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郭松民

    郭松民,原空军航空兵部队飞行员,法学硕士。退役后曾在多家媒体工作。现为国内知名时评人。在凤凰卫视,范美忠(范跑跑)与嘉宾郭松民(郭跳跳)展开辩论,郭用“无耻”、“畜牲”、“杂种”之类的字眼对范美忠进行辱骂,事后被网友冠以“郭跳跳”、“郭道德”之类的绰号。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郭松民 别名: “郭跳跳”、“郭道德”
    国籍: 中国 职业: 其他 时评人

    目录

    人物简介/郭松民 编辑

    空军航空兵部队飞行员。有新闻专业的大专学历和法学硕士学位。曾在空军航空兵部队当过飞行员,在政治机关做过宣传工作,并曾在《解放军报》担任过实习编辑。1998年退出现役后,先后在《北京青年报》、《中华英才》和《中国消费者报》等媒体工作。自2002年开始,开始以时评及杂文写作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方式。退出现役后曾在多家媒体工作。2003年获《南方周末》和搜狐网站联合举办的“2003全国首届时评比赛一等奖”,2005年获“第十五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郭松民郭松民

    郭松民在电视辩论上居然开口辱骂对手范跑跑,影响极坏:“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像你这么无耻的!-你无耻!人无脸,树无皮!你是一只猴子!你是一个类人猿!你是一个DOG!你是杂种!”开创电视骂人第一人。

    因为其在电视上的不当言论,网民因此冠以郭跳跳,郭吼吼,郭道德等昵称。

    走红事件/郭松民 编辑

    郭松民郭松民
    汶川地震发生不久,都江堰光亚中学教师范美忠网上发文,自述地震发生时,自己抛下学生,第一时间跑出教室,他辩解称———“我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生命,你们不知道吗?上次半夜火灾的时候我也逃得很快!”“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范的言论引发网友强烈声讨,并被称为“落跑老师”、“范跑跑”。

    6月7日,“范跑跑事件”发生戏剧性转折。在凤凰卫视,范美忠与嘉宾郭松民展开辩论,郭用“无耻”、“畜牲”、“杂种”之类的字眼对范美忠进行辱骂,情绪异常激动,中途一度愤怒离场,事后被网友冠以“郭跳跳”、“郭道德”之类的绰号。

    个人博文/郭松民 编辑

    郭松民:范跑跑应成为中国精英的一面镜子(于我心有戚戚也)      作者:郭松民

    看来,被网友冠以“范跑跑”雅号的都江堰光亚学校的教师范美忠,不仅有敏捷的身手,而且还有过人的心理素质。因为面对网上如潮的骂声,他不仅能够甘之如饴,“每天陪着妻子、女儿,在网上看着网友如何骂我”,而且还能够继续对记者侃侃而谈:“《教育法》并没有规定在地震时,老师一定要救学生”,“地震不是我造成的,我无须内疚”云云,总而言之,“范跑跑”总是有理,永远有理。

    “范跑跑”的自辩,听起来虽然振振有词,但其实不值一驳,因为大家都公认“先跑”是一个道德问题,从来没有人说这是一个法律问题——你只要回答你是不是缺德就行了,扯什么《教育法》呀?你咋不说你没有违反《宪法》呢?别人说前门楼子,你说胯骨肘子,你也太不着四六了吧?

    不过,“范跑跑”的自辩,却让我想起了一起著名的悲剧:“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在这起事件中,船长、众多的船员以及男性乘客,都和这条豪华邮轮一起沉入了大西洋底,冰海余生的人,却多数是最没有逃生能力的妇孺。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假如船长、船员以及男性乘客们都率先抢夺救生艇逃跑,然后辩解说:“《航海法》并没有规定在沉船时,男性一定要让妇孺优先”,“冰山不是我们造成的,我们无须内疚”等等,当时美国和欧洲的社会舆论,还能够原谅他们吗?

    近百年来,“泰坦尼克”的故事之所以能够感动无数人,我以为主要还不在于灾难的规模巨大,而在于船上的精英在危难时刻所表现出来的勇于担当的精神:比如船员劝说67岁的当时全球最大百货公司——梅西公司的创始人斯特劳斯上救生艇,老人回答道:“只要还有一个妇孺没上救生艇,我都绝不会上!”大银行家古根汉姆,则从容换上华丽的晚礼服,对太太写下遗言:“这条船将不会有任何一位女性,因为我占据救生艇的位置而留在甲板上。”在死难乘客的名单中,还有亿万富翁阿斯德、资深报人斯特德、炮兵少校巴特、著名工程师罗布尔等。

    “范跑跑”的行为和“泰坦尼克”上的精英的行为之间的反差,让我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才是精英的悲剧?在我看来,对精英来说,最大悲剧不是死于一场地震或者沉船,而是被公众所唾弃!所以我认为,像“泰坦尼克”号上的精英们那样,和巨轮一起沉没,并不是悲剧,因为他们获得了几乎所有人的认同和景仰;反之,像“范跑跑”那样,尽管自己毫发无损,暴得大名,并且可以继续以出身名校相招摇,但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悲剧,因为他已经被很多人鄙视。

