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贵阳六中乱伦事件

    孟超从手提袋里抽出一把刀,30厘米长,它一直被他带在身边用来防身,但在2007年9月27日下午,他用这把刀杀死了贵阳六中高三同班学生何小厉(化名)。

    编辑摘要

    目录

    事件概述/贵阳六中乱伦事件 编辑

    他们曾是好朋友

    这天,是孟超18岁生日的第二天。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情人———45岁的贵阳六中王永丽。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指控,因何小厉阻挠孟超与王永丽的恋情,造成孟超故意杀人。

    这似乎是一件非常简单的刑事案,贵阳市检察院起诉书只有两页纸,但随着2008年2月22日贵阳中院对此案的开庭审理,更多的内幕、更复杂的多角恋关系以及更多层面引人深思的问题正在浮出水面。

    女教师王永丽与男生孟超,干妈变成了“心儿”,不伦之恋带给孟超的,似乎更多是铭心苦痛,

    在警方第4次询问中,王永丽承认“与孟超是师生恋”。

    乱伦事件始末/贵阳六中乱伦事件 编辑

    贵阳六中乱伦事件王永丽与孟超
    与孟超

    2006年秋,17岁的男生孟超从贵阳六中高二(14)班转到文科15班。班主任王永丽曾离异多年,教语文,面对警方询问时,一些学生说她“开朗、和善,心态特别年轻”,“有问题找她开导,有矛盾她会帮助和解”,两名同事评价她“热情、乐于助人”。贵阳六中贴吧里,则有人把她列入“最开放”的老师。

    根据贵阳六中王永丽介绍,她1963年出生,毕业于贵州师大中文系,担任班主任15年,“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先后被评为校级先进个人、校优秀党员和市级优秀班主任。贵阳六中是当地一所著名高中,紧邻省政府,很多干部子女在这里就读。

    孟超3岁时父母离异,随父亲长大。父亲孟日光是一名公务员,他说:“孩子从小体质过敏,每逢春天就哮喘,带他很辛苦,直到12岁后身体好转,渐渐长成一个阳光少年,身高有1.73米。”他想等到孩子18岁后再婚。

    一次,因违反课堂纪律,孟超在电话里向王永丽道歉,自此,“我们聊天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领域越来越广,双方都对彼此产生了好感,我们互相安慰、鼓励、支持,王老师成了我最信任的知己,对她精神上的依赖越来越大,寒假里我就认她做了干妈,这样我们的关系就更进了一步,”孟超说,“我从小没有得到母爱,王老师就是母爱。”

    2007年3月底,学校组织到外工训。孟超说,他对张老师产生了强烈的感情,便给她发短信说想她,她回短信说“130”,是网络语言,意思是“也想你”,当时觉得情感爆发到极点,脑子一片空白。第二天晚上,在工训基地小道上,“月亮很大,很美”,孟超主动吻了王永丽的脸。

    “工训结束回到家里,我接到王老师电话,她边哭边说,只是想问我到家没有,大包小包的好不好拿。我很心痛,打的去她家,她还是哭得很厉害,对我说,孟超,我喜欢上你了,但是我知道不能、不行、不可以。我抱住她,她在我怀里仍然大哭不止。”

    根据孟超的说法,此后一周,他们开始有肌肤之亲,都是在王永丽家里。每周三和周五,他以补课名义去王永丽家。孟日光说,他知道孩子认了王永丽做干妈,但他已经在补英语数学,所以不太同意再补语文,而孟超坚持要去,还说因为是干妈,补课免费。

    工训回校后,孟超同班女友在他一个黑色本子上看到他“献给心儿”的一篇文章。不久,孟超向她提出分手,结束7个月的恋情。女孩对警方说,三四个月后,在孟超本子上她发现了秘密:“心儿”就是王永丽。

    在警方第4次询问中,王永丽承认“与孟超是师生恋”,“但孟超喜欢我,我不是很喜欢他。”更多时候,她只承认是“朋友关系,经常会聊天、谈心,家里有事他也来帮一下忙”,“他曾经说他爱我,但我回答说:不行。我和孟超在一起时,基本我儿子都在场。”她说让儿子把孟超当哥哥看。

    王永丽儿子比孟超小2岁,在贵阳六中小河分校寄宿。孟超告诉律师,每周六上午下课后,王永丽会驾车带着他去接儿子回家,周日下午又一起送儿子上学,晚上两人去王永丽父母家吃饭,“他们家人觉得我挺懂事,都相当喜欢我,我与王老师感情越来越深。”

