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金瓶梅[古代小说]

    《金瓶梅》是明代“四大奇书”之首。也是我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小说之一。在中国文学史增加上具有开拓性意义,是我国古典小说的分水岭,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由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小说名著。《金瓶梅》是中国明代长篇世情小说,成书约在隆庆至万历年间,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金瓶梅》借《水浒传》武松杀嫂一段故事为引子,通过对兼有官僚、恶霸、富商3种身份的封建时代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揭露了明代中叶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具有较深刻的认识价值。后被拍成许多同名的影视作品。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金瓶梅》 作者: 兰陵笑笑生
    英文名: Chin P'ing Mei 类别: 古籍
    语种: 汉语 简介: 它借《水浒传》中武松杀嫂一段故事为引子,通过对兼有官僚、恶霸、富商三种身份的封建时代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体现当时民间生活的面貌。

    目录

    简介/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金瓶梅》是明代“四大奇书”之首。也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小说之一。它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开拓性意义,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分水岭,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由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小说名著

    它借《水浒传》武松杀嫂一段故事为引子,通过对兼有官僚、恶霸、富商三种身份的封建时代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体现当时民间生活的面貌。描绘了一个上至朝廷内擅权专政的太师,下至地方官僚恶霸乃至市井间的地痞、流氓、宦官、帮闲所构成的鬼蜮世界。西门庆原是个破落财主、生药铺老板。他善于夤缘钻营,巴结权贵,在县里包揽讼事,交通官吏,知县知府都和他往来。他不择手段地巧取豪夺,聚敛财富,荒淫好色,无恶不作。他抢夺寡妇财产,诱骗结义兄弟的妻子,霸占民间少女,谋杀姘妇的丈夫。为了满足贪得无厌的享乐欲望,他干尽伤天害理的事情。但由于有官府做靠山,特别是攀结上了当朝宰相蔡京并拜其为义父,这就使他不仅没有遭到应有的惩罚,而且左右逢源,步步高升。[1]

    内容/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金瓶梅金瓶梅
    《金瓶梅》是一部以描写家庭生活为题材的现实主义巨著,它假托宋朝旧事,实际上展现的是晚明政治和社会的各种面相,是一个社会断层的深入剖解。

    全书描写了西门庆的一生及其家庭从发迹到败落的兴衰史,并以西门庆为中心,一方面辐射市井社会,一方面反映官场社会,展开了一个时代的广阔图景,彻底暴露出人间的肮脏与丑恶。西门庆一方面凭借经济实力来交通权贵,行贿钻营,提高政治地位;另一方面又依靠政治地位来贪赃枉法,为所欲为,扩大非法经营,从而成为集财、权、势于一身的地方一霸。作品还通过西门庆的社会活动,反映了上自朝廷下至市井,官府权贵与豪绅富商狼狈为奸、鱼肉百姓、无恶不作的现实,从客观上表明了这个社会的无可救药。[2]

    《金瓶梅》以相当多的篇幅描写了西门庆及其妻妾的家庭活动,写出了这个罪恶之家的林总,反映了正常人性惨遭扭曲和异化的过程。以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为代表的诸多女性,尽管出身、性格、遭遇不尽相同,但都被超常的情欲、物欲所支配。她们以扭曲的人性去对抗道德沦丧的夫权社会,又在人性的扭曲中走向堕落和毁灭。作品从不同角度显示着不同女性或卑污、或势利、或庸俗、或阴暗的灵魂,赤裸裸地表现出人的原始的动物的本能和欲望,毫无粉饰地表现出在金钱力量冲击下的人性的扭曲与丑恶。[3]

    文学价值/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金瓶梅金瓶梅
    《金瓶梅》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由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小说。从此,文人创作成为小说创作的主流。《金瓶梅》之前的长篇小说,莫不取材于历史故事或神话、传说。《金瓶梅》摆脱了这一传统,以现实社会中的人物和家庭日常生活为题材,使中国小说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日臻成熟,为其后《红楼梦》的出现做了必不可少的探索和准备。

    《金瓶梅》的诞生,标志着诸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几部小说取材于历史故事与神话传说而集体整理加工式小说创作模式的终结,开启了文人直接取材于现实社会生活而进行独立创作长篇小说的先河。明末李渔将《金瓶梅》连同《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合称“四大奇书”。历代研究《金瓶梅》者,不乏其人,论著层出不穷。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更是倍受研究者之关注。

    《金瓶梅》全书100回,人物200多个,结构大而不乱,200多个人物中,潘金莲,西门庆,陈经济吴月娘都很有个性,里面运用了大量方言,歇后语,谚语,词曲,不少词曲用的颇为精妙,又富含杂学知识。书中宣扬了因果报应之说,由于里面淫词秽语很多,因此被列为禁书。尽管如此它仍不失为一本文学著作。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写道:“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同时说部,无以上之”。
    郑振铎说:“如果净除了一切秽亵的章节”,《金瓶梅》“仍不失为一部伟大的写实小说。”
    毛泽东认为《金瓶梅》描写了真正的明朝历史。

