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位于青藏高原昆仑山区,是由于新构造运动抬升,流水冰川下切下刻作用而形成的谷地狭深、两壁陡峭的地质景观。按峡谷的断面形态,可分为嶂谷、V型谷、“一线天”等各种类型。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那棱格勒峡谷 占地面积: 3500平方公里

    目录

    地理环境/那棱格勒峡谷 编辑

    位置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位于青藏高原昆仑山区,东起青海布伦台,北起布伦台,西至沙山,位于那棱格勒河的中上游,面积约3500平方公里,海拔3200-4000米。发源于6000多米高昆仑山上的那棱格勒河,南有昆仑主脊直插云霄,北有祁连雪山阻挡着柴达木盆地寒风。那棱格勒峡谷有传说中的“死亡之谷”之称。此处为一强磁场区,有许多不解之谜等待人们去解开。

    地貌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地处尕斯库勒油田以南,穿过尕斯湖,就是昆仑山脉得“祁曼塔格山峰”,它并不是昆仑山的主脉。翻过这座重叠的高山,那面就是世界著名的那棱格勒河谷,地图上也叫做“那仁郭勒河谷”。

    河流

    那棱格勒河上游发源于青海省西部。昆仑山西侧的布喀达坂峰的北坡,上游叫楚拉克阿拉干河,下游叫台吉乃尔河,处于河流中段的峡谷西起库木库里沙漠,东到布仑台,全长105公里,宽33公里,海拔3000-4000米。那棱格勒峡谷,河谷内大小湖泊星罗棋布,牧草繁茂,繁花似锦。

    气候

    那棱格勒峡谷,由于有尕斯湖对面的祁曼塔格山阻挡着柴达木盆地夏季干燥而炎热的空气,河谷的对面又是昆仑山,两山夹峙,从印度洋来的水气从东面穿越其中,雨量充足,气候湿润

    自然资源/那棱格勒峡谷 编辑

    那棱格勒峡谷,从马熊到盘羊,从藏狐到野兔,这里也是野生动物的天堂。谷内有野驴、鸟类、蛇类等大量野生动物生存,夏季水草丰美,鸟语花香,景色秀丽。就是这个景色迷人的峡谷,却充满神奇和恐怖,进入过这里的牧民绝大多数都莫名失踪、死亡,出来的为数极少。

    恐怖事件/那棱格勒峡谷 编辑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

    青藏高原上的那棱格勒峡谷,对不少人来说还相当陌生,但在探险界它却赫赫有名。它几乎能与前苏联的“死亡谷”、美国的“死谷”,以及印尼爪哇岛上的“死亡洞”相提并论,是个名符其实的恐怖之地。当地人说峡谷中有一种食人怪兽,理由是有胆大者或迷路的牧民进入谷中,但大多一去不复返。大雨过后,人们还常常看到谷中大批野生动物抛尸荒野,且尸体旁伴有焦土。种种奇异的现象,使那棱格勒峡谷显得神秘异常,以至多年来成为人们不敢涉足的“死亡地带”。据峡谷外的牧民说,曾经听到过峡谷内猎人求救的枪声和挖金者绝望而悲惨的哭嚎声。所以即使里面动物众多,牧草丰盛,人们都远离这个地方,并把那棱格勒(太阳沟)改叫为“魔鬼谷”。

    八十年代初,新疆地质局派科考人员进行了考察,发现这里之所以人和动物经常莫名死去,有几个原因:主要这里是一个雷击区,有大面积强磁性的玄武岩,还有很多个铁矿脉及石英体。由于湿空气受昆仑山主脉和祁曼塔格山脉的阻挡,汇集谷内,形成雷雨云,加上地下磁场的作用,常产生“雷暴”现象。而且云随时聚集,随时可能引发霹雳。尤其是人和高大动物,一但进入这个峡谷,大动物只能冒险存活,人也难免遇难。再有这里地表下是终年冻土,夏天表层融化,牧草覆盖,汩汩的融水会把地下掏空或相成泥潭,不慎踏上就越陷越深。这里是绝对的无人区,人一旦干扰了熊、狼等动物,很容易受到野生动物的袭击,难于逃脱。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人进入那棱格勒河谷后不是失踪的毫无踪迹,就是衣衫破碎、尸体焦糊、白骨堆堆了。