    孟超频繁出入王永丽家,“在生活上、思想上、细节上我都尽我全力照顾她,对她好,逗她开心。”孟超说,他把父亲给的零花钱买了很多小玩具、发卡、手链等送给王永丽,而王永丽也送给他一枚情侣戒指和一条情侣钥匙串,还在家中衣柜里放有一张他的大照片。“我和张老师有太多的(爱情故事)细节,(去)豪客来吃饭,喝咖啡,听情歌,听音乐,(我们)会哭,会流泪。”

    可能是相似的家庭不幸,让这对年龄悬殊的师生走在了一起。2005至2006年读高一时,孟超还曾与一名大他5岁的女大学生韩菲(化名)相恋。韩菲在一家语音聊天室“家庭与教育”栏目兼职时,与孟超相识。孟超讲述他家庭的离异,对妈妈有排斥感,特别喜欢他爷爷。2007年5月,他给韩菲打电话,“讲他和张老师发生了性关系,我感觉张老师也是喜欢他的。”

    从孟超的一篇日记来看,王永丽对他有过“比永远多一天”的承诺,而在律师的会见记录里,他还说到王永丽对他的款款深情:“她说虽然长这么大,才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其他男人都很假,只有在我身上才体验到真正的爱情。她叫我超儿,经常说,超儿,谢谢你,我好爱你,为什么苍天要把我早生几十年。她还说:我爱你,但你会变心的,总有一天我会一人独守。”

    不伦之恋带给孟超的,更多是铭心苦痛。在2007年4月10日的日记里他写道:“社会、伦理、道德在逼我挥手……我拼了命也不愿意,我遭到那些人的毒打,头骨被打碎了,牙齿被打掉了,眼睛也被活生生地挖走了……你甚至可以不看我、不想我、不关心我,你想做任何事情都可以,但总是会有一具百孔千疮的行尸跟着你。”

    但最大的苦痛却来自于,他没有办法阻止王永丽与同班另一个男生的纠葛。

    贵阳六中乱伦事件与学生
    与何小厉

    2007年9月27日,王永丽向警方表示,她和何小厉是师生恋。

    孟超与王永丽的亲近,开始让何小厉痛苦。

    “我转到15班时,第一个跟我说话的同学就是何小厉(化名),我们是好兄弟、好朋友,都喜欢模型,本来我们可以一起考大学的。”孟超对律师说。

    从进入新班起,孟超就听同学们说起何小厉与王永丽“关系不正常”,比如经常去王永丽办公室,下课后一起从学校后门离开,常一起在外吃饭。与何小厉要好的一名女生告诉警方,王永丽非常喜欢何小厉,有点像母亲爱自己的孩子,何小厉也非常喜欢王永丽,但是这喜欢就是把对方当成“爱人”一样。一次在办公室,她听到王永丽对何小厉说:“不听我的话,我又听他话的,世界上只有你一个。”

    何小厉与孟超同年,担任班上团支部书记,父亲是一家国有企业的老总,2005年秋他入读贵阳六中时,家人特意在六中后门附近租住下来,以方便他上学,有一段时期他常去王永丽家里补课。在家人眼里,何小厉很听话,从不在外惹事,性格内向,就连同学也不带回家来玩,家里人也知道儿子“与王永丽关系很好”。一名学生说,王永丽总说何小厉非常优秀,但每次考试他的排名其实都不太靠前。

    孟超说,王永丽曾告诉他,何小厉父母似乎感情不和。王永丽的儿子对警方说:“何小厉说他爸妈都不管他,只有我妈对他好,所以他什么事都对我妈说。”

    曾与何小厉同桌的一名男生对警方说,何小厉在2007年曾与学校一名女教师去广西漓江玩,对方有男朋友,他还想追学校另一名女教师,但没有机会。他在手机日历的备忘录里记有“恋爱一周年纪念日”,正是王永丽的手机号码。

    每天早上6点多,何小厉就会离家上学,但据孟超说,他去的是王永丽家,中午也会在王永丽家呆一段时间,如果旷课去她家,王永丽会给他打病假,还给他改过考试成绩。何小厉有王永丽家的钥匙

    2007年9月27日,王永丽向警方表示,她和何小厉是师生恋,“我承认他是我男朋友,他也承认我是他女朋友,但我俩从不对外宣扬。这份恋情从2006年3月高一下学期一直保持到现在。”

