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谢涛[《超级医圣》特色配角]

    一个研习《子平八字》,在相学领域拥有非凡造诣的胖子。 自认为华夏相术界除了墨如是外,最强大的相师。 自称胖爷,喜欢吃猪蹄,各种各样的主题;喜欢看美女,各种各样的美女。 体型非常胖,别人泄露天机都是瞎眼短命什么的,他泄露天机就是变胖。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这是老天爷对他的眷顾,让他所有泄露的天机都报应到肉上了。

    编辑摘要

    目录

    【下方内容是胖爷此一次惊艳出场,摘自《超级医圣》第四卷“幽暗圣手”中的段落。】

    这个时候,从转角走来一个奇怪的人。

    这是一个胖子,一个长宽高相差不算大,看上去就像一个球的胖子。

    更古怪的是,这个胖子大夏天的头戴瓜皮布帽,身着黑色长袍,一步三摇地往这边走来。

    在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后,这胖子一屁股坐在了一张空桌子上,轻咳了下清了下嗓子,然后扯着嗓子吆喝了一把。

    “胖爷看相算命了,有缘者,分文不取!”

    在众人目瞪口呆间,这胖子一拍桌子,语惊四座道:“老板,来瓶啤酒,一碟毛豆,两只猪蹄。”

    一边喝着啤酒,啃着猪蹄,还开工给人看相算命?整个华夏,恐怕都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吧?

    更关键的是,哪个地方算命的能胖成这样?而且似乎还有继续胖的趋势?

    所以,马上有人大笑质疑:“胖子,你是算命的?”

    “当然,男的看相,女的摸骨,前世今生,无有不准。”胖子一脸傲娇,可那被肥肉挤到一块的五官怎么都给人一种很滑稽的感觉。

    “扯犊子呢,还男的看相,女的摸骨,我看你就是想揩我们女孩家的油。”一个啃着鸡翅的女孩含糊不清地说道,这女孩也挺胖,不过跟这男胖子一比,就显得身段挺玲珑的了。

    胖子斜眼瞄了过去:“那是,要摸你的骨是得摸一手油。”

    女孩闻言,小眼睛猛然瞪起:“你这是说我胖么?”

    “用我说么?”胖子眨巴着眼睛无辜道:“我可是会看相啊,我能看不出姑娘你一副富贵相?生来无忧,长来无忧,他日从业无忧,衣食无忧?”

    听胖子这么一说,胖女孩顿时展颜:“真的么?那要不然给我摸一下骨,看看我的姻缘什么时候到?”

    “行啊,不过胖爷我摸骨收费可不便宜,男九女六。”胖子一脸傲娇。

    “六块钱?不贵不贵,我给你十块钱,你给我摸下。”胖女孩拿纸巾擦了擦有油的手,然后跟朋友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过去。

    “美女啊,你可能搞错了,我这男九女六是九百和六百的区别。”胖子怪笑道。

    “六百?”胖女孩顿时呆滞。

    “是的,看在你和我一样,是微胖界的人,可以给你打个九折再抹个领头就算五百吧!”

    众皆哗然。

    “你抢钱啊?”

    “还九百,六百,五百?你想钱想疯了吧?”

    “就是,谁缺心眼让你看相算命啊?”

    “就是,城隍庙那边的老师父算个命也才二十啊。”

    “婷婷,这些江湖术士都是骗子,你不要信他。”

    对大家的哄笑,胖子一点都不介意,笑噱了一句:“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哈哈……”

    然后胖子自顾自地对着啤酒瓶吹了一口,就拿起猪蹄开始啃。

    婷婷虽然很想知道从这个会说她什么都无忧的胖子口中,得知她的姻缘会是什么情况,可是她也舍不得五百块啊,要是五十的话,说不定她这个不小心“跨界”了的美女也就舍一回孩子了。

    “麻痹,老子就看不得你这些个骗子装逼还装得如此高深有范。”一个有几分醉意,光着膀子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胖子,你赶紧滚,别在这招摇撞骗。”

    “这位先生,我哪里招摇撞骗么?先不说我是不是骗子,这不还没开工么?就算警察来了也不诬陷我是骗子啊。”胖子也不生气,一脸笑意地看着这男子。

    男子轻哼:“你倒挺能说,不过你说你是个算命的,有你这么胖的算命的么?我们平常看的那些算命的,不都是老瞎子么?”

