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南风

贾南风(256年-300年),小名峕,平阳郡襄陵县(今山西襄汾县)人。西晋的开国元勋贾充的三女(亦是其平妻郭槐的长女),西晋晋惠帝的皇后,又称惠贾皇后、贾后。贾南风在皇后位置十年,其间因司马衷懦弱而得以专权,促成并参与过对西晋影响深远的八王之乱。

编辑摘要
中文名: 贾南风 别名: 贾旹
籍贯: 山西襄汾 性别:
国籍: 中国 出生年月: 公元256年
去世年月: 公元300年 职业: 政治 皇后
身高: 140厘米

目录

贾南风 - 人物简介

贾南风贾南风
贾南风,生于三国魏高贵乡公甘露元年(256年)。卒于晋惠帝永康元年(300年),平阳襄陵(今山西襄汾)人,是西晋惠帝司马衷之妻,又称惠贾皇后。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丑女人:据史书上记载,惠贾皇后身材矮小(约1米4左右),面目黑青,鼻孔朝天,嘴唇保地,眉后还有一大块胎记。

贾南风 - 家世门风

贾南风贾充
贾南风,小名旹,平阳襄陵(今山西襄汾东北)人。祖父贾逵,曹魏时曾任豫州刺史、阳里亭侯。贾逵晚年得子,欢天喜地,认为必有后福,当有充闾之庆,给儿子取名为充,字公闾。贾充就是贾南风的生父。

贾充在曹魏时任大将军司马昭的军中司马、长史等职,后为廷尉,爵封宣阳乡侯。他能言善辩,为人巧慧,很得亲信。司马昭是曹魏重臣司马懿的儿子。曹魏末年,司马氏势力如日中天,权倾朝野,司马昭为晋王,更是势压公卿,连国君也忍让三分。魏主曹髦深知司马氏久有篡位之心,曾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贾充作为司马昭心腹,也积极地为其摇旗呐喊。后来,贾充奉命带兵杀死曹髦,并劝司马昭取代曹氏另立朝廷。司马昭以为时机不成熟,仿效当年魏武帝曹操故伎,不肯受禅于汉室。于是,另立曹奂做了傀儡皇帝。

司马昭做晋王后,曾想立次子司马攸为世子(诸侯王爵位的继承人)。贾充劝阻说:长子司马炎聪明神武,胆识过人,身材魁梧,有超世之才,又宽仁孝慈,有人君之德,能归附人心,应立长子为世子。这样司马炎得以世子身份继承晋王爵位。司马昭临死前,拉着司马炎的手,谆谆嘱咐他说:“真正知你者,是贾公闾呀!你不要辜负于他。”贾充因此很得司马炎的倚重,不久被拜为晋国卫将军、仪同三司、给事中,封临颍侯。

魏元帝咸熙二年(265年)十二月,司马炎在贾充、裴秀等人协助下逼令曹奂禅位。司马炎受禅称帝,史称晋武帝,建元泰始,定都洛阳。贾充因功被加爵鲁郡公,拜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后又拜为侍中、尚书令之职,参与枢密机要,一时朝野侧目

晋武帝像贾充在政治上春风得意,在家中却遇到了大难题。

贾南风 - 有母妒暴

贾南风晋武帝司马炎
贾南风的母亲广城君郭槐,是城阳太守郭配之女,系贾充的续弦。贾充的原配夫人李氏出身名门,端丽贤淑,嫁给贾充后生下贾荃、贾濬两个女儿,后受其父株连被流放边地,贾充才娶了郭氏。这个郭氏夫人是个醋坛子,生性妒忌,甘露元年(256年)生下贾南风后,更是变本加厉。她对贾充身边的所有女性都心怀戒备,若是看到谁同贾充有来往,就会醋海生波,闹得贾充人仰马翻,不可招架。

贾南风的弟弟贾黎民3岁时,乳母带他在家门口玩耍,贾充走来时,小儿子张着手,笑着让父亲抱。贾充便上前弯腰很亲热地拍抚他。这一幕正巧被郭槐碰上,她以为乳母跟贾充有私情,不问青红皂白,竟将乳母鞭打而死。贾黎民因乳母弃世最终也得病而死。后来,郭槐又生下一个男孩,仍找来乳母喂养。有一天,乳母抱着孩子在院里,贾充上前抚摩孩子的头,郭槐又认定乳母有意勾引贾充,不由分说又将乳母活活打死,这个儿子也因此早夭。

司马炎称帝后,贾充元配夫人李氏获大赦回到洛阳。为了成全他们夫妻团圆,司马炎特降恩诏允许贾充置左右夫人,迎归李氏。晋武帝的意思是贾充迎归前妻后,仍可给郭槐以正妻夫人的名分,也免得让贾充难堪。贾充谢恩回家,告诉了郭槐,哪知郭槐火冒三丈,根本不顾皇帝的诏命,对贾充一阵数落:“这些年我跟你同甘共苦,患难与共,容易吗?你有今天,别忘了我的功劳。休想让那小妖婆在我跟前碍眼。”贾充见她不依不饶,怕她再撒泼使性,干脆谢绝了武帝的恩诏,断了要置两夫人的念想,在城中永年里为李氏另修了一处宅院安身。当时,人们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与前妻暗中往来,私下通情,但贾充不敢造次。贾荃、贾濬多次哀求父亲去看望她们的生母,贾充也不敢答应。尽管如此,郭氏仍不放心,每到贾充外出时,都要派人暗中窥探,惟恐贾充背着她去找李氏。后来,贾荃成了武帝的弟弟齐王攸的妃子,便劝说父亲休掉郭氏而迎还其母,有一次竟叩头流血,贾充硬是不敢点头,心里只觉得有愧于李氏。贾充在母亲临终时,问她有何吩咐,贾母说:“我让你把我那贤德的媳妇迎回来尚且不肯,何必再问别的。”结果,李氏一直也未能再回贾府。

这样的家庭出身,不仅使贾南风极易跻身于最高权力阶层,而且生母的妒心之盛,在贾南风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印象,母亲的妒忌,教她学会了一个女人该怎样维护自己的地位,获得应有的权益。家世门风,造就了贾南风妒暴酷虐的品性,对她的一生影响至深。

贾南风 - 丑妻呆夫

贾南风司马衷
贾南风长大成人,并没有出落个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只长得身材矮小,面目黑青,奇丑无比。谁知,这么一个丑女竟能嫁给当时的皇太子司马衷。这样的婚姻无论如何来讲,其中都一定会有可以述说的故事!

