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谭延闿

    谭延闿(1880—1930),字组庵, 号无畏、切斋,湖南茶陵人。与陈三立、谭嗣同并称“湖湘三公子”;与陈三立、徐仁铸、陶菊存并称“维新四公子”。生于浙江杭州,民国时期著名政治家、书法家、组庵湘菜创始人。

    谭延闿曾经任两广督军,三次出任湖南督军、省长兼湘军总司令,授上将军衔,陆军大元帅。曾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 。1930年9月22日,病逝于南京 。去世后,民国政府为其举行国葬 。谭延闿有“近代颜书大家”之称 ,著述有《组庵诗集》等, 其精于美食,为组庵湘菜创始人 。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谭延闿为介绍人 。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生平/谭延闿 编辑

    其父谭钟麟。据朱保炯等编《明清进士碑录索引》卷下,谭钟麟考中咸丰六年(1856年)丙辰科二甲第十名进士;另据朱汝珍编《词林辑略》卷七,谭钟麟,字云觐,号云卿,湖南茶陵人。散馆授编修。官至两广总督,谥文勤。谭延闿聪颖好学,5岁入私塾。其父规定三天要写一篇文章,五天要写一首诗,还要练写几页大、小楷毛笔字。11岁学制义文学,光绪帝的师傅翁同龢称之为“奇才”。1893年,谭延闿到长沙参加童子试,考中秀才,谭父当时年事已高,谭延闿在陪同家父安渡晚年的同时,继续跟从各地名师学习时文等。1904年,谭延闿参加清末最后一次科举试,中试第一名贡士,即会元,4月参加殿试,列为二等第三十五名,赐进士出身。

    谭延闿 谭延闿

    延闿幼承家学,天资聪颖,少年临池,颇有笔力,翁同龢见而爱之,尝语谭父曰:“三令郎伟器也,笔力殆可扛鼎。”后果如其言。光绪十八年(1892年)入府学,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中举人,三十年中进士,入翰林,旋授编修,返湖南办学。慈禧太后晚年,曾亲自主持改革,即所谓“丁未新政”,延闿积极呼应,属湖南立宪派首领,任省“谘议局”议长。

    谭延闿 谭延闿

    1911年武昌起义后,任湖南军政府参议院议长、民政部长。10月底立宪派杀害正副都督焦达峰、陈作新后,被咨议局推举为湖南省都督。1912年7月被北京政府正式任命为湖南都督,9月兼湖南省民政长,加入国民党,任湖南支部支部长。1913年参加二次革命,宣布湖南独立,并在《长沙日报》发表《讨袁檄文》,遂被袁世凯撤去都督之职。去职后,先后避居青岛、上海。1915年,袁称帝,延闿参与护国运动。1916年8月后复职湖南省长兼督军、湖南参议院院长。在护国战争中,为排斥外省军阀控制湖南,他提出了“湘事还之湘人”口号。袁死后,任湖南省长兼督军、省长,1920年11月被赵恒惕驱逐而赴上海。1922年投奔孙中山,再次加入中国国民党,6月任全湘讨贼军总司令。1923年后任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府大本营内政部长,建设部长、湖南省省长兼湘军总司令。1924年1月当选为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兼大本营秘书长。1925年7月任广州国民政府委员、常务委员兼军委会委员、常委,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军长。9月署理广州国民政府军事部部长。1926年1月被选为国民党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3月代理广州国民政府主席,4月任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7月又代理国民党中央党部主席。1927年3月后任国民党中常委、中政会主席团成员、军委会主席团成员、国民政府委员、常委、武汉国民政府战时经济委员会委员。9月宁汉沪三方在上海成立国民党中央特别委员会,任大会主席。1928年2月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至10月转任行政院院长,兼任首都建设委员会委员,财政委员会委员、委员长,国民党中执委、中常委,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委员。1930年9月22日病逝于南京。

    谭延闿与陈三立、谭嗣同并称当时“湖湘三公子”,授翰林编修。民国四大书法家之首,民国书法家中曾有真草篆隶四大家之谓,他们是谭延闿的真,于右任的草,吴稚晖的篆和胡汉民的隶。素有“南谭北于”之誉。这四人均为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且也都是活跃于政坛的顶尖文人。  

