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金鸡纳树

    金鸡纳树又名鸡纳树、奎宁树、金鸡勒。约包含25种的物种,属常绿灌木或小乔木。当中有些是小型灌木,有些是大型乔木,高度约5到15公尺,远望金鸡纳林,红一层绿一层,互相交迭,红的是嫩叶,绿的是老叶,夏季开白色小花,种子很小。原产地源自南美安第斯山脉。金鸡纳属中尚有红金鸡纳树(C.succirubra)、药金鸡纳树(C.officinalis)和西黄金鸡纳树(C.calisaya)等种,而树皮和根皮是提取奎宁和奎尼丁的重要工业原料。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学名: 金鸡纳树 别名: 鸡纳树、金鸡勒、奎宁树
    外文名: Cinchonalederiana 界: 植物界
    门: 被子植物门 Angiospermae 纲: 双子叶植物纲,又称木兰纲 Magnoliopsida
    亚纲: 菊亚纲 Asteridae 目: 龙胆目 Gentianales
    科: 茜草科 Rubiaceae 亚科: 金鸡纳亚科 SubFam. Cinchonoideae
    属: 金鸡纳属 Cinchona

    目录

    金鸡纳树金鸡纳树

    基本资料/金鸡纳树 编辑

    金鸡纳树金鸡纳树
    名字:金鸡纳树
    拼音:jīnjīnàshù
    英文:cinchonalederiana
    拉丁名:Cinchonaledgeriana(Howard)MoensetTrim
    界:植物
    门:被子植物门
    纲:木兰纲
    目:龙胆目
    科:茜草科
    属:
    金鸡纳树属
    中国植物志:71(1):224

    产地分布/金鸡纳树 编辑

    原产於南美洲,最初在安第斯山脉东面海拔900至2700米的山谷以内所被发现。到了19世纪中期,金鸡纳树被移植至东南亚一带栽培,而印尼为最早引种的国家。中国于1906年开始在台湾省试种,1933年,在中国广东、云南以及台湾地区也开始有引种。而台湾国立台湾大学农学院实验林管理处旗下所管辖的凤凰自然教育园区则栽种着日治时期日本人所开辟种植金鸡纳树,面积共约三十余公顷。同样地,扇平亦被规划为日本京都大学演习林,为金鸡纳树试验的重要据点,当时可由金鸡纳树的树皮提炼奎宁供治疗疟疾使用,后因奎宁可由化学合成,才渐渐停止金鸡纳树的相关作业,而现在可在扇平地区发现大批金鸡纳树林,并已可在扇平天然更新。

    形态特征/金鸡纳树 编辑

    金鸡纳树金鸡纳树
    金鸡纳树高2.5~3.0米,树皮黄绿色或褐色。对生,矩圆状披针形或椭圆状披针形的叶片,一般有7至12厘米的长度,光滑无毛。圆锥状聚伞花序顶生或腋生。7~9月植物长有乳白色或玫瑰色的筒状小花,长1厘米,末端为裂片披针形,边缘披白色长柔毛;花朵皆是聚伞花序腋生或顶生,常为圆锥花的序式排列,有强烈的气味。花冠筒状五角形;雄蕊5;雌蕊1;子房下位,2室。蒴果椭圆形,长度大概为12毫米,有开裂的室间。小而扁平,褐色,有翅。种子形状细小,有翅作为风媒之用。树皮有毒。煮食会引起恶心、呕吐等反应。可治疗虐疾。金鸡纳的花是供的重要贡品,可用来换取神灵的护佑。
    生活习性:适宜生长在热带海拔800~3000米的山地。喜温暖,以冬暖夏凉、全年无霜、年温差小、年平均温度16~24℃、年降雨量2000~2500毫米的气候为宜。怕强光、干旱和水涝。要求富含腐殖质、pH4.2~5.6的酸性壤土。