泰始七年(271年)七月,由于西北秦、凉(今甘肃天水、武威)一带氐、羌反叛,屡事侵掠,平素对贾充深得武帝宠信颇为嫉视的侍中任恺、中书令庾纯,就借机奏请朝廷派贾充出镇关中。武帝诏准,并确定于来年初发兵出征。

贾充心里不情愿离开朝廷,对任恺等人十分怨愤。平日与他来往密切的中书监荀勖也若有所失。荀勖对亲信冯说:“贾公远行,咱们就少了依附,在朝廷上定会失势,应该设法让他免了这趟苦差。你知道,太子已经13岁,尚未定婚,倘若我等能够让贾充的女儿嫁给太子为妃,不用出面挽留,他即使想去关中,也走不成了。”冯说:“您这个主意不错,不知贾充有何打算?”“明天百官为贾充在夕阳亭饯行,我再和他通通气。”荀勖答道。见到贾充后,荀勖便借口到私处密谈,贾充没等荀勖开口,先讲了自己的忧虑。荀勖微微一笑说:“您贵为国之宰辅,要是受制于任恺等人,岂不是太窝囊了!不过,此番奉命出镇关中,已很难推辞。惟有您与太子联姻,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如何?”贾充盯着荀勖道:“果然妙计!但如何说项呢?”荀勖回答:“我自有办法。”言罢,故作神秘地一笑。

接着,荀勖等人被武帝召入宫中侍宴。他借着酒兴,对皇上说:“皇太子已年富春秋,理应早日成婚,以传继宗祧,承嗣皇统。贾充的女儿才色绝世,又有贤淑妇德,宜配太子。请陛下择定。”荀勖对贾女的这番描绘,实在是信口开河。其实,晋武帝对贾充女儿的情况很清楚,对太子的婚事,心中也早已有谱,他准备给太子娶大臣卫瓘的女儿。他曾经给皇后杨艳讲:“卫氏之女与贾氏之女,实在是泾渭有别,你难道不知道?贾家夫人天生好妒,又生子不多,贾家的姑娘个个长得又黑又丑不说,且个个身材短小,若是娶来会影响我司马家的后代;卫家夫人天性贤惠而又儿孙满堂,卫家姑娘长得白皙漂亮不说,个个身材修长,高个媳妇门前站,不会做活也好看。你说该选谁?”但杨皇后早就听贾充亲信和郭槐等人给她吹风,说贾女如何如何的贤德,便固执己见,与荀勖异口同声,请选贾氏。这个时候,位居太尉、代行太子太傅之职的老臣荀也附和杨皇后,向皇上奏称贾充之女“姿德淑茂”,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

荀勖、荀与贾充都是武帝的亲信大臣,谋议决断军国大事,很受亲重。为太子妃人选一事,众人异口同声请选贾充之女,就连深知自己心意的杨皇后也态度鲜明,这就促使晋武帝不能不郑重考虑他们的意见。为了自己皇位的稳固,他也答应下来。

这时,洛阳城天降大雪,飘飘洒洒,竟一连下了几天,积雪盈地二尺多厚,整个京师银装素裹。大雪把道路封得严严实实,无法辨认,本来就要率大军出发的贾充不得不原地待命,等待冰雪消融。荀勖等人不敢有丝毫怠慢,他们加紧活动,力促太子早日成婚。他上奏武帝:“现仲春二月,天普降瑞雪,实是吉兆。皇太子应即择良辰成婚。”武帝恩准,于泰始八年(272年)二月,下诏为太子迎娶贾充之女。因为太子要与贾女完婚,贾充就不再西行。武帝遂又下诏,令他依旧官居原职。

迎娶之初,本来是要选贾充年方12岁的女儿贾午入宫。可笑的是,贾家的姑娘果然身材矮小,连结婚的礼服也穿不起来。无奈,只得换了贾午的姐姐贾南风。这年她15岁,比太子大两岁。就这样,贾南风阴差阳错成了皇太子妃。

贾南风入宫之后渐渐发现,皇太子司马衷除明白衣食男女之外,竟是个呆子。有一次,他在华林园玩耍,听到水中蛤蟆在叫,便问身边的人:“这蛙鸣是为官还是为私呀?”令在场者啼笑皆非。侍郎贾胤在旁打圆场说:“在官田上叫就是为官,在私田上叫就是为私。”说罢,大家哄然大笑,乐不可支。贾南风这个气呀,她恨恨地瞪了太子一眼,再无兴致领略园中的风景。使司马衷的痴呆闻名的还不止这件事。后来,他刚刚做了皇帝,天下饥荒,饿殍遍野,他对百姓饿死甚为不解,曾问大臣说:“百姓挨饿,何不食肉糜(吃肉粥)?”这样可笑的事实在太多了,贾南风因此时常对司马衷大发无名之火。司马衷常常被她弄得莫名其妙,对这位年纪稍长的妃子不免有些畏惧。这么一个呆子,日后若是不被操纵,那才让人费解呢!

