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说太岁

    说太岁,霹雳布袋戏虚拟人物。

    出自黑海森狱的猎妖者。受黑海狱皇赠与象征王威的“阎王鞭”,被阎王喻为贤者之人,为了一件任务在久远之前来到苦境,却意外被天影沙之局困顿许久,因玉符鞋之故方释出。对鱼的鲜味十分钟情,与若叶央措是多年好友,为人冷漠寡言。

    与柳峰翠因为天馡鱼而结识,也从此爱上鲜鱼的味道。个性不喜亲近他人,对老狗颇为友善。

    后为保护天罗子,戴上阎王面皮代天罗子赴玄嚣之战而亡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说太岁 外文名: Yue Taisui
    所属作品: 霹雳侠影之轰定干戈、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 初登场时间: 2013.9.20
    性别: 爱好: 吃烤鱼
    配音: 黄文择(闽南语原版)夏治世(台配国语版) 拥有武器: 阎王鞭、玉符鞋、铅刀
    类型: 游戏角色 别名: 太岁,师父(天罗子专用),喵太岁(道友戏称),马上妖(秦假仙称)
    年龄: 不详
    来自: 黑海森狱 身份: 黑海玈人
    角色编剧: 申呈山(素问)

    目录

    人物设定/说太岁 编辑

    名称:说太岁

    说太岁 说太岁

    性别:

    身份:黑海森狱的猎妖者,天罗子之师,阎罗王之钦差

    诗号:马蹄三响,人收三命。蹄响辘辘,数不清,人命有几多绝唱。

    初登场:霹雳侠影之轰定干戈第24章

    退场: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第27章(为保住天罗子,戴上阎王第十九张面皮化身其模样与玄嚣太子决斗血战而亡)

    来自:黑海森狱

    所有物:玉符鞋(若叶央措遗物)、铅刀(后转赠天罗子)

    人际关系/说太岁 编辑

    上司:森狱阎王

    徒弟:天罗子(视如亲人)

    朋友:一字铸骨[若叶央措](毕生唯一挚友)

    坐骑/宠物:羽驳

    其他:柳峰翠、北狗(最光阴)、千玉屑、漂鸟少年、山龙隐秀、荷叶禅师

    人物能力/说太岁 编辑

    武学:天锋赦地、龙刃吞海、穿龙荡海、天锋赦、潜龙出天、旋龙影、擎天龙虹  

    术法:命数互易之法

    能力:混沌之力

    武器:龙刃天锋,阎王鞭  

    ◎外形特征: 阎王鞭是洁白的鞭身,利落又异常强韧,手持处以金属打造,华丽又象征权威,鞭身缠绕金环,让阎王鞭挥落的力道更加具破坏力。 龙刃天锋为说太岁的专属兵器,为造型特殊的手持刃,刀型尖锋搭配龙首造型,额前之角即是锋芒洗练的刃身,极具杀意与速度感。

    ◎象征意义:

    阎王鞭、龙刃天锋为说太岁所持有之兵器,这两把兵器除了类型不同外,对说太岁本身也有两种不同的意义存在。阎王鞭为过去说太岁受阎王所赐予,在地位不高的玈人身份下,也因为阎王鞭在握,让说太岁的人生有了大转变,并开启与天罗子深厚的师徒情。

    龙刃天锋 龙刃天锋

    阎王鞭的任务大多都是为了天罗子、阎王而使用,当年阎王告诉说太岁,若是不接手阎王密令与阎王鞭,阎王则会直接以阎王鞭杀掉年幼的天罗子。而说太岁接下阎王鞭后,虽然保护了天罗子,却也要担负起杀掉天罗子另一个存在的使命。最后为恢复天罗子身躯,说太岁也以阎王鞭杀了沐灵山,完成阎王鞭的使命。看似被赐予阎王鞭,是说太岁的无上荣耀,但实际上阎王要说太岁搜集铸有毁魔异文的骨头,最后一根是在说太岁身上,也是要说太岁在最后用阎王鞭自尽的悲剧结局。

    龙刃天锋在说太岁手中的意义性又是不同,就是用自己的立场与师父的身份,来保护天罗子存在。龙刃天锋在手,说太岁的速度感更是加强,就算一人独挑森狱双魔仍是绰绰有余,一招「穿龙荡海」便直接让双魔退离三分。不归路上,说太岁的最终一战,则是以天罗子的身份与玄嚣太子死决。说太岁依然是手持龙刃天锋这把守护爱徒的神兵,说太岁自知面对玄嚣太子,自己的胜算不大,但为了以自己的命换取爱徒的安全,说太岁以必死决心迎战,丝毫无惧,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仍是惦记着天罗子,盼望师徒来世再相逢。 (摘自霹雳会二十二年度八月份第264期月刊) 

    人物经历/说太岁 编辑

    主要剧情

    天影沙之局

    道门道真派斋玉髓败在说太岁手下之后,利用自然地形和柳峰翠的天馡鱼做诱饵,配合道灵一脉之道术,将其困在影沙中,让其受影沙覆身乃至石化,沉入沙中,随地下流沙暗流,飘向地心。目的是要让说太岁永世不得再出。

    友情的诅咒

    离开黑海森狱后,多年好友若叶央措(一字铸骨)逼迫说太岁杀掉影,被太岁的阎王鞭打出全身骨头。临死,若叶央措诅咒「这份痛,我要你狠狠记住!咱们的路,是在遇上阎王那刻开始背离,只要你还为阎王执鞭,我这双玉鞋,天涯海角都会找上你,我要你永远背负着我的死亡!哈哈哈哈,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了!」

    天罗子

    说太岁 说太岁

    黑海森狱阎王第十九子天罗子出生时,黑月异象,使其九岁时渐渐失去躯体,只剩下影。阎王以密令命令太岁将天罗子送到苦境,为天罗子寻找世上另一个与自己面貌一样的人(沐灵山),将其杀掉,便能让天罗子恢复肉身。

    阎王密令

    阎王赐予说太岁阎王鞭,一者是命太岁保护天罗子安全,并替失去躯体的天罗子找回恢复契机,而其另一个目的,便是令太岁替阎王寻找铸有毁魔异文的骨头。在太岁送给漂鸟少年的信中可见,最后一根骨头,便是太岁之骨,阎王鞭的最后一个任务,竟是让太岁自尽。