    艺术成就/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金瓶梅金瓶梅
    作为中国第一部具有近代意味的现实主义文学巨著,《金瓶梅》是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的重要的里程碑。它突破了中国长篇小说的传统模式,在艺术上较之此前的长篇小说有了多方面的开拓和创新,为中国古代小说的演进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一、在创作题材上,从描述英雄豪杰、神仙妖魔转向家庭生活、平凡人物。它是第一部以家庭生活和世态人情为题材的长篇小说,主要通过普通人物的人生际遇来表现社会的变迁,具有强烈的现实性、明确的时代性,这标志着我国古代小说艺术的渐趋成熟和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重大发展,为此后的世情小说开辟了广阔的题材世界,并使之成为此后小说的主流。

    二、在创作主旨上,从立意歌颂理想变为着重暴露黑暗,从表现美转为表现丑。《金瓶梅》之前的长篇小说,在批评社会黑暗的同时,更多的是着力讴歌美好的理想,表现出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而《金瓶梅》则实现了中国古代小说审美观念的大转变,极写世情之恶、生活之丑,是一部彻底的暴露文学。它在表现丑的时候,常常用白描手法,揭示人物言行之间的矛盾,达到强烈的讽刺效果,这种写法对此后的讽刺文学有极大的影响。

    三、在人物塑造上,从单色调变为多色调,从平面化转向立体化。《金瓶梅》的叙事重心从以往的以组织安排故事为主转向以描写人物为主,并且克服了先前小说中人物性格单一化、凝固化的倾向,注重多方面、多层次地刻划人物性格,能细致如微地揭示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在一些人物形象中出现了美丑并举的矛盾组合,写出了人物性格的丰富性、流动性。

    四、在叙事结构上,从线性发展转向网状交织。此前的长篇小说基本上是由一个个故事连结而成,采用的是线性发展的结构形式,而《金瓶梅》则从生活的复杂性出发,发展为网状结构。全书围绕西门庆一家的盛衰史而开展,并以之为中心辐射到整个社会,使全书组成一个意脉相连、情节相通的生活之网,既千头万绪,又浑然一体。

    五、在语言艺术上,从说书体语言发展为市井口语。此前长篇小说的语言深受“说话”伎艺影响,《三国演义》属于半文半白的演义语体,至《水浒传》、《西游记》白话语言日渐成熟,同时也向着规范化和雅驯化的方向发展,而《金瓶梅》却代表了小说语言发展的另一方面,即遵循口语化、俚俗化的方向发展。它运用鲜活生动的市民口语,充满着浓郁淋漓的市井气息,尤其擅长用个性化的语言来刻划人物,神情口吻无不毕肖[4]

    禁毁/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金瓶梅金瓶梅
    由于《金瓶梅》人书充斥大量的性描写,袁中郎之弟小修曾忆写了与董其昌闲话《金瓶梅》的情景,董先说“极佳”,又说“决当焚之”,在历代屡遭禁毁。[5]

    1930年代,上海曾经印刷出版了三个版本的《金瓶梅词话》,出版商在进行标点的同时均进行了删节;不过当时的中华民国中宣部和租界当局都没有禁止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金瓶梅》遭到禁制。1957年毛泽东主张小范围解禁,只有极少数从事研究的学者和国家高级干部才能从图书馆借阅。[6] 198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删除性描写相关内容的《金瓶梅》“洁本”。2008年新版时仍有所删减,但删减内容比前版减少了很多。台湾也一度禁止出版《金瓶梅》,但在开放书禁后,允许发行《金瓶梅》原本。[7]

    洁本的发行在学术界看法不一。一些人认为,删节的性描写对全书的文学价值没有任何影响;而另一些人认为,洁本的发行破坏著作完整性,使一些生动、深刻的刻画变得味道全无,严重影响了小说的文学价值。 

    版本情况/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金瓶梅》刊印本共有三种系统,实现了由原创稿本到文本与评点的结合,艰难地传播,通过读者而存在,生命不息,魅力无穷。《金瓶梅》先有抄本流传,在北京、麻城、诸城、金坛、苏州等地传抄。约经二三十年的传抄后始有刊本。《新刻金瓶梅词话》(简称词话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简称崇祯本或绣像本)、《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简称张评本)为明清时期的三种版本系统。

    一、词话本系统

    词话本刊本今存四种:国内存一种,日本存三种。国内存藏本《新刻金瓶梅词话》第五十二回缺二叶,日人长泽规矩也认为是词话本原版。日本日光山轮王寺慈眼堂藏本第五回末叶有十一行与日本德山毛利氏栖息堂藏本不同。栖息堂藏本第五回末叶有八行用《水浒传》文字刻印配补。日本京都大学附属图书馆藏词话本残存二十三回(实存七个整回和十六个残回)。对这四种现存词话本,学者多认为为同版。

    二、崇祯本系统

    《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
    《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崇祯本)二十卷一百回(与词话本分十卷不同)。卷首有东吴弄珠客《金瓶梅序》,无欣欣子序,也无廿公跋(原刊本无,翻刻本有)。有插图二百幅,题刻工姓名:刘应祖、刘启先黄子立、黄汝耀等。这些刻工活跃在崇祯年间,是新安(今安徽歙县)木刻名手。这种刻本避崇祯帝朱由检讳。据以上两点和崇祯本版式字体风格,一般认为这种本子评刻在崇祯年间,简称崇祯本(包括清初翻刻的崇祯本系的版本在内)。