贾南风 - 终成帝后

贾南风卫瓘
不过,工于心计的贾南风虽然对太子不中意,但决不允许宫中其他女人接近太子得到宠幸。随着时光的推移,从娘家带来的妒忌品性也暴露无遗,她越来越酷虐凶暴,看着谁不顺眼,就亲自拿刀将人杀死,尤其对偶尔受到太子御幸的妃妾,更是毫不留情。一次,贾南风听说司马衷的一个妃妾怀了孕,便手持画戟,猛击那个妃子的腹部,生生地打得胎儿流产坠地,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晋武帝得晓此事,十分恼怒。这时,正巧金墉城落成,就准备废了她(金墉城位于洛阳城西北角,是专门为后妃们准备的监禁场所,凡有罪反省或被废黜者,都统统关进这里,后来改称永昌宫)。

武帝欲废太子妃的消息一传出,立即引起极大震动。与贾南风来往密切的充华(妃嫔之一)赵粲从容出面对皇上说:“太子妃贾氏年纪尚轻,再说妒忌是女人的天性,等她年长自然就会好了。请陛下详察。”这话还真起了作用,武帝的火气一下就消了许多。原来,晋武帝的皇后杨艳就是个妒性很大的女人。武帝曾下诏广选天下美女充备后宫,杨艳心里充满了妒意。只给他选了一批皮肤皙白、个头高大的女子,那些美貌娇艳的女子全被她排斥出宫。泰始十年(274年)杨艳一病不起,她担心自己死后受宠的胡芳被立为皇后,将会危及杨家外戚和儿子司马衷的太子之位,就枕着武帝的腿上,要求皇上选娶她的堂妹杨芷。武帝流涕着答应了她的要求,将杨芷选入宫中立为皇后。

因此,他觉得赵充华的一番话很有几分道理。不过,武帝仍认为,贾南风居然如此不知收敛,若是不给她点儿厉害瞧瞧,怕不知道宫中的规矩。他刚想发话,继立的新皇后杨芷在旁扯住他,和颜悦色地说:“陛下,贾充乃是晋朝的元勋,您当初开国,有他的功劳,后世子孙都应得到宽宥。贾南风是他的亲生女,陛下岂可忘了贾家的功德?贾氏生性妒忌,固然可恨,若因此废了她,外面的人会说咱们对功臣子弟太薄情。”皇后的叔父、宠臣杨珧也在旁附和。此刻,中书监荀勖与冯更是格外着急,跑上跑下,到处说项,奏请皇上开恩。在众人的劝说下,武帝也就不再追究。

于是,贾南风依旧做太子妃,依旧在东宫伴着那个痴呆的丈夫。正值妙龄年华的贾南风,终日宫门幽深,其凄戚悲苦可想而知。

事后,皇后杨芷出于好心几次严厉警告贾南风,要她注意自己的举止。贾南风不明白皇后是在暗中帮助自己,相反,她觉得皇后是故意在皇帝面前搬弄是非,对付自己。所以,她对皇后不仅没有丝毫的感激之情,反倒越来越怨恨皇后。这也难怪日后她会对杨芷痛下杀手了。

贾南风这次没有被废,总算侥幸。后来,因为司马衷的太子地位一度发生动摇,几乎被废,她再一次虚惊一场。这一回,倒真称得上是惊心悼胆了。

原来,对于太子司马衷的痴呆无能,朝廷上人人心照不宣。不少忠正清直的大臣为国家前途计,都委婉地向武帝提出:太子“纯质”,“有淳古之风”,恐怕不了解治国大事。如果君临天下,恐怕难以应付局面。武帝对儿子是块什么料,不能说心里没有一点儿数。他当年曾与皇后杨艳在宫里有过一次夜谈:“外面大臣皆说太子仁柔,恐怕将来不堪奉继大统。说不定会出乱子,真让人心烦意乱,你说朕该如何?”皇后是司马衷的生母,当然不愿儿子的地位被动摇,便接口说道:“立嫡以长不以贤,是万古不易的法则,陛下能无故改变吗?”武帝没再言语。后来,他派中书令和峤与荀、荀勖到东宫“粗及家事”,就是对太子加以训导,看看他的才智到底怎么样。等他们回来复命,荀勖盛称太子“明识弘雅”,有贤君之德度,武帝闻言很高兴。和峤却如实地汇报:“太子还是老样子。”武帝听了很不痛快,转身回宫去了。有人将此事告诉了贾南风,她大吃一惊。贾南风想,太子虽然呆痴,如果一旦被人算计,自己的前途也就完了。她因而对和峤怀恨在心。

朝中大臣对太子日后登基能否亲政,一直议论纷纷,放心不下。太子少傅卫瓘一直想劝武帝另立储君,但不敢明讲。有一天,君臣在陵云台会宴,卫瓘假装酒醉,跪到武帝御座前说:“臣有事启奏陛下。”武帝道:“公想说什么?”卫瓘欲言又止,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西晋持刀陶俑最后,用手抚着御座说:“这座位太可惜了!”武帝顿时领悟到他的意思,也不动声色,故意岔开话题:“公真已大醉了!”卫瓘见状,便不再多说。这件事又被贾南风知晓,心中直怨恨卫瓘无事生非。

然而,朝廷上对太子的议论却在升级,已有大臣公开提出应选明德至亲的齐王攸继承皇位。武帝对此不仅无法回避,而且再也无法等闲视之了。终于,他想了一条妙计,要在所有朝廷大臣面前检验太子的办事才干,以便平息几年来的沸议。

这一天,武帝大摆宴筵,下令东宫所有官员无论职位高低一律赴宴。然后,派人给太子送去一个密件,内有急需处理的政府公文。武帝再三叮嘱,务必令太子立即决处,不得稽留,待处理完毕,再亲自带回。武帝与群臣在筵席之上,且饮且谈,静候结果。信使到达东宫,贾南风见到密函,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她深知皇上用意,一想此函关系到太子的地位与自己的前程,不敢掉以轻心。眼下东宫上下已无一个官员,她只得买通信使,到宫外请了一个人代答。来人不明底细,答词多引经据典,卖弄学问。东宫的给使(小宦官)张泓在一旁提醒贾南风:“太子本来不读书,没有多少才学,若答诏多引古义,必会露出马脚,到时追查起来,太子反倒吃不消。依我之见,不如就事论事,直接回答。”贾南风一听,大喜过望,对张泓说:“那你就给我好好作答,我不会忘了你的忠心,来日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张泓素有点儿小才,得到贾南风的赞许,提笔而就,又让太子重新誊写一遍,交给信使,总算交差。此时,贾南风心里仍在怦怦直跳。