    化学成分/金鸡纳树 编辑

    金鸡纳树化学成分
    金鸡纳树的干皮、根皮、枝皮及种子,含有约26种生物碱,总称为金鸡勒生物碱。其中含量最多且在医药上最重要的是奎宁,其次是辛可宁辛可尼丁奎尼丁等,其余在树皮中的含率很低。它们大部分是喹啉衍生物,也有极少数是吲哚衍生物。金鸡勒生物碱中,颇多互为立体异构体的,如:奎宁和奎尼丁,辛可宁和辛可尼丁,辛可亭和辛查米丁表奎宁和表奎尼丁,氢奎宁和氢奎尼丁等。此外,还有辛可尼辛,奎尼辛,铜色树碱奎胺辛可那明奎尼酮阿立新以及杷日素,红金鸡纳碱,甲基红金鸡纳碱,康奎那明,枯斯考尼丁,二康奎宁等。除生物碱外,还含金鸡勒鞣酸,奎宁酸,金鸡勒红等。在树皮中,生物碱是与金鸡勒鞣酸、奎宁酸结合的。

    药理作用/金鸡纳树 编辑

    金鸡纳树金鸡纳树

    金鸡纳霜是喹啉类衍生物,能与疟原虫的DNA结合,形成复合物,抑制DNA的复制和RNA的转录,从而抑制原虫的蛋白合成,作用较氯奎为弱。另外,金鸡纳霜能降低疟原虫氧耗量,抑制疟原虫内的磷酸化酶而干扰其糖代谢。奎宁也引起疟色素凝集,但发展缓慢,很少形成大团块,并常伴随着细胞死亡。电子显微镜观察,可见原虫的核和外膜肿胀,并有小空泡,血细胞颗粒在小空泡内聚合,此与氯喹的色素凝集有所不同。在血液中,一定浓度的奎宁可导致被寄生红细胞早熟破裂,从而阻止裂殖体成熟。本品对红外期无效,不能根治良性疟,长疗程可根治恶性疾,但对恶性疟的配子体亦无直接作用,故不能中断传播。奎宁对心脏有抑制作用,延长不应期,减慢传导,并减弱其收缩力。本品对妊娠子宫有微弱的兴奋作用。
    用与作用机制奎宁及其同类物口服或肌注给药很吸收,口服其硫酸盐或二硫酸盐几乎完全由胃肠道吸收,大约1-3h后可达血药浓度高峰,蛋白结合率在健康人中为70%,疟疾患者可达90%或更多。奎宁广泛分布于身体各部位,可通过胎盘,据报道脑型疟疾的脑脊液浓度是血浆中的2%-7%,大部分经肝代谢,主要由尿排泄,原形药物在尿中排泄量占10%左右。t1/2为8-10h,少量奎宁也在胆汁唾液中出现,也可由乳汁排出。

    药材采集/金鸡纳树 编辑

    采收的方法有多种:在南美,通常于雨季将树砍倒,剥取树皮,晒干或烘干,并加压成扁平的片状。树皮干燥时卷成筒状。在爪哇及印度用掘根法和截枝法。掘根法系将生长约12年的金鸡纳树连根挖出,剥取树皮或根皮;截枝法系自地面上将树砍倒,剥取树皮,使残留的树干基部发生不定枝条,并留1~2枝任其生长,待树枝长大后,再将树皮剥下,晒干或烘干。中国采用的主要为截枝法。