    谭延闿的女儿谭祥,嫁给了后来成为台湾地区副领导人的陈诚。

    书法成就/谭延闿 编辑

    谭延闿的字亦如其人,其楷书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竖画多用悬针法,起笔沉着稳重,顿挫有力,使人感到貌丰骨劲,味厚神藏。一洗清初书坛姿媚之态,所不足者,少自家面目。其行书功深厚,变化灵巧,笔笔中锋,笔锋于纸能藏锋力透,有大气磅礴之势,虽是前清进士,但其书法绝无馆阁体柔媚的气息。是清代钱沣之后又一个写颜体的大家。被誉“民国至今,学颜者无出其右”。

    谭延闿 谭延闿

    谭的书风几经变化,弱冠时学赵松雪、刘石庵,继而师法鲁公行楷尺牍,兼学东武(杨肇),松禅(翁同龢),30岁专习颜书,参以钱南园笔法,以《麻姑仙坛记》为日课,平生得220通。1929年4月,谭在上海养病,其间就临了203通。谭氏所临《麻姑仙坛记》锋藏力透,气格雄健,酷似钱南园,而笔画更为厚重,其雄浑较钱氏更甚,挺拔之气跃然于纸。其结构严正精卓,如贤者正襟端拱于庙堂,深得其神髓,令人钦佩。他写颜字主张“上不让下”, “左不让右”。谭氏学鲁公书之外,则泛滥百家,兼涉篆隶,40岁后居广州,于古法帖无所不临。极纵肆之奇,生平书学至此乃大变。谭延闿曾在1926年以行楷背临古帖诸如黄山谷、苏东坡、米襄阳、赵松雪、文衡山、祝枝山、董其昌诸家。谭临帖神速,笔画之工,人弗如也。

    颜真卿楷书自从被米南宫批判之后,一直不很被重视,宋、元、明三代不出一个善写颜体的大家。清初基本上是董其昌书法的天下。直到清中叶刘石庵(刘墉)以及后来钱沣、何绍基、翁同龢等出,颜书才始得到复兴。但清代书法家多数还是写行草书,篆隶也颇有好手,只是规规矩矩的楷书尚不多见。钱沣是一时名家了,学颜字得其神趣,气象浑穆。但横平竖直处时显板硬,不若鲁公之灵妙。即使如此,同时代及后世,楷书领域内,钱沣也是罕有其匹的。楷书是能显示真功夫的,一点一画,稍有偏差,一望便知。而谭延闿尤以颜体楷书誉满天下。谭延闿可以说一生基本都在攻颜书。谭延闿善诗联,擘窠榜书、蝇头小楷均极精妙。书法作品兼有艺术和文物双重价值,国内民间所藏多集中于湖南。

    中山陵半山腰碑亭内巨幅石碑上“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两行巨大金字,即为谭氏手书。

    谭延闿 谭延闿

    谭延闿在年少时,书法即受翁同龢的赏识,翁在给谭的父亲的信中道:“三令郎,伟器也!笔力殆可扛鼎。”于右任先生每论时人书法时必曰:“谭组庵是有真本领的。”马宗霍评其书云:“组庵早岁仿刘石庵,中年专意钱南园、翁松禅两家,晚参米南宫,骨力雄厚,可谓健笔。”他的行书是将刘石庵与钱南园相互熔于一炉。其点画之丰满圆润、挥洒从容乃似石庵,而浑健苍劲,体势阔疏朗,气势夺人处又似南园。谭延闿是进士出身,入翰林院,有很高的学养。能巧妙地从前人书中吸收营养,从而形成了自己宽博温厚、含蕴性灵、雄健开阔的韵致。此谓百学不能至也。

    人物作品/谭延闿 编辑

    谭延闿在末岁致力章草,访求石刻旧拓,想丰富书法的变化,力求寻找自己书法的表现语言,可惜天不假年,谭51岁病逝。谭延闿虽然未到人书俱老之境,然其法度俱存,为后世学书者所步趋。谭曾有《讱庵诗稿》、《组庵诗集》、《非翁诗稿》、《慈卫室诗草》,皆手稿影印。得者,读其诗亦可赏其书。有《中国历代书风系列·谭延闿书风》印行,堪称大家。

