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陈艺宗

    陈艺宗(越:Trần Nghệ Tông,1321年-1395年),名陈暊(越南语:Trần Phủ),中国明代典籍作陈叔明,越南陈朝第九位君主,陈明宗之子,初封恭定王。1370年,朝臣废黜杨日礼,拥立陈暊即位。1372年,让位于其弟睿宗,成为太上皇。

    当时,越南政局困难重重,内有朝中重臣离心及叛乱,外受占婆入侵。为此,陈暊为帝时曾肃清叛乱者,其后亦采取相应措施,以适应时局。而他的外戚黎季犛(日后的胡朝皇帝)在此时逐渐掌握大权。

    陈暊支撑了陈朝政局达四分之一个世纪,综观这段时期里,陈朝处于快速衰落的状态。

    编辑摘要

    目录

    生平/陈艺宗 编辑

    早年生活

    陈暊是陈明宗的第三子,出生于1321年(陈明宗大庆八年)农历十二月,   封号恭定王。1338年(陈宪宗开祐十年),陈暊出任骠骑上将军领宣光镇一职,时年十八岁。   其后,陈暊在朝廷里地位日渐攀升。1353年(陈裕宗绍丰十三年),陈暊获任为右相国;   陈裕宗大治十年(1367年),获任为左相国加封大王。  

    陈暊在他历事几朝皇帝期间,其政绩可以说是不过不失。史称“恭定忠信诚确,事君与亲,谨慎毫发,人无间言,接物不亲不疏,临政无咎无誉。明王弃世,居丧三年,泪不干睫,服除,衣无彩色,食不重味,庵萝果、海豚鱼,是南方珍味,自此绝不到口。”虽然他在这些日子里“无咎无誉”,而且又并非太子,并无继任权,但后来他却碰上难得的机遇。

    出逃避祸

    1369年(陈裕宗大治十二年),陈裕宗驾崩,因无后嗣,便立杨日礼继位。(据《大越史记全书·陈裕宗纪》所载,杨日礼名义上是陈明宗之孙,恭肃王陈元昱之子,但其实是优伶杨姜之子。杨日礼的母亲怀孕时,陈元昱“悦其艳色纳之,及生,以为己子”。)  

    杨日礼登位后,任命陈暊为太师。杨日礼的表现甚为不济,《大越史记全书》说他“纵酒淫逸,日事宴游,好为杂技之戏”,而且“欲复姓杨,宗室百官皆失望”。1370年(杨日礼大定二年)农历九月,太宰恭靖王陈元晫力抗而败,最终遇害。十月,陈暊获悉大难临头,出逃避难。  

    继承帝位

    在出逃期间,陈暊曾感到沮丧,“意欲自尽”,幸好“左右持之”,阻止了其自杀念头。后来,陈氏宗室群臣相会,迎立陈暊为皇帝。陈暊最初尚有犹疑,但看见群臣“再三恳切上书,誓死无易”,便于当年(杨日礼大定二年)的十一月率众回都。十三日,废杨日礼为昏德公。十五日,陈暊即皇帝位,改年号为绍庆,称为义皇。  

    陈艺宗即位后,很快便肃清杨日礼的余党叛臣。如大臣陈日核,因曾劝杨日礼杀害陈氏宗室,被判以“倾危社稷罪”而伏诛。  

    退为上皇

    1372年(绍庆三年)农历十一月九日,陈暊禅位于太子陈曔(陈明宗第十一子,亦即陈艺宗之弟),是为陈睿宗。1373年(陈睿宗隆庆元年)正月,上皇陈暊被尊称为光华英哲太上皇帝。   其后,当陈晛(即陈废帝,陈睿宗长子)继位以及陈颙(即陈顺宗,陈暊幼子)继位时,陈暊都曾参与决定继嗣者的事宜,并且在每一朝中一直身居上皇之位,发挥影响力。  

    在陈暊退为上皇期间,国内名镇变乱频生。如在清化有阮清自称“灵德王”,作乱于梁江;又有阮忌自称“鲁王”,作乱于农贡。最严重的一次是1389年(陈顺宗光泰二年)农历十二月时,僧人范师温起事,一度攻陷国都升龙,当时适值占城进攻大越国,幸好将领黄奉世平定范师温的乱事,化险为夷。  