    探索事件/那棱格勒峡谷 编辑

    探险经历

    那棱格勒河谷 那棱格勒河谷

    九四年的冬天,西部奇人、已经车祸死去的沙漠王—赵子允,也曾到过这个山谷,下面是关于他那次探险的的部分描述:“越往山里行,草木渐渐地丰茂,沙棘、红柳、胡杨……种类也渐渐地增多起来,成群的乌鸦和叫不上名字的小鸟从空中飞过,留下各种各样的叫声,到处是横生的荆丛、红柳和露着尖牙利齿的乱石,让人和骆驼每走一步,都心惊肉跳。还有密布丛生的暗河。有时,只能听见哗哗啦啦的响声,却看不到水。一不小心踏上去,就会“咕咚”一声掉进水里,全身覆没。

    进入“魔鬼谷”的第一天,才趔趔趄趄地走了七八公里,赵子允已摔了20多个跤。弄得浑身透湿,冻得发抖。待晚上宿营时,赵子允脱下衣服烘烤,“这才是刚刚开头。”赵子允笑着对刘氏父子说:“最可怕的恐怕还在后面呢!”

    第三天过河时,那峰身强力壮的骆驼突失前蹄,不容分说将赵子允从高高的驼峰上扔下,狠狠地摔在湍急的河流中,差点没让冰冷的河水给淹死!原来,骆驼被花岗岩刺破了脚踵,疼痛难忍,才不得不出此“坏招”。驼工父子惊叫着双双去救助,赵子允才从湍急的冰水中爬出,虽然自己惊魂未定,但一看到骆驼脚下鲜血直流,心疼得不得了。他忙着先给骆驼包扎好伤口,然后才下定决心对刘氏父子说:你们看,河越来越深,树木越来越多,骑骆驼还不如步行安全和快,干脆把骆驼放在这儿,咱们徒步吧!

    凭多年在西部野外考察的经验,赵子允一直怀疑“魔鬼谷”是狗熊称霸。果然,弃驼步行的第二天下午,赵子允突然发现地上有许许多多呈放射状排列的硕大足迹,和一滩滩冻得硬邦邦的动物粪便。“是狗熊!”赵子允低声警告刘氏父子,“咱们小心点,别惊动了这些家伙。”

    号称“山大王”的狗熊,此时虽已进入冬眠,赵子允开玩笑半认真地介绍说:“熊是最蛮不讲理的家伙,见人就扑,它那一巴掌,就能拍碎一头野猪的头骨。这家伙胆儿还忒大,不怕枪炮声,不怕火光,要不是冬眠,我说啥也不敢进来送死。

    循着熊的足迹和粪便刚爬上一座黄土山崖,便有难闻的腥臭随风刮来,“找到这家伙的窝了!”赵子允发现在一片枯黄的芦苇的掩映下,有个一米见方的洞口,被一块块褐红色的花岗岩堵住,只留下西瓜大小的一个透气口,透气口四周又结满了长长的冰棱。“这是狗熊的哈气结成的。”赵子允给刘氏父子介绍说:“狗熊这家伙看上去笨头笨脑,其实挺聪明的。瞧!它知道搬石头,挡住自己的家门,以便安稳地睡觉。

    离开狗熊冬眠的洞窟,赵子允就进入了充满杀气危机四伏的“动物世界”。次日清晨,赵子允一行刚吃过早饭,准备出发,突然发现附近的山坡上,有一只浑身开满“梅花”的雪豹,正在追逐一只盘羊。雪豹有早晚捕食,中午休眠的习惯。只见那只盘羊慌不择路在前面奔跑,雪豹在后面紧追不舍。盘羊从山崖跳下,摔倒在沟底,雪豹也随着跳下,它身轻如猫,一纵身扑上去,紧咬住盘羊的脖子死死不放,就这样坚持了十几分钟,才慢慢松口。盘羊显然已死,雪豹这才开始剖腹挖心,看得赵子允三人心惊肉跳,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因为虎豹都有护食的习惯,在它进餐时,假如听到什么动静,或者有人打扰了它,它会一改平日不主动攻击人的习惯,毫不犹豫地扑上来。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

