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贱客

    贱客,古义指的是地位低下的门客,现在指的是以“贱”是一种时尚,也是一种修身养性的生活态度的人群。在贱客眼中“贱”,不是酷,不是牛B,也不是傻,它的意思就是:你怎么这么能耍宝、幽默且平易近人,挨了无数次打击也能笑嘻。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贱客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由来/贱客 编辑

    贱客一族贱客一族

    “贱”——这个从诞生之日始便被定义为贬义的字眼,现在被集体忽悠成一个中性词而开始在坊间流行。能不能说清楚哪个是贱人?因为现在大家都是贱人。”这句源自《大话西游》的台词,可以看作是贱时代的圣经。至于“人贱人爱”,则可视作是贱时代来临的最具号召力的宣传标语。与这类说法相呼应的是网上随处可见的如是腔调:“没错,贱是一种时尚,也是一种修身养性的生活态度。贱,不是酷,不是牛B,也不是傻,它的意思就是:你怎么这么能耍宝、幽默且平易近人,挨了无数次打击也能笑嘻嘻……”

    “贱”——这个从诞生之日始便被定义为贬义的字眼,现在却因为网络自由主义、传媒娱乐精神、商业媚俗文化的泛滥成灾以及理想主义的逐渐丧失,被集体忽悠成一个中性词而开始在坊间流行。在传统遭受无情重创之后,所有固有的典范、教义、规条以及态度都在悄悄发生改变,黑与白的界限开始模糊。 因此出现了“贱客”这一特殊的族群。

    介绍/贱客 编辑

    贱客们与众不同。透过电视网络,他们以非专业、反常规、低品质和勇气为筹码,恶搞、整蛊、刺激和娱乐大众,博得喝彩、追捧、效仿和扔板砖。

    日益追求娱乐化的电视、根本不设门槛和零成本的网络平台、全方位发育的娱乐经济,把贱客推到台前,捧为明星,供大众消费。在大众那一端,人性中“恶”和“贱”的部分能量通过贱客们丝毫不闷的表演得到释放,满足了偷窥欲望的同时又满足了自身的优越感,对“贱”现象泛滥的承受能力和宽容度也日益提高。

    无厘头的潮流尚未过时,“我秀故我在”的风气还在流行,贱文化现象的愈演愈烈,是普通人找到了另一种很“爽”的表现空间,令秀场更加多元,令“娱乐至死”的文化预言更加逼真。

    你要的趣味也许是犯贱、也许是欣赏别人犯贱,但你的内心无时不与这个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成功、钱、自我、幸福、快乐、规则)合拍。但是,贱,颠覆不了任何东西。贱,只是贱本身。

    生活态度/贱客 编辑

    没有态度,只有秀

    作秀,一直是有门槛的,相对保证着作秀的品质。美国总统大选的电视秀,竞选者要付出上千万美金的作秀成本;始自1921年的人类选美史,大到世界小姐选美大赛,小到中国的市级形象小姐评选,直到今天依然有着年龄、身高等多项参赛标准,并要接受评委们苛刻的评点与多次的遴选与淘汰。

    直到有了互联网。互联网是一个无门槛、零成本的作秀平台,它保证自由表达,但不保证品质。它可以是自闭者的公开日记本,也可以是平凡人的私人电视台;自卑者可以带着面具上阵,自恋者可以脱光衣服出场;作秀者可以选择收费作秀,也可以免费;可以把网上的声名移植到现实中兑现,也可以自娱自乐一把了事。

    把上千万个色情网站排除在外,在中文网络盛行一时的“网络女体盛”如果从璩美凤性爱光碟算起的话,之后几乎每年都有一两条内地猛女出场。她们各有各的“姿色”和秀法,但都与她们作秀时的种种价值宣言无关,秀成了出名的通道,出名成了谋利的通道,然后她们迅速从良,停止网上作秀,要么被商业利用,要么利用商业,出书赚版税,接受采访收出场费,或另谋高薪。自始至终,她们没有个人原则在长期坚守,也乏有恒定的态度可言,或者说作秀然后从良套现就是她们的态度。

    价值观/贱客 编辑

    时代的主流价值观

    成功、钱、自我、幸福(快乐)、规则——贱客们视为我们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把“我”字大写的时代,在遵循基本的“规则”之后,没有人能拒绝“成功”和“钱”。对应“自我”和“幸福(快乐)”,生活方式和经济产业的领域都出现了娱乐化和娱乐价值最大化的趋势。为了娱乐价值最大化,首先拆除的是门槛。超级女声、我型我秀之类的电视大选,便是以“海选”的方式使每个人的“自我”得以表达,使电视的“娱乐价值最大化”,使观众感到“快乐”。“网络女体盛”和地面上“美女作家”的人气效应也基于此。而传媒有时更违反“规则”地抓住名人的私生活细节,使一个人在“现出原形”之后高尚不起来。

