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霍洛曼空军基地

    霍洛曼空军基地(Holloman AFB)是一个美国空军基地。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奥特罗县的阿拉莫戈多市中心商业区西南合10公里处。基地名称是为纪念乔治·V·霍洛曼上校——一位在导弹研究领域的先驱而命名的。它是空中作战司令部(Air Combat Command,简称ACC)第49战斗机联队(49th Fighter Wing,简称49 FW)的总部所在地。

    编辑摘要
    中文名称: 霍洛曼空军基地 英文名称: Holloman Air Force Base
    类型: 军用:空军基地 隶属: 空中作战司令部
    国家: 美国 启用日期: 1942年
    位置: 新墨西哥州阿拉莫戈多 武装力量: 第49战斗机联队

    目录

    地理/霍洛曼空军基地 编辑

    霍洛曼空军基地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奥特罗县的阿拉莫戈多市西南6英里,海拔1248 米。[1]

    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数据,该镇拥包含总共12.7平方英里(合32.8平方公里)的地区,这其中12.5平方英里(和32.5平方公里)为陆地,0.2平方英里(合0.4平方公里)为水域。空军基地的区域为 59,639 英亩(合241平方公里)。

    人口/霍洛曼空军基地 编辑

    在2000年的人口普查中,基地居住有 2076人、393户及380个家庭。人口密度为64.0人/平方公里。共有427套住房,平均密度为13.2套/平方公里。基地的人种组成为:白人占73.31%,黑人占13.20%,美国土著(即印第安人)占0.58%,亚裔占2.84%,太平洋岛民占0.58%,其他人种占6.36%,混血儿占3.13%。西班牙或拉美裔占人口的12.43%。

    393户中67.2%拥有年龄在18岁以下的儿童与他们一同居住,88.8%为住在一起的夫妻,4.6%的户主为没有丈夫的女性,3.3% 为非家庭。所有住户中 2.8% 为独居,0.3% 为65岁或以上的孤寡老人。户均人数为 3.29,平均家庭人数为 3.34。

    历史/霍洛曼空军基地 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

    1944年的阿拉莫戈多陆军机场1944年的阿拉莫戈多陆军机场

    1942年6月10日,阿拉莫戈多陆军机场(Alamogordo Army Air Field,简称AAF)被建立在新墨西哥州阿拉莫戈多以西10公里处。最初的计划要求基地用作英国海外训练计划中心。

    1941年12月7日,日本发动了对夏威夷群岛的突袭后。英国选择不再继续它的海外训练计划,而美军则将该处视为训练它自己的正在壮大的部队的良机。

    1942年2月5日,相关建设在该机场开始进行,军队在1942年5月14日开始搬迁到阿拉莫戈多轰炸和射击靶场。

    基地由总部在科罗拉多州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美国陆军航空兵(United States Army Air Force,简称USAAF)第二空军指挥。在1942年夏天基地于6月被更名为阿拉莫戈多陆军机场时,基地配有停机坪、跑道、滑行道以及机库。

    从1942年至1945年,阿拉莫戈多陆军机场被用作超过20个不同大队的训练场所,最初飞波音B-17飞行堡垒,之后换成联合B-24“解放者”(Consolidated B-24 Liberators)。通常,这些大队在该基地服役数月,在派向海外战斗前训练他们的人员。

    当时在阿拉莫戈多陆军机场的东道主支持单位为1942年6月10日启用的第359基地总部和航空基地中队。它在1944年3月25日被定名为第231陆军机场基地单位,随后在1944年8月24日更名为第1073陆军机场基地单位。

    1945年4月16日阿拉莫戈多陆军机场被解除了它的训练任务并被分配到大陆空军,并被安排成为一个永久的B-29基地。然而战后资金削减不允许一个轰炸大队以该设施为基地,该基地于1946年2月28日被临时撤编。

