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雅姆·蒂索

    雅姆·蒂索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新古典主义画派代表画家。出生于法国。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雅姆·蒂索 出生地: 法国
    国籍: 英国 去世日期: 1902年
    职业: 画家

    目录

    简介/雅姆·蒂索 编辑

    雅姆·蒂索(1836 -- 1902 )(James Jacques Joseph Tissot )出生于法国,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新古典主义画派代表画家中译名即雅格布·约瑟夫·蒂索或雅克·约瑟夫·提索特(雅姆是后来的艺名)。

    作品/雅姆·蒂索 编辑

     
    雅姆·蒂索雅姆·蒂索
     
    雅姆·蒂索雅姆·蒂索
    雅姆·蒂索雅姆·蒂索
     
     
    雅姆·蒂索雅姆·蒂索

    人物生平/雅姆·蒂索 编辑

    1836年10月15日,雅格布•约瑟夫•蒂索(雅姆是后来的艺名)出生于法国西部的港口城市南特,兄弟四人,母亲玛丽•杜兰德是法国布里多尼人,父亲马塞尔•T••蒂索来自一个具有意大利血统的家庭。蒂索的父亲起初住在贝桑松市,靠近法国和瑞士边境。他是一个成功的麻布商,母亲和姑姑经营着一个制帽公司。在港口城市快节奏生活方式的影响下,年轻的雅姆•蒂索对两种不同的事物有着非同寻常的洞察力:高级时装和航海相关的工具,这些在他后来绘制航海背景下的时尚妇女时,被巧妙地融合到他的技巧中。马塞尔•T••蒂索从麻布生意中赚了很多钱,买下了布伊仑城堡,退休后住在那里,并把他晚年时光花在了诸如收集贝壳之类的业余爱好上。

    被描述为“守旧的基督徒”的父亲,强迫雅姆•蒂索接受虔诚的宗教教育。大约1848年,他被送到费兰德斯地区贝桑松市的一个教会学院,然后又去布列塔尼半岛的瓦恩斯和诺曼底的多尔的教会。在这些历史名城,他显示出独特的艺术天分,喜欢专注地绘画当地建筑。尽管父亲公然反对,大约1856年他还是离开家乡前往巴黎,报名参加了一个正式的培训班,这帮助他进入了享有盛名的巴黎美术学院。在那里他遇到了校友詹姆斯•惠斯勒,一年后,展出了他的第一幅作品,他母亲的肖像。1858年,他成为欧洲拉斐尔前派风格的画家拉莫特和费隆德罕的学生。同一画室中还有德迦,整个1860年代,他们都是亲密的朋友。尽管蒂索和德迦一样对现代题材褒有激情,在他拜访安特卫普的巴伦•利思(阿尔玛•泰德玛正打算和他联手创作一系列壁画)后,他开始受到另一种影响,开始创作历史性的作品(甚至署名为古体的“雅格布•蒂索”),十分接近利思的风格,他甚至不只一次地被人指责为剽窃。1859年,法国掀起英国崇拜,蒂索将他的名字也英国化,就是现在所知道的“雅姆”,法国人听起来就像盎格鲁撒克逊人发出的异国情调的“雅格布-约瑟夫”。

    1860年蒂索在巴黎沙龙展出五幅油画,三幅历史题材和两幅妇女肖像。1861年他在沙龙展出了六幅油画,其中三幅作品基于浮士德和玛格丽特的故事。1860年代早期的沙龙评论批评他迷恋中世纪戏装,且始终认为他的作品只是机械地模仿巴伦•利思的名作。

    1862年,蒂索到意大利采风,在威尼斯,他开始创作一系列回头游子主题的油画,在佛罗伦萨,他写了一封信给德迦,特别提到贝利尼卡巴丘曼坦纳的作品给他留下的印象。回到巴黎后,他结识了住在附近的小说家都德,两人成为很好的朋友。1863年他有三幅作品在沙龙展出。很可能同年他第一次到走访伦敦,有关他生活早期的资料粗略得让人失望。

