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金门战役

    金门战役,台湾当局称古宁头战役,是发生在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的一场战役。 中国人民解放军于1949年7月上旬入,由第三野战军(三野)第十兵团负责。第十兵团司令为叶飞,先后发动了福州战役平潭岛战役、漳厦战役、金门之战等等。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北京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10月17日国民党军汤恩伯弃守厦门之后,叶飞将军将解放军下的32军船只分发给28军,决定集中船只来进攻大金门,但是鉴于船只数量还是不足,日期一再的延后,终于在1949年10月24日当晚决定下令渡海进攻大金门,结果解放军登陆部队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后援不继,造成解放军进攻金门的军队全军覆灭。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金门战役 地点: 金门岛
    时间: 1949年10月 结果: 国民党军队获胜
    交战各方: 三野第十兵团 国民党金门守军 主要指挥官: 叶飞;胡琏

    目录

    简介/金门战役 编辑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北京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10月17日国民党汤恩伯弃守厦门之后,叶飞将军将解放军在当地征召来的320条渔船分发给28军,决定集中船只来攻打金门,但是鉴于船只数量还是不足,日期一再的延后,终于在1949年10月24日当晚决定下令渡海进攻大金门,结果解放军登陆部队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后援不继,造成解放军进攻金门的军队全军覆灭。

    战役准备/金门战役 编辑

    人民解放军连克要地、挡者披靡,以旋风之姿,迅速夺取了闽北闽南各城,但主要弱点在缺乏海战经验且无海、空军掩护作战。

    1949年6月以前,国民党军根本未在金门岛上设防。直到6月中旬,“厦门要塞司令部”才成立金门要塞总台,从这时起才开始在岛上构筑工事铺设通信线路

    8月起,随着福建战事的发展,国民党军开始逐渐增强金门防御。首先8月初国民党军第二十二兵团率领所部进驻金门地区,其中兵团部、第二十五军军部及第四十五师守大金门,第五军军部和第二○○师守小金门,第四十师守大嶝岛

    9月3日,国民党军青年军第八十军之第二○一师师部及第六○一、六○二团(第六○三团调往福建马尾)、战车第三团之第一营(欠第二连)担任金门防务。其中第二○一师由师长郑果指挥,在台湾由孙立人训练后,担任金西第一线的防务,员额装备较第二十二兵团部队整齐。九月中旬第五军(欠第一六六师)归还第二十二兵团建制,担任小金门防务。

    蒋军方面,东南军政长官陈诚见漳州已失,金门守军战力不足,乃派副长官罗卓英衔命亲往汕头,洽胡琏之第十二兵团接替第二十二兵团防守金门。胡兵团原属广州方面之作战序列,而十二兵团在国防部补给名单上仅二个军,但兵团实有三个军,遂以未列名的一个军调往金门,10月10日、14日第十八军两个师(第十一师、第一一八师)、(欠第四十三师)及兵团部由潮汕转移增防金门。在第十二兵团全部尚未到达接替防务之前,暂归第二十二兵团李良荣司令指挥。10月19日,第十九军刘云瀚部(下辖第十三师、第十四师、第十八师)奉公署命改驶金门22日晚抵达金门,因接驳效率不彰,直到24日晚才将部队一半接运上岸。

    发起原因/金门战役 编辑

    由于三野渡江以来,并未遭遇国民党军大的反抗,一种骄傲心态,充斥登陆部队之中,未注意渡海作战种种隐忧,如搭载船只不足;另外情报不灵,在大、小嶝岛战役中,业已发现被俘国民党军中,已有胡琏兵团第十八军主力第十一师的俘虏,但主其事者仍然认为守军要逃跑,反怀疑供词不可靠。人民解放军进攻部队为第十兵团下之二十八军,共三个团九千余人。

    10月15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广州,10月17日厦门弃守,25日凌晨1点30分人民解放军开始登陆金门

