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靖国神社”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靖国神社是位于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供奉着自明治维新时代以来为日本战死的军人及军属,大多数是在日本侵华战争(1931-1945)及太平洋战争(1941-1945)中阵亡的日军官兵及三万名台湾高砂义勇军等日本兵。

    靖国神社的前身是1869年由明治天皇下令创建的东京招魂社,目的纪念戊辰战争中为恢复天皇权力而牺牲的军人。 1879年,东京招魂社改名为靖国神社,此后由日本军方专门管理。二战结束后,遵循战后宪法政教分离原则,改组为独立宗教法人。

    多年来,参拜靖国神社已成为部分日本政客拉拢选民、展示右翼思想的“个人秀”。日本政客的数次参拜破坏了日本与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

    2015年4月21日起,日本靖国神社举行为期三天的例行春季大祭活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供奉“真榊”祭品。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靖国神社 别名: やすくにじんじゃ
    动工日期: 1869年2月
    地理位置: 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3−1−1 供奉对象: 日本内战和对外侵略战争的死者
    例祭1: 春季例大祭(4月21日~23日) 例祭2: 秋季例大祭(10月17日~20日)
    近代社格: 别格官币社,勅祭社 现代: 单立神社

    目录

    设立背景/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编辑

    靖国神社大祭图(1897) 靖国神社大祭图(1897)

    “靖国”出自《左传僖公二十三年》的“吾以靖国也”,意为使国家安定。

    自1853年美国佩里准将要求日本开港后(即黑船事件),日本形成了两大对立派,即以日本天皇为中心的朝廷方和德川幕府。幕府无视朝廷的命令,屈服佩里准将的开港要求,因此尊王派长州藩和萨摩藩的活动家们便展开了打倒幕府的活动,在此过程中很多人死在幕府手里。

    靖国神社展馆内部构图 靖国神社展馆内部构图

    于是,尊王派长州藩和萨摩藩在各地建立招魂社,把死在幕府手中的藩军视为“国事殉难者”,对其进行祭祀。设立招魂社的目的在于“慰灵”和“显彰”,用以鼓励自己一方活动家的活动。靖国神社的前身东京招魂社也是在这样的历史的背景下建起来的。

    然而,日本关于祭祀战死者的传统是在“御灵信仰(指的是那些在现世因为权力斗争而遭受屠杀的死者的灵魂,很可能会怀着怨恨回来报复,现世之人出于恐惧,便为了消解怨恨而祭祀这些死者的灵魂)”的基础上友好地祭祀战死的敌人和在“怨亲平等”的原则下不分敌我一起祭祀。就是说招魂社不是日本的具有悠久历史的传统,只不过是近代以后出现的新传统而已。

    设立过程/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编辑

    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明治2年(1869年),幕府军的最后一个据点函馆陷落,戊辰战争结束。[1]

    明治2年(1869年),东京招魂社落成,以纪念戊辰战争中为恢复天皇权力而牺牲的军人。[1]

    明治7年(1874年),明治天皇首次前往东京招魂社拜祭。[1]

    明治12年(1879年),东京招魂社改名为靖国神社,社格为别格官币社。[1]别格官币社是祭祀皇室功臣的神社,待遇仅次于祭祀皇族的神社(官币社),加上明治天皇的亲自参拜,靖国神社处于特殊地位。

    明治27年(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1]

    大正3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

    大正8年(1919年),靖国神社创建50周年纪念,大正天皇、皇太子裕仁亲王前往拜祭。[1]

    昭和7年4月(1932年),临时大祭,昭和天皇、香淳皇后前往拜祭。[1]

    昭和16年(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1]

    昭和20年8月(1945年8月15日),昭和天皇向全国广播,接受《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1]

    昭和20年11月,临时大祭,昭和天皇前往拜祭。[1]

    昭和20年12月,随着国家神道的废除,靖国神社成为独立宗教法人。[1]

    昭和27年(1952年),昭和天皇、香淳皇后前往拜祭。[1]

    昭和44年(1969年),昭和天皇、香淳皇后前往拜祭。[1]

    昭和50年(1975年),昭和天皇、香淳皇后前往拜祭。[1]