    “那是他们命轻福薄,随便泄露点天机就遭大报应。”胖子一脸轻笑:“胖爷我不一样啊,老天对我仁慈啊,这泄露的天机都报应到肉上了。在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眼中,我这些是肥肉,可在高人眼中,我这些就是功绩啊,就如同当兵的身上的刀枪剑痕一般啊。”

    “少他娘的往脸上贴金了啊,你说你能看相摸骨,那你看看我的相,说说我姓甚名谁?”年轻男子完全就是要砸场子的节奏啊。

    胖子依然无所谓地笑了下:“要看相可以,九百块……”

    “哟呵,这骗钱底气还挺足啊。”年轻男子大手一挥:“行啊,你先给我算,算准了,哥给你九百块。”

    “给你算了你不给钱,胖爷不是亏大发了?”胖子抿着嘴摇了摇他那胖得像春笋一样的手指:“为了不给让你占便宜,我还是随便找个别人算一下吧。”

    年轻男子闻言,爽快道:“也行,你就随便找一个人算,要是能算对,九百块老子也付。”

    胖子鸡贼地挑了挑眉,然后兰花指一捏,指向一边:“你看那个白衬衣男子,我只需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名叫白苏,是个医生,还是有大善人,是……”

    “停停停!”年轻男子一脸愠气:“尼玛,在青宜,谁不认识白苏?还需要你说他是医生他是大善人?”

    众人也是轰然大笑,白苏在这里吃晚饭宵夜二合一,都已经吃了两个多小时了,整个青宜的人恐怕都知道了,在座的更是哪个没去敬一杯白苏的酒?

    其实白苏他们三人也有关注这胖子,现在听到胖子说到他,白苏也不由莞尔。

    但是胖子却是一脸坦然:“是么?他在青宜很有名?可胖爷我不是青宜人啊,我今天刚到,我根本不认识他的。”

    “尼玛,白苏是六星名人,只要会上网,有几个不认识他的?”年轻男子真想抽这胖子。

    “我也懒得解释什么,你说这些屁话就是想抵赖,不给钱是吧?”胖子一副看穿了年轻男子的样子笑道:“没关系的,这个世道不讲信用的人那么多,不差你张栋一个,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谁说我想抵赖,我抵什么赖……等等……”年轻男子突然意识到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叫张栋?”

    “胖爷我不但知道你叫张栋,还知道你做的是物流行业,而且混得不是很如意,最近还会破点小财……擦,瞧这我贱嘴巴。”胖子突然给打了下自己的嘴巴一下:“给一个不讲信用的家伙说这些屁话干什么?你也赶紧起开,不要打扰胖爷的生意上门。”

    “别啊……”张栋突然一改态度坐了下来:“胖子,你真会看相啊?”

    “当然,要不然胖爷我能这么胖?”胖子抖擞起来,一身的肥肉在长衫下就如同暗潮汹涌的浪花。

    “那你这次认真给我算一下,算得准我准给你钱。”张栋笑道。

    胖子摇头道:“胖爷已经上了你鬼子的当了,怎么可能再做这亏本买卖?你赶紧回你桌上去吃你的东西,别打扰我的生意。”

    “尼玛,胖子,我不是生意么?”张栋脸色微沉。

    胖子胖手一伸,肥肉一横:“先给钱,再算命。”

    “行,给就给!”张栋掏出了皮夹子,一边点钱一边说道:“不过你要是算得不准,我绝对会把钱给拿回来。”

    “张栋,赶紧回来吧,别听他胡说八道。”见张栋还真准备给九百块算命,他的朋友中有更为成熟稳重的人走了过来,要拉他离开。

    张栋却是摇头道:“明哥,你不要拉我,如果这胖子真是个高人,能够给我消灾解难的,那这九百块也值。反之,他要是胡说八道的,兄弟们几个还不能把钱给抢回来么?”