    主要事迹

    (按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

    人物旁白/说太岁 编辑

    人物配乐/说太岁 编辑

    说太岁(说太岁文曲)

    曲/编曲:孙敬凡 收录于《轰掣天下原声带-精选47》  

    说太岁  官方桌布 说太岁 官方桌布

    孙敬凡老师2011年作品,爽朗的箫声引领於前,轻盈的节奏如同马蹄声辘辘作响,自信悠扬的乐音如说太岁般直率坦然,闯荡天涯。乐曲选用于「说太岁」一角。

    龙刃天锋(说太岁剑曲)

    曲/编曲:丁天牧收录于《轰掣天下原声带贰-精选48》  

    丁天牧老师2013年作品,以「杀途」为题创作,电掣般湍急的乐声渐至,危急紧迫的弦乐衬底,急促的琴弦铿然弹奏,加上强烈的节奏感,营造出浓浓的狙杀气氛。乐曲设定为说太岁「龙刃天锋」剑曲,初用於轰掣天下第十一章,玄嚣太子对天罗子下以毒手,让说太岁首度现出神兵龙刃天锋,火焰般的利芒,誓让玄嚣太子嚐到天锋刃血的快感。

    阎王巡鞭(说太岁武曲)
      

    曲/编曲:风采轮 收录于《轰定干戈原声带贰-精选46》  

    风采轮老师2013年作品,小鼓如行军般阵阵迈进,人声唱和出一道乘著名驹的雄伟身影,刚毅的节奏中以长笛声穿梭其中,如骑士手中长鞭刚柔并济,英武快意。乐曲选用于「说太岁」一角,左眼戴着金纹面具,手持阎王鞭,身骑黑色名驹「羽驳」,以阎王鞭惩奸除恶,主张人要靠自己的力量生存,怪癖是爱吃烤鱼。

    人物获奖/说太岁 编辑

    人物评价/说太岁 编辑

    超级霹雳会

    超级霹雳会20140406:说太岁  

    说太岁,来自黑海森狱的猎妖者。沉默寡言,对人有着疏离感,行事极有自我原则。

    原是森狱地位低下的玈人,但不凡的武学与智慧,让说太岁凭借一己之力,得到了森狱阎王的器重,破格拔擢,更赠与了象征王威与无上荣耀的阎王鞭。说太岁自此成为执行阎王密令的最佳人选。

    说太岁离开森狱,周游苦境,替阎王寻找铸有毁魔异文的骨头。而实际上,说太岁的另一项任务,是保护阎王第十九子——天罗子,为其摆脱来自黑海皇子们的追杀,并替失去躯体的天罗子找回恢复契机。

    但风光的背后却是友情的分歧。阎王托付的重任与对立的立场,让说太岁亲手杀除了毕生唯一挚友若叶央错,铸下心中难以抹灭的遗憾。

    漂浪异界的说太岁在与天罗子共处的岁月中,逐渐培养出与天罗子的师徒之情,关怀不再仅是因为任务。

    说太岁 说太岁

    当森狱第十八皇子所派出的追杀者翼天大魔与苦境组织逆海崇帆合作,皂海荼罗大阵不仅令尘世陷入黑暗,更影响了时间城日晷,令万物陷入时间乱象之中。北狗奉时间城主之令,前往寻找地底影火,以延续日晷运作,也因此结识说太岁。机智的獒犬小蜜桃与黑马羽驳迅速建立友谊,也因此让得知烤鱼密招的北狗成功请得说太岁帮助。

    说太岁行事有着自我准则。为替天罗子积德,应允前往时间城以影火之力拉动日晷,亦是藉此测探时间城意图。得知时间城不染武林是非,说太岁也放下心中防备。而命运的契机也在此时到来。

    天罗子于苦境的另一个存在,说太岁遍寻多年不得。在北狗的请托下,说太岁以影火之能替正道医治命在旦夕的沐灵山,也找到了未来以命换命的对象。为恢复天罗子身躯,说太岁以阎王鞭杀死沐灵山,一场以命换命的机缘,再添难解的遗憾。

    随着锡命诏烙命,天罗子重造身躯。师徒一路走来同甘共苦,纵使说太岁已将天罗子视为亲人,但为替天罗子掩饰身份,仍是决心离开。然而天罗子遭玄嚣人马偷袭,更被抓回玄嚣殿为人质。纵使国相千玉屑信心满满,直言天罗子自有自救方法,但关心则乱,说太岁仍是忧心不已。喧嚣太子攸关性命的元神兽离体逃逸,说太岁即便明白高翔族仅是要坐收渔翁之利,但为换回天罗子,说太岁仍是选择步入别人铺排的棋局里。说太岁成功擒得白麒麟,换得谈判筹码。而另一方面,天罗子凭借出色的言谈与昔日国相给予的提示,成功替自己换得筹码,离开玄嚣大殿。说太岁带天罗子前往向国相致谢,对于千玉屑直言杀掉玄嚣元神兽之事,说太岁却不以为然,仍是坚守承诺。

    对于天罗子时常对事物抱着极端负面的看法,让说太岁为其身份怜悯同时亦为其担忧。(太岁将天罗子摔下马,天罗子生气欲找寻千玉屑)说太岁闻言,欲借此让天罗子选择自己的路,学会成长。之后,天罗子依从国相之言,为寻求神思帮助而找上山龙隐秀,但神思开出的条件,却是杀除无辜孩童的性命。(天罗子不愿杀随遇,欲再次找山龙隐秀问清楚)对于天罗子的选择,说太岁欣喜于徒弟的成长,但 蛰伏暗处的逼杀,仍是一步步逼近。

    (回想让天罗子悟铅刀一事)过往回忆纷沓而来,一口铅刀的重量,寄予的是说太岁对天罗子的厚望。一张脸皮,宣告一场舍命的布局,只为保全徒弟一线生机。纵使心有遗憾,说太岁前行脚步不曾停滞。与神思的会面,说太岁洞悉一切真相。士为知己者死,甘愿无悔。不归路的对垒,说太岁终是以天罗子的样貌壮烈身亡,结束飘泊的一生,仅余下寄托于未来的一个希望。

    说太岁,玈人的身份与辛酸的经历,让他看似寡情淡默,不愿与人有过多交集,但说太岁内心却有着倾尽生命亦要守护重要之人的执着热情。太过重情,让他习惯沉默无悔的付出与体谅。看似无情的选择,实则是看透事情本质后,去执行他认为值得与应当的选择,并为这选择担下一切后果与责任。与天罗子师徒相称,说太岁不会只知保护,仍是在言谈间,教导天罗子在选择与责任之间走出让自己无悔的道路。纵使说太岁一路以来的历程色调总是沉重而艰辛,但说太岁仍是不悔地写下自己的精彩故事,璀璨迎接落幕。

    人物语录/说太岁 编辑

    说太岁:行动比任何言语来得有说服力。

    说太岁:生存,要靠自己。

    猘儿魔:黑海锁魂六纸,皆指向你。

    说太岁:那又如何?

