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邢岫烟

    邢岫烟,《红楼梦》中邢忠夫妇的女儿,邢夫人的侄女。 因家道贫寒,一家人前来投奔邢夫人,就在大观园迎春的住处紫菱洲住下。邢夫人对邢岫烟并不真心疼爱,只不过为了脸面之情。邢夫人甚至要求邢岫烟把每月二两银子的月钱省下一两来给她自己的父母,使得邢岫烟只得典当衣服来维持她在大观园的开支。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知书达礼,被薛姨妈看中,央求贾母作媒说与薛蝌,后嫁给薛蝌。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邢岫烟 外文名: Xing Xiuyan
    所属作品: 《红楼梦》 作者: 曹雪芹
    性别: 同伴: 妙玉、薛宝钗
    真人饰演: 李伊(87版《红楼梦》) 赵丽颖(10版《红楼梦》) 赵梦恬(10版《红楼梦》) 杨萍(《黛玉传》)
    父母: 邢忠夫妇 姑母: 邢夫人
    配偶: 薛蝌 丫鬟: 篆儿

    目录

    人物设定/邢岫烟 编辑

    新版邢岫烟新版邢岫烟

    邢岫烟虽家道寒素,却全不似父母所为,一向端雅稳重,温厚平和,安贫乐业,全无富家女子气息。以此贾府中人都看重她,凤姐、宝钗更是经常体贴接济。她有困难从不向人张口,一次竟拿棉衣当了几吊钱作盘缠,谁知当棉衣的“恒舒典”竟是薛家开的,宝钗得知后就和她开玩笑说“人没过来,衣裳先过来了”(第57回)。
    岫烟与妙玉曾在姑苏做过十年邻居,所认的字都承妙玉指授,故两人在大观园重逢后,常相过往。宝玉赞她:“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本有来历。”宝玉接到“槛外人”妙玉的拜帖后,正为回帖上如何下别号发愁,多亏岫烟指点,署了“槛内人”,方合了妙玉心思。(第63回)
    高鹗续书写薛蝌娶岫烟后,两口子和和气气,日子过得甚好。
    邢岫烟这个人在红楼里只可算是点缀的人物,但个性很鲜明,连一个近乎随意加上的人物形象都能如此饱满,可见曹老先生的功底的确了得。
    岫烟是邢夫人的亲戚,有这么个亲戚,又幸又不幸。幸者,因为她才有缘结识大观园里那群出类拔萃的女儿们;不幸者——其实有这么个亲戚谁都会感到不幸的,不独岫烟而已,譬如说迎春吧,生母早逝,从小养在荣国府,按理来说,邢夫人从小养她到大,就算不是亲生的,也应有很深的感情了,连王夫人在看到迎春被孙家的虐待后也难过得落泪。
    但邢夫人偏偏不是,这人好像是铁打的心,就一昧贪图荣华富贵,帮她的恶棍丈夫胡作非为,自己的亲人倒好像和自己一无关系,她那时教训迎春时竟然说:“……探丫头是姨娘养的,你娘不比她强十倍?按理说你应比她强十倍才是,你竟不及她的一半!……况且你又不是我养的……”这句话亏她说得出口!
    其实谁都能看出,她疼岫烟并非出于真心,只是亲戚情分照料一下而已。不过岫烟这种性格的人倒不 会有什么想法,与其说是懦弱,不如说是一种涵养吧!邢岫烟的形象是很突出的,但由于红楼梦里出众的女儿太多,她们的光辉大大盖过了她,所以一直没引起太多的关注。在芦雪庵起诗社时,一句“浓淡由他冰雪中”准确而文雅地为我们定位了岫烟的形象。岫烟很像迎春,为了打发怕硬欺软的妈妈们,把自己的棉衣都当了;后来又任凭家人将她嫁给薛蝌。
    不过这段命运可比迎丫头好得多了,薛蝌很老实,至少不会对她施以拳脚,而且嫁到宝钗家,我们的宝姑娘自然不会疏远她,也算是幸福了。岫烟的突出形象就在于她对生活对命运的态度。黛玉是迷惘和反抗,宝钗是争取又妥协,湘云是“香梦沉酣”,惜春是悲观绝望,青春出家……岫烟只是任由他去,任其自然,她与世无争,不会像探春那样出类拔萃,也没有宝黛的满腹才华。刚才提到她像迎春,但真的是迎春这一类人吗?非也。
    宝玉生日时曾收到妙玉的一张帖子,正愁无从回帖,可巧遇上了岫烟。得知岫烟与妙玉有交情时,宝玉曾说:“妙玉为人孤高,凡事皆不入她眼,原来她推崇姐姐!可见姐姐不是我们这一类的人………难怪姐姐举止言谈如野鹤闲云……”
    我们的宝二爷对任何女子都会加以奉承,他的话自然不中肯。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妙玉与岫烟的关系。这个清高圣洁的女尼,竟亲近于一普通不起眼的岫烟,可见岫烟的才学见识也非寻常,只是平时不怎么表现而已。这个帖子,就算宝玉拿去问与妙玉交情不浅的黛玉,也未必能遂她的心。
    前人曾有一篇 《邢岫烟典衣赋》 中写道:“当其失路依人,居贫寄食;生有仙姿,容无靓饰。簪金带玉,曾游绫绮之场;裙布钗荆,别具烟霞色。
    身如萍靡,移本无根;心与莲同,辟谁见着?”她有这种清贫的风骨,确实值得骄傲。
    “岫”作“山”或“山穴、山洞”讲,“烟”指山中的雾气或云气,就如李白诗中所写“日照香炉生紫烟”,又如“云无心以出岫”,都是说的这种山中雾状朦胧的感觉。“岫烟”给人以出世淡雅之感,很符合人物本身清谈闲雅的性格。

