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银楼金粉

    《银楼金粉》(英文:The Silver Chamber of Sorrows),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民初剧集,由唐基明监制,薛家燕秦沛伍咏薇伍卫国等主演。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银楼金粉 外文名: The Silver Chamber of Sorrows
    主要演员: 薛家燕,秦沛,杨思琦,伍咏薇,伍卫国,胡诺言,胡定欣,陈秀珠 导演: 唐基明
    编剧: 陈金铃、孙浩浩 每集长度: 45分钟
    首播时间: 2008年4月28日 播出平台: 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台
    出品公司: 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发行公司: 电视广播(国际)有限公司
    制片地点: 中国香港 出品时间: 2008
    上映时间: 2008年4月28日

    目录

    剧情简介/银楼金粉 编辑

    母凭子贵 近身丫环升格二太太

    尚家在佛山无人不识,“尚银楼”在广州一带更是无人不晓。尚铿是尚家的一家之主,传统而封建的铿继承了祖业“尚银楼”,成为了当家,在他的带领下,生意蒸蒸日上。铿的元配夫人赛小蝶出身小康之家,自嫁入尚家之后,持家有道,甚得铿信任,可惜多年来蝶只能为尚家诞下一名女儿,无法替重男轻女的铿添个男丁,铿遂娶了蝶的近身丫环连年旺为妾侍。旺成功为尚家添了男丁,母凭子贵,得以升格为二太太。但由于出身低下,旺常觉得别人看不起她,在背后讲她坏话,经常无风起浪,挑战蝶的大奶奶地位。

    有缘无份 爱人变成嫂嫂 

    不过若论最得铿宠爱的,还算三太太程秀杏,可是杏并非心甘情愿嫁给铿。话说杏跟铿的二弟尚鋆自小相识,早已两情相悦。可惜当时尚银楼面临生意危机,铿知道富商千金沈咏彤钟情鋆,铿为了成功取得沈家借贷,打算撮合二人的婚事,但遭到鋆的拒绝。铿为保住尚银楼,竟不惜使计,跟蝶合谋欺骗杏,在洞房之夜诈称鋆已见异思迁,杏信以为真,惟有嫁给铿为三姨太。鋆其后得知爱人已变成了嫂子,晴天霹雳,只好娶彤为妻,但自此跟兄长反目,鋆更旅居海外,兄弟从此不相往还。

    一意孤行 丧事期间娶四太

    尚老太爷七十大寿,鋆在妻子咏彤劝喻下回乡为老父祝寿。兄弟重逢,鋆发觉铿的专横性格变本加厉,老太爷被不羁长孙世祖激死,铿竟提出要在丧事期间迎娶霏霏入门为四姨太,原因是霏已怀有尚家骨肉,纵然鋆强烈反对,但铿坚称开枝散叶乃老太爷生前的心愿,最终还是一意孤行。鋆本以为杏嫁了给铿之后,会得到铿的宠爱和幸福,至此他才知道原来多年来杏跟铿相处冷淡。鋆知道霏入门后,杏只会更加被冷落。但事已至此,鋆也无能为力,打算奔丧后便马上离开。另一方面,自从鋆回来之后,杏方发觉原来自己对鋆一直未忘情。面对着鋆这个二叔,杏内心痛苦。加上杏无辜被指害至霏小产,遭铿打入冷宫,杏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鋆为了让杏重获自由,不惜答应铿以工人的利益来作交换条件。可惜一切事与愿违,杏误会鋆会跟她一起远走高飞,奈何鋆已跟彤建立了八年的夫妻感情,不忍伤害彤。愿望再度落空的杏,人生观及价值观亦起了极大的变化。

    家门不幸 家丑不停外传

    霏跟彤的亲弟沈崇熙的奸情被识破,铿利用熙的性命来威胁鋆,逼使他退出尚银楼。另一方面,原来杏的近身丫环秋菊乃是铿的私生女,当年铿怕有碍家声,将其母女拒诸门外,蝶不忍,偷偷收留了菊。铿私生女一事令尚银楼生意一落千丈,鋆得杏相助,重回尚银楼主持大局。铿知道女儿尚可怡倾情于诚,铿为挽回声誉,企图招揽甚得人心的诚为女婿,可是诚却早已跟菊生了情愫,拒绝了铿招婿的好意。诚因为维护菊,早已跟祖结下仇怨,祖借诚拒婚事向诚报复,怡为救诚,竟错手杀死了祖。蝶为保护爱女,千方百计掩饰罪证,结果导致无辜的诚被指是杀人凶手。杏无意中得知一切,向铿披露真相,原来是铿的女儿亲手杀死其儿子。