    刚看罢雪豹勇擒“大头羊”(盘羊的俗称),赵子允又目睹了另一幕惨剧。当他们正走在一处山坳时,突然发现前面约50米处的草丛中,有动物在活动。“停!”赵子允轻轻地叫了一声,并用手势示意刘氏父子蹲在地上,不要出声,他自己则拿出高倍望远镜仔细搜索。赵子允清晰地发现有几只红背雪肚的藏狐,在草莽荆丛中跳来跳去。起初,他以为那是藏狐一家在嬉戏玩耍,不料,却听到几声猫一样的惨叫声。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几只藏狐是正在围追一头弱小的动物。也许是野兔吧?赵子允大步走过去,藏狐们一哄而散,地上留下的一具尸体,竟然是“扫雪”。这就让赵子允纳闷了:“扫雪”和藏狐都属食肉类动物,虽然比狐狸弱小,有点像黄鼠狼,因行走时用尾巴扫去身后足迹而得名,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但狐狸一般是不会与“扫雪”打斗的,更不会也不可能吃得了机敏勇敢的“扫雪”呀?后来,赵子允才得知,藏狐一般情况下的确吃不了“扫雪”,除非是藏狐非常饥饿,或者是这只“扫雪”病了、伤了,才遭遇不测。......”

    妖鬼最早的吃人记录出现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西北军阀马步芳试图从青海腹地打开新疆门户,控制塔克拉玛干沙漠以东的地区,同时在昆仑山一线形成对西藏在边界上的布控。当时有两条路,一条就是从乌图美人走那棱格勒河谷,一条走千里戈壁。结果这个魔鬼谷吃人数十,路只能走老茫崖了。

    进入九十年代,这里成了国内外的探险家慕名的探险胜地,一般他们都是从花土沟作为起点,经原来我们局的阿拉尔农场进入新疆,后转向南从多噶克从西侧进入沟谷。

    猛兽绝迹

    那棱格勒峡谷地处青藏高原上的昆仑山区。它东起青海布伦台,西至沙山,全长105公里,宽约33公里,海拔3200-4000米。谷地南有昆仑主脊直插云霄,北有祁连雪山阻挡着柴达木盆地。我们首先从省会西宁出发到达格尔木,然后直奔柴达木盆地西缘的布伦台。由此再往西走,就是发源于6000多米高昆仑山上的那棱格勒河河谷。我们要探险的这个峡谷,就在那棱格勒河的中上游。

    越野车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穿行着。田野苍茫,那一溜溜雪山像银帽似的,不动声色地浮在遥远的天边。广袤的高原上充满着一种极地的原始和荒凉气氛,这一切,不由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孤寂。忽然,左前方长着稀疏沙蒿的荒野上,出现了一群黑压压的动物,它们似鹿非鹿,似驴非驴,奔跑速度极快。追近时才发现它们身上的毛呈黑褐色,短短的尾巴,耳朵尖尖的显得高雅而神气。“野驴!”司机和车上的人都欢呼起来。进入那棱格勒峡谷时,天气很好,冬日的太阳悬挂在湛蓝的天空,原野上一片绚丽。也许是人迹罕见的缘故,这里野生动物种类很多,藏羚羊、狐狸、野牦牛、雪兔等时而出现,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货真价实的“动物王国”。中午休息时,我们发现了一只鹫雕,这雕足有一米长,身体的前半部羽毛是棕褐色的,后半部呈黑褐色,站在一块悬空的巨石上一动不动,那模样十分吓人。同伴介绍,鹫雕是高原猛禽,经常栖息于高山峭壁之巅,飞翔能力极强,尤其是向下俯冲袭击时,速度快得惊人!它视觉敏锐且凶猛异常,一旦发现猎物,无论是水中的野鸭、陆地上奔跑的藏羚和野鹿,或是狡猾的狐狸甚至有毒的蛇,它都会像箭一样地俯冲下来,用钢勾一样的利爪,牢牢擒住它们。