    人物名片/邢岫烟 编辑

    邢岫烟邢岫烟
    名字:邢岫烟

    身份:邢忠夫妇的女儿,邢夫人的侄女---薛蝌的妻子

    夫君:薛蝌

    外貌:端雅稳重,知书达礼。

    才情:第50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致春灯谜”中,联诗中岫烟只得四句:“冻浦不闻潮,易挂疏枝柳”和“空山泣老鸮,阶墀随上下”。前者表现出随遇而安的潇洒气度,后者则隐隐透出漂泊无定的身世之伤。再看《咏红梅花》: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

    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魂飞庾岭、霞隔罗浮、绿萼添妆、缟仙扶醉连用四典,“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这两句则体现了她不一般的才情--自然纯朴,没有任何雕凿粉饰。岫烟有才,她的才情,只是在她为数不多的几次出场中,没有充分体现罢了。

    性格:聪慧贞静、安贫乐道,为人不卑不亢,透显一身的傲骨。

    生日:阴历四月二十六日(与宝玉、平儿、宝琴、生日同天)

    品读人物/邢岫烟 编辑

    绘画版邢岫烟绘画版邢岫烟

    有脂砚斋批语“宝琴、岫烟、李纹、李绮皆陪客也,《红楼梦》中所谓副十二钗是也。”后入园这四个女儿当中,宝琴着墨最多,俨然副十二钗中的佼佼者。对于岫烟的文字并不多,似乎这个女儿是游离在大众视线之外的,但我读《红楼梦》每涉及她的文字却都是精彩丰富。
    岫烟是邢夫人的内侄女,邢夫人给读者的印象并不好,再加上岫烟的父亲品行粗鄙,自然的影响了我们理解岫烟的品性。但是曹雪芹塑造人物并不沿袭旧制,他是具有叛逆思维的,这种思想在他刻画的岫烟身上体现的一览无余。脂砚斋概括为“老鸦窝里出凤凰”,岫烟给我们的印象正是如此。曹雪芹借凤姐的眼让我们认识她:“凤姐儿冷眼敁敠岫烟心性为人,竟不象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却是温厚可疼的人。”
    岫烟曾作一首《咏红梅诗》,虽然全诗并不突出,但是这一句“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一下就把她的性情体现出来。岫烟就是这样一个温柔安静但又超然不凡的女子,正如宝玉赞她是“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岫烟能在如此不堪的家庭环境中有这样的品性,主要归功于妙玉,按她所述“我和他又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可见妙玉对岫烟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我看重岫烟的最妙一处是在第63回里。宝玉在去栊翠庵的路上与她在沁芳亭相遇,宝玉正为“槛外人”之事百思不得其解,却是岫烟为他解了迷。按我所理解,岫烟在这里是促进了妙玉对宝玉的情感流露。
    我认为妙玉是喜欢宝玉的,否则也不会在他生辰送拜帖。而拜帖上署名“槛外人”,其意必是想试探宝玉学识品行。倘若宝玉不得其解,胡乱写个“怡红公子”的回帖送了过去,妙玉必然看轻了他。但正是巧遇岫烟,为他揭开了谜底。妙玉是不知道的,只会看作是宝玉自己的学识所为。这样妙玉见到“槛外人”的回帖自然会更倾慕宝玉。所以从侧面来讲,妙玉的“云空未必空”也是由岫烟推波助澜而来的。这个作用似乎不是正面的,但也正是如此才有了《红楼梦》故事的曲折、人物性格的丰满。