    王永丽说,刚开始时他们会一起吃饭、锻炼身体,相处两个月后,何小厉会旷一些他不喜欢的课来到她家,在床上亲热。“这种关系只保持了两三个月,因为我担心他旷课多了影响成绩。”

    但从法庭上辩方提供的王永丽发给何小厉的短信来看,这种亲热关系至少在2007年5月7日还保持着:“猪儿阿厉我这里满床都是你的气息好想你噢……好想抱着你疼爱着你再看你入眠想你想你想你。”

    短信显示,王永丽和何小厉之间,也有与孟超之间“比永远多一天”一样的美丽承诺———王永丽:“无论你需不需要愿不愿意相不相信在不在乎我不会放弃我的承诺我爱你一辈子比永远多一天。”何小厉:“晚安阿丽,睡个好觉。我爱你一辈子比永远多一天!亲爱的等待明天的到来吧,因为明天我会比今天更爱你。”

    也有面对社会伦理的压力与抗争———王永丽:“真爱无敌啊我就不信心心相印的一份真情会让世俗杂念吞噬相信我们自己永远不会放弃猪儿我能做到的你也会的是吗别再疼了我会心碎的。”何小厉:“请等我六年,到那时只有我们俩,我会同你共度美好与幸福,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会用行动证明我的誓言,我爱你,等我。

    但从短信看,进入6月后,两人感情出现波折。孟超与王永丽的亲近,开始让何小厉痛苦。一天,王永丽与孟超在街上走,被何小厉看到,他打电话问王永丽在哪,王永丽说在家。事后,何小厉很愤怒地对一名女同学说:“王永丽骗我!”8月的一天,何小厉因为考试成绩没有孟超好,便在王永丽家发脾气,拿起菜刀乱舞乱砍,扬言要自杀。王永丽儿子几次发现,其他男生与王永丽在一起,何小厉也要生气,“他还说要自杀,因为我妈不张(理会)他。”
    何小厉给王永丽短信:“你不知道,每当我看见你和他们在一起亲密又无法解释时,我是多么的心碎,那是死(撕)心裂肺的疼啊!我害怕别人将你从我身边夺走,因为没有你的日子我根本没法活!”“我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别人向我撒谎时我会非常的恼火,而且也包括善意的谎言,因为我会有一种被玩弄或是被人耍了一把的感觉……我真的是害怕你骗我。”

    王永丽:“每次面对你的放肆和不尊重我都会痛得流泪狠抽自己的耳光……我爱你可是我好怕现在的你啊。”“当不满与仇恨挡住眼睛时一路走来的千般情万般好多少的艰辛不是都随恨荡然无存了吗……从深爱到仇恨的距离竟然会短如瞬间可悲可叹可惜!”

    何小厉把这些短信存在手机的一个文件夹里,名字叫“天堂口”。

    到后来,孟超才发现,他对何小厉的嫉恨,几乎全都来自王永丽的讲述。

    这两个变得孤僻的男生,却都与王永丽热切联系。

    3种关系的纠缠

    贵阳六中乱伦事件王永丽
    王永丽27岁结婚,32岁离婚,前夫称会经常与她联系,每次见面都谈复婚的事,但王永丽后来与她的初中同学赵猛(化名)同居,对方也是离异,女儿也在15班读书。

    据王永丽对警方说,她和赵猛已经好了5年,已登记结婚,赵猛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长期出差,每个月只回来5天,住在王永丽的教师宿舍里。赵猛女儿则住在奶奶家,她对父亲何时再婚表示“不太清楚”。

    孟超告诉律师,王永丽只向他介绍说赵猛是他的男友,她说她不喜欢他,每次见面都会吵架,心情很差,睡觉时中间都会隔着被子。每次王永丽都让孟超扮作侄子军军,坐在旁边陪她备课,说这样对方就不会乱来。直到晚上11时孟超才离开。

    赵猛却发现了何小厉的异常,因为他经常在晚上给王永丽打电话。王永丽告诉赵猛,何小厉还是个孩子,感情发生错位,爱上她了,但她不能伤害他,希望能有时间来处理。后来,她告诫何小厉,不要在赵猛回到贵阳时打电话和发短信给她,因此,赵猛并不知晓王永丽与何小厉的恋情。