    北狗最光阴:想不到你是这么自私的人!

    说太岁:那又如何。

    末夜相:现在不杀,届时,你想杀也杀不了啰!

    说太岁:那又如何?

    千玉屑:以后,或许你就是死在你所谓的风骨下。

    说太岁:那又如何。

    翼天大魔:能再见到你,吾十分高兴。

    说太岁:与你毫无交情,谈何欢喜。

    翼天大魔:同乡之情,便是欢喜之源。

    说太岁:同乡相杀,是你欢喜表现。

    翼天大魔:太岁又岂是简单能杀,今日相见,旨在坦诚。

    说太岁:我不喜欢困扰。

    翼天大魔:不困扰,只要说出天罗子的下落。

    说太岁:我不喜欢被往事纠缠。

    翼天大魔:那你只能被麻烦缠身。

    说太岁:我一向有着断绝麻烦的本事。

    翼天大魔:太快亮出爪牙,只是让自己的路变得崎岖。

    说太岁:你可以一试。

    翼天大魔:哎,你还是同样的冷,寡言,杀气腾腾,还有,对鱼的鲜味十分的钟情。

    说太岁:套交情吗?

    翼天大魔:不如说先礼后兵,注意了,下一次的见面,就是相杀的开始。(离开)

    说太岁:无聊,浪费了一尾鱼。

    【遍地鱼骨,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两个人,一匹马,一只狗,在残火余烬中,找到共路的方向】

    最光阴:走吧,吃够了就该动身了。

    说太岁:你还欠吾五百条鱼。

    最光阴:我还没想到要你做哪五件事。

    说太岁:有机会就要吃鱼,事情可以慢慢想,驾。

    最光阴:喂!我是带路的,你要走在我的后面,不准超越!

    【北狗为探一字铸骨与岁太岁的关系,烤鱼诱惑】

    最光阴:恩……真香。

    说太岁:你太故意了。

    最光阴:是你太摆谱。

    说太岁:要如何做,这尾鱼才是我的。

    最光阴:只能共享,不可能是你独占。要,不要,就一个动作,来到我的身边坐。

    最光阴:哼哼,这样还差不多,趁这尾鱼还没熟之前,你先跟我说为什么一字铸骨的鞋子,会穿在你的脚上。

    说太岁:这是一个关于友情的诅咒。

    最光阴:友情的诅咒?

    说太岁:我曾经有一位很好很好的朋友,他……

    最光阴:他,怎样了?怎么不说下去?

    说太岁:他后来被我打出全身骨头,死了。

    最光阴:真有趣如何?!一个有头有尾,中间全跳过的说故事方式,真有趣。哈,还有更有趣的吗?!

    说太岁:他临死前下了诅咒,不管天涯海角,他的玉鞋都会找到我,穿在我的脚上,让我的心永远不得自由。

    最光阴:你……

    说太岁:我今天没心情吃鱼了,你欠我五百零一尾鱼。

    最光阴:他这样,会让我一时想到好几个问题。第一,他的算术重来只有加法,没有减法。第二,他打死朋友是为什么,第三,他的好朋友是一字铸骨吗,第四,下诅咒让他的心不得自由的原因是什么,第五,他不想与吾深交的原因是因为诅咒吗?

    小蜜桃:问我,我掷杯吗?(掷杯:台语抽签问神明、掷硬币猜测的意思)

    最光阴:下次遇到他,我一定要教他怎样说故事。

    【黑海献祭不欢而散后,说太岁偶遇北狗与绮罗生】

    小蜜桃:我的犸吉来了。

    说太岁:是你。

    北狗最光阴:哼,我与你认识吗?

    老板:客官,照旧吗?

    说太岁:恩。

    老板:那请稍等一下,马上好。

    北狗最光阴:你这个人,除了吃鱼,还会吃其他的吗?

    说太岁:还是吃鱼。

    老板:客官,你的鱼烤好了。

    (太岁接过烤鱼欲转身离开)

    北狗最光阴:哼,要走连打个招呼也没有。

    (太岁停步)

    说太岁:我与你认识吗?

    北狗最光阴:喂。明明是你不对,为什么你还能这么的理直气壮。

    说太岁:我的人生,没有什么对错可言,是你太坚持你的立场。

    说太岁:黑海上进行的,是一场特殊的生祭,当这些人走在血路上时,灵魂便被烙上死印,他们自己不能挣脱,旁人欲救,也只是代死而已。你一命,只能换一命,这么多待救的人,你出手有意义吗?

    北狗最光阴:那些人,一条条的都是人命呀!

    说太岁:在那个当下,吾只认识你。(离开)

    北狗最光阴:你!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06【北狗为破暴雨心奴的森罗狱阵再次找上说太岁】

    (旁白:荒野上,刀锋凝寒,煞指说太岁)

    北狗:我要破解森罗狱阵的方法

    说太岁:我已经说过,森罗狱阵破解之法,关系着一个人的命运起落,你负担不起。

    北狗:那暴雨心奴用森罗狱阵所造的孽,你就负担得起吗?

    说太岁:我并非是以天下为己任的人,只要对方不要碰触到我的底线,我就不会对付他。

    北狗:想不到你是这么自私的人!

    说太岁:那又如何?

    北狗:枉费我跟你吃了那么多条鱼.!

    说太岁:鱼是交易,并没有友情的存在

    北狗:好!那我们就不谈友情,谈交易。说吧,要多少条鱼,才能换得破森罗狱阵的方法?

    说太岁:习惯,是侵蚀人心最可怕的利器。鱼,我戒了。

    北狗:你戒掉鱼了?怎么可能?