    建筑构成/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编辑

    供奉战犯/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编辑

    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靖国神社曾经作为神风特攻队的出发仪式举办地。往往有日本二战退伍老兵在此举行各种悼念活动。 身着二战时期日本旧军装,举行列队示威。

    此外,靖国神社大门旁边一个纪念碑上的浮雕,描绘的是中日甲午海战。都是描绘当时日本军队如何英勇作战的。

    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在明治维新后是供奉为日本战死的军人,包括中日甲午战争(1894-5年)、日俄战争(1904-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如今存放着接近250万名为日本战死者的灵位,其中有210万死于二战,包括14名二战甲级战犯和约2000名乙、丙级战犯的牌位。

    1945年,靖国神社举行“临时大招魂祭奠”,把许多未死的人也来祭祀。后改为宗教法人才得以幸存。

    1955年以后,自民党5次提出《靖国神社法案》,要求将靖国神社改为“特殊法人”,试图将之国营化。

    1974年,由于日本社会的广泛抗议,才没有成功。在正殿的神座(安置神体的地方),当初是只一座。战后,为了祭祀于台湾神宫及台南神社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和祭祀于蒙昧疆神社(张家口)的北白川宫永久王,重新设立了别的神座。因此有两神座。

    日本厚生省1966年将含有甲级战犯的祭祀名录交给当时的靖国神社宫司(即负责人)筑波藤磨,但筑波没有把他们的牌位供奉上去合祭。

    1978年10月靖国神社宫司松平永芳(战败时期的宫内大臣松平庆民的长子)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所判处的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等14人的牌位移入靖国神社合祭。

    因此,与一般神社由日本国内务省的管辖相比,靖国神社则由陆海军省的管辖,具有军事设施的性质。而且作为国家神道的主要神社之一,不被视为宗教。靖国神社把战争牺牲者当作为天皇和国家献身的英灵而进行“慰灵”和“显彰”,使得新的战争牺牲者不断出现。(战死者→由天皇主持的“慰灵”和“显彰”→教育→征兵→新的战死者)靖国神社的角色充分反映在小学修身教科书里,如母亲参加自己孩子向靖国神社合祀的活动以及经验等。

    在靖国神社供奉的阵亡二战日军军人当中,被征入伍的台湾和韩国人也在内。而日本政治环境右翼化,领袖频频前往作官式参拜,因而使邻近受害国家政府和民众的抗议加剧。

    死亡数据

    戊辰战争:7751

    供奉于靖国神社的二战阵亡日本侵略军人照片 供奉于靖国神社的二战阵亡日本侵略军人照片

    西南战争:6278

    甲午战争:13619

    占领台湾:1130

    义和团事变:1256

    日俄战争:88429

    第一次世界大战:4850

    五三惨案:185

    九一八事变:17176

    抗日战争(1937—1941):191250

    抗日战争(1941—1945)及太平洋战争:2133915

    总数:2466532人

    甲级战犯

    甲级战犯 甲级战犯
    靖国神社中的甲级战犯们 靖国神社中的甲级战犯们

    有14位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甲级战犯供奉在靖国神社,他们分别是: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木村兵太郎、广田弘毅、坂垣征四郎、武藤章、松冈洋右、永野修身、白鸟敏夫、平沼骐一郎、小矶国昭、梅津美治郎、东乡茂德。这些人都是罪行累累的屠杀者,可以说他们的存在是日本的耻辱,整个人类的耻辱。

    在日本,甲级战犯合祀问题一般被看作是日本和中韩两国之间的外交问题。反对者认为,甲级战犯合祀问题会导致对战争的肯定。

    政客参拜/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编辑

    高官参拜

    首次因“拜鬼”引发外交危机:

    1985年8月15日,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率内阁在日本战败40周年之际参拜靖国神社。这是“二战”后日本首相首次以公职身份正式参拜靖国神社。此次 “正式参拜”后,靖国神社问题就成为东北亚地区的重要外交问题。

    近年来规模最大的参拜:

    2013年4月23日的春季大祭,日本跨党派议员团体“大家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168人参拜靖国神社。这是继2005年10月以来单次参拜人数首次超过100人。2005年10月18日的秋季大祭,日本101名议员曾集体参拜靖国神社。