    孟超转述王永丽的说法是,每次赵猛回来前和离开后,何小厉都会对王永丽大发脾气,破口大骂。而根据孟日光转述赵猛的说法,何小厉有时会给赵猛打电话和发短信进行辱骂,这让他感到非常生气。

    从友谊到敌意

    2007年的一天早上,在王永丽家,孟超与何小厉狭路相逢。

    尽管后来孟超与王永丽对这段故事的讲述细节不太一样,但基本相同的是:孟超先进屋,王永丽穿着睡衣,何小厉突然用钥匙开门进来,看到他们俩,就说:“对不起,我来错了,打扰你们了!”王永丽上前拉他,他甩手走了。

    王永丽说,第三天何小厉把钥匙还给她,说再也不想去她家,免得看到烦,他还经常拿孟超说事:“找你的男朋友孟超去吧!”或者是:“我当然不如你男朋友孟超。”

    一条没有时间显示的短信证明了两人的情感危机———何小厉对王永丽说:“我现在知道我在你家住的那天你为什么不肯和我做了,还让我早点走,而且为什么孟超会早上来迟到一节课,因为你觉得在床上孟超比我更能满足你那无止境的欲望……因为你总是骗我,所以我只能这么猜了。”

    虽然王永丽同时与两个男生密切往来,但上述这个早上,仅是两男生仅有的一次“撞车”。

    孟超说,很多次在电话里王永丽叫他不要去她家,因为何小厉在她那,等何小厉走后会再打电话给他。孟超不放心,会站在王永丽家附近,远远地看着何小厉进去再出来。然后,他就会接到王永丽电话,叫他上去,似乎知道他就在附近。

    孟超不放心的原因是,王永丽多次向他哭诉,何小厉怎样缠她、烦她,逼她远离其他男人,包括孟超,只能和自己在一起,甚至不惜以自杀威胁,一次还掐了王永丽的脖子,指甲把皮肤划伤了。

    孟超说,王永丽对此解释是:何小厉一直在追求她,但她没有同意,他是一个心态很不正常的人,对她占有欲很强,并且辱骂她下贱、婊子,说她和孟超上床,是奸夫淫妇,还说要砍孟超。王永丽每次哭诉后,孟超都觉得自己人格尊严受到极大侮辱,同时对王永丽非常心痛,“后脑像针扎一样痛,又不知怎么帮她”。

    “之后,王永丽又对我说,她是真心喜欢我的,很想和我在一起,主要是因为何小厉,我们不能走得太近,至少在一起时要避开他,甚至有时说,等何小厉离开她后,我们可以以任何关系在一起,不论是朋友、知己、干妈,还是恋人。最后她都会用一种怪怪的语调和表情对我说,不要动何小厉,有时还重复。”

    但让孟超感到奇怪的是,王永丽虽说不断受到何小厉纠缠,却仍然对他特别好,有时接到何小厉责骂的电话,她也是极为温柔地回应。在孟超面前,她多次否认与何小厉有情侣关系,只是何小厉之前对她很好,她也曾经很喜欢这个孩子,但这种喜欢不是对孟超的这种喜欢。

    与孟超上述说法截然不同的是,王永丽在警方询问中表示,她把与何小厉相恋之事告诉了孟超,希望借此阻止孟超对她的示爱,“孟超对此表现得还比较大气。”

    孟超多次提出,要和何小厉当面谈话,但都被王永丽坚决制止,“她说何小厉是个疯子,还不允许我和他说话。”

    孟超还是偷偷找何小厉谈了一次,只有三四分钟,虽然对方不给他好脸色,但也没有王永丽说的那样。

    到后来,孟超才发现,他对何小厉的嫉恨,几乎全都来自王永丽的讲述,“一点一点积累起来”。

    而在何小厉面前,王永丽也否认了她和孟超的恋情,说孟超喜欢她,但她没有理会。这一点得到了与何小厉要好的一名同学的印证,他说这是何小厉告诉他的。

    为了与王永丽的亲近,曾经要好的这对朋友开始渐生罅隙,彼此充满敌意。“他们曾经是好朋友,但后来不好了。”孟超的同班前女友证实说。何小厉平日喜欢穿西装、皮鞋,而孟超多穿运动服,一次他对一名同学说,看穿着就知道一个人的品味,他嘲笑何小厉很土,很憨。