    人物轶事/谭延闿 编辑

    书法作品 书法作品

    蒋介石和宋美龄能够结婚,谭延闿是主要功臣。谭延闿的母亲是丫环纳妾,每当吃饭时都是侍立桌旁,为全家人添菜添饭,而不能同桌。1916年,谭延闿的生母李太夫人在上海病故。此时,他第二次督湘,政局动荡。此时离湘,湘督“宝座”有得而复失的可能,但他闻讯后,当即赶往上海寓所奔丧。第二年,谭延闿扶灵迎葬长沙,暂停柩荷花池。谭宅位于谭姓族祠的后进,灵柩出殡必须经过族祠出门。按照族规,妾死后不能从族祠大门出殡。因此,族人力劝谭延闿不要坏了族规,从族祠侧门抬出,有的还挡在大门口,谭延闿目见此状,怒不可遏,一气之下仰卧棺盖上,命扛夫起灵。灵柩抬到族祠大门口时,他大喝:“我谭延闿已死,抬我出殡!”族人见状,顿时面面相觑,鸦雀无声,只好让路,让扛夫抬棺从族祠大门出殡。由于母亲的遭遇,谭对封建习俗颇不满,誓不纳妾。谭妻生了一子三女,很早便去世了,临终前嘱咐谭延闿,望他不再婚娶,将几个子女带好,谭对夫人的遗嘱颇能信守。

    谭延闿在孙中山落难之际全力扶救,使孙大为感激,孙谭关系,也更加密切。此时宋美龄从美国留学归国,孙中山有意将宋美龄介绍给谭延闿,并让谭延闿认宋的母亲为干妈。谭以“我不能背了亡妻,讨第二个夫人”为由拒绝了。

    孙中山去世后,谭延闿和蒋介石的关系日渐密切,1927年12月,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谭延闿为介绍人。蒋介石第一次下野重新上台后,蒋任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任行政院长,两人在工作上和私下里经常有交往,他的小女儿谭祥有时便随谭延闿会蒋家。谭祥字曼怡,上海女子学校毕业,是宋美龄在美国留学时的同学,当过南京陆军子弟学校教员。谭品貌端庄、聪颖出众,又辈份小嘴甜,所以甚得蒋介石夫妇喜爱,谭延闿“经常到蒋官邸漫谈,每来必须携曼怡同行”。

    1930年9月,谭延闿患脑溢血,病中嘱托蒋氏夫妇在青年军官中为谭祥择夫,并嘱蒋在他死后替他照看第二军将士。同年去世,国民政府下令国葬,其墓就建在孙中山先生陵墓的东面数公里处。  

    湖南会元

    据朱保炯等编《明清进士碑录索引》卷下,谭延闿考中光绪三十年(1904年)甲辰恩科二甲第三十五名进士;另据朱汝珍编《词林辑略》卷十一,谭延闿,钟麟子,会元。字祖安,号组庵,未散馆,选庶吉士,以办学务授编修。延闿中光绪甲辰科会元,因其不仅文章好,且字亦极为漂亮,所以极有可能被点为状元。相传,就在慈禧老佛爷要下笔圈其名字时,发现谭延闿既是湖南人,且又姓谭,忽然想起那位令她最为痛恨的湖南籍“乱臣贼子”谭嗣同,就改点刘春霖为状元。一是春霖书法亦佳,二是天下大旱,春霖之名甚为吉利。延闿运蹇,被降为二甲第三十五名进士。但尽管如此,整个清代湖南籍士子中会元者,仅延闿一人而已,所以在桑梓之地颇具人望。

    药中甘草

    谭延闿混了一生,不仅落下“药中甘草”的别号,还落下“混世魔王”与“水晶球”的诨号,甘草并不名贵,但素有“百药之王”之誉,有调和百药的功能。也有人把他处世总结为一个“混”字,他对此也公开承认,并声称“混之用大矣哉”。