    是的,“网络女体盛”吸引了眼球,不知者甚至被视为落伍。但这又如何?对于普遍患上资讯焦虑症的当代人而言,今日作为热门谈资的资讯,迅速便会过时,再提及就会被视为落伍。在这里,公众的智商并没有降低,也没有放弃对品质的判断和追求,只不过抱着消费资讯和看小丑表演的心态,看一位位不甘寂寞急于出位的女人在那里作秀。回过头来,他们哪怕会把某位AV女星当作性幻想对象,也不会痴到娶“网络女体盛”的主角做妻子。

    至于“网络女体盛”的主角们,不过是贱者自贱,娱人娱己,为这个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提供资讯佐料;在完全不能动摇时代主流价值观的同时,她们不过是以改变“规则”为筹码,更急于求成地来换取她们想要的其他主流价值:成功、钱、自我、幸福(快乐)。

    趣味兴趣/贱客 编辑

    周星驰的朋友们都说他在生活中是低调而沉闷的人,一点也不像他在电影中那样OPEN和好玩。他明白那是电影,而电影能包容屎尿屁和其他贱格的趣味给观众解闷。

    这个时代有全球化的“暴力”,也有对生活方式和价值取向多元化的宽容。宽容到每个人的不同趣味都能得到满足,体现着对权威的消解、人性的释放和人本的关怀。迷恋情色的人可以把幸福换成“性福”,欲望高涨的人可以透支青春,主持人为了收视率可以像“口淫犯”一样制造粗俗噱头,羡慕作秀者名利双收的人也可以效而仿之——但不要以为这样就颠覆掉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善习和恶习一样难改,这个世界对品质的判断和追求矢志不移,再多作秀者的作为对其他人而言都只是一条条随机消费的资讯而已(无人要求资讯的品质),代价和报酬由作秀者自取。

    原因/贱客 编辑

    娱乐还是犯贱

    因为网络,所以犯贱。这句话听起来别扭,但却是不含糊的硬道理——早两年老派作家莫言不是就有“不上网就不知人可以多无耻”的说法吗?贱文化的真真红火,离不开若干网民的吹捧,更离不开网络温床的孵化。热爱MSN、泡泡或论坛的网民是寂寞的,而网络的匿名性则令他们有了撒野犯贱的理由。网络文化所倡导的自由主义精神,带来了网络文化的虚假繁荣,也连带产生许多意想不到的蝴蝶效应,“我贱故我在”则是其中一种。先是铺天盖地的周星星解剖,将《大话西游》及无厘头精神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化的解剖,顺便还捧红了一个角色不多,却每每怒放精彩的如花,而“曾经有一份真正的爱情……”则被评为贱时代篡改最多的流行语。

    偶像还是呕吐

    对于国人来讲,贱从来都是与贱人、贱货等呵斥相连的。真正让贱变成一种具有时尚、幽默、娱乐、调侃精神的词,则与哈美哈日哈韩的外来文化入侵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缠。我最早觉得贱原来也可以如此有趣,便因为那个名叫《南方公园》又叫《南方四贱客》的电视连续集,四个张嘴FUCK、闭嘴CAO的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幼稚小孩,满嘴粗口胆大包天地干着大人们才做的低级事,甚至连主题歌曲亦都骂声不断,粗口不堪入耳,但四贱客却因此成为普天下乖孩子的终极偶像,将贱从魔鬼变成了英雄。

    至于那个满脑子漂亮姐姐的日本少年贱客小新,则一度是我们的办公室PC娱乐,若干同事拖长声调,以模仿他的中文配音为乐。这个创造了扭屁股舞,人小鬼大却又色胆包天的懒家伙,用各种装傻卖痴的手法来骗取大人的同情、照顾,以及趁机拥抱漂亮姐姐,甚至因为一条动感超人的小裤裤创造了一个超级贱举动,狂擦屁股3个小时,然后穿着内裤狂拍一组露点写真。 

