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连跳门

    富士康的“连跳门”迟迟关不上,“第X跳”的字样几乎每天在刷新,网络上更无异于“集体报数”,在“第13跳”之后,网上迅即出现了“双人跳”即第14、15跳的消息,甚至还有“16跳”之说。

    编辑摘要

    目录

    事件记录/连跳门 编辑

    连跳门 连跳门

    富士康“连跳门”,公众震惊过了,媒体反思过了。然而,就在郭老板来视察、深圳市发声明、国台办表态的当天晚上,富士康的员工,又有人选择了轻生——第十二跳。

    真是令人心痛——那些年轻的生命,为何要如此毅然决然地离去?未来人生的旅途、父母亲人的牵挂,为何唤不回他们离世的心?

    真是令人不齿——那些奇谈怪论。当事方富士康和当地政府部门,不约而同地、或明或暗地把矛头指向媒体舆论。郭台铭向媒体三鞠躬恳请媒体正面报道,说什么“希望媒体不要再报道什么时候是下一跳,多报道光明、积极的一面,否则会引发维特效应(效仿自杀行为)”。深圳市政府秘书长李平在新闻发布会上,“特别强调了加强信息发布和舆论引导。要向社会及时发布客观、真实、全面、准确的信息,营造积极、健康、客观、理性的舆论氛围。”

    深圳方面分析的原因倒有点靠谱,“富士康管理文化使负面问题叠加”。但还应当明确指出,就是富士康管理模式本身。在这里,无处不在的冷酷管理标语,刺激着工人的神经。整个富士康犹如一台机器,员工只是它的一个零件。工人拿到的工资中,加班费要占到一半。如此高强度劳作,如此机械化的工作方式,如此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压力,又怎么可能不使健康的年轻的生命产生焦虑乃至悲观弃世情绪?

    当大多数员工都处于亚健康状态,乃至一些人存在严重心理隐患之时,跳楼者的消息似乎让其中的一些严重疾患者“醒悟”,成为后继者。即使媒体不报道、不深思,仍然会有后继者,因为跳楼事件就发生在他们的身边,是最直接的刺激。这才是真正残酷的现实。因而,对于富士康来说,必须建立崭新的人性化管理文化,还工人以应有的享受生命欢悦、放松、休息、休闲的权利。

    不过,不要指望资本有这样的自觉。富士康管理层已经认为,过去的抚恤金额度变相鼓励了自杀。对资本的约束应该来自政府和法律。可是,直到发生十一跳,深圳市政府才召开了首次官方新闻发布会,真是其来也晚,其反应也迟。“成立更高规格的工作领导小组”云云,这些应对之策仍有隔靴搔痒之感,如同富士康给高楼加防护网一样,皆属锯箭杆疗伤。

    问题的核心在于富士康的代工企业模式。在整个国际产业链分工中,专利、设计、运输等获得利润若为6,代工获取利润只为1。代工企业从这1中榨取最后一点利润。代工企业把社会分工发挥到了极致,直接的后果是,工人们每天不停地重复一个动作,如机器般运作。但他们不会被机械代替,因为针对数量有限的产品,设计专门的模具不划算,所以使用工人比使用机器便宜。

    富士康问题不是富士康所独有,而是所有代加工企业都会有的,将成为中国发展过程中无法绕过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只能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类似问题发生而无能为力?

    大洋彼岸的苹果公司已经发了声明,称将对其产品制造商富士康的接连自杀事件展开独立调查。可见,代工企业的系列人命案,已经直接影响到终端产品和企业的形象。我们的政府部门,早就该系统全面地反思了:如何制止悲剧。

    社会评论/连跳门 编辑

    富士康有关人士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请五台山高僧做法事是顺应民俗,不是搞封建迷信,是为员工祈福,进而消除员工间长期弥漫的紧张情绪。何时开始做法事,暂未透露。从2010年年元月23日开始到5月21止,富士康五个月发生了“11连跳”,于是有人说:深圳富士康“闹鬼”了。据说,在发生七连跳之时,富士康老板要到五台山寻高僧做法事。做法事不外乎做两点,一是超度亡灵,二是驱邪。

    这世界是否有鬼,至今还是一个极具争议的问题。但就算承认这个世界有鬼,按照过去阴阳先生的说法,阳气很盛的人,不是鬼能随便控制的。而在富士康跳楼的都是一些20岁上下的年轻人,正是生命旺盛的时候,身上阳气充足,鬼乃阴灵,对他们惧怕七分,如何可能受鬼的摆布去跳楼。人们知道,富士康招工体检是很严格的,所以员工们进公司时身体都是很好的,如果富士康员工对生活充满希望,生龙活虎,还有人会去跳楼吗?就是有鬼有邪又能奈人何?所以,富士康五个月“11连跳”,与其说是鬼在作祟,不如说是人在作怪。富士康老板与其到五台山请高僧驱邪,不如反思自己是否创造了“人祸”。