    1860年代中期,就要进入而立之年的时候,蒂索的风格有所变化,他开始回归当代艺术的主流。1864年他第一次在伦敦皇家艺术院展出作品,很可能因此而到了伦敦(皇家艺术院的目录中列出肯辛顿旅馆的地址,但没有其他证据表明他确实在那住过)。他提交的作品是一幅无名的中世纪题材画。同年,他在巴黎的沙龙也展出了两幅作品。这是他第一次公开展示现代题材的作品,巧合的是,这也正好是阿尔玛•泰德玛突破中世纪风格的时期,他的创作转向古罗马题材。蒂索这种新的艺术尝试受到一致好评,从此,他开始被认可,1866年他在巴黎沙龙展出的两幅油画获奖,这使他获得了无需评选人员挑选就可直接参展的权利,当然他也赢得金钱上的奖励。当蒂索毫不费力地脱掉中世纪战袍,开始创作不断升值的现代题材作品时,目瞪口呆的德迦显然有些许嫉妒。到1867年,蒂索已有足够的财力在巴黎L'IMPERATRICE64大街(后来改名为su•Bois•de•Boulogne大街)购买一栋带画室的豪宅。他在那里住了四年,至死他也没有将这座宅子卖掉。

    也许受到法国执政内阁时期(1795-99)龚古尔自然主义作品启发,1868年蒂索开始短期创作描绘穿18世纪晚期服饰的男女的风俗画,以及由于战争爆发而中断的错视画艺术。蒂索与英国的联系也在1860年代末受到影响。受《名利场》杂志委托,他于1869年去英国研究讽刺画。两个笔名分别为“猩猩”(卡罗•皮利格利尼)和“间谍”(雷斯利•瓦德)的艺术家定期为杂志以幽默的方式描述杰出人士。接下来的八年多时间,蒂索(笔名为不知缘由的“科伊德”)加入到他们当中,创作了62幅讽刺画。其中,第一幅是一些外国元首,很可能是研究欧洲大陆的结果。但当他搬到伦敦后,不同于画家弗里德里克•雷顿和查理斯•达尔文,他的主题全是英国人。托马斯•鲍尔斯,《名利场》的创始人和编辑,成为蒂索的亲密朋友,1870年,委托他画一幅战士和冒险家弗里德里克•波纳贝的肖像,这幅作品取得巨大成功,其它重要而赚钱的任务接踵而来。

    法国普鲁士战争爆发后,当许多艺术同行由于政治倾向到英国避难时,蒂索留在法国参加了国民自卫军并且偶遇时任《晨报》战地记者的鲍尔斯,他让鲍尔斯住在自己家里,并且在巴黎被包围时和鲍尔斯一起出生入死。蒂索为鲍尔斯的文稿创作了一系列军事人物插画,1871年,《保卫巴黎:战地实录》在伦敦结集出版。

    1871年,巴黎失守后,蒂索留下来并且和公社有些许牵连。他介入的真实动机,是由于深切的同情还是个人兴趣,现在仍然不得而知,但这被证实是错误的政治倾向,为此,德迦和其他的朋友永远不会原谅他。当巴黎公社瓦解后,他飞到伦敦,他早期对鲍尔斯的热情接待得到了回报,鲍尔斯让蒂索住在他自己的家里——海德公园附近的克里夫公寓。在伦敦蒂索重新开始为《名利场》创作插图,在7月到12月之间绘制了22幅卡通画。