    壮烈牺牲/金门战役 编辑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英勇的解放军官兵,为了祖国的统一,将生死置之度外,与敌人杀了三天三夜,打得天昏地暗,血光冲天,直到弹尽粮绝,大部分壮烈牺牲,剩余的被俘。

    团长孙云秀,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用最后几颗子弹,打倒了敌人,剩下的一颗向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饮弹自尽后,尸体兀自屹立不倒。

    助攻团团长刘天祥,指挥着部队喋血苦战,无力回天之际,给前线指挥部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敬爱的首长,我的生命不在了。为了革命没二话,祝首长好。新中国万岁!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英雄魂魄飞上云霄。

    金门岛战斗基本结束的时候,在海上漂着一艘帆船,甲板上躺着十几个血染全身的解放军战士,他们身负重伤,已无力站起,默默地擦着没有子弹的枪,敌人命令他们投降,战士不予理会,继续擦枪,敌人用机关枪一阵狂扫,鲜血把大海染成了红色,战士们仍然紧紧地抱住手中的枪。

    金门战役十天之后,在土地的田埂边跪着一个解放军战士,“头从田埂上伸出来,端着一支步枪,作瞄准状。敌人卧倒,喊话,许久,战士纹丝不动。敌人小心翼翼地过去,才发现那解放军士兵早已死去多时,只是战斗姿势不倒,尸体已有味了”。

    战役经过/金门战役 编辑

    第一日

    金门战役炮轰金门

    10月24日晚上九时,人民解放军第一梯次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四团、二十八军八十四师的二五一团、二十九军八十五师的二五三团和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六团三营分别在澳头大嶝莲河登船完毕,原定于金门中央登陆,前进将金门一分为二。

    因潮流向西漂流,于二十五日约凌晨一时半抵达垄口、后沙、古宁头一带。为了掩护登陆,人民解放军炮兵开始从大、小嶝炮击金门北岸官澳、西园、观音亭山、古宁头等地猛烈射击,但人民解放军隔岸炮击火力有限。至人民解放军上岸后,建制异常混乱,不能作有组织之战斗,但仍能各自为战,纷纷向岸上突击前进。最先在垄口登陆的人民解放军二四四团面临装甲部队死伤惨重,二五一团在古宁头突破登陆,二五三团在在湖尾登陆,突破防线,这时人民解放军叶飞将军接到登陆成功报告,以为胜利在望,但是由于不熟悉潮汐涨退的关系,结果造成了抢滩船只全部因为退潮所以全陷在沙滩上动弹不得。

    金门战役人民解放军战士

    参与战役的国民党战车“金门之熊”M5A1,陈列于古宁头战史馆。国民党海军扫雷二零二与南安二艇于三时左右在古宁头西北海面,猛烈轰击搁浅的人民解放军船只和军队。天亮后一百多艘人民解放军船无一返回,第二梯次援军隔海望洋兴叹。

    第十八军军长高魁元指挥第一一八师(欠第三五二团)配属战车第三连(欠一排)向人民解放军攻击;第十九军之第十八师其已登陆进驻琼林之部队亦就近归十八军高军长指挥。该师尚未下船之第五十三团则转航小金门登陆,归第五军军长李运成指挥;第十九军军长刘云瀚与第廿五军军长沈向奎连络,指挥该军第十四师(欠第四十团),及第十三师之一部,由金门后埔向北推进,迎击由安岐、埔头南窜之人民解放军,并积极向古宁头推进,另以第四十师之迫击炮全部配属第十四师,以加强其火力。战车营营长陈振威将预备队战车两排,进至琼林待命。

    25日人民解放军二四四团一度占领双乳山,天亮时遭国军装甲部队反击退败。在湖尾登陆的人民解放军二五三团占领观音山和湖尾高地,到二十五日中午被迫撤退,人民解放军二五一团冲出包围前进到古宁头,固守林厝,被国军十四师和一一八师强力反攻,负责反攻古宁头的国军十四师其上校团长李光前阵亡。