    现今存世的十几种崇祯本系的本子类别不同。从版式上可分两类。以北京大学图藏本为代表是一类,每半叶十行,行二十二字,东吴弄珠序四叶,扉页失去,无欣欣子序、廿公跋。回前诗词前有“诗曰”或“词曰”。日本天理图书馆藏本、上海图藏甲乙两种、天津图藏本、残存四十七回本等,依版式特征,与北大藏本相近。另一类以日本内阁文库藏本为代表,每半叶十一行,行二十八字。扉页题《新镌绣像批评原本金瓶梅》。无欣欣子序,有东吴弄珠客序、廿公跋。回首诗词前多无“诗曰”或“词曰”二字。首都图书馆藏本、日本京都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本,依版式特征与内阁本相近或相同。

    三、张评本系统

    张评本张评本
    张竹坡(1670—1698),名道深,字自得,竹坡是他的号。他在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评点刊刻《金瓶梅》。竹坡把《金瓶梅》称为《第一奇书》,表明他肯定《金瓶梅》的历史地位,是继承了冯梦龙等的小说史观与四大奇书之说。竹坡评语包括总评《竹坡闲话》《金瓶梅寓意说》《苦孝说》《第一奇书非淫书论》《冷热金针》《读法》《凡例》《趣谈》等、回前评、眉批夹批约十万余言。他以自己创作一部世情小说的严肃认真态度来评点,肯定《金瓶梅》是一部泄愤的世情书,是一部太史公文字,而不是淫书。他总结了《金瓶梅》的写实成就、刻画人物性格的艺术特点,形成自成体系的《金瓶梅》艺术论,把古代“金学”推上一个新阶段。

    张竹坡生活在十七、十八世纪之交,约与曹寅同时。这时,曹雪芹这位伟大的作家还没有降生。但是,张评本《金瓶梅》已在艺术经验、小说理论方面为《红楼梦》奠定了基础。兰陵笑笑生、张竹坡都是曹雪芹艺术革新的先驱。张竹坡与《金瓶梅》如同金圣叹与《水浒传》,脂砚斋与《石头记》,在历史上占有光辉地位。张竹坡是清代初期肯定评价《金瓶梅》、广泛传播《金瓶梅》、有叛逆思想,高举进步文化艺术旗帜的年轻批评家。

    张竹坡评点本是以崇祯年间刊印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为底本,是批评家积极参与小说文本进行审美接受的成果,将文本的潜在效能结构与批评家评点结构结合,使《金瓶梅》文本得到新的实现,在有清一代以至全世界产生了广泛影响。[8]

    1949年之后/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1949年之后由于极左思潮的干扰,《金瓶梅》的研究和出版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尤其是经过“文化大革命”抄家焚书之后,它又几乎在民间绝迹了。所以,大凡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成长起来的青年人,很难有机会阅读到此书。改革开放以后,《金瓶梅》的研究、影印和出版工作有了很大改进,出版发行数量相比增大,学术研究空前活跃。
    建国后《金瓶梅》的影印、出版情况自1949年至1999年,中国大陆出版了三大系统、九种版本的《金瓶梅》。

    词话本系统

    《金瓶梅词话校注》冯其庸顾问,白维国、卜健校注,岳麓书社1995年8月版《金瓶梅词话校注》冯其庸顾问,白维国、卜健校注,岳麓书社1995年8月版
    1. 《新刻金瓶梅词话》:1957年经毛泽东批准同意,文学古籍刊行社根据1933年10月“北京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本印出,两函21册,印数2000部,每部定价40元,发行对象是各省省委书记、副书记,各部正副部长以及少数高级人士,编号登记。
    2. 《金瓶梅词话》:戴鸿森校点,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5月出版,删节本,全三册,删去19161个字,印量1万册。
    3. 《金瓶梅》(同1):文学古籍刊行社根据1957年影印本重印,1988年4月版,线装,未标印数。发行对象为专业研究人员。
    4. 《金瓶梅词话标注》:白维国、卜健校注,岳麓书社1995年8月出版,全四册,印数3000册。底本是日本大安株式会社影印本、删节本。

    崇祯本系统

    《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北京大学出版社根据北大图书馆藏本影印,1988年8月出版《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北京大学出版社根据北大图书馆藏本影印,1988年8月出版
    1. 《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北京大学出版社根据北大图书馆藏本影印,1988年8月出版。发行对象为副教授以上研究人员,编号登记。
    2. 《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李渔全集》第十二、十三、十四卷收录,张兵、顾越点校,黄霖审定,浙江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印数3500册。底本是日本内阁文库藏本,有删节。
    3. 《金瓶梅》崇祯本会校足本:王汝梅会校,齐鲁书社1989年6月版。这是崇祯本问世以来第一次出版的排印本。一字未删,200幅插图照原版印刷。也属内部发行,主要供学术界使用。

    张评本系统

    《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
    1. 《张竹坡批评——奇书金瓶梅》:王汝梅、李昭恂、于凤树校点,齐鲁书社1987年版,全二册,印数1万册,底本是张评本清康熙间刊本(甲种)。删除10385个字。
    2. 《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王汝梅校注。吉林大学出版社1994年10月版,印数3000册,全二册,每回有校记、注释。底本是吉林大学图书馆藏张平覆刻本(乙本)。
    总体情况是,《金瓶梅》毕竟是一部有争议的作品,既不宜全文公开出版,也不宜普遍发行,所以较之其他文学名著,其印数仍是很少的。

