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赵本夫

    赵本夫,一级作家,江苏丰县人,共产党员,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江苏省优秀中青年专家。1988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1971年参加工作,历任江苏丰县革委会通讯组成员,丰县广播站编辑,丰县文化馆创作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丰县县长助理(挂职),徐州市文联主席,江苏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钟山》主编,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第三、四、五届副主席,江苏省文联第五、六届委员。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代表作品《天下无贼》《刀客和女人》《混沌世界》《黑蚂蚁蓝眼睛》《天地月亮地》《无土时代》《寨堡》《空穴》《走出蓝水河》《鞋匠与市长》《走出蓝水河》《青花》《飞花如蝶》《卖驴》等。 2017年12月,凭借作品《天漏邑》获“2017汪曾祺华语小说奖”。 2018年,赵本夫凭借《天漏邑》荣获“首届汪曾祺华语小说奖”长篇小说奖 、第三届施耐庵文学奖 。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赵本夫 出生日期: 1948年
    性别: 国籍: 中国
    出生地: 江苏丰县 民族: 汉族
    毕业院校: 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南京大学 职业: 作家
    主要成就: 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津贴 代表作品: 《天下无贼》《刀客与女人》《黑蚂蚁蓝眼睛》《空穴》《寨堡》

    目录

    个人简介/赵本夫 编辑

    赵本夫书法作品 赵本夫书法作品

    1947年农历十一月初六出生于江苏省丰县赵集村,丰县赵集村现有赵本夫故居,其兄弟还居住在赵集古村 ,赵集古村是一座有五百年历史的古集,是北宋赵抃的后裔。赵集古村至今还保留祖辈传下来的的古朴传统,其村民风淳朴,互帮互助,赵集古村这片大地哺育了赵本夫。1961年由本村小学考入丰县中学,1967年高中毕业后回村务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协专业作家。

    1971年3月参加工作,在县委宣传部任新闻干事十年,1980年调入县广播站任编辑,1981年发表处女作《卖驴》获当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1983年调县文化馆从事文学创作,1984年三月考入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后改名鲁迅文学院)。1986年毕业后又考入北京大学作家班,次年转入南京大学,1988年大学本科毕业。

    赵本夫 赵本夫

    1985年调入江苏作协任专业作家,1986年初当选为江苏作协副主席,之后又在丰县挂职县长助理并任徐州市文联主席,1990年被任命为江苏作协专职副主席。现为江南诗画院顾问。

    赵本夫先后发表作品二百多万字,以小说为主。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刀客和女人》、《混沌世界》、《黑蚂蚁蓝眼睛》、《天地月亮地》,小说集《寨堡》、《空穴》、《走出蓝水河》;短篇小说《鞋匠与市长》。作品被翻译成英、俄、日、挪威、泰等多种文字,收入国内外四十多种选集。现为江苏省作协专职副主席,《钟山》杂志主编,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江苏省优秀中青年专家。

    由他的短篇小说《天下无贼》改编的同名电影获得巨大反响;他的长篇《刀客与女人》改编成电视剧《走出蓝水河》,已经在各地热播;赵本夫担任编剧的二十五集电视剧《青花》也已经开始在北京等地播出。

    人物特点/赵本夫 编辑

    • 大巧若拙的强悍派

    电影《天下无贼》 电影《天下无贼》

    《天下无贼》是1999年的作品,冯小刚,2001年前后从峨影手中购买到了改编权。对于原作和影视之间的差异问题,赵本夫曾经有名言说:"小说是我的,电影是冯小刚的。"言下之意,改编权已经给了人家,怎么改,是对方的事情。赵本夫说:既然同意改编了,就要明白,导演会有自己不同的理解、不同的诠释。小说是文字的语言艺术,电影是综合的艺术,所以导演、演员的表现甚至制片方的投入,都会影响到它最终的面貌。作家应该有思想准备-电影可能拍得很漂亮,也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缺憾。