    谭死后,其生前老友胡汉民为之神伤,撰挽联云:“景星明月归天上,和气春风生眼中。”以此称赞谭延闿的中和之道。

    上海某小报刊登“解组”对联,一为解析谭组庵,一为暗示谭已死去之双重意思,准确勾画其一生之特点:

    “混之为用大矣哉!大吃大喝,大摇大摆,命大福大,大到院长;

    球的本能滚而已!滚来滚去,滚入滚出,东滚西滚,滚进棺材。”

    将“混世魔王”和“水晶球”嵌入联中堪称妙绝。

    “三不”主义

    北伐胜利,蒋介石登上最高权力宝座,谭延闿很知趣,让出国民政府主席职位,做行政院院长。面对蒋介石的独裁,谭延闿有一整套对付之策,即抱定了“三不”主义:一不负责;二不谏言;三不得罪人。每次开会,他都闭目养神,抱着闷葫芦不开瓢,往往“急死皇帝,太监却不着急”,成了一枚橡皮图章,只是伴食画诺,混混而已,反正社稷江山与己无关。他深知在蒋介石手下办事不易,情愿无所事事,乐得自在,做一个伴食宰相。他唯一的嗜好便是下馆子。南京所有有名的饭店都让他吃遍了。他吃得异常考究,吃得不再被蒋介石视为“眼中钉”,成了著名的美食家。

    书法

    有论者云:“先生临池,大笔高悬,凡‘撇’必须挫而后出锋,凡‘直’必直末稍停,而后下注,故书雍容而又挺拔。”

    组庵湘菜/谭延闿 编辑

    谭延闿还有一个特别嗜好,即美食。他是真正的美食大家。提到湖南菜,就得提到组庵湘菜。当年凡是从民国过来的湖南厨师,没有不知道组庵湘菜的,上了年纪的湖南食客对于组庵湘菜更是津津乐道,称其为“组庵湘菜”。谭延闿因其颇“好吃”,亦精擅食法。

    组庵湘菜是由谭延闿及其家厨所创立,组庵湘菜以“原材料选取精良、刀工处理精细、烹制技艺精湛、味道调和精准”的美食理念赢得了人们的青睐,被称为“湘菜之源”,谭延闿及其家厨所创立的享有盛名之“组庵湘菜”为湘菜中的著名系列和官府菜的重要组成部分。

    谭延闿自号组庵,被称作“民国第一吃家”。谭延闿的父亲就是一个吃家,这种机缘,造就了谭延闿在美食上的造诣,特别是对湘菜发展的巨大创新和推动。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谭延闿,就不会有现在湘菜的面貌。直到今日,“组庵湘菜”还是湘菜中的著名系列和重要组成部分。

    谭延闿父亲任两广总督时,家厨以粤厨为主,大部分来自潮州。潮州以前是粤菜的一部分,后来独立出来自成菜系。谭延闿祖籍湖南,成长时期又受到过粤菜的影响,以至于在此后的日子中,他对湘菜的发展,以及粤菜与湘菜的融合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湘菜本身厚汁重味,将粤菜的清淡香醇融入其中后,使组庵湘菜的味道更加鲜美,为日后成为八大菜系之一打下基础。

    组庵系列菜品的产生,主要得益于他的两位厨子,一位是江苏籍主厨谭奚庭,以烹调淮扬菜为主;一位是湖南籍主厨曹敬臣,以烹调湖南菜为主。淮扬菜清淡,湖南菜味重,谭延闿对这两个菜系的喜爱,为以后湖南菜和淮扬菜的发展都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来自江苏的谭奚庭,本是扬州一个盐商的家厨,做得一手好的淮扬菜。清代到民国初期,盐商富甲一方,也都喜欢吃,对家厨的标准也很高,挑选出来的家厨各个身怀绝技。谭奚庭本身对美食极有天赋,在盐商家里又获得了熏陶,厨艺自然精湛。盐商过世后,谭延闿花重金把谭奚庭聘为厨师。