    但除了这些,两人没有发生过正面冲突。

    贵阳六中乱伦事件王永丽
    那个阳光男孩消失了

    孟日光开始注意到儿子的异常:他会躲在自己房间里抽烟喝酒,不准父亲进入,连上厕所、洗澡也把要房门反锁,并经常删除固定电话的来电、去电显示,有时深夜还在打电话,烦躁地在房间里进进出出。一次,孟日光进门打扫卫生,把王永丽送给他的玩具狗熊从枕边挪开,孟超大声叫嚷以示不满。

    由于孟超爷爷长期住院,孟日光经常要去医院守夜,白天要上班,他忽视了儿子的变化。一天,他联系王永丽想见面了解孟超近况,孟超很快得知,语气激动地制止父亲去,“否则就要撞汽车。”“他说那个疯子已经够烦王老师的了,你就不要再去烦了。”

    在父亲面前,孟超几次无意中说到“疯子”纠缠王永丽,孟日光就问:疯子怎么没人管?发现父亲在注意这个问题,孟超又会把话题岔开。

    在8个月没见面后,当2007年8月19日孟超出现在前女友韩菲面前时,那个阳光男孩消失了。

    “他很瘦,眼睛里布满血丝,憔悴,皮肤黑了,眼神也变了,情绪失控,他告诉我他泡吧,喝酒,抽烟。”孟超与韩菲重新联系上后,经常讲他“头痛恼火”,只要头痛就会给韩菲打电话,有时嚎啕大哭,“半夜三更睡不着觉,头痛时恨不得撞墙。”他还问她:“可不可以叫你心儿?”

    那个在同学们面前,“开朗、豪爽,经常和我们打篮球,一起吃东西抢着付钱”的孟超也不见了。一名同学说,高二下学期后,孟超性格变得有点古怪,喜欢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很孤僻,同学找他,他做出一副很凶的样子,同学们就逐渐与他少有往来。

    孟超还喜欢上课时写一些神秘东西,不给别人看,行踪神秘,独来独往,脾气变得暴躁,易冲动,有时生气会砸桌子。韩菲则说他有狂想症,十次电话九次抱怨。

    何小厉的变化,竟也与孟超一样惊人相似。一名女生说,高一入校时他还挺开朗健谈,后来他变得内向,很少和人讲话。多名同学证实,很多次,他去王永丽办公室后,或者接到电话和短信后,人就暴躁起来,“很恐怖,会砸桌子,踢凳子,冷笑,撕书,撕卷子。

    但是,这两个变得孤僻的男生,却都与王永丽热切联系,至少在电话清单上可以看出。孟超一天最多一次给王永丽发了36条短信,两人还经常深夜通话,最晚至凌晨3点多。

    孟超说,在深夜电话里,王永丽经常说今天何小厉又如何缠他了,他为此经常失眠,压力越来越大,加上王永丽多次以何小厉纠缠为由,提出与孟超疏远甚至分手,“一会好一会坏,一会冷一会热,”让他非常痛苦,难以适从。

    在一篇日记里孟超写道:“早上心儿的笑,心儿的一条短信‘傻乖乖’让超儿一直开心得合不了嘴……可中午一道突然而来的大雷把我完全打蒙了。之前如此美丽的短信、如此幸福的保证一下子不见了……我跪在家门口,无法动弹,心痛得就像刀割似的,从来都没有这么心痛过!在地上一坐就是10个小时,我放开声音,撕心裂肺地哭着……一个又一个电话打去,可心儿就是不接。”

    但当孟超平静下来,王永丽又会打来电话或者发来短信,“她说,她心里很矛盾,一方面她很喜欢我,另一方面她又受不了何小厉的折磨。”

    2007年9月,孟超突然向父亲提出转学,但因种种原因没有转成。“我想与何小厉、王永丽分开,多个月里,我到了崩溃的极限。”孟超说。

    18岁的刀子

    “半年多来积累下的怨恨被这个电话点燃了”

    “我看见王永丽和一些警察在一起,她走过来摸了一下我的脸,对我说,没事的”

    2007年9月26日,孟超18岁生日。中午,二十多名同学为孟超庆祝生日。喝酒中,孟超说:“有人说我喜欢张老师,那怎么可能?她比我妈还要大。”