    赵本夫:《天下无贼》是个肥皂泡

    为人低调的江苏省作协专职副主席赵本夫最近走进了媒体的视野:他的短篇小说《天下无贼》被冯小刚改编成电影,很快就要开机;根据他的长篇小说《刀客与女人》改编的电视剧《走出蓝水河》去年11月在湖北首播,不久将在北京乃至全国播出。对于《天下无贼》过于理想化的剧情,赵本夫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天下无贼》近乎一个美好的童话,是个肥皂泡。
      葛优向冯小刚推荐《天下无贼》
      冯小刚拿到《天下无贼》电影剧本版权可谓曲折。赵本夫透露,《天下无贼》最早是葛优妈妈向葛优推荐,然后葛优推荐给冯小刚的,电影版权方面最早是北京电影制片厂联系的,已经达成意向了,但那时冯小刚手中有别的剧本,于是这个事情就搁下了。冯小刚最后是从峨嵋电影制片厂重新拿到《天下无贼》剧本的。赵本夫说,与北影厂签订版权的事暂缓之后,该厂一位领导调任峨影厂当厂长,项目就转到了峨影厂并通过峨影厂下面的一个公司和赵本夫签了版权转让合同。这时冯小刚又找到赵本夫,得知版权已经被峨影厂购买了之后只好等着,“峨影厂在改编时碰到一些障碍,做不下去。经过协商,他们同意将版权转给冯小刚。”
      《天下无贼》改编成电影难在内心戏很多
      赵本夫介绍,《天下无贼》1999年发表在《作家》上,还获得了第八届小说“百花奖”。2002年,冯小刚曾经想请赵本夫改编剧本,但当时赵本夫要随中国作协代表团出访美国没有时间。于是,冯小刚自己亲自改编,“从一个短篇小说改编成电影,冯小刚的工作量很大。”赵本夫说。冯小刚曾表示,《天下无贼》在关照人物内心上要下更大功夫,希望能让更多人看了以后不仅仅是一笑而过。赵本夫昨天也说,小说里内心戏比较多,有不少写内心的细节,这点在电影表现上是难点。
      《天下无贼》目前在甘肃夏河选景,这符合赵本夫原来的想象吗?赵本夫说,小说里的故事情节主要发生在西部和火车上。江苏土生土长的赵本夫能把西部写好吗?赵本夫解释说:“我去过西部。但文学主要靠想象,靠虚构,那么多生活不可能都经历过。”《天下无贼》的男主角已经由最初的周星驰变为葛优,哪一个更加符合赵本夫笔下的人物呢?赵本夫说自己对影视娱乐并不是很熟悉,但认为周星驰比较善于搞笑,而葛优比较有潜质,同时他也表示,“尊重冯小刚的劳动,不会干涉。”
      《天下无贼》是个近乎完美的童话
      赵本夫对记者说,自己对《天下无贼》整体比较满意,“无论结构还是语言都不错。”赵本夫说。首先是小说的名字起得比较妙、比较打眼;其次是作品的立意比较好,给改编提供的空间比较大。和赵本夫的满意相比,不少人却批评《天下无贼》的故事过于理想化。虽然如此,但他认为电影出来之后在这点上不会引起很大的争议,
      “《天下无贼》探讨的是人灵魂的一种进化,呼唤的是一种美好的东西,作品的立意和走向才是值得关注的。”那为什么要通过贼来呼唤美好的东西?赵本夫告诉记者,主要是想反其道而行之,有点黑色幽默,“生活太复杂,某一个瞬间就可能让一个人改变主意。《天下无贼》是一个近乎美好的童话,一个肥皂泡。”