    近年来参拜次数最多的日本首相:

    2001年,小泉纯一郎就任日本首相。其后,他于任期内每年参拜1次,共计6 次。对此,中韩两国表示强烈反对,首脑间互访也一度中断。上世纪80年代,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则在任内参拜10次之多。

    曾在任期内“拜鬼”的日本首相:

    自1978年至今,有7位日本首相曾前往参拜靖国神社,其中部分系以“公职身份”正式参拜,部分系以“私人身份”参拜:

    1977年—1978年,福田赳夫两年内连续四次参拜。

    1979年—1980年,大平正芳一年内连续三次参拜。

    1980年—1982年,铃木善幸三年内连续九次参拜。

    1983年—1985年,中曾根康弘三年内十次参拜。

    1996年,桥本龙太郎以首相身份,在自己生日当天参拜了靖国神社。

    2001年—2006年,小泉纯一郎共6次参拜。

    2013年12月26日,安倍晋三在二次执政满一年之际,参拜靖国神社。

    2018年10月17日,安倍晋三向靖国神社献上祭祀费,日本跨党派议员联盟“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2018年10月18日上午集体参拜靖国神社。[2]

    邻国态度

    参拜靖国神社不论在任何时间都会有严重的政治后果。参拜靖国神社也同时被外界——特别是中国、朝鲜及韩国等二战中被日本侵略的国家,认为是日本领导人对右翼观点的认同,而不能对日本的侵略历史进行反省。

    比如2002年4月的再次参拜,令中国非常愤怒。

    2005年4月27日中国驻日大使王毅说,中国和日本在1985年中曾根康弘参拜靖国神社之后同意,日本高层领袖不再参拜这座神道教的神社,以换取中国不反对低层官员的参拜。翌日,于1982年到1987年担任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即称:“这是完全与事实不符的。”并且“正式否认有‘君子协定’的存在。”

    2005年5月23日,中国副总理吴仪以国内有紧急事务为由,无预警地取消了原定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的会面,提前结束访日行程;但并未变更5月24日原定的访蒙计划。

    国际舆论

    各界反对参拜靖国神社 各界反对参拜靖国神社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别尔格尔表示,日本政客一方面表示希望改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另一面却在进行有悖于国家关系正常化的举动,这不禁让人怀疑日本有否认二战时期所犯罪行、否定二战成果的意图,而这是不为世人所容许的。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阿米泰·埃佐尼表示,日本的这一事态发展不仅对日本不好,对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无益处。

    日本中央大学名誉教授伊藤成彦认为,内阁成员及议员参拜靖国神社是因为他们没有对侵略战争进行反省,这与安倍试图改变宪法第九条的错误想法一致,可能会导致日本再次发动侵略战争。这种无视历史的行为非常危险,对日本有百害而无一利。

    德国纽伦堡审判纪念馆馆长汉斯·克里斯蒂安·特伊布里希表示,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早已由国际法做出裁决,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无可置疑。日本政府和右翼分子的挑衅举动只会给地区和世界和平带来不必要的风险。

    德国全球与区域研究所专家倪宁灵博士表示,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已引起周边国家的强烈抗议,日本右翼闯入钓鱼岛海域的行为更加加剧了这种紧张形势。[3]

    历次参拜

    1945年8月18日,首相东久迩宫稔彦王在担任首相第二天就参拜了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一次)。

    1945年10月23日,首相币原喜重郎在担任首相的当月进行了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两次)。

    历次参拜 历次参拜

    1945年11月20日,首相币原喜重郎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两次)。

    1951年10月18日,首相吉田茂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2年10月17日,首相吉田茂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3年4月23日,首相吉田茂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3年10月24日,首相吉田茂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4年4月24日:首相吉田茂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7年年4月24日,首相岸信介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两次)。

    1958年10月21日,首相岸信介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两次)。

    1959年 靖国神社开始祭祀“二战”B、C级战犯。

    1960年10月10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1年6月18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1年11月15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2年11月4日,首相池田勇人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3年9月22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5年4月21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6年4月21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7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8年4月23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9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9年10月18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六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0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七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0年10月17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八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1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九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1年10月19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十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2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十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2年7月8日,首相田中角荣在担任首相第二天进行了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3年4月23日,首相田中角荣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3年10月18日,首相田中角荣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4年4月23日,首相田中角荣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4年10月19日,首相田中角荣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5年4月22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75年8月15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这是战后日本首相首次在战败投降日参拜靖国神社。