    从1871到1874年他与德迦的部分通信中我们知道,蒂索开始在伦敦取得成功,因具有敏锐的商业头脑而闻名(画家约翰•辛格•萨金特称其为“商业天才”),他的作品价格都很高。那时他开始和一些作家接触,从他朋友发表的作品中可以发现他人性上的一些东西,从德迦为他画的肖像可以推断,蒂索穿着相当讲究,几个作家都特别提到了他对外表的在意,他也是一个懂得自我提升的人。埃德蒙•德•龚古尔曾在1874年有些夸张地评论:“这个英国白痴行为的开拓者,这不是他的主意吗?带休息室的画室,那儿随时都有冰镇香槟提供给来访者,画室被花园包围,一个穿着丝袜的男仆整天擦拭着灌木叶。”英国艺术家路易斯•乔普林颇有感触地提到:“蒂索是一个有魅力男人,非常英俊,像谭克公爵一样…他衣冠楚楚,再没有一个艺术家比他更在意自己的衣着和举止了。”1890年,埃德蒙•德•龚古尔又一次写到蒂索“…这个复杂的人,是神秘和做作的结合体,极端聪明的他有一个独特的头颅和一双死鱼般的眼睛。他充满激情,每两到三年就有新的趣味,为此,他又可以和生命续签一个短暂的租约。”其他作家也有类似的评论。他旺盛的精力促使他迅速地采纳新的激情,为他的艺术技巧嫁接新枝,从蚀刻版画到搪瓷到摄影,晚年,他甚至从事考古学。像变色龙一样,蒂索在他整个艺术生涯中不断地开拓新的艺术风格,从受利思启发的历史风俗画,到拉斐尔前派,印象派倾向,现代写实,直到宗教艺术的最高境界。

    蒂索和鲍尔斯的友谊不断加深,毫无疑问,这个结交甚广的出版人为他进入伦敦社会敞开了无数大门。结束对十八世纪对话场景的描绘后,蒂索把他的绘画主题与泰晤士河和船联系在一起。这也许是受惠斯勒的影响,整个1870年代惠斯勒是蒂索的亲密朋友,他曾不只一次地在作品中描绘泰晤士河和它上面的桥。蒂索作品的典型特征是画面中的女人,因此他被称为“汪平的华托”。

    1872年春天,蒂索搬到圣约翰伍德斯普林菲尔德街73号。1873年他又搬到格洛夫路口17号(后来改为34号),在那儿他居住了大约十年。这所房子建在18世纪修道院的土地上,附近的道路称作修道院路,这个地方因居住着高级情妇和姘妇而闻名,据说这里通向别墅的小路两边都是茂盛的树木,这样可以使那些来访者在下马车后避开邻居的视线,在那儿蒂索建造了自己的画室,并且仿造蒙梭公园在花园建了一个壮观的柱廊(阿尔玛•泰德玛曾在自己的作品中多次描绘,不幸的是,柱廊后来被摧毁了)。同年,他在皇家艺术院展出第一幅英文社交作品《太早》,同时还展出了《般长的女儿》和《昨晚》。1874年,艺术史上有重大意义的第一次印象派展览开幕,尽管蒂索经常回巴黎,尽管收到德迦的邀请信,但他仍拒绝参加。虽然他拒绝成为印象派画家,但他仍跟这个运动的很多成员成为好朋友。贝尔特•莫里索曾来伦敦拜访过他,并祝贺他的成功;1875年,蒂索与马奈一同走访威尼斯,他还得到马奈的名作《蓝色威尼斯》。

