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讷亲

    讷亲(?-1749) 清朝大臣。姓钮祜禄。满洲镶黄旗人,额亦都之曾孙。雍正中袭公爵,授散秩大臣。乾隆帝即位,授镶白旗满洲都统、领侍卫内大臣、协办总理事务、进封一等公爵。后官至保和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军机大臣。乾隆九年(1744)巡阅河南、江南、山东诸省营伍,同时勘察海塘、河工,建言颇多。四年后,任经略大臣,率禁旅督师讨伐大金川土司莎罗奔。以师久无功获罪,削官。乾隆十四年被斩。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讷亲 籍贯: 满洲镶黄旗
    民族: 满族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749年 职业: 政治 大臣

    目录

    简介/讷亲 编辑

    讷亲(?-1749) 清朝大臣。姓钮祜禄满洲镶黄旗人额亦都之曾孙

    个人经历/讷亲 编辑

    雍正中袭公爵,授散秩大臣。乾隆帝即位,授镶白旗满洲都统、领侍卫内大臣、协办总理事务、进封一等公爵。后官至保和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军机大臣。乾隆九年(1744)巡阅河南、江南、山东诸省营伍,同时勘察海塘、河工,建言颇多。四年后,任经略大臣,率禁旅督师讨伐大金川土司莎罗奔。以师久功获罪,削官。乾隆十四年被斩。 十年,授銮仪使。十一年十二月,命在办理军机处行走。十三年,世宗疾大渐,讷亲预顾命。高宗即位,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鄂尔泰张廷玉辅政,号“总理王大臣”。授讷亲镶白旗满洲都统、领侍卫内大臣,协办总理事务。十二月,敕奖讷亲勤慎,因推孝昭仁皇后外家恩,进一等公。
      乾隆元年,迁镶黄旗满洲都统。二年,迁兵部尚书。十一月,庄亲王等请罢总理事务,讷亲授军机大臣。叙劳,加拖沙喇哈番世职。三年二月,领户部三库。九月,命协办户部。直隶总督李卫劾总河朱藻诈欺贪虐,命讷亲与尚书孙嘉淦勘谳,藻坐流。讷亲因与嘉淦条上永定河南北岸建筑闸坝诸事。十二月,迁吏部尚书。四年五月,加太子太保。讷亲贵戚勋旧,少侍禁近,受世宗知,以为可大用。迨高宗,恩眷尤厚。讷亲勤敏当上意,尤以廉介自敕,人不敢干以私。其居第巨獒缚扉侧,绝无车马迹。然以早贵,意气骄溢,治事务刻深。左都御史刘统勋疏论讷亲领事过多,任事过锐。上谕曰:“讷亲为尚书,模棱推诿,固所不可,但治事未当,亦所不免,朕时时戒毋自满。今见此奏,益当自勉。”
      九年正月,命讷亲阅河南、江南、山东诸省营伍,并勘海塘、河工。时直隶天津、河间二府方以灾治赈,令顺道先往察覈。疏请展赈一月,从之。讷亲使事既蒇,分疏上陈,其勘诸省营伍,言:“遍阅三省督抚、河漕、提镇为标者十七,优绌互见。惟河南南阳、江南苏松水师二镇最劣。请下部覈赏罚。”其勘江、浙海塘,言:“旧日浙江潮自蜀山中小亹出入,近海宁为北大亹,近萧山为南大亹,涨沙宽阔,为杭州、绍兴二府保障。迨中小亹渐湮,潮趋蜀山北,震荡为患。若濬中小亹故道,减大亹潮力,上下塘工悉可安堵;即中小亹未可遽复,则当择险要多为坦坡,木石戗坝,俾撇水积淤资以御潮。至诸处柴塘,停沙阻水,无烦议改石工。入江南境,地平而潮缓,华亭旧塘坚致,宝山新塘尺度参差,工作又不中程。金山、奉贤、南汇、上海皆土塘,距海稍远,所司守护如法,当无他虞。”其勘洪泽湖,请濬盐河俾通江,疏串场河俾达海,并停天然二坝、高堰下游二堤。其勘南旺湖,请以湖中涸地贷贫民耕稼。别疏言:“各直省政事,督抚下司道,司道下州县,州县官惟以簿书钱谷为事,户口贫富、土地肥瘠、物产丰啬、民情向背、风俗美恶、以及山川原隰、桥梁道路,皆漫置不省。官但有条教,民惟责纳赋,浮文常多,实意殊少。请敕各直省督抚,令州县官遍历境内,何事当兴举,何事当整饬,行之有无治效,以实报长官,长官即是为殿最,以实达朝廷。似亦崇实效、去虚文、饬吏治、厚民生之一端也。”皆下部议行。