    而从韩国风行而来的闪客、流氓兔,借助FLASH的火爆,一度成为中国网民的偶像,他用耍赖放屁,并将一根天下无双的马桶刷当成骇客的武器,成为贱客英雄,并一度荣登《新周刊》封面,风头一时无两,而他的贱格哲学也受到了无数网民的追捧。只是三四年时间过去,流氓兔这个符号中隐含的人本理念已经被天下贱客们狠狠地幽默了一把后又搅和成一堆糨糊,这是曾经恶捧它的《新周刊》所始料不及的。

    像任何一种商品,传媒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有了竞争就不能高枕无忧,就需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法来搏懵。在竞争面前,传媒的贞洁与操守亦慢慢松动。“为什么我们集体去捧有钱人的臭脚”?他列举的事例是放着上亿的中国人民不去采访,偏偏要去自找麻烦千难万难地采访那些富人,然后还要接受他们无理的审稿要求,及至文章出来后,明明是对话实录还引得富人的不满。他最后的结论就是“媒体集体犯贱”。

    传媒之贱的最高境界就是恶搞了,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将香港传媒及英国《太阳报》的八卦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些狗仔队们无所不用其极,其手段比之英美间谍还生猛,包括热脸偏要贴上明星的冷屁股,跟踪梁朝伟等大明星们的一举一动,捏造明星的绯闻传说,胡编Twins的散伙假新闻,公布近600明星的电话及家庭住址……有Fans拨通某明星的电话:“真的是你吗?我真的听到你的声音了吗?我好幸福哦……嘿嘿。”

    幽默还是恶俗

    都说娱乐是新的最有价值经济体。的确,迪士尼好莱坞电影、电子游戏等娱乐产业的利润正在逐步超越传统经济。因此而带来的恶果是,为了挣钱,娱乐慢慢演变成另一种贱文化的传播载体。打着喜剧或致敬的旗号,导演们齐齐为恶俗的贱文化推波助澜,无论是英国的《光猪六壮士》《憨豆先生》,还是美国的《王牌大贱敌》、香港的《贱男人周记》《贱精先生》,电影中猛打贱招的不在少数,他们以脱衣男郎、神经质的憨豆以及全世界人民的贱敌、乐于被女人使唤的男人为着眼点,让贱成为最卖座的赚钱工具。

    更有一部来自韩国的贱文化经典《我的野蛮女友》车太贤扮演的男生为了追到美丽清纯的全智贤,犯贱地在挨骂受打的日子中享受恋爱的快乐,恰巧迎合了现代人日趋压抑的抑郁心理。还有那部最近非常BT的《美国战队:世界警察》,因为是《南方公园》的制作班底,所以虽然是一部木偶剧,血液里却流满了贱之DNA,它不放过任何一个粗口或恶搞的机会,脏话满天飞舞,不但拿拉丹、金正日开涮,也将所谓的美国精神顺便一锅炖了。

    别以为只有电影喜欢耍贱。电视节目与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纵观时下的综艺节目,似乎是无贱则亡,有贱则灵。其中最贱的节目几乎都来自台湾,《TV三贱客》惟恐天下不知其贱而将之打在了节目名上,而两岸三地的犯贱天王又非吴宗宪莫属,这个主持着《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综艺最爱宪》、《食字街头》、《超级新人王》等节目的口水贱王,最拿手的莫过于拿现场嘉宾开涮,诸如“给你10秒钟,请列举每月都会来一次的东西”、“恐龙被强奸是一种福利” 、“商女不知亡国恨,妓女不懂婚外情”、“阿雅真是空前绝后,(空前,绝后!)强!”……以上都是犯贱天王吴宗宪的经典语录,在电视上贱得如此放肆如此收放自如大概也只有活宝吴宗宪。因此,前不久吴宗宪被打后自称是“扁你可能有很多理由”,但诸多网友的评价则是“扁你只因为你够贱”!

    还有比吴宗宪更贱的。最近大抢吴宗宪风头的是落户华娱的《康熙来了》,当过台湾版《GQ》主编的“文人蔡康永”和最想吃大便的“妖女徐熙娣”两名贱人主持,捉弄名人的刁钻手段令观众捧腹又大呼过瘾,如果说吴宗宪还只是君子动口不动手,色女郎小S则不断地将贱招升级,用咸猪手在男嘉宾身上“揩油”,频频向蒋友柏、陶吉吉、五月天的阿信等袭胸,摸杜德伟屁股,剪下费翔的胸毛拍卖,在周杰伦弹钢琴时强行拥抱,甚至连“未来姐夫”蓝正龙也惨被索吻。即便同性也难逃小S的性骚扰,萧蔷被她摸大腿,萧亚轩被她摸得尖叫连连,甚至拉林心如躺在她双峰中……正因为小S的全力出演,将贱文化推上了一个全新的巅峰。