    随后蒂索的一段最引人争议和思索的时期开始了,这为他的生活和作品带来独特的浪漫意境。大约在1876年或更早一些,他开始和一位女士私通,这位女士的身份在半个多世纪过后仍然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一直以来她总是被人们作为神秘人物提到。许多细节还是令人着急的模糊,但显然,他第一次遇到现在所知的牛顿夫人是在圣约翰伍德,那时她住在已婚妹妹玛丽•哈维家里。1854年,凯思琳•凯利出生在博恩•凯思琳•艾琳•阿士汉姆凯思琳•牛顿,父亲查尔斯•凯利,曾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普通职员,后来成为奥尔德尼峡岛的行政长官。16岁的时候她去印度看望哥哥弗雷德瑞克——可能是事先安排好的,在她到达后不久,她嫁给一个鳏夫,印度市政服务局的外科医生艾萨克•牛顿。在船上,她曾和帕里斯船长有过短暂的恋情,尽管如此,1871年1月3日她还是嫁给牛顿。在婚后一周,她和帕里斯的私情暴露,她离开牛顿,很快她和帕里斯的关系也中断了,她返回英国。因为通奸行为,牛顿提起离婚诉讼,年末获准。1871年12月20日,她的女儿穆里尔•玛丽•维奥莱特在约克夏考伊斯布劳出生,据她说小孩的父亲是帕里斯船长。1876年3月她的第二个孩子塞西尔•乔治在她姐姐家出生,这次凯思琳•牛顿奇怪地宣称塞西尔是她前夫的后代,但也有人猜测蒂索才是孩子的父亲(蒂索几乎没有给这个孩子遗产,这仍是个迷)。接下来的五年里,蒂索和凯思琳•牛顿住在格洛夫路口,两小孩在姨妈家一起长大,并且经常到蒂索家,成为他的绘画对象。尽管一些作家,其中包括西特维尔•斯蒂芬,暗示那将是垂死的婚姻,很明显他们不可能结婚。蒂索和凯思琳都是天主教徒,很可能凯思琳无法接受离婚的合法性。

    即便在法国,这也很难被接受,那时候很多艺术家都有情妇,但都很少公开住在一起,更不会在作品中描绘,蒂索把凯思琳•牛顿当作他的主要模特和缪斯女神。与有两个孩子的寡妇六年的情事,还将其展示在画廊的墙上,他发现自己很快被他的目标顾客所抛弃。原来天然的社交高手,现在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在有些地方,还被当成社会流氓。他不再邀请朋友到家里,怕他们在这样罪恶的一对面前困窘,当然同情他的那些波希米亚的合作伙伴还是受欢迎的。他变得隐世而隔离,很少参加展览,开始绘画更为隐私的居家情景,许多作品中都是牛顿夫人和她的孩子们的理想化形象。他也开始创作油画之外的其他艺术作品,比如精致的景泰蓝搪瓷、黄铜和青铜花瓶,以及搪瓷修饰的其他物品,其中一些在油画的基础上创作,并且还创作了一批蚀刻版画。在1876和1886年间,他创作了80多幅版画作品,许多都取材于他的油画,这些大都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自从与凯思琳•牛顿同居后,蒂索停止在皇家艺术院展出作品,直到1881年,尽管1877到1879年他仍在新开的格罗夫纳画廊参展。1877年,他在格罗夫纳画廊展出十幅油画,同时展出的还有惠斯勒,新古典主义画家阿尔玛•泰德玛、雷顿和波因特,以及拉弗尔前派的伯恩•琼斯、米莱。约翰•拉斯金对这个展览的批评因两点而著名,首先,对蒂索作品的评论,“他们的机智和聪明倾向于让观众忘记他们的严谨…不幸的是,大多数作品,只是庸俗社会的彩色照片”(虽然他谦虚地赞赏蒂索的《挑战》,讽刺系列《意志的胜利》的第一幅作品);然后是他对惠斯勒的攻击,“…从不希望听到一个纨绔子弟把两百几尼投给公众脸上的一壶颜料。”惠斯勒认为拉斯金在轻视他们,他希望与蒂索联合反抗,让蒂索作为起诉拉斯金的证人(惠斯勒赢了,得到了让人嘲笑的一点赔偿金)。由于蒂索的拒绝,惠斯勒结束了他们长期的友谊。这并非蒂索不善于处理友谊的唯一事件,当他把德迦给他的画卖了以后,他们的友谊也中断了。