    分集剧情/银楼金粉 编辑

    第1集  

    老太爷尚在山七十大寿,尚家上下忙于筹备宴会,尚家大太太小蝶负责打点一切,而家中各人对她甚为尊敬。二姨太年旺则忙于挑选上等布做衫,对丫环兰玉兰常又骂又打。旺恃为尚家诞下长子嫡孙,在家中横行霸道,更抢去三姨太秀杏的布匹,惟杏处之泰然。旺在家中大吵大嚷,终触怒尚家大老爷尚铿。山非常挂念二子尚鋆,希望对方能从外国回来出席其寿宴。鋆与太太咏彤回来欲替山拜寿,但他经过尚家建立的‘尚银楼’过门不入。下人通报鋆回来,铿亲自到旅馆邀彤与侄儿世胄返尚家,令鋆自动回家,两兄弟再碰头,即发生冲突争拗;此时,更传来山突然昏倒的消息……

    第2集 

    旺当众指山急病死去,原因是为了铿鋆兄弟与杏之间的暖昧关系;彤得悉丈夫欺骗自己大为心痛。鋆对妻子坦白,原来两人自小相识,鋆原配离世后杏常照顾胄而与他发生感情,更到达谈婚论嫁的阶段。但当时尚银楼遇上经济困难,铿使计调开弟弟,更联同蝶骗杏令她改嫁铿。鋆最后为了大局屈服娶了家是开采金矿的彤解救了尚银楼;但鋆却与彤到了法国八年。彤原谅丈夫,但鋆却要她不让杏得知此事。鋆在尚银楼发现有女子自称是尚家四姨太。铿把怀有身孕的霏娶入尚家成为四姨太。晚上杏与鋆遇上,杏竟说出要他带自己私奔……

    第3集

    吃早饭时,旺在席上不断发噜苏,原来她见霏嫁入尚家后,因没有依传统于早上拜访各房并给长辈们敬茶而心有不甘。杏的婢女秋菊担心尚未诞下一儿半女的杏在家中地位不保,不惜以所有积蓄向友人买下灵验的多仔佛;但诚在茶楼误会菊被骗,竟出手将多仔佛像打烂。诚答应赔偿菊损失,却带她到尚银楼;原来是铿派他往东北学师,现满师归来。众人打麻将期间,霏受到旺针对,竟说出旺以奴婢身分引诱铿嫁入尚家的往事来反击。菊与可怡情同姊妹,更替她购入坊间小说,却被铿发现;菊受铿独子世祖作弄,欲扮作受惊但却诚介入。

    第4集 

    诚发现有人欲卧火车轨自杀,他将对方救回后,始发现是前打金工人牛;原来他被铿指控偷窃了首饰的设计而被辞退,最后更走投无路。兰晚上夜祭山,更被菊得知山被气死的秘密。霏喝酒游玩时动了胎气,因蝶不在家,旺趁机要菊到远方请大夫;霏虽能保住胎儿,但旺却借此事对菊执行家法,毒打她一轮。蝶偕女儿可怡探望菊,菊私下向蝶说出听到山之死的秘密。祖不满母亲毒打下人,赌气爬上屋顶;蝶为劝他竟也爬了上屋顶。牛遇上祖与胄,更发现自己被辞退是因为祖,盛怒的牛不停追打他,祖竟弃下胄自己逃回家。

    第5集  

    铿没有依从鋆意见在报纸刊登道歉启事,反而悬红追缉牛;鋆不满兄长为面子不顾胄安全,特意在尚银楼的员工前说出铿冤枉牛之事。铿要求霏留家安胎,但她却偕翠竹偷到外面游玩,却不幸跌倒伤及胎儿。杏在祠堂替胄祈福,离开时却不慎把香炉灰弄泻;霏因利乘便说因炉灰而跣倒。铿发现霏小产大怒,用家法惩罚杏打得她昏过去。鋆组成的搜索队开始搜山,发现牛胁持胄只想讨回公道。当牛带众人寻找胄之际,却遇上其它追捕牛的人;为了逃命牛离开众人,却因此救回失足堕崖的胄。鋆不想铿的专横制造更多悲剧,决定留在尚家。