    岫烟是最了解妙玉的女儿心。这一点绝不仅仅体现在她知道妙玉喜欢什么诗上,最让我侧目的是岫烟的这句话“他也未必真心重我”。岫烟能清楚的认识到她与妙玉之间的关系,这样年轻的女儿竟有如此成熟的视角,令我佩服。从这一点上来讲说她了解妙玉一点不为过。再如这一点:“听了宝玉这话,且只顾用眼上下细细打量了半日,方笑道:“怪道俗语说的‘闻名不如见面’,又怪不得妙玉竟下这帖子给你,又怪不得上年竟给你那些梅花。”
    岫烟的这句话明显给我们表达这样一个信息:宝玉相貌品行出众,所以妙玉才会侧目于他。我甚至说岫烟是打开妙玉心门的一把钥匙,想要了解妙玉,就必须从岫烟这里入手。如岫烟有这样一句话“闻得他因不合时宜,权势不容,竟投到这里来。”这才是妙玉入京的真实原因,而非“观音遗迹并贝叶遗文”。
    另外如岫烟当衣,碧玉佩等事都可以看出她虽家贫,但为人却丝毫不失傲骨。岫烟日后的生活文里虽然没有描写,但从刻画宝玉心思的文字上可以略知一二:“又想起邢岫烟已择了夫婿一事,虽说是男女大事,不可不行,但未免又少了一个好女儿。不过两年,便也要‘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再过几日,这杏树子落枝空,再几年,岫烟未免乌发如银,红颜似槁了。”
    岫烟择了薛蝌为夫婿,薛蝌为人自不必说,想必日后他们也有幸福的一段时光,但这一句“乌发如银,红颜似槁”也如谶语一般预示着岫烟的将来。曹雪芹写众女儿“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岫烟似乎也难逃如此悲情后事。

    人物评价/邢岫烟 编辑

    兰花的品质

    邢岫烟邢岫烟
    兰花生在深谷茂林、山漳泉边,芳香清幽,淡雅脱俗,素有"王者之香"、"空谷佳人"之美誉。《孔子家 语》称:"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困穷而改节。"所以古人多以兰花比喻穷且益坚的君子和淑女,称赞它的高尚的品格,高雅的风姿。正如宋代刘克庄诗云:"深林不语抱幽贞,赖有微风递远馨。开处何妨依藓砌,折来未肯恋金瓶。孤高可把供诗卷,素淡堪移入卧屏。莫笑门无佳弟子,数子濯濯映阶庭。"
    《红楼梦》中对邢岫烟描写得不多,但其人却很值得敬重。在大观园的小姐群中,她是最穷的一个,而且是依附而来的,但她不慕虚荣,不怨天尤人,不做损害人格的事,过得恬然自得,极象一朵兰花在大观园中幽幽地吐着芬芳。
    邢岫烟是邢夫人的侄女,她随父母来京投奔邢夫人,因生得端雅稳重而受众人疼爱。薛姨妈原来把她说与薛蟠为妻,但考虑到薛蟠的行止浮奢,怕遭蹋了这个好女儿,遂改为与薛蝌配婚。邢岫烟之所以同意这门亲事,并不是羡慕薛家的财富,而是因为见过薛蝌,确认他为人稳重可靠,情意暗合,是天生地设的一对。也许,岫烟和薛蝌是《红楼梦》里唯一一桩幸福美满的婚姻。邢岫烟家道贫寒,父母又是"酒糟透之人",她的二两银子一月的分例要供一两给父母,至使她捉襟见肘,但她没有向别人诉说,只偷偷拿棉衣去典了几吊钱使。
    前人曾有一篇《邢岫烟典衣赋》中写道:"当其失路依人,居贫寄食;生有仙姿,容无靓饰。簪金带玉,曾游绫绮之场;裙布钗荆,别具烟霞色。身如萍靡,移本无根;心与莲同,辟谁见着?"她有这种清贫的风骨,确实值得骄傲。
    岫烟在一首咏红梅诗中抒情言志:"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她的这种超然淡泊,如野鹤闲云的性格,在某些方面是受了妙玉的影响。她与妙玉原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但却没有妙玉的那种怪僻。她待人平易,清贫而不孤高。"松竹翠萝寒,迟日江山暮。幽径无人独自芳,此恨凭谁诉? 似共梅花语,尚有寻芳侣。着意闻时不肯香,香在无心处。"以曹组的《卜算子·咏兰》喻岫烟的气概和节操应是最恰当不过了。

