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金少山

    金少山(1890年—1948年8月13日):本名义(一说作仲义),又名少山,清末民初时京剧名净金秀山之三子。满族,北京人。京剧净行演员。自幼随父金秀山学艺,兼学何桂山,并由韩乐卿传授武功。在做功方面受到黄润甫的熏染,何通海曾传授给他不少开场戏。因变声期较长,师从屈兆奎。学过诙谐戏,他正式拜师是小生德珺如。嗓音恢复后,到上海搭班长期演出,戏路逐渐宽广。他嗓音洪亮浑厚,高中低音都能响堂。在继承其父铜锤唱腔的基础上,吸收架子花脸的唱做,突破了两者严格分工的界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有金霸王之称,与郝寿臣并称黑金白郝。1937年回到北平后,自组松竹社,开花脸挑班之先例。1948年8月13日去世,享年59岁。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金少山 别名: 义,少山
    籍贯: 中国北京 出生地: 北京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48年8月13日
    职业: 京剧表演 代表作品: 《锁五龙》,《断密涧》

    目录

    艺术经历/金少山 编辑

    金少山金少山

    幼年从父学艺,主工铜锤花脸,兼学何桂山。同时,他从韩乐卿习练武功把子,学架子花脸戏;“倒仓”后又向何通海学得不少如《庆阳图》、《太行山》一类的开场戏;还从屈兆奎学了一些非正工花脸所演的如《秦淮河》、《双沙河》等诙谐戏,以应付搭班之需要。在这期间,他随父演出于北京各戏院。他正式投拜的业师乃是唱小生的德珺如,因其父与德交谊深厚,又是后者将他荐入伶界作正式演员的,遂拜德为“带道师”。

    金少山初登舞台于杨香翠所主持的宝胜和班,该班主演有武生黄月山等人。1911年改入双庆班,1914年又搭鸿庆、永庆各班,与梅兰芳、朱素云、谢宝云合演《岳家庄》,与王瑶卿合演《金猛关》,与程继先、荣蝶仙合演《秦淮河》,与韦久峰合演《审刺客》,与其父合演《白良关》、《洪羊洞》、《穆柯寨》。当时,北京菊坛名角如林,像他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后生,不易得到大展才华的机会,当时的金少山尚为土内明珠,犹未耀彩。

    金少山幼年跟父亲学戏并和父亲同台演出。1912年他第一次到上海演出于新新舞台,就是和他父亲一起随谭鑫培南来的。11月14日首场,谭鑫培演《失·空·斩》,金秀山扮演司马懿,金少山扮演马谡。当时,金氏父子在《白良关》中分饰尉迟父子,在《洪羊洞》中分饰孟良、焦赞,都曾在京剧界留下美谈。金少山还得到过他的太老师何桂山许多亲传。尤其是他那精美、大方的脸谱,主要师法何桂山。

    父亲谢世后,金少山在北京几乎不能自立,遂往烟台等外地演出。及至嗓音转好,于1922年辗转到达上海,先后隶丹桂等一台、共舞台任长期坐包演员(为外邀演员充当配演,俗称“班底”而非“底包”),绝少知音。在这里,他遇上了许多艺事优秀的合作者,如林树森、白玉昆等。由于这种机缘,他又学会和新排了不少剧目,大大充实了腹笥,拓宽了戏路。《审七长亭》就是在这期间向刘永春学的,后来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

    1922年冬,上海约梅兰芳旅沪公演,《霸王别姬》中的霸王一席,难于物色。正当为难之际,恰逢王瑶卿刚由沪返京,他便推荐了金少山。金少山的戏由大管事李春林为他说戏监排,临期一经登台场,以其魁硕修伟的身躯,宽额丰颐的扮相,叱咤风云的气势,声若洪钟的唱念,将西楚霸王的风采再现于舞台,轰动了上海滩。自此,他的声望与日俱增。

    1937年他重返京华,自组“松竹社”挑梁奏艺,开花脸挂头牌先例,2月14日,在华乐戏园首场演出《连环套》,引起了巨大轰动。这是京剧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它标志着净行艺术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以周瑞安、张荣奎、陈少霖、李多奎、姜妙香、王福山等名伶为佐,松竹社多年不衰。并与梅兰芳、孟小冬、马连良、谭富英等合作演出。

    1943年他再到上海出演于皇后大戏院,门口的“客满”牌,竟达六个月之久不能摘下。金少山直到辞世,雄踞净行首席,誉满大江南北。其技艺出类拔萃,被誉为“十全大净”,因其成功地塑造了项羽的艺术形象,故而又有“金霸王”之美称。