    第6集 

    杏接受家法后痛楚难当,却拒绝吃东西又拒让菊替她清洁伤口。彤得悉此事,除亲自探访她外,更喂她吃东西、替她洗伤口。鋆到尚银楼工作,主与伙计一起吃饭;铿为阻止弟弟收买人心,铿利用打金师傅生病之事,特意在众人面前一显手艺。鋆回家时,发现彤的弟弟崇熙与女朋友自法国到来投靠。铿不想过分依靠沈家的金,欲将怡嫁给另一金矿主人邝家;蝶特意安排怡与邝家公子楝梁见面。怡发现梁只是个二世祖;怡不慎掉了祖母所赠的手帕,梁只懂叫家丁帮忙,但诚碰巧经过,二话不说就跳下水中替她拾回,令怡对他暗暗倾心。

    第7集  

    晚上彤偶然看到怡提箱离家,于是通知蝶;蝶为免惊动铿,只托忠父子协助寻找女儿。蝶指责女儿不服从,怡声明不会嫁给梁,蝶一气下当众掌掴她。彤不值蝶盲目服从铿而牺牲女儿的幸福,说出她当年已毁去了杏一生之事。想不到此事却让杏听到;受此打击后的杏,病情突急转直下。杏病况日趋严重,旺怕她死去后会化为厉鬼复仇,竟劝说蝶等带她到道观作法驱邪。鋆得悉此事连忙赶到阻止,更将杏带到医院治疗。霏出外游玩时遇上旧识熙,两人更针锋相对起来。但当霏回尚家时,始发现熙原来是彤之弟,两人更扮作不相识。

    第8集  

    蝶欲破坏邝家公子梁与怡间的婚约,要众人合演一场好戏,最终亦成功让邝家退婚。熙在尚家介绍西洋玩意,更在人前与女友亲热,令霏恨得牙痒痒。熙在桌球室与霏比试桌球,但霏却借机用计将熙的女朋友激走离开尚家。鋆欲向兄长提出开拓洋人生意,售卖金笔等日用品,却被铿以赶制花灯会上督军订制的‘花灯王’而欠缺人手所推辞;鋆只好私下请诚打制样版。鋆到医院探望昏迷不醒的杏,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爱意。蝶替霏请来一尊送子观音,更要求她斋戒以示诚心,但霏却阳奉阴违;熙多番挑逗,更约她出外游泳,霏终红杏出墙。

    第9集  

    鋆发现杏已出院,欲向铿追问时却被彤阻止。彤向鋆说出因铿已知丈夫每天探望杏之事,更说听到丈夫对杏所说的情话,但亦相信丈夫不会背叛她,鋆感动。杏撞破了霏与熙偷情;霏以歪理解释为何偷欢。杏被霏之事影响,竟主动向鋆提出暗中发展,但却被鋆拒绝。杏提出搬到西郊别院,鋆得悉后只得暗中看她离开。为了让世祖能在铿的理事朋友前争回面子,旺买入花灯会的灯谜给儿子作弊。铿不准怡到花灯会,她只好男扮女装参加,更要诚保守秘密;怡不断估中灯谜,令世祖气愤不已。当世祖用丫叉追射诚时不慎射中花灯王,令它付诸一炬。

    第10集  

    商会众人追究花灯王被烧毁的责任时,诚没有维护铿的名声,竟坦白说出是世祖所为,令铿心中大为不满,最后更取消提升诚出任师傅之事。铿不满诚私下替鋆打做日用品样版,更指忠有心讨好双方而要诚协助鋆;忠为表示自己对铿的忠诚而甘被折磨,更当众掌掴儿子。铿听到众工人欲取回卖身契,当发现诚更被推举为交涉代表而愤怒不已。蝶主动向忠提出欲撮合诚与菊,却被怡听到;怡欲向诚表白却被父母阻止。铿为此将怡的头发剪去,更把她困在高楼上。铿晚上到西郊与杏过夜,翌日早上,菊发现杏欲割脉,情急下破门而入阻止她。