    霍洛曼航空武器中心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基地的未来并不确定。关于该场所关闭的传闻四处传播。1947年3月16日,航空装备司令部(Air materiel Command)宣布该机场将成为测试和开发无人飞行器、导弹和其他研究计划的主要场所后,该基地开始了它的新时代。

    霍洛曼空军基地的火箭滑撬导轨霍洛曼空军基地的火箭滑撬导轨

    在之后的25年中,这个被称为霍洛曼航空开发中心,并之后被称为空军导弹开发中心的场所,发射了包括小不点(Tiny Tim,陆军第一种火箭),恶棍、V-2火箭、赖安 XQ-2 雄蜂、猎鹰、MGM-13 权杖、MGM-1 斗牛士,以及AGM-45伯劳鸟。

    1948年1月13日,阿拉莫戈多设施被更名为霍洛曼空军基地,以纪念乔治·V·霍洛曼上校——一位在导弹研究领域的先驱。

    1949年9月20日,第2754试验联队在霍洛曼空军基地启用,监管所有开发项目。

    1952年10月10日,霍洛曼航空开发中心启动,由唐·R·奥斯特兰德上校指挥。

    1954年12月10日,约翰·P·斯旦泼中校得到了“世界上最快的人”的称号,他驾驶一辆火箭推进试验滑撬超音速之风1号(Sonic Wind No. 1),达到了632英里每小时的速度。

    1957年9月1日,霍洛曼航空开发中心被更名为空军导弹开发中心,并于1970年8月1日撤销。

    另外,小约瑟夫·W·基廷格尔上尉于1960年8月16日乘坐一个开放吊舱气球达到102,800英尺,以尝试评估高空跳伞技术。基廷格尔上尉的一跳持续了13分钟,达到614英里每小时的速度。

    1961年1月31日,一只3岁大的黑猩猩HAM被从卡纳维拉尔角空军站被放在水星-红石2太空舱发射到157公里的空中,作为对一个太空舱和发射车的最终安全评估。HAM也因此成为了第一个到达外层空间的黑猩猩。

    1961年11月29日,一只在霍洛曼航空医疗实验室受过训练的黑猩猩ENOS,成为第一个被发射到轨道的美国实验品。ENOS被放在水星-阿塔拉斯4太空舱中发射升空,完成了绕地球2圈的飞行并在3小时21分钟之后被安全回收。

    1966年4月8日,第4758防御系统评估中队从德克萨斯的比格斯空军基地来到此处。该中队的任务是评估航空器武器系统并为防空单位提供训练。第 4758 DSES 所飞行的飞机是 B-57“堪培拉”和 F-100“超佩刀”。

    1970年10月31日,该中队被合并到佛罗里达州泰恩代尔空军基地的4677th DSES。

    1970年8月1日,根据空军系统司令部特别命令G-94(Air Force Systems Command Special Order G-94),空军导弹开发中心被撤销,而战术航空司令部承担了霍洛曼空军基地主人的责任。分配的单位和项目被转移到空军系统司令部(Air Force Systems Command,简称AFSC)内的其他地点。保留了测试和评估活动的有中央惯性导航测试设施(Central Inertial Guidance Test Facility,简称 CIGTF),高速测试轨道,雷达目标散射设施(Radar Target Scatter Facility,简称 RATSCAT),以及无人靶机设施(Target Drone Facility)。

    这些组织被联合起来以组建一个霍洛曼空军基地租住组织的核心,与空军特殊武器中心(Air Force Special Weapons Center,简称 AFSWC)一同在新墨西哥柯特兰空军基地(Kirtland Air Force Base)的第6585测试大队(6585th Test Group),被指定为该测试大队的总部。

    1975年,空军特殊武器中心被废除,而霍洛曼的第6585测试大队成为在佛罗里达的埃格林空军基地的武器开发和测试中心(Armament Development and Test Center,简称ADTC)的一部分。它们后来被更名为武器部(Armament Division,简称AD)。从1993年10月1日起,在联队重组的目的下,埃格林空军基地的航空部变为航空武器中心(Air Armament Center,简称AAC)。