    艺术特色/金少山 编辑

    金少山金少山

    作为一个花脸演员,金少山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他的生前好友、戏曲家翁偶虹曾说:“有人赞金少山的嗓音之高亢胜过何桂山,表作之精细不让黄润甫,身材之魁梧超出李寿山,武功之娴熟甚于庆春圃。这四位都是净行中造诣深湛的前贤,说金少山能集众家之美,萃于一身,是当之无愧的。”武生前辈尚和玉生前也曾赞叹说:“金少山那样的大花脸,真是要哪儿有哪儿,实在是难得的全材,说得上前无古人!”金少山确是一个天赋优厚的全面人材。他的声音之洪亮响亮,确有声震屋瓦、震耳欲聋之势。高、中、低、宽、厚、亮、面面俱备。他在鼻音的运用上,也有自己的特色。头腔、胸腔与鼻腔共鸣的方法用得巧妙得法,唱来灵巧、和谐而无沉闷、单调之感。它如虎音、膛音、立音、炸音也都一应俱全、用来随心所欲。

    唱腔

    金少山的唱腔朴实无华,不事雕琢,似乎平淡无奇,实则逋峭浑厚,于顺畅自然之中显现气势。他唱“快板”最见功力,吐字、气口、尺寸都驾驭自如,快而不乱,流畅清晰,字字入耳。如《锁五龙》单雄信痛斥李世民、徐茂公、罗成的三段;《断密涧》李密与王伯当的对口都具有代表性。在唱腔中,他善于借鉴、吸收其它行当中一些唱法,用以丰富花脸唱腔,贴切、新巧而不着痕迹。他的唱,在继承金秀山、何桂山唱法的基础上有所发展,自成一体。

    念白

    他的念白的功力也极为深厚,善于运用高、矮、宽、细各音,于轻重疾徐、迟急顿搓的变化中,刻画人物性格,揭示角色心理,收到达意传神之效。如《连环套·拜山》窦尔墩与黄天霸对白,《审七长亭》李七在公堂上的大段自白,均属精品。念京韵白的太监戏更有独到之处,如《黄金台》的伊立、《忠孝全》的王振、《法门寺》的刘瑾等,都是他的得意之作。

    做表

    他的做表,实遵黄三(润甫)路数。其武功基础,、腰腿功夫都好,工架严谨稳练,身段精巧漂亮,“寓矫健于凝重之中,见端庄于玲珑之内”(翁偶虹语),在《闹江洲》中的使双斧,《霸王别姬》中的操大枪及《盗御马》中的马趟子,《五台山》中的罗汉像,《清风寨》中的浪子步,以及《霸王别姬》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威仪,《草桥关》姚期戎马半生,烈士暮年的老迈,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嗓音

    金少山能作黄钟大吕之声,他嗓音的响度是京剧史上空前的,他既有堂音又有立音,音色很有厚度,宽亮雄浑,宏旷无比。金少山的发声方法是科学的,总体共鸣非常好,尤其是头腔、胸腔共鸣结合得非常好,他用气也通畅,声音雄壮而又富于自然美。在花脸声音造型中,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正格。他高、中、低音都好,尤其是高音,更见功力。金少山改变了前人一些笨拙的唱法,改造了那种接近喊叫的声音,甩掉了累赘的尾音,他的新唱法具有工稳、流畅、大方的特点,代表着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四十年代花脸的最高演唱水平。

    戏路

    金少山加工提高了许多花脸剧目,全方位地丰富了净行的表演艺术。他的戏路子很宽,他演楚霸王、铫期、马武、单雄信、李密、尉迟恭、黄盖、马谡、包拯、李逵、刘瑾、窦尔墩,甚至于《八蜡庙》的金大力、《双沙河》的张天龙,都十分出色。许多过去只能唱开场的花脸戏,经他加工,都变成了大轴子戏,象《草桥关》(就是《铫期》)、《锁五龙》、《断密涧》、《白良关》、《铡美案》、《牧虎关》这些戏,都是金少山唱红的。

    金少山金少山

    金少山演唱艺术上的推陈出新,还表现在对唱腔的点染和装饰上。前辈花脸的唱大都直呼直令,金少山不满足于此,他开始采用了擞音、颤音等一些新的装饰因素,他还发展了花脸的鼻音,从而较大幅度他增强了唱腔的韵味和表现力。《牧虎关》是金少山著名的喜剧。戏里两段《西皮流水》唱腔很有喜剧色彩。请注意:在当中的《摇板》“杀来杀去影无踪”,“影”字的拖腔中,金少山就运用了擞音;在“呼风”时唱的“一步跳至在正中”,“至”字,金少山又用了大颤音,这都使唱腔更为生动活泼。

    金少山突破了铜锤花脸与架子花脸严格分工的界限,融铜锤、架子、武花于一体,确立了京剧史上第一个唱、念、做、打全面发展的完整的花脸流派,推进了净行表演艺术的发展,形成了自家风格,世称“金派”,与郝(郝寿臣)、侯(侯喜瑞)两派鼎足而立,其成派是先于裘(裘盛戎)的。金派风格,集铜锤、架子花的演唱一体,雄浑豪放,大气磅礴,典型地体现着花脸行当的艺术特征。以唱、念的卓越成就和做工着称于世,是现代净行三大流派之一。