    饭后,他对一个他自认为是兄弟的同学悄悄说:“我最近烦,一是因为家庭原因,二是因为何小厉在外面到处谣传我和班主任有关系,我都一直忍着他。他不要太逼我了,逼我的话我哪天会搞他的。”下午上课时他们回到教室,何小厉刚进门,孟超突然从座位上冲上去掐他脖子,被同学拉开。何刚把书包放下,孟超又冲了上去,再被拉开。有人对何说:“孟超喝醉了,你别在意。”何说:“没事。”晚上,孟超来到王永丽家,王永丽送他一件无袖T恤和一条银色挂链作为生日礼物。“那晚她对我特别好,说跟我在一起很幸福,她真的好爱我,”孟超说,“后来,她又诉苦说何小厉发疯般缠着她,不过她的心是属于我的,等何小厉离开后,我们可以以任何形式在一起。”

    孟超说,那晚回到家后,他迟迟无法入睡。

    第二天中午,王永丽与何小厉一起吃午饭。饭后,孟超在家中接到王永丽电话,“她说何小厉逼她把钥匙给他,想看我们偷情的样子,还骂张老师和我是奸夫淫妇,说要砍我,半年多来积累下的怨恨被这个电话点燃了,心想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对她说:放心吧,我再也不会让何小厉伤害你了!但她没有作出反应。”

    孟超一边看电视,一边写下杀害何小厉的计划,比如“引开狗”,“带手套……进入一刀腹部,做成自杀样”等,笔迹潦草难辨。

    韩菲说,这天中午孟超打电话给她,说“货来了我要去取货,很重要”,叫她冒充二姑帮他请假,韩菲没有同意。后来他又打来电话,说不用了,他已经请到。

    下午,孟超上了三节课,“心中稍有平静,打消了行凶念头,想再与何小厉再谈谈。”

    2007年9月26日大约17点,他从学校后门出来,吃了一顿德克仕,在一间服装店买了一件T恤,仍然在犹豫。后来他上了一部的士,想去爷爷家,但后来还是叫的士停在了何小厉家楼下。

    孟超进入何家大约在17点半,家里只有何小厉一人。这时,王永丽在给同事家送月饼,正聊着天。17点,她接到何小厉电话,说他已经到家。

    孟超与何小厉发生争吵,“他骂我奸夫,说王永丽这样的女人你也要,要把我与王永丽的事情捅到电视台、报社和学校领导,让我们无法在六中立足,还威胁要砍我和我家人。”

    孟超向警方交代,他叫何小厉帮他倒水,何转身时,孟超从手提袋里抽出一把30厘米长刀(这刀是几个月前他从超市买来用来防抢劫的),冲上前去,左手抓住何的肩膀,右手持刀刺进何的背部。何喊孟超的名字,转身抓住孟超的手臂,似要抢刀。孟超再在他胸腹部刺了3刀,何倒地一动不动。孟超愣了三四秒钟,右手戴上手套,把房间翻乱逃离。

    2007年9月26日17点58分,孟超接到王永丽电话:“我在老师这里玩,一会就回家,你就放心吧。”

    半个小时后,王永丽接到何小厉母亲电话,才知何小厉出事。她第一个电话打给孟超。孟超后来说,王永丽在电话里问他:“是不是你动了何小厉?”孟超说:“没有啊,怎么了?”

    有同学说,那几天,孟超特别喜欢逮住一群女生讨论何小厉出事的事情,给别人分析案情,看人的眼神特别怪异,有时带有一种怒视,上课时经常出去接电话,爱睡觉。

    而王永丽因为何小厉的被杀显得非常痛心。孟超说,她每日大哭不止,在班上对着何小厉的桌子发呆,说自己“又心痛又害怕”,下课后大多数时间,他都会去陪她,安慰她,有时,她会突然对他说:“何小厉原来也像你这样坐在我身边的。”

    2007年9月29日下午,王永丽在殡仪馆,叫孟超也去,孟超看到何小厉尸体,“很恐惧。”

    这个夜晚,孟超在王永丽家度过。“我蹲在她床边,想哄她睡觉,她说她很害怕,风把窗子吹动了一下,她就吓得坐起来,好像特别害怕何小厉的鬼魂。我心里特别难受,就说何小厉是我杀的,想明天早上去自首。她并不吃惊,而是抱住我流着泪说,你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我不能没有你,你不要这么憨,这个案子破不了的,你真的舍得让我一个人留下吗?”

