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评书

    评书(Story Telling)又称说书、讲书,广东粤语等地区俗称讲古,古代称为说话,是一种古老的汉族传统口头讲说表演艺术形式,在宋代开始流行。各地的说书人以自己的母语对人说着不同的故事,因此也是方言文化的一部份。清末民初时,评书的表演为一人坐于桌后表演,道具有折扇和醒木,服装为长衫;至20世纪中叶,多不再用桌椅及折扇、醒木等道具,而以站立说演,服装也较不固定。而在中国改革开放后,在电子媒体及推广普通话的冲击之下,一些方言的说书文化日渐式微,处于濒临消失的状态,但还仍然有其活力。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评书 英文名: Story Telling
    其他名称: 评话 始 于: 宋代

    目录

    评书简介/评书 编辑

    评书评书

    流行于中国北方地区的评书艺术,作为一种独立的说书品种,大约形成于清代初期。许多渠道的资料证明,评书虽然是口头讲说的表演形式,但其艺人来源却多为“唱曲”的转行。相传形成于北京的评书艺术,其第一代艺人王鸿兴,原来就是表演一种叫做“弦子书”的“说唱”艺人;至20世纪初叶,又有许多北方乡村表演“西河大鼓”和“东北大鼓”的“说唱”艺人进入城市后,纷纷改说评书。这是中国曲艺艺术在流变过程中出现的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

    评书,也叫评词,流行于华北、东北、西北一带。在江南则称为评话。它历史悠久,早在春秋时代就有人说书。它是我国劳动人民创造的一种口头文学。战国时,诸子百家游说诸侯,经常旁征博引,用故事做比喻,后来形成许多脍炙人口的成语,象“怒发冲冠”、“刻舟求剑”、“滥竽充数”等,实际上这就是早期的评书。在北京流行的评书,相传是明末清初江南说书艺人柳敬亭(1587~1668)来北京时传下来的。也有人说是清代北京鼓曲艺人王鸿兴去江南献艺时,拜柳敬亭为师,回京后改说评书,并于雍正十三年(1735)在掌仪司立案授徒,流传到现在的。

    发展历史/评书 编辑

    以说书者的说法:评书起源于东周时期,周庄公是评书的祖师爷。但这只是一个传说。

    评书评书

    唐代出现了一种曲艺艺术和评书的表演方式相似,这种曲艺形式称为:“说话”。到宋代中兴时期。最初是说评佛教典集。在中国古典文学认为,“说话”这种表演的形式对明清小说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说话”发展到俗说后表演方式与“评书”是非常类似的。比如评书中的开场诗,说话称为“押座文”。也有“且听下回分解”一类用句。当然,这些都影响了明清的小说。

    事实上如《三国演义》、《水浒传》最初都是说话的话本。《三国演义》话本为《全相平话三国志》;《水浒传》则为《醉翁谈录》。晚唐诗人李商隐有《骄儿》一诗写到:“或谑张飞胡,或笑邓艾吃。”说明当时喜欢说话这门曲艺的百姓是非常多的。 说书人又叫搏君人,目的是为了搏君一笑,最喜欢讲述古代故事,百说不厌 研究“说话”,多数是从话本对明清的小说的影响加以研究。也有一些曲艺艺人写过专门的资料。很多证据表明“说话”类似于“评书”。但两者似乎没有任何确实的传承关系。

    实际评书的创始人为明末清初的柳敬亭,最初只是说唱艺术的一部分,称为“弦子书”,他的老师莫后光提到说话理论是:“夫演义虽小技,其以辨性情,考方俗,形容万类,不与儒者异道。故取之欲其肆,中之欲其微,促而赴之欲其迅,舒而绎之欲其安,进而止之欲其留,整而归之欲其洁。非天下之精者,其孰与于斯矣!”。

    评书评书

    北宋汴京人霍四究以“说三分”著名,“不以风雨寒暑,诸棚看人,日日如是”,说三分即讲三国故事。晚清光绪年间,评书传入皇宫中,因皇宫唱歌多有不便,于是改说唱为“评说”,于是评书的艺术形式便固定下来。

    民国是评书中兴的时期,据记载:当时“撂地”说书人说《三国》,便万人空巷,把街道围得满满的。另外,评书与相声也有很大的渊源。尤其是单口相声和评书的“片子活”技巧几乎相同。有些相声的“段子”也来源于评书章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评书也得到了发展。尤其是广播和收音机的普及,给评书极大的生存空间。评书艺人又创作了许多新的段子,比如《林海雪原》、《平原枪声》,文革结束,评书艺人又创作了不少段子,甚至也说几段外国书,比如《珍珠港》(书名《太平洋大海战》),还制作了Flash评书《白眉大侠》,但并不特别受书迷欢迎。现在,几乎每个广播电台都有评书专栏,部分电台更有专门的评书或故事频率。主要听众是老年人或出租车司机,评书仍很受听众的欢迎,其中原因除了本身评书喜闻乐见,还由于广播的局限。但一些评书演员担心评书会渐渐的消失,现在很难再看到年轻的说书人了。

