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阎庚华

    阎庚华,1958年出生,哈尔滨医科大学后勤职工,是我国著名的体育极限运动爱好者。自1983年至今阎庚华已先后完成了多次挑战身体极限的壮举。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阎庚华 籍贯: 哈尔滨
    出生地: 哈尔滨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2000年5月22日 职业: 其他 探险家

    目录

    简介/阎庚华 编辑

    阎庚华:黑龙江哈尔滨人,1958年出生。他从1983年起一直在从事极限运动,在1986年,阎庚华从山海关跑到嘉峪关,成为中国第一位跑完万里长城的人,近几年,他又把目光投向登山运动,投向了珠穆朗玛峰,他要做只身攀登珠峰的第一中国人。2000年5月21日,阎庚华孤身挑战珠峰登顶后失踪遇难。

    探险历程/阎庚华 编辑

    长眠于珠峰的中国民间攀登第一人

    阎庚华,中国大陆第一个以个人方式登顶珠峰的人,也就是所谓中国民间第一人:人们习惯于以此区别于国家体育经费和编制下的登山行爲。他是普通的哈尔滨人,瘦而精干,并非职业运动员出身,但于户外运动、极限运动颇为热中。从1983年起,他一直就在从事业余极限运动。甚至在1986年,他一路从山海关跑到嘉峪关,在那个年代,中国倒也有不少这样的人物,但出现在中国似乎显得很奇怪,而不象阿甘式的人物出现在美国。我们的社会、文化氛围在许多方面和美国不同。

    当登山知识的视野逐渐打开,他发现了雪山如此致命的诱惑,1990年代后期,阎庚华把注意力转向登山运动,在珠穆朗玛峰壮丽宏伟的诱惑之下,他决定要做只身攀登珠峰的第一中国人——这些是作为典型中国媒体的报道说法,其实于他自己:或许热爱雪山的愿望是第一的。但他没有多少钱,他需要赞助经费。

    阎庚华着迷于雪山了。他目标顺应着大视野,觉得这是人生的冲锋,他把目标放在珠峰,而并非是那些低海拔、高技术、有壮丽曲线的横断。珠峰以通俗名声的号召力更多给人以直接、初级的诱惑……从1999年开始,他第一次尝试着攀登珠峰,但因暴风雪困守在海拔7800米四天后,最后下撤,这次攀登给予了他信心和经验。而在2000年3月2日,阎庚华再次兴奋地继续奔赴西藏。此年3月中旬,对珠峰充满向往的他,第2次来到珠峰北坡的大本营。阎庚华第一次前往ABC(前进营地)是4月24日,因为也是身体在最初的适应调整,开头几天,高山反应所导致头疼和呕吐,一直困扰着他,于是阎庚华下撤到6000米进行休整。几天后,阎庚华再次回到前进营地进行适应。

    而历史之前的中国人攀登珠峰,基本都是国家编制下的中国登山队、西藏登山队的有专门常年专业训练的人员,攀登有国家经费(当然,西藏登山队的一些人们当时还是非体制内编制,平时并无正式工资)。当时,象这样以个人奋斗去攀登珠峰的方式,在西方社会非常常见,而在中国则是异数。

    在5月初,阎庚华第四次前往北坳进行适应性训练及运送登山装备。珠峰东北山脊线路上,海拔7028米处的北坳是个名符其实的大硬雪壁,落差有近600米,作为珠峰北坡攀登第一道难关,,这个垂直的冰雪壁上有许多突起与褶皱,攀登者就是利用这些褶皱,迂回着修成的一条路——其实就是用固定路绳。雪山上自然没有平原的人工脚痕路。而这条路平均坡度超过了50度。而7028米以上是7800米的营地,之后是8300米营地,一般常规都是凌晨从8300米出发冲顶,然后赶回7900米处甚至更低营地。

    在今天,尤其2003年之后,对于中国大陆的业余爱好者来讲,只要能有一定经济赞助或个人自费,配合了西藏登山队或其西藏登山学校的登山专业协作/教练,目前走这条线路登顶,都有了颇大的成功率。而在1998、1999年,当时国外商业运作已成熟,而中国还没有这一概念。最多存在一些极少量的企业乐于提供“赞助”。