    1882年5月,伦敦的达德利画廊展出了蒂索系列作品《现代生活中的回头浪子》中的四幅画作,同时还有对他1859年以来的作品的摄影回顾。月末,蒂索拜访龚古尔兄弟讨论他们作品《勒内•莫普兰》的插图,十幅版画中的几幅是由他自己和凯思琳的照片翻印制作。那时她被诊断为肺结核,病情逐渐恶化,他们的活动不断被指责,她的隐居引发众多牵强的传说,有人说蒂索将她锁起来,变成家庭的囚徒。她最终死于1882年11月9日。一周内,蒂索发狂了,抛弃了他的房子,把绘画材料推倒在地板上,返回法国。有关凯思琳•牛顿的生与死的流言持续了50多年(例如,阿诺•巴尼特的《日记》记录了一个想象中的故事,说当她收到蒂索的断绝关系的信后自杀了)。很长一段时间,蒂索都无法接受她的离去,她继续在他的作品中的出现印证了他的绝望和思念。住宅及其记忆太令蒂索伤痛了,他从未再回去,阿尔玛•泰德玛买了它,装饰成奢华的庞贝风格。

    1883年,蒂索在巴黎的工业宫举办个展,展品包括在伦敦十年间创作的油画、素描、更重要的版画,以及景泰蓝搪瓷。虽然这时他还没有以水彩画而著名,同年及第二年他同法国水彩协会一同展出。

    蒂索对牛顿夫人的思念并没有阻止他对别的女人的兴趣,据说,他曾追求过他的作品《杂技》中的走钢丝的女人。也有传闻说他计划和画家路易斯•雷森纳的女儿路易莎•雷森纳结婚。埃德蒙•德•龚古尔记载,他曾在巴黎的家里加了一层地板准备迎娶雷森纳小姐,但她最后拒绝了他。牛顿夫人的灵魂继续跟着他(有点文学色彩),1885年初,蒂索遇见了专业巫师威廉•艾琳顿,5月20日他参加了艾琳顿的降魔会。艾琳顿的传记作者说,灵魂导游“厄尼斯特”陪着牛顿夫人的灵魂进入了蒂索的灵界,会面期间,在厄尼斯特的幻影火把的照耀下,他们吻了几次。然后,她和蒂索握了握手,消失了。毫无疑问,艾琳顿只是一个骗子,但蒂索把他奉以为神,为此创作《灵界现身》(后来丢失了,人们只知道版画)作为对这一场面的记录。他还为艾琳顿的传记绘制插图《两个世界的相逢》。

    蒂索返回巴黎的前两年,创作了一系列油画,1885年4月到6月在西尔德美耶画廊展出,第二年在伦敦的土斯画廊展出。这个作品系列计划出版蚀刻版本,并由包括左拉和莫泊桑在内的法国著名作家创作文稿。这些是蒂索作为上流社会画家的最后作品,因为它导致蒂索进入完全不同的另一版本的生活。当他开始绘制这个系列的最后一幅作品时,他让他的女模特在稣尔比斯教堂唱圣歌。在那里,他为《耶稣的生活》绘制插图,蒂索后来宣称,耶稣将其带入了艺术生涯的最后阶段,之后他又为插图本圣经画素描。这种新的尝试与其对自己生活的评价一致。牛顿夫人离开后,他涉足巫术,以及其他宗教方面的崇拜。愤世嫉俗的观察者指出他的这种痴迷碰巧与1880年代和1890年代的宗教热情和天主教复兴相吻合。开始接受宗教的蒂索当然幸运地受益于这种潮流。

    蒂索的目标是展示圣经的本来场景,而不是几代艺术家们想象中的那样。因此,1886年,在他50岁生日时,他前往巴勒斯坦开始为《耶稣的生活》创作水彩插图,并大量使用摄影作为参考资料。他于1887年3月返回巴黎,1889年再次走访中东。同年他在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获得金奖,他的另一组“精神”题材《现代生活中的回头浪子》展出,并被卢森堡博物馆永久收藏。然而,蒂索并没有完全放弃他的俗世兴趣,1890年代早期,他为演员瑞加尼画肖像。