    第二日

    金门战役金门战役

    26日凌晨,人民解放军由二四六团团长孙玉秀率该团的两个连和人民解放军第八十五师的两个连增援。二四六团在湖尾登陆;另两连在古宁头登陆。二四六团的两连,天亮时突破包围,在古宁头和据守该地人民解放军会和,清晨六时三十分,国民党军第十八军军长高魁元指挥反击,一一八师从浦头以北海岸线向林厝攻击。林厝战况激烈是因为人民解放军据永久工事还击。九时多,国民革命军空军轮番炸射。人民解放军采取巷战,双方战况惨烈,十二时国民党军攻下林厝,十五时拿下南山。十一时,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罗卓英偕第十二兵团司令官胡琏到达金门战场,胡琏接手指挥。国民党军已三五二团于十五时攻入北山,一一八师师长李树兰以三五三团接替三五二团,偕同战车继续攻击任务。

    第三日

    午夜时分,人民解放军弹尽粮绝,突围到海边,一千三百余人困在古宁头以北断崖下沙滩,27日清晨国军猛攻,击毙四百余人,其余投降,上午十时,古宁头战役正式结束。又27日凌晨三时尚有人民解放军第二五九团第三连约三十余人,乘汽艇一艘到达古宁头北侧海岸,登陆后亦尽为国民党军所俘。据闻当时人民解放军28军副军长肖锋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面对叶飞失声痛哭。叶飞报告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并报中央军委,请求予处分。

    金门上的战斗直到28日才逐渐平息,零星战斗持续更长。此外金门岛上坚持战斗时间最久的是二五三团团长徐博,他在26日晚突出重围进入东部山区后,就一直隐蔽在北太武山的山洞中,靠挖食地瓜等植物充饥,等待解放军第二次登陆。直到1950年1月,即金门战役结束三个月后才被国民党军发现俘虏。

    双方损失/金门战役 编辑

    解放军兵力总数

    金门战役金门战役

    古宁头战役解放军共有三批登陆,首批为10月24日晚的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四团、二十八军八十四师的二五一团、二十九军八十五师的二五三团和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六团三营,共十个建制营;第二批是10月25日晚的二十八军八十二师二四六团一营二连和两个机炮排,以及从全团抽调的30多名战斗骨干(共300多人)、二十九军八十七师二五九团三营的200多名战斗骨干(实际上岛100多人);第三批是10月26日晚二十九军八十七师二五九团一营二连的30多名(接应伤员撤退),合计9086人,其中船工、民夫约350人。

    双方伤亡

    解放军登陆部队大部分牺牲,幸存投降者仅3900余人,其中营长6人、连长5人、指战员1人,大部被送至台中干城营房实施新生训练;其他官阶较高,如二五一团团长刘天祥是用飞机运回。国军战史称俘虏共军7364人,具体情况是二○一师俘虏1495人,一一八师俘虏3204人,十一师俘虏735人,十八师俘虏995人,十四师俘虏935人。两者之说法差异甚大。

    解放军战史称毙伤国军9000多人,国军战史称阵亡1267人,伤1982人,共3249人。阵亡最高职务的是十九军十四师四十二团团长李光前上校。但1953年台湾方面收敛金门、大二担、南日岛三次战斗的阵亡及病故人员共4,500具尸体,其中大二担、南日岛战斗的规模远远逊于古宁头战役,可以粗略估算古宁头战役国民党军阵亡人数约在3500人以上(结合国民党军自己公布的1267人,加上就地补入金门守军的解放军俘虏2000人,大致相当),负伤者估计在5000以上。

    解放军团级干部统计

    251团政治部主任:王学元牺牲

    251团参谋长:郝越三牺牲

    246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刘汉斌牺牲

    246团团长:孙云秀自杀

    244团参谋长:朱斐然被俘时已身负重伤,后下落不明

    253团政委:陈利华下落不明,有说牺牲的,有说被俘的,还有的说混进了国民党军后被查出。

    244团团长兼政委:邢永生被俘

    251团政委:田志春被俘

    251团团长:刘天祥被俘(究竟死了还是被俘?)