    空虚还是自信

    虽然我们已经摆脱了物质匮乏的岁月,生活中的新鲜玩艺越来越多,网络、MP3、DC、PSP、iPod、DVD、极限运动、冲浪……但我们的精神生活却越发空虚,网络除了让人更加寂寞、堕落别无他用,来自生活与工作的压力将空虚更上一层楼,就像那本书名“生活很无聊,我们开始选择”,选择不相信爱情。这当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现代人情感生活中的暗流。

    网络年代,贯穿爱情的关键词仍然是贱: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爱上了不回家的人,或者明知不可能,却仍然自贱身价去争取——如果说男人是“男人不贱,女人不爱”,那么对于女人来说,贱则更加加速了爱情的死亡。

    生活很无聊,幸好还可以贱一把。21岁的孔庆翔出现在《美国偶像》时,很多人觉得可笑。这个龅牙的香港小伙子穿了一件蓝色夏威夷衬衫加黑色西装裤,外加一个看上去像锅盖的老土黎明版发型,他好像来自火星,一首《She Bangs》让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差点从椅子上笑得掉了下来,他不仅五音不全,而且台风相当滑稽,马丁诱人的摇臀动作变成了机械式的木偶摆动……他看上去很贱,却说出了一句非常正经的句子:“我已经尽力了,所以完全没有遗憾。”于是,在贱与正经完美结合后,他真的成了美国偶像,甚至是全球偶像,支持者们迅速建立起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网站,更有无数美女们哭着喊着要嫁给他,尽管他真的不怎么样。

    与此故事异曲同工的是,日本高知县赛马场有一只叫哈卢·乌拉拉的8岁雌性赛马,在她竞技生涯中蝉联100多次败绩,却成为全日本家喻户晓的名马,并挽救了岌岌可危的小型赛马场——在贱时代,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偶像,包括屡战屡败的马。世界从来都是多元的,而人嘴两张皮,同样可以贱得真诚贱得无耻,黑的可以讲成白的,白的当然也可以变成黑的。

    创意还是无聊

    因为贱,所以生活还需要够贱的段子。最近在网络上流行的几个段子虽然都很贱,但却各具创意。其中一段录音,一个操着地方口音的男人给移动客服的小姐打电话,说它的电话卡被猫吞了,问如何处理?!小姐说这个没办法,他急了道:我的猫也是M-Zone人啊!轻轻松松地便摆了周杰伦及M-Zone人一道。还有一个改了《大腕》台词的FLASH,一句“你不加班到凌晨两三点,你都不好意思下班”成了我们加班时最具激进力量的台词。还有两个据说是广州美院的男生,用DV拍了几个MTV放到网上,成为时下BBS最多人观看的所谓MTV,歌声是刘若英或国外的摇滚,而他们则以对口型以及夸张的动作及喜剧性的表演,惟妙惟肖地完成了创意MTV的制作,最经典的则是他们的背后,总是端坐着一个赤背打CS的男人背影。

    贱时代,潮流人都是新贫一族,供楼供车自不必说。更多的人因为迷恋拜物、因为收藏贵价的T恤、波鞋、牛仔裤而成为贫穷一族。虽然Naomi Klein的《No Logo》颇受欢迎,它在书中剖析知名品牌如何征服互联网,让读者看清拥有名牌的跨国企业背后,出现了什么样的引人讨伐的勾当——但它的作用似乎是微不足道的,并不能阻止我们拜物之贱。

    最近常常在日本、香港、美国杂志上露脸的日本亿万少年NIGO,因为BAPE这个品牌而成为全球潮流人的偶像,潮流人做梦都拥有一件BAPE的猿人头T恤,虽然它价值七八百元人民币,虽然它一样会洗后变形,虽然它是MADE IN CHINA,虽然它与50元的盗版质量相仿,但是我们很贱,我们喜欢拥有一件这样的奢侈T恤,以获得心理上的潮流贵族认同。同样的事,我们还喜欢买那些贵价的iPod、限量版DC或贵价Crossover商品。媒体津津乐道的是,在日本、香港又有多少人排队抢购PSP,类似这样的报道比任何大幅的广告更煽情,恰恰暗合了人们“物以稀为贵”及从众心态,管它需不需要,既然有这么多人抢购,我又岂能放过。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1-20 17:36:25
    立刻申请认证荣誉共建 认领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