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曼

编辑词条
点击认领

陆小曼(1903年-1965年),女,江苏常州人,出生于上海。又叫陆眉,别名小眉、小龙。父亲陆定原是财政部的赋税司司长。她是个画家,师从刘海粟陈半丁贺天健等名家。陆小曼1922年和王庚结婚,1925年离婚;1926年与徐志摩结婚。她擅长戏剧,曾与徐志摩合作创作《卞昆冈》五幕话剧。她谙昆曲,也能演皮黄,写得一手好文章,有深厚的古文功底和扎实的文字修饰能力。陆小曼母亲的话来说是“小曼害死了志摩,也是志摩害死了小曼”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如果徐志摩没有与陆小曼结婚,不需要为了金钱四处奔波,他也许不会离开前任妻子张幼仪,就能得到家人的经济上的接济,不需要那么劳累,更不会死于飞机失事;同样道理,陆小曼不离开王庚的话,她也必定是个富太太无疑。

编辑摘要
中文名: 陆小曼 别名: 小眉,小龙,冷香人,蛮姑 陆眉
籍贯: 江苏常州 出生地: 上海
性别: 民族:
国籍: 中国 出生年月: 1903年9月19日
去世年月: 1965年4月3日 职业: 文学 作家 艺术 戏剧 文学 翻译家
毕业院校: 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北京女子中学,北京圣心学堂 代表作品: 《哭摩》、《遗文编就答君心》等散文;日记《爱眉小札》;和徐志摩创作话剧《卞昆冈》;出演《春香闹学》、《思凡》、《汾河湾》、《贩马记》、《玉堂春》等剧;曾译意大利戏剧《海市蜃楼》、《泰戈尔短篇小说选》、艾米丽·勃朗台的自传体小说《艾格妮丝·格雷》

目录

陆小曼 - 成长经历

早起经历

陆小曼陆小曼
1903年农历九月十九生于上海南市孔家弄,籍贯常州
1908年(6岁)在上海上幼稚园。
1909年(7岁)随母亲赴北京依父度日。
1910年(8岁)就读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附属小学。
1912年(10岁)就读于北京女中。
1918年(16岁)入北京圣心学堂读书。
1920年(18岁)精通英文和法文,被北洋政府外交总长顾维钧聘用兼职担任外交翻译。
1921年(19岁)开始名闻北京社交界。[1]

职业经历

1927年(25岁)1月 因江浙战争起,与徐志摩转上海定居,并与翁瑞午相识。 3月 与徐志摩回硖石扫墓,并与徐志摩、翁瑞午游西湖。 12月6日 出演《玉堂春——三堂会审》,任苏三一角。同时受《福尔摩斯小报》污蔑困扰[2]
1928年(26岁)7月陆小曼 与徐志摩合著的〈卞昆冈〉发行。 夏与徐志摩、叶恭绰共游西湖。
1929年(27岁)参与中国女子书画会的成立筹备工作。 5月 接待泰戈尔。 6月 与翁瑞午等人游“西湖博览会”。
1931年(29岁)从贺天健和陈半丁学画,从汪星伯学诗。
1933年(31岁)整理徐志摩的《眉轩琐语》,在《时代画报》第三卷第六期上发表。清明独自一人到硖石给徐志摩扫墓。
1936年(34岁)加入中国女子书画会。
1941年(39岁)在上海大新公司开个人画展。
1956年(54岁)4月 受到陈毅市长的关怀,被安排为上海文史馆馆员。入农工民主党,担任上海徐汇区支部委员。
1958年(56岁)成为上海中国画院专业画师,并参加上海美术家协会。
1959年(57岁)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 被全国美协评为“三八红旗手”。
1965年(63岁)4月3日 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
1988年,由陆小曼的堂侄——台湾的陆宗出资,在苏州东山华侨公墓建造了纪念墓,墓碑上书“先姑母陆小曼纪念墓”,墓上还有一张陆小曼年轻时的相片,旁边是陆小曼父亲陆建三、母亲吴曼华的纪念墓 。

陆小曼 - 家世背景

陆小曼的祖先原在常州樟村,即晋陵(常州)樟村陆氏宗祠(今常州戚墅堰区丁堰),为书香门第,后定居市内白马三司徒。白马三司徒即今常州天宁区白马巷,陆小曼常回故乡省亲看望在白马巷71-3的舅舅吴安甫表弟吴一鸣。清咸丰、同治年间,陆小曼祖父陆荣昌因避“长毛”(即太平天国)之乱迁居上海,陆荣昌之陆荣俊则迁居到武进僻壤的埠头镇(今常州武进区湟里镇,又名杨柳埠)。  