    说太岁:所以这次交易,不需要鱼。只要你去鹰堡,找高翔族的人,讨取锡命诏交给我就行了。

    北狗:你真的戒掉吃鱼的习惯?

    说太岁:以取得锡命诏作交易,如何?

    北狗:就这么简单?

    说太岁:不简单,他们不会平白无故将锡命诏叫出来,你必须善用智慧,取得锡命诏。而且不可以让高翔族知道是我要的锡命诏。

    北狗:如果他们问我,为什么会知道锡命诏的存在,那该怎么办?

    说太岁:就说是国相千玉屑所托。只要拿到锡命诏,我自会说明破阵方法。

    北狗:嗯,记住我们的交易了。

    (北狗离开)

    说太岁沉思:我杀了沐灵山,注定我们要兵戎相向,与其以后让你为难,不如,就此斩断友情!

    (千玉屑的童仆过来)

    童仆:先生,国相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说太岁:嗯。

    看完信内容后,沉思:国相要求一见天罗子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08【太岁为天罗子重塑躯体】

    (旁白:幽洞中,锡命异光绽放,登时狱音回动,宛若末世异唱,颂扬着异命再生。 响天怒吼,似是万针入肤的痛楚,自心口蔓延四肢。流窜开来的红雾,似是血纱,包覆着一躯身体,天罗肉身,正在黑暗中,慢慢凝形。)

    说太岁:一鞭入心,五行绽灵:二鞭发肤,身形重生:三鞭精神,点入魂精。

    (天罗子成形)天罗子:师父。(欲拜太岁,太岁却以内力将其震起) 师父,你为什么不让我跪你。

    说太岁:你的师父是千玉屑。

    天罗子:他不是我认定的师父。而且,天罗子能恢复躯体,乃拜师父你所赐。天罗子跪你,天经地义。

    说太岁:将多余的感情收下吧,你不是要听你的母亲在苦境的故事,坐下吧。

    天罗子:师父总是知晓如何打击徒弟。

    说太岁:你母亲乃苦境天羌族人,那一年(回想天羌族与道真大战失败,逸冬青跳黑海自尽,却被阎王所救,后来与阎王生下天罗子)

    天罗子:想不到母亲竟身负如此血海深仇。难怪当初她要我有机会便寻回苦境的根,为这个过去讨回公道。

    说太岁:一树春风有两般,南枝向暖北枝寒。现成一段西来意,一片西风一片东。

    天罗子:师父,你的意思是要我放弃仇恨吗。我现在恢复人身了,该先做哪一件事呢?

    说太岁:人生是要自己过的,不管是哪一种未来,都必须是出自你自身的选择。让别人替你选择,你是在规避责任。

    天罗子: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一直以来都是 与师父你一起,难免希望自己要走的路,能得到师父你的认同。

    说太岁:你与吾相处的时间太长,惯性使然,让你排斥了除了我之外的其他可能。千玉屑会是一个很好的启蒙者。

    天罗子:师父要我见千玉屑,我便见。但在我的心中,唯一的师父,只有你。

    说太岁:年轻,容易将眼前所见当成一切。当你眼界放宽,人生也会跟着不同。你在此等待。

    天罗子(望着太岁背影):正因年轻,所以所见即所得,一切来得纯粹。这纯粹的眼,才更能看见世上最难得的你。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10【神在在与太岁谈话】

    神在在:慢就是相对的快,就看你如何理解。我找你这么久,让你等一下,也是应该的。

    说太岁:还须废话多久。

    神在在:废话就是相对的金言良语,你要好好品尝。

    说太岁:(摸阎王鞭)打就是相对的疼惜,我疼惜你好吗。

    神在在:哈!久不见太岁,你变得风趣了,是苦境的风土民情 让你有这么好的改变吗?

    说太岁:吾与你交情不深,你眼中的变或不变,不过是因为你的认识不多。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10【天罗子假扮沐灵山替太岁摆脱佛乡追杀,太岁教导天罗子要担起佛乡希望】

    天罗子:还请诸位向所有佛门传达,沐灵山没死,切不可再为难说太岁了。

    佛乡僧人:好,贫僧先告辞了,阿弥陀佛。

    天罗子:阿弥陀佛。(叹气) 总算是摆脱这群难缠的秃驴了。

    说太岁:说到要做到。

    天罗子:师父,莫非你也要我削发为僧?

    说太岁:也可以带发修行。

    天罗子:师父,这只是为求脱身的托言,不能算数。

    说太岁:那吾只好去向武林道上四百八十五间的寺庙请罪,因为吾打死了沐灵山,佛乡禅灯已无法再燃。

    天罗子:师父啊,我是天罗子,又不是沐灵山,怎扛得起这一切。

    说太岁:他们要的只是一盏能在修行道上指引明心的禅灯。是沐灵山或天罗子,并没有关系。更何况,你是沐灵山在这世上另一个存在。虽是他消方有你长,但在佛门眼光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因缘。你借了沐灵山的路,就该担起这个天命。

    天罗子:师父......

    说太岁:或许现在一切对你来说还太沉重,但总有一天,你必须要面对。

    天罗子:那就到时候再说。师父,你都不会担心我怎样了吗。也不知道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好险我的遁影术修炼的炉火纯青,否则你现在就见不到我了。

    说太岁:是谁所为,我会调查清楚。玄嚣太子欲与你一见,你可愿意。

    天罗子:师父你觉得呢。(太岁瞪向天罗子)师父,你用你的眼神在杀我了。我知道我知道,自己做决定嘛。嗯,再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好吧,我愿意与他一见。

    说太岁:那吾为你安排。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5

    天罗子:师父,阎王恶相,是不是山龙先生在危机时所出现的恐怖面容?我的父亲竟然长得那么邪恶。

    说太岁:这是阎王怒像,用于示警与遏制纷争,并非原本面貌。说起来这是我第二次见到阎王恶相。这两次都是与你有关之事。

    天罗子:嗯?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我怎么没有印象?