    “范跑跑”应该成为中国精英的一面镜子。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精英和大众之间的对立情绪日益严重,这让精英们很不爽,纷纷指责大众有“反智”、“仇富”、“仇官”情绪,是“民粹主义”在作祟等等。但精英们其实应该认真想一想,自己是不是像“范跑跑”那样,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考虑自己太多了,考虑大众太少了?是不是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攫取了太多本属于大众的利益?如果“范跑跑”的故事和遭遇能够使中国的精英真正有所反思,那就真的坏事变成好事了。

    ps:我对所谓“精英”的说法不赞同,只是认为这里的理解比较认同。这些精英,也许只能说是那些自认为自己是精英的人吧。

    对事件解释/郭松民 编辑

    《做客凤凰卫视:无悔愤怒 》         作者:郭松民

    21点刚过,手机“滴”的一声,就来了一条短信,只有四个字:“你很失败!”短信是一个好朋友发来的,“失败”指的是我刚刚在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里面和范美忠(“范跑跑”)辩论时的表现。我想,这位朋友说我失败,那就真的是很失败,因为我知道,如果有可能,他就一定会给我鼓励的。
     
    我对荧屏上的自己,也很不满意。在电视镜头里,我怒气冲冲,暴跳如雷,气急败坏,一度甚至拂袖而去,不仅如此,我简直没有能够有条不紊地将自己的观点表述清楚,在争论激烈的时候,我还骂出了“无耻”、“畜牲”、“杂种”之类的字眼。有博友如此留言:“斯文扫地!”
     
    当然,我在节目的录制现场,感觉不是这样的。那天我觉得自己像个敢于刺刀见红的战士,观众也给了我很多的掌声。节目录完后,还有不少观众围上来要求合影,签名,称赞我讲的好。但,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不是这样呢?
     
    我不愿把责任归咎于剪辑人员,虽然有些镜头剪辑得不很好,但总的来说,剪辑出来的节目,与录制现场的情况是基本吻合的。
     
    所以失败的原因,只能在我自己!因为我太愤怒了,没有控制住情绪,反而完全被情绪所控制了。在节目录制前,我已经是一腔怒气,如此黑白分明的事情还有什么好辩的?嘉宾们在休息室见面时,我只是在没有完全认清那个人是谁的时候,才和范美忠握了一下手,节目结束时,范美忠又趋前握手,被我断然拒绝:“我不接受你的道歉,拒绝和你握手!”主持人胡一虎见状对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呢?不管怎样他也是从灾区来的呀?”胡一虎拉住了我的手,又让人叫回了已经走出录影棚的范美忠,于是才有了最后握手的镜头。
     
    愤怒导致了节目的失败,我已经参加过很多电视节目,但荧屏上的我,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样,看上去这么糟!可是,我不该愤怒吗?
     
    一个老师,在危急时刻,丢弃了自己学生,不仅毫无内疚,而且还振振有辞,俨然是一个“自由与公平”的斗士,“人性”英雄——这,难道不能激起你的愤怒吗?一个校长,居然认为这不是什么问题,丝毫不怀疑他继续担任教师的资格,并公然强奸学生的意志,说他们如何爱戴一个抛弃他们的老师——这,难道不能激起你的愤怒吗?还有那样多的“朋友”、专家……,一脸的人文关怀,从各种各样的角度来为他进行辩护,似乎是范美忠,而不是那些被他丢弃的学生成了最大的受害者——这,难道也不能激起你的愤怒吗?
     
    底线!底线究竟在哪里?去年讨论《色戒》时,就有人提出过这个问题。这些年来,所有的底线都在不断地被突破,要求尊重底线的声音却被说成是在逼他当英雄,堕落不知道究竟要伊于胡底?
     
    我们是在辩论一个根本就不应该成为问题的问题——这就足以令人气涌如山!不该成为问题的问题一再成为问题,却每次都会有人出来巧舌如簧,把黑的说成是白的(尽管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白的,黑狗再洗也洗不白!),然后再反咬一口,说你不能容忍异端——这,难道还不能激起你的愤怒吗?
     
    不知道哪个国家,哪个民族能够始终对突破自己的社会伦理底线的行为保持心平气和,无动于衷?一个民族不会生气,没有血性,究竟是好是坏?
     
    如果大家都很愤怒,至少我的愤怒不会显得那么突出,很可能,我也不会如此愤怒,正是因为如此之多的“理性”、“宽容”的喧嚣,才彻底激怒了我!
     
    怪不得鲁迅先生会说: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又主张宽恕的人,万勿和他接近!鲁迅先生还说:让他们怨恨去,我一个都不宽恕!
     