陆小曼陆小曼

父亲陆子福(1873-1930),字厚生,改名为陆定。陆定,又字静安,号建三,晚清举人,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历任司长、参事、赋税司长等二十余年,是国民党员,也是中华储蓄银行的主要创办人。

母亲吴曼华,小名梅寿,是常州白马三司徒中丞第吴耔禾之长女,上祖吴光悦(常州吴氏中丞第的主人),做过清代江西巡抚。她多才多艺,更擅长一手工笔画,陆小曼嗜画,受其母亲影响至深。“小曼”两字也来源于母亲。

陆小曼前后还有八个兄弟姐妹全都不幸夭折,父母更是将万千宠爱都给予她一身。

陆小曼 - 婚姻生活

1922年(20岁)离开圣心学堂,与王赓结婚。
陆小曼陆小曼

1924年(22岁)出演《春香闹学》,结识徐志摩,并与之恋爱。 年底 翻译意大利戏剧《海市蜃楼》。
1925年(23岁)年初 与徐志摩进入热恋,8月 拜刘海粟为师学画。年底 与王赓离婚。
1926年(24岁)8月14日 与徐志摩订婚。10月3日在梁启超的证婚下,陆小曼与徐志摩在北京北海公园举行了婚礼。10月 与徐志摩南下上海。11月 与徐志摩在硖石小住。
1931年(29岁)11月19日徐志摩乘坐的飞机失事去世,时是36岁。留下的唯一完整的遗物,是陆小曼的一幅山水画卷。[3]
1938年(36岁)徐志摩去世七年之后,开始与翁瑞午同居[4]
陆小曼陆小曼

陆小曼 - 文化影响

戏剧

她与徐志摩合作创作《卞昆冈》五幕话剧引起很大反响。她又很能演戏,谙昆曲,也能演皮黄,曾出演《春香闹学》、《思凡》、《汾河湾》、《贩马记》、《玉堂春》等剧,在北京和上海名动一时。她能写小说。曾与王令之合作改编了列国志故事《河伯娶妇》;她写的小说《皇家饭店》描写细腻,技巧新颖。

文章

她写的《哭摩》、《遗文编就答君心》等散文,哀怨清丽,人们争相传阅。她与徐志摩分离时互写的日记《爱眉小札》,极尽缠绵相思之苦,文笔优美淡雅含蓄,非浮躁华丽文字可比拟。

诗词

她的古体诗和新诗都写得很出色,目前存世的诗歌虽不过十多首,也已能充分显示她深厚的古文功底和扎实的文字修饰能力。

翻译家

早期年轻时在外交部任口头翻译,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来华时住在徐志摩家,她任翻译。晚年从事文字翻译,曾译意大利戏剧《海市蜃楼》、《泰戈尔短篇小说选》、艾米丽·勃朗台的自传体小说《艾格妮丝·格雷》。

画家

她师从刘海粟、陈半丁、贺天健等名家。1936年参加了中国女子书画会,1941年在上海开个人画展,晚年被吸收为上海中国画院专业画师,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曾参加新中国第一次和第二次全国画展。有人评价她的画说:“陆小曼的画不是最好,但最有名。”傅抱石评价晚年的陆小曼是这样说的:“陆小曼真是名不虚传,堪称东方才女,虽已年过半百,风采依旧。”[5]

