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陈玉莲”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 湖北厅官妻子

    陈玉莲[湖北厅官妻子]

    陈玉莲是湖北省妇幼保健院退休医生,丈夫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为副厅级干部。2010年6月23日上午,陈玉莲去找事先已联系好的湖北省政法委一位副书记办事,在未进省委大院南大门时遭遇暴打。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陈玉莲 国籍: 中国
    职业: 医生 医生

    目录

    无辜被打/陈玉莲[湖北厅官妻子] 编辑

    莫名其妙的被打

    陈玉莲陈玉莲

    2010年6月23日,湖北省委机关南大门6名武汉公安便衣围殴一名体弱老妇长达16分钟之久。被打者陈玉莲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领导黄仕明之妻。

    陈玉莲回忆:6月23日上午,陈玉莲去找事先已联系好的省政法委一位副书记办事,在进省委大院南大门时,卫兵让陈先给找的人打个电话。陈掏出手机,正在拔号中,“这时,一个男人从大院出来,二话不说一拳打过来。我说你干吗打人,我是省委的家属。他说,就是省长老婆我们都打。随后,从大院又出来几个人,把我架起来,拳打脚踢,我就昏过去了。”陈说。陈玉莲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信访中心一个公安室。“我给我先生打电话求救,他当时正在出差,开始他还不相信,后来就给他的领导汇报了,他领导也是不相信。过了很久才来人把我救出来。” 陈说。

    事后处理

    医院诊断,陈被打成脑震荡,软组织挫伤几十处,左脚功能障碍,植物神经紊乱……陈玉莲说,住医院后,不断有各级领导前来道歉。其中武昌区公安分局政委说:“领导知道这事后很重视,你看我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并说,“误会,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这个大领导的夫人”。

    据陈家事后拿到的名单,6名打人者的身份均为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便衣警察。据陈家属说,从已掌握的事实看,当天打人是属于个人行为。2010年7月20日,武昌公安分局已对其中3名在执勤中行为粗暴的民警作出记过处分。[1]

    反映问题

    从监控录像的描叙看,他们打得得心应手,肯定不是初学乍练;从他们“信访专班”的工作性质和所作所为分析,他们已经习惯把暴力当作工作方式;从领导的一句“打错了”判断,他们肯定经常“打对了”。

    在光天化日下的省委大门口,把上访对象(无论是否误会)给暴打了。如果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如此野蛮执法方式要等何时才能大白于天下?警方一直道歉“打人”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大领导的夫人。其言外之意,就是说领导夫人不可以打。那老百姓就可以打了?有网友评论说:问题不在于打人,而在于打错了人。以后领导及领导家属靠近政府大院时身上应该挂个牌子——我有身份,不要打我。[2]

    悲情故事/陈玉莲[湖北厅官妻子] 编辑

    女儿患病身亡

    陈玉莲陈玉莲被暴打致伤

    陈玉莲被打多被理解成“被误认为是信访者才被打”,但从其妹妹了解到,事情另有隐情。这位被打的厅官妻子,这些年来一直为了女儿的非正常死亡伤心不已。事情源于10年前的一个医疗人命案,一名女孩生病去武汉某大医院就诊,因为医生马上要下班,换班的医生还没有到,所以快下班的医生不愿意治疗,导致该名女孩延误最佳治疗时间,不治身亡。而该女孩是此次事件被打人的女儿。

    因为女儿的离奇死亡,作为厅官的父亲要求调查真相,于是委托武昌公安局进行调查。医院曾多次想私了但遭到拒绝。此后案件一直没有进展,但陈玉莲没有放弃,多年来都为此事奔走。

    2004年确有一起女大学生在医院死亡引发医疗纠纷,当时《法制日报》报道,警方已经立案调查。死者黄芃芃是华中师范大学美术系2003届毕业生,曾患有肾病,原定于2004年5月18日进行肾移植,医生认定其各项器官功能并无手术禁忌症。但在治疗过程中,这个花季女孩还是遗憾地离开了人世。某论坛上还发现一则发表于2010年6月13日的帖子,署名“全国人大代表陈勇”。帖子认为“医院在对黄芃芃抢救及治疗过程中存在着较明显失误。”

    并非上访者

    对于网上误传陈玉莲是上访者的说法,她表示很气愤。“她不是上访者,从来没有上访过,他们相信公安机关。”

    陈翠莲说,姐夫黄仕明是管信访的,根本不允许姐姐上访。而且年初公安厅已经指定孝感公安部门对此案展开侦查。“真是祸从天降,她要上访肯定也是去公安部门。公安部门都督办了,还去上访干什么?”她告诉记者,陈玉莲那天早上打完乒乓球去的省委大院,怎么可能去上访?

    上访者之殇/陈玉莲[湖北厅官妻子] 编辑

    粗暴行政

    2010年6月23日上午9时10分,省妇幼保健院退休护师陈玉莲在省委南门越过警戒线时,被执勤武警战士拦住询问,并要求出示证件。此时,正在执勤的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街派出所民警要求陈退至警戒线外,民警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在拉扯中行为粗暴,致陈玉莲受到轻微伤害。

    除了媒体此前报道的被殴打16分钟之外,陈玉莲另外透露,即使在周围群众证明自己身份后,她仍被送交信访局关押近2个小时,由两名警察看管,期间不准说话、不准哭、不准打120求救,不给喝水。而且,在获知陈玉莲身份后,在场警察声称“老子打的就是大院政法委家属,怎么样?”

    正常的社会语境里,每一个公民都应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从这个角度来讲,任何指向无辜者的暴力举动,都是不能被谅解的。而当暴行光天化日下发生在一群警察与58岁的女性之间,那么这样的“阳光下的恐吓”就更不能被接受,必须受到深究。

    错打背后

    深究显然不是仅仅因为被“错打”。尽管事后证明,这其实是公安错打了厅级干部家属。更有网友表示,大水冲了龙王庙。类似这样的言辞看起来似乎有道理,但经不起推敲:倘若陈玉莲不是副厅级官员的妻子,而只是普通上访群众,难道就该遭受这样的痛殴与人格侮辱?陈玉莲被挨打只是一个官员妻子的不应有遭遇吗?当然不是,它其实更是以一种悲情的方式,还原了普通上访者可能面临的更悲情境遇。

    重点应着眼于两个细节:就打人者而言,他们是“信访专班”人员,任务是为了维持治安秩序,对上访人员进行围追堵截。再就是从其整个殴打过程来看,陈玉莲被当成普通的上访对象后,“信访专班”人员根本没有询问,只是一味殴打。

    陈玉莲的遭遇逼真地还原了一个普通上访者可能面临的困顿窘境。在某些地方,如果普通上访者的诉求,在基层权力部门无法得到合理的回应,也是不允许到更高层部门或权力机关寻求救济的。对此,相关部门甚至会设置专门的截访机构,比如“信访专班”。倘若上访者执意上访,那么他们就很有可能遭遇到指向陈玉莲般的暴力截访,乃至被强力管制,直到被遣送回当地,让上访问题在当地权力者的“可控制范围内”解决,以免造成所谓的负面影响。

    不能越级上访,越级上访也因为早有防备而不可得,甚至还会招来暴力的管制与报复——毫无疑问,先有了某些地方对待普通上访者的上述“既定方式”,而后才有一个厅官妻子被错打。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当然要对陈玉莲的遭遇投以同情目光。[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7-21
    [2]^引用日期:2010-07-2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8-09 10:53:21

    人物关系

    编辑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