    戏剧界内外都夸赞金少山为天才、奇才。在京剧二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像金少山那样一条声震屋瓦的金嗓子,像金少山那样高大魁伟的身材和饱满宽阔、适合勾画各种脸谱的面庞,的确是前无古人的。但是金少山的造诣,主要还是仗着扎实、深厚的功力和舞台上长期的磨炼而取得的。金少山青年时期,嗓子并不像中年以后那样惊人,他早先以演武花脸为主,兼演架子花脸。他师承何桂山一派,武功基础非常扎实,身段相当讲究,他演《芦花荡》的张飞、《金沙滩》的杨七郎一类武花角色,早就获得好评了。金秀山去世后,他生活穷困,在戏班里做过很长时期的底层演员。他先在烟台等地搭班,然后辗转到上海。在上海老共舞台搭班时,名次曾悬第二十五牌;后来又长期在上海荣记大舞台等剧场做基本演员,逐渐才升为三、四牌,担任些重要配角。这一个很长的时期,使他受到了很大锻炼:舞台上大大小小的角色,他都扮演过;从名角到配角,他同台见过的,数以千百计;他为四大名旦等独树一帜的著名艺术家都曾经长期配戏;他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并且广征博采,大大提高了舞台上的表现力。他那条金嗓子,也是在这样的实践中,逐渐锻炼得越来越响堂、挂味儿的,于是,他又能出色地演好铜锤花脸戏。掌握了如此丰富的技艺,才是他引起人们重视的根本原因。

    代表剧目/金少山 编辑

    金少山金少山

    他的戏路极宽,常演的剧目有:《锁五龙》(饰单雄信)、《草桥关》(饰姚期)、《御果园》、《白良关》(以上饰尉迟恭)、《牧虎关》(饰高旺)、《飞虎山》(饰李克用)、《断密涧》(饰李密)、《刺王僚》(饰姬僚)、《断太后·打龙袍》、《铡美案》、《探阴山》(以上饰包拯)、《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饰徐延昭)、《失街亭、斩马谡》(饰马谡)、《盗御马、连环套》(饰窦尔墩)、《闹江州》、《丁甲山》、《清风寨》(以上饰李逵)、《取洛阳》(饰马武)、《审七长亭》或《李七长亭》(饰李七)、《忠孝全》(饰王振)、《法门寺》(饰刘瑾)、《霸王别姬》(饰项羽)等。有些原为开场戏,经他搬演后也列为大轴,如与马连良合演的《八百八年》(饰姜尚)即开场戏《渭水河》,另如《太行山》(饰姚刚)、《大回朝》(饰闻仲)、《龙虎斗》(饰呼延赞)、《庆阳图》(饰李刚)等。他还排演过新戏《芒砀山》饰演张飞。他演的《八蜡庙》中的金大力,《双沙河》中的张天龙,也为人所喜爱。其他剧目还有《黄一刀》、《下河东》、《打严嵩》、《取荥阳》、《黄鹤楼》、《庆阳图》等等。

    性格特点/金少山 编辑

    金少山热爱生活,爱好广泛:喜听评书大鼓,爱看踢球摔跤,对花鸟虫鱼、茶馆庙会都有浓厚兴趣。这对他认识生活,陶冶性情,进行艺术创造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他性格豪爽,仗义疏财,常常解囊助人、无所吝惜,但花钱无度、常有亏欠,以致晚景凄凉,于1948年8月13日在北平贫病而终。享年59岁。

    艺术传人/金少山 编辑

    金派花脸因嗓音要求高,能全面继承其艺业的传人不多,金少山的传人有吴广志(吴松岩)、赵炳啸。以传承金派而享誉的演员,还有著名的“铜锤三奎”,他们是:王泉奎、赵文奎、娄振奎。他们在演唱艺术方面各有不同的成就。金少山为人大方、性情豪爽,他对许多后起之秀无私地作过传帮带。其中,年轻时的裘盛戎特别受到他的器重,他的热心提携,对裘盛戎攀登艺术高峰,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艺术地位/金少山 编辑

    如同谭鑫培、杨小楼、梅兰芳分别居于老生、武生、旦角首席一样,金少山是世所公认的京剧花脸首席代表,他为提高净行在京剧艺术中的地位作出了不朽的贡献,后起的优秀花脸演员无一不受到他的深刻影响。

    个人荣誉/金少山 编辑

    他还与梅兰芳合作演出《霸王别姬》。他为人豪爽,经常慷慨解囊,救人之急,但晚景凄凉,贫病而死。代表剧目有《白良关》、《牧虎关》、《草桥关》、《连环套》、《断密涧》、《打龙袍》、《二进宫》、《锁五龙》、《刺王僚》、《李七长亭》、《霸王别姬》等。