    20世纪,关于《金瓶梅》作者的研究已拉开阵势,在全国基本上形成了四个研究中心:
    一是以“北”兰陵为中心,枣庄、徐州两个研究点,对贾梦龙、贾三近父子进行深入细致的全面研究。
    二是以“南”兰陵为研究中心,包括宁波、台湾两个点。据悉,宁波大学专门成立了《金瓶梅》研究室,台湾方面魏子云教授等非常努力。
    三是以西安为中心,包括重庆在内的两个点,今后将提出一些新佐证,进行否定式探索。
    四是以临清为中心。包括清河在内的两个点,重点将继续集中在《金瓶梅》一书的具体背景和线索方面。

    《金瓶梅》之作为古典小说,它的独特描写内容、高度的艺术技巧,它的社会认识价值和美学价值,以及它对古代小说思想发展的贡献,已经受到研究者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金瓶梅》正在逐步改变以往在小说史上的尴尬地位,越来越变得像一门“显学”,堂而皇之地成为一个专门的研究领域——“金学”。[9]

    与《金瓶梅词话》/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金瓶梅》与《金瓶梅词话》其实是同一部书,一码事。不过版本不同而已。版本可分成两个系统,一是有“东吴弄珠客”序的十卷本《金瓶梅词话》系统,一是二十卷《金瓶梅》系统,二者的主要不同有四点:

    一、《金瓶梅词话》保留着大量可唱韵文;《金瓶梅》则基本上将可唱韵文删去。
    二、《金瓶梅词话》从景阳冈武松打虎开头,依傍《水浒传》的痕迹明显;《金瓶梅》从西门庆热结十兄弟开头,独立性加强。
    三、《金瓶梅词话》的回目、引首不够严密统一;《金瓶梅》则比较严密统一。
    四、《金瓶梅》修补了《金瓶梅词话》情艺中的明显破绽,文字上做了加工润饰。

    两者皆从《水浒传》中“武松杀嫂”的情节发展而来,把原来的三回书扩大为一百回,变成以描写西门庆的荒淫无耻生活为主要内容。

    “话本”和“词话”原是同一艺术形式,话本可以看作是词话本的简称,或者词话是话本的早期称呼。话本之“话”就是故事,指的是“说话”艺术。宋元时代说话人(即说书人)演讲故事所用的底本,内容有讲史的,有讲小说的两大部分,有短篇的,也有浅近文言的等等。迄今人们对“说话”这一传统艺术形式的理解,一般忽视了它唱的一面。现存记载“说话”的最早专著《醉翁说录》甲集卷一《小说开辟》就说:“吐谈万卷曲和诗。”可见曲和诗本是话本的有机组成部分,曲和诗是话本即词话的本身重要组成部分。

    “词话”,元明时代说唱艺术之一,有说有唱。也有人认为“词话”即“鼓词”。长篇有明诸圣邻的《大唐秦王词话》等,短篇如《清平堂词话》。1967年上海嘉定出土的明成化年间词话刻本十一部,是至今所见最早的词话刻本。明人创作小说章回中往往夹有诗词的,亦称“词话”。如《金瓶梅词话》等,其实《金瓶梅》本身原就是有词有话、有说有唱的一种“说唱艺术”话本。它大约有70万字的文本都可以证明它是词话。[10]

    主要人物/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西门庆

    花花太岁西门庆,金钱、权势、色欲集于一身;他是赚钱的能手,弄权的政客,玩女人的淫棍,无日无夜周旋于这三者之间。拳脚齐下,左右逢源,春风得意,恣意妄为。正当他而立之后,诸事顺遂之时,却枉死于他自己用金钱、权势经营起来的肉欲之中。

    潘金莲

    金瓶梅[禁书]金瓶梅

    潘金莲是西门庆的第五房妾。人物是从《水浒传》中借衍而来,但在《金瓶梅》中,其经历、性格、生活等得到了多方面的重要的充实,从而塑造成一个既聪明伶俐、美丽风流,又是一个心狠手辣、搬弄是非、淫欲无度的典型。

    李瓶儿

    李瓶儿是《金瓶梅》中西门庆的第六房妾。是作者用来与潘金莲对比、抗衡的主要角色,也是金、瓶、梅三女主角中虽淫荡而感情专注于西门庆的人物。她是一个绝色佳丽温情娃,一个天生弱命而自拥财富,以温情求温情,却缘温情亡,温柔而敦厚,血枯感夫君的人物。

    庞春梅

    美艳少女庞春梅,命如纸薄,心比天高,天生一副傲骨头。她是潘金莲的贴身丫环,两人狼狈为奸,把西门庆大宅搅得鸡飞狗跳,淫乱无度。在《金瓶梅》中,庞春梅是一个颇有意味的人物。她的地位,在前八十五回中只不过是西门庆宅中的一个丫头,但她不时任性的脾气却使得潘金莲也要让她三分,西门庆依她话儿办事,且竟敢与孙雪娥对抗,教吴月娘拿她无可奈何。在后十五回中,她成了主子,而且是一个令吴月娘自惭的显赫大奶奶。但她在表现善心宽容大度的同时,又陷入到一种自贵的不规矩的欲望之中。庞春梅也许正是如此这般没规矩,才能在西门庆家脱颖而出,才在周守备家为所欲为,但是,也就违背了当时的“天理”,走上自我毁灭之路。高傲、艳情、负义、贪欲、残忍的春梅,淫乱无度,欲火高烧,最后淫死于19岁的小伙子身上。