    第11集  铿酒醉后到别苑和杏诉苦,更不理杏感受强行侵犯她;菊找鋆开解杏,鋆更阻止她投湖自尽。鋆助杏离开尚家,铿开出条件要鋆不再插手尚银楼之事,如答应便写休书还杏自由。杏得知铿答应休掉自己,以为鋆会与自己远走高飞,鋆却表明只想她不再痛苦度日。杏再次失踪,彤发现杏欲跳崖出手阻止却不小心失足,杏豫疑是否救彤之际鋆及时出现,杏走投无路,向铿求谅再回尚家。蝶试探霏与熙之关系后,与铿说出两人应有奸情,但铿却反应冷淡。怡要菊代交手帕给诚,却被旺遇见,旺要兰散播谣言;诚为表清白,竟说出喜欢的人是菊。

    第12集  

    怡一事传遍整个尚家,铿大为震怒,为平息谣言铿把怡释放,更要旺澄清谣言。清早当家一起往外地参加丧礼,却独留下霏一人。众人到达火车站时,有员工赶至要铿回尚银楼,霏与熙正在缠绵之际,被铿逮个正着。铿迫鋆答应不再与他对抗,更要彤答应供应金给尚银楼,彤为救弟答应条件。铿带杏到水井,更要杏把吊着霏的绳割断让她浸死,以示忠心不二,杏别无选择下把绳割断。尚银楼一切回到旧观,诚更被升职,但铿其实暗中向他施压。君与家婆高到访尚家,高专横之态度令彤侧目,高更在众人前提出要君立贞节牌坊,令彤对她大表同情。

    第13集 

    高吩咐君到寺院求福包,君在回程时遇上天气变坏更弄伤了脚,只好到破屋先行避雨;恰巧忠亦到破屋避雨,二人迫于无奈只有在破屋度过一夜。回尚家时君心急竟把福包弄污,蝶听忠解释后劝君不要在太君前提及此事,更叫君以尚家包点扮作福包。岂料此事被旺揭穿,高气得要君与她离开。鋆独自赶到高家,竟得悉高带君到庵堂要她削发为尼,鋆赶往庵堂把君带走。旺听到家丁在谈论君与忠之事,更加入讨论,蝶忍无可忍以家法责打旺。杏终日觉霏缠绕自己,铿说教杏喝酒定惊。

    第14集

    鋆觉留下君在尚家也非好事,向她提议到法国生活,鋆知铿要带走君,惟有让君藏身在酒店之内。杏在酒店的酒吧喝酒,见鋆在酒店出现,跟踪他发现君行踪。铿派下人往酒店接君回高家,因他相信只要向高施压就可平息事端。铿赞赏杏向他通报,旺与彤听后不禁愕然,铿到蝶房中送金链给她,更以链暗示如蝶仍反抗将与霏下场一样。高把君骗到庵堂,强迫君削发为尼,当尚家众人得知却为时已晚。杏因此事成众矢之的,只好酗酒麻醉自己,蝶与旺在君房遇上杏,旺出言不逊,蝶却劝杏不要再错下去。

    第15集  

    彤提议到庵堂探望君,旺得知铿仍关心妹妹状况,也装模作样一起前往。怡因头发尚未长回而自卑,彤专诚送上假发;怡发现菊并不喜欢诚,更因此对诚仍抱有期望。尚家众人探望君,祖在庵堂内横行霸道,将鸟巢弄掉又指骂尼姑。蝶在庵堂遇上旧识苦难师太,苦问及当年遗下女婴下落,蝶说已交别人收养更失去联络。苦在雨中偶遇怡,怀疑她是自己女儿,却意外发现菊才是自己女儿。杏在庵堂偷喝酒时被菊发现,杏竟发难打她;菊替杏下山买酒,约怡与诚一同出发,诚向怡坦白不喜欢她,将怡气走。苦发现尚家对菊不好决定要认回亲女儿。

    第16集

    祖要兰布局将菊困于温泉,幸得苦相救;苦欲与菊相认之际却被蝶阻止,蝶对苦说会替菊找好人家嫁出去,岂料被杏所听到。鋆看新闻得知霏霏已死,立即找蝶问个究竟。诚为菊被辱找祖算账,菊欲阻止他,诚竟说要娶菊,被杏听到。杏劝铿替祖纳菊为妾,铿接受杏意见。蝶反提议让诚娶菊,全忠大感为难,杏冷眼旁观。旺带祖找铿求他取消婚事,祖亦表示不喜欢菊,但铿却一意孤行。杏特意在祖面前赞他为菊与诚成人之美,祖因此反口说要娶菊。蝶问杏为何要这样,杏说出要看兄妺乱伦好戏。蝶惟有借意?神向铿说出菊是他的亲生女儿。

