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防空作战

    与机械化时代的作战行动相比,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行动在作战主体、作战样式、作战维度以及作战手段、作战方式等上,都有了很大变化。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防空作战 地点: 朝鲜“三八线”以北
    时间: 1950年10月至1953年7月 结果: 战争中,志愿军高射炮兵共击落美机2335架,击伤7512架。
    交战各方: 中国人民志愿军 美国空军 相关事件: 抗美援朝战争

    目录

    战争简介/防空作战 编辑

    防空作战防空作战

    所谓新概念防空作战,是指由于新概念武器的研制,而在未来防空作战中可能出现,或在现代防空作战中尚处于试验阶段的作战行动,是与传统作战在样式、手段、方法以及杀伤机理、杀伤效果等方面大不相同,而目前又无法归类到已有理论体系中的所有“另类”作战行动的总和。也就是说,新概念防空作战是与传统防空作战相对而言的,是由于新概念防空武器的研制和使用而直接催生的作战方式。就新概念防空作战来说,目前在战场上广泛运用,并为大家所熟悉的作战样式、作战行动都是旧概念作战或传统作战。

    战争历史/防空作战 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防空军)为主体,有海军航空兵、高射炮兵及其他防空力量参加,为保卫国家领空和重要目标的安全所进行的作战。

    防空作战防空作战

    打击台湾国民党军和美国空军飞机对大陆沿海地区的轰炸、窜扰活动国民党政府溃逃台湾后,经常派飞机对大陆沿海地区包括上海、杭州、南京、广州等城市进行轰炸、扫射。

    1949年 10月~1950年2月,仅上海市即遭空袭26次。 当时,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全力创办航校培训飞行员,只在北京有1个刚刚组建的飞行中队。中国政府遂商请苏联政府协助防空。

    1950年 2月~1951年7月,苏联空军1个混合航空兵集团和11个歼击航空兵师先后到中国,分驻上海、徐州、沈阳、北京、广州等地,并在上海、杭州和徐州地区上空击落国民党空军飞机5架,使国民党空军在这些地区的轰炸活动有所收敛。

    1950年 10月,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第4混成旅仅组建4个月,就接替了苏联空军在上海地区的防空任务。尔后,又相继组建了一批航空兵部队,部署在主要城市附近。与此同时,地面防空力量也有所发展。

    1950年 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司令部成立,下辖2个高炮师、16个高炮团和部分雷达探照灯部队。为便于组织作战协同,中央军委分别于1951年1月和1952年3月作出全国防空由防空司令部统一组织指挥的决定。以重点城市为中心的防空体系雏形开始形成。

    1951年 ~1953年朝鲜战争期间,中国东北地区的防空是与抗美援朝同时进行的。此间,上海、青岛地区主要防空任务是打击美国和国民党空军飞机入陆骚扰。

    1952年 9月20日,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在上海地区击落美国空军B-29轰炸机1架,这是在国土防空作战中航空兵取得的首次战果。但是,在浙江、福建和广东东部地区,只有福州、厦门、汕头等城市周围有少量高射炮部队,防空力量比较薄弱。

    1954年 初,人民解放军空军已发展到28个航空兵师。随着东南沿海岛屿的相继解放,歼击航空兵部队的部署逐渐南移,迫使国民党空军飞机的窜扰范围收缩到浙江省的路桥、衢州一线以南。在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掩护不到的福州厦门、汕头地区,国民党空军飞机的轰炸活动有增无减,尤其是1954年开始炮击金门和1955年收复一江山岛后,国民党空军飞机多次集中对这些地区进行报复性轰炸。人民解放军高射炮部队与国民党空军飞机的轰炸进行了十分激烈的斗争。仅驻守厦门的高射炮团在1954年9月的26天中,就击落国民党空军飞机12架,有效地保卫了城市和军事设施的安全。

    防空作战防空作战

    1955年 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司令部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部,防空部队成为一个独立的军种。

    1957年 5月防空军与空军合并,防空作战形成空、防合一的指挥体制。

    1956年 ~1957年,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部队进驻浙江省路桥、广东省惠阳、江西省新城等地。至此,歼击航空兵的作战半径,闽东北可达烽火列岛,粤东可达汕头附近,沿海只剩500公里地段无歼击航空兵掩护。

    1956年 空军航空兵部队在夜间连续击落国民党空军飞机2架、美军飞机1架。其中6月23日在江西省境内击落国民党空军B-17飞机1架,是国土防空作战中空军航空兵在夜间第一次击落敌机。