    作者之谜/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自《金瓶梅》问世以来,人们争论最多、最热的话题是:《金瓶梅》的作者是谁?仅仅只留下一个化名:兰陵笑笑生。“兰陵”,古地名有三:一为山东峄县,一为江苏武进,一为安徽境内。

    其实关于《金瓶梅》之著作者,在明代中(即该书作者的同时代)就原有三种不同的说法:

    (一)嘉靖间大名士说

    首创此说者为沈德符。他在《万历野获编》卷二十五“附录”《金瓶梅》条中指出:“闻此为嘉靖间大名士手笔。”

    (二)绍兴老儒说

    首创此说者为袁小修(中道)于万历二十五年(公元1597年)在其兄中郎(宏道)家见到《金瓶梅》后所说:“旧时京师,有一西门千户,延一绍兴老儒于家。老儒无事,逐日记其家淫荡风月之事,以西门庆影其主人,以余影其诸姬,琐碎中有无限烟波,亦非慧人不能。”(见《游居柿录》第九百七十九条)

    (三)金吾戚里门客说

    《金瓶梅》《金瓶梅》

    首创此说者为谢肇淛。“金吾戚里”,不详。据《麻城刘家和〈金瓶梅〉一文》称,系指刘承禧父亲刘守有亲戚梅国祯(公元1542—1605年),字老生,号衡湘,麻城人,常“游金吾戚里间”,“相与裙簪之游,调笑青楼,酣歌酒肆”,“后房姬妾繁多”,与小说中描写的生活状况相吻合。

    谢肇淛在《小草斋文集》(现存日本尊经阁文库)卷二十四《金瓶梅跋》云:“《金瓶梅》一书,不著作者名代。相传永陵中有金吾戚里,凭怙奢汰,淫纵无度,而其门客病之,采摭日逐行事汇以成编,而托之西门庆也。”

    以上系明人所叙。到了清代,对于《金瓶梅》一书的作者,说法就更多了。但与明代不同的是,在清人的著述或笔记中,大都落实了《金瓶梅》作品的姓氏。

    (四)王世贞说

    由于明代沈德符在其《万历野获编》中说过《金瓶梅》的作者是“嘉靖间大名士”的作品,于是经过几度的附会,后来被指实为王世贞,衍化成“王世贞说”。这一说法影响很大,几乎成为明清两代及至今人探索《金瓶梅》作者的圭臬。例如,清代顺治、康熙时彭城(今徐州)的张竹坡(公元1670—1698年)名道深,根据明末清初所传,王世贞曾造书置毒以杀其仇严世蕃,又重复了《金瓶梅》是王世贞所作,并在他评点的《读法》中冠以贯穿全书“纲领”的“苦孝说”。《金瓶梅》系王世贞所作这一说法,流行了三四百年,后来又有人提出《金瓶梅》是由王世贞及其门人联合创作的说法,这都不可靠,经不起科学的检验。

    (五)李开先说

    此说最初见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中国文学史》一书(1962年版)。其实早在20世纪50年代,潘开沛先生就提出《金瓶梅》是一部“世代累积型的长篇小说”的观点。近年来徐朔方先生在潘开沛先生研究的基础上,又作了探讨,提出了《金瓶梅》的作者是李开先的说法。李开先(公元1502—1587年),号中麓,山东章丘人,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进士,官至太常寺少卿,曾上疏抨击朝政,后被罢官家居近30年。此说并不可信。

    (六)李渔说

    此说先见于清代康熙年间刊刻的《第一奇书》在兹堂刊本题“李笠翁先生著”。李笠翁,即李渔(公元1611—1679年),浙江兰溪人,清初文学家、戏曲理论家。因张竹坡批评的《第一奇书金瓶梅》中图后下半页有“回道人题”的字样,正是李渔的化名。此说不足为信。

    (七)赵南星说

    最先提出的乃清人宫伟谬,见《春雨草堂别集》卷七《续廷闻州世说》。赵南星(公元1550—1627年),山东高邑人,明代万历进士,系东林党重要人物。《中华文史论丛》1985年第4期发表王勉《赵南星与明代俗文学兼论〈金瓶梅〉作者问题》一文,提出“《金瓶梅》很可能是赵南星在他一班朋友如吴昌期、徐新周、王义华等人协助下完成”的观点。该文主要从《金瓶梅词话》的“欣欣子序”和书前的“开场词”入手,认为它们和赵南星有着密切的关系,进而主张赵南星在许多方面“都是很合适的人”。

    (八)贾三近说

    倡此论的为张远芬教授。近年来张氏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探讨《金瓶梅》的作者问题,一度在学术界产生很大影响,以后由齐鲁出版社出版了《金瓶梅新论》一书。

    贾三近(公元1534—1592年),明代文学家,字德修,号石葵,山东峄县人,嘉靖三十七年进士,隆庆二年以博学宏词选翰林庶吉士,官至兵部右侍郎。张远芬教授的理由如下:(1)首先考证出“兰陵”即为山东峄县,而兰陵笑笑生即是山东峄县人;(2)从生平经历看,他完全有资格被称为“嘉靖间大名士”;(3)考证出《金瓶梅》欣欣子序末尾的“欣欣子书于明贤里之轩”中的欣欣子即为“笑笑生”;(4)《金瓶梅》的成书约在隆庆二年至万历二十年之间,与贾三近的生活年代正相契合;(5)贾三近是皇帝近臣,官至正三品,其“阅历、见识和经验”,为创作小说提供了必要条件;(6)身为谏官,他几乎是以“指斥时事”为业的;(7)《金瓶梅》中的“金华酒”指的是兰陵(峄县)酒,等等。但有学者指出,贾三近的仕途顺利,在同时代的士大夫眼中,始终是一位忠孝仁爱、品行端正的贤者,与《金瓶梅》一书中所表达的主题思想颇有差距。