    253团团长:徐博被俘

    253团参谋长:王剑秋被俘

    以上5人均在台湾战俘营中失踪,一般认为是被秘密处决了

    244团:

    团长兼政委邢永生,伤重被俘,

    参谋长朱斐然,伤重被俘,

    政治部主任孙树亮,被俘,1950年10月被遣返大陆,后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

    246团:

    团长孙云秀,自杀。

    副团长兼参谋长刘汉斌,牺牲

    251团:

    团长刘天祥,伤重被俘,

    政委田志春,被俘,

    副团长马绍堂,被俘,1950年10月被遣返大陆,后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

    参谋长郝越三,牺牲 ,

    政治部主任王学元,牺牲

    253团:

    团长徐博,隐藏近90天后被俘,

    政委陈利华,下落不明,据说后混入国民党军,官至上校,身份暴露后被枪决。

    参谋长王剑秋,被俘。

    共计13名团职干部,牺牲3人,自杀1人,被俘7人,失踪1人。其中2人遣返回大陆。

    参战部队还有37名营职干部,牺牲 7人,自杀2人,被俘26人,失踪2人。其中6人遣返回大陆。

    影响/金门战役 编辑

    金门战役金门战报

    在解放军渡江后,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古宁头战役规模并不大,只是师级规模,但其深远的影响,却远非普通的一场师级规模战斗可比。

    正因为解放军在古宁头战役的惨重失利,加上11月3日的登步岛作战失利,使解放军对登陆战的艰巨有深刻了解,解放军积极加强海空力量建设,而不敢像过去无知无畏的单靠陆军发起登陆作战。而国民党军则幸亏有这场弥足珍贵的胜利,否则难逃失败之境。陈诚谓之:“是共军渡江以来碰到的第一个大钉子”;

    李宗仁谓:“金门守军奋勇应战,予以重刽,捷报传来,人心振奋,吾兄董督有方,将士用命,至足佩慰。希即传令嘉奖,查明有功将士,呈报国防部,分别奖赏,并盼再接再厉,晋建殊勋,无任企望。”

    战后发展/金门战役 编辑

    台湾方面

    此战役后,守第一线的二零一师回台湾整补,而胡琏之第十二兵团则于12月1日奉命就地改为金门防卫司令部。汤恩伯代理总司令及李良荣兵团司令奉命赴台湾。第十八军军长高魁元一直做到“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国防部长”。

    大陆方面

    金门之战的失利,引起了全军、全国震动,这次失利在我军战史上也是极其罕见的,过去战史上几次失利如长征中的湘江之战、红军西路军的失败及皖南事变损失人数也不少,但却没有一次全军覆没,而这一次,却损失了全部投入作战的3个团9000多人,竟成建制覆没。金门失利后的第二天,28军副军长萧锋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面色惨白、失声痛哭地来到兵团叶飞司令员的办公室,叶飞司令员惨痛地对他们说:“哭什么,哭解决不了问题,现在你们应该鼓励士气,准备再攻金门。这次失利,我身为兵团司令员,由我负责,你们回去吧。”萧锋、李曼村刚刚离开叶飞司令员的办公室,叶飞就收到了第3野战军的批评:“查此次损失为解放战争以来最大者,其主要原因是因为轻敌和急躁所致。”同时要求10兵团 “将此次经验教训深加检讨”。当天,10兵团即向3野报告说:“我们检讨造成此次金门作战之惨痛损失原因,主要是我们急躁胜利冲昏头脑,盲目乐观轻敌所造成。直到已发现胡涟兵团已开始从汕头船运增援金门,仍要求应在援敌未全部到达时予以攻击,在船只不足的情况下,未断然下决心停止攻击,这是最严重的罪行。”

