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邯郸战役

    邯郸战役是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10月至11月,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在河北省邯郸以南地区对国民党军的反击战役,又称平汉战役。刘伯承、邓小平遵照中央军委指示,决定集中3个纵队和冀鲁豫、冀南、太行军区主力共6万余人,在10万民兵、自卫队支援下,将沿平汉路北进的国民党军先头3个军诱至漳河以北、邯郸以南、滏阳河河套多沙地带,逐次歼灭之。至1945年11月2日,国民党军除少数逃脱外,几乎全部被歼。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邯郸战役 地点: 邯郸
    时间: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10月至11月 结果: 中国解放军胜利
    交战各方: 国民党军 解放军 伤亡情况: 国民党军 解放军共毙伤国民党军3000余人,俘马法五以下1.7万余人, 解放军 伤亡4000余人
    相关人物: 高树勋刘伯承邓小平 相关事件: 据此,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指示晋冀鲁豫军区集中主力歼击沿平汉路北上的马法五、高树勋部,以阻止和迟滞国民党军北进。

    目录

    简介/邯郸战役 编辑

    邯郸战役邯郸战役

    邯郸战役,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10月至11月,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在河北省邯郸以南地区对国民党军的反击战役。

    战略方针/邯郸战役 编辑

    1945年10月,蒋介石按照其“控制华北,抢战东北”的方针,命令其第1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部、第ll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部、第12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部和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部,分别沿同蒲路及正太路、平汉路、平绥路和津浦路四个方向扑向华北。其首要目标是进入北平(今北京)、天津,夺占东北。10月14日,敌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马法五、高树勋率领所部第30军、第40军、新编第8军等部4.5万余人,从新乡地区北进,企图在进占石家庄的第1战区第3军、第16军接应下,首先占领邯郸,打通平汉路,进而夺取北平。另以第32军及伪军孙殿英部在后跟进,占领安阳,为第二梯队。

    为粉碎敌人这一进攻,中央军委指示晋冀鲁豫军区;除以一部兵力截击沿同蒲路北进的敌军外,集中主力歼击沿平汉路北犯的敌人。指示要求利用上党战役的经验,动员太行、冀南、冀鲁豫区全部力量,由刘伯承、邓小平亲临指挥,精密组织各个战斗,争取第二个上党战役的胜利。中央军委还指示,在安阳以南地区,似难寻求大量歼敌的机会,应诱敌深入到安阳、沙河间地区寻求机动,予以各个歼灭。

    晋冀鲁豫军区领导坚决执行中央军委给予的任务,对当时情况作了周密的分析,认为敌军兵力多,装备好,久经训练,长于防御,是其优势;但敌系新到,地理民情不熟,远隔后方,供应困难,突击力弱,不善野战;特别是派系不一,内部矛盾,其第一梯队之3个军都是原西北军,除第30军已变成半嫡系外,第40军和新8军是“杂牌”,新8军中有中共的工作基础,该军中的民主分子对蒋介石歧视非嫡系部队和驱使其作内战先锋,极为不满,这些都是敌人的弱点。我军方面,虽然野战兵团组成不久,装备较差,且连战之后未经整训,但系胜利之师,为保卫胜利果实而战,士气极高,又控制了一大段平汉线可作为诱敌深入的战场,加上根据地人民的支援,具有歼灭敌人的基本条件。10月6日,晋冀鲁豫军区下达关于进行邯郸战役的命令。军区领导决心集中第1、第2、第3纵队及太行、冀南、冀鲁豫3个军区的主力共6万人,并动员10万以上的民兵参战,准备以两个月的时间,连续作战,歼灭沿平汉路进犯之敌。计划诱敌第一梯队至漳河以北、邯郸以南滏阳河与漳河河套的多沙地区先打第一仗,歼其一部,然后逐次歼灭之。在给敌人以军事打击的同时,争取新八军战场起义。预定的作战方案是:第1纵队及冀鲁豫军区主力兵团之一部为路东军;第2纵队、第3纵队、太行军区、冀南军区部队为路西军;对敌实施东西钳击。以太行军区一部组成独立支队,结合太行、冀鲁豫地方武装和民兵,先在黄河以北至安阳之间,对北犯之敌进行沿途袭扰,破坏交通,疲惫敌人,迟滞其前进,以争取时间掩护主力从上党及冀鲁豫等地向平汉线集中,并迫使敌留置兵力于安阳以南的铁路沿线,减少其北进部队。待敌通过漳河后,再以独立支队控制漳河渡口,阻止其后续梯队的增援,其余地方武装和民兵则继续牵制安阳以南之敌。为充分准备战场,以第2纵队自上党地区先行东归,配合已在平汉线作战的部队,肃清盘踞于临漳、成安、临沼关(今永年)(!)等处的伪军,并组织当地军民在漳河以北至邯郸之间,以及沙河以北至邢台之间,大举破路填沟,拆堡平寨,使进入预设战场之敌无险可守而利于我军进行运动战。