    1958年 7月,国民党政府为策应美、英入侵中东,在台湾海峡制造紧张局势,经常派飞机到东南沿海地区骚扰。根据中央军委指示,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部队隐蔽地转至福建省连城、漳州、龙田、福州和广东省汕头等地,与国民党空军展开夺取制空权的斗争。经过3个月的激战,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部队共击落击伤敌机23架,夺取了福建、粤东地区的制空权。

    1956年 后,国民党空军飞机多在暗夜、低空和复杂气象情况下出动。当时,人民解放军空军还没有带雷达的飞机,夜间作战全靠飞行员目视发现目标。

    1957年 11月20日,国民党空军1架B-17飞机乘暗夜飞越大陆九省,长达9小时未遭打击。对此,党和国家领导人极为重视。毛泽东主席指示:全力以赴,务歼入侵之敌。人民解放军空军提出了防空作战实行首长“专责制”、“一号班”上阵等措施,并调整了夜间战斗值班兵力,增配了雷达,装备了夜间作战飞机并改进了机载雷达的低空作战性能,使夜间作战条件得到明显改善。

    1959年 5月29日,空军部队第一次使用装有雷达的截击机,在暗夜、复杂气象条件下击落国民党空军B-17飞机1架于广东境内。时隔9个月后,国民党空军改用

    防空作战防空作战

    P-2V型飞机继续入陆侦察。这种飞机低空性能好,速度小,可施放有源和无源干扰,行动十分诡秘;人民解放军的歼击机和高炮很难对其捕捉目标和实施攻击。为此,空军航空兵采用隐蔽出动、突然接敌;在截击机上加装照明灯,用两架飞机组成照明攻击编队;轰炸机上加装截击雷达等一系列措施。高射炮部队也以部分兵力在P-2V飞机可能进出大陆的地点和主要航路检查点机动设伏。

    1961年 11月6日夜,在辽东半岛设伏的高射炮部队在探照灯部队的配合下,首次击落国民党空军P-2V飞机1架。机上国民党空军“技术研究组”13人毙命。7个月后P-2V飞机更新了回答式干扰设备,恢复窜扰活动。人民解放军以罗瑞卿总参谋长提出的“海底捞针、总不死心”为防空作战的指导思想,空军航空兵实行“一员挂帅、三员协同”的作战指挥制度和“三人对六面”的战后讲评制度,充分发挥了指挥员的核心领导作用和飞行员、地面领航员、雷达操纵员的积极性。海军航空兵在作战中成功地运用了前机投照明弹,后机实施目视攻击的战术。这些都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1963年 6月20日和1964年6月11日夜,空、海军航空兵分别击落P-2V飞机各1架。

    1957年 国民党空军开始使用高空飞机对大陆纵深地区进行战略侦察。

    1958年 2月18日,1架进入山东半岛地区的RB-57A飞机在1500米高空被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击落后,改由美国飞行员驾驶U-2飞机入侵中国内地侦察。在中国政府多次抗议下,国民党当局又改令其空军使用美国提供的RB-57D飞机,窜犯大陆纵深地区,活动范围除新疆、西藏外遍及全国。这种飞机一次飞行能获取长3500公里、宽70公里地幅的地面目标资料,飞行高度2万米左右,在当时的歼击机和高射炮作战高度以上。中央军委遂决定从苏联进口地空导弹参战。

    1958年 10月,人民解放军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开始组建,1959年9月担负作战任务,10月7日在北京地区击落国民党军RB-57D飞机1架,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使用地对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先例。此后,国民党空军对大陆的高空侦察间断了两年三个月之久。

    1962年 1月,国民党空军使用U-2飞机恢复入陆窜扰。人民解放军空军以仅有的几个地空导弹营在全国机动设伏,至1967年9月又先后击落U-2飞机5架。

    国民党空军从1960年起,使用先进的RF-101战术侦察机低空飞越台湾海峡,入陆后低空或跃升到高空对沿海地区进行大速度照相侦察。雷达难以发现,高炮也来不及射击。人民解放军驻东南沿海部队制定了一套“以快制快”的战法,经强化训练后做好了充分准备。

    1961年 8月2日,严阵以待的空军高射炮部队,将1架低空大速度飞至福州机场上空侦察的国民党军RF-101飞机击落。此后,RF-101侦察机改变活动方式,继续进入大陆沿海一线侦察,其中十几次遭拦截,被迫回窜。