    1986年,飞行系统公司(Flight Systems Inc.,后来的 Honeywell ——霍尼韦尔)被授予以一项将存放在亚利桑那州戴维斯·蒙山空军基地的194架剩余的康威尔F-106“三角标枪”(Convair F-106 Delta Dart)改装为QF-106A无人靶机的合同。这个计划被称为步测者6,一架被改装后的无人机在1987年7月进行了首次飞行。随着1990年第1批10架QF-106的改装完成,大部分工作被移交给美国空军自己。许多改装工作在飞机被从航天维修保养与改造中心的仓库中移走之前完成,而进一步的工作则在伊利诺斯州的东圣路易斯(East St Louis)完成。

    QF-106从1991年较晚时开始在新墨西哥州白沙导弹试验靶场(White Sands Missile Range),之后在佛罗里达的埃格林湾试验靶场(Eglin Gulf Test Range,以霍洛曼和泰恩代尔为基地)作为一个全尺寸航空靶机(Full-Scale Aerial Target,简称FSAT)使用。一个典型的任务将用 QF-106 作为红外线跟踪(infrared homing)导弹的靶机。该飞机在机翼下方的吊架上装有燃烧器,为热追踪导弹模拟红外线发射源。该计划的目的是为让 QF-106在与空对空导弹的交战中反复生存,以使每个 QF-106 在它被摧毁之前能尽可能长地坚持成为可能。在霍洛曼空军基地的对 QF-106(57-2524) 的最后击落发生在1997年2月20日。今天,QF-106被由QF-4“鬼怪”靶机替代。

    当前,来自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的第46测试大队负责实际的新设备和系统被这些军队提议投入使用的测试和评估。当前的初步行动包括战斗飞行器先进自卫系统,机组生命支持系统,航空侦查增强,新装备和武器投送系统,以及增强的维护设备和后勤支撑。

    第366战术战斗机联队

    1963年7月12日,在法国肖蒙-塞莫提尔斯航空基地作为在欧洲的常规打击部队服役的第366战术战斗机联队搬迁到霍洛曼。该搬迁是法国总统查尔斯·戴高乐对“超国家组织”的深刻怀疑以及他的国家在20世纪60年代偏离北约轨道并最终导致在法国的美国航空基地关闭的结果。

    第366战术战斗机联队组织结果如下:
    第389战术战斗机中队(389th Tactical Fighter Squadron,蓝色涂装)
    第390战术战斗机中队(390th Tactical Fighter Squadron,黄色涂装)
    第391战术战斗机中队(391th Tactical Fighter Squadron,红色涂装)
    第480战术战斗机中队(480th Tactical Fighter Squadron,绿色涂装)

    在该联队来到霍洛曼时,他们飞的是原空中国民警卫队在1961年柏林危机中作为钉锤行动的一部分被转移到法国的共和国 F-84F“雷电”。1965年2月在霍洛曼,该联队开始转用麦克唐纳·道格拉斯 F-4C“鬼怪”Ⅱ。

    当年晚些时候,该联队派遣它的第一个中队到越南共和国(Republic of Vietnam),第390战斗机中队被分配到大朗航空基地,而第391战斗机中队则在1966年早些时候去了金兰湾航空基地。

    1966年3月20日,该联队剩下的部分参与了战斗并搬迁到越南共和国的藩朗航空基地以支持越南战斗行动。随着第366战斗机中队转移到越南,第6583航空基地大队变成霍洛曼的主驻(东道主)单位。