    第17集 

    铿为免兄妹乱伦,要旺取消菊与祖的婚事。警察局发现浸猪笼的女尸而查至尚家,鋆助杏隐瞒真相,彤认为鋆偏袒杏,与他大吵一顿。鋆为要与铿抗衡,找尚家叔父出头再重归尚银楼工作。苦到尚家找蝶谈菊一事,杏偷听到一切。苦在旅店等候蝶,突然有警察出现要把她拘捕;铿与蝶接通知到警察局协助调查苦十八年前杀夫一案。铿吩咐杏交一封信给苦,更答应杏完成后让她坐上当家之位。杏偷看后得知铿要迫死苦,仍照样把信送到警察局。菊得知自己身世后欲前往与苦相认,但铿为保名声,要全忠将菊困在柴房。

    第18集 

    蝶把苦自杀的消息告知菊,菊自责未尽孝道。菊身世曝光后,尚家各人也与她保持距离。蝶知铿因苦自杀一事,会要她交出当家之位。铿向下人宣布当家之位交给杏,旺听后极为不满。尚银楼生意一落千丈,鋆找叔父出面接管尚银楼,铿只得答应交出部分权力。兰看到鋆往西郊别苑,她向旺说出此事,旺与蝶到别苑捉奸;两人更听见杏向鋆和盘托出害铿的阴谋。蝶与旺向铿告密,但旺却反口说没有听到,令蝶百词莫辩。铿得悉杏怀有身孕,对她更宠信。旺趁铿到自己房间过夜,向他提议让祖到银楼学做生意,铿答应。

    第19集 

    祖跟铿回尚银楼学师,遇上外国领事到访。祖因不懂洋文差点得罪大客,幸得诚及时相助,但祖反指诚让他出丑人前,顿时怀恨于心。祖经过怡房时,不慎露了口风说会对付诚,怡怕诚出事感不安。为怕杏胎儿不保,铿要杏搬到西郊安胎,把当家之位交与旺掌管,杏为此不忿。旺当上当家之后对杏更不放在眼内;杏因不想到西郊安胎,与旺吵闹时,诬旺恶意令己流产。诚赶到尚家说出祖死在工场内,旺见亲儿惨死当场,哭成泪人。铿因祖之死受刺激过度而病倒。尚银楼暂时交给鋆接管,杏暗自心凉。

    第20集  

    鋆虽然接掌尚银楼工作,但仍受制于铿之下。杏给铿施用毒药,企图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慢慢杀死铿。杏知蝶怀疑自己,决定暂停对铿下毒。怡终向诚说出,祖是她为救诚而害死的,希望诚能入赘尚家,替尚家留下血脉,诚没有答应令怡伤心离去。怡堕崖受伤,医生证实怡下半身已残废,诚觉自己也要承担责任,答应入赘尚家还怡心愿。菊知诚与怡的婚事后,才惊觉对诚早已情根深种。杏对鋆与自己重拾旧情的前途有所憧憬,再次以毒药害铿。铿认为诚入赘尚家是为了财产,暗地拿香炉灰给大夫检验,发现檀香中混有毒药,令他有所决定。鋆向铿汇报销售金币的成绩,铿表示要鋆亲自送金币到广州才安心,鋆接受。铿向蝶说出将借送金币到广州之机会杀死二人。蝶通知全忠救人,全忠终能中途阻截两人。蝶对杏说出铿要杀鋆之事,杏赶到火车站,却听到尚家座驾失事堕崖发生爆炸。怡说出祖是被自己误杀,铿大受打刺激。杏回家时看到铿正责打蝶教女无方,杏竟说肚内的孩子是鋆的骨肉。铿被迫疯后把大门锁上,更声言要烧死尚家众人。众人被困房内,蝶情急智生要众人合力撞开窗户逃生。杏自觉作孽太深不肯离去,蝶劝杏保住性命便会有希望……

    演职员表/银楼金粉 编辑

    演员表

    1

    薛家燕Nancy Sit 饰 赛小蝶
    简介  尚家大奶奶
    配音  林晓萍
    6
    秦沛Paul Chun 饰 尚铿
    简介  尚银楼大当家
    配音  刘印生​
    2