    阎庚华自己想登顶,他的登山技术、经验等,大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而这次,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对外界宣称是独自要尝试登顶珠峰,也就是极具英雄象征意义的SOLO,当然,他基本还是一路有夏尔巴的……严格说来,这根本不是solo,算不了个人独登。在5月7日,阎庚华从前进营地再次向上攀登,在北坳休息。 第2天,他登到海拔7800米,在此建立中继营地,储存了预备物资。之后的两天,珠峰地区突降大雪,向上攀登的计划不能执行,为了保存体力以及继续适应,他于5月9日下撤到6500米前进营地。由于珠峰海拔高,大多数的攀登者都以从BC-ABC-C1-ABC-C1-C2-ABC-BC的方式反复适应,一是可以把一些装备(提前把高处营地帐篷、雪锥等器材准备好,以及氧气瓶、食品等)提前运送过去,此外,这样可以让身体能调整更适应高海拔。这也是传统的喜马拉雅山的登山方式的一种:因为之后他可以轻身沿线路攀登,而在这些营地歇息,而人的身体在这种方式下更适应于高海拔山区的状况。

    2000年的5月10日,阎庚华撤回大本营进行休整。2000年的登山队伍多,登山者们内部讨论商量后,由几支人多规模大的登山队负责修路,其他队出装备或费用。经过十几天的连续作战,负责修路的俄罗斯登山队、新西兰的国际队等,成功地打通了前进营地至7790营地的所有通道,这些队伍大都是传统团队方式的攀登方法。而没有修路的登山队,由每名队员要交纳25美元给修路的登山队,同时,各队也一致同意,两支中国登山队以东道主的身份免交修路费。当然,也有一些特别牛的世界高手的人物,一般是所谓真正阿尔卑斯方式,大都是人数很少的小队伍,而且一般也都不大爬传统的常规线路(东南山脊、东北山脊)。阎庚华不用交费,可以使用别人的修路:就是在一些陡峭路段,已有专门的固定路绳,就象华山、黄山陡山路上的铁链,只是在珠峰上用的是合成材料的绳子而已。

    从这个用固定路绳的意义上,登珠峰对于真正高手来说,是比较低级的技术行为,也不是真正的纯粹登山:不是阿尔卑斯登山方式(不使用永久固定器材、辅助人力尤其是夏尔巴等当地向导,轻装和快速……)

    在5月10日,从ABC(前进营地)的6500米处出发,经过6个小时的山石土疙瘩路,阎庚华回到了大本营(BC),在ABC以上因为都使用GAS小罐,所以食物自然没有佩带煤气罐的来的舒服,上面的食物多为方便面、西方的方便高能量食品,但味道都不敢恭维。在大本营,阎庚华胃口大开,一顿饭竟然吃了20个牛肉包子、一碗粥以及一碗面条,和两个荷包蛋,还有很多的牛肉干。这在平原地带是不多见,到了高海拔,也是令人咋舌。阎的身体素质是很好的,常年长跑训练使他有着可与一般藏族队员、夏尔巴人的体力条件。但我觉得他是那辈人的登山认知和老观念,在当时,这一切又是比较新的,就象1980年代的漂流青年们一样……

    2000年5月14日起,阎庚华向珠峰又发起了冲击,当5月19日攀登到了最后一个营地——突击营地8300米位置时,天气在5月20日却骤变了,大风夹杂着暴雪,此时,在海拔8300米营地的许多外国登山队都选择纷纷下撤,但在营地中守侯了一天以后,他按捺不住登顶的欲望,于是在5月21日冒着风雪向上攀登。

    尼泊尔的登山夏尔巴拉巴次仁也随着他一起向上攀登。对于登山者来说,耐力是非常重要的,但技术也同样不可缺少。搞长跑出身的阎庚华有着惊人的意志与登山的渴望。但也许正是渴望“害了他”,或许是那背后电视台的拍摄、那看直播的黑龙江人民以及电视台及企业赞助?不管怎样,老阎在5月21号这天失踪了……