    第49战术战斗机联队

    1968年7月1日,第49战术战斗机联队从西德的斯潘达勒姆航空基地来到霍洛曼,成为第一个双基地战术战斗机联队。第6583航空基地大队则被适时撤销。

    在双基地的概念下,派驻在霍洛曼的第49联队定期部署独立中队到欧洲履行北约义务。第49战术战斗机联队的中队依照到达顺序包括有:
    第7战术战斗机中队(7th Tactical Fighter Squadron,HB/HO,蓝色)
    第8战术战斗机中队(8th Tactical Fighter Squadron,HC/HO,黄色)
    第9战术战斗机中队(9th Tactical Fighter Squadron,HD/HO,红色)

    所有3个中队飞麦克唐纳·道格拉斯F-4D“鬼怪”Ⅱ。在1972年时中队航空器的尾码被标定为“HO”。

    在1969年,该联队参与了它的第一个双基地演习“饰章帽Ⅰ”,部署了 2000 人和72架飞机到位于欧洲的北约基地。也是在1969年,第49联队因在“饰章帽Ⅱ”后从德国到霍洛曼的调遣获得了它期待的“年度最有价值飞行”的麦凯奖杯。麦凯奖杯表彰第49联队因其整个联队的编队完成了最快的喷气式飞机的不落地部署。

    1972年5月,第49联队将他们的 F-4 飞机和 2600 名人员部署到泰国的塔克里皇家泰国空军基地(Takhli RTAFB)。在次部署期间第49联队飞行了超过 21,000 战斗小时,覆盖了从安禄(An Loc)到在河内附近的的关键设施的每个作战区域。在历时5个月的战斗中,该联队没有损失一架飞机或人员——一个对第49联队的所有成员的优秀训练和娴熟能力的证明。该单位得到了一个“空军优秀单位奖”(Air Force Outstanding Unit Award)。第49战术战斗机联队在1972年10月9日正式停止了它的东南亚任务,将塔克里基地移交给一个在霍洛曼的原东道主单位,从南越的岘港航空基地(Da Nang Air Base)迁移过来的第366战术战斗机联队(366th TFW)。

    F-15“鹰”时代

    1977年12月20日,该联队开始由F-4D换装为F-15A/B。该转换到1978年6月4日结束。

    1980年2月期间历时被创造,两名来自第49联队的飞行员分别飞行他们F-15在超过14小时中飞行了6,200英里,创造了一项单座战斗机的最长飞行记录。该次飞行接受了6次空中加油,证明了了第49战术战斗机联队的全球力量。

    1980年7月,该联队获得了一个主要的快速部署部队(Rapid Deployment Force)单位的委任。这个持续了一年的任务,要求该联队随时准备接受临时通知部署它的飞机、机组和支持人员。该联队担任快速部署部队单位一直持续到1981年7月,后任务被移交给弗吉尼亚州兰利空军基地的第1战术战斗机联队。

    第49联队在1988年秋天证明了它的能力,赢得了在威廉·泰尔(William Tell)的空对空武器竞赛的最高荣誉。该联队远远超过了最接近的竞争者2,000分。第49联队赢得了很多奖项,包括曾期望的奖给最好战斗机飞行员的“顶级猎手”(Top Gun)。

    F-117“夜鹰”时代

    从1991到1993年,第49联队经历了一系列转变。在1991年10月1日,作为一个空军单位的全部重任命的一部分,第49联队被重新任命为第49战斗机联队。

    1991年11月1日,第7战斗机中队停止了F-15行动,用诺斯罗普AT-38B“禽爪”(Northrup AT-38B Talons)完成一项引入战斗机训练(Lead-In Fighter Training,简称LIFT),为过渡到洛克希德F-117A“夜鹰”(Lockheed F-117A nighthawk)做准备。并在1992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如此。

    1992年6月1日,第8战斗机中队停止了F-15行动,并开始飞AT-38B LIFT 任务。

    第9战斗机中队与1992年6月5日停止了F-15行动并从来自关闭的加利福尼亚州乔治空军基地(George AFB)的第20战斗机中队的F-4E飞机,作为德国空军的战斗训练单位。