    不起眼的人物

    邢岫烟是一个不起眼的人物。当薛蝌,宝琴,李纹,李绮,邢岫烟五人组成的投亲队伍来到贾府,宝玉在袭人、麝月、晴雯面前绝妙口称赞前四人为“精华灵秀”,就是没有提到岫烟,可见岫烟是多么的不起眼了。贾母见了薛宝琴,甚是喜欢,便命王夫人认作干女儿,连园中也不命住,晚上跟着贾母一处安寝。还把“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的‘金翠辉煌’的凫靥裘送给他”,贾母又是怎样对待岫烟的呢?
    他对邢夫人说:“你侄女也不必家去,园中住几天,逛逛再去。”其实并无真心挽留之意。邢夫人是她的亲姑母,也不理会她,只让凤姐看着安排,那凤姐对邢夫人也就是敷衍了事,顺水省事的把她放在了二姑娘迎春那里。迎春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软弱的小姐偏有一群强硬不讲理的丫头妈妈,正如岫烟看到的“他那些妈妈、丫头,哪一个是省事的?哪一个不是嘴里不尖的”对岫烟这个无依无靠的外来的亲戚,更是没人放在眼里了。
    然而岫烟从容处之,宁可自己受委屈也不声张。在如此不堪的境遇中她以“省事”的态度应付“不省事”的,宁可自已掏钱打酒也要打点那些“嘴尖”的妈妈丫头,借以避开其毕露的锋芒。面对“酒糟透”那样不堪的父母,和“非真心疼爱”她的姑母,她也没有半点责怪和幽怨不平之意,还把微薄得连自已也不够用二两月钱送一两给父母。宝玉生日令人瞩目,向他拜寿的挤破了门,岫烟与宝玉生日相同,她却守口如瓶,一声不吭。后见湘云直口说出来,便“少不得要到各房去让让”,顺势与宝玉等一起过了一次华诞。她是看明白了人生,接受着本该接受的一切,对于人生她更多的是从容随和,乐以忘忧,安安静静过着自己的日子。
    邢岫烟戏份不多,不经意地一瞥,确实很不起眼,可《红楼梦》著名评家陈其泰却称邢岫烟为“书中第一流人物”,试问,邢岫烟当得起这样高的评价吗?当你细读深思,用灵性之眼从上下左右里外进行散点透视,由显而隐,迁想妙得,就会秘响旁通,伏彩齐发,你会幡然而悟:原来邢岫烟身上确实具备了作为“书中第一流人物”的各种素质。

    人格三原色

    “黛岫钗合一”比“钗黛合一”更“兼美”
    不妨比较黛岫两人性格,彼此皆寄人篱下,黛玉哀叹优伤,岫烟却坦然面对;黛玉见寒而悲,岫烟“冲寒先喜”;黛玉向往爱情尽情自由,岫烟追求生活的任运自在;黛玉是以针尖对麦芒,以刚对刚,逆世俗而孤行,岫烟则是以退让求省事,以柔克刚,顺世俗而从时。因此在人际关系上,黛玉频频失分,岫烟累累得分。
    再比较岫烟与宝钗两人性格,钗岫皆端庄稳重、随分从时,在世俗人际关系上皆有不错的口碑。宝钗耐得富,岫烟守得贫;宝钗仰仗富贵而施小惠笼络人心,岫烟以贫贱而不自卑,端雅的举止让人疼爱;宝钗有城府策略,而岫烟则淡定自然;宝钗表现出传统道德涵养,岫烟透射出传统哲学的神韵。
    如果人的性格色彩可用七色光谱来显示,那未黛钗置于两极,黛玉是热情的“红色”,宝钗是冷艳的“蓝色” “晴为黛影”,偏于红,“袭为钗影”偏于蓝,但邢岫烟既不偏红也不偏蓝,而是温润的“绿色”,与黛、钗构成了人格的三原色。