    多年以前,龙应台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多年以后我发现,生气,也就是愤怒,在中国仍然是一种稀缺的品质。
     
    节目固然很糟糕,但我却绝不后悔,因为我发现,我具备了某种稀缺的品质。我没有被他们同化,我没有麻木不仁,我不是冷血动物。让他们温文尔雅,风度翩翩,道貌岸然去吧——我愤怒!

    事件发展/郭松民 编辑

    《“范跑跑”和“郭跳跳”,你支持谁?》     来源:网络

    有网友发帖调查:“范跑跑”和“郭跳跳”,你支持谁?令人意外的是,多数网友选择了范美忠。

    范美忠,北大历史系毕业后到四川自贡某中学任教,不久因课堂言论辞职,后辗转多个城市,从事媒体、教师工作。

    观点1:宁选“范跑跑”,不要“郭跳跳”

    不能不说,郭松民在这场电视辩论会上的表现,显得“过于道德”。我愿意相信他的愤怒是真诚的,也尊重他的道德观,却仍然无法确定———当他身处范美忠“先跑”时的情境中时,会不会表现得像他自己宣扬的那么“崇高”。或许,他可能会比范美忠跑得更快罢!只是在事后,他绝对没有勇气将自己的“先跑”在博客上披露出来,甚至,他还有可能仍然在博客上高喊他的道德口号。

    我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会尊重别人———包括尊重自己的敌人。“郭跳跳”可以不认同范美忠的观点,但是,以谩骂代替辨论,以“无耻”、“畜牲”、“杂种”等字眼对范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不管“郭跳跳”怎么以道德或正义的化身自命,都很难说自己的行为是“道德”或“正义”的。

    此外,我希望自己的孩子做一个表里如一的人,不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任何人都有弱点和局限性,没必要装模作样,把自己塑造成“高大全”———整天戴个面具活,累不累?文/李辉

    郭松民,原空军航空兵部队飞行员,法学硕士。退役后曾在多家媒体工作。现为国内知名时评人。

    范美忠5月25日博客摘录

    教学楼猛烈地震动起来,我猛然向楼梯冲过去,我发现自己居然是第一个到达足球场的人……这时我注意看,上我课的学生还没有出来,又过了一会儿才见他们陆续来到操场里,我奇怪地问他们:“你们怎么不出来?”学生回答说:“我们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只看你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等反应过来我们都吓得躲到桌子下面去了!等剧烈地震平息的时候我们才出来!老师,你怎么不把我们带出来才走啊?”……其实,那一瞬间屋子晃动得如此厉害,我知道自己只是本能反应而已,危机意识很强的我,每次有危险我的反应都比较快,也逃得比较快!

    观点2:你会为孩子选择逃跑老师?

    有网友说,如果在“范跑跑”与“郭跳跳”中为孩子挑选老师,会挑选“范跑跑”———我认为这是违心的说法,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假如你的孩子所在学校,因余震发生事故,你会希望出现类似范美忠这样扔下学生不管的狠心老师?

    郭松民是“郭跳跳”也好,“郭道德”也好,我认为都没错。郭松民年轻时是一个飞行员,跳伞曾是他的职责。此外,据郭松民的朋友说,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也是个道德的守护者,既然如此,他的愤怒是真情的,他的骂是在表达一种立场。尽管我也不赞同“郭跳跳”的骂人方式,但追求收视率的凤凰卫视,要的不就是这种效果吗?

    在我看来,“范跑跑”和“郭跳跳”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他们的人格和品德都有着质的区别。作为军人的郭松民,把逃跑当作最大的耻辱,如果他是一位老师,可以说他决不会逃跑,对于他骂“范跑跑”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又不是郭松民一个人在骂,“范跑跑”的行为是千人所指,万人唾骂。请问“范跑跑”不顾学生的安危逃跑,还在网络上“炫耀”,不是无耻又是什么?文/洪巧俊

    观点3:愤怒使郭松民输了辩论

    我不赞同范跑跑的言论,大难当头,教师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学生。但是,没有经历大难的人,确实是不能轻言“范跑跑”,批判其行为,毕竟他还是灾民。我也经历过地震和车祸,在灾难的瞬间,大脑是一片空白,只有本能的躲避。

    当然,整个节目看下来,我还为郭松民惋惜。我觉得,作为一名知名新闻评论员,郭松民没有表现出比一位此前默默无闻的普通教师更从容的辩论风度和更有力的辩论艺术。

    郭松民从一开始就被气愤控制住了,这使他从一开始就丧失了论辩所需要的风度、策略和技巧。因此,从头到尾,他只是表达了愤怒和厌恶。在这个过程中,我看不到“评论”在哪儿,评论家又在哪儿?如果注重了策略,我想郭松民的效果会好得多,何况范美忠以他无法更改的行为和言论注定处于下风。文/秋少

    郭松民6月9日博客摘录

    一个老师,在危急时刻,丢弃了自己学生,不仅毫无内疚,而且还振振有辞,俨然是一个“自由与公平”的斗士,“人性”英雄———这,难道不能激起你的愤怒吗?

