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阅读焦虑

    阅读焦虑指是指学生在阅读过程中产生的一种恐惧不安的紧张心理。而且阅读焦虑与学习成绩负相关;当学生感觉阅读材料很难时,阅读焦虑会升高。而社会性的阅读焦虑主要表现在,不爱阅读,但喜欢转发一些与阅读有关的心灵鸡汤,喜欢在读书日这天加入到对阅读无节制的“赞美”中来,大人不阅读,但却期望孩子从小书不释手……最终,谈阅读“理想”的多,真正阅读的却少。

    编辑摘要

    目录

    概述/阅读焦虑 编辑

    阅读焦虑阅读焦虑[1]
    我们关于阅读的焦虑,很大程度上源于这样的一组数据。2014年的世界读书日前夕,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3年,中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远低于韩国的11本,法国的20本,日本的40本,以色列的64本。

    这个数据经过媒体的传播后,很快在社会上形成一种“阅读焦虑”。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115位政协委员联名签署并提交“关于制定实施国家全民阅读战略”的提案。在提案中,委员们明确提出了“由全国人大制定《全民阅读法》、国务院制定《全民阅读条例》”的建议[2]

    而从,心理学认为焦虑是一种复合情绪,由恐惧、内疚、痛苦、愤怒组成。莫雷认为:“焦虑是指个体由于预期不能达到目标或者不能克服障碍的威胁,使得其自尊心与自信心受挫或使失败感和内疚感增加而形成的紧张不安,带有恐惧感的情绪状态。”

    焦虑与阅读的关系/阅读焦虑 编辑

    中国学生在阅读的过程中确实会产生焦虑情绪,而且阅读焦虑与学习成绩负相关;当学生感觉阅读材料很难时,阅读焦虑会升高。通过对中国大学生的阅读焦虑研究发现,焦虑情绪对阅读效率既会产生正面影响,又会产生负面影响,适度焦虑有利于提高阅读效率。焦虑程度高,阅读成绩往往偏低,而且学生认为自己的阅读能力越强,焦虑程度就越低。这可以说明阅读考试焦虑对阅读成绩有影响,学生在感到焦虑时,往往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阅读水平,焦虑会干扰他们的思维。比如英语成绩差,英语阅读理解困难也是阅读焦虑高的重要原因,可以说二者互为因果。而那些对自己阅读能力非常自信的学生很少感到焦虑,说明自信心对减少焦虑很重要。女生的焦虑程度略高于男生,这可能是因为女性较敏感,在考试中更容易紧张不安。

    阅读焦虑对英语学习的负作用是可以理解的。焦虑导致紧张与害怕,从而浪费精力和注意力,使用于思考和记忆的能量减少,语言储存和输出效果降低。阅读焦虑降低阅读效果,减弱阅读能力;阅读能力差进一步引起阅读焦虑,这样,焦虑造成语言学习的恶性循环。[3]

    产生原因/阅读焦虑 编辑

    焦虑这种带有不愉快色彩的情绪反应,中间夹杂着着急、挂念、紧张、恐慌、忧愁,它影响人的思维与记忆。在阅读方面体现为:无法分析结构复杂的句子,不能抓住文章的中心,了解文章主题,导致阅读能力不高。  

    1.阅读策略的缺乏和阅读的不良习惯导致焦虑的产生 

    在阅读中,学习者对于不同的阅读材料,没有使用有效地阅读策略,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是阅读策略,从而导致阅读速度慢,久而久之就会产生阅读焦虑。另外,很多学习者在阅读过程中,没有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总是指字阅读,低声阅读,心中默读,回视前文,重复阅读,遇到生词就查字典和心译。所有这些不良的阅读习惯,会使学习者在阅读时,分散注意力,不利于学习者抓住文章的要旨或主题,遇到某些生词或对一段文字意义不明确时,总是查字典,反复阅读,减少了阅读兴趣,焦虑就产生了。  