    组庵湘菜之所以声名远播,原因有三:一是谭延闿的声名显赫。牟小东在《文人与烹饪》一文中写道:“再举台北的谭家菜为例,此谭家菜指的是曾做过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谭延闿家的组庵菜。两湖富庶好几百年,难道就没有会吃的,但是谭延闿一出则不仅饮食考究,人以为宗,并且他死后多年某些人在台北开店,还以他为号召,菜品都冠上谭氏的名号,称为‘组庵鱼翅’、‘组庵豆腐’(谭延闿字组庵),并且称其厨师为谭厨,称其菜为组庵湘菜。真正给谭氏做过菜,经谭指点的曹荩臣弟兄(曹四、曹九)称为谭厨倒是名副其实,而有些人根本不沾边也自命为谭厨,纯系鱼目混珠。这与北京的谭家菜十分相似,现在谭与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程思远同志家菜的厨师,可以断言从未经过谭瑑青家属的亲传,更谈不上师承关系,如何能得谭家菜之真髓!这两个例子都说明,由于谭瑑青和谭延闿的地位声望高,为人所称道,所以由此而出名,否则再有几个名不见经传的谭瑑青或谭延闿,再有几碗好鱼翅,也绝不会享有如此盛名。”

    二是谭精于食道。谭每每在邀宾宴客之前,总是对厨师提出方案,并对菜单加以定酌。

    第三,则是厨师的作用。这里面有两个人。其一是曹敬臣(一说曹荩臣),曹是当年长沙名厨,他与萧荣华、宋善斋、柳三和、毕河清,及罗凤楼均为昔日长沙的郇厨名手。萧荣华开设飞羽觞酒楼在理向街,以烹制“锅巴海参”、“奶汤蹄筋”、“鲜花菇无黄蛋”、“火方银鱼”等肴馔驰名。宋善斋则在南门外麻家湾商余俱乐部主理厨政,擅制“红煨土鲍”、“口蘑干丝”、“奶汤鱼翅”等菜。柳三和经营三和酒家,拿手名菜为“素烧方”、“三层套鸡”、“七星酸肉”、“生炒肚丝”等。谭延闿和当年知事姜济寰对其甚为赏识,有请谭、姜者,非柳三和司厨不箸。毕河清在南正街大古道巷口置燕琼园酒楼,以“烧烤席”闻名三湘,创制“荷叶粉蒸鸡”、“鸡腿藕夹”、“三谷泥”(荸荠、青豆、黑枣)、“地菜烧野鸭”、“豆苗炒虾仁”、“红烧白鳝”等菜肴。罗凤楼掌勺于鱼塘街天然台酒楼,后创办天然酒家于东茅巷萧怡丰盐号旧宅,看家菜系“红烧乌元”、“红烧土鲍”等。曹敬臣则追随谭多年,由于他的烹调技艺超群,也摸透了谭的食好,在谭的烹饪总原则不变的前提下,能花样翻新,以致当年许多名流饕餮食后击节称赞,成为口碑。传说南京当时有云:“若要宴请谭院长,需先邀请曹厨师。”

    谭延闿仙逝后,曹敬臣回长沙,在坡子横街开设“健乐园”,以“组庵鱼翅”、“组庵豆腐”、“组庵鱼生”、“组庵笋泥”等组庵湘菜大事宣传,生意兴旺。抗战中,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由宁乘汽车赴渝过长,长沙市商会左学谦在健乐园设宴为之洗尘,因而使健乐园声名更噪。

    其中一则轶闻:民国政府前行政院院长谭延闿氏好食鱼翅,每餐必进,非鱼翅不饱,几至成癖。有一次赴某君招宴,席间主人大谈鱼翅之不足食,喻为味同嚼蜡,谭氏唯唯。酒至半酣,鱼翅未见上席,而主人遍请宾客随意点菜,询及谭氏时,谭莞尔以答曰:“如蒙不弃,请赐嚼蜡如何?”