      十年三月,协办大学士。五月,授保和殿大学士,仍兼吏部尚书。十二年四月,命如山西会巡抚爱必达谳万全民张世禄、安邑民张远等挟众抗官状,论如律。爱必达及总兵罗俊、蒲州知府朱发等皆坐谴黜。十三年正月,命如浙江会大学士高斌覆勘巡抚常安贪婪状,未至,高斌鞫得常安实受赇,讷亲与共奏,论如律。三月,复命如山东会巡抚阿里衮治赈。
      时大金川土司莎罗奔攻革布什咱土司犯边,上命川陕总督张广泗讨之。大金川地绝险,阻山为石垒,名曰碉,师进攻弗克。四月,召讷亲还京师,授经略大臣,率禁旅出视师。六月,讷亲至军,下令期三日克噶拉依,噶拉依者,莎罗奔结寨地也。师循色尔力石梁而下,攻碉未即克,署总兵任举勇敢善战,为诸军先,没於阵。讷亲为气夺,乃议督诸军筑碉,与敌共险,为持久。疏入,上重失任举,又以筑碉非计,手诏戒讷亲,因时度势,以为进止。讷亲与广泗合疏言:“天时地利皆贼得其长,我兵无机可乘。冬春间当减兵驻守,明岁加调精锐三万,於四月进剿,足以成功,至迟亦不逾秋令。”讷亲又别疏言:“来岁增兵,计需费数百万。若俟二三年后有机可乘,亦未可定。”疏入,上谕曰:“卿等身在戎行,目击情状,不能确有成算,游移两可。朕於数千里外,何从遥度?我师至四万,彼止三千馀,何以彼应我则有馀,我攻彼则不足?卿等当审定应攻应罢,毋为两歧语。”上知讷亲不足办敌,谕军机大臣议召讷亲还;又念大金川非大敌,重臣视师,无功而还,伤国体,为四夷姗笑。密以谕讷亲,冀激奋克敌。居数月,师虽有小胜,卒未得尺寸地。讷亲惟请还京面对,乃召讷亲及广泗诣京师,以岳锺琪摄经略,傅尔丹摄川陕总督,复遣尚书班第同治军事。寻夺讷亲官,令自具鞍马,从讨噶尔丹赎罪,逮广泗。九月,命大学士傅恒代为经略,别遣侍卫富成逮讷亲,责置对,并令富成录讷亲举止言语以闻。上前后手诏罪讷亲恒数千百言,略谓:“讷亲受命总戎,乖张畏缩。疏言军夜攻碉,自帐中望见火光,知未尝临敌。又言督军攻阿利山,既回营,我军数十人各鸟兽散。知偶临敌,又先士卒退。富成疏讷亲语‘金川事大难,不可轻举,此言不敢入奏’。讷亲受恩久,何事不可言?如固不能克,当实陈请罢兵。乃事败欲以不可轻举归过朝廷,狡诈出意外。又值续调兵过,辄言‘此皆我罪,令如许满洲兵受苦’。满洲兵闻调,鼓舞振跃,志切同仇。讷亲以为受苦,实嫉他人成功,摇众心,不顾国事。孤恩藐法,罪不可逭。”十月,谕“讷亲先世以军功封二等公,为孝昭仁皇后戚属,供职勤慎,进一等公。获罪,应仍以二等公俾其兄策楞袭爵”。讷亲恃上恩,尚冀入见上自解,上复迭降手诏,谓:“军旅事重,平日治事详慎,操守洁清,举不足言。”又谓:“讷亲小心谨密,而方寸一坏,天夺其魄,虽欲幸免而不能。”十二月,广泗既诛,上封遏必隆遗刀授侍卫鄂实,监讷亲还军,诛以警众。十四年正月,上命傅恒班师,复谕鄂实即途中行法。是月戊寅,鄂实监讷亲行至班拦山,闻后命,遂诛讷亲。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3-16 18:04:15

    人物关系

    编辑

    讷亲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