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贾政

    贾政,字存周,是曹雪芹著作《红楼梦》中的人物,荣国府二老爷,贾母和贾代善所生的次子,贾宝玉的父亲,林黛玉的舅舅,薛宝钗的姨父。他自幼好读书,为人端方正直,谦恭厚道,惟失之于迂腐。他孝顺贾母,亦想严厉管教子女,宝玉挨打是《红楼梦》的精彩片段;他想作好官,可是不谙世情,在江西粮道任上被李十儿等家仆蒙骗,弄得声名狼藉。政,谐音“正”,作者描写他的为人,亦着重一个“正”字。他是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悲剧人物,他既是悲剧的制造者,也是悲剧的受害者。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贾政 外文名: jia zheng
    别名(绰号): 贾存周 所属作品: 红楼梦
    性别: 真人饰演: 马加奇(87版红楼梦)
    生日: 农历十一月某日 官职: 工部员外郎,升郎中
    人物原型: 曹頫 书中影子: 甄应嘉

    目录

    人物生平/贾政 编辑

    步入仕途

    马加奇饰演的贾政马加奇饰演的贾政
    贾政自幼酷喜读书,原欲以科举出身,不料代善临终时遗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遂额外赐了贾政一个主事之衔,升了工部员外郎。元春省亲,贾政含泪启道:“惟朝乾夕惕,忠于厥职外,愿我君万寿千秋,乃天下苍生之同幸也。”以此塑造他为忠臣。

    悲谶语

    元春省亲后的一次家宴,贾母带着大家制灯迷,贾政从各人的灯谜中看出一些不祥之兆,心里暗想:“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并预感到宝钗等“皆非永远福寿之辈“。因贾政在席,宝玉姊妹兄弟们都不大说话,贾母便撵贾政去歇息,众人才得以自在取乐,以此塑造贾政为孝子、严父。

    宝玉挨打

    奉元妃之命,宝玉进入大观园居住。端午节间,发生了蒋玉菡隐居紫檀堡、忠顺王问罪于贾政,金钏儿投井、贾环进谗等事件。宝玉因“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之罪遭到贾政痛打。贾政虽然下手重了些,也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按他所信奉的儒家正统思想来判断,宝玉那些行为离经叛道,必须严加管教。他事后“也就灰心,自悔不该下毒手打到如此地步”。

    外任学政

    宝玉挨打后调养了几个月。到中秋时节,贾政点了学政,于八月二十日起身赴任。此次出差长达三年,回京途中因近海一带海啸糟蹋了几处生民,奉旨就着贾政顺路查看赈济,于七月间回府。

    中秋夜宴

    87版贾政87版贾政
    贾政回府后,赐假一月,在里面母子夫妻共叙天伦庭闱之乐。中秋家宴上,他讲了个怕老婆的冷笑话:“偏是那日是八月十五,到街上买东西,便遇见了几个朋友,死活拉到家里去吃酒。不想吃醉了,便在朋友家睡着了,第二日才醒,后悔不及,只得来家赔罪。他老婆正洗脚,说:‘既是这样,你替我舔舔就饶你。’这男人只得给他舔,未免恶心要吐。他老婆便恼了,要打,说:‘你这样轻狂!’唬得他男人忙跪下求说:‘并不是奶奶的脚脏。只因昨晚吃多了黄酒,又吃了几块月饼馅子,所以今日有些作酸呢。’”看得出来他素日忌惮王夫人。接着贾环、宝玉作诗,贾政点评道:“发言吐气总属邪派,将来都是不由规矩准绳,一起下流货。妙在古人中有‘二难’,你两个也可以称‘二难’了。只是你两个的‘难’字,却是作难以教训之‘难’字讲才好。哥哥是公然以温飞卿自居,如今兄弟又自为曹唐再世了。”

    玩母珠

    冯紫英进贾府推介四件洋货,其中有一件母珠。贾政赏玩过后联想到家族危机:“像雨村算便宜的了。还有我们差不多的人家儿,就是甄家,从前一样功勋,一样的世袭,一样的起居,我们也是时常往来。不多几年,他们进京来差人到我这里请安,还很热闹。一回儿抄了原籍的家财,至今杳无音信,不知他近况若何,心下也着实惦记。看了这样,你想做官的怕不怕?”又论自家道:“虽无刁钻刻薄,却没有德行才情。白白的衣租食税,那里当得起。”

    仕途起落

    贾政任学政期间“秉公办事,凡属生童,俱心服之至”,因此回京后得到吴巡抚保举,皇上擢升他为工部郎中。元春、王子腾去世后,工部将贾政保列一等,皇上念贾政勤俭谨慎,即放了江西粮道,于宝玉大婚次日起身赴任。此次出差将近一年,于次年正月初以“不谙吏治,被属员蒙蔽”的罪名被参回京。