    薛蝌与邢岫烟/邢岫烟 编辑

    邢岫烟邢岫烟
    邢岫烟可以说是妙玉的子弟,有师徒之谊。受老师的影响,她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连王熙凤都夸她“为人雅重”、“温厚可怜”。
    《红楼梦》写了一个巧事,贾宝玉、薛宝琴同一天过生日。贾宝玉不用说,人人重视,舅舅王子腾就送来一套衣服、一双鞋袜、一百寿桃、一百束上用银丝挂面。王熙凤送的是一个宫制四面和合荷包,里面装一个金寿星,一件波斯国所制玩器。薛宝琴得的礼物也不少,姐妹或送一扇的、或送一字的、或送一画的、或送一诗的。等到平儿来给贾宝玉拜寿,袭人告诉贾宝玉说:“今儿也是他(平儿)的生日,你也该给他拜寿。”史湘云这才想起来,邢岫烟也是今天过生。贾探春恍然大悟,忙说:“我怎么就忘了。”忙命丫头:“去告诉二奶奶,赶着补了一分礼。”
    贾探春与邢岫烟的关系,不可谓不好,邢岫烟一来,贾探春就送给她一个碧玉佩。贾探春说忘了邢岫烟的生日,不是作秀,是真忘。邢岫烟的地位,可见在四人中居于末席,不受重视,连平儿也不如。她如“出岫之烟,无足轻重”。邢岫烟受冷落,不象赵姨娘是因为粗俗,而是因为穷困。她与贾府,是亲戚关系,却不属于一个阶级。姑母邢夫人对她“不过是脸面之情,亦非真心疼爱”。评点家青山山农说:“邢岫烟之依姑母,犹宝钗之依姨母也。乃宝钗如此赫赫,岫烟如此寂寂,俗态炎凉,人情冷暖,直有与人难堪之势。”
    王熙凤到大观园,只听见一个老婆子在那里嚷。原来,邢岫烟家里丢了东西,邢岫烟的丫头问了一问,那老婆子就不依了。王熙凤教训老婆子,老婆子竟然顶嘴,王熙凤要撵出她去。邢岫烟赶忙出来陪笑道:“这使不得”。王熙凤道:“姑娘,不是这个话。倒不讲事情,这名分上太岂有此理了。”邢岫烟再三替她讨饶,王熙凤才饶了她一次。连奴才也知道邢岫烟可欺。邢岫烟更知道连奴才也得罪不起。
    邢岫烟丢了什么呢?是一件红小袄儿,而且已经旧了。王熙凤把邢岫烟一瞧,看见衣服已是半新不旧的,被窝是薄的,房中桌上摆设的东西,是老太太拿来的,却一丝不动,收拾得干干净净。王熙凤心上便很爱敬他,回到自己房中,就叫平儿取了一件大红洋绉的小袄儿、一件松花色绫子一斗珠儿的小皮袄、一条宝蓝盘锦镶花绵裙、一件佛青银鼠褂子,包好叫丰儿送给邢岫烟。邢岫烟决不肯受。倒拿了个荷包给了丰儿。
    有一天,薛宝钗遇见邢岫烟,天还冷得很,邢岫烟倒全换了夹衣。薛宝钗一问,才知道,邢岫烟姑妈说,在贾府一个月二两银子月例用不了,叫邢岫烟省一两给爹妈送出去。所以,邢岫烟手上钱紧,前儿只好悄悄地把棉衣服当了。薛宝钗忙叫丫头把那当票拿来,偷偷把衣服取出来。
    处在窘迫之中的邢岫烟,并无乞儿之相,“不祈不求,与人世毫无争患”。芦雪亭即景联句,她只在开头应酬式地说了两句,就缄默不语。她自知身微,与世无争。她住在贾迎春那儿,却从不使唤贾迎春的妈妈、丫头,反而“拿出钱来给他们打酒买点心吃”。其心之苦,何其深重。《红楼梦》中人,个个都为情所扰,人人都有自己的烦恼,惟独邢岫烟,从来不流露在这个领域的苦痛。贾宝玉因此说:她“不是我们一流的俗人”。这种丧失了对美好生活追求的苦痛,这种不写苦痛而显示出来的苦痛,才是真正的苦痛。
    邢岫烟的婚姻,由薛姨妈提议,由贾母、王熙凤作保,由邢夫人表态,再通知邢忠夫妇认可。这样一个复杂的外交程序,偏偏没有邢岫烟自己的环节。邢岫烟与薛蝌避免了悲剧婚姻命运,完全是偶然。这种由他人摆布的婚姻,实质上含有深刻的悲剧性。
    薛蝌与邢岫烟,在80回以后才正式悄悄办理了婚事,许多人甚至过了许久才知道。
    婚姻圆满
    大家认为封建婚姻是包办婚姻是悲剧,但我认为不是这回事。之前邢岫烟和薜蝌见过面,心里对对方都有好感,双方家长也同意。在古代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才受到保护,支持。所以,只要他们成婚,一切都不成问题!