    相关传说/金鸡纳树 编辑

    金鸡纳树酋长送药

    金鸡纳树属蒿草科植物,它的树皮中含有一种生物碱,俗称金鸡纳霜,是抗疟良药。在历史上它曾拯救了无数生灵,得到医家的推崇。尽管目前金鸡纳树主要出产在印度尼西亚,但是它的故乡却是在美洲的厄瓜多尔。
    疟疾,又称为“打摆子”,是由蚊子传播的一种急性传染病,人们一旦感染了这种疾病,就会突然发冷、打寒战,之后又发高烧、说胡话、神志不清,若不及时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在从前,中国南方特别是气候潮湿的地区很多人得这种病,那时候,人们对这种病毫无办法,往往坐以待毙。
    根据传说,在厄瓜多尔南部山区洛哈省的马拉卡托斯地方,某位印第安人有一次患上了疟疾,全身发热口渴难当,他就爬到密林深处的一口小池塘边,喝了许多凉水,顿觉病情减轻,他发现这个池塘里的水竟是苦的。后来才知道原来池塘旁边生长着许多金鸡纳树,其中有些倒在水中,那苦味正是树皮的浸出液呢!从此以后,当地的印第安人遇到疟疾时,就会用这种含苦味的树皮来进行自我医治。由于屡试屡效,被当地土著视作神药,世代相传。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欧洲人大量涌入美洲,一位名叫贝德罗•莱依瓦的酋长,出于友谊,向传教士胡安•洛佩斯透露了金鸡纳树的药用价值,并送他一块金鸡纳树皮留作纪念,于是该秘密终于落入欧洲人的手中。
    据说1638年,西班牙的一位伯爵,带着妻子来到了南美洲的秘鲁,不久,伯爵夫人染上了疟疾,医生们束手无策,伯爵暗中打听到当地一种叫金鸡纳树的树皮可以防治这种病,于是他剥了这种树的树皮,拿回去煮汤给妻子服用,几次以后,夫人的病就好了。从此,金鸡纳树名声大振,身价百倍。很自然,这一重大发现也引起了各地医学界的极大兴趣,许多科学家都特地跑到美洲来进行考察研究。这个消息很快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到了欧洲。欧洲人闻此十分震惊,于是千方百计地想把金鸡纳树弄到手。几经周折以后,他们终于如愿以偿,荷兰殖民主义者因些大发了一笔横财。
    西班牙当局意识到该药的巨大经济价值,便想要将种植金鸡纳树事业垄断起来。可是还没等禁令出台,已有英国学者将一批金鸡纳树种子偷偷地运了出来,并且在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等地建立起种植园。也许这里的自然条件太适合金鸡纳树的生长,于是不久之后就蓬蓬勃勃的发展起来,很快成为全世界金鸡纳树的主产区。而厄瓜多尔这个原产地的身份,却逐渐被人淡忘了。[1]