陆小曼 - 代表著作

《小曼日记》,《卞昆冈》(与徐志摩合著),《哭摩》等。

陆小曼 - 个人作品

怀念志摩

哭摩
徐志摩死后,陆小曼不再出去交际。陆小曼对徐志摩的思念之情,我们还可以从她在徐志摩死后的几篇文章中看到。在徐志摩死后一个多月,陆小曼写了《哭摩》,这篇文章写得情真意切,悲伤痛苦跃然纸上:“我深信世界上怕没有可以描写得出我现在心中如何悲痛的一枝笔。不要说我自己这枝轻易也不能动的一枝。可是除此我更无可以泄我满怀伤怨的心的机会了,我希望摩的灵魂也来帮我一帮,苍天给我这一霹雳直打得我满身麻木得连哭都哭不出来,混(浑)身只是一阵阵的麻木。几日的昏沉直到今天才醒过来,知道你是真的与我永别了。摩!慢说是你,就怕是苍天也不能知道我现在心中是如何的疼痛,如何的悲伤!从前听人说起“心痛”我老笑他们虚伪,我想人的心怎么觉得痛,这不过说说好玩而已,谁知道我今天才真的尝着这一阵阵心中绞痛似的味儿了。你知道么?曾记得当初我只要稍有不适即有你声声的在旁慰问,咳,如今我即使是痛死也再没有你来低声下气的慰问了。摩,你是不是真的忍心永远的抛弃我了么?你从前不是说你我最后的呼吸也须要连在一起才不负你我相爱之情么?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是要飞去呢?直到如今我还是不信你真的是飞了,我还是在这儿天天盼着你回来陪我呢,你快点将未了的事情办一下,来同我一同去到云外优游去吧,你不要一个人在外逍遥,忘记了闺中还有我等着呢!”
陆小曼在徐志摩在世时是不大写东西的,但天天和志摩在一起,无形之间便受了他的文学上的熏陶,她的这篇《哭摩》浓丽哀婉,文风直逼志摩,可以说对志摩是个最好的怀念。
挽联
1932年,在海宁硖石召开了徐志摩的追悼会,陆小曼因为公公徐申如的阻止,没有能到海宁硖石参加追悼会,她作为遗孀送了一幅挽联:
多少前尘成噩梦,五载哀欢,匆匆永诀,天道复奚论,欲死未能因母老;
万千别恨向谁言,一身愁病,渺渺离魂,人间应不久,遗文编就答君心。
相思诗
1933年清明,陆小曼独自一人来到硖石,给徐志摩上坟,这是陆小曼第五次到海宁硖石,也是最后一次。陆小曼没有再到她与志摩婚后小住的“香巢”中去,那是徐家的房产,她无福消受,她也不愿再去那一块让她甜蜜而又令她伤心的地方。她站在东山万石窝前,远远地望着那一幢中西合璧的红色砖瓦房子,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从硖石归来后,陆小曼作诗一首:
肠断人琴感未消,此心久已寄云峤:
年来更识荒寒味,写到湖山总寂寥。

陆小曼 - 遗文编就答君心

在给徐志摩的悼词中,陆小曼明确表示活下去的原因是“因母老”,而活下去要做的则是“遗文编就答君心”。她觉得志摩的诗文是全社会的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出版志摩的作品是对他最好的怀念。1931年11月,就在徐志摩去世后大约10天,赵家璧因为想早些把志摩的遗作《秋》出版,就找陆小曼要一张徐志摩的照片放在扉页。陆小曼非常欣慰,当即提供了照片并称将继续整理志摩的遗作出版。11月底,在赵家璧的努力下,《秋》作为上海良友图书公司的《一角丛书》第13种出版,也是最早出版的徐志摩遗作。
1931年12月,陆小曼应邵洵美相邀,为徐志摩遗作《云游》作序。她写道:“又谁能料到在你去后我才真的认真的算动笔写东西,回忆与追悔变将我的思潮模糊得无从捉摸……”《云游》于1932年7月由上海新月书店出版,署名陆小曼编。
1933年,陆小曼整理了徐志摩于1926年8月至1927年4月写的《眉轩琐语》,在当年的《时代画报》第三卷第六期上发表,后来《眉轩琐语》收在陆小曼1947年所编的《志摩日记》里。
1936年,徐志摩过世第五个年头,在陆小曼的努力下,《爱眉小扎》由良友图书公司出版。《爱眉小扎》是徐志摩和陆小曼两人相爱的心声,那一封封信,浓艳温柔、妩媚动人。陆小曼在序中表达了她的心愿:“今天是志摩四十岁的纪念日子……为了纪念这部日记的出版,我想趁今天写一篇序文,因为把我们两个入呕血写成的日记在今天出版,也许是比一切世俗的仪式要有价值有意义得多。”
《爱眉小扎》分小曼序、,爱眉小扎、志摩书信、小曼日记四个部分收录内容为徐志摩在1925年8月9日——31日,1925年9月5日——17日的日记;《志摩书信》收录内容为徐志摩在1925年3月3日——5月27日写给陆小曼信件;《小曼日记》收录陆小曼在1925年3月11日至7月11日期间写的日记。这部书在当时的销量不错。
陆小曼共对《爱眉小扎》做过三次序:一次是发表在1934年第38期《论语》刊上;第二次就是1936年良友图书公司在上海出版《爱眉小扎》单行本是作的序;第三次是1943年2月桂林良友复兴图书公司出版重排本时所作。这样,我们对《爱眉小扎》有几个版本有了了解,也可以了解陆小曼为之所做的努力。
陆小曼一直想给徐志摩出个全集,她与赵家璧收集整理,于1935年10月大致编好稿子。陆小曼发出的志摩日记征求信,反应不高,因为徐志摩的朋友多把他的死怪到小曼头上。当时他们议定、由赵家璧所在的良友图书公司出版。但胡适认为应该改交商务印书馆,陆小曼听从了他的建议。但在“八一三”事件中与商务印书馆失去了联系。陆小曼遭到沉重打击,她写到;“我怀着一颗沉重的心回到家里,前途一片渺茫。志摩的全集初度投入了厄运,我的心情也从此浸入了忧愁中。”
1946年,赵家璧与汪德祖去看望陆小曼,她一见到他们就流下了眼泪,后悔听胡适的话。他们决定继续努力。陆小曼后来找到了徐志摩1918年的《西湖记》,1926年至1927年《眉轩琐语》,连同志摩亲笔题名的《一本没有颜色的书》,加上原来已出的《爱眉小扎》和《小曼日记》,共五个部分,总题为《志摩日记》,于1947年3月由晨光图书出版公司出版。小曼在序中再次表达了她的心愿:“我决心把志摩的书印出来,让更多的人认识他,记住他……只要我能完成上述志愿,那我一切都满足了。”
1954年,徐志摩全集的稿子终于找到,陆小曼欣喜若狂。她一直保留稿子清样至临终时分。