    宠信黎季犛

    陈暊对于外戚黎季犛 (陈暊的母亲是黎季犛的姑母)一直十分倚重。1371年(绍庆二年)农历五月,委任黎季犛为枢密院大使。   1380年(陈废帝昌符四年)农历五月,黎季犛因击退占人之功,得以“专领元戎,行海西都统制”。   1387年(昌符十一年)农历三月,上皇命黎季犛同平章事,赐剑一把、旗一只,还题字说“文武全才,君臣同德”,以表示上皇毫不怀疑黎季犛的才能与忠诚。  

    1388年(昌符十二年)农历八月,陈废帝感到黎季犛弄权的威胁,便对大臣说:“上皇宠爱外戚季犛,肆意任用,若不先为之虑,后必难制矣。”此言却泄漏到黎季犛耳中,黎季犛与亲信商量,知道上皇自身“正嫡众多”,而陈废帝只不过是上皇侄儿,因而向上皇说:“臣闻里谚曰:‘未有卖子而养侄,惟见卖侄而养子’”,用这番话煸惑上皇。果然,上皇不分就里,下诏称“官家(指陈废帝)践位以来,童心益甚,秉德不常,亲昵群小”,以致“扇摇社稷”,因而废为灵德大王,改立自己的幼子陈颙为帝。而废帝陈晛最终亦被黎季犛杀害,大臣被牵连而死及受罚者甚众。  

    不过,在上皇的身边,亦有人关注黎季犛权力过盛的问题,并提醒上皇小心。如司徒陈元旦曾作《十禽诗》说:“人言寄子与老鸦,不识老鸦怜爱不”,就是讽谕上皇把儿子陈顺宗付托给黎季犛,不知是否万无一失。   虽然如此,但上皇仍没有产生戒心。

    1395年(陈顺宗光泰七年)农历二月,上皇命画工画中国历史里的周公辅周成王、霍光辅汉昭帝、诸葛亮辅蜀后主,以及越南历史里的苏宪诚辅李高宗的故事,名为《四辅图》,以赐给黎季犛,希望他效法周公、霍光等人。四月,上皇召黎季犛入宫,向季犛从容地提到:“平章亲族,国家事务,一以委之,今国势衰弱,朕方老耄,即世之后,官家(指陈朝王室)可辅则辅之,庸暗则自取之。”黎季犛连忙答以“臣不能尽忠戮力辅官家,传之后裔,天其厌之”;“纵糜身碎骨,未能报答万一,敢有异图!”上皇至去世为止,也没有作出对黎季犛不利的事情。  

    去世

    1395年(陈顺宗光泰七年)农历十二月十五日,上皇陈暊去世,葬于安生原陵,庙号艺宗,谥曰光尧英哲皇帝。  

    上皇陈暊去世后,外戚黎季犛成为新任君主陈顺宗的辅政太师,把持朝政。至此,黎季犛准备篡夺皇位,陈朝步上灭亡之路。  

    政绩/陈艺宗 编辑

    陈暊在皇位仅仅两年,其后的二十余年他以太上皇的身份掌权。在他任皇帝的短短两年间,恢复了陈明宗时的旧制,但凡一应事务,都依照陈明宗开泰年间(1324年至1329年)旧例,他曾为此说:“先朝立国,自有法度,不遵宋制,盖以南 (指越南)(指中国)各帝其国,不相袭也。大治间,白面书生用事,不达立法,微意乃举祖宗旧法,恰向北俗上安排,若衣服乐章之类,不可枚举,故初政一遵开泰年间例。”  

    财政/陈艺宗 编辑

    据越南近代学者陈仲金所说,在陈暊统治的时期里,由于战事频繁,以致财政日益困难,只好增加赋税。在以往的太平时期里,一般平民只按定额纳税,有田土者纳钱,无者不纳,而当兵者则世袭从军。即使偶有战事,也按人民的田亩、渔潭等资产情况缴交粟、钱及布匹,以供军费。但到了陈暊统治时代,与占城间常有战乱(详见下),所以在陈废帝昌符二年(1378年),开始行人头税,每丁每年出钱三贯。这反映了陈暊统治期间时务艰难的状态。  