    表演形式/评书 编辑

    评书的表演形式,早期为一人坐于桌子后面,以折扇和醒木(一种方寸大小,可敲击桌面的木块。常在开始表演或中间停歇的当口使用,作为提醒听众安静或警示听众注意力,以加强表演效果,故名)为道具,身着传统长衫,说演讲评故事。发展至20世纪中叶,多为不用桌椅及折扇、醒木等道具,而是站立说演,衣着也不固定为专穿长衫。 评书用北方语音为基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调的普通话语说演。中国华北和东北的大部分地区均见流行。因使用口头语言说演,所以在语言运用上,以第三人称的叙述和介绍为主。并在艺术上形成了一套自身独有的程式与规范。比如传统的表演程序一般是:先念一段“定场诗”,或说段小故事,然后进入正式表演。正式表演时,以叙述故事并讲评故事中的人情事理为主,如果介绍新出现的人物,就要说“开脸儿”,即将人物的来历、身份、相貌、性格等等特征作一描述或交代;讲述故事的场景,称作“摆砌末”;而如果赞美故事中人物的品德、相貌或风景名胜,又往往会念诵大段落对偶句式的骈体韵文,称作“赋赞”,富有音乐性和语言的美感;说演到紧要处或精彩处,常常又会使用“垛句”或曰“串口”,即使用排比重迭的句式以强化说演效果。在故事的说演上,为了吸引听众,把制造悬念,以及使用“关子”和“扣子”作为根本的结构手法。从而使其表演滔滔不绝、头头是道而又环环相扣,引人入胜。表演者要做到这些很不容易,须具备多方面的素养,好比一首《西江月》词所说的那样:“世间生意甚多,惟有说书难习。评叙说表非容易,千言万语须记。一要声音洪亮,二要顿挫迟疾。装文装武我自己,好似一台大戏。

    评书的节目以长篇大书为主,所说演的内容多为历史朝代更迭及英雄征战和侠义故事。后来到了20世纪中叶也有篇幅较小的中篇书和适于晚会组台演出的短篇书,但长篇大书仍为其主流。

    大鼓评书大鼓评书

    评书特色/评书 编辑

    评书演员贾林评书演员贾林

    流传下来的传统评书,都具有汉族口头文学的特征。它汇集了人民 群众的智慧,既是历代评书艺人的心血结晶,也是群众性的艺术创作成果。它通过“册子”(一部书的详细提纲,也称“梁子”)和口传心授方法流传下来。不同流派、不同演员对一部书的人物塑造、情节安排等,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尤其在“评议”方面,因人而异,具有很大的可变性。评书艺人既是演员又是作者,他们的表演过程,往往就是精心构思和不断创作的过程。这正是口头文学的特点。