    事后,拉巴次仁说:“我们与大本营失去联络以后,老阎决定21号上山,21号凌晨我们起床,大约在2点30分出发。那天风非常大,人在山上都站不住。我们在风中前进,大约在11点左右到达了珠峰的峰顶,我拿出摄像机想拍摄,可是天太冷了,大概有零下35度,所有设备都冻住不能动了,老阎带的摄像机也不能动,老阎在峰顶展开了三面旗帜。有中国国旗和黑龙江电视台台旗,还有一面旗,他还把一个金色的牌子用哈达包好放在了峰顶,还让我拍了许多照片。下来的时候,风特别大,因为背着许多摄像器材,我走得很慢,高山反应,我的眼睛也看不清。后来,不知道老阎什么时候就不见了,我骑着山脊,下到了8300米,已经是深夜里了,我找了个帐篷,用了别人帐篷里的一罐氧气,睡着了,直到尼玛把我叫醒,我才知道老阎还没有回来。”

    作为登山者,老阎看到的是乐观的一面:我可以在暴风雪中成功登顶,并能安全下撤,我作到这些是有可能的。于是,他登顶了,悲剧也发生了。“在阎庚华只身攀登珠峰的过程中,黑龙江电视台一直在跟踪拍摄,在近3个月的时间里,……弘扬了“挑战自我、跨越极限”的登山精神,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反响。这次直播开创了中国电视机构在这样的海拔高度现场直播的先河。实现了中国电视史上的突破……在这样的海拔高度做现场报道,在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没有先例,也实现了中国电视史上的突破。” 个人的意志还是被不够理性的媒体给扭曲了……

    2000年5月27日,阎庚华遗体被登顶成功的俄罗斯登山队员在海拔8750米左右的第三台阶上部发现。冰雪珠峰的梦想,还是让他没有放弃,他义无返顾地冲了上去。每个人都拥有梦想,但能将理想抑或梦想实践进行到底的人很少,老阎甚至最后以生命为代价实现了他的雪山珠峰的人生梦想,与他自己,这或许也并非糟糕的方式。回尼泊尔之前,拉巴次仁将一块喜马拉雅山水晶交给老阎的中国同伴,他说:“阎庚华不会死,洁白的雪峰一定会收留他。”

    不管怎样,阎庚华开了一个先河:让诸多中国业余登山者知道,登顶珠峰或许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而之后的连续几年,都有新的中国个人登山者登顶珠峰并且活着下来,象后来的僧人王天汉在2002年成为的第一个登顶珠峰并活着下来的中国民间登山者(他现在还俗了),之后还有。2004年更是达到高潮,在多名藏族队员、夏尔巴协助下,7、8名中国业余登山者登顶珠峰。之后这几年,不断有业余爱好者登顶珠穆朗玛峰。

    实际上,现在的登山者、媒体,恐怕大多数都已记不得老阎这个人了。

    或许,老阎并非因坏天气而去世,也并非因为自己,而是在那个年份,登山者所处的社会氛围还在一种有点盲目、有点狂热的气氛中。搁现在的时代,老阎应该会继续下去,活着进行他新的梦想……这是时代的悲剧。而从生死哲学上来讲,对于老阎自己,或许并非全然悲剧,毕竟他消失在了自己的梦想当中。

    那個时代,人们的诉求也简单,梦想也单纯甚至有点偏颇,而追求的方式也简单简陋。不是我们不知道,这世界变化快。如今,甚至在中国,登峰的世态已变得五花八门,但即使在中国,攀登的很多东西还显得很幼稚,无论是技术行为、还是思维驱动,不管怎样,总还算是在进步之中。