    我们是在辩论一个根本就不应该成为问题的问题———这就足以令人气涌如山!不该成为问题的问题一再成为问题,却每次都会有人出来巧舌如簧,把黑的说成是白的,然后再反咬一口,说你不能容忍异端———这,难道还不能激起你的愤怒吗?

    多年以前,龙应台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多年以后我发现,生气,也就是愤怒,在中国仍然是一种稀缺的品质。

    《如果大家都拥戴范美忠…… 》       作者:郭松民

    自从我在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栏目和范美忠PK的节目播出后,网上似乎掀起了一股拥戴范美忠的风潮,虽然也有支持我的声音,但总的来说,不占主流。我知道,这和我在亿万电视观众面前粗暴地抨击他有关,但我和范美忠分歧的焦点究竟在哪里,很多支持他而反对我朋友可能反而忽略了。
     
    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到网上找来视频再看一遍。其实,无论我的语言怎样粗鲁,举止如何失当,但我的观点却是清晰的,那就是范美忠的问题,根本不是一个要不要崇高道德的问题,而是一个要不要根据契约精神履行自己职责的问题,即要不要“尽职”的问题。
     
    对于他在地震发生时率先逃跑的行为,我认为这是一种失职的行为,突破的是一种“底线道德”。因为按照自由主义的原则,你既然是在自愿条件下签定契约,从事教师这一职业的,因此你就必须承担教师的责任,而这种责任,也就包括照顾孩子们安全的责任,这一条就算没有写在合同里,也是不能推卸的,因为这是社会公认的不成文法。
     
    但范美忠的过人之处在于,他把这种“尽职”的行为说成是一种“牺牲自己救别人”的高尚行为,如此一来,这似乎就成了少数人才能做到的“高标准的道德”。“尽职”即“底线道德”,是人人都必须做到的,做不到就应该受谴责,否则社会就乱了套;而“牺牲自己救别人”的“高标准的道德”由于是少数人才能做到的,所以只能用鼓励的办法,却不能用强制的办法——范美忠以承认自己是“真小人”为代价,成功地为自己解了套。但请大家想一想,小范同学在这里是不是偷换了概念?
     
    那天在现场,我虽然火气很大,但仍然指出:范美忠还是可以被宽恕的,毕竟地震来得很突然,但前提是他必须承认这是一种失职和突破“底线道德”的行为,并为此表示忏悔。然而范美忠却能够用自己如簧之舌,为自己做了一番失职有理的辩解,这是导致我怒不可遏的一个重要原因。
     
    总而言之,我和范美忠的分歧就在于:一个人要不要“尽职”?能不能以“尽职”为“底线道德”来要求每一个人?实际上,也就是一个人要不要遵守自己自愿签下的契约?如此而已。
     
    在厘清了我和小范同学的分歧之后,如果大家仍然愿意拥戴他,那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也只能追随大家之后,同时我还有这样几点建议:
     
    修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相关条例,规定军人在遇到生命危险时可以拒绝执行命令;修改《警察法》,规定警察在感到有危险时,对受害民众可以不出手相救;修改《教师法》,规定教师在遇到危险时可以先于学生逃命,这一条同时要让每一个家长和孩子都知道;……最重要的,是要修改《宪法》,规定公民可以出于个人的理由放弃自己的职责,任何机关、学校、企业等均不得追究其责任,并将其列为基本人权(这也算是中国对世界人权事业的贡献);我的建议还有很多,比如我们可以把国名改为“真小人共和国”,重新谱写国歌并命名为“真小人之歌”等,最重要的,是要请小范同学出任教育部长,以便把下一代都培养成“真小人”。大家以为如何呢?
     
    当然,在争论时,我也违反了一些“底线道德”,比如打断了别人的话,使用了一些粗鲁的字眼,甚至拂袖而去等,这个帐我是认的,至于别的帐,则我就不认了。

    事件结果/郭松民 编辑

    《郭松民成网络红人“郭跳跳” 与范跑跑言和》

    一个是地震中逃跑的老师“范跑跑”范美忠,一个是被部分网友成为道德卫士的“郭跳跳”郭松民,他们在电视节目中的PK引发了网友大争论。

    近日,范美忠参加凤凰卫视节目的录制,针对地震时他不顾学生先逃跑该不该受到谴责与在场嘉宾展开了一系列讨论。在节目录制过程中,由于嘉宾观点交锋激烈,反对范美忠的嘉宾郭松民一度愤然离场,但最终本着互相宽容的态度,在节目的最后郭松民和范美忠握手言和了。