    外交/陈艺宗 编辑

    与明朝的关系

    虽然陈艺宗于1370年即位,但据中国史籍《明实录》所载,1371年(明洪武四年)时,安南国仍以“国王陈日熞”(前朝国君杨日礼)的名义向明入贡。   到1372年(明洪武五年)二月,才用陈叔明之名,派员到明。但明廷礼部主管者认为“前王乃陈日熞,今表曰叔明,必有以也”,怀疑其国君的合法地位。明太祖更表示:“岛夷何狡如是!”于是被“却其贡不受”。   次年(1373年,明洪武六年)春正月,明廷才让陈叔明(陈暊)“以前王印视事”。  

    由于明廷认为陈叔明(陈暊)政权来历不明,所以至死后仍不得明人的吊慰。《明实录》载,1396年(洪武二十九年)二月,安南遣使“以其前王陈叔明卒,遣其臣来告哀。”明太祖认为“安南自陈叔明逼逐其陈日熞,使不得其死,因篡位,废置相,仍未来告。叔明怀奸挟诈,残灭其王,以图富贵,不义如此,庸可与乎?今叔明之死若遣使吊慰,是抚乱臣而与贼子也。异日四夷闻之,岂不效尤,狂谋踵发,亦非中怀怃外夷之道也。尔礼部咨其国知之。”   简言之,陈暊的对明关系,处于甚为尴尬的状态。

    与占城的关系

    陈暊任皇帝和上皇的时期,正值是占城雄主制蓬峨在位,越占两国势成水火,兵衅时起,国都升龙更数度被占军攻陷。

    • 1371年(绍庆二年)农历闰三月,占城入寇国都。事缘杨日礼被废黜时,其母出逃占城,诱使入寇,以替杨日礼雪恨。占军从大安海门直攻国都,艺宗逃到东岸江(在古法亭的榜村)躲避。该月二十七日,占军攻陷国都,焚毁宫殿,虏掠女子玉帛而回。《大越史记全书》认为这是国防松懈所致,并谓战乱将接踵有来,“时承平日久,边城无备,寇至无兵可御,贼烧焚宫室,图籍为之扫空,国家自此多事矣。”

    • 1376年(陈睿宗隆庆四年)农历五月,占城入寇大越边地,陈睿宗遂决定亲征。结果次年正月,陈睿宗在占城境内被制蓬峨的军队击毙。上皇陈暊便于农历五月十三日,立陈晛为帝,是为陈废帝。该年六月,占城再入寇大越,上皇闻悉后,便派将到大安海口布防,占军知上皇已有戒备,改由神符海口(在今越南宁平省)掳掠升龙,数天后才离去。

    • 1378年(陈废帝昌符二年)农历五月,占城出兵入寇乂安府,并于六月入大黄江,击败越军,又一次进犯京师,掳掠而还。

    • 1380年(陈废帝昌符四年)农历二月,占军入寇大越国的乂安、清化等地。上皇派黎季犛、杜子平等率军,在虞江(在今越南清化省)迎战占军。五月,黎季犛在虞江得胜,占王制蓬峨战败遁归。

    • 1382年(陈废帝昌符六年)农历二月,占城入寇清化,前进至神投津(在今越南宁平省)时,被越将阮多方击败。阮多方乘胜追击,至三月,追到乂安城而还。

    • 1383年(陈废帝昌符七年),在大越上皇陈暊及占王制蓬峨的领导下,双方互有攻守。该年正月,上皇命黎季犛率舟师攻占城,但行军至吏部娘湾(在今越南河静省奇英县)时,战船遭风涛折坏而回。六月,占王制蓬峨领军到广威镇,向越都升龙进逼。上皇派军抵御,不利,便命阮多方留守国都,自己却离京逃到东岸江(在古法亭的榜村)。当时有士人阮梦华“衣冠下水,牵挽御舟,请留讨贼”,上皇却畏惧不从。此举被后黎朝史官吴士连猛烈抨击:“艺皇无勇,贼未至而先避,其如国人何?”到该年十二月,占军才撤退。