    敌第一梯队3个军从新乡北犯直到安阳,沿途虽不断遭我独立支队、地方武装与民兵的打击袭扰,但没有与我主力接触,前进①10月18日,太行,冀南军区部队攻克临沼关,全歼伪军5000余人。仍较快。10月20El,其先头部队即进占漳河边的岳镇、丰乐镇等桥头阵地,掩护架桥。此时,我路西军主力及冀鲁豫军区部队尚在开进途中,第2纵队尚在进行肃清伪军据点的战斗,参战主力中仅路东军第1纵队已赶到临漳及南东方村地区。为保障主力的集中,乃令第1纵队先行打击敌人,迟滞其前进。为此,第1纵队于21日夜,以一部奔袭敌先头部队,因过早被敌发觉,在给敌一定杀伤后即撤击战斗。22日,敌以第40军在右、新8军在左、第30军在后北渡漳河,并以一部占磁县,一部向南东方村进攻,主力沿铁路东侧前进。第1纵队为不让敌军进入邯郸,以便主力尔后在野战中歼敌,乃留1个团在临漳以北地区阻击主力赶至邯郸以南的屯庄、崔曲、夹堤至东西向阳以北地区组织防御,坚决扼阻敌人。23日上午,我工事尚未作好,敌先头部队即向我第1纵队第1旅阵地屯庄、崔曲至小堤之线展开攻击。第1旅一面战斗,一面加强工事,击退敌数次冲锋。24日,敌3个军全部渡过漳河,集中全力北犯,第40军进占南北文庄、秦家营地区,新8军跨滏阳河占领马头镇、南北左良至阎家浅一带,第30军占领滏阳河东侧之中马头、高木营及以南地区。其第40军之第106师等部,在密集炮火掩护下,向我第1旅阵地反复攻击竞日,第1旅顽强抗击,以短促火力结合反冲击,粉碎敌人的多次攻击,使敌在我阵地前遗尸数百具,直战至黄昏。敌在其集中兵力攻击一点的情况下,始从崔曲、夹堤之间突入我阵地,并进占高庄、南泊子之线。这时,我参战兵团按作战预案已大部赶到预定地区,第2纵队的两个旅控制了邯郸及其以南之罗城头、张庄桥、陈家岗地区,第3纵队全部集结于车骑关、光禄镇以西地区,太行军区的2个支队集结于磁县以西地区,对敌形成了三面包围的态势。第1纵队的顽强阻击,胜利地完成了钳制敌人于预定战场和掩护主力集结的任务。

    我军对敌形成包围态势后,即开始出击。以第2纵队2个旅控制邯郸及其西南地区,阻敌进入邯郸;以第1纵队主力和第3纵队等部,分别从东西两面对敌实施钳击,并以独立支队控制漳河渡口。当夜因部队战斗准备仓促,战果不大。25日夜间再次出击,路西军第3纵队夺取马头镇后继续向东打,第2纵队从邯郸向东南打,太行军区1个支队由磁县向东北打,路东军第1纵队的主力沿红城向西打,力求分别割歼敌人一部。当晚,除第l纵队攻克南红城、赵红城,第3纵队攻克中马头外,其它方面仍进展不大。主要原因是敌人依据稠密的平原村落作掩护,并利用村周围的树木作鹿砦,结合暗堡的火力封锁,使我难以突入;而我军火力既弱,又缺乏对这种目标作战的经验,以致在突击中伤亡较大。但这时敌人已陷入我军的四面包围之中,进退不得,乃一面收缩阵地固守,一面向蒋介石求援。其中的新8军从新乡北进时,曾派人与我联系,此时更表现动摇,战斗不积极。26日,石家庄之敌第16军与安阳之敌第32军各以一部开始南北对进,增援被围的敌人。在此情况下,我决心钳制援军,继续集中主力歼击被围之敌,增调太行军区一部在晋察冀军区一部协助下,阻击从石家庄南下的敌人,同时加强漳河阻援阵地,令太行、冀鲁豫两军区抽调中心区的游击队、民兵加强安阳以南的游击战争,阻止和拖住国民党第32军。对当面之敌,在其阵脚未乱、精力未大大耗损,而我军冀鲁豫独立旅、太行1个支队及第17师等后续部队尚未到达之前,暂不与之决战,而以部分兵力利用夜间进行近迫作战,采取逐点割歼和渗入袭扰等打法,以削弱和疲惫敌人。对其中的新8军则又打又拉,促进其动摇。我主力则进行战场练兵,发动群众,研究战法,待后续部队到达后,再发起总攻。同时又指示冀南军区在沙河以北沿平汉路布置游击战争。