    赵本夫的声音带了点淡淡的江苏丰县老家的乡音,不疾不徐,遇到任何提问,都没有情绪的大起大落。而在温和之外,赵本夫总算承认,自己的性格其实很强悍,骨子强悍。“真正有修养的人,不是表面上的咋咋呼呼,没有必要。作家的叛逆,不是一定要和谁过不去。行为装束上的标新立异,是浅薄的。真正的强悍,不需要表面的张扬,你必须要有自己的坚持,我在生活中很随和,但在某些观点上,别人要想改变我,难。”别人无法改变的,首先就是他多年如一日的创作倾向。

    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在阿坝地区采风留影 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在阿坝地区采风留影

    赵本夫作品中的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三十年如一日。“对善恶的看待,不应单从法律的角度,还应该对人多一点深层的理解,应该立体地人性化地看待一个人。《天下无贼》中王薄和王丽两个贼,其实不是典型意义上专门谋财的贼,他们只是一对叛逆的年轻人,所以他们的身上,有着善良的因子,他们会被傻根这个小伙子的天真和质朴打动,才会千里迢迢护送傻根回家,演出了一幕天下无贼的童话。有读者觉得两个贼的转变太快,其实我们的生活里,并不缺少这样的例子--可能只是一个人的一句话触动了你,它让你的心瞬间感到温暖,这时候,每个人都有做个好人的意愿。”有鉴于此,赵本夫的作品里,没有十恶不赦,没有颠倒糜烂,他的笔调三十年如一日的善良、敦厚、筋道、好看。常常在不知不觉中,感动了一个或者另一个。

    赵本夫 赵本夫

    赵本夫,对时下的评论界倒是有些看法:“新世纪以来,作家们都在各领风骚三五年,有些作品当时很红,过几年就不能看了。文学的确在面对外界的各种诱惑和干扰,但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作家要清醒,清醒你在干什么?写作不是给领导看的,不是赶风潮的,那是你对生活的认识和感知。被更多的人喜欢当然很好,但是外人的评论也不必太在意。我对这些年的评论界,是不满意的--我们缺少真正的评论家,动辄就是捧场、表扬。作为评论家,应该反问自己,有没有自己的批评视角、批评体系?如今的很多批评就是书评,一样的视点,泛泛而谈内容、形式和不足。还喜欢归类,给作家归类,给作品归类,归类虽然很省事,但不准确,对那些并不属于哪一类的作品,你还要生搬硬套,那能塞进去么?既然是批评家,那么,哪一部作品哪一个作家是你发现的?没有那样的发现,怎么能算得上合格的批评家。俄罗斯的大批评家们,就曾经扶植、发现了多少作者啊,没有这样的建树,就不是真正的批评家。”

    中国作家应该有这样的信心--东方人能够写得过西方人,有这个实力。在"先锋"派很红的时期,许多有名的批评家就私下里说,很多作品自己也看不懂,但不好意思说看不懂啊,说看不懂似乎意味着你没水平,没读过那么多书。在文学创作领域,技术上形式上虽然也要讲究,但更重要的还是精神的高度。"先锋"派是正楷还没练好就去狂草了,意识到了,跟在别人后面是没有希望的,于是又回过头来了。

    • 赵本夫之“拙”

    赵本夫 赵本夫

    不懂电脑——赵本夫是极少数的不懂计算机的作家之一,连简单的打字都不会,家中老伴、女儿人人一台,连小外孙都会打字,只有赵本夫与之无缘。对此,他有充足理由,“网上虽然很精彩,但我不想受更多的诱惑,人不可能拥有所有的东西。”

    夜半遇贼——《天下无贼》只是个美好的愿望和梦想,其实生活中当然有贼,赵本夫自己不但遇到过,还抓过。那是1976年初,唐山大地震,赵本夫在家乡丰县的地震棚里,一天夜里,有贼闯进来,赵本夫迷迷糊糊之间,慢悠悠地问贼:“你想干啥?”贼被这样镇定的语气吓了一跳,仓皇逃跑,赵本夫爬起来拔腿追了出去,后来被夫人生生又拉了回来。