    在青海地质队工作过的小王告诉我,几年前他曾在这一带亲眼目睹过这样一个场面:一只雪兔在荒野上东奔西逃,以极快的速度躲避着狐狸的追赶,结果被高空翱翔的鹫雕发现了。它在空中伸直着脖子和两腿,张开大爪,俯冲下来扑向野兔,兔子吓得不敢再跑。野狐乘势抢先一步,眼看就要逮到兔子。哪料鹫雕却擦地而过,这时它没有和对手拼抢野兔,而是忽然伸出利爪猛地抓住了狐狸。随之抖动强劲的翅膀腾空而起,把狐狸抓在空中,猎物拼命挣扎。这时鹫雕一松爪,狐狸便从高空中掉了下来,当即摔得气绝身亡,这样很自然的就成了猛禽的美餐。

    我们在那棱格勒峡谷中看了鹫雕猎狼的一个壮观场面,但这次猛禽却远没有这么幸运。那天,树丛中钻出一只狼,鼻子和嘴上还有血迹,看来是刚饱餐过小动物。这只狼在低矮的枯草中小步奔跑着,模样很是“得意”。忽然,空中出现了一只盘旋的鹫雕,“王地质”说:“伙计们注意,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我们赶忙停下来观察那只狼。鹫雕捕猎狼的办法通常是,先用锋利的左爪一下攫住狼屁股,利爪的刃尖扎进它骨缝。这种剧痛是狼及其它野兽无法忍受的,它必定会本能地反过身来扭头撕咬。这时鹫雕就会不失时机地伸出右爪,猛地插过狼的两耳之间,掠过它的额顶,闪电般准确抠住狼的双眼。然后双翅一用力,把瞎了眼的狼提起来,让它四蹄离地,猎物的力量就全没了。这时,鹫雕那两只前后抠紧的利爪猛地向中间一撅,那狼腰就断了,这是鹫雕的扑猎“绝招”。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

    不料这次却出了意外。当狼受到扑击后,也许是惊恐过度,或是疼痛难忍,这只凶残的家伙头也不回地一路拼命狂奔。鹫雕的翅膀在它身后猛烈拍打着,掀起的一片雪花、砂石。狼终于钻进了一片枝干密密匝匝的灌木林,尽管枝条扎得它难受,但这只受伤的猎物此时早忘了疼痛,仍然发疯似地往里钻。鹫雕却惨了,它的一只利爪赶忙抓住一棵矮树的枝干,这也许是禽类的本能,它想以此为托赶快飞起来,哪知却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因为它的另一只爪子还“锁”在狼的肉体内,无法拔出,结果可想而知,它的身体一下就被撕成了两半……。等我们走到跟前时,狼早已逃得无影无踪,树丛中到处是被扯下的凌乱的羽毛,那只猛禽更是血肉模糊。看到这惨烈的一幕,你不能不感叹自然界动物生存的残酷。第二天,荒野上出现几只羚羊,不知为何这些同类竟恶斗起来。遗憾的是,等我们靠近观察时却被这些机灵的动物发现了,它们很快就绝尘而逃。一只公羚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可能是受了重伤,或者已经战死。我们正想过去看个究竟,忽听空中传来“咕、咕”的叫声,抬头一看,几只苍鹰正在头顶盘旋。也许它们早就盯上了这只倒地的公羚,同伴赵平拣起一块石头就打了过去,“王地质”赶忙制止。他说死了这么一个大家伙,肯定会招来鹰啊狼啊什么的,这叫“食物链”。再说鹰是赶不走的,只会越聚越多,千万别招惹它们,不然有你的麻烦!我们刚走出三四十米远,那群饿鹰就扑到公羚身上,连撕带啄,一时血肉横飞,也许用不了几分钟,这只羚羊就会变成一堆白骨。想想那棱格勒峡谷的这些凶悍“臣民”,不禁让人毛发倒竖!