    最后的F-15与1992年6月5日离开霍洛曼,结束了长达14年的“鹰”行动。

    1992年5月9日,来自内华达州托诺帕试验靶场机场(Tonopah Test Range Airport)的4架洛克希德F-117A“夜鹰”隐形战斗机到达霍洛曼。在1992年在最后一架 F-117 被转移到霍洛曼后,在托诺帕的第37战术战斗机联队被撤销。

    F-117被最初分配到以下中队:
    第415战斗机中队 → 第8战斗机中队(415th Fighter Squadron -> 8th FS,1993年7月1日)
    第416战斗机中队 → 第9战斗机中队(416th Fighter Squadron -> 9th FS,1993年7月1日)
    第417战斗机中队 → 第7战斗机中队(417th Fighter Squadron -> 7th FS,1993年12月1日)

    这些中队是站点永久变更(Permanent Change Of Station,PCS)在1992年6月15日迁移到霍洛曼作为第37行动大队(37th Operations Group)的一部分。正式转移到第49行动大队发生在1992年7月8日,第37行动大队被撤销。1993年,这些中队被停用,资产转移到第7、第8和第9战斗机中队。第7中队被委任为战斗训练中队,第8和第9中队则成为可部署行动战斗机中队。

    1993年7月1日,第20战斗机中队作为第49行动大队的一部分启用,接管第9战斗机中队的F-4E。第20战斗机中队的任务是智慧与德国空军的训练。第20战斗机中队飞的F-4E最初为美国空军所拥有的飞机,然而在1997年该中队开始飞德国拥有的F-4F飞机。但这些F-4F用美国标记飞行。第20战斗机中队于2004年12月20日停用,这些F-4F被派往德国。[2]

    第48救援中队于1993年5月1日在霍洛曼空军基地服役,拥有6架西科斯基HH-60G“铺路鹰”(Sikorsky HH-60G Pave Hawk)直升机。第48联队的人员被部署了6次以支持北方和南方守望行动。另外,第48联队在美国西南的真实世界营救中救下了33人。该单位于1999年2月1日被停用。

    第8和第9战斗机中队从1999年2月21日到7月1日被部署到意大利的阿维亚诺航空(Aviano Air Base)和德国的斯潘达勒姆航空基地(Spangdahlem Air Base),以支持联军行动(Operation Allied Force)。飞行了总共超过 1,000 架次,飞行员飞入重兵防守的空域,遭遇乱飞的地对空导弹和防空火力。特别的,F-117A飞行员勇敢地相信他们的飞机的低可探测性技术,打击了在塞尔维亚的一些最有价值和重兵防守的目标。F-117渗入了常规飞行器无法到达的重兵防守的区域,至少损失了2架飞机。

    第479战术训练联队

    第479战术训练联队于1977年1月1日在霍洛曼启用,以支持引入战斗机训练,为分配飞行麦克唐纳·道格拉斯F-15“鹰”(McDonnell Douglas F-15 Eagle)的飞行员进行训练。第479联队的如下中队飞AT-38B“禽爪”:
    第416战术战斗机训练中队(416th Tactical Fighter Training Squadron,1979年3月14~1983年9月1日)(灰臂章)
    重任命为第433战术战斗机训练中队(1983年9月1日~1991年11月15日
    第434战术战斗机训练中队(434th Tactical Fighter Training Squadron,1977年1月1日~1991年11月15日)(红臂章)
    第435战术战斗机训练中队(435th Tactical Fighter Training Squadron,1977年1月1日~1991年11月15日)(蓝臂章)
    第436战术战斗机训练中队(436th Tactical Fighter Training Squadron,1977年1月1日~1991年11月15日)(黄臂章)

    所有第479战术训练联队的飞机使用“HM”尾码。引导战斗机训练计划在1991年被急剧削减,而该联队被在霍洛曼的第479战斗机大队(479th Fighter Group)替代,而飞机杯合并到低586飞行训练中队之下。