    杨思琦Sze-ki Yeung 饰 秋菊
    简介  程秀杏近身丫环
    配音  邵凯丽
    7
    ​伍咏薇Christine Ng 饰 程秀杏
    简介  尚家三太太
    配音  周莹
    3
    ​伍卫国Wai-Kwok Ng 饰 尚鋆
    简介  尚家二老爷
    配音  许秉珩
    8
    ​陈秀珠Rebecca Sau Chu Chan 饰 连年旺
    简介  尚家二太太
    配音  温畅
    4

    胡定欣Ting-yan Wu 饰 夏霏霏
    简介  尚家四姨太
    配音  苏柏丽
    9

    胡诺言Nok-yin Wu 饰 周至诚
    简介  尚银楼后生
    配音  赵威
    5

    杨婉仪Yuen-yee Yeung 饰 沈咏彤
    简介  尚鋆继室
    配音  于小华
    10
    ​李思欣Charmaine Li 饰 尚可怡
    简介  尚家大小姐
    配音  周筠
    11

    李天翔Eric Li 饰 沈崇熙
    配音  杜燕歌
    16

    扬明 饰 尚世祖
    12

    潘芳芳 饰 尚文君
    配音  于小华
    17

    江汉 饰 尚在山
    13

    罗浩楷 饰 周全忠
    配音  黄法勤
    18

    陈安莹 饰 冬梅
    简介  赛小蝶贴身丫鬟
    配音  潘宁
    14

    朱婉仪 饰 玉兰
    简介  连年旺贴身丫鬟
    配音  樊维斯
    19

    黄乐儿 饰 翠竹
    简介  夏霏霏贴身丫鬟
    配音  潘宁
    15

    宁进 饰 礼
    简介  尚家家丁
    配音  黎泓和

    职员表

    出品人TVB
    监制唐基明
    导演苏万聪、李剑和、黎继明、管国伟
    副导演(助理)钱颖芝、曾颖诗、黄沛伦、阮慧雯
    编剧陈金铃、孙浩浩、
    李昊
    、陈朗、黄小龙、方慧儿、邱福庆、陈宝华、武立光
    发行TVB