武帝看到答书,见说得有板有眼,头头是道,顿时喜形于色,立即交给太子少傅卫瓘。卫瓘看了,一副迷惑不解而又局促不安的样子。殿上众人这才知道今日酒宴的真相,都高呼“万岁”。从此,朝廷上再也没人对太子议论纷纷了。

酒宴之后,贾充秘密派人将事情起因告诉了贾南风,并告诫她说:“这都是卫瓘那个老东西出的馊主意,差一点毁了你们夫妻的前程,以后要提防着点儿。”

太熙元年(290年)四月,武帝司马炎病死。太子司马衷登基即位,历史上称为晋惠帝。贾南风顺理成章地被立为皇后,杨芷被立为皇太后。

贾南风 - 八王乱起

惠帝即位之初,贾南风虽然很想参与朝政,但朝廷大权被皇太后杨芷的父亲、太傅杨骏一手垄断,杨骏畏惮贾南风的妒狠难制,对她严加防范,贾南风并没能掌握实权。

武帝临终前,遗诏以杨骏为太尉、太子太傅、假节都督中外诸军事,仍任侍中、录尚书事等职,宿于殿内,出入宫掖可持兵杖。杨骏凭遗诏入居太极殿,辅弼弱主,执掌大权。为了控制惠帝,防止贾南风插手朝政,杨骏任用外甥段广为近侍官,专门在惠帝身边掌机密事务。北军中候王佑被调任河东太守,另任用了亲信张邵为中护军,掌握中央禁军。凡有诏命,杨骏撰画之后交给惠帝,同时由段广转呈皇太后杨芷,使贾南风无隙可乘。

对于太傅杨骏与皇太后一手遮天,贾南风早已心怀不满,经过十余年宫廷的熏染与磨炼,贾南风无时不想取而代之。因此,她处心积虑地想伺机除掉杨骏。这样,由于狡诈阴毒、残忍无情的贾南风出场,西晋皇室内的血雨腥风、悲云惨雾就无法避免了。

形势发展对贾南风越来越有利。太傅杨骏的专权,引起了公室怨愤,朝野沸沸。就连他的弟弟杨济和外甥李斌都觉得不妥,曾劝他对宗室诸侯王有所怀柔,应召汝南王亮一起辅助晋室。杨济曾对尚书左丞傅咸表达过内心的担忧:“当今朝野议论纷纷,家兄根本不放在心上,恐怕祸患将至矣。若家兄能即刻召回汝南王主持朝政,自己退避山野为贤人让路,或许能保全令名,不然怕有灭门之灾呀!”傅咸认为:“退避山林倒也未必,只要召回大司马汝南王,就会万事大吉。宗室与外戚,本是唇齿相依,唇亡齿寒的道理是很明白的。若外戚因专掌朝纲而将宗室疏散于外,恐非吉兆。”与杨骏交往密切的冯翊太守孙楚看到事态严峻,也奉劝杨骏说:“公为外戚,居重位,握大权,辅弱主,应效法前贤至诚谦顺之道,不应独断朝政。宗室诸王,分藩裂土,拥兵势重,公不与他们共参大事,内怀猜忌,外树私党,恐怕大祸临头的日子不远了。”但杨骏对这番苦口婆心的劝说充耳不闻,依旧我行我素。宗室诸王与内外臣僚对杨骏的不满,也就日甚一日。

贾南风开始与亲信宦官董猛密谋勾结,打算废黜皇太后,同时令董猛与殿中中郎孟观、李肇暗中往来,对付杨骏。

经过多方策划,贾南风终于开始反击了。她首先命李肇秘密赶赴许昌找汝南王亮,请他发兵讨伐杨骏。汝南王亮乃是司马懿的四子,是晋惠帝的叔祖,辈分极高,老奸巨猾。他虽受杨骏排挤出京,也说杨骏凶暴,败死指日可待,却不愿听贾南风的调度,并不出兵。李肇见不能说动汝南王亮,遂又前往荆州(今属湖北)密报楚王司马玮。楚王玮是武帝之子、惠帝司马衷的弟弟,年轻气盛,性情暴戾,有勇无谋。他见李肇前来求援,慨然答应兴兵入朝。

永平元年(291年)三月八日夜间,贾南风骗得惠帝下了一道诏书,说杨骏谋反,派楚王玮等率兵包围了杨府。从此,拉开了西晋历史上“八王之乱”——汝南王亮、楚王玮、赵王伦、齐王冏、长沙王、成都王颖、河间王颙、东海王越等宗室诸王相继叛乱的序幕。

贾南风 - 独揽朝权

贾南风张华
杨骏急忙谋议对策。主簿朱振认为:“现在突发事变,矛头直指太傅,一定是贾皇后与宫中群阉所为。眼下形势紧迫,太傅应率家丁去东宫,带皇太子和外面的兵马冲入后宫,请求皇上交出首犯,太傅如果顺利入宫,可保平安。”杨骏认为此计不当,不敢去冲击宫禁,只指望左军将军刘豫能率兵救援。他哪里知道,刘豫已被贾南风的表弟、右军将军裴略施小计支往别处去了。杨骏被围于府内,犹如瓮中之鳖,无法抵抗。结果,楚王玮等率兵冲入府内,将杨府上下洗劫一空,杨骏被乱军杀死。贾南风又授意孟观,把杨府老少一律处斩,死者数千人,杨骏亲属及亲信党羽杨珧、杨济、张劭、李斌、段广、刘豫、武茂、杨邈、蒋骏等人无一幸免,府第亦被焚烧。据说,杨骏被杀后,竟无人替他收尸。后来,舍人阎纂以故人之情将杨骏盛殓埋葬。