    获罪抄家

    贾政被参回京不久,因从前的一系列祸事导致贾府在元宵节获罪抄家:宝玉涉嫌包庇蒋玉函而得罪了忠顺王;私自接收江南甄家转移家产;江西粮道任上被李十儿等家仆蒙骗,弄坏了名声;元春、王子腾先后去世;贾赦、贾琏在石呆子案善后过程中嫁祸于贾雨村;几个姓贾的远族接连被查;薛蟠在太平县闹出人命官司;贾政对贾赦、贾珍、贾琏、凤姐、贾蓉及其他家族子弟违法乱纪的行为失察,向驿站拿车、贾芹水月庵掀翻风月案两起事件,贾政也被贾琏蒙蔽。

    人物结局

    抄家后,蒙北静王、西平王看顾,荣国府世职失而复得,贾政袭职,但未能挽回家族颓运。贾政查看家仆花名册,背着手踱来踱去,竟无方法。众人知贾政不知理家,也是白操心着急。贾政本是不知当家立计的人,只有靠贾母主持大局。虽然世职仍旧袭了,但是家计萧条,入不敷出,贾政又不能在外应酬,难免典房卖地,诸凡省俭,尚且不能支持。贾母丧礼中,贾政为了避风头,诸事从简,鸳鸯替他感到不值。果然贾母的财产在出殡当天就被贼寇洗劫一空,贾政连失单都不敢据实上报,说是“咱们动过家的,若开出好的来反担罪名”。
    趁丁忧无事,贾政便向贾琏交代家事,自己带上贾蓉扶了贾母、凤姐、黛玉、秦可卿等人的灵柩回南安葬。回程路过常州毗陵驿地方,宝玉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前来拜别贾政。宝玉出家后,圣上赏了一个“文妙真人”的道号,贾府兰桂齐芳。贾政嘱咐家人道:“如今只要我们在外把持家事,你们在内相助,断不可仍是从前这样的散慢。

    出处考证/贾政 编辑

    阮志强饰贾政阮志强饰贾政
    贾政原型就是曹雪芹的叔父(一说父亲)曹頫(1696年?—?),曹荃(原名宣)第四子,曹寅嗣子,内务府员外郎,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官员。
    曹家老仆道:“曹頫为人忠厚老实,孝顺我的女主人,我女主人也疼爱他。”曹寅和李老太君器重曹頫,《红楼梦》中贾政的品性以及贾代善、贾母对他的偏爱与此相合:“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
    康熙五十四年(1715)正月,曹顒病逝,康熙大帝谕旨:“著内务府总管去问李煦,务必在曹荃诸子中,找到能奉养曹顒之母如同生母之人才好。”李煦奏曰:“曹荃第四子曹頫好。”内务府奏曰:“即请将曹頫给曹寅之妻为嗣,并补放曹顒江宁织造之缺,亦给主事职衔。”
    《红楼梦》写道:“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问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又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长子袭官对应曹顒,额外选拔贾政对应曹頫。问还有几子、主事之衔、员外郎三个重要细节与曹頫生平相合,证曹頫为贾政原型。
    曹頫自幼跟随曹寅读书,学业精进,备受夸奖。但是他不知变通,清史专家冯尔康评价道:“曹頫属于好学而无行政才能的人,所用又非人,只能给曹頫添事”,“曹頫是一个忠厚老实有点学问的人。看来他应变能力不强,在官场上分辨不出形势,因而处事时有不妥当的地方”。《红楼梦》中贾政在读书、官场、家事上的表现与此惊人吻合。贾政的影子甄应嘉“因为太真了,人人都不喜欢,讨人厌烦是有的”,亦符合曹頫的形象。贾政、甄应嘉获罪抄家的经历也来自曹頫真事。

    人物评价/贾政 编辑

    书中评价

    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
    其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
    这贾政最喜读书人,礼贤下士,济弱扶危,大有祖风。
    贾政训子有方,治家有法……公私冗杂,且素性潇洒,不以俗务为要,每公暇之时,不过看书着棋而已,馀事多不介意。
    我自幼于花鸟山水题咏上就平平,如今上了年纪,且案牍劳烦,于这怡情悦性文章上更生疏了。纵拟了出来,不免迂腐古板,反不能使花柳园亭生色,似不妥协,反没意思。
    身自端方,体自坚硬。虽不能言,有言必应。
    但说是个好上司,只是用人不当,那些家人在外招摇撞骗,欺凌属员,已经把好名声都弄坏了。