    郭松民范跑跑

      ■反对方:保护自己的学生应是一种高级本能

      ■支持方:这个说真话的人被高道德绑架

      近日,“先跑”教师范美忠做客了凤凰卫视节目,引发了一场关于地震发生时他不顾学生先逃跑该不该受到谴责的议论。节目现场主持人将到场嘉宾分成了支持范美忠的一方(以下简称“支持方”)和反对范美忠的一方(以下简称“反对方”)。

      通过现场几轮辩论,范美忠当场表示要向自己的学生道歉,但与此同时也强调不针对自己博客中的言论道歉。

      在节目录制过程中,由于嘉宾观点交锋激烈,反对范美忠的嘉宾郭松民一度愤然离场,但最终本着互相宽容的态度,在节目的最后郭松民和范美忠握手言和了。

      开篇语

      (画外音)范美忠,原本一个默默无闻的中学教师,因在博客中披露自己地震时最先跑出教室,并称哪怕是自己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管,而成为近期热点人物,人称“范跑跑”。

      现任都江堰光亚学校教师的范美忠,199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在朋友眼里他是个教育疯子,特别想在教学过程中实践自己对真正教育的研究;在学生眼里他比所有老师都看得远;在校长眼里他的工作努力勤奋,从不迟到早退。正是这样的一名教师为何在大地震来临时弃学生而不顾,第一个跑出教室呢?主持人胡一虎首先与当事人范美忠进行了交谈。

      第一轮PK

      反对方:他是以牺牲学生生命来换取自己的生命

      支持方:如果我都不称职,中国的教育就没希望了

      ■不觉得教师这个职业是神圣的

      胡一虎: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好,当别人在问你是什么职业的时候,你怎么回答?

      范美忠:教师。

      胡一虎:在你回答的时候,你感觉教师是个非常神圣的职业吗?

      范美忠:我不觉得它很神圣。

      胡一虎:你觉得它是什么样的一个工作?

      范美忠:我觉得它跟很多工作一样,它只是众多职业之一。我更多地把教师看作是启迪大家思想、智慧的职业,包括能够让学生的才能得到创造性发挥,至于道德上,我反对神圣这个提法。没有人是神圣的,也没有什么职业是神圣的。

      胡一虎:到现在为止,你觉得你是不是一个称职的老师?

      范美忠:如果我都不称职了,那么中国的教育就没有希望了,在当今中国,我认为我是中国最优秀的文科老师之一。

      ■当时确实已经无法控制自己

      胡一虎:从大地震发生到现在,你还有另外一种角色,你是灾区的民众。

      可是你却发表了一篇博客,你说这是表达你最真实的想法的时候,没想到换来的不是大家的关怀。你说你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生命,危机意识很强,当时大地震发生的时候,你实际的场景是如何?

      范美忠:我当时确实是一个本能反应。

      胡一虎: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范美忠:对。

      胡一虎:也没有喊让学生快跑?

      范美忠:对,当时确实我觉得有一种失措,因为有人也跟我说:“你要是当时喊了一声,现在指责你的声音就会少得多,你为什么不喊?”

      胡一虎:你也不为没有喊感到愧疚?

      范美忠:我觉得一个人面对这种猝然来临的大地震,当时头脑已经失控,那么我这个时候,已经失去理性责任的能力。从这个角度讲,我不认为有什么后悔的,不是我的责任,因为这不是说我有意不喊,或者我不想救学生,我当时确实就是已经无法控制自己。

      ■如果他称职,兔子都可当老师

      胡一虎:我们听到了最真实版本的话,范美忠觉得他至少还是一个称职的老师,你能接受吗?

      郭松民:如果他要是称职的,我觉得任何一个兔子都可以当老师,因为兔子遇到危险,不会做出任何反应,只会想到逃跑。

      范美忠:首先中国有像你这么道德高尚的人我感到非常高兴。

      郭松民:不是道德高尚,是底线。第一,你放弃了你作为一个老师的职责,你率先逃跑;第二,你连喊都不喊一声;第三,你是一个年长的人,如果你这个作为是正确的,那么士兵在前线就可以放下武器,飞行员就可以不顾自己的乘客率先跳伞,船长就可以弃船逃跑,那整个社会,就会变成一团乱麻。

      ■不被认同说明突破了公认道德

      范美忠:中国有这样道德高尚的人,我感到非常高兴,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样的话,中国的环保问题、教育问题等等我想都很容易解决。

      刚才你提到教师的职业道德,我想职业道德不是你来确定的。

      郭松民:你能确定对不对?因为职业道德是公认的,在这个时候,你的情况不被大家所认同,就说明你突破了公认的道德。

      范美忠:你不认可不见得有人就不认可,你是道德制定者吗?

      郭松民:网上的调查多得很,80%、90% 有几个人赞成你?