杀死杨骏,贾南风并未罢休,她还要除去皇太后杨芷,清理内宫。

事变之初,太后杨芷听到父亲遭难,心急如焚,无奈内外隔绝,难通信息,她在绢帛上手书“救太傅者有赏”,用弓箭射向城外。贾南风以此事为借口,宣称太后与杨骏同谋作乱,将她囚禁到永宁宫。后来,贾南风又授意朝廷官员上奏惠帝,将太后废为庶人,并要求将杨骏的夫人庞氏处斩。惠帝开始不同意,但有关官员顺着贾南风的意思,请求以法办事,他也只好同意。庞氏临刑这天,太后杨芷抱着母亲号啕悲哭,截发稽首,痛不欲生。她上表给贾南风,以皇太后之尊自称为“妾”,请求保全母亲性命,贾南风根本不予理睬。杀了庞氏以后,皇太后杨芷身边的十几位侍者又被贾南风撤走,杨芷最终饿死在金墉城中。十分迷信的贾南风,怕杨芷到阴间向先帝告她的状,在下葬时,令面朝下,并在背上放了一些据说能防止人说话的符咒和药物。

除掉了太傅杨骏和皇太后,汝南王亮为太宰,卫瓘为录尚书事,共同辅政。卫瓘本来就是贾南风的老对头,现在她仍不能随心所欲地插手朝政,因此决定再下杀手。恰好,汝南王亮奏请诸王还藩,卫瓘积极赞同,这引起了诛杨有功的楚王玮的忌恨。于是,贾南风又巧设圈套,利用诸王间的矛盾,来消除异己。永平元年(291年)六月,贾南风诬告汝南王亮与卫瓘图谋不轨,让惠帝给楚王玮下诏,命他将汝南王亮与卫瓘等人免官。楚王玮接到密诏,也想借机发泄私怨,连夜派兵包围了二人的府第。结果,汝南王亮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没有来得及做任何抵抗就束手就擒,被一拥而上的士兵乱刀砍死,家中老小也被一一处死。只有最小的儿子司马秉,因在襁褓之中,被一位家人乘乱抱着逃出王府,藏匿于临海侯裴楷家中,才得幸免。

与此同时,一生效忠朝廷的老臣卫瓘也被杀害,子孙中有九人同遭毒手,只有卫玠等人因病不在府内才侥幸躲过这场劫难。

一日之间,两辅政老臣死于非命,朝野震动。大臣张华认为:“夜来楚王带兵连杀两位老臣,必是矫诏擅杀,形同谋乱,罪在不赦。为稳定局面,应立即诏示诸军,解散军队。”贾南风遂依张华之计而行,顺水推舟,把罪名栽到楚王玮的头上。她向惠帝报告说:“楚王玮拥兵作乱,罪大恶极,应杀之以谢天下。”惠帝难辨真假,听贾南风如此说法,就立即下诏将楚王捉拿归案,处以死刑。在贾南风的巧妙安排下,楚王玮就这样成了替罪羊,身首异处。

贾南风一石数鸟,先以楚王玮除掉太傅杨骏,又借刀杀人除去汝南王亮,接着嫁祸于人,将楚王玮送上了断头台。一波三折,几番巧妙施展手段,招招暗藏杀机。贾南风临机专断,把对手一个个除掉,呆痴的丈夫惠帝被她牢牢掌握在手心之上,从此开始了她的“专朝”时期。

贾南风 - 专制天下

贾南风贾谧
大权在握的贾南风,专制天下,发号施令,连国家颁布的诏令都要经由她的手,可谓威服内外。

同时,贾南风仍然是委任亲信,扶植私党,培植自己的势力。同族兄长贾模、堂舅郭彰、姨表兄裴、父亲贾充的嗣孙贾谧一并被委以政事。西晋司马氏建国,本来要依靠世家豪门,形成了士族门阀政权,所谓公门有公,卿门有卿,只要祖上是高勋上品,子弟就不愁仕途腾达,造成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局面。但贾南风为了标榜自己的公心,特意在贾模、贾谧等人的支持下,把庶族出身的张华拉入了中枢核心。张华,字茂先,范阳方城(今河北固安)人,儒雅有筹略,为当世名士,威望很高。由于张华尽心尽力辅佐朝政,弥缝补阙,元康年间(291—299年)的政治暂时出现了一派相对稳定的局面。史书上评价说:虽当主(晋惠帝)、虐后(贾皇后)之朝,而海内晏然,乃是张华尽忠匡辅之功。

张华为了使贾南风亲族太盛的情形有所收敛,曾作《女史箴》献给贾南风以作讽谏。贾南风虽然妒狠暴虐,但她清楚张华并无政治野心,所以也不怪罪他,反倒从心里敬重他几分,将他加官拜为三公,并晋爵为壮武郡公。

贾南风的政治冲刺获得了巨大成功,为了进一步巩固胜利果实,她还放手让亲族扩张势力。在贾南风的支持和扶植下,贾谧权过人主,红极一时。贾谧门下,聚集了一批名士,这就是西晋历史上有名的所谓“二十四友”。据《晋书·贾充传附贾谧传》载:这“二十四友”即是渤海石崇、欧阳建,荥阳潘岳,吴国陆机、陆云,兰陵缪征,京兆杜斌、挚虞,琅玡诸葛佺,弘农王粹,襄城杜育,南阳邹捷,石崇像齐国左思,清河崔基,沛国刘瓌,汝南和郁、周恢,安平牵秀,颍川陈眕,太原郭彰,高阳许猛,彭城刘讷,中山刘舆、刘琨。他们性情、操守各有不同,依附贾谧,各怀心事,形成了当时社会中的一大景观。如潘岳性轻躁、趋势利,对贾氏谄媚屈事,每见贾谧出行,常常望尘而拜石崇、刘琨等人,恃家中财大气粗,常竞比豪奢。特别是石崇,家财如山积,侈糜无度。他跟晋武帝的舅舅、兰陵侯王肃之子王恺斗富,在历史上很是有名。左思陆机等人则是才高八斗的饱学之士,他们攀附在贾谧周围,说明了贾南风利用他来拉拢人才取得了一定效果。