    机械文“盲”——赵本夫对所有的机器都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因为觉得很麻烦,搞不懂。在家踩着椅子换灯泡,夫人每每手持竹竿站在一旁指点他,随时准备给笨手笨脚的老公一点教训。

    小说作品/赵本夫 编辑

    长篇小说

    《无土时代》 《无土时代》

    《刀客和女人》

    《混沌世界》

    《黑蚂蚁蓝眼睛》

    《天地月亮地》

    《无土时代》

    小说集

    《刀客和女人》 《刀客和女人》

    《寨堡》

    《空穴》

    《走出蓝水河》

    短篇小说

    《鞋匠与市长》

    《天下无贼》

    编剧作品

    2001年电视剧《走出蓝水河》

    2003年电视剧《青花》

    2005年电视剧《飞花如蝶》

    个人影响/赵本夫 编辑

    赵本夫参加访谈 赵本夫参加访谈

    赵本夫怀念汪曾祺、艾煊等一批文坛故人的文字,虽然简短,但字字珠玑,真情四溢,能从中感受到赵本夫深埋心底的苍凉和寂寞,也许,还有某种不足为外人道的苦涩承担?赵本夫很坦然地叙述着自己的日常生活,对于文学思维和文学语言的坚持,对于公众话语的独立思考。说到自己小说风格的变化,赵本夫说近几年又写了两部长篇小说,《黑蚂蚁蓝眼睛》和《天地月亮地》,是根据自己多年的生活积累和对童年生活的反复提炼,在诸多自认为非常扎实的中篇小说的基础之上,反复酝酿,呕心沥血,精心创作的作品,这个系列涉及到人与土地、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一宏大主题,这一系列最后要写成四部,他用“地母”系列这一名称来涵盖这样宏大复杂、多元斑斓的长篇组合,他正在撰写的是第四部,第三部还在酝酿中。赵本夫的写作还很传统,仍旧坚持手写,拒绝电脑,他说,面对稿纸,让自己有一种亲近感和写作的庄严肃穆。创作不是码字,赵本夫说,作品究竟是不是精品力作,是不是传世之作,需要读者的认可和时间的检验。大仲马的东西那么好,影响力那么大,但在当时的法兰西,却被认为是不入流的下里巴人。也就是在希拉克当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大仲马才被允许进入法国的先贤祠,算是被确认为法国文学的经典。如果我们耐不住寂寞,迫于这样那样的压力,去迎合、紧跟各种风尚,结果时过境迁,短短的几十年,作品都成了废纸一堆,这样的惨痛教训,我们见到的还少吗?赵本夫认为,作家要靠作品说话,但也未必是作品越多越好,首先是要保持一个作家应有的清醒头脑来观照这个大时代的沧桑巨变。赵本夫说自己的长篇系列不会急急忙忙的出手,慢工才能出细活,从从容容,不必为了什么奖项。这样的写作,纯粹,简单,虽然辛苦,但是没有额外的心理负担,这种状态,很好。

    赵本夫在易卜生纪念馆签名 赵本夫在易卜生纪念馆签名

    赵本夫的文学就这样在不经意中给人以希望和力量。在他的笔下,没有绝对的坏人,赵本夫总是愿意从善良的角度去发掘人性的光辉,但这样的善意的表达又绝对不是廉价生硬的光明尾巴。记得在一次其他作家的作品研讨会上,赵本夫曾经说过,现在是一个多变的迅速转型的时代,许多事情的发生令人无法用过去现成的理论框架来解释,作为一个作家,面对这些潮起潮涌,更要有自己的悲悯情怀,他说到了一条社会新闻:一个女孩子为了给父母治病而在媒体上刊发广告出卖自己。他说,人间有许多类似的故事,藏在其间的人间冷暖和悲剧意味是值得作家们捕捉的。理解了赵本夫这样的悲悯视角,就不难解读他的又一部短篇小说《鞋匠与市长》,看上去是一个很小的切入点,但是却蕴含着非常宏大的主题,两个人最终的归宿和结局又是那样的意犹未尽,令人无限遐想。