    人物结局/邢岫烟 编辑

    邢岫烟邢岫烟
    邢岫烟的出现是在第49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随着一同来京的宝琴,李纹,李绮,薛蝌等人似从天而降,“此时大观园中比先更热闹了多少”。雪芹着文此五人,属宝琴为最,着力渲染,一来便是十全人物,上上下下无不捧为珍宝,更有白雪红梅等亦难尽述,余者笔墨甚少,李纹,李绮,薛蝌等不过几笔交代而过,难见其情性。岫烟之文虽不多,掩盖于众姐妹之中,不为人注意,却颇有着意,需细品细成究。

    邢岫烟给人的第一印象,怕是从这名字而来。岫者,山穴,峰峦也。这岫烟二字,青山隐隐,云烟袅袅,正是一副反朴归真的画卷。红楼女儿中,如此清素的名字实属罕见,单从名字来看,竟有些山中高士的意境,她在雪芹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岫烟出场后,给人印象最深的恐怕是清贫二字。先以凤姐的视角写出她“温厚可疼”却偏“家贫命苦”,让凤姐都觉得可怜,以至于对她格外照顾。又写在冰天雪地中,黛玉,宝钗,湘云,李纨各有独特的衣物鞋帽御寒,其他姐妹也都有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或鲜艳,或淡雅,或别致,独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雪之衣”与众姐妹显得隔隔不入。

    后又通过薛姨妈写岫烟是个“钗荆裙布的女儿”,钗荆裙布四字极为重要。这钗荆裙布四字不仅体现出岫烟的家世贫寒,也体现出岫烟的随和,朴素,既不似宝琴这般大富大贵,艳丽逼人,也不似黛玉孤傲自怜,楚楚动人,她是这样的平凡朴实,才貌平庸,以至于宝玉兴奋得向袭人、麝月、晴雯等介绍所见的“精华灵秀”时,提到了似宝姐姐同胞兄弟的薛蝌,绝色的宝琴,还有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李纹,李绮,就是没有提到“钗荆裙布”的岫烟,看来岫烟朴实无华,貌不出众是无误的了,似乎这样的贫寒之女并不能吸引宝玉的眼球。

    以至于后来岫烟告诉宝玉她和妙玉交好,宝玉诧异不已,说“他为人孤癖,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目。原来他推重姐姐,竟知姐姐不是我们一流的俗人。”看来宝玉一直以为岫烟这样一介钗荆裙布是远不能入妙玉之眼的。可知他从前并不识岫烟,直到这时才体味到岫烟“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乃是自然纯朴,没有雕凿粉饰的脱俗可贵之处,这才恍如听了焦雷一般,大喜大惊。

    薛姨妈为了给金玉良缘投石铺路,硬是要把岫烟娶进门(这一观点在《细论薛姨妈爱语慰痴颦》一文有专门论述),想着薛蟠不行,幸而定了薛蝌,不然岫烟也是个薄命司里的冤魂。薛蝌的样貌宝玉早有夸赞,“倒象是宝姐姐的同胞弟兄似的”,可见也是个风流人物。

    邢薛二人的感情没有基础,只不过是“大约二人心中也皆如意”,这个“心中皆如意”不过是互相不反感讨厌罢了,谈不上什么爱情,所以他们的结合是典型的没有爱情基础包办婚姻的产物,从二人结合的情感上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宿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二人的举止品行来看,倒还般配,但雪芹在红楼中都充斥着一种悲剧的婚姻观,邢薛二人的婚姻究竟会是怎样一个结果?他们会幸福吗?幸而雪芹在岫烟写的那首咏红梅花的诗中向我们透露了一些信息。