    1894年,历时八年的《耶稣的生活》已有290幅插图,大多数都在战神校场沙龙展出过。1895年他在巴黎展出了全部365幅作品,1896年在伦敦展出。在1896-97年间,这个纪念性的工程由曼姆土尔斯公司出版,一直畅销。两卷的英文版《我们的拯救者耶稣的生活》1897和1898年由亚瑟•贝尔翻译,并赠给英国前首相威廉•格拉德斯通。那些水彩画在1898-99年成功在北美巡展,1900年被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收藏,一直保存到现在。

    对于现代的眼睛来说,蒂索的宗教插图并不是很有吸引力,但对于熟悉他早期作品的人来说,这样的作品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然而,对于不了解他早期生涯的人来说,这是宗教组织和教民所欣赏的新发现。当他创作《古罗马圣殿骑士》后,蒂索的成就得到正式认可。这位“天才商人”仅靠《耶稣的生活》的法文版版权就赚了100万法郎,在北美赚了10万美金,卖给布鲁克林博物馆的原作赚了6万美金。

    虽然这些图像出现在蒂索艺术生涯的后期,但并不是最终作品。1896年,《平面》委任英国插图师雅格布胡德为雅典的第一届现代运动会采访艺术家。一时大意,他上错了船,去了埃及,在旅程中他写道,“一个非常有趣的旅行者,长着灰连鬓胡子,着装整洁的优雅人士经常戴着手套出现在甲板上,好像要上马路。”他是,雅格布胡德最后回忆说,“雅姆•蒂索,他要返回巴勒斯坦继续他的圣经系列精彩插图,为此他投入自己生命中所剩下的一切。”在六十岁的时候,继《耶稣的生活》插图成功后,蒂索开始另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为《旧约全书》画素描(现在存放在纽约的犹太博物馆),他在巴黎展出了为前四卷创作的八十幅作品。从1897到1902年,蒂索在从父亲那里继承的布伊仑城堡和自己在巴黎的家中隐世(其实经常有来访者,其中包括阿尔玛•泰德玛,蒂索后来又去过伦敦,看到了阿尔玛•泰德玛对其旧宅的改造)。他继续素描《旧约全书》,但创作到一半的时候(他计划创作400幅),他于1902年8月在布伊仑辞世,葬在了城堡中的礼拜堂。由其他艺术家后续完成的《旧约全书》于1904年出版。

    [编辑本段]社会评价

    1879年,《旁观者》杂志这样评论葛洛斯维诺画廊的展览,“在英国,蒂索只有一个对手,那就是阿尔玛•泰德玛。”雅姆•蒂索和劳伦斯•阿尔玛•泰德玛都出生于1836年,并且有着惊人相似的经历:两人都曾在巴黎学习和工作过,受1870-1871年法国普鲁士战争的影响,两位艺术家都到了伦敦,在那儿他们成为朋友。与莫奈和毕沙罗等短期避难的画家不同的是,他俩都在伦敦定居下来,并且进入了相同的社会圈,很快在那儿建立了他们的威望,获得了名声与财富。当雅姆•蒂索最后离开伦敦时,阿尔玛•泰德玛买了他的房子。在描绘生活当中的优雅人士之前,他们都受比利时画家亨德利克•利斯的影响创作历史题材方面的作品,他们都专注于亮丽的色彩和细节,画得像照片。当很多声音怀疑这两位画家在艺术史上的重要性的时候,他们明显的艺术技巧被广为欣赏和比较。两位艺术家都是那个时代的世界主义者、精明商人,他们通过创作反映19世纪后期的社会生活的作品来迎合买画人的需求。不过,阿尔玛•泰德玛的主要题材是古罗马人物(或者说是“穿着宽袍的维多利亚人”),而蒂索的对象更多是同时代的人。蒂索擅长表现时尚人物的对话场景,被质疑为“漂亮相片”(批评家约翰•拉斯金曾批评其作品为“只不过是庸俗社会的彩色照片”)。但他的作品成了19世纪最好的视觉档案,他对富裕和奢华的描绘传达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社会情绪,也暗示了作者的厌倦。