    后来,孟超躺在王永丽儿子的卧室里,“一直在想该不该去自首。”

    但王永丽对警方说,孟超没有跟她提过自首的事。

    根据孟超的说法,2007年9月30日早上,王永丽牵着他的手下楼,一起去学校,边走边把班上的钥匙给他,叫他以后负责开门,这把钥匙原来由何小厉负责保管。在学校食堂,王永丽多买了一碗粉,放在桌子上,说是给何小厉的。

    上午最后一节课,孟超被同学带出去,“我看见王永丽和一些警察在一起,她走过来摸了一下我的脸,对我说,没事的,你去吧,不用担心。”

    事件结果/贵阳六中乱伦事件 编辑

    当天,孟超被刑事拘留,2007年11月1日被逮捕。2008年2月22日,贵阳中院开庭审理,孟超被控故意杀人罪

    超在看守所呆了近5个月后,把矛头直指王永丽。

    “王永丽是个什么样的人?”甚至,他说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杀人

    “我成了一把刀子,借刀杀人的刀子!”孟超向法庭这样表示。

    他在看守所呆了近5个月后,把矛头直指王永丽:“她曾不止一次把何小厉比做烫手山芋,结果,借我把他除掉了。她的计划有步骤有条理,一步一步完成。我和何小厉都是受害者。”

    孟超的辩护律师滕鲁黔指出,从孟超的手机通话和短信清单看,所有王永丽主叫和发送的记录,全部被删,“谁删的?想掩饰什么?有什么隐情?”他认为,王永丽对孟超有暗示、教唆行为,她不应只是孟超案的证人,而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王永丽已被校方停职,教育主管部门的处理意见至今尚未出台,她的手机长期关机,记者两次登门均无人应答。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佟丽华,在贵阳了解到这个案情后表示“震惊”,近期拟组织刑法专家对此案进行讨论。

    孟超说,他原来一直对王永丽与何小厉的关系心存疑惑,后来向办案民警打听到,原来他们俩也是情侣关系,这让他感觉受到欺骗,不能相信,转而怀疑王永丽对他的感情,“如果她真的喜欢我,不可能不来看我,不可能不送点东西,或者上点账(意为给看守所里送钱),或者带点话,她都没有这么做。”

    所以,孟超觉得,“王永丽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心里的我是个什么样子?她对我到底怎样?我都不知道,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可悲。”甚至,他说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杀人。

    何小厉的舅舅则说,孟超杀人是有预谋的,手段残忍,应该严惩。

    孟超在看守所内有一段录音,希望通过律师转给何家。他说:“我很想跪在何小厉家属面前,表达我的忏悔……假如时光可以倒退,我愿意回到过去,跟他还是好兄弟、好朋友,还像以前一样,(那是)非常非常美好的事情。

    事件分析/贵阳六中乱伦事件 编辑

    一、45岁中学女教师王永丽的多角恋情

    1、王永丽跟前夫仍有往来,前夫希望复婚

    2、王永丽已经与他人再婚,新夫每月回家五天,而其继女也是王永丽本班学生

    3、王永丽与学生何小历早有恋情,多次发生性关系

    4、王永丽与孟超的新恋情也是很快进入肌肤之亲

    二、学生恋人孟超的多角恋请

    1、孟超跟本班同学女友恋爱,但是在与王永丽上床后就分手了

    2、孟超与女大学生韩菲相恋,直到杀何小历之前还多有联系,进行倾诉

    3、孟超与本班女班主任王永丽相恋

    三、学生恋人何小历的死亡之路

    1、何小历是王永丽的早期恋人,性关系密切,这个从短信可证,甚至经常为她旷课

    2、何小历曾威胁辱骂王永丽的现夫,导致其困惑

    3、何小历在发现王永丽疏远自己、亲密孟超后,变得难以自控

    4、王永丽发现难以控制他,于是产生借刀杀人之心

    四、王永丽的借刀杀人之计

    1、寻找新的刺激和周旋于各等男色之中显然是王永丽的最爱

    2、何小历不断威胁其现夫,并且干预其新的恋情

    3、除掉何小历最好的方法是找到一个热血青年,如孟超等

    4、对物色好的杀手孟超色诱,然后假意被何小历所迫分手,表达痛苦之情

    5、出事后,王永丽承认与何小历的恋情,而否认与孟超的恋情,这样就推的一干二净

    评价/贵阳六中乱伦事件 编辑

    对于师生恋,上学这么多年,但根本没有遇到过,实在难说是否接受,不过内心多少对于这种“老牛吃嫩草”的行为有些鄙视,但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的话,没有什么小三、抛弃妻子这种龌鹾到极点的事情发生,旁人实在没有理由也没有办法干涉,毕竟恋爱也是隐私
     