    赵本夫也会偶尔拿出一些小散文给读者带来次次惊喜。这些小散文,一改时下同类文体的无病呻吟花花草草,也不是故作高深、卖弄典故、兜售常识的所谓文化散文。赵本夫的散文贵在有情,他总是透过自己纯朴的近乎白描的语言娓娓道来,让人感受到文字背后传递的撼人心魄的力量!赵本夫生活中是位铁杆球迷,对足球有很专业的见解,这是圈内人都知道的。但就在雅典奥运会期间,赵本夫却有一篇独辟蹊径写足球的小散文刊发在解放日报的《朝花》副刊上,这个散文唤作《母亲的奥运》,不到一千字的文字,写他86岁老母亲半夜起床对奥运进展的关心,写母亲对奥运冠军朴实无华的赞扬,写母亲在奥运期间对全家人的照顾,读这样的散文能够掉眼泪,能够让人们在乏味枯燥甚至是无聊的现实纷争当中体会到一种最为本真的情感,最为无私的圣洁的慈爱,这样的文字,谁能说还有很多?

    赵本夫还身兼大型纯文学刊物《钟山》杂志的主编,赵本夫虽然不过问具体的编辑业务,但是他却以自己的敏锐目光和文学理想为这个文学重镇尽着自己的心力,自己的本分。面对喧嚣浮躁的文坛,五花八门的这样那样的主张,有形无形、急功近利的算计,经过反复斟酌,赵本夫为杂志提出了“原创、拒绝、远行”的办刊主张,看似简单的六个字,每个词组却都可以写出洋洋洒洒的文学论文,每个词组都渗透着一种守护文学精神的坚韧和孤绝。赵本夫坦言,这是一种我们对文学理想的期许,更是对自己的一种鞭策,也许永远达不到这样的高度,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

    作家心声/赵本夫 编辑

    赵本夫 赵本夫

    土地在中国人心中的情结可能是一种自然本性。当人们把大地变成财富时,各种悲剧就发生了。历史上的战争、杀戮、争夺……都是想把大地据为己有。而当大地回归自然,成为万物的母亲时,一切都美好起来。这其实是一个关于人类的话题。动笔之前赵本夫曾经多次回到故乡感受大地的呼吸,也曾去西部荒野行走,城市与荒野的对比参照,让一切都清晰起来。城市中的生命力却很脆弱,充斥着倾轧、争夺、紧迫感……而西部很贫穷,人们的幸福指数却较高,生命变得很悠然。究竟哪种生活方式更适合人类呢?

    赵本夫说敲响时代警钟这句话特别对。这部长篇是自己人生所有的积累和思考。文明不可阻挡,文明是在建立一种秩序,随着文明的发展,秩序越来越密不透风。但任何生命都是生而自由的,这就与秩序形成了矛盾。好比南方的盆景,我承认它是艺术,但从不喜欢它——动不动就修修剪剪,多一点枝节就得给剪掉,它长得该多难受?这是对生命本身的扼杀。对文明应该从另一个角度去想一想,确实到了该警醒的时候了。

    赵本夫自小接受传统教育,对国家、对民族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是天然的。一个作家最大的使命就是写出好作品,没内容或者玩花样是不可能的。一个作品,不在于你怎么写,而是在于你到底写了什么。

    相关内容/赵本夫 编辑

    天下无贼》是个肥皂泡

    《天下无贼》 《天下无贼》

    为人低调的江苏省作协专职副主席赵本夫最近走进了媒体的视野:他的短篇小说《天下无贼》被冯小刚改编成电影,很快就要开机;根据他的长篇小说《刀客与女人》改编的电视剧《走出蓝水河》去年11月在湖北首播,不久将在北京乃至全国播出。对于《天下无贼》过于理想化的剧情,赵本夫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天下无贼》近乎一个美好的童话,是个肥皂泡。葛优向冯小刚推荐《天下无贼》