贾南风在生活上也愈来愈荒淫放荡。本来她对丈夫就不甚中意,怨他呆痴无味,不解风情,因而,她早就与可以自由出入宫掖的官员如太医令程据等人淫乱。自从大权在握,她更毫无顾忌,大肆搜罗男宠供其淫乐,搞得朝野上下沸沸扬扬。她手下有批人专门给她到处物色健美的少年,秘密送到宫中。据说,洛阳城南住着一位小吏,长得相貌堂堂,英俊潇洒,忽然有一天,他穿着极其华丽的衣服值勤,大家见了,都怀疑衣服是他偷来的。长官也心有疑虑,让他当众说个明白。这小吏为了洗刷自己,就娓娓道来:

某一日,我在路上遇到一个老太婆,她说,家里有得重病之人,巫师讲应找家住城南的少年来驱邪消灾,想暂时让我走一趟,事后必有重谢。于是,我答应随她去。上了车,她放下帷布,将我装在一个大竹木箱中。走了约十余里,过了六七道门,才把我从箱中放出来。我抬头一看,眼前琼楼玉宇,富丽堂皇,甚是气派。我就问:“这是到了哪儿?”有人告诉我说“是天上”。我也没有多问。接着就让我洗了热水澡,那水中香气袭人,以前从未享受过。刚洗完,就有人送来了漂亮的衣物,还端来了美味佳肴。待酒足饭饱,忽见一个女子,看上去大约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矮小,脸色青黑,眉后还有一块小疵。她留我住了几晚,与她同床共枕,极尽欢宴。临走,从她那儿出来时,赠给了我这些东西。

众人听他讲完,都明白了这女子就是皇后贾南风,便讪笑着离去了。

这一时期,经常发生俊美男子失踪的事,原来都是被贾南风弄到宫中,供其淫乐后,被秘密杀死埋掉了。惟有这个城南小吏,因为不但长得端丽,而且生性乖巧,能说会道,很得贾南风怜爱,这样他才捡了一条命,活着出来。

贾南风 - 废弃太子

贾南风贾南风
贾后与惠帝共生了四个女儿:河东、临海、始平公主和哀献皇女,可惜没有儿子。

这时的皇太子司马遹,即愍怀太子,是惠帝长子,但不是贾南风亲生。司马遹的生母是惠帝的父亲武帝的才人谢玖。早在贾南风进宫前,武帝考虑到马司衷年幼,不解房中之事,便让谢玖到东宫侍寝,谁知,谢玖竟得怀孕。贾南风入宫后,谢玖备受嫉妒,只好回到西宫,不久,生下司马遹。司马遹小时候聪明伶俐,颇解事体,深得祖父武帝的喜爱。但贾南风并不喜欢他,时刻想着要废了他。为了达到目的,贾南风曾诈称自己怀孕,并弄了些绢布塞到衣服里,掩人耳目。临产时,她把妹妹贾午的儿子抱到宫中,当作自己新生,取名慰祖,企图用他来替代愍怀太子。

贾南风等人对外大肆宣扬愍怀太子的短处,为废黜太子造舆论。原来,愍怀太子长大后,被糜烂的宫廷生活所熏染,不再愿意读书,只知与手下小宦官游乐玩耍。他常在宫中设市肆,使人屠酤,他以手代秤,估计轻重,斤两不差。中舍人杜锡怕他长此下去,自招祸患,常劝他修德业、保令名。愍怀太子非但不听,还在杜锡经常坐的毡垫中放了一些针,把杜锡的屁股扎得流血不止。愍怀太子这种不知自重、奢靡威虐的举止,正好授人以柄,给贾南风抓住不放。

对皇后贾南风的意图,朝野上下尽人皆知,一时传扬纷纷。洛阳城中有童谣传唱说:“南风烈烈吹黄沙,遥望鲁国郁嵯峨,前至三月灭汝家。”其中的“南风”正是皇后贾南风的名字,“黄沙”之沙是因为愍怀太子乳名叫“沙门”,贾谧承袭贾充封爵,封鲁国公,童谣正是喻指贾南风废立之举。贾南风的母亲郭槐对此十分忧虑,临终前,她拉着贾后的手,十分恳切地说:“我死后,希望你能尽心地善待太子。你妹妹贾午和那个赵粲,都不是良善之辈,将来一定会给你惹出乱子。我死以后,你千万不要再和他们来往,应禁止她们入宫。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贾南风哪里听得进去,母亲死后,她就和贾午、赵粲勾搭在一起,在她们的谋划下,一场旨在吹落“黄沙”的烈烈风暴来临了。

元康九年(299年)十二月,贾南风诈称惠帝有病,要愍怀太子觐见。太子入宫后,贾南风故意避而不见,派了使婢陈舞端来三升酒,以皇帝所赐为由,让太子全部饮下。愍怀太子以圣命难违,喝得大醉。贾南风又让黄门侍郎潘岳模仿着太子的口吻书写了一篇表文,逼迫酩酊大醉、神志不清的太子照样抄写一遍。表文曰:“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当入了之。中宫(贾后)又宜速自了,不自了,吾当手了之。已与谢妃(谢玖)约定同时发难,灭绝后患,立吾儿司马道文为王,蒋氏(太子妃妾)为皇后……”太子迷迷糊糊,字大半写得不清,贾后又亲自补上笔划,交给了惠帝。