    10月1日,由当时的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张鼎丞、兵团司令员叶飞、兵团政委韦国清、29军军长胡炳云、29军政委黄火星、28军副军长萧锋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参加的10兵团党委扩大会在厦门老虎山洞召开,萧锋第一个发言:“金门战斗的失利,是领导判断失误,指挥也有失误,是骄傲轻敌的结果,是违背了毛主席不打无准备之仗的指示,也违背了粟裕首长指示的三个条件。这次失利是我对福建人民犯了个极大的错误,请求10兵团党委、3 野前委给我应得的处分。”叶飞很快就接过他的话说:“金门战斗的失利,主要责任在我,我是兵团司令员、兵团党委第一书记,不能推给萧锋,他有不同意见,我因轻敌听不进,临开船时,在电话上我还坚持只要上去两个营,萧锋掌握好第二梯队,战斗胜利是有希望的。是我造成的损失。请前委、党中央给严厉处分。”叶飞在会后真的给陈毅司令员起草电报,并报中央,请求处分,毛泽东主席当时表示 “金门失利、不是处分的问题,而是要接受教训的问题。”11月8日,毛泽东主席又提 出:“以3个团去打敌人3个军,后援不继,全部被敌歼灭,这是解放战争三年多以来第一次不应有的损失。”

    中央军委同时命令叶飞总结经验,接受教训,准备再攻金门。1950年,美国干涉朝鲜战争,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决定停止解放金门的任务,集中全力剿匪,这样,叶飞将军和我10兵团的将士失去了一次“立功赎罪的机会”。

    战役评价/金门战役 编辑

    金门战役的失利,使解放军清楚了渡海作战的难度。所以在后来的海南岛战役中,第四野战军对渡海作战的重视程度大大提高。

    失败原因/金门战役 编辑

    传统的渡海作战,有两条原则必须遵循:一,第一攻击波要具有突破防线并向纵深发展的充裕力量,对渡海工具要求甚高;二,建立稳固的滩头阵地。今天对台作战,不上岛则另当别论,若上岛,依旧要循这两条原则。金门之败,恰败在这两条上,尤其是渡海工具。

    国民党抢先下手

    蒋介石因为早下决心经营台湾,对船只问题有着深刻的认识。1949年9月,他命令汤恩伯:敌军若来犯,必在每月满潮之时,务必要派海空军在此之前不断搜索敌船,凡可通海口各内河之上游一百海里内的大小船只,必须彻底炸毁。台湾飞机不光炸福建,连浙江江苏沿海都炸了,甚至炸了上海造船厂。二十八军是采取把船沉在水底下的办法才保留了三百多条船的。国民党后来吹嘘:蒋介石的手谕对金门之战起了决定性作用,不是一点道理没有。

    船只无返将士空望

    28军进攻金门第一梯队三个团9000余人,如岛上敌情不骤然变化,取胜把握应当是有的。但第二梯队、第三梯队隔海待命,眼巴巴地盼望第一梯队的船回来,但三天三夜,竟无一人一船返回。

    第一梯队于凌晨二时登陆,正值最高潮,水深浪阔。为着减少伤亡,船只长驱抢滩,越近越好。不料部队登陆后,恰好退潮。正拟返航,潮水已退到十米开外。只统统搁浅。天亮后,国民党飞机和军舰赶来,对我船只又轰又炸。三百战船无一幸免。海峡这一边数万大军目击战船大火熊熊燃烧,无计可施。当兵团最后撤销进攻命令后,在大陆的我军几万将士冲到海滩上,放声大哭,用各种兵器向天空射击。

    民情陌生难得支援

    五十年前对金门作战,是在民情陌生地区用兵,民心也是一个敌人。当时,福建刚解放,在地主阶级的污蔑下百姓对解放军恐惧,土匪横行,船工俱怀二心,粟裕要求山东派船工南下,道理正在于此。福建船工多用重金买来。每船三两黄金,每人三两黄金,再加鸦片。即便如此,那些船工要么藏匿不出,要么故意阴谋破坏。 无形中保全了金门这一重镇,(否则台湾将无险可守)。