    冯小刚拿到《天下无贼》电影剧本版权可谓曲折。赵本夫透露,《天下无贼》最早是葛优妈妈向葛优推荐,然后葛优推荐给冯小刚的,电影版权方面最早是北京电影制片厂联系的,已经达成意向了,但那时冯小刚手中有别的剧本,于是这个事情就搁下了。冯小刚最后是从峨嵋电影制片厂重新拿到《天下无贼》剧本的。赵本夫说,与北影厂签订版权的事暂缓之后,该厂一位领导调任峨影厂当厂长,项目就转到了峨影厂并通过峨影厂下面的一个公司和赵本夫签了版权转让合同。这时冯小刚又找到赵本夫,得知版权已经被峨影厂购买了之后只好等着,“峨影厂在改编时碰到一些障碍,做不下去。经过协商,他们同意将版权转给冯小刚。”

    • 《天下无贼》改编成电影有难度

    赵本夫介绍,《天下无贼》1999年发表在《作家》上,还获得了第八届小说“百花奖”。2002年,冯小刚曾经想请赵本夫改编剧本,但当时赵本夫要随中国作协代表团出访美国没有时间。于是,冯小刚自己亲自改编,“从一个短篇小说改编成电影,冯小刚的工作量很大。”赵本夫说。冯小刚曾表示,《天下无贼》在关照人物内心上要下更大功夫,希望能让更多人看了以后不仅仅是一笑而过。赵本夫昨天也说,小说里内心戏比较多,有不少写内心的细节,这点在电影表现上是难点。

    《天下无贼》目前在甘肃夏河选景,这符合赵本夫原来的想象吗?赵本夫说,小说里的故事情节主要发生在西部和火车上。江苏土生土长的赵本夫能把西部写好吗?赵本夫解释说:“我去过西部。但文学主要靠想象,靠虚构,那么多生活不可能都经历过。”《天下无贼》的男主角已经由最初的周星驰变为葛优,哪一个更加符合赵本夫笔下的人物呢?赵本夫说自己对影视娱乐并不是很熟悉,但认为周星驰比较善于搞笑,而葛优比较有潜质,同时他也表示,“尊重冯小刚的劳动,不会干涉。”

    • 《天下无贼》近似童话

    赵本夫对记者说,自己对《天下无贼》整体比较满意,“无论结构还是语言都不错。”赵本夫说。首先是小说的名字起得比较妙、比较打眼;其次是作品的立意比较好,给改编提供的空间比较大。和赵本夫的满意相比,不少人却批评《天下无贼》的故事过于理想化。虽然如此,但他认为电影出来之后在这点上不会引起很大的争议,

    “《天下无贼》探讨的是人灵魂的一种进化,呼唤的是一种美好的东西,作品的立意和走向才是值得关注的。”那为什么要通过贼来呼唤美好的东西?赵本夫告诉记者,主要是想反其道而行之,有点黑色幽默,“生活太复杂,某一个瞬间就可能让一个人改变主意。《天下无贼》是一个近乎美好的童话,一个肥皂泡。”

    • 《走出蓝水河》李代桃僵

    赵本夫 赵本夫

    赵本夫的作品改编成影视剧似乎总要经历些磨难:《天下无贼》第一次剧本没有通过;而根据《刀客与女人》改编的电视剧为何要用赵本夫另一部小说的名字《走出蓝水河》呢?原来,一开始用《刀客与女人》申报时没有通过,于是改名。“小说《刀客与女人》我写的时候叫《人间词话》,出版社出于商业考虑改了书名”。现在电视剧却帮他了却了心愿,毛阿敏演唱的片尾曲就叫《人间词话》。