    传到中国/金鸡纳树 编辑

    金鸡纳树金鸡纳树
    1692年冬,康熙皇帝颁旨,谕在广东传教的洪若翰等两位神父星夜返京。距紫禁城还有好几里地,神父发现,皇帝侍卫和在京神父已在迎接他。原来,皇帝病了,打摆子,冷时如入冰窖,热时似进烤炉,御医用药后,效果不佳,仍高烧不退。
    此前四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派五位传教士前往中国,两个在康熙身边当教师,他们对康熙说,这病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疟疾,服用西药金鸡纳霜(奎宁)会见效痊愈。该病通过蚊虫叮咬传染,在法国,每当夏季将至,国王就让国家医疗机构把此药分发给穷人,以免造成瘟疫。康熙不信,天下哪有这种药!怎么制造出来的?
    传教士告诉康熙:有一种树叫金鸡纳树,树皮中可提制出一种生物碱,白色,结晶,味苦,因此叫金鸡纳霜,是疟疾克星。皇上真有福气,正在广东传教的两位传教士刚刚收到从法国寄来的整整一斤金鸡纳霜。康熙即刻颁旨,洪若翰等两位神父立刻把药带入京师。
    御医坚决反对皇帝服用西药,天下有什么药能比咱们的中药锅子更保险,更有疗效?再说,这些传教士不是郎中,他们懂什么?康熙震怒了:不让吃西药,中药又吃不好,你们说怎么办?御医们建言:请皇上颁旨,有能治愈此病者,重赏。于是来了许多人,都说有本事。可本事不能先用在皇帝身上,只好又弄来许多患了疟疾的人,先行试验。一个和尚似有神功,弄来四桶井水,却仅取一杯,走出大殿,双手举杯朝拜太阳,再原地转个圈,作出许多神秘莫测的姿态,最后,让一位疟疾病人跪着喝下,结果,不见任何疗效。和尚立刻被赶出大殿。
    这下康熙更生气了,不顾御医阻拦,颁旨让进宫的疟疾病人服用金鸡纳霜。一个个奄奄待毙的病人,服药后第二天便脱离危险。康熙很惊讶,称西药为“神药”,但自己仍然不敢服用。有一天,康熙感到自己简直就要烧死了,决定服用一半剂量。晚上,皇帝高烧退了,后来几天也不错,但还有低烧。传教士说,这是因为服用剂量不足。康熙颁旨,再让三个病人试服金鸡纳霜。一个发作时吃,一个发作后吃,第三个在发作间隙吃。结果,三个被当做临床观察的病人尽皆痊愈。
    臣子们效忠的时刻到了。四位朝臣自告奋勇前来试尝西药,皇帝同意,亲手把酒跟药搅和在一起,命当场服用。傍晚6时,四位朝臣把药喝了,退下。就在等待大臣服药结果的夜里,康熙的疟疾又发作了,凌晨3时,他迫不及待召见亲王索额图,命即刻查看大臣服药后的反应。回报很快来了:四位朝臣安然无恙,睡得很是香甜。康熙再也不顾御医反对,立刻命令把金鸡纳霜拿来,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高烧终于退了,康熙仍不相信会这样容易,他等待着那该死的热度再次袭来,一天一夜过去了,皇帝平安无事。宫廷里一片欢腾,三个御医这下倒了霉。康熙皇帝指斥道:“你们见危不救,就怕我死了归咎于你们,你们就不怕我真的死了?什么抢救措施都没有!”他下令刑部严审,依法处置。刑部认为,见危不救,罪莫大焉,判处死刑。皇帝过后开恩,改为流放
    康熙皇帝向传教士们祝贺金鸡纳霜成功引进中国,传教士们虔诚地说:这一切都归功于上帝,是上帝对中国皇帝的恩宠。康熙颁旨,即日起,允许西方传教士在北京传教。他让内侍取出紫禁城内所有房屋图,亲自挑选了最大最方便的一幢,赏给传教士们居住。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派往中国的耶稣会传教士,终于用西方医学的敲门砖,在森严的紫禁城墙上打开了一道传播基督福音的缺口。
    金鸡纳树金鸡纳树
    康熙信任西医,多次由耶稣会传教士罗德先(BernardRhodes,1645-1715)治病见效。1693年,康熙患疟疾,服御医药无效。法国传教士洪若翰(P.JoamesFontaney,1643-1710)。葡萄牙传教士刘应(MgrClaudusdeVisdelou,1656-1737)等献上金鸡纳(cinchona),康熙服用后疟疾速愈,金鸡纳从此被尊奉为“圣药”。
    讽刺的是,“金鸡纳”并不是欧洲医学的发现。欧洲自己的本草药物研究,要等到1785年维瑟林(Withering)的《毛地黄综述》(AnAccountoftheFoxglove)出版,才算有第一种“科学”灵药。“金鸡纳树皮”(Chinchonabarks,Cinchonaledgeriahna)本来是秘鲁印第安人的土著药物。耶稣会教士在1632年左右从新大陆引入西班牙,传教士将此药呈奉给康熙,谓之“西洋”圣药。其实它是与中草药无异的土著本草,并非科学产物!
    “金鸡纳”最初只是土著本草,但到了19世纪,经过大量新兴的科学研究,它的有效成分奎宁(quinine)成为有现代科学根据的治疟疾药。先是1820年法国的化学皮埃尔·佩尔蒂埃(PierrePelletier)与约瑟夫·卡文图(JosephCaventou)从“金鸡纳”分解出有效成分奎宁和金鸡宁(cinchonine)两种活性生物(alkaloids);1880年外科医生阿方斯·拉韦兰(AlphonseLaveran)在阿尔及利亚用显微镜观察到疟疾病人血液的疟原虫(Plasmodium);1944年哈佛科学家罗伯特·伍德沃德(RobertWoodward)与威廉·德林(WilliamDoering)第一次成功以人工方法合成奎宁。这些化学、药物学,病理学的发现,令原始的“金鸡纳”进化为治疟疾的现代医药。
    “金鸡纳”的故事,可用以说明中西医学在19世纪是如何分道扬镳的。在这之前,虽然西医的解剖学生理学已远远超前于中国,但单就治疗而言,西医并不比中医更有办法。威廉·卡伦(WilliamCullen,1710-1790)是18世纪最重要的医家,他撰写了一系列疾病分类学的专著,其贡献与隋代巢元方的《诸病源候论》相似。但他的治疗方法未超过希氏医学,无非是放血、催泻和催吐,以及一些解热发药。对于大部分疾病的治疗,卡伦是“毫不掩饰地悲观”。在十七八世纪,有效的治疗仍主要是像毛地黄和金鸡纳这些本草。而单就本草药物而言,当时的西方医学并无可与李时珍1578年写成的《本草纲目》相比的学术著作。“金鸡纳”与疟疾的科学研究,是19世纪西方医学科学发达的缩影。
    19世纪现代化学研究对医学进步的影响,还可列举两个例子作为说明:麻醉药与消毒化学剂的发明,令大型的外科手术变成通例,而西医外科手术的成功,正是鸦片战争以后西式医院在中国扎根的最强的基石。[1]