    近年发现了组庵湘菜食单,写在当时长沙合生祥南货土产号用笺的十行纸上,记录了200余种组庵湘菜的用料与制法。后来又发现金声先生曾记录下组庵先生宴客的“乳猪鱼翅席”食单一份,抄录如下:

    四冷碟:云威火腿、油酥银杏、软酥鲫鱼、口蘑素丝;

    四热碟:糖心鲍脯、番茄虾仁、金钱鸡饼、鸡油冬菇;

    八大菜:组庵鱼翅、羔汤鹿筋、麻仁鸽蛋、鸭淋粉松、清蒸鲫鱼、组庵豆腐、冰糖山药、鸡片芥兰汤;

    席面菜:叉烧乳猪(双麻饼、荷叶夹随上);

    四随菜:辣椒金钩肉丁、烧菜心、醋溜红菜苔、虾仁蒸蛋;

    席中上一道“鸳鸯酥盒”点心;

    席尾上水果四色。

    席中的组庵鱼翅与豆腐,又是组庵湘菜的名肴。组庵先生中年以后牙齿不佳。所以组庵湘菜多以文火煨熇而成。煨熇也是湘菜的特色,煨是可以突出主料的原汁原味,质软汤浓,鲜香醇美,组庵鱼翅的柔滑烂透正表现了这种特色。至于组庵豆腐,则是将水豆腐和烂成泥,过箩筛滤,然后和以鸡茸打匀,上笼屉蒸至蜂窝状,切成骨牌状,再入鸡汤文火慢煨。这些菜都是配合他的牙口而制的。  

    组庵湘菜系列中,最出名的当为“组庵鱼翅”(一说是“组庵玉结鱼翅”)和“组庵豆腐”。"组庵豆腐”一馔,据传发明创始人为杨翰(号息柯,宛平人,清末曾任永州知府,善书法,爱与文人学者往还,曾经手修复长沙贾太傅祠和定五台),谭延闿是继承了杨翰的豆腐制做方法,遂以发展的。    

    后世回忆/谭延闿 编辑

    口述:尹烈承(55岁,茶陵县档案史志局副主任)

    谭延闿,字组庵,谭延闿是茶陵高陇人,是谭钟麟(1822年-1905年,咸丰六年进士)的儿子。他没生在茶陵,他出生的时候,谭钟麟是浙江巡抚,因此出生在杭州。他妈妈李氏本来是个丫鬟,生了谭延闿后,谭钟麟就收她做小老婆。

    谭钟麟是在茶陵生的。谭延闿的爷爷谭之恒是国子监生,在湘潭一带教私塾,他这个人喜欢结交朋友,有几个钱都散了。谭钟麟30几岁考上进士,一开始是在翰林院。40多岁才到外面做官。他官运好,基本上是平步青云。左宗棠收复新疆的时候,他是陕甘总督,给左宗棠搞后勤,供应粮草。收复新疆,他也有份功劳。新疆收复后,设立巡抚,谭钟麟每年把甘肃粮饷的三分之二给了新疆。

    陕甘总督后,谭钟麟又当了吏部尚书,闽浙总督,两广总督。从两广总督这个位置退下来后,他们一家住在长沙,谭钟麟早就在长沙买了房。

    谭延闿是谭钟麟的第三个儿子。谭钟麟很重视几个儿子的教育,到处请名师。在长沙请了王闿运(1832年-1916年,湘潭人,曾入曾国藩幕府。辛亥革命后,任国史馆长,后辞职归乡)。

    谭延闿从小就很聪明,也很努力,他是个孝子,从他懂事起他就晓得要提高他母亲在谭家的地位,自己就必须要有出息。

    1904年,谭延闿24岁的时候,破了湖南200年的一个记录。200年里,湖南出过状元、榜眼、探花,就是没出过会元(会试第一名),谭延闿填补了这个空白。会试后殿试,他是二甲第三十五名,赐进士出身。

    谭家屋里规矩蛮多,吃饭的时候,小老婆是不能坐席的,在边上站着吃。谭钟麟听到谭延闿中了会元,向家里人宣布:李氏夫人可以入正厅就座用膳。

    谭延闿孝,还有件事。1916年,李氏在上海去世,这个时候谭延闿刚刚第二次督湘,他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后,不顾有人趁他不在又把他赶下台的危险,跑到上海奔丧。第二年,他母亲的灵柩运回长沙,停在荷花池家里。出殡那天,他们家里不让李氏的灵柩走大门,讲李氏是妾,只能走侧门。谭延闿火了,躺倒棺材上,喊:“我谭延闿死了,抬我出殡!”这样一搞,李氏的灵柩走大门出殡了,埋在雨花亭。