陆小曼 - 领导关怀

陆小曼对军阀、政客尤其厌恶,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她对国民党的腐败统治更是反感。抗战期间,陆小曼没有离开过上海,也没有与“敌伪”来往。她坚持了一个正直、爱国的中国人立场。新中国成立后,对于陆小曼来说,可谓获得了重生。她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她认为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才能有光明的前途。那时,她已年近半百,但是她决心抖擞精神,离开病榻,走出卧室,为国家、为人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陆小曼也得到了党和政府领导人的关怀。说来也巧,1956年,在上海美协举办的一次画展中,有陆小曼的一幅作品参加展出。有一次,陈毅去参观,看到画上署名“陆小曼”,就问身边的人:“这画很好嘛!她的丈夫是不是徐志摩?徐志摩是我的老师。”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陈毅诧异沉寂多年的陆小曼居然还在,并且画如此出色的画,又问知陆小曼就住在上海,生活无着。陈毅就说:“徐志摩是有名的诗人,陆小曼也是个才女,这样的文化老人应该予以照顾。”不久,陆小曼被安排为上海文史馆馆员,虽然是个虚职,但每月至少有几十块钱可拿,使她有了最低生活保障,也给了她鼓舞和信心。
《上海文史馆馆员录》上是这样记载的:
陆小曼(1903-1965),别名小眉,女,江苏常州人,1956年4月入馆,擅长国画。专业绘画和翻译。当年,她加入了农工民主党,成为徐汇区文艺支部委员。后来,上海画院又吸收她当了画师。1959年,她当上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
1964年秋10月,陆小曼住进了医院,主要是肺气肿和哮喘。中秋节那天,赵清阁买了几个月饼给她,她的鼻孔内插着氧气管,憔悴不堪。她气喘吁吁地对赵清阁说:“难为你想到我,今年我还能吃上月饼,恐怕明年就……”过一会儿,她又低声说:“我的日子不会多了!我是一个无牵无挂、家徒四壁的孤老,是解放救了我,否则我早死了,我感激共产党。”果不出小曼所料,入冬她的病沉重了。勉强挨到1965年的暮春,她终日咳嗽不止,人益发消瘦了,有一天,赵清阁又去看她,应野平也在座。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不会好了,人家说63是一个关口……最近我常常梦见志摩,我们快……快重逢了!”应野平安慰她说:“别迷信!你太爱胡思乱想了。”过了一会儿,赵清阁询问道:“有什么事要我替你做吗?”她断断续续地说:“我……我希望在死后能和志摩合葬,你……能不能办到?”赵清阁为了安慰小曼,不假思索地说:“我尽力想办法,你现在养病要紧。”陆小曼笑着连连道谢,赵清阁的承诺使她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陆小曼 - 遗愿成憾事

