿意出任西班牙总督的年轻的西庇阿,才被元老院安排为唯一的候选人。

    即便后一种说法正确,那也得大西庇阿有胆子去挑这副重担才行。史实是,24岁的西庇阿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早于法定年龄当选总督,率1万步兵和1千骑兵出发去西班牙接替尼禄的职务。

    历史就是这样: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最危难的时刻,对英雄来说,也是最好的机遇--只要你胆子够大。

    由此,我们的主角西庇阿闪亮登上了布匿战争的舞台,24岁的年轻人在今天也就是大学本科毕业不久的样子,他却出发去拯救罗马,征服世界。也许,豪杰本来就是疯子?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圣洁骑士
    27348教育网
    3中华硕博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4-13 14:31:22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