    (九)贾梦龙说


    近年来,山东学者查阅了《兖州府志》、《峄县志》以及有关兰陵的史志和文学作品,寻踪蹑迹,追根求源,结果发现,《金瓶梅》的作者不是儿子贾三近,而是老子贾梦龙。贾梦龙有时间、有能力写出《金瓶梅》。

    (十)屠隆说


    首倡此说者是黄霖教授,20世纪80年代黄霖教授在《复旦学报》上连续发表了《〈金瓶梅〉作者屠隆考》、《〈金瓶梅〉作者屠隆续考》,引起了海内外学者的广泛重视。

    屠隆(公元1542—1605年),明代文学家,字长卿,号赤水,鸿苞居士,浙江鄞县人。万历进士,曾任青浦知县、礼部郎中。论者从考察小说的干支年月和人物生肖入手,认定《金瓶梅词话》的创作时间约为万历二十年左右,再从小说中反映的生活习俗来看,作者乃江南人。特别是黄霖教授发现第五十六回的一诗一文(《哀头巾诗》、《祭头巾文》)均出自《开卷一笑》(后称《山中一夕话》)。而“此书卷一题‘卓吾先生编次,笑笑先生增订,哈哈道士校阅’”;卷三题作“卓吾先生编次,一衲道人屠隆参阅”;又一卷前无大题,只有‘一衲道人屠隆参阅’”。因此黄霖教授认为:“据此,可以认定,笑笑先生、哈哈道士、一衲道人、屠隆都是同一个人。”其次,屠隆为人“佻荡不检”、“放诞风流”,以“淫纵”而罢官,并认为文学作品为了达到“示劝惩、备观省”的目的,可以“善恶并存,淫雅杂陈”,而不必回避对“淫”的描写。这种情欲观正是产生《金瓶梅》的一个特殊思想基础。第三,屠隆参与《金瓶梅》的最初流传用屠隆与万历年间收藏有《金瓶梅》全本的两个人——刘承禧与王世贞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来说明屠隆有可能是《金瓶梅》的作者,颇能给人以启迪。然海内外学者有支持者,亦有反对者。

    (十一)卢楠说

    此说见《金瓶梅》满文译本序。该书卷首有康熙四十七年五月谷旦序:“此书乃明朝闲散儒生卢楠斥严嵩、严世蕃父子所著之说,不知确否?”

    卢楠,明代文学家,字少楩,大名浚县人。太学生,明末广五子之一,著有《蠛蠓集》等。他是王世贞的高足,富有才华,极为熟悉浚县、临清一带的社会风情、市民生活,具有创作《金瓶梅》的条件。王汝梅教授在《谈满文本金瓶梅序》一文中,申述了卢楠说,然无确证。

    (十二)冯梦龙说

    首倡此说者为陈毓罴教授,他于1986年在《〈金瓶梅〉抄本的流传付刻与作者问题新探》一文中提出。1987年台湾魏子云先生亦发表《冯梦龙与金瓶梅》,两氏观点不谋而合,对冯梦龙与《金瓶梅》的关系做了探讨。之后,陈昌恒教授撰写《金瓶梅作者冯梦龙考述》和《金瓶梅作者冯梦龙考补》两文,进一步肯定“《金瓶梅》的作者应为冯梦龙”。1987年,吴红、胡邦炜两先生在“巴蜀书社”出版的《金瓶梅的思想和艺术》一书中,亦以大量篇幅考订冯梦龙应为《金瓶梅》的整理者,或最后写定者。

    台湾师范大学教授魏子云认为《金瓶梅词话》中的《祭头巾文》一文,在冯梦龙所编写的《魏忠贤小说斥奸书》的“凡例”中,有“金陵游客”冯梦龙写《头巾赋》的记录,所以,《开卷一笑》和冯梦龙的《古今谈概》、《古今笑林》、《智囊补》等著作后,认为文句“不惟有其语态雷同处,且有引言惯用语”,可以“肯定《金瓶梅词话》是冯梦龙参与的改写本,连‘欣欣子’与‘东吴弄珠客’都是冯梦龙的化名”。陈昌恒先生则从考索冯梦龙的名号入手,得出“东吴弄珠客”、“兰陵笑笑生”、“欣欣子”等都是冯梦龙的化名。它三篇序跋,署名、尾语不同,但实为一文,倘排比研究,则构成一篇完整的《金瓶梅》研究论文。同时具体论证了冯氏创作《金瓶梅》的三个阶段。另有些学者指出,“崇祯本”《金瓶梅》词话亦宜出自冯梦龙之手。在《金瓶梅》的早期传播和成书过程的研究中,冯梦龙的特殊作用,应值得注意。

    专家们认为《金瓶梅》不一定是世代累积型的一种集体创作,但并不否定曾经有人系统整理或最后修定,而且这个最后修定,也难以确定是一次或多次,多次是指在一次初步完成后,又经同时或不同时代的人对作品进行较大的或最后的修定、写定。同时要解开《金瓶梅》作者之谜,还必须从三个框框里跳出来:第一,“嘉靖间”,第二,“山东人”,第三,“大名士”。才能比较科学地去探讨,而现存万历本,即丁巳年(公元1617年)刻本,应是初刻本,初刻即是新刻,也即是首刻,这与冯梦龙关系极大,最后修定者或写定的非他莫属。