    相关药品/金鸡纳树 编辑

    金鸡纳树金鸡纳树
    金鸡纳霜即奎宁。奎宁为白色,无臭,味微苦的结晶性粉末或颗粒,微溶于水。重硫酸盐为无色,无臭,味极苦的结晶或结晶性粉末。二盐酸盐为白色,无臭、味极苦的粉末,在阳光下逐渐变为黄色。金鸡纳霜是用金鸡纳树的树皮研磨而成的。
    别名:金鸡纳霜
    英文名:Quinine,Chinine
    作用与用途
    本品作用同氯喹。对各种疟原虫红细胞内期裂殖体,都有杀灭作用,能较快控制疟疾发作症状,其中对间日疟作用最强。本品与氯喹间无交叉耐药性,故可用于治疗耐氯喹虫株所致的感染。
    副作用
    1、头痛、耳鸣、眼花、恶心、呕吐、视力及听力减退(称金鸡钠反应)。停药后可恢复。
    2、特异体质者可有急性溶血、皮炎、瘙痒、血管神经性水肿及支气管哮喘等。
    3、中毒时有发热、烦躁及谵妄等症状;严重者可致体温及血压下降,最后呼吸麻痹而死(致死量为8g左右)。
    4、奎宁对心脏有抑制作用,应严密观察心脏功能,心肌病病人不宜用。
    5、本品可降低骨骼肌兴奋性,重症肌无力者禁用。
    6、孕妇禁用;月经期慎用。
    西药剂量
    口服治疗疟疾,0.3g~0.6g/次,3次/日,连服7日。预防输血疟,0.3g~0.6g/日,连服7日。

    栽培繁殖/金鸡纳树 编辑

    主要用种子,亦可用芽接、扦插、高空压条等法繁殖。用种子繁殖时须在种子采收后立即播种育苗。春播3~5月,秋播8~9月。播前用温水浸种催芽以利出苗。每平方米用种量1~1.2克。幼苗期需有荫蔽和温润环境。苗高10~12厘米时移植,至第3年雨季定植,行株距3×3米。生长6年后,在11~12月雨季结束时砍伐采收树皮或根皮,晾干后作商品出售。主要病虫害有立枯病、小疫苗病、紫根病和金龟子、蟋蟀等。[3]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9-1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9-17 13:40:14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