    说太岁:就在你九岁的时候,那场猎林大火,证实了你逢九克兄的命格。当时朝野上下舆论,都要阎王为森狱未来设想,处决你与你的母亲。阎王一怒,显出恶相,威慑众人。阎王认为,你的母亲能逃过森狱女性生子便死的森狱诅咒,表示天意要她活下去,森狱之王不能违背上天旨意。故而将你的母亲判入永寒树永世囚禁。

    天罗子:而我,天罗子,则是被驱逐出境……(苦笑)

    说太岁:每一个人身处的立场,都有他的难处与考量,为王者,本就该将百姓的福祉放在诸事考量的最前端,我知道你对你的父亲有怨,但有时候,适当地将本我思考放下,以客观的角度设身处地地着想,你能够体会更多这个世间的美善,从而得到更多平静与喜乐。

    天罗子:森狱信天不信人,导致整件事件畸零发展,对此我确实有怨,但也不想怪谁,因为这是我与师父相依为命的契机,如果说我得到了什么,我想师父你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收获。能跟师父这样并肩而行,就是一种幸福。

    说太岁:这种依赖心态,不是好事,你早该要独立了。

    天罗子:世上有哪个人可以不依靠任何人就可以独立而活?没有嘛!就算是国相这么位高权重的人,他身边不也跟着一个照顾他生活起居的小童子。人啊,孤单过了头,会显得无情,师父应该也不希望我当一个无情的人吧?

    说太岁:如果情当断时,与其抱着有情而心苦,不如无情面对。

    天罗子:师父,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无情也可以吗?

    说太岁:意思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让心有太多的负累,好好过活就对了。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6 【白梅花林,师徒分别】

    说太岁:记住你现在高兴单纯的心情,然后轻轻地闭起眼睛。

    天罗子:为什么要把眼睛闭起来?

    说太岁:因为要用心感受。

    天罗子:感受什么?

    (说太岁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天罗子的穴道。)

    天罗子:诶?师父?你为什么要点我穴道?

    (太岁将天罗子抱到石头上坐好。)

    说太岁:因为在此地你才能感受到幸福的力量。

    天罗子:师父!我不喜欢你现在的眼神!没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感受不到!

    说太岁:(轻笑)我的天罗子确实很聪明,但为了找到守护你的理由,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你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对你的教养一直都是以依赖我为主,你的依赖,其实都是我的希望。因为玈人无根,家人就是身为玈人的我,最渴望拥有的东西。

    (说太岁拿起为天罗子样貌的阎王脸皮。)

    说太岁:你曾经说过能希望和我长得一样。我当时虽是斥责你的想法天真,但其实心里非常高兴,(戴上脸皮,变为天罗子的样貌。)现在你我确实长得一样了。

    天罗子:师父!你想带我赴玄嚣之战?!

    说太岁:这样的天罗子武功才是真正的太岁真传。(转身离开。)

    天罗子:师父!天罗子的战斗我要自己打!属于天罗子的生死我要自己面对!师父!我不准你抛下我而死!师父!不要抛下我啊!

    (旁白:响天嘶吼,唤不回远去的身影,无力的身躯只余割裂心魂的痛楚。刺痛的双眼,在极目中,只剩一片血红谶色,烙印着生命的悲歌。人世啊人世,岂是大嚎一场能罢?)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6【太岁与山龙隐秀谈话】

    山龙隐秀:山廓隐云雾,谁辨山中形,山中几多怪,行人辨不清。

    说太岁:脚扑朔,眼迷离,行人颠路求山转,心可可,意可可,山转几回行路倦。

    山龙隐秀:你终于有所觉悟了。

    说太岁:一切的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不是吗。

    山龙隐秀:预得了天下大事,却料不准人心呐。

    说太岁:阎王的假脸皮,会被揭穿吗?

    山龙隐秀:阎王所制的脸皮,生可揭,死后,便会与覆脸者溶为一体,永远揭不下。

    说太岁:嗯,如此便万无一失了。

    山龙隐秀:此役凶祸难料,这口变体银刃,是我用来杀死玄穹的兵器,这就交给你。

    说太岁:这口兵器,就是千玉屑所说,能杀死元神在体的玄嚣之兵器吗?

    山龙隐秀:没错。它来到我手中的时机正好,如今转赠于你,望你能善加利用。

    说太岁:你希望我用来杀死玄嚣?

    山龙隐秀:(意味深长)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说太岁::最后,我想再问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解答我的疑惑。

    山龙隐秀:请说。

    说太岁:初见那一刻,你的赏识,是真心的吗?

    山龙隐秀:(神思出现异动)当然。

    说太岁:好。那一切便都值得了。

    山龙隐秀:山路人颠行,过影走匆匆。山中几多怪,行人识不明。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6【太岁代天罗子赴玄嚣之战】

    (旁白)不归不归,胡云不归。为情而勇,为义而勇,为诺而勇。勇者的路,是一条不能回头的不归路。因为,回了头,就有不能前行的羁绊。

    (回想)天罗子 :我想成为向师父一样的人。

    说太岁:(从怀中拿出一把铅刀递给天罗子)那你就先悟透这把刀的意义。

    天罗子:师父为什么给我一把铅刀?

    说太岁:因为,你想跟我一样。

    天罗子:为什么想跟师父一样,就要悟铅刀,我不能拿剑吗?

    太岁骑马离去。

    (回想结束)说太岁:铅刀贵一割,梦想聘良图。一口最下等的刀,也能有一割之用。一个最微末的人,也能有着梦想。这个梦,是有一个家人,能让他倾尽生命来守护。如今,正是我聘良图时。

    玄嚣:是我太心急,还是你太慢呐。这次的生死之斗,一定要有一方踏上死门关。

    说太岁:死亡,便是结束吗?

    玄嚣:死亡,便是结束。

    说太岁:那好,从现在起,天罗子不再是森狱之人。若我此役战死,请将我葬在母亲的天羌族地,永世不再与森狱有所关联。

    玄嚣:哈,答应你了。亮招吧。

    说太岁:已得太岁真传的我,就用你的鲜血,来见证这场手足相残。

    白梅林下(旁白) 天风送夜愁,林下落哀哀。飘零的白色花瓣,落在身上,是悲;落在脚边,是悲;落在干涩的眼中,成了点点落不下的泪。

    天罗子:谁说看见白梅花开,就能得到幸福。师父,你用现实,将我心中唯一的生活向往打碎了。

    (旁白)碎了碎了碎了。碎了的幸福向往,飞在白梅林下,片片落似飞丧;飞在不归路上,瓣瓣飘着有情余馨。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7 【太岁代替天罗子决战玄嚣,亡】

    1.