    挑战身体极限壮举/阎庚华 编辑

    ▲1983年,历时65天,从哈尔滨徒步长跑3150公里,跑到第5届全运会的举办地上海,创下了一项国内长跑纪录。

    1985年9月1日1986年1月14日,从黑龙江省最北边的小镇漠河出发,历时3个月又14天徒步长跑6200公里到达海南的天涯海角。

    ▲1986年4月18日—1986年7月16日,历时80天完成万里长城的长跑;成为徒步跑长城的世界第一人。

    ▲1987—1994年多次带队并参加国际铁人三项赛,取得一定成绩。

    ▲1996年,着手准备登珠峰,作为热身,先去天山登至3800米,又到博格达峰登上4000多米的第三峰,接着又去了慕士塔格登至5500米,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1996年6月24日,阎庚华离开哈尔滨,拉开独自攀登珠峰的序幕。9月19日,阎庚华按预定计划登上珠峰7000米高峰。

    ▲1999年5月,在体能、经验都具备的情况下,阎庚华冲击珠峰顶峰8848.13米,由于身体不适及气候原因,孤身登至8000米高峰后返回。

    ▲2000年3月2日,阎庚华在黑龙江电视台记者的陪同下再次从哈尔滨出发,向珠穆朗玛峰峰顶挑战,5月21日,阎庚华成功地独自登上珠峰。在下撤途中不幸遇难

    评价/阎庚华 编辑

    阎庚华:把生命融入珠峰

    在哈尔滨的一间十几平方米的陋室里,最醒目的便是挂在墙上的珠穆朗玛峰的巨幅照片,这是主人阎庚华夜夜都要梦想的地方。

    从严格意义上讲,42岁的阎庚华并不特别适合登珠峰:他的睡眠不好,这次登珠峰期间几乎每天都要靠安眠药来保证睡眠;他的高山反应非常强烈,甚至在大本营采访的记者也没有他那么严重。尤其令人惊诧的是,他最后是在天气骤变,根本没有向上攀登的可能的情况下登顶的,难怪珠峰大本营中的一位外国登山家感慨万千:他给世界登山界上了一课!

    阎庚华懂得探险不是冒险,他用了三年时间来完成冲顶壮举。每次上山前,他都要特地找到贡布,仁青平措这些富有经验的藏族登山家讨教,自己也不断总结、琢磨。去年登珠峰时他便“发明”了喝尿的绝招,回来后他曾对人说:“从上到7028米北坳营地后,我就每天喝一次自己的尿。山地气候干燥,夜晚睡觉经常被冻醒、渴醒,那时要喝水非常麻烦,而身体又需要补充养份,喝尿便成了一个有效的恢复手段。毕竟,人的尿液里有不少无机和有机物质,在那种困难情况下喝尿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其实,真正支撑他前行的还是那个魂系梦牵的理想,“老阎是一个把理想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人。”登珠峰向来都是团队结伴而来,可阎庚华偏偏要闯只身挑战的禁区。今年年初他便特地剪掉了一头伴他多年的长发,颇有削发明志的气魄。“其实他在临走时,我就隐隐觉得,这次他大概是不会回来了。因为这三年来,他的生活中、思想里,就只剩下珠穆朗玛峰了,他要是不登上珠峰,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好过。”阎庚华的哥哥阎庚辰说。

    “当初我们劝他不要做这么冒险的事,但他认准的事谁也拉不回来。这些年他每天早晨都要‘追逐’公共汽车来练长跑。为了提高体能,他从不吃米饭,只吃肉类食品。”这是父母眼中的阎庚华。阎庚华迷恋上极限运动是在80年代初,一本叫做《山野》的体育杂志令他爱不释手,渐渐地便心血来潮:“难道我们中国人不能从事极限运动?难道我不能闯出一片天地?”

    阎庚华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妻子与他离婚,去了美国。惟一的女儿一直跟姥姥过,父女俩很少有相见的时候。去年登到珠峰8000米的时候,泪流满面的阎庚华首先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今年他还答应回来后带女儿去公园玩。遇难前的第4天是他最后一次和家人通电话,话语非常简单:“妈,我就要从6500米营地出发冲顶了,我有路线图,别惦记我了。”知子莫如父,70岁的阎世林最能体慰儿子生存的艰难,“他一辈子吃了太多的苦,没有物质享受,还要忍受离异的痛苦和别人的不解、嘲笑。”在一些人的眼里,阎庚华是和另类、疯子,可他自己始终那么执著,在他的计划中登完珠峰还要走南北极,只要活着他就不想停下自己跋涉的脚步。阎庚华的漂泊注定了他生活的不如意,他每月只有300元工资,每次远行都要苦苦地寻求资助,最惨的一次他竟然穿了一双旅游鞋,兜里揣着几根黄瓜到了珠峰大本营……今年他得到了黑龙江电视台和一家企业的鼎力相助,准备对其冲击顶峰进行现直播。尽管由于天气原因这个计划放弃了,但与顶峰近在咫尺的阎庚华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当时他本来已经答应下撤,可最终理想还是让他别无选择地冲了上去。

