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赵康琪

    赵康琪是一位有影响的诗人。他擅长写朗诵诗,其朗诵诗已成他所生活的城市有特色的文化品牌。遇到重大社会文化活动,常可以听到他的诗被高声朗诵,激起观众澎湃心潮,赢得阵阵热烈掌声。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赵康琪 国籍: 中国
    职业: 诗人
    中文名: 赵康琪 性别:
    国籍: 中国 职业: 诗人
    代表作品: 《他的信寄到了今天》、《茅山朝圣》

    目录

    简介/赵康琪 编辑

    赵康琪赵康琪
     赵康琪是一位有影响的诗人。可吟可诵,是我国诗歌自古以来所具有的传统,这也是古典诗歌深深扎根群众、为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重要因素。及至当代,现代诗(第三代诗)喧闹诗坛,标榜是一种非大众文化、纯书面文化,具有不可朗诵性。

    康琪的诗,是一种听觉兼具视觉之美的诗歌。他坚持的是关注现实、捕捉形象,用审美的眼光发现诗。

    《放飞记忆》共收诗一百余首,吟咏江南故乡的诗作超过半数。都说熟悉的地方无风景,写好家乡的诗並不容易,可作者通过独到的观察,自觉地实现由审美感受到审美创造,《茅以升故乡的石拱桥》、《借你一片羽毛》等,都是构思精巧、读后令人难忘的诗章。

    康琪写诗,正是上世纪第一代诗盛行的时期,他家乡丹徒又走出早年参加革命、以后写诗一举成名的第一代诗后起之秀闻捷,康琪的诗受到第一代诗作的影响,并不奇怪。新诗不以流派论高下。几代诗歌虽然各具美学特征、美学追求,但又不是毫不相涉的断裂关系。

    《茅山松》写于1973年,写法受到贺敬之、梁上泉、陆棨等人诗风影响,取材亦与五六十年代名作《黄山松》灵犀相通;《泰山挑夫》写作时间晚了20年(1993),此类题材常为第一代诗所注目,但也和第三代诗“反崇高”、抒情主人公趋于平凡的主张有相通之处,在表达方法上明显减弱了第一代诗影响,少了表面、客观的口语化;末尾虽未脱第一代诗“拔高”的窠臼,这又是常为朗诵诗所需要的。

    那个读书的古人走了

    线装的才情,夹着

    一千五百个春秋,散落一山

    ——《读书台》

    芳草鲜花遍地,根须

    系着

    一脉消逝的溪流

    ——《梦溪广场漫步》

    我们读到了第一代诗并不常见的优美诗句。由此可看出,作者时时体察和把握对周围世界的审美关系,勤于思考、广为采纳,吸收了第二代诗的有益营养,逐渐熟练掌握独特的用词方式、语法规则和修辞法则,使诗歌语言变得具有弹性之美。

    作者不仅善于选择表现性较强的事物、超出机制较强的事物,发而为诗;一些看似枯燥、平淡,即所谓“缺少诗意”的题材,在他的笔下也能写得情趣盎然、饶有诗意,如《致少年宫》、《升旗预告》、《人造星空》等。

    《在刘三姐的故乡》,是诗集的一首佳作,清新自然,不乏黑色幽默,虽未押韵,但具有流畅的现代语感。由此可见,对于诗歌来说,创造性思维是决定成败得失的最重要因素。相比之下,《瘦西湖之瘦》就是一首缺少新意的诗作。就“瘦”字入题,某前辈诗人早就有传神之笔,给人难忘印象;后来人再写其“瘦”,必须有新的发现、新的表达,否则熟悉的题材也只能写出平平之作。“我接近你终于变得那样随心”,也是尚未诗化的病句。而作者来到少数民族地区,身处陌生环境,思维活跃、激活想象,反能写出佳作。

    这从另一个方面又给我们启示,不必追求数量,创新,始终是诗歌乃至文学追求的第一要义。我们设想,作者如果对诗集再放开眼界,精心编选,割爱部分非满意作品,艺术质量必将呈现另外一番面貌。 [1]

    放飞记忆/赵康琪 编辑

    读赵康琪和他的诗 ——兼评诗集《放飞记忆》 
    放飞记忆放飞记忆
      
     
    我是童话的纯真

    透明,没有一丝杂尘

    赤子对祖国的恋情

    永远不被刻上苍老的皱纹

    ——《我是……》

    以上诗句,概括了我对赵康琪这部诗集的总体印象:纯和真。纯真无须矫饰,真情动人心魄。诗如其人,读着诗集,触发我许多回忆。

    民间常有缘分说。我和康琪也有缘,那是一个编辑和一个作者结下的诗之缘。上世纪70年代他开始发表诗作,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单纯而率真。他爱诗,写诗,我觉得他很有成为诗人的潜质,在当时的《江苏文艺》(《雨花》前身)上发表了他的第一首诗,于是交往频繁起来。他始终是《江苏文艺》《雨花》《扬子江诗刊》的基本作者,从他后来再读大学,当教师,任职市委宣传部,到出任文联党组书记,任凭职务变更,我们始终联系密切,结下三十多年如一日的深挚情谊。更可贵的是,在改革开放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他无动于衷,耐得寂寞,爱诗写诗,始终如一。

    康琪崇尚现实主义。他深受艾青贺敬之、郭小川、闻捷等诗人作品的影响,当然也与他的人生经历和传统审美观分不开。他认定,现实主义是以爱国主义和忧国忧民为根基,为人民立德立言为己任,纵然抒写自我也必然打着时代的烙印,诗情、诗意、诗理、诗趣,应该是与诗人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和感悟密不可分。

    康琪的诗,均取材社会现实,贴近时代,贴近人民,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重大事件,诗集里几乎均有反映。也许是出于一种责任感,每次由他组织的重大纪念活动,他都会写一首压轴的主题朗诵诗。诗集里“心泉奏鸣”一辑中的那些诗,差不多都是这样写出来的,为时而作,有感而发,收到很好的效果,有些诗还被中央台选中,作为节目播出。其中最打动我的一首诗,是写在汶川大地震中与美国读博的儿子合作,由儿子和留学生们在华盛顿地区《手牵手心连心》大型赈灾义演时朗诵的《心,飞向祖国,飞向汶川》。大真大爱,读来感人至深。古人云:“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在他的诗中,最能深切感受到的就是一个情字,只有对生活的真诚和热爱,一朝触发,方能动情而诗。

    诗,是富有强烈主观性的艺术,创作的过程是从主观出发去寻觅客观,主客观相碰撞、相融合的过程。不管对诗有多少分歧,都无法否认诗应该是时代精神的折光。康琪写历史题材的诗,如“血色记忆”一辑中的《他的信寄到了今天》《茅山朝圣》《胜利之忆》《访韦岗》,尽是借古喻今,熔铸了他对现实的深刻思考,读者能从诗里悟到许多没有说的东西。

    中国诗歌的健康发展,首要的一条,诗应该而且必须走向人民大众。我们有理由喜爱康琪的诗,读他的诗很容易沟通。生活中的康琪是个很谨慎很谦恭的人,为人低调,不擅张扬。他的审美观念是民族的,遵循着传统的诗学,从生活中来,再走进生活中去。他的诗不是游戏人生的发泄,个人欲望的排遣,而是情绪的凝聚,主旋律的精神熔铸,自我融入社会、融入人民之中,有着较多文化意蕴和人性光彩的由衷慨叹,读后总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启迪和深省,也许那正是诗魂的艺术力量。[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11-22
    [2]^引用日期:2010-11-22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人物作家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4-24 14:51:11
    立刻申请认证荣誉共建 认领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