    1976年10月18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77年4月21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四次)。

    1978年4月21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四次)。

    1978年8月15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四次)。

    1978年10月17日 靖国神社秘密开始合祀甲级战犯。(时值邓小平副总理访日、中日两国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前一周。)此举于翌年被公诸于世。

    1978年10月18日,首相福田赳夫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四次)。

    1979年4月21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79年10月18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80年 日本政府曾发表“正式见解”,称“不能否定首相以公职资格参拜靖国神社有违宪的嫌疑”。

    1980年4月21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80年8月15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0年10月18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0年11月21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1年4月21日,首相铃木善幸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1年8月15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1年10月17日,首相铃木善幸第六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2年4月21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七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2年8月15日,首相铃木善幸第八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2年10月18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九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3年4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3年8月1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3年10月18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4年1月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4年4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4年8月1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六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4年10月18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七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5年1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八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5年4月22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九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靖国神社图片 靖国神社图片

    1985年8月15日,中曾根康弘首相在日本战败40周年之际参拜靖国神社。这是“二战”后日本首相首次以公职身份正式参拜靖国神社。在1985年中国和韩国强烈反对下,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一度中断。(详见:1985年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事件)

    1994年,村山富市呼吁反省军国主义历史的同时,其内阁七成员前往靖国神社参拜。

    1995年8月15日,任村山内阁通产相的桥本龙太郎等8名自民党出身的内阁成员参拜了靖国神社。

    1996年7月29日,桥本龙太郎首相以公职身份在自己生日当天参拜了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一次)。这是继中曾根康弘之后,日本首相时隔11年再次参拜靖国神社。

    1997年4月22日,“大家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的223名成员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后来成为日本首相的小渊惠三作为该会会长带头进行了参拜。

    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1997年8月15日,8名内阁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1998年8月15日,8名内阁大臣和54名国会议员及议员代理人参拜靖国神社;

    1999年8月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野中广务提出将二战甲级战犯灵位移出靖国神社,同时将靖国神社“特殊法人化”。

    1999年8月15日,8名内阁大臣和54名国会议员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

    2001年8月13日 首相小泉纯一郎第一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六次)。这是日本现职首相时隔5年参拜靖国神社。

    2002年4月21日:首相小泉纯一郎第二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六次)。

    靖国神社展馆内部俯拍 靖国神社展馆内部俯拍

    2002年12月24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福田康夫的私人咨询机构“追悼战没者暨纪念和平纪念碑等事项研究恳谈会”(简称“追悼、和平恳谈会”)提出最终报告,建议日本新建一个没有宗教色彩的、日本以及外国领导人均可拜谒的国立墓地,以纪念战争死难者并祈愿世界和平。

    2003年1月14日,首相小泉纯一郎第三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六次)。

    2004年1月1日,首相小泉纯一郎第四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六次)。

    2005年8月14日,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及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参拜。

    2005年10月17日,首相小泉纯一郎第五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六次)。

    2005年10月18日,日本一百多名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

    2006年8月15日,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第六次参拜靖国神社。

    2009年10月19日,日本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靖国神社秋季例行大祭期间参拜了供奉有14名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2009年8月15日,首相菅直人及其内阁不参拜靖国神社,而自民党与欧洲极右翼分子首次参拜靖国神社。

    2011年8月15日,日本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等50名国会议员15日上午参拜了靖国神社。

    2011年10月18日,由日本跨党派议员组成的“大家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会长:自民党前干事长古贺诚)的国会议员等18日上午参拜了正在举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国神社。

    2012年8月15日,日本国家公安委员长松原仁于15日上午参拜了靖国神社。国土交通相羽田雄一郎也前往参拜。

    政客参拜 政客参拜

    2012年10月17日,日本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

    2012年10月18日:日本67名议员参拜靖国神社。

    2013年4月23日:由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组成的“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168名成员集体参拜了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从2013年4月21日开始,靖国神社举行例行春季大祭,首相安倍晋三当天以首相名义供奉了名为“真榊”的祭品。此前,共有3名阁僚参拜了靖国神社,包括副首相麻生太郎。