惠帝不辨真假,一见太子要他自己了结自己,如此大逆不道,就同意贾后下诏:“太子竟写这样的表文,赐死。”然后,让黄门令董猛到式乾殿把愍怀太子的表文与诏书宣示于公卿大臣。张华与裴等人极力替太子开脱,请求惠帝要谨慎行事,并提出:“此事关系国运盛衰,应先审问传送表文之人,再与太子平日手迹相核校,以防有诈。”贾南风见状,立即命人拿出太子平日所上的十几份奏章,众人反复比较笔迹,也没有比出个所以然,但谁也不敢断言不是太子手笔。此时,贾南风又指使董猛假托长广公主的话对惠帝说:“此事应速速定夺,群臣你一言我一语,要争到何时?谁不服从诏令,军法从事!”但是这种威胁并没有立即奏效,直到夕阳西下,大殿内的争议仍没有结果。张华等人意志坚定,不同意处死皇太子。贾南风担心节外生枝,便退了一步,建议惠帝废太子为庶人,留他一条性命。众大臣再也无法相争,愍怀太子遂被立即囚禁到金墉城。

接着,贾南风又指使小黄门投案自首,承认欲与愍怀太子谋逆。随后,贾南风对已废的愍怀太子穷追猛打,派人将他从洛阳押送到许昌的旧宫幽禁起来。

贾南风 - 命丧金墉

愍怀太子被废,引起朝野内外众情愤怒。贾南风专制以来相对稳定的政治局面再也无法维持下去了。以此为导火线,又一场政治风暴来临了。

右卫督司马雅等人开始密谋废掉皇后贾南风,匡复太子。这一次,他们看好了任右军将军的赵王司马伦。赵王伦是司马懿的九子,手握兵权,因为对贾南风屡加谄媚,很得贾后亲信。司马雅通过孙秀与赵王伦串通,准备寻机起事对付贾南风。孙秀却对赵王伦说:“太子聪明刚猛,若复还东宫,一定不愿受制于人。您与贾后素来关系密切,人所共知。虽然冒死再度拥立太子,但太子会认为您是迫于形势,以背叛贾后而求洗刷自己,到时绝不会对您感恩戴德,日后他若再寻衅找茬还是难逃厄运。不如暂且迁延缓期,设计让贾后先除掉太子,然后再借口为太子报仇,起兵废掉贾后,岂不更妙!”赵王伦听了,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故意差人放出风去,说宫中有人想匡复太子废掉皇后。贾南风得知这一消息,自然感到恐慌,为了断绝众人的念头,也为了自己能长期擅权,她断然决定除掉太子。

永康元年(300年)三月,贾南风令程据配制了毒药,然后矫诏派宦官孙虑前往许昌旧宫,伺机毒杀太子。太子自从被废,终日小心翼翼,惟恐遭人谋害,常自己煮饭吃。一时之间,孙虑难以得手。后来就索性逼他吃下毒药,太子坚决不肯服用。无奈,孙虑借太子上厕所的机会用药杵将其活活打死。这一年,太子仅23岁。太子被杀,贾南风假意充好人,请惠帝以王礼埋葬。她以为除掉了太子,从此后患尽除,可以无忧无虑了,她哪里预料到,形势竟迅速恶化。

赵王伦见时机成熟,便秘密联络了梁王肜(司马懿第八子)、齐王冏(司马攸之子),共同起兵。永康元年四月三日深夜,赵王伦矫诏率兵入宫,早做内应的华林园令骆休,先把惠帝挟持到东堂,然后下诏召贾谧来见。贾谧刚到殿下,见情况有变,大喊:“阿后救我!”话音刚落,被就地斩首。已经控制了后宫的赵王伦,派齐王冏入殿捉拿皇后贾南风。

贾南风见齐王冏夤夜入宫,知道大事不妙,惊问:“你来此何事?”“奉诏书收捕皇后!”齐王冏接声道。“诏书当从我手中发出,你奉的什么诏?”贾南风色厉内荏地问道。齐王冏不再睬她,将她押着,出了后殿。来到门,火光中隐约可见惠帝的影子,贾南风远远地呼喊:“陛下,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婆让人家废了,到头来还不是废了陛下自己吗?”喊了一通,见无济于事,就又问齐王冏:“起事者是什么人?”齐王冏毫不避讳,答道:“是赵王和梁王。”贾南风听了,悔恨不已,恶声恶气地骂道:“拴狗当拴颈,我反倒拴其尾,也是活该如此。只恨当年没先杀了这俩老狗,反被他们咬了一口。”

走到宫西,看到贾谧的尸体,贾南风不禁高声号啕。哭声中,透出了她的绝望。

随后,贾南风被赵王伦废为庶人,贾氏党羽被一网打尽。她先被幽禁在宫中,后又被囚禁于金墉城。这里,成为贾南风的终了之地。几天后,赵王伦如法炮制,矫诏赐给贾南风金屑酒。贾南风一生善用权谋,到头来却喝下了自酿的毒酒。

贾南风废死以后,西晋王朝也并未因此走向太平。

赵王伦大权在握,竟野心膨胀,做起了当皇帝的美梦。永宁元年(301年)初的一天,他编造司马懿要他做皇帝的鬼话,逼迫痴呆的惠帝把皇位禅让给他。赵王伦废惠帝自立,党羽亲信大受封赏,甚至奴卒厮役也因功加封爵位。朝廷之上,顿时高官充盈。当时官员的冠服饰物要用貂尾,由于突然一下封赏了那么多人,貂尾不足,就用狗尾代替,当时人戏谑此事,编了一句谚语曰:“貂不足,狗尾续。”遂为后世留下了“狗尾续貂”的典故。由于赵王伦的大量封赏,国库储蓄根本不足以支撑,就连封赏官爵的印信也没有足够的金银冶铸,以至于有“白版之侯”的说法。赵王伦为了取悦人情,喜欢许以“苟且之惠”,这恐怕是历史上较早的“打白条”的记载了。

然而,从这年八月,淮南王司马允举兵讨赵玉伦起;西晋宗室之间也开始了互相残杀。贾南风的干政,终于导致了“八王之乱”的发生,更使西晋“宗室日衰”,大一统的中国,从此陷入了三百多年的分裂割据局面。其中贾南风本人罪责是难逃的。