    芦雪庵的联诗盛况空前,参与者多达12人,而且雪芹最善于在诗词中隐藏和暗示人物性情,人物命运,但联句主要突出钗黛湘,岫烟,宝琴,李纹等并没有喧宾夺主,所以后来她三人单独再作一首,因此,这后来补作的诗是包涵她三人信息的重中之重,切莫泛泛读过。

    岫烟得的是“红梅花”的“红”字,咏的也是红梅花的“红”。如果按人物性情来比喻,岫烟更应该是淡色的梅花,甚至是绿梅,可偏偏雪芹让她咏的是红梅花的“红”,这里大有深意。这个“红”字恰恰在暗示岫烟后来的婚姻,因此岫烟咏的也是她的婚姻。

    “魂飞庾岭春难辨”一句,蔡义江先生在他的《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一书中提到意谓“红梅若移向庾岭,其景色就与春天很难区别了”。大庾岭盛植梅花,既然是盛植梅花,当然包括了红梅,淡色梅花,绿梅等各种品种形态的梅花,本来就已经“春难辨”了,本来就有红梅,为何还要将“红梅若移向庾岭”才“与春天很难区别”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看来这“魂”并不是指红梅的魂,正是在指岫烟自己。“魂飞庾岭”正是暗示岫烟来至大观园,“庾岭”的春色满园不正如大观园一样吗?这满园的春色就如大观园中的众姐妹,但在岫烟看来已难分辨,她迷失了,她的贫寒,她的家世使得她和这里的姑娘差得太远。

    “霞隔罗浮梦未通”一句,罗浮用的是赵师雄游罗浮山梦见梅花化为“淡妆素服”的美人与之欢宴歌舞的典故,“罗浮梦”在这首诗中只取赵师雄与美人欢宴快乐的那层意思,代表幸福和欢乐;岫烟自喻是那罗浮山上的淡梅,朴实无华;而“霞”字正是她洞房时的红妆。她本无意成婚,她本是闲云野鹤,却因父母之命而与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结合,所以“梦未通”,他们的结合并没有欢乐和幸福,只是迫于无奈,完全是宿命。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这两句更是岫烟洞房时的情景,红烛下添妆,酒宴后扶醉,而在她看来这一片喜庆的景象却只如“残红”一般。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这两句是全诗核心,也是岫烟品性乃至一生的映照。杜甫有一句名诗“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表面上是淡泊宁静,任你水流奔涌东去,我也不与你争,我的心就像天上浮云一样舒缓闲适。但在诗人的内心,是最为深重的无奈与悲哀!诗人想要去“竞”,无奈心愿难遂,屡屡碰壁,无力去“竞”,而又何必去“竞”呢?岫烟的“浓淡由他冰雪中”有异曲同工之妙,生活的清贫,婚姻的平淡,宿命的悲哀,这一切的一切迫使她放弃了希望,放弃了追逐的勇气。无力追逐,那就由它去吧,浓淡由他冰雪中。

    这首诗同时暗示了岫烟婚姻的状态。通过岫烟对这场婚姻的态度我们可以想象邢薛的婚姻将会平淡无奇,彼此之间相敬如宾,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自己无奈的生活直至白头。

    值得一提的是岫烟与宝钗早在定婚之前就已交好,在迎春处住的困难都有宝钗暗中帮助。以至于书中写道岫烟是“心中先取中宝钗,然后方取薛蝌”,若她真喜欢薛蝌,又怎么会先看中大姑子?可见宝钗对她的关爱也是岫烟屈从这桩婚姻的关键。

    岫烟让人难忘的还有一点,就是她和“万人不入目”的妙玉竟然相交甚密,还是师徒关系。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岫烟的一些言行虽然受妙玉的影响,但她对妙玉的一些怪癖有着自己清醒的认识。一语道破妙玉“‘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这正是指出了妙玉情欲尚存,牵连不断,难洁难了难悟的“四不像”状态。

    因此岫烟应该比妙玉更高一酬,所以她选择了随遇而安,一切顺其自然,内心平静的生活态度,她对周围的事物没有太多的要求,她只希望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就如她在诗中所写的那样:浓淡由他冰雪中。

    影视人物/邢岫烟 编辑

    1987年《红楼梦》李伊

    1996年台湾版《红楼梦》池华琼

    2010年《新红楼梦》(少年)赵丽颖、(成年)赵梦恬

    2010《黛玉传》杨萍饰演邢岫烟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2-25 11:18:21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