    评书的特点:1.故事性强。2.篇幅一般较长。3.人物众多、情节复杂,但结构单纯,眉目清楚。4.语言丰富,表演细致,人物性格鲜明突出,细节描写较多。

    此外,在其发展的过程中,有些外在的特征。一是散说体与说唱体交错发展。二是艺人说书与文人创作交错发展,亦即口头文学与书面文学交错发展。

    行话术语/评书 编辑

    使短家伙的——说评书。

    串花——《济公传》(评书书目)。

    丘山——《精忠传》(评书书目)。

    浑水子——《于公案》(评书书目)。

    丑官儿——《施公案》(评书书目)。

    神册子——《封神榜》(评书书目)。

    大黑脸——《包公案》(评书书目)。

    小黑脸——《小五义》(评书书目)。

    黄脸儿——《隋唐》(评书书目)。

    钻天儿——《西游记》(评书书目)。

    大瓦刀——《永庆升平》(评书书目)。

    评书评书

    黄杨儿——《三侠剑》(评书书目)。

    明册子——《明英烈》(评书书目)。

    汉册子——《东汉》、《西汉》(评书书目)。

    汪册子——《三国》(评书书目)。

    彭册子——《彭公案》(评书书目)。

    滚纲——说书人将书中人名说错。

    黏箔——开书馆的人。

    询家——听书的人。

    提搂把子——书馆伙计。

    择毛儿——观众为说书人指正。

    浑碟子——外省人用乡音说书。

    抽签儿——演出中,陆续走掉一些观众。

    起堂——演出中,一大批观众离去。

    梁子——评书及鼓书故事的梗概。

    柁子——评书及鼓书故事中的大关节和高潮处。

    扣子——评书及鼓书故事中的悬念。

    书道儿——评书或鼓书的内容大纲。

    蔓子活——长篇大书。

    拧蔓儿——说完一部书又换另一部书。

    蹚蔓儿——按提纲口头加工编说新书。

    蔓子海(hāi)——书越说越长。

    纂弄蔓子——艺人自己编书。

    驳了口儿——说评书散了,书不说了。

    贴身靠儿——说书艺人与观众套交情。

    挖点——说书艺人设法骗听书人的钱。

    鼓了夯儿——嗓子坏了。

    海青腿儿——没拜过师的艺人。

    墨刻儿——书局出售的话本。

    道儿活——按所继承的前辈艺人的说书提纲敷衍而成的评书。

    八大棍儿——中篇评书或中篇单口相声的俗称。

    片子活——短篇评书。

    驳口——说书中小段落截止处。通常用几句话打住。

    开脸儿——对书中人物的外形描绘。

    诗赋赞——说书中写人、状物、绘景、形声的韵文。

    扦关儿——说书中的接榫处。

    笔法——说书中结构故事的方法。

    拉典——说书中引入典故讲述。

    使挂子——说书中用扇子等模拟开打动作。

    放汤——说书中使扣子失当,未能使听众入扣。

    袍带书——讲史和英雄传奇类书目。

    短打书——武侠、公案类书目。

    书胆——评书中主人公。

    书筋——评书中正面诙谐人物。

    滚纲——说书人将书中人名说错。

    评书评书

    黏箔——开书馆的人。

    询家——听书的人。

    提搂把子——书馆伙计。

    择毛儿——观众为说书人指正。

    浑碟子——外省人用乡音说书。

    抽签儿——演出中,陆续走掉一些观众。

    起堂——演出中,一大批观众离去。

    梁子——评书及鼓书故事的梗概。

    扣子——评书及鼓书故事中的悬念。

    书道儿——评书或鼓书的内容大纲。

    蔓子活——长篇大书。

    拧蔓儿——说完一部书又换另一部书。

    蹚蔓儿——按提纲口头加工编说新书。

    蔓子海(hāi)——书越说越长。

    纂弄蔓子——艺人自己编书。

    驳了口儿——说评书散了,书不说了。

    贴身靠儿——说书艺人与观众套交情。

    挖点——说书艺人设法骗听书人的钱。

    鼓了夯儿——嗓子坏了。

    海青腿儿——没拜过师的艺人。

    墨刻儿——书局出售的话本。

    道儿活——按所继承的前辈艺人的说书提纲敷衍而成的评书。

    八大棍儿——中篇评书或中篇单口相声的俗称。

    片子活——短篇评书。

    驳口——说书中小段落截止处。通常用几句话打住。

    开脸儿——对书中人物的外形描绘。

    诗赋赞——说书中写人、状物、绘景、形声的韵文。

    扦关儿——说书中的接榫处。

    笔法——说书中结构故事的方法。

    拉典——说书中引入典故讲述。

    使挂子——说书中用扇子等模拟开打动作。

    放汤——说书中使扣子失当,未能使听众入扣。

    袍带书——讲史和英雄传奇类书目。

    短打书——武侠、公案类书目。

    摆砌末----讲述故事场景所用

    种类/评书 编辑

    袍带书

    袍带书多以名将贤相为主人公,描写他们反抗昏君、抗击外族侵略和保家卫国的英勇行为。有《列国》、汉朝有《西汉演义》(又名《楚汉传奇》)、《东汉演义》(又名《刘秀传》)、《三国演义》。五代十国时期有《马潜龙走国》、《陈隋演义》、隋唐时期有《隋唐演义》(陈荫荣版为《兴唐传》)、《说唐后传》、《罗通扫北》、《薛家将》等。

    说书人王刚说书人王刚

    北宋有《杨家将》、《呼家将》、《曹家将》。南宋有《岳飞传》,描写精忠大帅岳飞英勇抗击金兵入侵的故事。

    短打书

    评书演员叶景林评书演员叶景林

    短打书多以剑侠与义士为主人公,描写他们锄强扶弱、惩恶扬善和济世救人的英勇行为。宋代有施耐庵的《水浒传》,石玉昆的《三侠五义》。明代书有《海公大红袍全传》、《海公小红袍全传》;清代书有《彭公案》(又名《龙虎东西巡》)、《施公案》(又名《五女七贞》)、《永庆升平全传》、《刘公案》、《于公案》等书。民国时期,评书大家张青山又根据《水浒传》中“孙二娘赠僧袍”一段,编演了《梁山轶事》,建国后又重新出版,改名为《水浒拾遗》。张杰鑫的《三侠剑》,常杰淼的《雍正剑侠图》(又名《童林传》)。

    神怪书

    神怪书多以记叙神异鬼怪的故事传奇为主体内容,最具影响力的神怪评书当为明朝中期的《西游记》、《封神演义》与清代的《聊斋志异》、《济公传》四部。东周列国时有《六部春秋》,分别为《左传春秋》(又名《临潼斗宝》)、《吴越春秋》、《英烈春秋》(又名《无盐娘娘》)、《银盒春秋》(又名《孙庞斗智》,评书名家田连元表演过《孙庞演义》一书,并整理出版)、《走马春秋》(又名《乐毅伐齐》)、《锋剑春秋》(又名《万仙阵》)。后三部书以孙膑的传奇故事为主,受《封神榜》的影响很大,书中的妖怪摆阵,请神破阵,都与《封神榜》中的诛仙阵、十绝阵等相似,书的中人物也有很多在《六部春秋》中出场。

    惊堂木/评书 编辑

    惊堂木也叫醒木,也有叫界方和抚尺的。一块长方形的硬木,有角儿有棱儿,使用者用中间的手指夹住,轻轻举起,然后在空中稍停,再急落直下。(民国初法院法官使用)也是古时县官用,举起拍于桌上,起到震慑犯人的作用,有时也用来发泄,让堂下人等,安静下来。惊堂木的正式名称叫“气拍”,也有叫界方和抚尺的,俗称“惊堂木”,是一块长方形的硬木,有角儿有棱儿,取“规矩”之意,具有严肃法堂、壮官威、震慑受审者的作用。在评书中有惊醒作用。来吸引人们的眼球,避免欣赏者睡着。