    和《天下无贼》的理想化相比,电视剧《走出蓝水河》就比较凝重了:写了从民国初建到“文革”结束这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主要是通过一个土匪的命运写一种文化心态、人文心态,包括对‘文革’的反思”。虽然电视剧把“文革”部分加以改动,但赵本夫如此评价自己这部1985年写就的小说,“这部小说我写了十几年,改编时并没有增加内容。不追求时效性的主要目的是想借此告诉读者,我的小说卖的不是水而是血。”(刘江华)

    日报评论/赵本夫 编辑

    赵本夫:大地才是一切生命的依托 赵本夫:大地才是一切生命的依托
    赵本夫代表省作协给南水北调工程的工人赠书 赵本夫代表省作协给南水北调工程的工人赠书
    赵本夫 赵本夫

    2008年12月23日。北京华侨大厦,“《当代》杂志长篇小说奖”评选活动现场。7位评委当场投票,从全年出版的一千多部长篇小说中遴选出5部“最佳”。结果,赵本夫的《无土时代》以6票当选,这部作品是他写了20年的生命之作。
      让人尊敬和喜欢的,是他虽然文名官名都响亮,可他为人行事一向低调,不艳慕荣华富贵,不喜欢夸夸其谈,不露面于大庭广众……他属于那种真正的好作家。
      他的名字不如“傻根”来得响亮
      在当今这个e时代,还真不能否认影视对文学的“提携”作用,尽管大多数作家对之摆出了一副有点嫉恨又很艳羡的“酸葡萄”身段。