    明哥想了想,觉得张栋这话也没错,狐疑地看了下胖子,然后也就没有再阻拦了。

    胖爷拿纸巾擦了下手上和嘴巴上的油,接过了钱,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竟然是主顾了,那就请坐好,想让胖爷给你算什么?”

    “刚才你说我最近会破点小财,怎么个破法?”张栋问道。

    胖爷摇了摇手中的九百块:“这不就是破点小财么?”

    “你……你说这个?”张栋当场石化!

    众人也都是面面相觑,有些人则说笑出声来。

    “你给我还回来!”张栋简直要气炸了,伸手就去抢那九百块。

    不过胖子虽然胖,这手脚还是很灵活,一把就躲了过去,口中还不疾不徐地说道:“正所谓破财消灾,胖爷拿了你的钱,就会给你消灾。当然,你若不想消灾,钱胖爷可以还给你。”

    说完,胖子很是光棍地将钱叠整齐放到了张栋面前。

    可是不管是张栋,还是身边的明哥都不敢去动了九百块了。

    开玩笑,九百块虽然不少,但是跟可能存在的灾劫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

    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是吧?

    “我有灾?”张栋很有些紧张:“有什么灾?”

    “你右眼睑中上部有痣,此痣虽小,但却属厄痣,有这种痣者多有水火之患。如果胖爷算得没错,你幼时经历过多次水火之灾。”胖子缓缓说道。

    张栋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我少年时有两次差点被淹死,搞得我现在虽然会游泳了,都不敢下河……”

    “好在你没仗着会游泳了就去活水区游泳,要不然你今天恐怕就不能坐到胖爷面前了。”胖子肃容道。

    众人听得都是心下凛然,张栋更是惊恐道:“你是说,我要去河里游泳,有可能会被淹死?”

    “当然,如果近期有人以夏季将了,邀你去河里或者水库里游泳,你断不能去。”胖子正容道。

    张栋跟明哥相视一眼,感觉毛都炸起来了,因为他们刚还说明天去一个镇子上的水库游泳烧烤的。

    “当然,不仅仅是水祸,你现在的人相是水火相侵之势。”胖子手指捻动,突然脸色一变:“你应该是农历七月生辰吧?”

    张栋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被胖子带了节奏:“是啊……大师,是不是很麻烦?”

    “是有点麻烦。”胖子凝重点头:“不过你今天碰到胖爷我,自然会让你逢凶化吉。”

    张栋闻言大喜:“还请大师指点迷津。”

    胖子轻轻点头:“其实不难,你这是水火相侵之势,水能克火,我只需将你的水势提高,就能压制火势,让你的厄运之局只剩下水局。毕竟这水局相对能容易把握,你是成年人,完全可以保证三个月之内不接近危险水域,是吧?”

    张栋连连点头:“当然,只是三个月,没问题。”

    “那好,你明天去花鸟市场,买一个黑色的鱼缸,养一条黑色的鱼,放到你床头柜。另外这三个月里,只要保证每天泡一次澡,在泡澡时闭气沉底十分钟以上。”

    张栋点头道:“大师,这买鱼缸和买鱼简单,但是我不太会养,鱼若死了该怎么办?另外这泡澡闭气沉底十分钟,我也做不到啊,撑死了一分钟就憋不住了。”

    “鱼死了不要紧,事实上,你按我说的做,三个月内,鱼必死无疑。鱼死了,也就消灾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就代表你。但是不管怎么样,泡澡这个事必须做满九十天。我可说明白了?”

    张栋连连点头:“明白了,不过三个月后我就没事了?”

    胖子点头道:“只要你不自己找死,就绝对没事了。吉凶这种东西,极必反。我要你做的这些事,能够让水厄运势做到极致,然后又有鱼为你抵了劫数,自然没事,而且水带财运,届时你破掉的些许小财肯定又会回来,而且一直到年前就会交好运。”

    “谢谢大师!”张栋现在已经完全信服了,毕竟这胖爷每一句话都说到点伤了,而且他说的方法怎么听怎么靠谱。

    胖子摇头道:“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胖爷该做的事。只不过想到胖爷这肉还得长,就有些伤心,这伤心又想多吃几个猪蹄……唉……”

    “大师,你尽管吃,今日这猪蹄兄弟我请了。”张栋想到自己今天消灾解难了,心情大好。

    “那就多谢了……”胖子洪亮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老板,再打包十个猪蹄,我拿回去慢慢啃。”

    张栋顿时如遭电击,傻愣当场,他没想到这胖子竟然如此不要脸,还要打包?