    富士康是台资企业,厂部又设在深圳,其管理严格有所耳闻。但总体说,工资一般比内地高,晚上加班工资加倍。但即便如此,为啥员工还要跳楼?一是工作压力太大,二是缺少必要的关爱,三是工资也高不到哪儿去,再拼命个几十年甚至一辈子也不够在深圳这地方安家落户。但人没有了奔头,还有活着的愿望吗?生命可贵,蝼蚁贪生,不到万不得已,谁会去跳楼毁掉自己的性命!可见富士康员工们背负的压力之大!

    那些来自内地的打工仔打工妹,老板知道他们的价钱,不会给多一分钱,而他们又没有任何保护与集体行动。虽然拼死拼活也能够赚到几百、一千甚至两千的工资,但他们付出的却是超时、超强的劳动。在这里他们生活的目标只有一个:工作。而工作,却只是为了活着。在繁华的都市,这些打工仔、打工妹只是一个过客,没有任何住房和福利补助,国家对他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病了自己去解决,没钱看病,自己去悄悄等死,失去了工作,几乎没有任何救济;这让他们宁肯加班加点不要命的工作。这些打工仔、打工妹的工作条件,精神状态和心理因素都处于极差的地步。

    事实上,中国还有不少受类似富士康式“折磨”的人群,大多是企事业单位最基层的员工,甚至有传媒、IT等行业的精英。他们或为了给企业创造不竭的效益,或为了生活所迫而不惜卖命,或为了职业责任昼夜奋战,但有一点,都是因为工作性质而为。更重要的是,一些企业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要求职工“玩命”,而且制度苛刻,在管理方面缺乏善举。

    也许有人说,如果富士康对员工太苛刻,可以到其它地方去,可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员工,又能到哪里去呢,其实,内地工人的工作待遇还比不上富士康员工,从早到晚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加班没有双工资,双休日节假日加班也和平时一样的待遇。一个月下来工资也只有1000多块。很多内地企业除了可怜的一点工资,没有任何福利和保险。内地的情况比深圳富士康的情况还要糟糕,只是有些矛盾不是以如富士康那样跳楼的形式表现出来。

    也许有人认为富士康出了“11连跳”,甚至更多的连跳,执政党和政府应该出面,因为他们是靠数亿像富士康员工一样的民众一直供奉着。但在连跳的时候,人们看不到政府的影子,也听不到党的声音;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冷若冰霜的世界,一个孤独无助的社会,害受着生活的重压。也许有人还建议,这个时候工人应该组织起来维权;然而,当工人一旦组织起了,此前闭目养神的党和政府就会马上会跳出来“维稳”,指责维权组织是“非法的”。只怕权没有开始维,人就被冠以“破坏稳定罪”关起来了。

    所以中国社会,是一个有权人和有钱人的社会,执政党和政府可以一砸千万亿去办“大事”,去买美国国债,就是没有钱去给老百姓办福利和保险。而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都知道把国民总产值的大部份用于国民的各种福利。官媒过去总是强调中国普通老百姓的生存权,而闭口不谈老百姓有没有人权。其实从富士康事件和中国近日因下岗、被强拆、上访无门发生的自焚和杀孩子的情况看,没有人权,连生存权也会受到威胁,直到自寻死路。

    在西方一些国家,甚至连流浪汉和乞丐都有自己的“舆论阵地”,有的甚至办有不定期杂志,来维护“族群”的利益,可总数接近两个亿的中国打工一族,不但没有维护自身利益的工会组织,也没有一本代言他们的杂志和报纸。甚至更有甚者,有些NGO要去关心这些农民工,竟然被当地“国家”执法部门以维护稳定为名粗暴干涉、取缔。在西方一些国家,民众基于不同的利益、爱好而结成的组织、社团,包括NGO、工会与行业工会等。但中国执政者却不肯在社会更多的领域放松控制,反而死死限制社会健康发展,不肯还给公民和社会应有的权益,包括健康的公民社会里公民用来自保和互相照顾的言论自由、出版与结社的自由。