    活动年表/金少山 编辑

    金少山金少山

    1926年12月10日,农历丙寅年十一月初六日:金少山、梅兰芳首次合演《霸王别姬》

    11月,梅兰芳应邀率团到上海大新舞台演出。观众一再要求上演《霸王别姬》。梅兰芳原是和杨小楼合演这出戏的。经国剧宗师杨小楼创造出那气吞山河的楚霸王形象之后,梅兰芳要再找到一位水平相称的演员来合作,确是一件困难的事。可是,这一次终于在上海找到了位低才高的金少山。12月10日,梅兰芳和金少山首次在大新舞台合演了《霸王别姬》。大获成功。金少山把铜锤、架子、武花的表演方法巧妙地融为一体,并借鉴杨派武生的一些唱念表演,再加上他那雄伟的造型和工架,非常出色地创造了花脸行当霸王项羽的艺术形象,在广大观众中博得了“金霸王”的称号,从而名震全国。此后,金少山就成了楚霸王的最佳人选。在一些重要的大型合作戏中,梅、金的《霸王别姬》被认为是一出极有份量的大轴戏,多次安排演出。

    1930年3月,农历庚午年:程艳秋首次重组鸣和社

    程艳秋重组鸣和社,以郝寿臣易侯喜端,李洪春、李洪福易周瑞安,王少楼易郭仲衡,姜妙香、程继仙易王又荃,新聘傅小山、扎金奎、马连昆、刘春立、李多奎、金少山搭入,言菊朋被邀短期搭入,使“鸣和社”阵容愈加壮大。演于鲜鱼口内小桥路南华乐戏院。

    本次重组是因1929年程率班社赴沪演出后首次转赴汉口,时某坤伶出重金策动将程艳秋本戏戏本及“鸣和社”的一半班底拉了出来,加紧排练程派新剧上演,只有程艳秋的老伙伴们曹二庚、吴富琴、张春彦、文亮臣、李四广和琴师穆铁芬、鼓师杭子和仍坚守鸣和社阵地未曾离去。后经梁华亭筹措复于本年初在原班底基础上将班社重建。

    1931年6月9日,农历辛未年四月廿四日,15时:上海杜氏祠堂落成会演第一天

    上海杜氏祠堂落成会演第一天。

    下午三时开演

    《天官赐福》天蟾全班

    《金榜乐》(徐碧云,言菊朋,芙蓉草,姜妙香)

    《鸿鸾禧》(荀慧生,马富禄,金仲仁,张春彦)

    休息

    七时开演

    《百花亭》(雪艳琴)

    《汾河湾》(张藻辰,尚小云)

    《打花鼓》(华慧麟,萧长华,马富禄)

    《落马湖》(李吉瑞)

    《芦花河》(程艳秋,王少楼)

    《龙凤呈祥》(梅兰芳饰孙尚香,杨小楼饰赵云,马连良饰乔玄,高庆奎饰前刘备,谭小培饰后刘备,谭富英饰鲁肃,龚云甫饰国太,金少山饰张飞,萧长华饰乔福,姜妙香饰周瑜,曹毛宝饰孙权)

    1931年6月11日,农历辛未年四月廿六日,12时:上海杜氏祠堂落成会演第三天

    上海杜氏祠堂落成会演第三天。

    中午十二时开演

    《满堂红》(杨鼐侬,金碧玉)

    《岳家庄》(小杨月楼,小奎官)

    《琼林宴》(言菊朋)

    《战宛城》(麒麟童饰张绣,荀慧生饰邹氏,刘奎官饰典韦,金仲仁饰曹昂,曹毛包饰曹操,陈鹤峰饰贾诩,马富禄饰曹安氏,蒋宝印饰许褚)

    《取荥阳》(马连良,金少山)

    《取帅印》(高庆奎)

    《花木兰》(徐碧云)

    休息

    七时开演

    《马蹄金》(尚小云,贯大元,龚云甫)

    《挑滑车》(刘宗杨)

    《二进宫》(梅兰芳,谭小培,金少山)

    《林冲夜奔》(李万春)

    《弓砚缘》(雪艳琴,姜妙香,雪艳舫)

    《卧虎沟》(李吉瑞)

    《忠义节》(程艳秋,谭富英,王少楼)

    《八大锤》(杨小楼饰陆文龙,马连良饰王佐,刘汉臣饰岳云,刘砚亭饰金兀术,刘奎官饰狄雷,高雪樵饰何元庆,马富禄饰乳娘,张质彬饰严成方,张国斌饰岳飞)

    《五花洞》(梅兰芳、程艳秋、尚小云、荀慧生饰四潘金莲,高庆奎饰张天师,金少山饰包公)

    《庆贺黄马褂》(麒麟童,王英武,赵如泉,刘汉臣,金素琴,刘奎官)

    1933年4月,农历癸酉年:杨宝森二次赴沪

    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演于天蟾舞台,挂头牌,冠以“谭派正宗文武须生”头衔。合作者有武生马玉龙、青衣张艳卿、花脸金少山及高雪樵、陈鹤峰等。演期50天。