陆小曼住院时,隔壁病房正好住着朋友兼老师刘海粟。两人在病房里碰到,真是感慨万千。他们聊起了已经遥远的往事,聊起了在地下已经三十余年的志摩,聊起了当年的那些朋友。
临终前几天,陆小曼嘱咐堂侄女陆宗麟把梁启超为徐志摩写的一副长联以及她自己的那幅山水画
陆小曼成为慰劳会戏剧骨干时的照片
陆小曼成为慰劳会戏剧骨干时的照片
长卷交给徐志摩的表妹夫陈从周先生,《徐志摩全集》纸样则给了徐志摩的堂嫂保管。1965年4月3日,一代才女、旷世美人陆小曼在上海华东医院过世,享年63岁。在陆小曼灵堂上,只有一副挽联,跟徐志摩死时几十副挽联并列的壮观情形不可同日而语。因为陆小曼过世的时候,已是“文化大革命”的前夕,山雨欲来风满楼,文人尤其敏感,觉出气氛不对,不知未来会是什么结局,谁也不想落下额外的文字冤孽,多添麻烦。灵堂上唯一的一副挽联是由王亦令撰、乐亶写的:
推心唯赤诚,人世常留遗惠在;
出笔多高致,一生半累烟云中!
起初,她的骨灰一直未安葬,暂寄在某处。当时只有陆小曼的表妹吴锦约人一起去骨灰盒寄存处凭吊过。不久就“文化大革命”了,被林彪、“四人帮”操纵的造反派和红卫兵能把一切都颠倒过来,活人被“踹上一脚,永世不得翻身”,而死人枯骨倒反而一个个从泥土里获得了“翻身”。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更没人会把陆小曼的骨灰入土了,何况她又无子媳。陆小曼想葬到硖石徐志摩墓旁的遗愿,因种种原因未实现。赵清阁在回忆陆小曼的文章中提到此时还耿耿于怀:
1965年的4月2日(注:应为3日),陆小曼默默地带着幽怨长眠了。她没有留下什么遗嘱,她最后一个心愿就希望与志摩合葬,而这一心愿我也未能办到。我和她生前的老友张奚若、刘海粟商量,张奚若还向志摩的故乡浙江硖石文化局提出申请,
据说徐志摩的家属——他与前妻张幼仪生的儿子徐积锴不同意。
1988年,由陆小曼的堂侄——台湾的陆宗出资,和陆小曼的另一个堂侄陆宗麒以及和陆小曼晚年密切来往的堂侄女陆宗麟一起,在苏州东山华侨公墓建造了纪念墓,墓碑上书“先姑母陆小曼纪念墓”,墓上还有一张陆小曼年轻时的相片,脸上露着灿烂的笑容,旁边青松环绕。同时建的还有陆小曼父亲陆建三、母亲吴曼华的纪念墓。至此,这位坎坷一生、众说纷纭的不幸女子最后总算画上了一个差强人意的句号,她在九泉下也可以瞑目了。

陆小曼 - 人物评价

徐志摩说:“一双眼睛也在说话,晴光里漾起心泉的秘密。”
胡适说:“陆小曼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
刘海粟对陆小曼的才华的评价:“她的古文基础很好,写旧诗的绝句,清新俏丽,颇有明清诗人的特色;写文章,蕴藉婉约,很美,又无雕凿之气。她的工笔花卉和淡墨山水,颇见宋人院本的传统。而她写的新体小说,则诙谐直率。她爱读书,英法原文版小说,她读得很多。” 
 郁达夫说,“陆小曼是一位曾震动20世纪20年代中国文艺界的普罗米修斯”。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2-06-15
[2]^引用日期:2012-06-15
[3]^引用日期:2012-06-15
[4]^引用日期:2012-06-15
[5]^引用日期:2012-06-15
扩展阅读:
1《上海滩》父亲翁瑞午与才女陆小曼——访翁香光女士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陆小曼

WIKI热度

  1. 该词条未被认领,赶快点击认领吧!
  2. 编辑次数:49次 历史版本
  3. 参与编辑人数:22
  4. 最近更新时间:2014-04-17 17:54:17

人物关系

编辑

陆小曼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