      范美忠:教师的职业道德有一定程度是保护学生的责任。刚才你提到飞行员和军人,我首先想说教师不是军人,军人的职业规范不等于是教师的职业规范,教师主要是传授知识。另外一个也有道德的问题,就是底线道德,牺牲生命已不是底线道德,是神圣道德。那么这种底线道德可以用来责人,也可以责己,那种要牺牲生命的道德,只能责己,不能责人。如果作为职业要求的话,我认为教师没有冒牺牲生命的危险,来保护学生的职业道德规范。如果学生生病了,我把他送到医院去,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他先跑是怕学生挡他的路

      郭松民:这根本就不是让你牺牲生命去挽救学生生命的问题,而是你不能以牺牲学生的生命为代价,来挽救自己的生命。我们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如果老师不发出解散的命令,同学们会坐在那个椅子上不动。你是以牺牲学生的生命为代价,来换取你自己的生命,根本不是以你的生命来换取学生的生命,正好相反。即使这样你有你的责任,你是老师他们是学生,你是成年人,他们是未成年人。

      范美忠:等一下,我的学生高二了,都是十七八的人。

      郭松民:高二他们也是未成年人,喊一声来得及来不及,你告诉学生不要慌,但是你自己跑了。你是怕学生挡住你的出路!

      范美忠:我没有牺牲学生的生命,我们光亚学校教职工几百人,没有一个受伤的。我们班除了有两三个女学生没跑,其他学生都跑出来了。第二个我的学生对我是没有那么听话的,我举个例子,我跟学生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你们不来上课,我都能够接受,因为那说明我的课对你们没有吸引力。你们在听我的课的过程当中,随时可以去上厕所,不用请示,随时可以离开也不用请示。”第三个你说我怕学生挡住我的路,你对光亚学校的教室缺乏一定的了解,我那个班上课的学生只有十几个,而且是非常大的一个教室,不存在挡路的问题,可能大家是用中国的一般学校的状况来衡量这个学校。

      第二轮PK

      反对方:保护自己的学生应是一种高级本能

      支持方:这个说真话的人被高道德绑架了

      ■他不过诚实了点,坦白有错吗

      胡一虎:从这个事情发生到现在,很多人觉得范老师为什么要这么诚实说出来?有人说,当事人在这个大家千夫所指的时刻,他不会说真话的,是不是他通过朋友心理上已经道歉了?

      吴礼明:每一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职责,在关键时刻,死了他自己也是没有用的,只不过这个人诚实了一点,坦白了自己,坦白有错吗?

      ■早就做好了面对千夫指的准备

      胡一虎:那些没有说话的老师,也许跟他做了一样的行为,大家也不会去指责,反而这个说真话的人,被大家过分的高道德绑架了?

      吴礼明:是,我觉得多少有一些,也并不全部是。

      第一次媒体报道这个事的时候也不是很全面,所以大家一下子发现他原来还是个老师,原来这样无耻,是一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获得的信息,那一种反应,把强烈的悲痛转化成这样一个所谓的“范跑跑”行为。他首先也是一个灾区民众,他只不过没有死而已,他也经历了那种强烈的恐怖,我觉得他经历了这么长时间,又经历了全国媒体、网络世界对他的狂轰滥炸,就是钢铁的人也承受不了。

      范美忠:我想申诉一下关于道德绑架,很多人说:“如果你的孩子在他(范美忠)的班上,你会赞成吗?”我想说的是,哪有什么公德啊?无非就是一群人的私德而已,私利而已!因为他们想,你为我的孩子牺牲了,可是你的母亲、兄弟、老婆、孩子的悲痛,这个我是不考虑的,因为我的孩子保住了,然后我送你一个烈士的称号。所以我觉得,当社会附加给教师各种各样的责任,他们的权利却没有得到相应的维护,权利、义务这个是一个对等的。我既然要捍卫我所声称的言论自由,以及与主流不同的价值,我早就做好了面对千夫指的准备。我当时逃跑了,我承认不够勇敢,在面对各种指责和道德判断的时候,我也借用朋友的一个说法,我是一个“思想烈士”。

      郭松民:我说两句话。你有权捍卫你的价值,但你也不能阻止别人对这种价值进行批判。

      范美忠:你可以评判,但是你没有资格对我的人格进行抨击。

      郭松民:别人也有言论自由。

      范美忠:我也有攻击你人格的自由。

      郭松民:这是你自己攻击的。

      范美忠:你是个傻瓜!

      郭松民:你的人生是你自己扳倒的,你的人生难道是我扳倒的吗?

      胡一虎:两位客气点,两位都是知识分子,不需要有任何情绪性互相戴帽子,好不好?

      吴礼明:我想说,后来学生都出来了,范老师和其他老师一道,有序地组织整个场面,但是他不愿意去写,他并非是个逃兵。因为人在突发事件跟前没有办法判断,当他下楼的时候,他恢复了理智,他要组织学生、安排学生,是不是?他又恢复了。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现场打电话给他的校长。

      ■他的言论肯定有不正确的地方

      胡一虎:大家都很好奇,现在的学生是不是还继续听范老师的课,他还能不能继续维持老师这样的职称呢?(现场连线了都江堰光亚学校校长)校长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事情发生到现在你有没有去谴责过范老师?