      有了电影《天下无贼》,赵本夫才真正为大众所知晓。其实他出道甚早,在新时期文学繁荣阶段就崭露头角,短篇、中篇、长篇小说屡屡发,地方、中央乃至全国小说奖一一得,由此也早就坐上了江苏省作协专职副主席的交椅,享受着副厅级待遇。不过,老百姓才不管你是处级作家、厅级作家还是部级作家,他们看的是你的作品,品评的是你的人物,所以,“赵本夫”的名字还是不如“傻根”来得响亮。
      《天下无贼》本是赵本夫的中篇小说,发表后在文学界得到了一些喝彩,之后也就“轻舟已过万重山”,直到导演冯小刚将它搬上银幕,一下子变得大红大紫。傻根是《天下无贼》中的主人公,是一个带着打工挣来的血汗钱回家的农民工,更是一个涉世未深、带着一副纯真无邪眼光看世界的憨厚青年。这样一个可爱形象经过电影屏幕浪漫主义的放大,得到了广大观众的共鸣。这也正好体现出赵本夫写作的初衷——调动起广大人民群众内心的善良品质,使社会群体精神向着真善美的境界努力行进。
      所以,自从电影《天下无贼》大红大紫之后,赵本夫嘴里多了一句话:“小说是我的,电影是冯小刚的。”每当人们向他“歌功颂德”之时,他就认真地来上这么一句。而此时,他对自己说的另外一句话是:“你的任务是写好生命中最重要的作品。” 他的头脑始终保持着清醒。
      他越来越深地把自己藏起来,藏到工人、农民、市民中,藏到避开文坛,过普通老百姓的平常日子,甚至藏到离开城市,回归乡土,回到大自然……
      于是,就有了他的新书《无土时代》。赵本夫说,迄今为止,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最钟爱的一部长篇小说。
      他最关注和忧虑的
      《无土时代》是赵本夫长篇小说“地母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也是最难写的一部。
      “地母三部曲”是赵本夫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创作,1995年出版了第一部《黑蚂蚁蓝眼睛》,1997年出版了第二部《天地月亮地》。自此之后,
    这第三部可难倒了他,以至于几年里都不敢“轻举妄动”。
      从1997年到2007年,10年间,他多次启笔,又不满意而放下。有一次甚至已经写了20万字,还是觉得不行,最终把它们全部废掉了——20万字呀,那是多么巨大的劳动,天天起五更熬半夜不说,家里人都跟着悬着心,亦愁,亦忧,亦喜,亦怕(赵本夫自己不用电脑,全凭手写,然后是夫人替他打字。夫人贤惠,就是为了给他打字才学会电脑的)。20万字,圆珠笔磨光了十来杆,手指上磨出了茧子,更何况煎心熬神的心力脑力呢!漫长的10年,3600多个日日夜夜,这部作品成了赵本夫的心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我情绪上经常是阴的,感觉很不快乐”。
      他用田园牧歌对抗e时代
      他从小生活在徐州丰县一个有着600年历史的古村赵集,并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直到1984年才到南京定居下来。他家祖上是当地的大家族,曾经拥有不少土地,但到上世纪40年代逐渐衰落破败。赵家的衰落过程有点与众不同,不是家族子孙不肖挥霍,也不是无能经营,而是家人一次次被绑票,尔后一次次“割地赔款”,单是他父亲就被绑过两次。这些绑架、杀人与自杀的血淋淋事件,在他少年时代一次次遭遇到,并由此构成了他生命底色的灰色调,他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过童年,内心里是非常忧郁的。
      尽管已进城多年成了城里人,他还是留恋农村。他留恋农村那种人与人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不喜欢城里人老死不相往来的淡漠。他喜欢土地上的无限生机,那混合着牛嘶马叫和庄稼拔节生长的热闹与嘈杂,经常让他陷入回家的冲动。他也读了不少书,包括中西方思想家对城市文明以及乡村简单生活的思考等等,这些思想火花点燃了他的“原始乡村记忆与情感”,使他越来越从感性的“乡村”理想,演绎为自觉守护“乡村”的意识。
      从外表看,赵本夫方脸阔眉,五官非常周正,脸上总是挂着一副厚实、又带着忧郁的神情,稳重得像一座北方的大山。平日的他一向节语、戒躁、勤恳、宽厚、忠诚,是一位兄长式的完全可以
    信赖的朋友。当然,大半生的丰富经历,也使他积累了成熟的人生经验,自信地面对世界,所以他走上江苏省作协的领导岗位也是顺理成章、受人拥戴的。然而从另一方面说,他的脑海里又经常涌动着许多不可思议的奇异浪花,有时天真得像个孩子。
      赵本夫虽然忧郁,然而并不悲观。忧郁是少年时代的印迹,一个人的少年印迹是永恒的,一生都很难改变;但它不会遮蔽成长以后的成熟,也不应该成为不断跃上新高度的阻碍。已经人到中年的赵本夫,在说他是个理想主义者的同时,也微笑着展示出自己对世界乐观的一面,他说,今天是最好的时代,我很庆幸自己赶上了。
      他曾走进一个牧民家的帐篷。这是一个四口之家,夫妻俩带着一儿一女,加上一头奶牛,四口人轮流放这头牛。家里不富裕,用城里人的标准看相当贫寒,可是对素不相识的客人赵本夫,主人拿出了最好的食物,像亲人一样贴心地招待。
      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他跟着主人走路,行进中吃了一个西瓜。他随手把西瓜皮扔了,却被主人捡回,精心地扣着放在地上。主人解释说,这是沙漠的规矩,留给未来的遇难者,兴许就能救一条命。
      还有一次在兰州逛市场,他无意间打碎了一个卖主的如意,老板气得大喊大叫。赵本夫心想这下完了,老板还不得要求赔个天价?没想到,最后人家仅仅要他赔了10块钱。
      ……
      赵本夫一次次热泪盈眶,一次次受到强烈无比的震撼。他看到了如今已很难见到的淳朴,他也最终相信了人与人之间的善良相待真的在现实生活中存在,从而使他对人性之美和世界的明天信心大增。
      他还有一句让人心惊的话:“我的小说卖的不是水而是血。”
      这就是赵本夫,我无法全盘总结他,只好笼而统之冠以“好作家”的称谓。其实称谓并不重要,我也不是单想为一个赵本夫“歌功颂德”——我想说的是,这样的好作家越多,则文坛幸甚,文明幸甚。(摘自2009年2月13日《光明日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2-13 16:17:29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