    死亡之谷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

    据考证,那棱格勒峡谷属第三纪未地壳变动形成的封闭型山间盆地。它周围分布着由紫红岩、砂岩等组成的中高山带屏障,冰雪皑皑的山峦巍峨多姿,湖泊、河沼溅波涟漪。

    据当地向导巴尔桑介绍,夏天谷内水草丰美,鸟语花香,景色十分秀丽、壮观。但多年来却很少有人敢进来。当地牧民有时宁肯让羊饿着,也绝对不敢让它们跑进谷里吃草。历为祖辈流传,那棱格勒峡谷是魔鬼出没的地方,人只要走进去就再也出不来。还有人说,谷里有一种巨兽,常年在此聚集,专食人及各种禽兽。

    年轻人不信这个邪,偏有大胆者闯了进去,结果大多一去不复返。有的牧民因迷路误入峡谷深处,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更有甚者,暴雨过后,这里还会发生一种奇怪的现象:山坡上和沟谷里到处是羚羊、野驴、狐狸和许多飞禽的尸体,尸体旁边还伴有一些黄色的枯草和焦土,似乎是一种无形的大火烤焦了这一切,场面惨不忍睹。此种现象并非偶然,几乎每次暴雨过后,这种悲剧都会重演。所以,这一地区就成了令人恐怖的“死亡地带”,有人干脆叫它“吃人谷”、“死亡谷”。

    其实象这种“死亡之谷”,在世界不少地方都有。如前苏联堪察加半岛上就有一个长2公里,宽约300米的“死亡谷”,熊、狼獾等许多动物及飞禽,只要一进入谷内就会丧生。科学家分析,可能谷内有多种有毒的矿物质或有害气体;美国加州也有一条“死亡谷”,长达225公里,宽6公里至26公里不等,面积共达1400多平方公里。峡谷两侧悬崖峭壁,地势十分险恶。1949年,一支寻找金矿的勘探队因迷路而涉足其间,几乎全部丧生。即使有人脱险爬出,不久后也会神秘死去。就连一些探险者进去后,也未能幸免。现在仍未查出这些人死亡原因。后来科学家经过调查,还发现一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奥秘:这个地狱般的“死亡谷”,竟是飞禽走兽的“极乐世界”。谷内200多种鸟类、19种蛇类及1500多头野驴等,却活得悠然自得。直到今天,人们仍弄不清个中原因;印尼爪哇岛上有6个庞大的“死亡洞”,情况与之类似,科学家至今也未能解开其中之谜。

    那么青海的那棱格勒峡谷,出现种种“死亡”现象又是什么原因呢?那天早晨出发时,我们一直争论不休。两小时后,我们正在一片谷地里观察一些岩石,忽然一批仪器,也莫名其妙地近乎“瘫痪”!几名“探险家”看到眼前的一幕,个个惊得脸色煞白。

    科学解惑

    那棱格勒峡谷 那棱格勒峡谷

    事后得知,这里是强磁场区。1998年5月地质部门曾组织人员到此进行大面积考察,结果测得这里磁场,峰值高达1000-3000伽玛,这巨大的磁力足以让指南针失灵,仪器不准。我们在考察中发现,这里的地层,除有大面积火山喷发的强磁性玄武石外,还有磁铁矿脉及石英闪长岩体,正是这些岩体和磁铁矿才产生了这个强大的地磁异常带。那么,那棱格勒峡谷每次暴雨后,为何总会出现大批动物死亡的现象呢?有人说,该峡谷实际上是个雷击区,潮湿的空气受昆仑山主脊的阻挡,常沿山脉向谷中汇集,形成雷电云,携带大量电荷在空中构成强电场。遇到异物,便会发生尖端放电即“雷击”现象,造成人畜瞬间死亡。尽管这话令人信服,但仍是一种科学推测。只要国家权威部门不做定论,恐怕谁也说不清这“死亡谷”形成的真正原因。或许是不下雨时,这神秘的那棱格勒峡谷,也照样会张开“血盆大口”!

    说这话并非没有根据。有关资料介绍:“这里是我国多年冻土层分布区之一。冻土层的厚度高达数百米,形成一个巨大地下固体冰库。当夏日来临时,近地表的上层冻土融化,便形成为地下潜水和暗河。只因地表常为嫩绿的深草所掩盖,人们不容易发现。当人畜误入,一旦草丛地面塌陷,地下暗河就会把人畜拉入无底深渊,甚至使其随水流漂向远方,以致连尸首都无法找到。当地牧民误入谷中,大多有去无回的原因,可能就在这里。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11-21 11:2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