    谭延闿三次督湘,三次被赶下台。其中第二次督湘,本来是推举黄兴坐湖南的督军的,黄兴推辞了,推举谭延闿做督军。

    谭延闿救过黄兴。谭延闿中了进士后,也是录用到翰林院。他在翰林院搞了几个月,请了个假,回了湖南。正好这个时候,黄兴想在长沙起义,要炸湖南巡抚,结果有人告密,要抓黄兴。黄兴的公开身份是明德中学的体育老师。谭延闿是明德的一个校董。黄兴先是躲到龙绂瑞(1874年-1952年,1903年春捐助胡元倓,创明德中学)屋里,后由谭延闿和龙绂瑞打点关系,黄兴出了长沙,东行日本。

    谭延闿第一次督湘,是1911年,辛亥革命后。这次督湘,有人讲谭延闿是凶手,杀了焦达峰(1887年-1911年)和陈作新(1870-1911年)。焦达峰和陈作新革命党人,武昌起义后,他们打下长沙,成立军政府,当上了正副都督。

    他们手下有个梅馨,是个管带。很多资料证明梅馨是凶手。梅馨认为自己有功,还要做大一点的官。但是焦、陈二人没满足梅馨的要求。梅馨很气,带人把焦达峰、陈作新杀了。

    这两个人一死,就要一个人来做都督。梅馨晓得自己不行,就喊人把谭延闿抬来。谭延闿本来是湖南谘议局的议长,又喜欢办学,在长沙有威望,有影响。梅馨手下那些人,当时不晓得谭延闿是哪个。到荷花池谭家大屋外面,喊:“谭延闿出来!”谭延闿是被强迫抬到都督府做都督的。

    有人怀疑梅馨是谭延闿指使的,因为谭延闿当上都督后,提拔了梅馨。当时的情况是,军政府需要人才,而梅馨还是有些本领的。别人怀疑的时候,谭延闿没有给自己辩解。他没办法辩解。讲人不是我杀的。人家又没指名道姓,你一申辩,别人就会讲,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谭家和孙中山蛮有意思。谭钟麟做两广总督的时候缉拿过孙中山。

    谭延闿第三次督湘,赶他下台的是他的部下赵恒惕和程潜。他心灰意冷,到上海做寓公。他跟孙中山认识,就是在上海。

    他第三次督湘的时候,孙中山写信给他,要他北伐,他不肯。他讲湖南要自治,谁也不管。没想到他后来接受了孙中山的思想。

    (1922年)陈炯明叛变后,孙中山离开广州,去上海。谭延闿亲自到码头去接孙中山。孙中山对谭延闿讲,你讲湖南要自治,好,你第三次督湘是自己人(赵恒惕和程潜)赶你下台,不算,前两次呢,都是北洋军。你要自治,要湖南人不受战争之苦,人家不让你。再说,我们这个国家从秦始皇开始就统一了,现在还要分裂吗?谭延闿想了下,说,好,我听你的。

    这段时间,他们来往很多。谭延闿越来越了解孙中山,逢人就讲,革命领袖非孙公莫属。把前一年变卖田地的钱拿出5万光洋给孙中山作军饷。

    从此谭延闿一直跟随孙中山,孙中山也重用谭延闿。让谭延闿做过内政部长、北伐军总司令。黄埔军校孙中山开始也是让谭延闿去办的,因为谭延闿在湖南就会办教育。黄埔军校的地都是谭延闿的湘军整平的。后谭延闿想到办普通学校和办军校是两回事,就把校长让给蒋介石了。不过,黄埔军校的校名“陆军军官学校”这几个字,还是谭延闿题的。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谭延闿
    2蒋介石前的国民政府主席 “伴食宰相”谭延闿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8-06 16:36:32

    人物关系

    编辑

    谭延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