    第479联队于2000年7月31日停用,它的中队资源被并入第49战斗机联队,之后被转移到第46测试大队,作为第586飞行测试中队。

    第49战斗机联队/霍洛曼空军基地 编辑

    第49战斗机联队徽标第49战斗机联队徽标

    第49战斗机联队是霍洛曼空军基地的主驻单位,以随时待命的F-22“猛禽”、航空便携医疗诊所和简易基地资源来支持国家安全目标。

    该联队部署临战准备和任务支持力量以支持航空远征军行动、全球反恐战争及和平时期突发事件。

    第49行动大队(49th Operations Group,简称 49th OG)使用F-22“猛禽”飞机对国家安全目标的达成提供支持,受参谋长联席会议指挥。

    运营的中队有:
    第7战斗机中队(7th Fighter Squadron),飞F-22
    第8战斗机中队(8th Fighter Squadron),飞F-22

    所有的F-22都拥有“HO”尾码。该行动大队接管在1993年F-117A被转移到霍洛曼后被撤销的驻托诺帕试验靶场机场的第37战斗机联队的行动。除第49行动大队外,其他第49战斗机联队的子部门有:
    第49维修保养大队(49th Maintenance Group):管理和指挥联队的后勤功能。
    第49任务支持大队(49th Mission Support Group):为所有基地行动、个人和家庭成员提供支持。
    第49医疗大队(49th Medical Group):为现已和退役的军人及其家属提供医疗服务。
    第49装备维修保养大队(49th Materiel Maintenance Group):维修和部署建立一个“裸基地”(bare base)机场所需的所有设备。
    第82航空标靶中队,1分遣队(Detachment 1, 82nd Aerial Targets Squadron,来自佛罗里达州泰恩代尔空军基地):维修和操作麦克唐纳·道格拉斯(McDonnell-Douglas)QF-4鬼怪Ⅱ(QF-4 Phantom II)全尺寸航空标靶(Full Scale Aerial Target,简称FSAT)靶机(尾码 HD)。

    第46试验大队/霍洛曼空军基地 编辑

    来自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Eglin Air Force Base)的第46试验联队下属的第46试验大队(46th Test Group,简称46th TG)与第49战斗机联队一样以霍洛曼为基地。第46试验大队是一个隶属空军装备司令部(Air Force Materiel Command)的单位,

    该大队下属的中队包括:
    第586飞行试验中队(586th Flight Test Squadron),进行飞行试验。
    第746试验中队(746th Test Squadron),进行引导/导航试验,包括国内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s,简称GPS)
    第781试验中队(781th Test Squadron),负责国家RCS试验设施
    第846试验中队(846th Test Squadron),负责火箭滑车试验(Rocket Sled Tests)