    2..负评价导致阅读焦虑的产生  在学习过程中,评价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其他人的评价,另一个是自我评价。这两种评价对学习者会产生重要的作用,直接影响个体对行动的选择。

    在阅读课堂上或阅读过程中,教师如果对学习者的阅读评价是负面的,在话语中或多或少带有“这么简单的文章都看不懂”的意思,那么学习者就会对所阅读的材料感到焦虑,不愿意读,或者学习者自认为自己的阅读能力很差,就会紧张不安,担心自己看不懂文章,从而产生厌读和焦虑的情绪。

    如何解决/阅读焦虑 编辑

    1、学生需要轻松的阅读环境,教师不要经常考试或测验学生,要注意和学生的交流和沟通,使他们在轻松愉悦的情景中学习。

    2、教师要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和兴趣。如果阅读材料更有趣、更有启发性,学生一旦感兴趣就不会紧张了。所以教师要避免“灌输式”的传统阅读教学模式,采用新颖有趣的课堂活动,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促使他们积极参与互动和课堂学习。

    3、教师要提高学生的自信心。很多学生认为,因为对自己的阅读能力不自信,总怕出错,他们才会感到焦虑。因此,教师要注意教学方法,多给学生鼓励和表扬,尤其是那些内向、缺乏信心的学生。

    4、教师要向学生传授行之有效的阅读策略和技巧。阅读策略和技巧的传授不仅可以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而且能使他们增强学习动力,减少焦虑情绪。[3]

    作家解剖阅读焦虑/阅读焦虑 编辑

    阅读焦虑阅读焦虑[4]
    贾平凹(作家):自己那个年代,书很少,不像现在书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都看。很多人让我出过书单推荐,但我自己不喜欢推荐,你喜欢就去读,不喜欢的话再推荐也没用。这就像吃惯了粗粮,你给他推荐大鱼大肉,他也吃不惯。

    阿来(作家):今天这个主题“全媒体”、“大众”都是大词,听到大词的时候,我们要想一想,自己是不是这个“大众”中的一员?我们其实是被暗示、被要求的。全媒体时代出现了多种终端,一般人都会认为,多是好的,少是不好的,我们是一个古老的国家,也会认为新的就是好的,旧的就是不好的,但我们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全媒体时代真正带来的是方便,新和旧,多和少,关键是看它是不是我所需要的。

    谢有顺(文学批评家):现在很多人就是担忧的是中国人读书太少,网络上流传的以色列人一年读六七十本书,我们中国人才读几本。我觉得“在读”比“读什么”更重要,中国人的阅读可能确实被分解,不完全是在读书,很多时间都在读手机或别的东西,这种是阅读的新形态,可能也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一个很大的特点。

    我们不要以为自己年龄大一点,自己多读一点书就抗拒。年轻人所代表的全媒体,互联网时代的这种积极性,可能我们也未必认识那么充分。包括手机阅读,我们总是带着一种质疑和谴责的态度,实际我也承认,手机阅读未必全是垃圾信息,可能也在阅读一些,至少我也会在手机微信群里面,会读到那些很严肃,甚至非常艰深的理论文章。所以这里面的理论的多元化,它的进步意义,恐怕我们还真是没有充分认识。

    我记得作家界最早有电脑的,据说其中有张贤亮先生,当时人家问他说,你用了电脑,没有手稿了怎么办?意思是以后有手稿,手稿拍卖很值钱。张贤亮回答说,我用了电脑之后,我的手稿变得少了,会更值钱。

    周立民(学者):全民阅读跟我们个人阅读可能一点关系可能都没有,或者说全民阅读并不能代替我们的个人阅读,因为我觉得阅读是最私秘的一个事情。我觉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几乎决定不了自己任何事情,但可能就是对阅读的选择,可以行使百分之百的控制权。那么既然我在世界上这么无力,唯有一件事情还是可以让我们体现一点自主和自我,那么所以我想我们不要把这个权利给让渡成一个全民的权利,我觉得我们更应该强调我们个人的权利。