    轶事典故/雅姆·蒂索 编辑

    蒂索1836年出生在法国南特(法国西部港口城市)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他最初在巴黎的 Beaux 艺术学习艺术。 蒂索早期的画主要是历史,最有成就的是伦敦社会生活的绘画,这其中诞生了著名的画作“Too Early”。这主要来自于荷兰学校教育的严重影响。在当时作为一位年轻人最好的不冒风险的是学习印象派画家的风格。而这一切的平静都被1870年的法国佛朗哥普鲁士战争所打破。1871年法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败北及其随后的巴黎公社的建立,使得蒂索一家决定搬到伦敦居住。这次搬迁给蒂索带来相当的影响。生活所迫画家需要很快地赚一些钱。因此,Tissot开始绘制那些高度完美的有关伦敦社会生活的绘画。这其中诞生了著名的画作“Too Early”。这些画作事实上立即引起了公众和艺术批评家对其绘画艺术的关注。

    Tissot's 的成功在伦敦引起了他的印象主义画派同事们的相当的妒忌, 当时他被那些同行们视为一个小人物。对Tissot's 的作品的充满敌意的评论在今天看来都难以理解的。主要的批评指责他的画像是一张相片,而且是那样的平庸。在当时,虽然绘画表现出了耀眼的技艺和高卢人的智慧和诡辩是那些在英国的艺术家们所不能相比较的。同时由于敌对的评论及其当时英国社会等级意识严重使得这些表现社会阴暗面的画作不是一下子被人们接受。

    在1876年发生了一件改变了Tissot's 生活的一件事件。他遇见一个年轻的、有魅力的爱尔兰离婚者名叫Kathleen Newton。 Kathleen同在印度服役的一位英国军官结婚。但是由于她和另外的一个男人保持通奸关系并生下了他的孩子,这一超越人们社会文明的作法使得她被耻辱的被送回家。Kathleen Newton变成Tissot's的情妇而且搬进他在伦敦的家。这一生活方式的改变使得一个久经世故、穿着得体、非常看好的画家变成了社会公众谈笑的话题。为此Tissot 远离社会同Kathleen一起来到他的郊外小树林别墅里平静的生活。除了招待以下及少数来自艺术界的朋友以外,Kathleen变成了Tissot's 沉思女神,而且在大部份他的绘画作品里表现出来。那是她对与Tissot’s一起的美好生活和爱的感受。

    另外的一个吸引Tissot 作画的是伦敦的港口和泰晤士河。他以泰晤士河为背景而作的画使我们有与其他作品中所感受到的不同的艺术风格。对大气的呼唤、一缕轻烟、或许能够听到码头工人和船夫的呼喊。

    1882 年,Kathleen Newton在她28岁时死于肺炎。 Tissot 不能从这一突来的悲剧中恢复过来,在心爱的人去世一周后他搬回了巴黎。他从此不再接触任何浪漫的女人。他把伦敦的房子卖给Alma Tadema。

    最初 Tissot 继续在巴黎社会写生但是很快放弃这些并将绘画投身于宗教场景绘画。他两次访问中东地区去寻找作画的宗教真正背景。在这以后Tissot开始对唯心论感兴趣,他的作画动机取决于这个感兴趣的东西是否神秘。

    1902年8月8日星期五Tissot在 Buillon 去世。 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与他美丽堕落的女人及其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这就是他的一生。

    近几年来,日本和美国的收藏家们开始挖掘Tissot 画作的真正价值。那些过去批评家充满敌意的评论却成为最好的欣赏Tissot’s 作品的看点。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01-15 22:01:06

    人物关系

    编辑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