    红学评论

    (一)
    贾政迂疏肤阔,直逼宋襄,是殆中书毒者。然题园偶兴,搜索枯肠,须几断矣,曾无一字之遗,何其干也。倘亦食古不化者与?孔子曰:“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媵薛大夫。”政之流亚也。
    (二)
    贾政是有真性情的,但在现实生活中却丢失自己真正的追求,成为一个失语状态下的典型文人形象。在书斋中他迷失自身,在贾府中、在父母和子女面前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愿,在官场中也处于失语状态。探究其因,是封建文化自身的矛盾性、清王朝文化的存在样态以及《红楼梦》文本美学追求所决定的。
    (三)
    《红楼梦》中的贾政,是一个与贾宝玉彼此对立、相互参照的人物形象,这个形象体现了作者卓越的艺术创造力。作为荣国府的家长,贾政对宝玉的要求是全面而严格的,这一“严父”形象的思想性格、内在感情与真实心态及其社会历史、文化本质,具有独特的审美意蕴和文学价值。
    (四)
    贾政自身是个完美主义者,所谓爱之深,责之切。贾政一心想做好贾府的传承工作,希望宝玉能对这个家族兴衰担起自己的责任,延续贾家的兴旺,容不得贾府的一丝衰败。上元佳节,贾政参与众人的猜灯谜,众人的谜底却都是不祥之物,贾政烦闷,大有悲戚之状,回至房中只是思索,翻来覆去竟难成寐,不由伤悲感慨,不在话下。为何一番猜谜竟能引起贾政如此悲观的思虑呢?原来贾政心底一直忧心忡忡,时刻担心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导致贾府遭殃……贾政那日暴打宝玉,就是希望把他拉回正途。
    (五)
    算盘打动乱如麻,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爆竹暗喻荣华富贵昙花一现.所有的谜语都流露出悲观的气象。欢庆之日,却句句凄凉,句句不祥。书中借贾政之感预示贾家忽喇喇大厦将倾,树倒猢狲散的败落悲剧已不远了,贾政的忧患意识也跃然纸上。在一场连着一场的欢宴、一次接着一次的聚会、一轮赶着一轮的狂欢中,贾政预感到了危机。但他除了时常微微叹息,背着手踱来踱去,并无实际行动。加之他不惯于俗务,不能亲力亲为,想起家务就一时不能安心,遂懒政当头,自暴自弃,借着与相公清客闲谈来麻痹自己。

    其他评价

    贾政是贾宝玉的父亲,在《红楼梦》中,他是一个典型的封建家长形象。有人说他是“假正经”,也有人说他是一个真正的正经人。但可以肯定的是,照儒家传统看来,他是一个标准的孔孟子弟。
    贾政迂腐。贾宝玉是贾家不可或失的命根子,是贾府唯一的希望。而贾政从贾宝玉出生之日起就为他铺设了一条仕途经济的青云大道。他对皇上的忠心也表现为一种愚忠。皇上一时听了御史之言,令锦衣军将贾府家产抄没,贾政虽心生悲郁,但对皇上却绝无怨言,而且在锦衣军翻箱倒柜、逞凶施威以后,贾政还能面朝北面,含泪谢恩。可见,他深谙“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之理。
    贾政算得上清廉,却糊涂而迟钝。他一贯“勤俭谨慎”,为官清廉。不贪污纳贿,却不能管束手下人奉公执法,更谈不到以自己为表率,循循善诱,知人善任。对他们放纵不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弄到他们打着自己的旗号为非作歹的地步。因此,他的被弹劾又是必然的。
    但是,贾政却是一个孝顺之人。贾政对母亲可谓恭恭敬敬,唯命是从。平日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他总是先行奉上,让母亲亲尝、过目。安排家宴,也总是讲个笑话什么的,以博母亲欢颜。打宝玉,本是为了严惩不肖,让宝玉归于正途,将来好光宗耀祖。这应算是做父亲的正当权利,但贾母溺爱孙子,反而经常因此严斥贾政。为了不违母意,贾政只有放弃这权利。这都可以体现贾政对母亲的一片深情。
    总之,贾政深受孔孟思想的影响,他虽清廉孝顺,却迂腐守旧,迟钝糊涂。

    衍生形象/贾政 编辑

    1927年复旦影片公司版电影《红楼梦》易萌乔饰贾政
    1944年卜万苍执导电影《红楼梦》梅熹饰贾政
    1949年周诗禄执导电影《红楼梦》李鹏飞饰贾政
    1962年岑范执导电影《红楼梦》徐天红饰贾政
    1962年香港邵氏电影《红楼梦》赵雷饰贾政
    1977年香港佳视版电视剧《红楼梦》郑雷饰贾政
    1978年台湾华视电视剧《红楼梦》仪铭饰贾政
    1983年台湾华视版《红楼梦》张复建饰贾政
    1987年大陆央视版电视剧《红楼梦》马加奇饰贾政
    1989年中国内陆电影版《红楼梦》章杰饰贾政
    1996年台湾华视版电视剧《红楼梦》傅雷饰贾政
    2010年李少红导演电视剧《红楼梦》许还山饰贾政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11-07 11:16:38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