    (十三)丁纯父子说

    此说见于房文斋先生所著《金瓶梅传奇——兰陵笑笑生秘史》,东方出版社2006年6月出版。该书指认《金瓶梅》一书为丁纯父子之作,兰陵笑笑生就是丁纯、丁惟宁。

    丁纯(公元1504—1576年),字质夫,号海滨,山东诸城天台人。27岁考中举人,做了20多年的“岁贡”,却屡试不第。直到50岁上,方才除授钜鹿县训导,后又升任长垣县教谕,成为一县学政的全权主持者。由他开始撰写《恶豪传》,后经其子丁惟宁继续创作,更名为《金瓶梅》。

    丁惟宁(公元1542—1611年),字汝安,又字养静,号少滨。嘉靖四十四年(公元1565年)进士。后授保定府青苑县知县、山西长治县知县、巡按直隶监察御史、中宪大夫湖广副使。才华横溢,学富五车。主编万历版的《诸城县志》,年仅45岁即辞官归林,在五莲县兰陵峪旁隐居二十余年,埋头撰写《金瓶梅词话》。后继其第五子丁耀亢(公元1599—1671年)增删、修正、校订、出版。兰陵笑笑生即丁纯父子之称。“兰陵”并非山东峄县之兰陵,而是山东五莲县九仙山之阳的一条深谷,原名就叫“兰陵峪”,乡民俗称“兰陵口子”,后改为“洗耳泉”。

    《金瓶梅》的作者是否丁纯父子?“兰陵”是否山东五莲县九仙山庄之峡谷?“兰陵笑笑生”是否就是丁纯、丁惟宁?凡此种种,国内外金学专家正在进一步考证中,此说尚未有定论。[11]

    在海外/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金瓶梅》英文版《金瓶梅》英文版
    《金瓶梅》受到国外学者的高度重视。它在海外颇有名声,不是由于色情,而是因为它“是中国第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小说”。法国大百科全书评价:“《金瓶梅》为中国十六世纪的长篇通俗小说,它塑造人物很成功,在描写妇女的特点方面可谓独树一帜。全书将西门庆的好色行为与整个社会历史联系在一起,它在中国通俗小说的发展史上是一个伟大的创新。”

    一个多世纪以来,《金瓶梅》在国外一直是翻译、改编、研究的经久不衰的热门作品。现代着名学者郑振铎指出:“在西方翻译家和学者那里,《金瓶梅》的翻译、研究工作是做得最好的。”日本是翻译《金瓶梅》时间最早、译本最多的国家,一八三一至一八四七年,就出版了由着名通俗作家曲亭马琴改编的《草双纸新编金瓶梅》。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小野忍与千田九一合译的百回本,是最好的日译本之一。在日本学者中研究《金瓶梅》最有成绩的是长泽规矩也、鸟居久靖、小野忍、千田九一、奥野信太朗、泽田瑞穗、寿村正男、中野美代子等人。[12]

    西方第一个百回全译本《金瓶梅》是克莱门特·埃杰顿翻译的英文译本,1939年于伦敦出版,书名《金莲》。俄文译本是由莫斯科大学东方语言系的马努辛翻译的,于1977年出版,其时马努辛已逝世,此书由汉学家李福清教授作序,并给译文做了注解。

    一八五三年,法国的苏利埃.德.莫朗翻译了节译本《金莲》;德国汉学家弗.库恩德的德文译本名叫《西门及其六妻妾奇情史》;英文译本的书名为《金色的莲花》,直接以小说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潘金莲来命名。 

    如今,《金瓶梅》的外文译本有英、法、德、意、俄、拉丁、瑞典、芬兰、匈牙利、西班牙、捷克、南斯拉夫、日、朝、越、蒙等文字,而且自二十世纪以来,随着各国学者对《金瓶梅》的社会价值、艺术价值的不断了解,许多汉学家对小说版本、作者、故事本源、语言等的研究也不断深入,成果斐然。

    事实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大百科全书几乎都设专条介绍《金瓶梅》这部小说,并给予很高的评价,例如,《美国大百科全书》认为“它在中国通俗小说的发展史上是一个伟大的创新”,“作者对各种人物完全用写实的手段,排除了中国小说传统的传奇式的写法,为《红楼梦》、《醒世姻缘传》等描写现实的小说开辟了道路。”美国的研究者还曾这样评价《金瓶梅》在世界文学中的地位:“中国的《金瓶梅》与《红楼梦》二书,描写范围之广,情节之复杂,人物刻画之细致入微,均可与西方最伟大的小说相媲美……中国小说在质的方面,凭着上述两部名着,足可以同欧洲小说并驾齐驱,争一日之短长。”法国着名学者艾琼伯在为法译本作序时,高度肯定小说“巨大的文学价值”,同时也承认它是一部“社会文献”[13]