    角色介绍/银楼金粉 编辑

    1
    ​尚铿
    演员 秦沛
    尚在山长子,尚鋆兄长,祖上数代经营老字号尚银楼。尚铿少年时已助父亲打理银楼生意,后在山年事渐长,铿接管了银楼,凭著个人的交际手腕和灵活的生意头脑,巧取豪夺,短短十数年间,将尚银楼从三流小店扩展至镇中首屈一指的银楼。铿与鋆性格迥异,铿作风固执专横,对鋆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的生活态度深感不满。后来银楼一度出现危机,需要大笔资金周转,铿知悉富家女沈咏彤对鋆有好感,为了挽救尚银楼,铿要鋆娶咏彤,与沈家结成姻亲,但鋆钟情工匠之女程秀杏,拒绝这头政治婚姻。 铿遂与元配小蝶合谋使计,令杏误会鋆变心,并诱骗其下嫁给自己作妾,而鋆最终也和咏彤结成夫妻,令铿得以借助咏彤家的财力,成功挽救家业,只是兄弟从此反目,鋆偕妻儿到外国定居。 多年后,因为老父七十大寿,鋆才回家祝寿。二人虽然重逢,兄弟情却覆水难收,眼见秀杏受到冷待,加上父亲突然猝死,而铿又坚持迎娶已怀有自己骨肉的霏霏为四太太,冷待秀杏,令鋆更不满,再挑起了埋在心底多年的锥刺。
    2
    ​赛小蝶
    演员 薛家燕
    赛小蝶,尚家大奶奶。 出身小康,略通笔墨,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尚铿作正室。自问秉承中国传统妇女的美德,对丈夫言听计从,专心相夫教子,奈何一直未有所出,反让陪嫁丫环连年旺乘虚而入,勾搭上铿,生了儿子世祖,令旺母凭子贵,成为二姨太。虽然后来也生了女儿可怡,却始终未能为铿多添一子,令旺恃子行凶,不时单打和拨弄是非,不过为了大局和家庭和睦,只好处处容忍,一切以和为贵。 男人妻妾成群本来就是中国的传统,们做女人那有不接受之理。当知道尚银楼出现危机,丈夫又喜欢了弟弟的情人程秀杏时,也不得不放下良知,为铿诱骗秀杏嫁入门作妾。 虽然对杏於心有愧,但只是为了大局著想,而且也一直善待杏,视她如姊妹,更希望她能为铿诞下麟儿,制衡恃子行凶、嚣张跋沪的旺。可惜杏已心灰意冷,对铿态度冷淡,卒令铿再娶已怀孕的霏霏作四太太。默默容忍铿的风流成性和独断独行,既要应付众姨太太之间的勾心斗角,又要为他处理在外的风流债,就像当知道秋菊是铿被遗弃在外的亲生女儿时,便悄悄收留秋菊在家中作丫环,希望减轻铿的罪孽。
    3
    ​程杏秀
    演员 伍咏薇
    程秀杏,尚家三太太。由於父亲在尚银楼打工,所以自小便在尚家长大。一直暗暗倾慕著二少爷尚鋆。 二少爷的妻子难产而死,遗下初生儿子,看著小生命无人照顾,便帮忙二少爷照顾婴孩,相处间跟二少爷互相爱慕更深,他答应娶为妻,更得到他的大哥、大嫂的首肯。岂料开开心心的下嫁,在洞房花烛之夜,却在房中等了一晚仍等不到二少爷。第二天,大嫂告知,二少爷决定娶富家女咏彤为妻,以保家业。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被他抛弃,非常绝望,为了保存名声,唯有下嫁给他的大哥尚铿做他的三姨太。 老太爷七十大寿将至,以为二少爷会一如既往,不回来贺寿。但今次他却回来了,不禁失魂落魄。老太爷无端死去,二奶奶将与二少爷的陈年旧事大造文章,令难堪。 此时尚铿决意娶四太太,对非常冷淡,后来四太太霏霏小产,责任竟无端落在身上,就更彷佛被打入冷宫一样。这时二少爷决意要带离开尚家,那麼跟二少爷岂非仍有机会?心中偷偷感到欣喜。二少爷终於为争取到自由,以为可以与他双双远走高飞,但他却不能舍弃妻儿。又一次绝望了,真的心死了!宁愿返回尚铿身边。从此的心裏只有恨,不要再做从前的程秀杏!
    4
    ​尚鋆
    演员 伍卫国
    虽然我身为尚家二少爷,但对於名利我一向看得很淡。 我有两段婚姻,第一段婚姻是奉父母之命,跟门当户对的大户人家千金结婚,可惜妻子体弱多病,诞下儿子胄不久便病逝。虽然有丫环褓母帮助,但要照顾幼小的儿子,我自问有点力有不递,幸好当我正感狼狈之际,却遇到秀杏。秀杏是打金工人的女儿,为人温柔婉淑,我跟她很快便打得火热。但我心知家族讲求门当户对,所以一直未敢坦言相告,只等待著机会到来。可惜天不从人愿,当时尚银楼面临生意危机,大哥知道富商千金沈咏彤对我有意思,为了成功取得沈家借贷,他打算撮合我跟彤的婚事,我当然拒绝。没想到为了保住尚银楼,大哥竟不惜使计,拆散我和秀杏,秀杏更因误会一怒之下答应嫁给大哥做三姨太。 爱人竟然变成我的嫂子,教我怎不感到晴天霹雳!我最终还是娶了彤为妻,不过我实在无法原谅大哥,更与彤及儿子移居海外。我这一走就是八年,阿爹每年生日都打电报要我回乡,但我总不愿意回去。不过在咏彤劝谏下,我们一家三口还是回乡为阿爹庆祝七十大寿。
    5
    ​秋菊
    演员 杨思琦
    秋菊,程秀杏近身。 我自小无父无母,幸得大奶奶收留照顾,所以我对大奶奶非常尊敬,对她忠心不二。后来三太太入门,我被指派做她的近身丫环,自此便和她建立出深厚情谊。 我对三太太照顾无微不至,及后知道她的不幸往事,对她更加同情,更暗中帮她传递书信给二老爷,希望三太太能寻到一点人间温暖!我和至诚从小青梅竹马,但诚经常带给我无妄之灾,我深信他是我命中的克星。他从上海满师回佛山与我重遇,我的恶运再次缠身,令我饱受皮肉之苦,对於他我真是避之则吉!少爷仔世祖乘醉想侵犯我,幸好诚及时阻止,但我依然每日提心吊胆,不过我和诚却因此而和解,关系亦改善了,慢慢地我更恋上诚,但后来我知道诚原来竟也是小姐可怡的意中人。唉!我出身低下,又怎可与小姐相比! 在几位太太的剧烈斗争中,我始知自己原来是尚铿的私生女,但我这位亲生阿爹为保声誉矢口否认,并为了平息流言,竟然要将我嫁给印度商人,我应该如何是好?难道要像三太太逆来顺受吗?
    6
    ​连年旺
    演员 陈秀珠
    连年旺,尚家二太太。我本来是尚家大奶奶的近身侍婢,不过我不甘心当丫环,渴望有日飞上枝头变凤凰,可以像大奶奶般享受少奶的生活。所以我年青时常常暗地里引诱尚铿,终于珠胎暗结,正式入门做尚铿的二姨太。我诞下儿子世祖之后,更得尚铿疼爱,恃宠生骄,很正常啫!虽然我知道大奶奶痛恨我背叛了她,但连个天都帮我,她只生下女儿,我当然更无所顾忌呢!所以我经常挑战小蝶的权威。可恨尚铿信任小蝶,更责斥我不分尊卑,认真岂有此理!我一心以为有了世祖这个金叵萝便可以安寝无休,谁知铿竟娶三太太秀杏入门,我怕秀杏与我争宠,所以故意打压她,但秀杏却不为所动,令我无从发难,我看秀杏只是故作清高而已。加上小蝶处处维护秀杏,令我对这两个人更看不顺眼。老太爷七十大寿将至,世祖竟掘出他的延寿金雀笼,将老太爷活活气死。我的宝贝儿子竟闯出如此离天大祸!为了转移视线,我只好讹称老太爷因为得知秀杏与尚鋆有旧情,导致兄弟不和才被气死。我这么抖出了这件前尘往事,令尚家掀起连串风波。没办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呀!