      卿光亚:他是自己的一个言论。这个言论肯定有非常不正确的地方,作为校长我不同意他的言论。但是我认为这个言论应该是批评、教育或者讨论,而不是说简单地什么处分,我觉得我没有处分的权力。

      胡一虎:您在遴选每一个老师的时候最看中哪些标准?

      卿光亚:教师对学生的爱和对职业的爱,这是肯定第一要求的。如果他不爱他的职业,那我要他干什么呢?

      胡一虎:范老师符不符合您的第一标准?

      卿光亚:他肯定(符合)啊,因为他很爱他的学生、很爱他的职业。他平常上课是非常激情的,准备都是很充分的,他的学生非常喜欢他。

      ■学生发短信说一定不要开除他

      胡一虎:经过这次言论风波之后,有没有学生的家长向您提出要求或者抗议呢?

      卿光亚:他的学生都没有,学生倒是给我提出希望开导和原谅(范老师),他们都还尊称他为范老。

      学生给我发短信说校长你一定不要开除他,要顶住压力,我说我没有开除人的权力,你们不要担心。

      郭松民:老师都放弃了,学生还能爱他?我根本不相信这样。非要把黑的说成白的,你作为一个校长,你袒护他有什么意思吗?

      卿光亚:我认为当时他的脑子应该是一片空白,他是过后的想法,过后的评论,真的。

      郭松民:过后的评论你认同还是不认同?你认同了你为什么不作出反应?你这样的校长就是失职,我告诉你,有你这样的校长才会有这样的老师。(情绪失控的郭松民中途一度离开了节目现场)

      卿光亚:刚才我说了,这样肯定是错误,我怎么会认同呢。我知道是非,我希望他道歉,而且希望他说错了。

      胡一虎:校长的确表达过希望你道歉吗?

      范美忠:我当时是本能的,如果回过头来,这个事情重新发生,不管职业道德评判有没有献身去救学生的义务,我都想跟学生说一声对不起。有人告诉我跑未必是最好选择,但不管怎样,有可能使学生反应时间会显得更慢,这是第一点。在那个时候,我认为我不够勇敢,但是学生们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强者可以依靠的时候,我没有成为他们的依靠,这是第二个要道歉的。第三个后来我回去跟我老婆讨论,她也说:“不管职业道德怎么规定,你的第一反应不是想到学生,至少对学生的爱还不够”,后来我跟学生也说,我接受这个说法。所以我要郑重地向我的学生道歉。虽然我这篇博客写出来我不后悔,但是它给校长卿光亚带来的压力,为我承担的压力,我要向他表示道歉。不管观点的正确与否,我该不该跑这个事件与否,如果我这篇博客当中的言论伤害到了一些人的情感,这个我表示道歉。但不是为我发表言论以及我的观点道歉。

      ■没有认为他不可以做老师

      胡一虎:校长,无论如何到现在,学校还是会要这样的老师对不对?

      卿光亚:我肯定没有做出不要的决定。

      胡一虎:如果别人问范美忠是一个什么样的老师,你这个校长会跟学生、学生家长怎么样介绍他?

      卿光亚:我会说平常的行为、行动没看出任何的异常,但是他这次的言论非常错误,我希望是我们来共同批评、帮助和教育他,但是我没有认为他不可以做老师。

      ■他适合当冷酷的评论员

      胡一虎:范老师在大难来临的时刻,出于他本能上的这些行为,你是怎么看待的?

      林格:我认为范老师本人是诚实的,而且很有勇气,我觉得不应该从人格上和单纯的道德上去谩骂。

      出现这个事情以后,全社会都来轰炸,这是因为我们整个社会处于一个不成熟的时期,可以叫青春期时期。但是范老师这种言论,我是不支持的。

      胡一虎:这个之间的差别在哪里?

      林格:有两个原因,第一,我认为他对教育的基本价值的认识有偏误;第二,他的这种过于理性和冷血,可能会消解我们本身对教育追求的价值观。

      胡一虎:所以你觉得他可能适合当一个非常冷酷和客观的评论员,不适合当老师?

      林格:是的,我觉得本能有两个层面,一种就是低级本能,比如说动物都有的,它会保护自己的孩子,对吧?但是人是高级动物,人有自己的信念,有自己职业的训练,也有自己的情感,而老师先保护自己的学生,我认为是一种高级本能,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选择。

      第三轮PK

      反对方:我严厉批评的是“范跑跑”

      支持方:所有旁观者没资格评论这事

      ■言论的伤害已超过他承受范围

      卢悦:我在都江堰过了十天心理援助的工作生活。

      我想提醒大家,范先生是经历了8级地震的人,他是灾区民众,有权利获得灾区民众应有的关怀,即使他有些不能被社会兼容的东西。我们这个社会能不能容忍异端,能不能给异端基本的权利,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底线。当我到了灾区,光是倾听别人就已受伤害了,我发现我做不了英雄。如果没有经历过地震,所有旁观者没资格评论他能不能保护学生这件事。

      ■对范先生应宽容 对范老师要批评

      胡一虎:当我们面临职业伦理跟自己本身伦理冲突的时刻,该如何取得这个平衡点?该不该把真实的心理公开地让大家都知道?