    2013年8月15日,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自民党青年局局长小泉进次郎,安倍内阁两阁僚日本总务大臣新藤义孝和日本国家公共安全委员会委员长古屋圭司。以及日本跨党派议员团体“大家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的成员也参拜了靖国神社。

    2013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靖国神社供奉名为“真榊”的祭品。

    2013年10月18日,日本总务大臣新藤义孝和159名国会议员18日参拜靖国神社。

    2013年10月1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亲弟弟日本外务副大臣岸信夫参拜了正在举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国神社。[4]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了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夜景 靖国神社夜景

    2014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厚生劳动大臣田村宪久、众参两院议长山崎正昭、日本遗族会会长、前厚生劳动大臣尾辻秀久均供奉祭品。[5]

    2014年4月22日,约150名日本议员22日上午刚刚参拜靖国神社。[5]

    2014年7月13日-16日,靖国神社举行夏季大祭活动,空前盛况引无数日外游客参观。

    14年7月靖国神社夏日大祭奠游人如织 14年7月靖国神社夏日大祭奠游人如织

    2014年8月15日,安倍内阁两名阁僚,日本国家公安委员长古屋圭司、总务大臣新藤义孝参拜了供奉有14名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首相安倍晋三当天通过代理人以自民党总裁名义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祭祀费。

    2014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祭品,以配合于当天开始举行的秋季大祭。

    2014年10月1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3名女阁僚,总务大臣高市早苗、国家公共安全委员会委员长山谷惠里子、女性活跃担当大臣有村治子18日分别参拜了靖国神社。

    2015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虽因顾及内外因素拟不参拜,供奉“真榊”祭品。[6]

    2015年8月15日,当地时间一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委托其亲信、自民党总裁特别助理萩生田光一前往靖国神社替他以日本自民党总裁的名义献上了“玉串料”(祭祀费)。日本内阁府特命女性活跃担当大臣有村治子、总务大臣高市早苗以及来自自民党的政策调查会长稻田朋美、前绑架问题担当相古屋圭司、复兴政务官小泉进次郎等,于当日一早相继参拜了靖国神社。此外,日本超党派议员联盟“大家一起来拜靖国神社之会”的多名成员,也于当日前往靖国神社,进行参拜。[7]

    2016年4月21日,日本靖国神社21日至23日举行春季大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1日以“内阁总理大臣”名义向靖国神社供奉名为“真榊”的祭品。据共同社报道,今年靖国神社春季例行大祭期间,安倍将不进行参拜。除安倍以外,厚生劳动大臣盐崎恭久、众院议长大岛理森、参院议长山崎正昭也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真榊”祭品。安倍的特别助理卫藤晟一21日上午参拜了靖国神社。共同社在报道中称,安倍之所以放弃在春季大祭期间参拜靖国神社,意在与谋求东亚稳定的美国等国际社会保持一致,避免影响5月在日本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8]

    2016年4月22日,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团体“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大约90名国会议员22日上午集体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据时事通讯社22日报道,当天参拜靖国神社的国会议员来自自民党、民进党等政党,包括前日本参议院副议长尾辻秀久、厚生劳动副大臣渡嘉敷奈绪美等。[9]

    2016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5日上午委托自民党总裁特别辅佐西村康稔,以自民党总裁名义向靖国神社献上了被称为“玉串料”的祭祀费。这是安倍晋三连续第4年在日本战败日当天回避参拜靖国神社、但通过代理人向靖国神社献上祭祀费。

    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萩生田光一和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儿子、自民党农林部会长小泉进次郎都于当天参拜了靖国神社。现任总务大臣高市早苗也准备在15日参拜。

    此前多次在战败日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新任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因为出访非洲而未参拜。但稻田朋美担任会长的、由自民党国会议员组成的右翼团体“传统与创造会”成员15日参拜了靖国神社。此外,跨党派国会议员团体“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也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10]

    2016年10月17日,据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7日上午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向靖国神社供奉名为“真榊”的祭品。