    说太岁:行动比任何言语来得有说服力。

    2.

    生存,要靠自己。

    3.

    猘儿魔:黑海锁魂六纸,皆指向你。

    那又如何?

    4.

    北狗最光阴:想不到你是这么自私的人!

    那又如何。

    5.

    末夜相:现在不杀,届时,你想杀也杀不了啰!

    那又如何?

    6.

    那又如何。

    7.

    翼天大魔:能再见到你,吾十分高兴。

    说太岁:与你毫无交情,谈何欢喜。

    翼天大魔:同乡之情,便是欢喜之源。

    说太岁:同乡相杀,是你欢喜表现。

    翼天大魔:太岁又岂是简单能杀,今日相见,旨在坦诚。

    我不喜欢困扰。

    我不喜欢被往事纠缠。

    我一向有着断绝麻烦的本事。

    说太岁:你可以一试。

    哎,你还是同样的冷,寡言,杀气腾腾,还有,对鱼的鲜味十分的钟情。

    翼天大魔:不如说先礼后兵,注意了,下一次的见面,就是相杀的开始。(离开)

    无聊,浪费了一尾鱼。

    8.

    【遍地鱼骨,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两个人,一匹马,一只狗,在残火余烬中,找到共路的方向】

    最光阴:走吧,吃够了就该动身了。

    你还欠吾五百条鱼。

    说太岁:有机会就要吃鱼,事情可以慢慢想,驾。

    最光阴:喂!我是带路的,你要走在我的后面,不准超越!

    9.

    【北狗为探一字铸骨与岁太岁的关系,烤鱼诱惑】

    最光阴:恩……真香。

    说太岁:你太故意了。

    最光阴:是你太摆谱。

    要如何做,这尾鱼才是我的。

    最光阴:哼哼,这样还差不多,趁这尾鱼还没熟之前,你先跟我说为什么一字铸骨的鞋子,会穿在你的脚上。

    说太岁:这是一个关于友情的诅咒。

    最光阴:友情的诅咒?

    我曾经有一位很好很好的朋友,他……

    他后来被我打出全身骨头,死了。

    他临死前下了诅咒,不管天涯海角,他的玉鞋都会找到我,穿在我的脚上,让我的心永远不得自由。

    我今天没心情吃鱼了,你欠我五百零一尾鱼。

    小蜜桃:问我,我掷杯吗?(掷杯:台语抽签问神明、掷硬币猜测的意思)

    最光阴:下次遇到他,我一定要教他怎样说故事。

    10.

    【黑海献祭不欢而散后,说太岁偶遇北狗与绮罗生】

    小蜜桃:我的犸吉来了。

    说太岁:是你。

    北狗最光阴:哼,我与你认识吗?

    老板:客官,照旧吗?

    说太岁:恩。

    老板:那请稍等一下,马上好。

    北狗最光阴:你这个人,除了吃鱼,还会吃其他的吗?

    说太岁:还是吃鱼。

    老板:客官,你的鱼烤好了。

    (太岁接过烤鱼欲转身离开)

    北狗最光阴:哼,要走连打个招呼也没有。

    (太岁停步)

    说太岁:我与你认识吗?

    北狗最光阴:喂。明明是你不对,为什么你还能这么的理直气壮。

    我的人生,没有什么对错可言,是你太坚持你的立场。

    说太岁:黑海上进行的,是一场特殊的生祭,当这些人走在血路上时,灵魂便被烙上死印,他们自己不能挣脱,旁人欲救,也只是代死而已。你一命,只能换一命,这么多待救的人,你出手有意义吗?

    北狗最光阴:那些人,一条条的都是人命呀!

    在那个当下,吾只认识你。

    11.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06【北狗为破暴雨心奴的森罗狱阵再次找上说太岁】

    (旁白:荒野上,刀锋凝寒,煞指说太岁)

    北狗:我要破解森罗狱阵的方法

    说太岁:我已经说过,森罗狱阵破解之法,关系着一个人的命运起落,你负担不起。

    北狗:那暴雨心奴用森罗狱阵所造的孽,你就负担得起吗?

    说太岁:我并非是以天下为己任的人,只要对方不要碰触到我的底线,我就不会对付他。

    北狗:想不到你是这么自私的人!

    那又如何?

    北狗:枉费我跟你吃了那么多条鱼.!

    说太岁:鱼是交易,并没有友情的存在

    北狗:好!那我们就不谈友情,谈交易。说吧,要多少条鱼,才能换得破森罗狱阵的方法?

    说太岁:习惯,是侵蚀人心最可怕的利器。鱼,我戒了。

    北狗:你戒掉鱼了?怎么可能?

    说太岁:所以这次交易,不需要鱼。只要你去鹰堡,找高翔族的人,讨取锡命诏交给我就行了。

    北狗:你真的戒掉吃鱼的习惯?

    说太岁:以取得锡命诏作交易,如何?

    北狗:就这么简单?

    说太岁:不简单,他们不会平白无故将锡命诏叫出来,你必须善用智慧,取得锡命诏。而且不可以让高翔族知道是我要的锡命诏。

    北狗:如果他们问我,为什么会知道锡命诏的存在,那该怎么办?

    说太岁:就说是国相千玉屑所托。只要拿到锡命诏,我自会说明破阵方法。

    北狗:嗯,记住我们的交易了。

    (北狗离开)

    说太岁沉思:我杀了沐灵山,注定我们要兵戎相向,与其以后让你为难,不如,就此斩断友情!