    尼玛,你确定你的肉是报应的?不是啃猪蹄啃的?

    不过想到十个猪蹄也就是一百块,想到胖子说他年前会交好运,这破掉的财都能回来,他就没有说什么了。

    见这胖子还真的有点能耐,又有人找胖子算命,比如那胖妞想问姻缘,比如有个年轻男子想问前程。

    如果说一个是蒙,两个是扯,那么三个都能说得很对,那就真是有些本事了。

    当又有一个女孩过来想问姻缘时,胖子却是摇头拒绝了:“人生无常,切莫贪念!胖爷规矩,一天只为钱财断三事,如今三事已断,小姐请回。”

    那女孩蹙眉道:“大师,你就再帮我再算一下啊,我钱都准备好了。”

    “小姐,你切莫害我,这是祖师爷传下的规矩,胖爷还得靠祖师爷赏饭吃呢。”胖子轻笑间打了个饱嗝:“酒足饭饱,银钱赚了,胖爷也要回家与周公约会去了,祝小姐好运。”

    说完,胖子起身,提着他打包的十个猪蹄转身就走。

    “嘿……算命的!”大排档的老板叫了起来:“打包的十个猪蹄是有人买单,但是你吃的酒和猪蹄可没人买单啊。”

    胖子那兰花指一般的手势,直往白苏他们这桌点去:“记在他们头上。”

    “你说记在他们头上就记在他们头上?”老板莫名地看着他,然后又看向白苏他们。

    然后老板就看到白苏点了点头:“算我账上。”

    “……”老板顿时无语,这个世界怎么那么奇怪?

    不但好几百块的命,也有人排着队算,而且这江湖术士,还真有人给脸?

    作为一个优秀的大排档老板,一定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很确定,这段时间白苏他们跟胖子根本没有交流,而且胖子也说他连白苏是谁都不认识。

    “多谢大善人了。”胖爷朝白苏遥遥抱拳:“胖爷不喜欢平白欠人人情,就送大善人一言。”

    白苏轻笑点头:“洗耳恭听。”

    “你印堂发黑,眉锋带杀,必有血光之灾。”

    如果是一开始,胖子就跟白苏说这种鬼话,估计旁边几个桌子的人都会跳起来揍他一顿。毕竟白苏现在可是青宜人的表率,他在许多青宜人心目中的地位堪比半神,谁要是敢瞎说什么,绝对要挨揍的。

    但是胖子刚才表现出了他的能耐,让人知道他还真不是一般的江湖骗子,至少也是比较高级的江湖骗子。

    反正不管怎么样,没有人骂胖子,只是好奇胖子等下应该怎么给白苏消灾解难。

    而让所有人都很惊叹的是,白苏坦然点头道:“胖爷断得是,我的确有血光之灾,不过已经过去了。”

    “不不不……”胖子连连摇头:“如果胖爷是那种胡言乱语之人,那此刻恐怕已经就坡下驴了。但是大善人的血光之灾如远眺群峰,山峦起伏啊。”

    白苏剑眉轻扬:“胖爷的意思,我这血光之灾会有多次?”

    “是的……”胖子点头道:“不过,大善人的命格太硬,胖爷我能算到的不多,现只能推算到你下一次血光之灾的情况。”

    白苏微笑:“烦请胖爷指点。”

    “三日之内,起居行走皆一人,这第一次血光之灾必然安然度过。否则,即便你命硬能过关,也将会有人为你抵灾。”胖爷深深地看了白苏一眼:“言至于此,望好自为之。”

    然后这个自称胖爷的胖子就走了。

    人际关系/谢涛[《超级医圣》特色配角] 编辑

    佩服的人:白苏、墨如是

    死党:耿欣

    爱慕的人:古魅儿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3-18 18:59:0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