    1933年4月21日,农历癸酉年三月廿七日: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十七天

    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十七天,演于天蟾舞台,挂头牌。以下演出剧目的节目单可能忽略掉了同期演出的重复剧目。

    演出剧目

    全部《打金砖》(杨宝森饰刘秀,张艳卿饰皇娘,金少山饰姚期,陈鹤峰饰马武,高雪樵饰牛毛)

    1933年4月22日,农历癸酉年三月廿八日: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十八天

    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十八天,演于天蟾舞台,挂头牌。连演全部《打金砖》。

    演出剧目

    全部《打金砖》(杨宝森饰刘秀,张艳卿饰皇娘,金少山饰姚期,陈鹤峰饰马武,高雪樵饰牛毛)

    1933年4月23日,农历癸酉年三月廿九日: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十九天

    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十九天,演于天蟾舞台,挂头牌。连演全部《打金砖》。

    演出剧目

    全部《打金砖》(杨宝森饰刘秀,张艳卿饰皇娘,金少山饰姚期,陈鹤峰饰马武,高雪樵饰牛毛)

    1933年4月24日,农历癸酉年三月三十日: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二十天

    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二十天,演于天蟾舞台,挂头牌。连演全部《打金砖》。

    演出剧目

    全部《打金砖》(杨宝森饰刘秀,张艳卿饰皇娘,金少山饰姚期,陈鹤峰饰马武,高雪樵饰牛毛)

    1933年4月25日,农历癸酉年四月初一日: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二十一天

    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二十一天,演于天蟾舞台,挂头牌。以下演出剧目的节目单可能忽略掉了同期演出的重复剧目。

    演出剧目

    《宝莲灯》(杨宝森饰后刘彦昌,张艳卿饰王桂英,高雪樵饰杨戬,金少山饰秦灿,陈鹤峰饰前刘彦昌,粉菊花饰杨真人,韩金奎饰书童,王富英饰后沉香)

    1933年4月29日,农历癸酉年四月初五日: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二十四天

    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二十四天,演于天蟾舞台,挂头牌。以下演出剧目的节目单可能忽略掉了同期演出的重复剧目。

    演出剧目

    全部《首阳山》(杨宝森饰程婴,金少山饰屠岸贾,张艳卿饰庄姬公主,马玉龙饰韩厥)

    1933年5月4日,农历癸酉年四月初十日: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二十九天

    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二十九天,演于天蟾舞台,挂头牌。以下演出剧目的节目单可能忽略掉了同期演出的重复剧目。

    演出剧目

    《黄金台》(杨宝森,金少山)

    1933年5月9日,农历癸酉年四月十五日: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三十四天

    杨宝森二次赴沪演出第三十四天,演于天蟾舞台,挂头牌。以下演出剧目的节目单可能忽略掉了同期演出的重复剧目。

    演出剧目

    《鼎盛春秋》(鱼肠剑、刺王僚)(杨宝森,金少山)

    1934年2月27日,农历甲戌年正月十四日:梅兰芳二次抵达武汉

    梅兰芳飞抵汉口,此为梅氏第二次在武汉演出。“跨刀“老生谭富英和姜妙香、刘连荣、萧长华等从北平乘火车而来,另有金少山是从南京搭船来的。头三天戏票在本月底已全部预售一空。

    1934年3月3日,农历甲戌年正月十八日:梅兰芳二次赴武汉演出第一天

    梅兰芳二次在武汉演出第一天。配演有谭富英、姜妙香、刘连荣、萧长华、金少山等。本日打炮戏《女起解》。

    开演时卖了许多加座,门外观众仍旧吵闹不依,只好又卖许多站票。剧场内挤得水泄不通。票价最高的4元6角,站票了卖到1元2角,在武汉是空前的。演了一个星期,为了剧场秩序和观众舒适,取消了站票。

    1934年3月4日,农历甲戌年正月十九日:梅兰芳二次赴武汉演出第二天

    梅兰芳二次在武汉演出第二天。配演有谭富英、姜妙香、刘连荣、萧长华、金少山等。本日打炮戏《洛神》。因为周日,日常加演《法门寺》。

    开演时卖了许多加座,门外观众仍旧吵闹不依,只好又卖许多站票。剧场内挤得水泄不通。票价最高的4元6角,站票了卖到1元2角,在武汉是空前的。演了一个星期,为了剧场秩序和观众舒适,取消了站票。

    1934年3月5日,农历甲戌年正月二十日:梅兰芳二次赴武汉演出第三天

    梅兰芳二次在武汉演出第三天。配演有谭富英、姜妙香、刘连荣、萧长华、金少山等。本日打炮戏《四郎探母》

    开演时卖了许多加座,门外观众仍旧吵闹不依,只好又卖许多站票。剧场内挤得水泄不通。票价最高的4元6角,站票了卖到1元2角,在武汉是空前的。演了一个星期,为了剧场秩序和观众舒适,取消了站票。