    • 1389年(陈顺宗光泰二年)农历十月,占军入寇清化等地,黎季犛等率兵抵抗,但都不敌而退。十一月,上皇命将陈渴真领兵抵御。此时,上皇感到绝望,看见陈渴真“慷慨涕泣拜辞”,自己“亦泣,下目送之”。与此同时,十二月,大越国内又有僧人范师温的作乱,并曾一度攻陷国都升龙,上皇与陈顺宗皇帝弃京出逃,瞬即遣将军黄奉世讨平。1390年(光泰三年)正月二十三日,陈渴真部队于海潮江(在今越南太平省与兴安省境内)遇上占军,用火铳击毙制蓬峨,越军将其首级割下。捷报传来时,正在熟睡的上皇还虚怯得以为是占军攻到,但当看到制蓬峨的首级后大喜,说:“我与蓬莪相持久矣,今日始得相见,何异汉高祖见项羽首!天下定矣。”占城将领罗皑则带着制蓬峨的尸身与余众落荒而回。

    陈暊与占城之间的连年大战,虽然最终获胜,但亦使陈朝元气大伤,秩序大乱,国内投向占城的民众甚多。《大越史记全书》载,“是时,乂安人怀贰,新平、顺化多叛从占,故土哩之人四散游击,莫之能御,朝廷虽以黎可铸为两路安抚使,但在京遥镇,未尝到郡”,就只有少数的地方土豪愿意归降陈氏朝廷,可见当时管治上的困难。  

    经过连年混战后的乱局后,朝廷上亦出现厌弃战争,要求和平的声音。司徒陈元旦便向上皇忠告:“愿陛下敬明国如父,爱占城如子,则国家无事,臣虽死且不朽。”  

    文学/陈艺宗 编辑

    据黎澄《南翁梦录》所载,陈暊八九岁时,有一回与父亲陈明宗一起,陈明宗命他以竹奴为主题作诗,艺宗随即占口说:“有伟此君,中空外功,削汝为奴,恐伤天性。”父亲也感诧异。  

    《大越史记全书》亦载他十一岁时,有一回在宫中遇大风雨,便赋诗说:“安得壮士力盖世,可御大屋之颓风”,得到陈明宗(时为上皇)的赏识,赏金十两。  

    他的诗文作品,部份收录在《南翁梦录》和《大越史记全书》等越南历史古籍中。另外,据《钦定越史通鉴纲目》所载,他的著作有《葆和殿余笔》八卷及《诗集》一卷。

    评价/陈艺宗 编辑

    越南后黎朝时期的史官,认为陈艺宗虽曾为陈朝化解危机,但性格优柔寡断,终究未能防止外戚篡位之祸。《大越史记全书》的编著者评道:“帝削平内难,光复洪图,规恢功烈,炳彪宇宙,然恭俭有余,而明断不足,外寇侵犯京畿,内奸觊觎神器,社稷消剥,以至于亡。”   吴士连更直接地抨击他用人失当,“乃委政外戚,使陈氏社稷驯致危亡,所谓前有谗而不见,后有贼而不知者也。”  

    出身自陈末时期外戚一族的黎澄,则形容陈艺王能齐家治国,是“贤君”典范,“翕然戚里,盎若春和。国人化之,俗渐淳厚。此土之君,斯其贤者欤!  

    近代学者陈仲金对陈艺宗评价亦甚低,说他“是一位平庸的君主,胸无大志,智力低下,致受奸臣蒙骗,尽杀同族子孙,远弃忠臣义士;而一味宠爱和任用季犛一人,使其掌权得势,达到推翻陈氏社稷的境地。”  

    家庭/陈艺宗 编辑

    父母

    父亲陈明宗,陈艺宗是他的第三子。  

    母亲黎氏   ,1371年(绍庆二年)正月,追尊为慈皇太妃。  

    兄弟

    陈宪宗陈旺,陈明宗皇太子。  

    陈元晫,陈明宗次子。  

    陈裕宗陈皡,陈明宗第十子。  

    陈睿宗陈曔,陈明宗第十一子。  

    恭肃王陈昱。  

    恭信王陈泽。  

    后宫

    惠懿夫人,1370年(绍庆元年)农历十一月,追册为淑德皇后。  

    子女

    简定帝陈頠,陈艺宗次子  

    陈顺宗陈颙,陈艺宗季子  

    庄定王陈㬎,重光帝之父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15 15:28:4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