    报道说,靖国神社10月17日至20日举行秋季例行大祭,安倍在此期间将不参拜靖国神社。

    安倍内阁厚生劳动大臣盐崎恭久、众议院议长大岛理森、参议院议长伊达忠一等人当天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11]

    2016年10月18日,据共同社报道,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团体“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约80名国会议员18日上午参拜了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些国会议员来自自民党、民进党等朝野政党,包括自民党选举对策委员长古屋圭司、前厚生劳动大臣田村宪久、前文部科学大臣驰浩、前国土交通大臣羽田雄一郎等。[12]

    2016年10月19日,据时事社报道,日本内阁总务大臣高市早苗19日下午前往参拜了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是今年秋季大祭期间首个前往参拜的日本内阁大臣。随后,一亿总活跃社会担当大臣加藤胜信当天下午也前往参拜。两人分别以“总务大臣”和“国务大臣”名义献上被称为“玉串料”的祭祀费。[13]

    2017年4月21日,据日媒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当天开始举行春季例行大祭的靖国神社以“内阁总理大臣 安倍晋三”的名义供奉了名为“真榊”的供品。在持续至23日的例行大祭期间,安倍将不前往参拜。[14]

    同日,日本厚生劳动大臣盐崎恭久、众院议长大岛理森、参院议长伊达忠一、担任日本遗族会会长的文部科学副大臣水落敏荣等人也供奉了名为“真榊”的供品。[15]

    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团体“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约90名国会议员21日上午参拜了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参拜者主要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辅佐官卫藤晟一、文部科学副大臣水落敏荣、自民党选举对策委员长古屋圭司、前冲绳和北方四岛担当大臣山口俊一、前国土交通大臣羽田雄一郎等。[16]

    2017年8月15日是日本投降72周年纪念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自民党总裁的名义当天上午委托自民党总裁助理柴山昌彦向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献上被称为“玉串料”的祭祀费。柴山昌彦说,安倍对无法亲自参拜感到“抱歉”。这是安倍2012年年底就任首相以来,连续第5年在日本投降日当天向靖国神社献上祭祀费。

    此外,自民党干事长代理萩生田光一和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次子、自民党第一副干事长小泉进次郎当天上午参拜了靖国神社。[17]

    2018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天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向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奉献了名为“真榊”的祭品。靖国神社21日至23日举行春季例行大祭。当天,安倍出席东京新宿御苑赏樱会。日本媒体说,预计安倍不会参拜靖国神社。20日,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团体“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的数十名国会议员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18]

    2018年8月15日,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团体“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约50名国会议员集体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安倍未去参拜,但他连续第六年以“自民党总裁”名义自费向靖国神社供奉“玉串料”(祭祀费)。[19]

    被袭击事件/靖国神社[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 编辑

    遭纵火

    中国人

    刘强在韩国警局被带出时媒体采访到他的画面 刘强在韩国警局被带出时媒体采访到他的画面

    2011年12月26日4点左右,中国广东人刘强来到位于东京的日本靖国神社, 突然在入口的柱子处放火。火很快被扑灭,未造成人员和财产损失。闻讯赶来的日本警方未将刘强抓获,后者于当天逃到韩国。刘强后来说,在靖国神社放火与自己的外婆有关。

    2012年5月,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判处刘强有期徒刑10个月。裁决称,刘强“没有造成特别损失”,作出了相对宽松的处罚。11月,刘强刑满释放,但由于日本要求引渡刘强至日本受审,后者再度被拘留以等待裁决。刘强案引发韩国媒体和该国多个历史团体的高度关注。

    2013年1月3日,首尔高等法院就此案作出裁决,不将刘强引渡至日本,因为刘强是基于“慰安妇”问题向日本表达抗议,属于“政治犯”。裁决作出后,韩国方面于2013年1月3日夜释放刘强,中国驻韩大使馆方面派车在拘留所外迎接。

    负责调查该案的韩国警官表示,刘强自称他的外祖母1942年前后被日军从韩国大邱抓到中国做慰安妇。他的曾外祖父曾从事抗日运动,后被关押在首尔西大门监狱遭严刑拷打而死。刘强在参观西大门监狱后,联想到曾外祖父遭拷打致死的场景以及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不负责任态度,怒不可遏,于是决定在1月8日外祖母生辰这天向日本使馆投掷燃烧瓶。[20]