    图书目录/金瓶梅[古代小说] 编辑

    《金瓶梅》《金瓶梅》
    第一回 西门庆热结十兄弟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
    第二回 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第三回 定挨光王婆受贿 设圈套浪子私挑
    第四回 赴巫山潘氏欢幽 闹茶坊郓哥义愤
    第五回 捉奸情郓哥定计 饮鸩药武大遭殃
    第六回 何九受贿瞒天 王婆帮闲遇雨
    第七回 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
    第八回 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
    第九回 西门庆偷娶潘金莲 武都头误打李皂隶
    第十回 义士冲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
    第十一回 潘金莲激打孙雪娥西门庆梳笼李桂姐
    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胜魇胜求财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园
    第十六回 西门庆择吉佳期 应伯爵追欢喜庆
    第十七回 宇给事劾倒杨提督李瓶儿许嫁蒋竹山
    第十八回 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
    第十九回 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
    第二十回 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
    第二十一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
    第二十二回 蕙莲儿偷期蒙爱 春梅姐正色闲邪
    第二十三回 睹棋枰瓶儿输钞 觑藏春潘氏潜踪
    第二十四回 敬济元夜戏娇姿 惠祥怒詈来旺妇
    第二十五回 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
    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
    第二十七回 李瓶儿私语翡翠轩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第二十八回 陈敬济徼幸得金莲 西门庆糊涂打铁棍
    第二十九回 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
    第三十回 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
    第三十一回 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
    第三十二回 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妒惊儿
    第三十三回 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
    第三十四回 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
    第三十五回 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
    第三十六回 翟管家寄书寻女子 蔡状元留饮借盘缠
    第三十七回 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
    第三十八回 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潘金莲雪夜弄琵琶
    第三十九回 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散生日敬济拜冤家
    第四十回 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
    第四十一回 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二佳人愤深同气苦
    第四十二回 逞豪华门前放烟火 赏元宵楼上醉花灯
    第四十三回 争宠爱金莲惹气 卖富贵吴月攀亲
    第四十四回 避马房侍女偷金 下象棋佳人消夜
    第四十五回 应伯爵劝当铜锣 李瓶儿解衣银姐
    第四十六回 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戏笑卜龟儿
    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
    第四十八回 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
    第四十九回 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
    第五十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
    第五十一回 打猫儿金莲品玉 斗叶子敬济输金
    第五十二回 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潘金莲花园调爱婿
    第五十三回 潘金莲惊散幽欢 吴月娘拜求子息
    第五十四回 应伯爵隔花戏金钏任医官垂帐诊瓶儿
    第五十五回 西门庆两番庆寿旦 苗员外一诺送歌童
    第五十六回 西门庆捐金助朋友 常峙节得钞傲妻儿
    第五十七回 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
    第五十八回 潘金莲打狗伤人 孟玉楼周贫磨镜
    第五十九回 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
    第六十回 李瓶儿病缠死孽 西门庆官作生涯
    第六十一回 西门庆乘醉烧阴户 李瓶儿带病宴重阳
    第六十二回 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
    第六十三回 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
    第六十四回 玉箫跪受三章约 书童私挂一帆风
    第六十五回 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
    第六十六回 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发牒荐亡
    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
    第六十八回 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
    第六十九回 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
    第七十回 老太监引酌朝房 二提刑庭参太尉
    第七十一回 李瓶儿何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
    第七十二回 潘金莲抠打如意儿 王三官义拜西门庆
    第七十三回 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西门庆新试白绫带
    第七十四回 潘金莲香腮偎玉 薛姑子佛口谈经
    第七十五回 因抱恙玉姐含酸 为护短金莲泼醋
    第七十六回 春梅娇撒西门庆 画童哭躲温葵轩
    第七十七回 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带水战情郎
    第七十八回 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
    第七十九回 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
    第八十回 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
    第八十一回 韩道国拐财远遁 汤来保欺主背恩
    第八十二回 陈敬济弄一得双 潘金莲热心冷面
    第八十三回 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
    第八十四回 吴月娘大闹碧霞宫 曾静师化缘雪涧
    第八十五回 吴月娘识破奸情 春梅姐不垂别泪
    第八十六回 雪娥唆打陈敬济 金莲解渴王潮儿
    第八十七回 王婆子贪财忘祸 武都头杀嫂祭兄
    第八十八回 陈敬济感旧祭金莲 庞大姐埋尸托张胜
    第八十九回 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永福寺夫人逢故主
    第九十回 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
    第九十一回 孟玉楼爱嫁李衙内李衙内怒打玉簪儿
    第九十二回 陈敬济被陷严州府 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第九十三回 王杏庵义恤贫儿 金道士娈淫少弟
    第九十四回 大酒楼刘二撒泼 洒家店雪娥为娼
    第九十五回 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
    第九十六回 春梅姐游旧家池馆 杨光彦作当面豺狼
    第九十七回 假弟妹暗续鸾胶 真夫妇明谐花烛
    第九十八回 陈敬济临清逢旧识 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第九十九回 刘二醉骂王六儿 张胜窃听张敬济
    第一百回 韩爱姐路遇二捣鬼 普静师幻度孝哥[14]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2-12-26
    [2]^引用日期:2012-12-26
    [3]^引用日期:2012-12-26
    [4]^引用日期:2012-12-26
    [5]^引用日期:2012-12-26
    [6]^引用日期:2012-12-26
    [7]^引用日期:2012-12-26
    [8]^引用日期:2012-12-26
    [9]^引用日期:2012-12-26
    [10]^引用日期:2012-12-26
    [11]^引用日期:2012-12-26
    [12]^引用日期:2012-12-26
    [13]^引用日期:2012-12-26
    [14]^引用日期:2012-12-26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11-07 21:1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