贾南风 - 史料

《晋书 列传第一》

惠贾皇后,讳南风,平阳人也,小名旹。父充,别有传。初,武帝欲为太子取卫瓘女,元后纳贾郭亲党之说,欲婚贾氏。帝曰:“卫公女有五可,贾公女有五不可。卫家种贤而多子,美而长白;贾家种妒而少子,丑而短黑。”元后固请,荀顗、荀勖并称充女之贤,乃定婚。始欲聘后妹午,午年十二,小太子一岁,短小未胜衣。更娶南风,时年十五,大太子二岁。泰始八年二月辛卯,册拜太子妃。妒忌多权诈,太子畏而惑之,嫔御罕有进幸者。

帝常疑太子不慧,且朝臣和峤等多以为言,故欲试之。尽召东宫大小官属,为设宴会,而密封疑事,使太子决之,停信待反。妃大惧,倩外人作答。答者多引古义。给使张泓曰:“太子不学,而答诏引义,必责作草主,更益谴负。不如直以意对。”妃大喜,语泓:“便为我好答,富贵与汝共之。”泓素有小才,具草,令太子自写。帝省之,甚悦。先示太子少傅卫瓘,瓘大踧,众人乃知瓘先有毁言,殿上皆称万岁。充密遣语妃云:“卫瓘老奴,几破汝家。”

妃性酷虐,尝手杀数人。或以戟掷孕妾,子随刃堕地。帝闻之,大怒,已修金墉城,将废之。充华赵粲从容言曰:“贾妃年少,妒是妇人之情耳,长自当差。愿陛下察之。”其后杨珧亦为之言曰:“陛下忘贾公闾耶?”荀勖深救之,故得不废。惠帝即位,立为皇后,生河东、临海、始平公主、哀献皇女。

后暴戾日甚。侍中贾模,后之族兄,右卫郭彰,后之从舅,并以才望居位,与楚王玮、东安公繇分掌朝政。后母广城君养孙贾谧干预国事,权侔人主。繇密欲废后,贾氏惮之。及太宰亮、卫瓘等表繇徙带方,夺楚王中候,后知玮怨之,乃使帝作密诏令玮诛瓘、亮,以报宿憾。模知后凶暴,恐祸及己,乃与裴頠、王衍谋废之,衍悔而谋寝。

后遂荒淫放恣,与太医令程据等乱彰内外。洛南有盗尉部小吏,端丽美容止,既给厮役,忽有非常衣服,众咸疑其窃盗,尉嫌而辩之。贾后疏亲欲求盗物,往听对辞。小吏云:“先行逢一老妪,说家有疾病,师卜云宜得城南少年厌之,欲暂相烦,必有重报。于是随去,上车下帷,内簏箱中,行可十馀里,过六七门限,开簏箱,忽见楼阙好屋。问此是何处,云是天上,即以香汤见浴,好衣美食将入。见一妇人,年可三十五六,短形青黑色,眉后有疵。见留数夕,共寝欢宴。临出赠此众物。”听者闻其形状,知是贾后,惭笑而去,尉亦解意。时他人入者多死,惟此小吏,以后爱之,得全而出。及河东公主有疾,师巫以为宜施宽令,乃称诏大赦天下。

初,后诈有身,内稿物为产具,遂取妹夫韩寿子慰祖养之,托谅闇所生,故弗显。遂谋废太子,以所养代立。时洛中谣曰:“南风烈烈吹黄沙,遥望鲁国郁嵯峨,前至三月灭汝家。”后母广城君以后无子,甚敬重愍怀,每劝厉后,使加慈爱。贾谧恃贵骄纵,不能推崇太子,广城君恒切责之,及广城君病笃,占术谓不宜封广城,乃改封宜城。后出侍疾十余日,太子常往宜城第,将医出入,恂恂尽礼。宜城临终执后手,令尽意于太子,言甚切至,又曰:“赵粲及午必乱汝事,我死后,勿复听入,深忆吾言。”后不能遵之,遂专制天下,威服内外。更与粲、午专为奸谋,诬害太子,众恶彰著。初,诛杨骏及汝南王亮、太保卫瓘、楚王玮等,皆临机专断。宦人董猛参预其事。猛,武帝时为寺人监,侍东宫,得亲信于后,预诛杨骏,封武安侯,猛三兄皆为亭侯,天下咸怨。

及太子废黜,赵王伦、孙秀等因众怨谋欲废后。后数遣宫婢微服于人间视听,其谋颇泄。后甚惧,遂害太子,以绝众望。赵王伦乃率兵入宫,使翊军校尉齐王
冏入殿废后。后与冏母有隙,故伦使之。后惊曰:“卿何为来!”冏曰:“有诏收后。”后曰:“诏当从我出,何诏也?”后至上閤,遥呼帝曰:“陛下有妇,使人废之,亦行自废。”又问冏曰:“起事者谁?”冏曰:“梁、赵。”后曰:“系狗当系颈,今反系其尾,何得不然!”至宫西,见谧尸,再举声而哭遽止。伦乃矫诏遣尚书刘弘等持节赍金屑酒赐后死。后在位十一年。赵粲、贾午、韩寿、董猛等皆伏诛。

临海公主先封清河,洛阳之乱,为人所略,传卖吴兴钱温。温以送女,女遇主甚酷。元帝镇建邺,主诣县自言。元帝诛温及女,改封临海,宗正曹统尚之。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中国皇帝分类树

我要提建议

在中国,皇帝最早是皇、帝的合称。秦始皇首次将二者合并,成为国家最高统治者的称号。此后,皇帝一词正式成为中国封建王朝最高统治者的专称。

共有6个词条

相关文献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皇后美白除皱,争做白富美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该词条未被认领,赶快点击认领吧!
  2. 编辑次数:30次 历史版本
  3. 参与编辑人数:18
  4. 最近更新时间:2014-05-27 02:44:37

你感兴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