    评书语言/评书 编辑

    青年评书演员宋春明青年评书演员宋春明

    评书的脚本必须案头能阅读,场上能表演,语言口语化,既生动又形象。这样,说起来才能娓娓动听,引人入胜。语言上要避免讹音、错觉或含混不清。例如,小说中常称贪吃的馋人是“饕餮客”,评书中也照这样说,很多人会听不懂。如果说这个人是“馋鬼”,又不够形象。其实传统评书里早已有了示范。象《野猪林》中描写两个公差贪吃的丑态是这样的:他俩举起了迎风的膀子,旋风的筷子,托住了大牙,垫住了底气,抽开了肚子头儿,甩开了腮帮子,吃的鸡犬伤心,猫狗落泪。这段描写形象生动,使人发笑。用演员们的话说,这是“立起来的语言”。

    人物刻画/评书 编辑

    评书刻画人物讲究"开脸儿"。在编写新书时,得根据不同人物的性格和思想面貌,勾画出他们的相貌特征和气质风度,再给他们配上符合身份的服饰。这样,听众听了就会在头脑中树立起有声有色的人物形象。 评书演员袁阔成编演的《许云峰赴宴》,对许云峰这个正面人物是这样"开脸儿"的: 只见他扬起头……重眉大眼,连鬓胡须,蓝布大褂,朴素大方,从从容容走进大厅。 按照这个"开脸儿"的设计,表演者又采用了电影中特写镜头的表现手法,思想集中,心气沉着。摹拟人物时,脸上严肃而自然,不单单是摹仿外形动作。《许云峰赴宴》反映了敌我之间复杂的斗争。评书一开头三言两语交代了时代背景和环境特点,埋下敌特设宴的阴谋企图。待许云峰一出现,一场泰山矗立顽石间的尖锐斗争正式展开。这段书通过徐鹏飞伸出手来假意逢迎,许云峰没予理睬,记者玛丽没有拍成碰杯镜头,许云峰义正辞严斥责敌人,马处长吓得变颜变色,许云峰掀倒餐桌,毛人凤讲话时,电厂工人罢工,屋里一片漆黑等情节,从正面和侧面,形象地表现了无产阶级战士许云峰的英雄气概和敌人黔驴技穷的狼狈丑态。

    评书要创造正面人物的英雄形象,使正面人物思想达到一定高度,形象栩栩如生,只靠"开脸儿"还完不成任务。编演者要认识到人物本身的思想深度,采取多种艺术手法才能反映出来。评书的情景 编演评书要向听众交待清楚书中人物活动的环境。象门窗位置的高低,室内摆设的多少,以及山、水、河流、城池、要道等,使听众在听人物之间活动的同时,自然联想到人物所处环境的特色,感到情景交融。

    评书评书

    对主要情节要精心设计"摆砌末子",巧妙地把书中需要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形象地摆在观众眼前(当然不是什么都罗列上来),使观众感到身临其境,引起欣赏的兴趣。例如四川评书《夺印》写到烂菜瓜听说何书记就要到了,心情紧张起来的一段: 烂菜瓜把衣服穿好,下床把鞋子穿起,擦洋火把灯点燃,拿起灯就赶到灶屋头去煮早饭。忽然听见有人在拍门: "咚!咚!"烂菜瓜惊惊慌慌地问:"哪……哪个?""大婶,是我--广西。""是广西啥,啧,啧,把大婶吓你妈一大跳。"烂菜瓜一边说,一边把灯搁在桌子上:"广西,你紧倒站在外头做啥子?进来嘛!""大婶,你门撇的梆紧,我咋个进来嘛!""嘿嘿,你这个娃儿才滑稽哩! 门撇的梆紧,你开了就是嘛!""大婶,你门闩在外头?""哼!我门闩在外头,岂不是成了牢门!门闩在里头嘛!""大婶,我在外头,咋个开得到你里头的门闩呢?""呵,弄了半天,你才是在外头!" 通过门里门外两个人对话的细节,真实地写出烂菜瓜做贼心虚,吓得连屋门都忘记开的情景。人们听到这里会产生如闻其声、如见其人的真实感。接着又写陈景宜去开门: 陈景宜口里骂道:"格老子姓何的还没有来就把你弄的晕头转向了。"一边骂一边把门打开:"进来嘛,广西……人呢?"烂菜瓜说:"你还不是跟我一样,人家广西在后檐拍门,你去把前门打开,喊小鬼。" 这就进一步把陈景宜表面镇静、心里惊慌的神情表露无遗。在生活中,屋子有前门和后门,本来是不足为奇的。但在艺术创作中,"门"却成为真实地描写两个反面人物心理活动必不可缺的重要道具了。这就是艺术的真实。

    评书笔法/评书 编辑

    (1)明笔

    清清楚楚地叙述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场面、情节。如前面所举《夺印》开头的例子,就是明笔。

    (2)暗笔

    对琐碎的无关紧要的过程,一笔带过,避免罗嗦拖沓。例如《夜闯珊瑚潭》有一段:"夏良银书记根据上级指示,把搞近洋生产的几个后生组织起来巡逻查夜。"至于怎样巡逻,出动哪些人,守住哪些路口,都是用暗笔处理的。