    28日黄昏,我后续部队到齐,各项准备就绪,对被围之敌发起总攻。在部署上,改以第1、第2纵队及冀南、冀鲁豫军区部队和太行军区一部为北集团,作为总攻的突击队狠打第40军,并着重割歼其已遭我打击、突出于北端之第106师。第2纵队从西北、第1纵队从东南两面夹攻。以第3纵队及太行军区2个支队和第17师为南集团,钳制敌第30军和佯攻新8军。在总攻发起前,加紧对新8军进行政治争取,总攻的那天又派李达参谋长前往新8军军部,敦促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新8军军长高树勋率部起义。战至30日,我攻克村镇20多处,敌第40军的第106师大部被歼,第30军也遭到有力打击,敌人被迫再次收缩阵地。此时,高树勋率新八军及河北民军等约1万人起义,使敌兵力骤减,部署出现缺口,军心动摇。

    晋冀鲁豫军区领导判断,高树勋部起义后其余敌人必然向南突围,乃故意放开退路,将主力先敌南移到漳河以北敌退路两侧,准备歼灭突围之敌。31日黎明前,敌主力开始向南突围。在敌人脱离阵地后,我第3纵队向西王曹、冢王、白塔、严上的国民党第30军进攻。第1、第2纵队从东西两面多路出击,太行、冀鲁豫军区部队则前出到漳河北岸进行兜击,并组织大量民兵密布在各要道捕歼逃散之敌。当日下午,马法五率残部近2万人窜至南北旗杆樟、辛庄、马营一带被我包围后,又据守村落顽抗。我侦知马法五的长官部在旗杆樟,当即集中第1、第2纵队主力猛攻,第3纵队等南集团主力则向其掩护阵地进攻。11月1日夜,我突入其长官部,敌失去指挥,顿时大乱,四散奔逃。我南北集团各部乃奋起围追、堵截溃逃之敌。到11月2日,向南突围的敌人除少数人漏网外,被我全歼于临漳、磁县间的旗杆樟、辛庄、马营地域。石家庄与安阳出援的敌军闻风撤退。

    邯郸战役是我军继上党战役后给予国民党军的又一次沉重打击,在国民党内部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对阻止国民党军沿平汉路北进,掩护我军调整部署及争取国内和平的斗争,起了重大作用。

    战争结果/邯郸战役 编辑

    此战中国共产党方面缴获大批武器物资,伤亡4000余人。在国民党内部引起了很大震动,对阻止和迟滞国民党军沿平汉路北进,掩护其他解放区部队向东北进军和展开,争取国内和平的斗争均有重大作用。战役的主要经验是:对进攻之国民党军应审慎忍耐,诱敌深入到共产党方面精心选择和设置的战场,然后集中优势兵力一举将国民党军包围,并采取有力的措施,阻止和拖往增援的国民党军,保障主力歼击被围之敌;充分利用国民党军内部矛盾,在军事打击的同时,成功地争取了新八军等部起义;当国民党军企图突围时,适时网开一面,并以主力先机转移到敌逃路两侧,歼敌于运动中

    这次战役,除新8军等部起义外.共产党军共毙伤国民党军3000余人,俘国民党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马法五以下1.7万余人,对挫败国民党军的进攻,迟滞其沿平汉路北上,掩护其他解放区部队调整部署和展开,均有重要作用

    历史影响/邯郸战役 编辑

    粉碎国军进攻

    邯郸战役是晋冀鲁豫军区继上党战役之后的又一次大规模歼灭战,是对进犯的国民党采取的自卫反击,以配合和谈,做好应付全面内战准备为目的。邯郸战役,经历了阻击、合围、总攻、追歼四个阶段,历时10天,歼敌1 4万多人,2 3万多人被迫放下武器。国民党军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四十军军长马法五,战区参谋宋肯堂,第四十军副军长刘世荣、参谋长李旭东以下高级军官多人被俘,再次粉碎了蒋介石的内战阴谋,对堵住华北的大门,掩护共产党部队在东北的战略展开,起到了重要作用

    锻炼共产党军队

    这一战役中共产党的军队还贯彻了军事打击与政治攻势相结合的原则。在军事打击的同时,利用国民党军内部矛盾和不满情绪,成功地争取了高树勋率部邯郸起义,使国民党军兵力骤减,部署出现缺口,军心动摇,加速共产党部队取得战役胜利,从而推迟了蒋介石反动派进行全面内战的计划,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中国共产中国共产党随后在国民党军队中广泛宣传,号召国民党军官学习高树勋部队,从而取得解放战争中策反工作的极大胜利

    负面影响

    但当时共产党部队过急地收编吞并了高树勋的起义部队,也造成了不好影响,刘邓大军主力出击外线后,晋冀鲁豫根据地一度非常紧张。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21 00:50:52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