    刘强还详细供认了之前向靖国神社正门扔燃烧瓶一事。他承认于去年12月25日在日本福岛购入汽油,并于26日凌晨前往靖国神社正门前纵火。刘强向神社内的石碑上投掷一个燃烧瓶后逃跑。由于担心回中国会被警方抓住,他于当天上午乘飞机前往韩国。[20]

    韩国人

    2013年9月22日,一名韩国男子闯入靖国神社并企图纵火被日本警方逮捕。

    据悉这名韩国男子22日晚6时在靖国神社关门前一小时进入靖国神社,晚9时许躲在神社厕所后面时被保安发现,随即跑到神社拜殿前,从背包中取出装有可燃液体的塑料瓶想向拜殿投掷,被保安制止。

    日本警方从这名韩国男子的背包中找到两个打火机,认为其有纵火嫌疑,正在对其闯入靖国神社的动机进行调查。[20]

    日本人

    2014年12月31日,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靖国神社,31日傍晚遭到放火。警方逮捕了一名男子,正在对他的身份和背景进行调查。该名男子在供述时称“想点燃镇灵社自焚”,并称“在这里自杀的话会(在神社内)祭祀我”[20]。初步调查显示,男子居住在东京都日野市,是日本人。[21]

    遭施爆

    2015年11月23日上午,靖国神社传出爆炸声。据东京消防厅等方面消息,该神社南门附近一处公共厕所的男性单间内天花板和墙壁被烧,地上散乱着干电池。此次事件中无人受伤。东京警视厅怀疑这是一起刑事案件,已在当地警署设立专案组展开调查。[22]

    全昶汉 全昶汉

    日本警方于12月9日逮捕了涉嫌制造靖国神社爆炸案的韩国男子全昶汉 。

    据日本富士电视台报道,涉案男子全昶汉现年27岁。他于案件发生前的11月21日抵达日本,住在靖国神社附近宾馆,摄像头拍到他在22日也曾前往靖国神社。23日靖国神社公厕传出爆炸声,警方在现场发现金属管、写有韩文的干电池、定时点火装置等。全昶汉在23日当天离开日本。警方在案发现场附近的摄像头画面中发现全昶汉非常可疑。随后前往其逗留的宾馆,发现房间遗留物品上的DNA与案发现场遗留物品的DNA一致。

    日本警方虽然认定全昶汉为嫌疑人,但由于其已回到韩国,未能抓捕。但在12月9日上午,全昶汉却突然乘坐飞机再次前往日本,日本警方随后将其逮捕。[23]

    据办案人员介绍,全昶汉9日被逮捕时表示对有关情况“不太清楚”。随后向公安部供认放置爆炸物,表示“来到日本本是想安放爆炸物”,“去靖国神社放置了爆炸物”。但他10日又对前往神社等情况进行翻供。[24]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6-18
    [2]^引用日期:2018-10-18
    [3]^引用日期:2013-12-26
    [4]^引用日期:2013-10-19
    [5]^引用日期:2014-04-22
    [6]^引用日期:2018-12-12
    [7]^引用日期:2015-08-15
    [8]^引用日期:2016-04-23
    [9]^引用日期:2016-04-23
    [10]^引用日期:2016-08-15
    [11]^引用日期:2016-10-17
    [12]^引用日期:2016-10-19
    [13]^引用日期:2016-10-19
    [14]^引用日期:2017-08-15
    [15]^引用日期:2017-08-15
    [16]^引用日期:2017-08-15
    [17]^引用日期:2017-08-15
    [18]^引用日期:2018-04-21
    [19]^引用日期:2018-08-15
    [20]^引用日期:2015-11-24
    [21]^引用日期:2014-12-31
    [22]^引用日期:2015-11-23
    [23]^引用日期:2015-12-11
    [24]^引用日期:2015-12-11
    扩展阅读
    1日媒称168名日本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
    2日本146名议员参拜靖国神社 安倍晋三供奉祭品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2 23:27:55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