    (3)伏笔

    前面先埋伏一根线,后面就不用赘述了。例如《双枪老太婆》中,前边先将老太婆化妆成贵妇人的穿着打扮交代清楚,就给后面伪军在她面前声言要抓住老太婆去领重赏,打了伏线。这样处理有强烈的艺术效果。

    (4)惊人笔

    把情节安排得很紧张,以增加听众欣赏兴趣。例如,《赤胆忠心》中,杨作霖深夜藏在唐山市伪商会会长的衣柜里,敌人几次搜查来到屋内,都因一些其他原因而始终没有发现他。

    (5)倒插笔

    正面叙述的故事中,又倒叙一段另外的故事。例如,《平原枪声》中刚说到马英自枣强县回到萧家镇,紧接着就倒叙起马英的出身、经历、全家六年前受地主苏金荣迫害的经过。

    (6)补笔

    引出一个人物,三言两语简单地交代清楚人物的来龙去脉。

    (7)掩笔

    也叫"扣子"。为了故事紧凑动人,往往将观众急于要知道的结果先造成悬念,一直到一个段落结束时,才道出真相。"扣子"应该是随着故事情节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形成。例如歌颂烧瓷工匠卢纯为保护国宝瓷瓶,和反动势力斗争终生的中篇评书《宝光》,全书共十六回,写得跌宕起伏,疏密错落,艺术感染力较强。在每回结尾都有一个"扣子"。象第四回的结尾是:"……卢纯近前一看大吃一惊:啊!王福怎么死啦?"第十一回的结尾是:"郭老蔫一见卢纯不由大叫一声:你,你怎么出来啦?大总管一听颜色更变,转回身来两只眼睛死死盯住了卢纯。"这种"扣子"通称"书中扣"。

    评书评书

    为了缓冲书中情节的紧张气氛,有时使用一种绷紧不放、故做轻松的手法,把故事支出去。象《杨家将》中,说到:"皇帝大怒要杀杨六郎,满朝文武纷纷保本,皇帝就是不准。"这本来是很紧张的情节,但说书人却有意把这件事搁置不提,反而很风趣的转到另外一件事上去: 皇帝不准本,满朝文武面面相觑,突然丞相王袍跪倒丹墀以下:"启奏万岁,臣已年过古稀,耳聋眼花,窃位素餐,不能为国效劳,实感寝食不安,请万岁恩准为臣回乡务农。" 皇帝心说;我没准本你就用辞官来将我的军哪!"好,三日交印,五日腾府,准奏。" "谢万岁!"王袍下去了。他刚走,"噗通"又跪倒一个人,谁呀?双天宫寇准:"启奏万岁,臣年过五旬,耳聋眼花,窃位素餐,不能为国效劳,实感寝食不安,请万岁恩准为臣回乡务农。"皇帝心说,嗯!还是这套:"好,三日交印,五日腾府,准奏。""谢万岁!"寇准刚走,"噗通"又跪倒一位颜查散:"启奏万岁,臣年已三十,耳聋眼花……"

    接二连三,听众越听越可笑。但听众在欢笑中并未忘记杨六郎到底被杀了没有。这种手法就叫"绑上蔓儿的扣子"。还有一种层层设置悬念,解完旧扣系新扣的手法叫"连环扣",也是评书中常用的手法。

    曲种名家/评书 编辑

    袁阔成

    评书评书

    (1929— )北京人。出生于天津。出身评书世家,伯父袁杰亭、袁杰英和父亲袁杰武号称“袁氏三杰”,与刘兰芳、单田芳、田连元被大家合称“四大评书表演艺术家”,以擅说《五女七贞》而著名,享誉海内外的评书艺术大师。“古有柳敬亭,今有袁阔成”,因其家学渊源,功底深厚,家喻户晓。袁阔成倡导说新书,将小舞台的传统评书术带到大舞台上,使评书真正成为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袁阔成在继承传统评书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勇于创新,语言生动幽默,人物形象鲜明,具有“漂、俏、快、脆”的特色。内容新、风格新、语言新。

    陈青远

    陈青远陈青远

    评书大家,中国评书“帅派”艺术创始人。曾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曲协辽宁分会常务理事、锦州市曲协副主席,曾当选辽宁省和锦州市政协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

    单田芳

    评书评书

    著名评书演员,生于1934年,创作了一大批如《林海雪原》、《平原枪声》、《一颗铜纽扣》、《新儿女英雄传》《七侠小五义》《铁伞怪侠》《水浒传》《白眉大侠》《三国演义》等脍炙人口的评书作品。

    王杰魁

    评书艺术家,生于1874年,卒于1960年,青年时代就开始在北京说评书,渐渐享名。他最拿手的书目是《七侠五义》。如果说,评书以细腻为艺术风格特色,那么,王杰魁则是细中又细。他说书,吐字慢,像在拉长音,娓娓说来,别具艺术魅力。又善于使用“变口”,用不同的方音刻画人物。

    陈士和

    (1887~1955),男,评书演员,北京人。原名建谷,后改固本,字兰亭,原籍浙江绍兴。其父为清朝庆王府厨师。他少时参加过义和团,干过多种杂役,后在庆王府膳房助厨。工余时常听评书,尤其对张致兰说的《聊斋志异》着迷,常常私自揣摩领悟。