    4月21日是阎庚华到达珠峰大本营的第6天,他和同行的人举行了一场特殊的仪式祭奠攀登珠峰遇难的英雄,而在短短的一个多月后他也成了人们祭奠的对象……

    阎庚华怀里抱着一只氧气瓶,生命停止在了珠峰8750米的高度,登山者在这么高海拔的地方遇难,遗体很难运下山,处理的最好办法是就地掩埋。珠峰恶劣的天气还没有结束,善后人员还需一段时间才能登至阎庚华遇难处,让他最终融入珠穆朗玛峰。[1]

    相关介绍/阎庚华 编辑

    2000年阎庚华珠峰山难

    孤身挑战珠峰的阎庚华处境危险

    跟随采访阎庚华登山行动,在海拔8000米处坚守了3天的黑龙江电视台记者陈小刚,晚上回到珠峰大本营。 陈小刚的到来,依然没能带来阎庚华的任何新消息,而且他也无法判断阎庚华

    ■相关新闻

    目前的处境。

    据此间人士分析,由于连续3天山上气候恶劣,加之前一段体力消耗较大,又在山上单独停留如此长的时间,阎庚华存在着滑坠和冻伤的极大可能,其处境极其危险。人们希望发生奇迹,能在未来几天内,当新一轮冲顶队员登到更高高度时,能够发现并营救到阎庚华。

    黑龙江电视台和阎庚华雇佣的尼泊尔高山协作人员拉巴坚增在高山营地身患脑水肿,被人背牛驮接到大本营。经黑龙江电视台、西藏登山协会驻大本营人员和加拿大医生的紧急抢救,他的病情已得到缓解。多吉占堆、薛文献

    阎庚华失踪已72小时

    昨晚11点珠峰大本营发来电子邮件阎庚华失踪已72小时

    正在珠峰的大学生登山队一切顺利

    本报记者王灏铮自珠峰大本营报道 这几天,珠峰大本营一直处在一种压抑的 气氛中,“老阎”是珠峰大本营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每支队伍,无论中外,都 在打听他的消息,他已经和大本营失去联系整整三天三夜了。

    ■现在,6500米的前进营地,7028米,7790米,8000米的营地均没有他的消息

    今天,由罗赛尔队带领的国际队将突击顶峰,大本营总联络官尼玛次仁已和他 们联络好,请他们在8300米营地寻找,并在沿途寻找。

    ■阎庚华出发时没带对讲机

    阎庚华是5月20日和大本营失去联系的。出发时没有带对讲机,他说太重了。在 大本营,几乎每个人都熟悉这个“老阎”,他喜欢去各个帐篷串门,聊天。谁都知 道,他来了三次珠峰,前两次都没有登顶,谁都知道,黑龙江电视台在直播他的登 山活动。

    ■在山上,失踪是一种含蓄的说法。大家都希望今天再不要听到他“失踪”

    chinaren大学生登山队的后勤李师傅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离开6500米时“老阎” 还在他的炊事帐篷里“吹牛”。李师傅拍着自己的铺位说:“就这么坐着,他压力 可大呢,怕自己不能成功。”李师傅和老阎同岁,都是41岁,那天晚上,他们还交 流过家里的事,李师傅的大孩子17岁,老阎的孩子12岁。

    那天是5月14日,阎庚华5月17日离开了6500米的前进营地。李师傅说,人不会 说没就没吧。大家都在这么想。1993年,珠峰也发生过这样的情况,现在的中国登 山队队长王勇峰也曾和大本营失去联系28小时,就在大本营准备发出失踪消息的时 候,他出现在8300米的营地。在山上,失踪是一种含蓄的说法,大家都希望阎庚华 也有好运气,希望今天不要听到他失踪的消息。