    第46试验大队的飞行器尾号为“HT”。

    在霍洛曼训练过的航空大队/霍洛曼空军基地 编辑

    已知的在阿拉莫戈多陆军机场训练过的美国陆军航空兵大队有:
    第301轰炸大队(301st Bombardment Group,1942年5月27日~6月21日,飞B-17)
    训练使用B-17,派往在英格兰的第8空军。
    第303轰炸大队(303d Bombardment Group,1942年6月17日~8月7日,飞B-17)
    训练使用B-17,派往在英格兰的第8空军。
    第330轰炸大队(330th Bombardment Group,1942年8月1日~1943年4月5日,飞B-24)
    做为行动训练单位,之后作为更换训练单位,使用B-24飞机。
    第392轰炸大队(392d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4月18日~7月18日,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英格兰的第8空军。
    第454轰炸大队(454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6月1日~7月1日,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意大利的第15空军。
    第455轰炸大队(455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6月1日~9月6日,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意大利的第15空军。
    第459轰炸大队(459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7月1日~8月31日,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意大利的第15空军。
    第460轰炸大队(460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7月1日~8月31日,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意大利的第15空军。
    第449轰炸大队(449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7月5日~9月12日,飞B-25)
    训练使用B-25,派往在意大利的第15空军。
    第450轰炸大队(450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7月8日~11月20日,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意大利的第15空军.
    第465轰炸大队(465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8月1日~9月,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意大利的第15空军。
    第466轰炸大队(466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8月1日~8月31日,以及1943年11月24日~1944年2月5日,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英格兰的第8空军。
    第36战斗机大队(36th Fighter Group 1943年9月17日~11月24日,飞P-47)
    训练使用P-47,在英格兰的派往第9空军。
    第400轰炸大队(400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9月19日~12月15日,飞B-24)
    做第2空军的行动训练单位。重新分配到第1空军以训练更换机组。
    第492轰炸大队(492d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10月1日~1944年4月1日,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英格兰的第8空军。
    第487轰炸大队(487th Bombardment Group,1943年12月15日~1944年3月13日,飞B-24)
    训练使用B-24,派往在英格兰的第8空军。
    第418轰炸大队(418th Bombardment Group,1944年3月11日~4月1日)
    作为替换训练单位被分配到第2空军,但是没有分配飞机。在阿拉莫戈多被撤编。
    第25轰炸大队(25th Bombardment Group,1944年4月6日~6月20日,飞B-17)
    训练使用B-17,在阿拉莫戈多被撤编。
    第680轰炸中队(680th Bombardment Squadron,1944年12月4日~1945年5月10日,飞B-29)
    第504轰炸大队的一个中队,训练使用B-29,分配到在提尼安的第20空军。
    第467轰炸大队(467th Bombardment Group,1945年8月25日~9月8日,飞B-24)
    为撤编回到在英格兰的第8空军。

    在霍洛曼飞行过的航空器/霍洛曼空军基地 编辑

    停放在美国霍洛曼空军基地的无人机停放在美国霍洛曼空军基地的无人机

    曾在霍洛曼空军基地飞行过的航空器:

    B-17“飞行堡垒”(Flying Fortress),
    B-24“解放者”(Liberator),
    B-29“超级空中堡垒”(Superfortress),
    B-57“堪培拉”(Canberra),
    P-47“雷电”(Thunderbolt),
    AT-38B“禽爪”(Talon),
    F-4C/D/F“鬼怪”Ⅱ(Phantom II),
    F-15A/B“鹰”(Eagle),
    F-84“雷电喷气”(Thunderjet),
    F-100“超级军刀”(Super Sabre),
    F-117A“夜鹰”(Nighthawk),
    HH-60G“铺路鹰”(Pave Hawk),
    QF-106。

    当前在霍洛曼空军基地飞行过的航空器:

    T-38“禽爪”,
    QF-4“鬼怪”Ⅱ全尺寸航空靶机,
    德国空军“狂风”(Tornado),
    F-22“猛禽”(Raptor)

    速度记录/霍洛曼空军基地 编辑

    霍洛曼是世界上最长和最快的高速试验滑撬的所在地,长度为 50,788英尺(和15.40公里)速度将近 10,000英尺每秒(3公里/秒),即9马赫。第846试验中队在2003年4月30日跑出了 6,453 英里/小时(2885米/秒或10430千米/小时)或8.5马赫,创下了世界地面有轨车辆速度记录。

    轶事/霍洛曼空军基地 编辑

    霍洛曼空军基地的F-117“夜鹰”战斗机曾参与电影《变形金刚》的拍摄。[3]

    前美国政府顾问蒂莫西·古德爆料称,美国前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曾于1954年在新墨西哥州的霍洛曼空军基地与外星人进行秘密会面。[4]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2-05-03
    [2]^引用日期:2012-05-03
    [3]^引用日期:2012-05-03
    [4]^引用日期:2012-05-03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1-11 23:34:03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