    1964年 12月,人民解放军空军在福建和粤东地区指定部分航空兵部队组成专门打RF-101飞机的作战分队,构成了汕头至福州一线的拦截面。1965年3月~1967年1月,空、海军航空兵先后击落RF-101飞机2架、F-104飞机1架。

    1968年 以后,国民党空军飞机深入大陆沿海和纵深地区的各种侦察、窜扰活动被迫停止。

    防空作战防空作战

    1964年 越南战争爆发后,美国飞机在对越南北方实施轰炸的同时,经常派战斗机和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侵入中国的中南、西南边境地区。还在海南岛地区上空向担负警戒巡逻任务的人民解放军海军飞机发射导弹。面对挑衅活动,人民解放军坚决予以还击。

    1964年 8月~1968年11月,共击落美国战斗机12架、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20架。1969年以后,国民党军为继续对大陆进行骚扰,利用高空西风带向大陆施放大量悬挂侦察装置或心战物品的空飘气球。人民解放军航空兵部队每年都击落空飘气球若干具。

    1979年 人民解放军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越南空军飞机入侵广西云南边境进行侦察的事件时有发生。

    1984年 3月和1987年10月,人民解放军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在广西分别击落、击伤越南米格-21飞机各1架。


    现代空袭兵器特别是精确制导武器以及各种“软”、“硬”杀伤(防护)手段的迅猛发展,使得防空作战面临着一系列新的严峻挑战。由此出发,以盾克矛的防空作战开始寻求突破,使自身呈现出不同以往的发展趋向。
    [1]

    发展趋势/防空作战 编辑

    作战重点

    作战重点由单一防空向防空防天一体转变。时下,随着航天技术的飞速发展,外层空间已成为继陆、海、空之后的第四维战场。防空作战不仅要防飞机、巡

    防空作战防空作战

    航导弹等各种空中来袭目标,而且还要拦截来自外层空间的洲际导弹、中远程弹道导弹,今后还可能要抗击太空武器的直接威胁。在此情况下,防空作战的重点不得不由过去的单一防空向防空防天一体化转变。目前,世界各主要国家都在加紧建立由雷达预警机、预警卫星等组成的立体防空预警系统,在防空作战的指导上,也积极转向强调防空防天一体化。如,美国空军在其“全球到达,全球打击”战略中,始终强调不但要在空中,而且要在空间范围内实施作战,并把美国空军改造成为一支空天相兼的作战力量。

    作战空间


    作战空间由有形空间向无形空间拓展。现代条件下,由于大量高新武器装备运用于战场,大大延拓了作战的相关空间,使战场空间的内涵和外延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防空作战不仅存在于空、天这些有形的“物理空间”,还将渗透到信息、网络、心理等无形的“抽象空间”之内。而且,由于大量信息化武器装备的运用,信息在战场制权争夺中地位的凸显,无形战场空间的争夺将成为左右防空作战成败的关键环节。可以说,在信息化条件下,无形战场中的制信息权超越了有形战场中的制空权,成为未来战场上最重要的制权形式。有了制信息权,制空权才有意义,防空作战也才能取得胜利。这已为近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的实践所反复证明。

    作战样式


     

    防空作战防空作战

    作战样式由区域静态向动态联合方面过渡。近几场局部战争表明,现代空袭是全方位的、大纵深的,战场边界几成无限,打击的目标不仅有军事目标,也有重要的经济目标。并且,在实战中,为了争取信息优势,空袭一方往往采用各种战术和技术手段,以达成空袭的突然性。同时,远程精确制导技术的发展,使空中打击行动不仅可进行临空轰炸,还可遂行非接触式空袭。

    这些新的变化,使得过去那种区域静态的被动防空模式面临严峻挑战,“大区域动态联合”的主动式防空应运而生。这种防空模式就是在目标防空、区域防空的基础上增强防空部署的机动性和灵活性,在更为广泛的区域内,组织实施由诸军兵种防空力量参加的动态联合防空作战,改变过去区域防空围绕某一地区层层设防的做法,通过统一组织防空兵力,形成一个反应迅速、软硬兼备、攻防并举、运转灵活的防空作战体系,以充分发挥诸军兵种防空力量的整体威力。同时,通过战前和战中适时的兵力火力机动,实现防空部署的以动制动,创造出有利的作战态势。

