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车洪才

    车洪才,1936年生。黑龙江省海伦市人。1957年9月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原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英语。1959年由外交部选派去阿富汗喀布尔大学文学院学习普什图语,1963年1月毕业。1978年商务印书馆接全国辞书工作会议的指示,组织编写《普什图语汉语词典》,同年,商务印书馆把《普什图语汉语词典》的编写工作交给了车洪才。

    2012年车洪才完成此书的初稿,预计将于2014年出版。

    2015年1月荣获“2014中华文化人物”荣誉称号。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履历/车洪才 编辑

    车洪才教授 车洪才教授

    1936年出生于黑龙江省海伦市。

    1957年9月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原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英语。

    1959年由外交部选派去阿富汗喀布尔大学文学院学习普什图语。1963年1月毕业。

    1963年3月至1965年5月属外交部翻译队。不久调到原北京广播学院任教。

    1974年至1977年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普什图语组工作。1988年被评为副译审。

    1978年接受编写《普什图语汉语词典》的任务。历时36年完成。

    1982年外语系要增开国际新闻专业,抽调他外出进行生源调查,论证开办国际新闻专业的可行性。

    车洪才获颁勋章 车洪才获颁勋章

    1989年3月至1993年7月先后在中国驻巴基斯坦使馆和中国驻阿富汗使馆工作。

    1999年年底退休,与张敏教授共同编著《普什图语教程》(上下册)、《普什图语基础语法》等教材。

    2000年起任中国传媒大学(原北京广播学院)国际传播学院特聘教授。教普什图语,和张敏一边教书,一边编写教材,前前后后有四本。

    加尼拿过《普什图语—汉语词典》 加尼拿过《普什图语—汉语词典》

    2008年至今,除了《普什图语汉语词典》,中间又与别的出版社合作,编纂了三本普什图语字典,其中还有一本军事用语词典。2014年4月,车洪才教授花36年完成编纂的《普什图语汉语词典》将要出版。  

    2015年1月荣获“2014中华文化人物”荣誉称号。  

    2015年1月21日,阿富汗总统加尼向中国传媒大学普什图语教授车洪才授予阿杰出贡献勋章。  

    2015年3月,记者从商务印书馆获悉,由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车洪才和外交官张敏主编的《普什图语汉语词典》正式出版。  

    主要著作/车洪才 编辑

    张敏教授共同编著《普什图语教程》(上下册)、《普什图语汉语词典》、《普什图语基础语法》等教材。

    写作经历/车洪才 编辑

    车洪才在查看自己编写的普什图语教材 车洪才在查看自己编写的普什图语教材

    1975年,为了增加中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影响力,国务院召开的全国辞书工作会议决定,准备花10年时间出版160种中外语文词典,其中就包括《普什图语汉语词典》。

    截至1975年年初,书店中公开出售的中外文词典,仅有《新华字典》、《工农兵字典》和《袖珍英汉词典》等少数几种小型词典,收词也非常少。

    1978年商务印书馆把《普什图语汉语词典》的编写工作交给了当时在北京广播学院外语系工作的车洪才,车洪才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是国家给我的任务,我出国所学的就是为了这一天。”

    同时参与编写的还包括他的助手——从河北文化馆抽调来的以前的学生宋强民,两人完全脱产编字典。老同学张敏则利用在国际台普什图语组工作的便利时常帮忙。

    车洪才刚接手词典,信心很足,希望打造出中国第一本优质的普汉词典。和宋强民都乐观地认为词典的完成会在“两三年之内”。

    在北京广播学院5号楼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他们把能找到的相关词典都摊在桌子上。宋强民以前学过木工,他给每本词典都做了个托架,方便阅读。车洪才则开始利用一本从俄语翻译过来的词典为蓝本进行编纂,直接在上面用铅笔修改。

    这个事情没有任何经费。他们从国际广播电台借了一台普什图语打字机,先在纸上打普什图语,再换英文打字机敲上英文。后来俩人又想到卡片的形式利于保存,宋强民就找到了当时西单二龙路街道办事处的一家印刷厂,厂里有一些不用的下脚料,他拜托他们把这些纸切成大小相同的卡片,于是就有了统一的格式:在15×10厘米的卡片上,先是普什图词语,然后是注音,下面是词性,最后是释义。

    他们甚至考虑到了做好以后怎么印刷,在“文革”的时候外文印刷厂排过一本普什图语毛主席语录,有现成的刻好的铅字,直接就可以拿来用。但好景不长,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中国政府拒绝承认苏联扶植的卡尔迈勒政权,中阿关系陷入恶化。他担心政策会有变化,但还是安慰编字典的同伴:“这个时候应该更需要这部词典,因为阿富汗的‘亲苏’身份使它成为更重要的调研对象。”

    结果等了一段时间,他发现没有人过问这件事。领导从没来看过他们,同事除了在每周一次的政治学习上见他一面,都搞不清他在做什么。只有商务印书馆的编辑每隔大半年会打个电话过来,询问一下进度。

    到1981年,3年时间里车洪才和宋强民整理出了10万张卡片,他们把卡片放在木制的卡片箱里,塞进文件柜,足足装了30多箱。

    突然有一天,院里的领导找他谈话,让他把词典停一下,“让我为新设的专业做全国调研”。车洪才临走前把装卡片的文件柜锁在外语系的办公室里,谁知道一锁就是20多年。

    调研回来的时候已经是1984年。1985年车洪才先是被要求组织开设广播电视的函授班。1990年又被外交部借调去巴基斯坦大使馆,那时候他已经52岁。而他的10万多张卡片还锁在北京广播学院外语系办公室的柜子里。他对此耿耿于怀很久。

    他也惦记着那些卡片的安全。出国前曾经发生过一件让他心痛的事,有一次外语系办公室装修,他刚好路过那儿,突然发现自己装卡片的柜子出现在水房,然后满地都是白色的卡片,窗户上、外面的水泥地上扔得到处都是。原来工人把卡片柜中间两个抽屉卸下来,拿出里面的卡片,铺在地上睡觉。车洪才一张一张往回捡,完了以后全部拿回家里面,女儿帮忙排序查漏,查到最后还是少了百儿八十张。

    1992年4月,阿富汗纳吉布拉政权垮台,游击队接管政权,中阿关系实现了正常化,正在巴基斯坦的车洪才被派到了阿富汗。他又重燃希望,觉得可以为词典搜集资料了。结果没几个月,阿富汗内战加剧,中国大使馆人员全部撤离。回国之后,已经没多少人还记得有一部《普什图语汉语词典》需要编写了。学院里的领导都已经更换了一批,没有人听他的汇报,也没有人给他安排新的工作。车洪才完全被遗忘了。

    2008年不再教书有了空闲时间之后,72岁的车洪才叫上原来在喀布尔大学的同学、一起编过词典的张敏,作为共同的主编来完成这部词典。

    2012年初,全部的初稿已经基本完成。车洪才的另一个编词典同伴宋强民2000年前就已经去世。

    2012年4月,车洪才去商务印书馆,张文英女士当场就表示她愿意接手词典。按照合同规定,词典将会在2014年年内出版。  

    人物评价/车洪才 编辑

    车洪才先生用时36年,经历了无数波折最终完成了200万字的《阿富汗语词典》,以一种执着的精神坚持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任务,这种精神值得人们敬仰、学习。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人物学者翻译家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21 15:28:01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