    现实中听闻不少师生恋的事情,在国外有个例子比较典型,不过当时学业和玩业都比较紧张,没有特别的关注。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和未成年的男生发生关系,然后女老师以强奸罪入狱,当时两个人声称真心相爱,但是因为男生未成年所以还是获罪入狱,好多年之后女老师刑满出狱,和那个已经长大成人的男生结婚。如果“王永丽”事件如上述例子一样,相信就算是中国传统道德理念的卫道士也说不出什么一二三四来,可事情恰恰不是这样。
     
    在这个事件里面,两个学生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学生在这个年龄情窦初开又有恋母情结,况且两个学生的成长历程都多少有缺失母爱的经历爱里面。比较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个王永丽,怎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知进退?跟一个学生恋恋还可以说是情不自禁,但是一拖二而且关系还弄得一塌糊涂就太奇怪了。更让人无法想象的事,王永丽居然还有一个藕断丝连的前夫和一个已经登记结婚的丈夫。
     
    天涯上看见有人爆料,“我妈就是6中对面省政府的,她同事的儿子就在那个高三班上。说是那个老师一直私生活不检点,曾经破坏过该校其他老师的家庭,虽然人长的一般,但是课上的极好。当时我妈回来和我说6中一个高三男生在家被杀了,警方初步认为是抢劫被杀,我就说一定不是,不过没想到内幕这么BH。对了,被杀的那个男生的父母在他出事后就一直住在酒店,说是一回家就想起儿子。”
     
    看到此不由感慨,以王永丽一贯的表现来看,决不可能只与这两个男孩有关系,她教过的学生里,一定还有别的男生与之有性关系,但这事,没人愿意拿出来曝光,比如说那些男生已经毕业了,也就不了了之,而王永丽再去勾引新的男同学。如果不是这件事情东窗事发,那么王永丽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祸害她的学生。
     
    再接下来又在天涯看到王永丽刚参加工作时班里学生的爆料,“我高中的班主任,二十五六岁吧,大学毕业直接带我们高二,开始我们很喜欢这个女老师,年轻,好沟通,象个大姐姐,班里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象个大家庭一样。后来她对我们班上的一个男生有了好感,并且毫不避讳的,比如两人一起散步,一起吃饭,一起去她的宿舍等。记得有一天下小雨,我们在教学楼上看着操场上那把移动着的黑伞,亲眼看着班主任跟那男生在雨中卿卿我我的漫步,大家心里充满了鄙视,还有受骗的感觉。从他们好上后,班里的工作一盘散沙,老师的威信荡然无存。高三时有一次她把班上一个有点早恋倾向的女生叫去教训,那女生很厌恶地说:你怎么不批评***(那个男生)?最后她也没嫁那男生,听说随便找了个人嫁了,那男生上大学后就远走高飞,再没回去。”看到这则,证明了之前认为王永丽系惯犯的观点。
     
    现在网络上到处都是对于目前中国现行教育体制的抨击,尚在该体系中苟活胡混的笔者无法看清楚问题的本质,也不赞成大多数人对于这种体制毫无道理的谩骂、抨击,不过教育界一宗接着一宗的丑闻接连曝光时,可以安慰自己这些都是学术上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行文。但在王永丽事件发生后,不得不承认,不论是在学术方面还是在做人方面,“为人师表”这四个字已经被败坏的那叫一个干净。或许真的如某些网友所言,现行的教育制度下,中国的未来还有什么前景可言,话虽然多少偏激,但是却也直接命中了问题的关键之处。

     王永丽一个人毁了三个孩子的前程,其中一个还是自己儿子,真的很想知道她所作所为是否会感到一丝的悔意?这个时候她的回答必然是肯定的,但当他周旋在两个学生之间并且和学生发生了关系的时候她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些呢?可见人的私欲是无限的,人都想过度的拥有,但偏偏忽略了个人的承受能力以及对社会的责任和义务。

     王永丽事件可以说是偶然,但更多的是一种必然,现行的教育体制以及浮躁的社会氛围极易催生出各种各样的丑闻,只不过当丑闻真的爆发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无法面对事件的真相而以。上午的新闻,在下午各大门户网站已经将相关一切信息删除,和谐社会就是“和谐”这点比较好。

    对于目下这个体制,无力改变也无法改变,只有庆幸自己可以选择一个如此优秀的导师。求学如此,夫复何求啊!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猫扑论坛
    2性健康中心
    3女友网站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8-06 12:28:30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