    (千玉屑的童仆过来)

    童仆:先生,国相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说太岁:嗯。

    看完信内容后,沉思:国相要求一见天罗子

    12.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08【太岁为天罗子重塑躯体】

    (旁白:幽洞中,锡命异光绽放,登时狱音回动,宛若末世异唱,颂扬着异命再生。 响天怒吼,似是万针入肤的痛楚,自心口蔓延四肢。流窜开来的红雾,似是血纱,包覆着一躯身体,天罗肉身,正在黑暗中,慢慢凝形。)

    说太岁:一鞭入心,五行绽灵:二鞭发肤,身形重生:三鞭精神,点入魂精。

    (天罗子成形)天罗子:师父。(欲拜太岁,太岁却以内力将其震起) 师父,你为什么不让我跪你。

    说太岁:你的师父是千玉屑。

    天罗子:他不是我认定的师父。而且,天罗子能恢复躯体,乃拜师父你所赐。天罗子跪你,天经地义。

    说太岁:将多余的感情收下吧,你不是要听你的母亲在苦境的故事,坐下吧。

    天罗子:师父总是知晓如何打击徒弟。

    说太岁:你母亲乃苦境天羌族人,那一年(回想天羌族与道真大战失败,逸冬青跳黑海自尽,却被阎王所救,后来与阎王生下天罗子)

    天罗子:想不到母亲竟身负如此血海深仇。难怪当初她要我有机会便寻回苦境的根,为这个过去讨回公道。

    说太岁:一树春风有两般,南枝向暖北枝寒。现成一段西来意,一片西风一片东。

    天罗子:师父,你的意思是要我放弃仇恨吗。我现在恢复人身了,该先做哪一件事呢?

    人生是要自己过的,不管是哪一种未来,都必须是出自你自身的选择。让别人替你选择,你是在规避责任。

    天罗子: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一直以来都是 与师父你一起,难免希望自己要走的路,能得到师父你的认同。

    说太岁:你与吾相处的时间太长,惯性使然,让你排斥了除了我之外的其他可能。千玉屑会是一个很好的启蒙者。

    天罗子:师父要我见千玉屑,我便见。但在我的心中,唯一的师父,只有你。

    年轻,容易将眼前所见当成一切。当你眼界放宽,人生也会跟着不同。

    天罗子(望着太岁背影):正因年轻,所以所见即所得,一切来得纯粹。这纯粹的眼,才更能看见世上最难得的你。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10【神在在与太岁谈话】

    神在在:慢就是相对的快,就看你如何理解。我找你这么久,让你等一下,也是应该的。

    说太岁:还须废话多久。

    神在在:废话就是相对的金言良语,你要好好品尝。

    说太岁:(摸阎王鞭)打就是相对的疼惜,我疼惜你好吗。

    神在在:哈!久不见太岁,你变得风趣了,是苦境的风土民情 让你有这么好的改变吗?

    你眼中的变或不变,不过是因为你的认识不多。

    13.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10【天罗子假扮沐灵山替太岁摆脱佛乡追杀,太岁教导天罗子要担起佛乡希望】

    天罗子:还请诸位向所有佛门传达,沐灵山没死,切不可再为难说太岁了。

    佛乡僧人:好,贫僧先告辞了,阿弥陀佛。

    天罗子:阿弥陀佛。(叹气) 总算是摆脱这群难缠的秃驴了。

    说到要做到。

    天罗子:师父,莫非你也要我削发为僧?

    说太岁:也可以带发修行。

    天罗子:师父,这只是为求脱身的托言,不能算数。

    说太岁:那吾只好去向武林道上四百八十五间的寺庙请罪,因为吾打死了沐灵山,佛乡禅灯已无法再燃。

    天罗子:师父啊,我是天罗子,又不是沐灵山,怎扛得起这一切。

    你是沐灵山在这世上另一个存在。虽是他消方有你长,但在佛门眼光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因缘。你借了沐灵山的路,就该担起这个天命。

    天罗子:师父......

    说太岁:或许现在一切对你来说还太沉重,但总有一天,你必须要面对。

    天罗子:那就到时候再说。师父,你都不会担心我怎样了吗。也不知道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好险我的遁影术修炼的炉火纯青,否则你现在就见不到我了。

    说太岁:是谁所为,我会调查清楚。玄嚣太子欲与你一见,你可愿意。

    天罗子:师父你觉得呢。(太岁瞪向天罗子)师父,你用你的眼神在杀我了。我知道我知道,自己做决定嘛。嗯,再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好吧,我愿意与他一见。

    说太岁:那吾为你安排。

    14.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5

    天罗子:师父,阎王恶相,是不是山龙先生在危机时所出现的恐怖面容?我的父亲竟然长得那么邪恶。

    说太岁:这是阎王怒像,用于示警与遏制纷争,并非原本面貌。说起来这是我第二次见到阎王恶相。这两次都是与你有关之事。

    天罗子:嗯?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我怎么没有印象?

    说太岁:就在你九岁的时候,那场猎林大火,证实了你逢九克兄的命格。当时朝野上下舆论,都要阎王为森狱未来设想,处决你与你的母亲。阎王一怒,显出恶相,威慑众人。阎王认为,你的母亲能逃过森狱女性生子便死的森狱诅咒,表示天意要她活下去,森狱之王不能违背上天旨意。故而将你的母亲判入永寒树永世囚禁。

    天罗子:而我,天罗子,则是被驱逐出境……(苦笑)

    天罗子:森狱信天不信人,导致整件事件畸零发展,对此我确实有怨,但也不想怪谁,因为这是我与师父相依为命的契机,如果说我得到了什么,我想师父你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收获。能跟师父这样并肩而行,就是一种幸福。

    说太岁:这种依赖心态,不是好事,你早该要独立了。

    天罗子:世上有哪个人可以不依靠任何人就可以独立而活?没有嘛!就算是国相这么位高权重的人,他身边不也跟着一个照顾他生活起居的小童子。人啊,孤单过了头,会显得无情,师父应该也不希望我当一个无情的人吧?

    如果情当断时,与其抱着有情而心苦,不如无情面对。

    天罗子:师父,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无情也可以吗?

    说太岁:意思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让心有太多的负累,好好过活就对了。

    15.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6 【白梅花林,师徒分别】

    说太岁:记住你现在高兴单纯的心情,然后轻轻地闭起眼睛。

    天罗子:为什么要把眼睛闭起来?

    说太岁:因为要用心感受。

    天罗子:感受什么?

    (说太岁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天罗子的穴道。)

    天罗子:诶?师父?你为什么要点我穴道?

    (太岁将天罗子抱到石头上坐好。)

    说太岁:因为在此地你才能感受到幸福的力量。

    天罗子:师父!我不喜欢你现在的眼神!没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感受不到!

    (轻笑)我的天罗子确实很聪明,但为了找到守护你的理由,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你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对你的教养一直都是以依赖我为主,你的依赖,其实都是我的希望。因为玈人无根,家人就是身为玈人的我,最渴望拥有的东西。

    (说太岁拿起为天罗子样貌的阎王脸皮。)

    说太岁:你曾经说过能希望和我长得一样。我当时虽是斥责你的想法天真,但其实心里非常高兴,(戴上脸皮,变为天罗子的样貌。)现在你我确实长得一样了。

    天罗子:师父!你想带我赴玄嚣之战?!