      周孝正:由于他的言论把他开除,这是社会的倒退,但是对于这件事我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对于范美忠先生,应该是宽容的态度;我批评的是范美忠老师;我严厉批评的是“范跑跑”,这是不一样的。

      首先突发事件,由于没有经过演习表现得懦弱并不是坏事,不光他,很多人都没经历过,所以我们对于范美忠这个先生,应该是宽容。我为什么批评范美忠老师呢,老师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我们有《未成年人保护法》,范美忠博客里有一句话说得不太对“何况你们(指其学生)都是十七八的人呢”,注意十七是未成年人,十八是成年人,我要问问他的学生里头到底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千万别给我打马虎眼。如果是未成年人,国家有法,成年人特别是教师,当然要保护未成年人,这是毫无疑问的。第二,《教师法》里有教师的职业道德,师德,什么意思呢大家都知道,就像你是船长,你这船要想沉的话你应该最后一个走,古今中外都是如此,这就叫职业道德。第三,我为什么要批评“范跑跑”呢?因为发表这个言论,他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现在收视率挺高,对吧?那么对于这个东西我要严厉地批判。

      结束语

      胡一虎:六位嘉宾给人们人性当中最可贵的第一面。从卢悦的角度来讲,他让我们知道温柔体贴的一面;从周老师的身上我们看到圆润的一面;我们又看到跟范老师对立面最明显的郭先生,他能这么样地捍卫道德,我们还担心这个社会会道德低下吗?林格告诉我们从心底层面关心下一代;从吴先生这儿,他告诉我们要为朋友捍卫真理而说话。范美忠,在网络上,或许有人用十恶不赦来形容他,但是听到他的校长以宽容的态度对待他,允许他保有范老师的称呼在这个社会上,这是社会的进步。


    网友评论/郭松民 编辑

    《郭松民此类人的可怕》

     观看完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关于"先跑老师事件的讨论"节目,自认为是"道德精英"郭松民的表现着实让我害怕,他的那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压倒一切的英雄气概"独显文革遗风,誓把"反动的范跑跑"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要他永世不得翻身,大有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革命气概.

     郭松民的做派给我带来的恐惧远远大于范跑跑因不适言行带给我的震惊,如果将范定性为思想另类的极端个人主义者,那么,郭就是新一代好耍棒子的伪道德狂徒和伪道德流氓.郭类人一般思维狂燥,极左专制,攻击性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置人死地而后快,在文革中我们没有少领教.在文革的记忆从人们的脑海里淡去的今天,突然跳出如此小丑式的人物,不能不说是我们当今社会的遗憾.

     在整个讨论节目中,郭一直高悬着伪道德的令牌,扮演成救世主的角色,总是以一种强势的身份去说教,去辱骂,去鄙视,去压制,去强奸讨论问题的另一方,并多次强行打断他人的发言,目空一切,几乎到了节目不能继续的地步.在现实生活中这些伪道德狂徒也一直强行地干预着我们的对某些问题的认识和思考,使我们不能理性地去思考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而貌视文弱的范老师却体现了北大学子的大雅风范,无论他的观点你是否赞同,但是他面对问题的态度我是很认可的.

     郭松民是个什么人物?我至今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这类人在我们身边的确不少,他们习惯于用高,大,全,亮的"完美"标准去要求他人,去主宰他人,去控制他人,去鱼肉他人,这类人常用高调来赢得群众的好感,从而获得上级领导的重视和提拔,用响亮的口号塑造自己的英雄形象,不是吗?郭的这场表演想让我们认识到,他是一个多么具有高尚道德的人,比起委琐的范跑跑来不知要高大了多少倍.但是,郭是不是一个言行一致,心底无私,愿为他人牺牲的人?他真心为灾区人民做了些什么?我没有考证.留给关注他的人去验证真实的他是个什么角色.

    多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在英雄口号的创作中.真正的英雄是用身体做出来的,不是喊口号喊出来的.其实,现实中的英雄是朴实的,可亲的,决没有郭松民式的张狂.

    郭松民的表现的确让我失望,非常失望.这类人少了才能说明我们的社会进步了,看来我们的人类还得不断进化.

    相关链接/郭松民 编辑

    博客:http://blog.voc.com.cn/sp1/guosongmin/

    参考资料/郭松民 编辑

    1、百度知道
    2、新浪
    3、粉丝网

    扩展阅读
    1百度知道2新浪网3粉丝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2-25 16:16:37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