    1934年3月12日,农历甲戌年正月廿七日:梅兰芳二次赴武汉演出期满

    梅兰芳二次在武汉演出,本日期满,又续五天,外加给剧院帮忙(不收演出酬金)一天,到3月18日止,正式营业16天,全部客满。

    本期演出,除过去的老戏、古装戏以外,还有《霸王别姬》、《西施》、《太真外传》等未在汉演过的戏。谭富英、金少山还演了《捉放曹》、《打棍出箱》、《托兆碰碑》、《御果园》、《刺王僚》等戏。

    1936年11月,农历丙子年:梅兰芳赴山东济南演出

    梅兰芳赴山东济南演出于进德会京剧场,随行有杨宝森、金少山等。大轴为梅兰芳与金少山之《霸王别姬》,压轴为杨宝森与刘连荣、王泉奎之《洪羊洞》。

    1937年2月,农历丙子年:金少山组松竹社

    金少山回北平,自组“松竹社”挑梁奏艺,开花脸挂头牌先例。邀杨宝森加盟,演于华乐戏园。

    1937年2月14日,农历丁丑年正月初四日:松竹社首演

    松竹社在北平华乐戏园首演。

    演出剧目

    《钓金龟》(李多奎)

    《打渔杀家》(杨宝森,李慧琴)

    《连环套》(金少山)

    1937年2月15日,农历丁丑年正月初五日:1937年2月15日华乐园演出

    本日华乐戏院演出京剧。

    演出剧目

    《断后·龙袍》(李多奎,金少山)

    1938年2月16日,农历戊寅年正月十七日:杨小楼接三

    杨小楼于前日入殓,本日接三。

    杨小楼生前就留有遗嘱,说他曾在白云观出家为道,大名已上了玉皇大帝的《登真箓》,其身命,神魂均已不属于十殿阎君管辖,而是属于“三官”掌握了。所以,“羽化”之后,一定要身穿道装到“道国三千金世界,天京十二玉楼台”去仙游。他的后人照办,他的装裹(殓衣)是一整套道装:贴身的是一套对襟大领的白裤褂,大领的蓝面黄里的小棉袄、棉裤,外面是大领蓝大棉袍。一律以宝剑头形的飘带扎系。最外边加披了一领深紫色,绣着八卦太极图图案的法衣。头顶上因为没有长发,自然无法挽成道冠,所以没有用元形的混元巾,只好戴了一顶门楼式的庄子中,正中镶上一块美玉,作为“帽正儿”。脚下穿了一双白袜子,将裤脚放进袜筒里,再配上一双紫色镶青云头的“云履”。双手捧着一柄玉如意。完全是一付道家焚修功圆果满“朝真”的装束。身上身下,当是“铺金盖银”。不过,身上盖的有说是绣着八仙庆寿图案的白色衾单;还有的说是加盖了黄绫、红色梵文经字的“陀罗经被”。后者的说法,当然与道装的殓衣不配套。但是很可能是受清代崇佛遗风的熏染,因而佛道相融。

    盛殓杨小楼的棺材更是讲究,乃是一口精选的金丝楠“四独板”(即两帮、底、盖,均为四块整板)的“重材”,这是最上品的殓具了。系购自骡马市大街鹤年长寿材铺,价值2400元。至于棺内装的殉葬物其说不一。从当年各报披露的杨墓被盗的通讯报导来看,其殉葬品既精且多,除了宝剑、牙笏(朝简)、拂尘等道教法物之外,古陶瓷、烟壶、金银珠宝,无所不有。但招来了后患,俗云“家贼难防”,不期让松柏庵义地看坟的董四及其勾结的盗匪们挖了去。

    杨小楼的丧事最大特点有两个:一是在总的排场上突出一个“奢”字;二是在礼仪上处处突出一个“道”字。杨氏刚刚咽气,院内就搭起了巍峨壮观的起脊大棚,棚顶上按照古典建筑形式,做出了五脊六兽,而且还是古钱形状的“花脊”,从远处望去,俨然是一座高大的殿堂。棚内三面都搭了“经托子”(搭在房上的经台)。这样,可以不占院内的有效面积。其整个布局是:正面是灵堂,对面是宝盖式的番(喇嘛)经经台,台的对面,即灵堂上方,挂了黄缎绣花的幡门、幡条。棚顶中间挂了四幢与幡门、幡条配套的黄缎绣花经幡。棚的上首为楼阁式的道经经台,挂了蓝缎绣花的幡门、幡条,棚顶挂了四幢蓝缎绣花的经幡。棚的下首为佛龛式的禅(和尚)经经台,挂了红缎绣花的幡门、幡条,棚顶挂了四幢红缎绣花的经幡。一眼望去,有如神、佛圣境。杨氏的灵堂前搭了一座四围均为一丈二尺的大月台。台的四角各有绿漆金纹的明柱,以支撑上顶,顶上安装了彩绘团鹤图案的天花板,象征亡音“驾鹤仙去”。以符合杨氏的平生信仰,月台内外上端挂满了社会名流、商会、慈联会、梨园公会的题匾。