    由权钱阶级组成的“国家”,当权者与资本家沆瀣一气,唯恐员工们组织起来,向老板讨价还价,要求提高工资、改善待遇等等。员工只有被奴役的“权利”,只有听呵斥的“自由”,只有拼命创造绩效的“民主”。因为当政者知道,如果这些劳动者像西方社会里的那样,动不动就要求自己的权益,要求分享大蛋糕,要求提高待遇,中国经济就不会如此“繁荣”,如果中国劳动者也获得了应得的权益,“国家”将绝对不能办出世界第一的奥运会与世博会……。中国社会已经成为了权钱阶级独占的“私社会”,以他们的“天上人间”夜总会、山珍海味的餐厅与纸醉金迷的桑拿按摩作为自己的“社会”,而数量大得多的打工族,则成了服务他们的陪衬与点缀。富士康的“11连跳”,恰恰暴露了当代社会的冰山一角。

    但人们说,企业和企业家,要时刻流淌道德的血液。富士康老板是台湾人,可以料定,富士康老板根本不敢让台湾的企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敢放纵保安、主管对员工的虐待,更不敢将人作为“非人”对待而无动于衷。而在台湾,也不会发生出现事故后,富士康请执政党和政府的要员“协助控制媒体”的怪事,因为政治伦理不容许,而媒体也拒绝接受控制。富士康老板仰仗着大陆的“中国特色”,才如此放肆。不过,看来富士康老板请和尚做法事,是个信佛的人;然而,佛教是讲因果报应的,即使你在大陆的“中国特色”庇护下而不愿意相信道德,那么在十几条人命的冤魂索迫下,难道午夜梦回,就不会胆颤心惊、冷汗浃背。

    网络“看客”当休/连跳门 编辑

    富士康的“连跳门”迟迟关不上,“第X跳”的字样几乎每天在刷新,网络上更无异于“集体报数”,在“第13跳”之后,网上迅即出现了“双人跳”即第14、15跳的消息,甚至还有“16跳”之说。在一些帖子里,颇有“惟恐有人不跳”的意味。原本是一个个“杯具”,却被当作“洗具”观看,活脱脱一幅当年鲁迅所鞭挞的“看客围观图”。前几年,好几个地方都有关于丑陋“看客”围观自杀现场肆意起哄的报道。当第12个走向广州海珠桥的跳桥者站立在桥台上时,有围观者大声喊道:“跳啊,跳啊!”成都一女子欲跳楼轻生,看客竟起哄“哦哦,快跳”。海南一名30多岁的男子跳楼前,围观者中有人喊:“要跳就快点跳啊!”致使这名男子跳楼后不治身亡……面对轻生者,众看客或争先恐后地抢占“有利地形”,或特意搬来小凳当街坐下等着“看戏”,或端出望远镜盯住目标,更有甚者扬言出钱悬赏,“跳下来我给你一万”,竟引起围观者喝彩声一片。在这些看客眼里,轻生时刻的“现场秀”远比各种选秀活动真实和刺激!

    “脖颈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似的向上提着……”,“围观看热闹,是国民劣根性最直接、最普遍的一种外在表现”。当年鲁迅形象准确的所叙所评,倘移至今日,依然堪称不刊之论。只是眼下的看客无须都亲临现场,互联网上的围观照样“闹猛”。

    不妨上网审视一下“网络观光团”对富士康“连跳门”的围观。“今天你心情郁闷么,不想活了吗?……富士康为您提供完美的跳楼场所,全方位的跳楼理由,每周一跳的跳楼气氛”;“公司的最新通知,请遵守——最近大家要好好上班,不好好上班的统统调到富士康”;“自从进了富士康,腰不酸腿不疼了,一口气上到10楼往下跳,不费劲”……有人说,这是网友用独特方式表达对富士康“连跳门”的关注,以跟帖来讥讽,以调侃来泄愤。这固然也可成一说,但那玩世不恭的语调,漫不经心的口吻,自鸣得意的挖苦,幸灾乐祸的神态,却总觉得不是滋味,好似又听见街头看客在起哄:跳啊,快跳啊!

    富士康出现的悲剧,并非孤立偶尔事件,原因相当复杂,难以一概而论,泄愤和调侃无济于事,最要紧的是从各个方面悉心分析研究,当务之急则是立即阻断“连跳魔链”,社会各方构成合力,千方百计让数十万年轻员工能尽快平复心态,安居乐业,使企业和社会回归和谐发展之轨。网络上的“看客”,可以休矣。

    2010年年度新词语/连跳门 编辑

    此词经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等机构专家审定入选2010年年度新词语,并收录到《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中。

    提示性释义:指2010年富士康公司14名员工相继跳楼自杀的事件。也称“N连跳”“跳楼门”。

    例句:职场青年压力很大,富士康的“连跳门”事件给他们敲了警钟,“农村来的年轻人总认为自己不行,容易畏首畏尾;城市里的年轻人总是认为自己很行,自我感觉太好。(2010年7月8日<新民晚报> )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7 00:54:36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