    音乐原声/银楼金粉 编辑

    歌曲主唱作曲填词备注
    认命王菀之邓智伟张美贤主题曲

    幕后花絮/银楼金粉 编辑

    杨思琦在拍摄时有段遇到青蛙的戏,是她平生最怕的青蛙,令她大哭一场。导演原安排大堆蟑螂放在道具缸内,但因怕场面太恐怖,才换上青蛙,反而令思琦吓得大哭一场,最后用“假青蛙”顶上。

    播出信息/银楼金粉 编辑

    播出平台
    播出日期
    播出时段
    接档节目
    被接档节目
    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台
    2008.04.28-2008.05.23 
    周一至周五20:30
    金石良缘
    香港无线电视高清翡翠台
    2008.04.28-2008.05.23
    周一至周五20:30
    金石良缘
    师奶股神

    剧集评价/银楼金粉 编辑

    正方观点

    《银楼金粉》以一个妻妾成群的封建大家族中四位太太的“爱与哀愁”为主线,为观众再次上演了一出颇具“金枝欲孽”味道的女人戏。尽管该剧四位女主角无一是一线当家花旦,但它依然凭着跌宕起伏的剧情,和女主角们令人惊艳的演技,将观众眼球牢牢吸引,更在网上引发热论。而由王菀之主唱、薛家燕读独白的主题曲《认命》,独白感性又入戏味,颇有李香琴旁白《三千年后》的味道(南方都市报评)。

    《银楼金粉》胜在节奏刚刚好,一开始便进入家族争斗戏,先是三个太太争风吃醋,然后兄弟冷眼相看,老太爷过世,戏味浓(网易娱乐评)。

    反方观点

    《银楼金粉》由薛家燕、秦沛老生老花旦,伍卫国、伍咏薇中生中花旦,还有年轻小花杨思琦、胡定欣坐阵,阵容囊括老、中、青三代,可惜均是二三线的,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其核心部件:封建家族戏也不甚新奇,《银楼金粉》整体看起来就像《胭脂水粉》的拷贝,兄弟反目、男尊女卑、盲婚哑嫁、礼教束缚、勾心斗角,该有的都有了(网易娱乐评)。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各国电视剧

    我要提建议

    各国电视剧

    共有192个词条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tvbTVB剧集剧集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26 00:14:10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