    作战体系


    作战体系由单纯防御向攻防兼备发展。防空作战本身具有被动性,其特点是无险可守,位置相对固定,目标隐蔽困难,且要在广阔的天空中搜索、发现对方,然后再组织一系列作战行动。加之现代空袭兵器远距和隐蔽的突防能力迅速提高,单纯从“防”的角度来找对策,现有防空兵器的防御能力已相形见绌,很难达到有效抗击的目的。有鉴于此,近年来,“攻防兼备”型的攻势防空成为世界各主要国家军队的第一选择。像美军、俄军等近年来就不断完善“攻防兼备型”的防空体系,在将空中防御、太空防御结为一体的同时,十分强调通过空中或地面进攻来积极打击对方空袭兵器等,以便从根本上达成防空作战的目的。[2]

    特点分析/防空作战 编辑


    与以往的防空作战相比,新概念防空作战具有以下几个鲜明的特点:

    防空作战防空作战


    新概念防空作战内涵非常丰富。新概念防空作战之所以称为“新概念”,是因为它产生的物质基础是新概念防空武器,没有新概念防空武器也就没有新概念作战。所谓新概念防空武器,是指目前尚处于研制、探索或试验之中,与传统防空武器相比,在基本原理、杀伤破坏机理和使用方式上都有显著不同的所有高技术武器,而不是专指某一类兵器

    从目前世界各国的研究情况看,主要包括定向能武器、动能武器、等。这些武器无论是在杀伤机理,还是攻击目标、使用范围等方面都各有特点,涵盖了未来防空作战的多个领域。如定向能武器,既可用于对敌各种航天器、航空器以及战略、战役和战术导弹进行“硬”摧毁,又可用于对各种电子目标进行“软”杀伤;既可用于天基、空基作战,也可用于地基作战;同时,如果控制定向能的发射能量,还可用于对敌方人员进行暂时失能的非致命攻击等等,一件武器就具有多种作战效能、多种作战目标、多种使用方式。因此,新概念作战是一系列新的作战行动或样式的集合,而不是特指某一种作战样式。

    新概念防空作战与传统防空作战具有本质的区别。新概念防空作战与传统防空作战的巨大差别,是由新概念防空武器与传统防空武器不同的作用原理决定的。新概念防空武器是近几年在新技术的助推下产生的,是创新思维与现代高技术相结合的产物,它不是在传统防空武器的基础上进行的更新换代,而是断代性的跨越。

    传统防空武器的基本功能是依靠机动力和火力去杀伤敌人,不管怎样提高这些防空武器的性能,其能量释放仍不外乎上述两个因素而已。虽然,目前防空武器装备的作战范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广大空间,破坏力也达到了相当的程度,打击精度更是圆了人们“指哪打哪”的梦。但对于新概念防空武器而言,这些防空

    防空作战防空作战

    武器都属于“夕阳”防空武器。其原因并不完全在于科技含量的高低,而是因为这些防空武器是传统思维的结果。经过多年的努力和发展,传统防空武器的效能已经达到或接近其物理极限,按照传统思维方式要继续提高其性能难度极大,必须另辟蹊径,进行创新性的研究。

    新概念防空武器应运而生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代表了未来防空武器装备的发展方向。新概念防空武器不再是对现有防空武器装备的深入挖潜,而是通过创新性的思维方式,改变防空武器的作用机理而极大地提高防空武器的杀伤力、破坏力。它与传统防空武器相比,在基本原理、杀伤破坏机理和使用方式上都有显著的不同。因此,新概念防空武器这种断代性的跨越,决定了新概念防空武器在作战效能方面的飞跃,也必然导致未来防空战场的革命性变化。

    新概念作战是一个相对的、动态的概念。“新”“旧”是相对而言的,昨天的“新”就是今天的“旧”,而今天的“新”可能就是明天的“旧”。就像火炮相对于冷兵器时代的大刀长矛是新概念武器,在今天则成为传统武器一样,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今天威力巨大的动能武器,必将日趋成熟并得到广泛的战场应用,同时,反新概念防空武器或方法也必然会出现,从而使这些新概念防空武器失去“撒手锏”作用,继而转化为传统武器。但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新”的新概念武器又将出现。历史证明,谁能最先将新概念武器运用于战场,谁就能取得最大的作战效益和战场主动权。 [3]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7-07
    [2]^引用日期:2010-07-07
    [3]^引用日期:2010-07-07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