    说太岁:这样的天罗子武功才是真正的太岁真传。(转身离开。)

    天罗子:师父!天罗子的战斗我要自己打!属于天罗子的生死我要自己面对!师父!我不准你抛下我而死!师父!不要抛下我啊!

    (旁白:响天嘶吼,唤不回远去的身影,无力的身躯只余割裂心魂的痛楚。刺痛的双眼,在极目中,只剩一片血红谶色,烙印着生命的悲歌。人世啊人世,岂是大嚎一场能罢?)

    16.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6【太岁与山龙隐秀谈话】

    山龙隐秀:山廓隐云雾,谁辨山中形,山中几多怪,行人辨不清。

    说太岁:脚扑朔,眼迷离,行人颠路求山转,心可可,意可可,山转几回行路倦。

    山龙隐秀:你终于有所觉悟了。

    说太岁:一切的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不是吗。

    山龙隐秀:预得了天下大事,却料不准人心呐。

    说太岁:阎王的假脸皮,会被揭穿吗?

    阎王所制的脸皮,生可揭,死后,便会与覆脸者溶为一体,永远揭不下。

    说太岁:嗯,如此便万无一失了。

    山龙隐秀:此役凶祸难料,这口变体银刃,是我用来杀死玄穹的兵器,这就交给你。

    说太岁:这口兵器,就是千玉屑所说,能杀死元神在体的玄嚣之兵器吗?

    山龙隐秀:没错。它来到我手中的时机正好,如今转赠于你,望你能善加利用。

    说太岁:你希望我用来杀死玄嚣?

    山龙隐秀:(意味深长)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说太岁::最后,我想再问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解答我的疑惑。

    山龙隐秀:请说。

    初见那一刻,你的赏识,是真心的吗?

    山龙隐秀:(神思出现异动)当然。

    好。那一切便都值得了。

    山龙隐秀:山路人颠行,过影走匆匆。山中几多怪,行人识不明。

    17.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6【太岁代天罗子赴玄嚣之战】

    (旁白)不归不归,胡云不归。为情而勇,为义而勇,为诺而勇。勇者的路,是一条不能回头的不归路。因为,回了头,就有不能前行的羁绊。

    (回想)天罗子 :我想成为向师父一样的人。

    说太岁:(从怀中拿出一把铅刀递给天罗子)那你就先悟透这把刀的意义。

    天罗子:师父为什么给我一把铅刀?

    说太岁:因为,你想跟我一样。

    天罗子:为什么想跟师父一样,就要悟铅刀,我不能拿剑吗?

    太岁骑马离去。

    铅刀贵一割,梦想聘良图。一口最下等的刀,也能有一割之用。一个最微末的人,也能有着梦想。这个梦,是有一个家人,能让他倾尽生命来守护。如今,正是我聘良图时。

    玄嚣:是我太心急,还是你太慢呐。这次的生死之斗,一定要有一方踏上死门关。

    说太岁:死亡,便是结束吗?

    玄嚣:死亡,便是结束。

    说太岁:那好,从现在起,天罗子不再是森狱之人。若我此役战死,请将我葬在母亲的天羌族地,永世不再与森狱有所关联。

    玄嚣:哈,答应你了。亮招吧。

    说太岁:已得太岁真传的我,就用你的鲜血,来见证这场手足相残。

    白梅林下(旁白) 天风送夜愁,林下落哀哀。飘零的白色花瓣,落在身上,是悲;落在脚边,是悲;落在干涩的眼中,成了点点落不下的泪。

    天罗子:谁说看见白梅花开,就能得到幸福。师父,你用现实,将我心中唯一的生活向往打碎了。

    (旁白)碎了碎了碎了。碎了的幸福向往,飞在白梅林下,片片落似飞丧;飞在不归路上,瓣瓣飘着有情余馨。

    18.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27 【太岁代替天罗子决战玄嚣,亡】

    玄嚣:苦撑,只是让你的死状更惨!为什么不认败就戮!

    (旁白:身若残烛,旦夕风灭,一个已看不清前路的人,为何还不阖眼?有了必死的决心,为何还不败?)

    说太岁:阖了眼,我不知道还能记住什么。

    (旁白:黄泉有知,念是苦;黄泉无知,更是苦。这条终路只剩怀想。能多怀想一刻是一刻,用最后的生命,记住远方的影,望远方的他,能好好活下去)

    (白梅花林中,被点穴的天罗子周身红色气焰翻滚,眼中赤红。)

    (旁白:怎样活下去?如果一生都要背负着失去的痛苦,怎能好好过活?白梅树下这个他,挣扎着生命的无力感,挣扎着天涯彼端不忍设想的结局。)

    天罗子:师父!如果你死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更不会原谅我自己!师父啊!(哀嚎)

    (不归路,说太岁战至力竭。)

    玄嚣:结束了!(长枪击向太岁天灵)

    (旁白:屈落黄土的双膝,淌满鲜血的双眼,颤颤地,恋恋地,看向远方,生命中最后的一眼,是一个人平安的未来,生命中最后的一声,是那个人的孺慕叫唤。)

    天罗子:师父,我们找一个地方,好好隐退好吗?

    太岁闭目轻笑,落泪而亡。

    (白梅花林中,天罗子感应到说太岁离世,冲开束缚,同时也瞬间白了头)

    (旁白:一阵无来由的痛,让心一瞬间空荡荡,白梅树下的人,感应到太岁之死,登时气贯天庭,爆元冲霄。象征幸福与希望的白梅花,粘在满身血腥的人身上,成了满目血煞灾殃的红梅意象,是不是有的人一出生便注定一生都得不到幸福?)

    (旁白:已然无声的树林,只余落花轻轻落地的声响。耳边,连自己的心跳声也听不到)

    天罗子:师父,你一直要我自己做选择,但生命曾几何时,是人自己能做得了主的?(绝望惨笑)

    (旁白:掺着痛彻心扉的笑,苦的让人掩耳,满目雪苍苍的白梅花,成了吊丧的灰彩。哪里来的幸福?哪里来的希望?......)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1 18:13:54

    人物关系

    编辑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