    王少堂

    7岁从父学艺,9岁登台,12岁以家传武(松)十回正式从业,在扬州书坛崭露头角。20岁时成为扬州评话界四大名家之一。1949年后,王少堂先后当选为扬州市人民代表、苏北文联常委、扬州曲艺工作者协会主席、江苏省曲艺研究会会长、中国曲艺工作者协会副主席、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文联委员。1954年,人民政府为他配备专人,录制武松、宋江、石秀、卢俊义4个“十回”的全部书目,并翻记成500万字的文字稿。1958年,政府又组织力量,先后整理出版了他的扬州评话《武松》。

    丁正洪

    评书艺术家,生于1902年,又一艺名丁凯文。原名丁福田。河北冀县人。祖上世居北京。祖、父两辈在京开设“肆雅堂”和“肆文堂”书店,专门经营古书。他读私塾十年,特别对史书产生了浓厚兴趣,同时酷爱评书艺术。1922年拜张虚白为师,在北京学说评书。直到成名后,听众誉其“古事今谈”,他才告知家里此事。他的《西汉》曾在北京、天津、烟台等地演出,出关后久占沈阳,以及吉林、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地。在沈阳演出的茶社包括金泉、大有、六合、凝香榭、会贤等。他和固桐晟、李庆魁、卢醒笙(一说与宋桐斌、施星夔、卢醒笙)被誉为“沈阳四大说书家”。解放后,听众又送他一幅“古为今用”的幛子以示赞誉。

    连阔如

    1903年出生,1971年8月18日逝世。中国评书演员。原名毕连寿,号连仲三,笔名云海客。满族。北京人。 历任中国曲艺研究会副主席,北京市文联常务理事等职。

    马增锟

    评书艺术家,生于1930年,马连登之子。自幼读书,直至中学毕业,后随父学习评书,并向三弦圣手白凤岩学弹三弦,曾为西河大鼓、京韵大鼓、梅花大鼓、单弦等曲种伴奏。1948年,参加文艺干训班学习,并做文教工作。1953年,参加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曲艺服务一队赴朝鲜慰问演出。1954年任西北军区曲艺训练班教员。1956年6月,参加济南军区前卫文工团任评书演员。1960年调入山东省曲艺团。1977年到河北省新城县文化馆辅导曲艺教学。1989年退休后应聘到北京市崇文区小花艺术团任曲艺教师,同时在广义街文化站演出评书《隋唐》。1994年应邀为中央电视台“电视书场”栏目录制传统评书《罗家将》180段。1995年6月向全国播放。此书是向张诚润学习的,播出后反响很好,但他不幸于同年病逝。

    田连元

    评书评书

    著名的评书表演艺术家,1941年出生于长春市,祖籍河北省盐山县,出身说书世家,祖父田锡贵是著名沧州木板艺人、父亲田庆瑞先说东北大鼓,后改西河大鼓。他出身说书世家,因父病,辍学从艺,没有获得一纸文凭。他靠借读同学的课本,自学完成了初、高中、大学的文科课程,并在学艺之暇,遍读名篇杂着开拓视野。主要代表作品:《隋唐演义》、《杨家将》、《瓦岗寨》等。

    连丽如

    评书评书

    (1942- )女,满族,1942年生于北京。中国煤矿文工团评书演员,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刘兰芳

    评书评书

    1944年生于辽宁辽阳,随母姓。六岁学唱东北大鼓,后拜师学说评书。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79年开始,先后有百余家电台播出她播讲的长篇评书《岳飞传》,轰动全国,影响海外。后又编写播出《杨家将》、《红楼梦》等30多部评书,多次获国家级文艺大奖及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三八红旗手”等称号。

    张少佐

    从茶馆书场走出的评书研究所掌门人。从开始在茶馆说书到黑龙江、鞍山人民广播电台等地方电台说书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等国家广播电视台上说书,乃至发展到时下全国200多家电台都设有《张少佐书场》。这就是张少佐作为一个普通评书演员的成长过程。如果说它是个奇迹一点也不为之过分。

    田战义

    自小喜爱文艺,尤其喜爱曲艺。1956年拜著名相声艺术家王世臣为师学习相声表演。1968年拜著名表演艺术家李鑫全为师学习评书表演,先后创作表演短篇评书“海底青松”“站台风云”等节目,多次参加北京市业余调演并获奖。1978年调入中国铁路文工团说唱团为专业评书演员,同时拜著名表演艺术家袁阔成为师学艺,除演出袁派评书“肖飞买药”外,自己创作短篇评书“飞驰千里”“一把闸”“千里送子”“地球仪”“绝胜第一钩”等节目。

    辈分关系/评书 编辑

    【第一至二代】:

    ◆王鸿兴(雍正年间艺人)——安良臣、邓光臣、何良臣。

    【第二至三代】:

    ◆安良臣——张海风。

    ◆邓光臣——张沛然。

    ◆何良臣——柯光玉。

    (另有“安太和”一枝)

    【第三至四代】:

    ◆张海风——胡永隆。

    ◆张沛然——戴明山。

    ◆柯光玉——赵廷贞、柯廷然。

    ◆安太和——恒永通、张永福、吴永春、张永兴、韩永滔。

    【第四至五代】:

    ◆胡永隆——何茂顺、刘茂顺、陈茂胜。

    ◆戴明山——张君义。

    ◆赵廷贞——尚奎明、昆奎明、王奎盛、苏奎庆、王奎海、齐奎远、刘奎远。

    ◆柯廷然——牛瑞泉、华瑞生(共七人,号称“七瑞”)。

    ◆恒永通——庆有轩、李有源。

    (另有“姜振名”一枝)

    【第五至六代】:

    ◆何茂顺——奎胜城、高胜泉、刘胜常。

    ◆刘茂顺——陈胜通。

    ◆陈茂胜——陈胜芳。

    ◆张君义——双文兴、海文泉、林文圣、白敬亭。

    ◆尚奎明——李凤山、马凤云。

    ◆王奎盛——任春山、谷春山。

    ◆牛瑞泉——程德荫、奎德顺、关德志、戴德顺(共十八人,号称“十八德”)。

    ◆庆有轩——奎道顺。

    ◆李有源——田道兴。

    ◆姜振名——吴辅庭、哈辅源、连辅轩、春辅祥。

    (六代另有:陈胜长、贾胜岐、尹胜云、蓝德俊、许德胜、冯德泉、张德诚、张德胜、韩德宝、魏凤祥、何凤鸣、王凤岐、程凤祥、高凤鸣、孟春柯、崔春玉)

    【第六至七代】:

    ◆陈胜通——曹聚锐、魏聚宽、德聚明。

    ◆高胜泉——文岚吉、马岚波、宫岚彩、张岚溪、田岚云、曹岚兴、张岚泊、张岚涛、芮岚亭。

    ◆白敬亭——群福庆、陈福生、文福仙、春福兰、陈福庆、伊福宾;

    ——杨云青、董云坡;

    ——裕昆勇、王昆兰、孟昆永;

    ——世殿丞(臣)、梁殿元、桂殿魁、王殿远、文殿成。

    (福、云、昆、殿不分)

    ◆李凤山——李长彩、徐长胜;

    ——赵连波、桂连封、胡连城、张连仲;

    ——梅竹兰、刘竹桥。

    (长、连、竹不分)

    ◆程德荫——王致廉、张致兰、霍致高、德致厚、李致清、英致长、王致玖。

    ◆戴德顺——陈悦贤、陈悦真、马悦卿、李悦明、李悦斌、李悦辉、吴悦庆(号称“七悦”)。

    ◆奎道顺——邢义如。

    ◆田道兴——石义舫。

    ◆吴辅庭——胡昆英。

    【第七至八代】:

    ◆曹卓如——赵英颇。

    ◆“岚”——品正三、冯正春、廷正川、赵正升、霍正荣、汪正江、马正明、李正奇、丁正洪、崔正侠。

    ◆“福”——张荣久、曹荣禄、顾荣泉、陈荣启、许荣奎、李荣奎、阎荣山、赵荣发、段荣华、刘荣安、刘荣云、许荣田、傅荣庭、孔荣清、杨荣保、刘荣魁、刘荣芳、蔺荣林、安荣魁、阎荣山。

    ◆“云”——阎伯涛、范伯成、王伯芝。

    ◆“殿”——刘继业、刘继云、姚继贤、徐继田、王继兴、王继隆、李继有。

    (荣、伯、继不分)

    ◆“致”——王杰魁、袁杰英、袁杰亭、袁杰武、广杰明、常杰淼、张杰鑫、李杰恩、富杰俊、金杰华、金杰立、李杰芳、文杰玉、双杰海、刘杰谦、许杰泉、王杰钰、张杰宽、吴杰森、杜杰峰;

    ——陈士和、李士元;

    ——顾云亭、王云汉、乔云斋、叶云棠、松云山、聂云贵。

    (杰、士不分)

    ◆“悦”——杨庆鑫、汪庆柏、赵庆年、富庆升、甘庆雨、金庆治、金庆岚、广庆华、贾庆巡、许庆堂、李庆魁、李庆扬、杨庆泰、田庆义、张庆祥、陈庆禄、苑庆山、乔庆贵(号称“十八庆”);

    ——严宝森、绳宝珍。

    ◆“长”——潘诚立、张诚斌、张诚润、瑞诚咏、盖诚兰、黄诚志;

    ——徐坪玉、蒋坪芳、福坪安、周坪镇、邱坪钧、孟坪义、李坪兴、吉坪三;

    ——陈润发;

    ——卢醒笙。

    (诚、坪、润不分)

    【第八至九代】:

    ◆赵英颇——佟信魁、齐信英。

    ◆“正”——陈荫荣、陈荫魁、马荫良、刘荫清、李荫川、陈荫廷、张荫林、张荫年、张荫忠;

    ——丁建中。

    ◆“荣”——叶祥真、刘祥明、孙祥瑞。

    ◆“伯”——张青山、李月三。

    ◆“继”——段兴云、许兴魁、王兴阁、马兴田。

    ◆“杰”——张阔兴、袁阔成、阿阔群、宋阔民、吴阔惠、陶阔九、傅阔增、苗阔泉、杨阔庵、曹阔江、马阔山、高阔轩、连阔如、胡阔洲、刘阔漳、孙阔英、赵阔汉、张阔峰、尹阔良;