    灵堂上扎了大型毗卢帽式的灵龛,正面挂着曹锟送的大匾“阆苑归真”,匾下,装饰着一个素彩花圈,中间以小白花组成一个大“奠”字。杨氏的灵榇被扣在一个红云缎绣着八仙庆寿图案的堂罩里。罩外竖立着杨氏大幅遗像,像前的灵桌上是一堂景泰蓝的五供,外加一盏宝塔式的“闷灯”(即长明灯,民间盛传冥路幽暗,须燃灯给亡人照明);花筒内插着金银五彩的细灵花;两旁的蜡扦上燃点着一对白色蓝字的素蜡;中间是鼎式的大香炉。灵桌前面挂了青缎绣着青云白鹤图案的桌围子。供桌前还设了一个小几,上设檀香炉一尊,香碗一对,是供来吊者上香用的。月台上,陈放着两对灵人;紧靠灵帏立着一对引路的“童儿”(即金童玉女),金童执幡,玉女提炉。

    月台下边两侧,陈放着四对纸扎的尺头桌子,一对金山银山的小盆景;一对五彩锦缎的尺头(衣料),这是固定套路。但另外的两对桌子则带有杨氏丧礼的特色了。一桌糊的全套道装:缀有剑头飘带的豆青面,青大领的道袍;深蓝色青大领道袍各一领;马蹄形的混元中、门楼式的庄子中各一顶;彩绣青云白鹤、八仙法物的大红法衣、百寿图配万字不到头图案的橙黄色法衣、八卦太极图图案紫色法衣各一件;白袜、云头履各两双。一桌糊的是道家法物:勅令架上插着令旗、令剑、令牌、天篷尺(量天尺)、朝简(笏板)、震坛木、米碟、净水碗、杨枝、朱砂砚、朱笔、黄表奏章匣、《天师符》、《天师玉匣记》、《天师万年历》、《天师神魂执照》各一册。一桌糊的是文房四宝:万历青花笔筒、山字形笔架、铜笔架各一;中插大抓笔、“一品文章”小楷狼毫;雕花石砚一块;大铜墨盒一具,上刻唐朝贾岛五言诗“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铜镇纸一对;“龙门”盖金墨锭一匣、彩笺一匣,上绘松涛水月图案,并有双钩隶书:“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另有纱罩桌灯一具。另一桌糊的是古玩陈设:裱有紫红绫缎槽囊的硬木锦匣两对,内放炉、鼎、瓶、罐,另有陶瓦银釉古装歌妓人一堂,窑变紫红色“聚宝盆”(内叠金室、银室)一具;粉彩磁盆,插以大红珊瑚枝挂金银的“摇钱树”一具;玉器一匣;烟壶一匣。。这些纸制冥物精细异常,足可乱真。乃是出于和平门外延寿寺街衡记、高记两家冥衣铺。

    本日迎三送路,杨氏丧居笤帚胡同提前搭就了蓝布的过街棚,两边棚口及丧居门前,各搭了一座素彩牌坊。一对红底金纹双花篮图案的大鼓、锣架设于棚内,为来宾们传报不暇。延至午后,西至延寿寺街、琉璃厂,东至南火扇胡同、煤市街一带,车水马龙,以梨园界为主的各界人士,纷纷前往杨宅吊唁。仅戏剧内外行人,计300余人,名伶尚小云、高庆奎、沈曼华、李洪春、刘砚亭、王福山等,均亲临挂孝。伶界如余叔岩、玉瑶卿、王凤卿、俞振庭、蔡荣贵、谭小培、谭富英、程砚秋、马富禄、叶龙章、叶盛章、萧长华、郭春山、阎岚亭、李永利、荀慧生、王松龄、丁水利、于连泉、于永利、迟月亭、杨春龙、王又荃、金仲仁、赵砚奎、陈椿龄、郝寿臣、杨宝忠、侯海林、徐霖甫、迟绍峰、万子和、梁华庭、杨主生、王敬五、金廷荪、金少山等,及戏剧评论家汪侠公、戴兰生、齐如山、吴幻荪、景孤血等,均亲临致祭,或具联轴挽幛、或送香帛冥楮。诚为素车白马,会吊龟年,灵棚内,参灵的鼓乐,经声佛号与哭声混成一片。