    ■曾跟随阎庚华的两个夏尔巴,一个已神志不清,一个身体虚弱

    从5月20日开始,不停的各种各样的消息在大本营传递。阎庚华身边有两个夏尔 巴,一个是40多岁的拉巴加参,一个是20多岁的拉巴次仁,均是黑龙江电视台为协 助拍摄雇用的。

    5月21日,不知什么原因,大拉巴从7790米狂奔下山,既没有带冰爪,也没有任 何个人装备,在7790米到7028米期间曾发生一次滑坠,得到了一位乌克兰登山家的 帮助,使他安全到达7028米。但在7028米的营地,他已经神志不清了。

    5月22日,联络官尼玛次仁派中国西藏高山探险协作人员培训中心的两名学员多 吉格桑和阿旺占堆赶上7028米营救大拉巴。据占堆讲,大拉巴在7028米已经奄奄一 息了,不能说,不能吃东西。

    昨天,尼玛次仁又派上去三名学生和11名牦牛工把大拉巴背下山。下午6∶30左 右,大拉巴回到大本营。黑龙江电视台已经给他准备了氧气和急救设备,加拿大登 山队的医生参与了紧急救援。19∶00,大拉巴睁开了眼睛,开始喝水,但还不能说 话。晚上9∶30左右,小拉巴也回到了大本营,记者见到他时,正在吃面条,但由于 身体虚弱,没有接受采访。 小拉巴是了解阎庚华行踪的关键。他曾在山上说,他和阎庚华在5月20日登顶。 登顶前一天,在8300米休整时,氧气用完了。登顶下撤时,他和阎庚华失去联系。

    ■还有十几支登山队伍在山上

    现在人们更关心上山的队伍了。还有十几支登山队伍在山上。其中一支是 chinaren中国大学生登山队,目前共有两名大学生和四名西藏登山队队员在海拔 6500米的前进营地,他们是北京大学学生陈科屹、西藏大学学生格桑,西藏队员嘎 亚、大齐米、加拉、多布杰,目前状况良好,今天将向海拔7028米突进,天气好, 明天向7790米突进。这两天,珠峰气候反常,每天有严重的高空风,山上风雪很大。 队长旺加表示,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实施登顶计划。

    另据专家分析,阎庚华生还的希望已经不大。

    ■阎庚华存在滑坠和冻伤的极大可能,处境极其危险

    新华社珠穆郎玛峰5月23日电(记者金吉占堆、薛文献)由于连续3天山上气候 恶劣,加之前一段体力消耗较大,又在山上单独停留如此长的时间,阎庚华存在着 滑坠和冻伤的极大可能,其处境极其危险。

    阎庚华生还希望渺茫 西藏体育局昨天发出通知紧急终止西藏登山

    本报记者 王灏铮珠峰大本营报道 昨天,西藏登山协会正式宣布,只身攀登 珠峰的黑龙江人阎庚华登顶后失踪。珠峰大本营总联络官尼玛次仁说,阎庚华失踪 的这几天天气极其恶劣,他基本上没有什么生还的希望了。

    根据多方资料,尼玛次仁确认阎庚华是登顶成功后下撤时失事的。据协同拍摄 登顶的夏尔巴拉巴次仁说,5月21日,他和阎庚华凌晨1点左右起床,化了点雪水喝 了,大约2点左右出发。早晨8点左右到达第二台阶(约海拔8600—8700米)。11点 到达顶峰。

    在顶峰,阎庚华把一块刻有“公元2000年5月,只身攀登珠穆朗玛峰,黑 龙江人阎庚华,特此留念”字样的金属牌用哈达包裹后放置峰顶,又展开国旗拍照。 拉巴次仁也拿出拍摄和转播装备准备工作,但当时峰顶温度大约有零下35度,机器 一拿出来就不能工作了。他帮阎庚华拍照后,阎庚华把相机塞进胸前的口袋。他们 在峰顶停留了大约20分钟。