    战役最激烈时,兵团从厦门重金募得一艘火轮,拟增援金门,但船主竟疯也似地把船开上沙滩搁浅。上了船的船工也怕死得要命,接近金门海滩时,枪炮如煮,他们都吓得龟缩船底舱不敢出。许多船都是由不谙水性的解放军驾驶,致使有失。从而使得解放军寡不敌众被击溃。

    28军登岛作战部队奋战至最后一滴血,全部损失。解放军上岛之后,金门老百姓毫不支持,解放军在古宁头村与蒋军鏖战时,国民党飞机来轰炸,村民们都聚在附近山头看热闹。古宁头村史还载:“战后掩埋解放军战士尸体,村民齐动手。有许多受伤很重的解放军官兵,并未死亡,‘一个个脑袋光秃秃的,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呻吟声此起彼落。’村民们将他们全部活埋。‘有一个年轻小伙子约莫十六、七岁,被掩埋时还一直猛摇手,看起来凄惨而可怖。’”

    战役的成败在于指挥员

    金门之战,国民党军之所以能一逞,保全了金门,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用对了人。蒋介石在关键时刻启用胡琏,今天看来确是一着高棋。 狗急跳墙就是这个道理,守住了金门则台湾无忧可望福建,金门若失则福建无望台湾将不保。

    解放军以百胜之师进攻金门失利,原因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指挥混乱。三个团的兵力登陆,竟然没有一名师指挥员随同登陆指挥。28军制定的进攻原则是“奇袭加强袭”,这是对的,但无统一指挥,奇袭尚可,强袭谈何?但是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海空协同,登陆作战最大的敌人首先是敌海空军,若我军提前向苏联购买战舰配合空军P47,P51掩护陆军进攻金门,敌军将无法守住金门。

    国军争论/金门战役 编辑

    由于金门战役前夕国军更动金门地区最高指挥官,由胡琏出任兵团司令官及福建省主席,接管金门防务。金门战役开打后第三天,胡琏始抵达金门履新,因此后来发生了金门保卫战指挥官为谁的争论。主要的争论焦点在汤恩伯与胡琏,此外也有认为系第十八军长高魁元或第二十二兵团司令李良荣实际指挥者。

    此外传言汤恩伯聘请前日军将领根本博(化名为林保源)为顾问,一说他建议国军后撤让解放军上岸,然后破坏船只阻止增援,从而加以围歼。但黄仁宇的回忆录里提到汤恩伯雇佣日本人的计划未能实现。

    后续/金门战役 编辑

    解放军被俘的包括244团团长兼政委刑永生、参谋长朱斐然、政治处主任孙树亮、特务连副指导员刘继堂、251团团长刘天祥、副团长马绍堂、政委田志春、253团参谋长王剑秋等。邢永生、朱斐然有说是在台关押时死亡,有说是赴台后失踪。 1950年开始,陆续有被俘的解放军被释回到大陆,官职较高的如孙树亮,26日被俘,被关押在台北内湖集中营,1950年回到大陆。最后一名被释的战俘是于1956年1月被释的253团一营一连的许道位。(直到20世纪80年代,还陆续有人以“台商”身份返回大陆。)战俘回到大陆后被视为叛徒受到不公正对待,被开除党籍,军籍,要接受审查、学习。很多战俘都被判处徒刑:孙树亮5年、马绍堂5年;还有253团3营营长李子元、251团副连管理员窦永礼、29军司令部参谋徐惠良等被枪毙。在此后的一系列政治运动中遣返回大陆的战俘因为那段投敌经历而受到审判。直到“文革”结束后才得到翻案。

    鉴于金门战役的惨败,在第四野战军将要发动海南岛战役之前,毛泽东专门发电报要求四野向三野调查渡海作战经验,以免重蹈金门覆辙。后来第四野战军经过充分准备,攻占海南岛。而叶飞等人经过对金门战役的总结,在1953年的东山岛战役中取得胜利,第三野战军更于1955年攻占一江山岛。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中国军事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1-02 22:30:03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