    午后6时,依丧礼送三。走在最前边的是官鼓大乐,官吹官打24个响器及清音“九福班”的细乐,后面便是以彩纸精糊细表的转轮大轿车一辆,以翻毛骏马驾辕,前加顶马;后配跟骡。车厢左窗外,贴一黄纸条,上书“杨府老太爷显考嘉训之灵车孝女杨荣桂、嗣孙续潜、婿刘砚芳、外孙宗杨、宗华等全宅孝属叩祭”字样。另有大翻毛双马驾辕的四面大玻璃百叶窗四轮马车一辆;8人抬绿帏官轿一乘;杠箱4抬;墩箱4只;大白仙鹤一只(一楼二库已于事前送往焚化场等候)。

    纸活两旁为8盏大白气死风灯和12对六角形的手罩子为之照明。纸扎刍灵后边为雍和宫的喇嘛13人,以大鼓、长号等轻重蒙藏法器吹奏。白云观的道士身披云缎刺绣的对儿衣,打着铛、铪、鼓,白全一为高功,捧着如意殿行。所有参加送三的来宾(多数是名伶)分别执香提灯,排成双行步送,成为一条大火龙。后为铁山寺的和尚以笙管笛吹着佛曲梵乐,音韵凄惨,使人呜咽欲绝。杨氏之女荣桂打着挑钱纸,女婿刘砚芳以铜茶盘捧着喇嘛用巴拉面捏成的灯塔;嗣孙等分别棒着道经大疏、禅经大疏,均痛哭失声,被近亲们一一搀行。最后是龙泉寺的13人大德高僧。以素打“七星”点殿后。整个送三行列蜿蜒约一里多地。观者如云。尾随不舍者数百人不止。送三行列由笤帚胡同20号本宅出发,出延寿寺街南口,经琉璃厂、厂甸、南新华街,至虎坊桥焚烧冥物车马,尽礼而散。

    接三之日,业经丧礼处与孝属讨论决定,杨氏灵柩在家停灵受吊15天,从即日正式开坛起经,每天均有度亡法事,除本家自请的经忏以外,包括梨园界同仁送的计有番经7棚;道经8棚;禅经10棚。共25棚。所有诵经、礼忏、燃灯、施食,悉皆周隆。定于2月27日家奠、开吊、伴宿送库;28日辰刻发引。因堪舆家勘测认为永定门外茔地因“方向不利”,当年不宜下葬,故暂厝陶然亭龙泉寺庙内,俟明年再卜吉告窆。

    1939年8月21日,农历己卯年七月初七日:秦玉梅以合作戏形式遍邀名角唱赈天津水灾义务戏

    天津水灾,女演员秦玉梅以合作戏形式遍邀名角唱赈灾义务戏。言菊朋、金少山前场《碰碑》,大轴秦玉梅《天河配》,言菊朋饰张有才,金少山饰牛神。

    1939年11月,农历己卯年:赵炳啸拜金少山为师

    赵炳啸经桂锡九先生引荐,正式拜金少山先生为师。拜师礼上京剧界名流如萧长华、马连良、程砚秋、叶盛兰等百余位到场祝贺。当时照有大幅到场贵宾与金氏等之照片,惜于文革期间散失。

    1940年1月22日,农历己卯年十二月十四日:新民会贫民救济义务戏

    新民会贫民救济义务戏三天,演于新新大戏院。是晚,压轴马连良、张君秋《桑园会》,大轴言菊朋、程砚秋、金少山、孙毓堃《美人计》

    1940年3月10日,农历庚辰年二月初二日:言慧珠、金少山赴天津演出

    言慧珠、金少山赴天津,演于中国大戏院。

    1941年9月30日,农历辛巳年八月初十日:言菊朋计划与金少山、秦玉梅长期合作

    言菊朋计划与金少山、秦玉梅长期合作,大管事聘孙焕如,每周六出演长安。

    1942年1月20日,农历辛巳年十二月初四日,21时:金少山、李多奎等录制《打龙袍》唱片

    金少山、李多奎等于胜利公司录制《打龙袍》唱片,录于晚9时,结束于11时。李多奎饰李后,金少山饰包拯,姜妙香饰宋仁宗,马富禄饰陈琳,萧长华饰灯官、郭槐,关德咸饰王延龄,贾贤英京胡,张继武司鼓。金或酬1万2千元,连关德咸亦得3百元。

    1946年6月5日,农历丙戌年五月初六日:天津中国大戏院举办救济桂灾义务戏第一场

    6月5日至11日,天津中国大戏院举办救济桂灾义务戏,剧目包括:

    《六月雪·坐监》,由王吟秋主演,著名老旦表演艺术家李多奎助演。王吟秋饰演的剧中主人公窦娥,感情真挚,唱腔充分运用了程派幽咽婉转、含蓄深沉的特色,所唱的大段[二黄慢板]哀伤悲戚、委婉尽致,带给人一种回肠荡气之感。

    《晋楚交兵》(《摘缨会》),由谭富英、金少山、王金璐、萧长华、王吟秋合演。其中王吟秋时年仅21岁,作为青年演员,敢与这么多京剧名家同台合作,足见王吟秋在学艺的途径上更上一层楼,获取了更高的成就。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中国京剧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24 19:08:1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