    ——陶湘九;

    ——蒋轸庭、马轸华、徐轸怀、赵轸铎、佟轸方、来轸义、兰轸琪、马轸元、孔轸清、杜轸明、蒋轸龚。

    ◆“士”——文健华、刘健英、张健新、黄健声、张健声、刘健麟、刘健卿。

    (阔、轸、健不分)

    ◆“庆”——固桐晟、宋桐斌、李桐孚、段桐明、金桐纯、庄桐严、郭桐声、李桐森、宋桐茂、黄桐鳌、高桐鸣、岳桐春、顾桐峻、王桐轩。

    ◆“宝”——吕俊会。

    ◆“诚”——李豫鸣、张豫兰、高豫祝、赵豫堂、邢豫如、边豫塘、张豫民、唐豫祥、蔡豫卿、尹豫恒、朱豫章、王豫荆、丁豫良。

    ◆“坪”——刘鹤云、毕鹤勋、李鹤谦、李鹤仙、刘鹤兰、张鹤瑞、崔鹤桐、王鹤轩、吴鹤龄、董鹤良、郭鹤鸣、马鹤逸、吴鹤轩;

    ——张豫华、徐豫田;

    ——陈华启、刘华振、马华鑫、赵华轩、李华臣、张华宾、王华瑞。

    ◆“润”——马雄章。

    (鹤、豫、华、雄不分)

    【第九至十代】:

    ◆“荫”——王宽章。

    ◆“兴”——李鑫荃。

    ◆“华”——李存源、姬存林、姚存礼、顾存德、姜存瑞、黄存洲、索存寿、魏存发;

    ——施星夔。

    ◆“阔”——丁增启、耿增春、马增祥、朱增富、孙增奎、张增福、张增友、王增智、刘增秀、邵增涛;

    ——连丽如;

    ——田占义;

    ——赵维莉。

    ◆“轸”——张枢润、董枢权、于枢海、巩枢和、罗枢平、李枢勋、李枢信、聂枢林、秦枢宝、曹枢林、董枢敏、牛枢通、王枢祥、童枢源。

    (增、枢不分)

    ◆“健”——刘立福、张川。

    ◆“桐”——陈浩先、刘浩鹏、萧浩然、陈浩智、佟浩如、杨浩成。

    ◆“俊”——芦仁堂、张仁璧、郭仁鹏。

    评书状况/评书 编辑

    评书衰落,主要是演员问题,不只是年轻演员有问题,中老年演员也有问题。下工夫不够,缺乏精益求精的精神,一个节目如果连观众都拿不住,那还能叫艺术吗?很多段子,演员说得松松垮垮,最多抖个包袱,逗大家一笑,这就不是评书了,评书应该靠人物和故事。

    相关阅读/评书 编辑

    古代评书文章

    顷浙中一士人,刻《皇明书苑十大家》,首祝京兆,而终董太史,乃以杭人汤焕、许光祚,居董之前。此士亦铮铮有书家名,自负良不浅。予规之曰:“此二人不但难与董雁行,并不可列大家,盍更订之?”其人艴然怒,似谓予本无所知,安得轻置雌黄?予亦干笑听之而已。又一浙绅谓予曰:“顷与学使者周斗垣(延光)晤于西湖,忽问曰:'近日书家,如黄贞甫、董玄宰二公俱巨手不必言,但不知谁当左次?'其言怪甚,因不置对。”予曰:“曷不明语之?”浙绅曰:“此等呓语,只可付罔闻,若欲与辨诘,惟有痛批其颊可耳。”贞甫以时艺名世,本不工书,而酷好濡染,精绫名茧,布满都下,即园亭中扁对亦多出其手,故周有此问。世间冤枉事极不少,但董无端屡遭折辱,亦高明鬼瞰之一验也。

    评书评书

    翻译

    最近浙江有一位读书人,刻印了《皇明书苑十大家》,把祝允明列为第一,董其昌最末,竟然把杭州人汤焕、许光祚放在董其昌之前。这位读书人也响当当地有书法家的名声,自我评价很不低。我劝他说:“这两个人不仅难与董其昌相比,更不可列为大书法家,为何不重新审订一下呢?”那人生气了,好像说我根本就不了解,怎能随口胡说?我也干笑一下姑妄听之而已。

    又有一位浙江的士大夫对我说:“最近跟学使者周延光在西湖上会面,他忽然问我说:‘近来的书法家,像黄贞甫、董其昌两位都是大家自然不用说了,但不知谁在其次?’他的话很奇怪,我就不作回答。”我说:“为何不明确告诉他呢?”那位士大夫说:“这种傻话,只当没听说,想跟他辩驳,只有狠抽他嘴巴子了。”黄贞甫的八股文有名气,本来不擅长书法,却特别喜欢刷两下子,他污染的纸张遍布城里,连园亭中的扁额对联也多是他题写,所以周延光就有那样的问题。世上冤枉事很多,但董其昌多次遭受辱没,也算是高明之家,鬼瞰其室的一个例证了。

    相关文献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19 21:47:06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