    下撤时,夏尔巴拉巴次仁走在阎庚华的后面,在8600米左右,他出现了雪盲, 阎庚华消失在视线里。摸索回8300米营地时,拉巴次仁大喊阎庚华的名字,没有人 回应。

    阎庚华和大本营的最后一次通话是在5月19日11点左右。尼玛次仁嘱咐阎庚华天 气不好,不要登顶了。但尼玛次仁感觉,阎庚华不想多说一句话,他下定了登顶的 决心。他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要休息了。

    尼玛次仁说,阎庚华是在冒险。他心里一直把登上珠峰当做自己的梦想。阎庚 华连续来珠峰三次,就是要登上珠峰。每个月要和尼玛次仁通两次电话。直到今年 1月的一天,阎庚华电话里的声音是那么愉快,他说,赞助找到了,又可以来珠峰了。

    尼玛次仁在珠峰当了好几年的联络官,他说阎庚华是攀登者中最独特的一个。 在珠峰,阎庚华被人们称做“珠峰乞丐”。为了珠峰,他可以说是倾家荡产,他说, 最对不起的人是他的女儿,对于12岁的女儿,他的照顾和付出太少。

    黑龙江电视台新闻部关主任说,阎庚华在用自己的生命完成梦想。在哈尔滨, 他每天负重训练,从不间断,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珠峰。在珠峰大本营黑龙江电视 台转播点的上方有一块一人高的大石头,巴松乡来的石匠顿珠正在雕刻着这样几个 字:“公元2000年五月二十日中国第一个只身登上珠峰的黑龙江人阎庚华。”

    本报实习记者樊宏伟北京报道昨晚20点30分,记者终于拨通了阎庚华家人的电 话。阎庚华的大哥阎庚辰已知道弟弟自21日后就没有联系上的消息。这位曾入选过 1987年国家登山集训队的汉子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庚华可能出意外了”。

    阎庚辰对其弟登顶成功充满信心,“庚华离家时就曾对父亲说‘我这回一定登 顶’。而且我看过电视台在珠峰的直播,感觉庚华的身体状况非常好,只要不是天 气和地形原因,这次他应该能成功。”在话语中他也流露出对弟弟的担心,“庚华 临走时,我们就有准备,他还专门叮嘱父亲‘我备不住就与珠峰同在了’,但希望 不会发生。”

    记者王灏铮珠峰大本营报道记者昨晚获悉,西藏自治区体育局根据国务院 有关精神,下令终止在西藏境内的国内登山活动。由此ChinaRen2000中国大学生联 合登山队攀登珠峰的活动宣告终止。目前,大学生登山队已到达7028米,营地已建 到8300米,只待冲顶。

    由于目前和山上联系不上,队员们尚不知道此消息,与该队合作的西藏登山队 旺加队长将于今天派人上山通知他们撤营。如果一切顺利,队员将于近日撤回大本 营。

    去年五月二十日,阎庚华在珠峰五千二百米大本营处拍摄了这张照片, 今年冲顶出发前他将照片送给本报记者留念,并为照片题名“黄昏的珠峰”。

    孤身勇攀珠峰失踪多日的阎庚华遗体被发现

    每一天 11:51:11 6月1日

    新华网拉萨6月1日专电(记者多吉占堆、薛文献)攀登珠穆朗玛峰失踪多日的阎庚华,其遗体日前被登顶成功的俄罗斯登山队员发现。

    西藏登山协会珠峰总联络官尼玛次仁说,5月27日,俄罗斯莫斯科登山队登顶成功,他们在海拔8750米左右的第三台阶上部发现了阎庚华的遗体。遗体所在位置偏离下撤路线大约10米,根据这一情况可以断定,因遇暴风雪,阎庚华在下撤途中被冻死。

    阎庚华于5月21日在恶劣的天气下登顶,成为国内单人登上珠峰的第一人。不幸的是,他在下撤中失踪。救援人员又无法到达海拔8750米的高度,所以未能找到他的遗体。[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5-18
    [2]^引用日期:2011-05-1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12-25 04:14:00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