    还有一个我觉得不要把阅读神圣化和等级化。阅读和养猫养狗种花种菜跳街舞一样,这不应该形成一个等级制,它应该是我们日常生活化的东西。

    徐则臣(作家):前两天世界读书日,其实大部分读书人可能都在忙着荐书,而没有读书。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真的需要每天都读书吗?满汉全席大家都想吃,味道好又有营养,但很多人未必吃得到,也未必习惯吃,但盒饭可能大家每天都吃得到,所以我觉得读书这儿事情,大家不必过于纠结,有盒饭就吃盒饭,有满汉全席就吃满汉全席。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看多了以后,自然而然就能够分辨出哪些是满汉全席,哪些是盒饭。所以我说先看,看多了以后,自然就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和趣味,不必焦虑于读书读什么,放松心态,但是尽量挑好一点的书。

    沈苇(诗人):其实像我们60年代出生的作家、诗人,其实经历了一个小时候阅读非常贫乏的时期,阅读的饥渴、书籍的饥荒。进入大学之后才终于打开了一个阅读的世,因为80年代,大量的翻译,思想的开放。我觉得阅读是一种唤醒自我、培养自我的方式,是一个人对自己未来的黄金储备。目前这个全媒体时代,有一个词叫皓首穷经,现在从阅读方式里面已经消失了,这是一个东西。还有一个,为阅读而焦虑,我的建议很简单,少读活人的书,多读死人的书,死人的书经过了时间,几千年、几百年的洗礼和淘汰,活人的书正在经历无穷的死亡,就像当代文学一样,也在经历一个死亡的过程。

    朱燕玲(杂志主编、出版人):我觉得一切都自有它的发展规律,我认为人类进步,年轻人的方向总是对的,这是一个总的概念。从在竹简上书写开始,到纸质,到现在使用电脑,是载体的变化,电脑刚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作家都不能接受,而现在很少有作家是交给我们手稿,都是电脑打字,一样没有影响写作。

    现在的90后、00后这一代年轻人,他们就诞生在网络时代,已经习惯对着屏幕阅读,你说他们没有阅读吗?不是,我们只是应该对阅读的理解更宽泛一点。全媒体时代,长远来说,是个正面的东西,因为使人们离真相越来越近,长此以往,我相信人们一定是有甄别能力的。

    人们对这个粗粮吃得多了,你说他不思考吗?信息量多了以后,慢慢也会有自己的思考,找到自己的方向。对文学这个概念,我觉得也是变得宽泛了。我们不能认为只有经典的那些我们应该读,年轻的一代,他们对文学的理解,可能更宽泛。我认为不要站在非常狭隘的文学立场、纸质出版的立场,年轻一代会留下自己的经典,他们也会建立起自己的阅读趣味。

    梁鸿(作家):我自己是个阅读迷,我那个年代纸质书很少,我对书有敬畏。到全媒体时代,我还是喜欢纸质书,因为电子书没有那种和书的对望、凝视,读的时候很难达到一种真正的交流,没有那种书和人之间相互的思念、相互的吸引,当然我也不排斥其他媒介。

    毛尖(专栏作家):作为在传统阅读环境长大的一代,这是一个令人惆怅的话题。我作为一个写作者,受益于这个全媒体时代,因为我自己是全媒体时代的一个产物。如果没有更多人在看影像,没有那么多人看电影,没有那么多人在微信上发评论的话,那么不会有人要去看一个专栏写作者的影评。我自己能够深深地感受到全媒体时代的力量,非常强大。所以作为阅读者我是蛮惆怅的,但是作为一个写作者,我是蛮幸运的,这是一个文学革命、阅读革命的时代。

    李西闽(作家):全媒体时代也好,还是刚才说的70年代、80年代,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找到书读。对于我个人来讲,写作也好,读书也好,都是为了证明我自己的存在。[5]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7-11
    [2]^引用日期:2016-07-11
    [3]^引用日期:2016-07-11
    [4]^引用日期:2016-07-11
    [5]^引用日期:2016-07-1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7-12 09:46:56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