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顺势疗法

    顺势疗法是替代医学的一种。顺势疗法的理论基础是“同样的制剂治疗同类疾病”,意思是为了治疗某种疾病,需要使用一种能够在健康人中产生相同症状的药剂。例如,毒性植物颠茄能够导致一种搏动性的头痛、高热和面部潮红。因此,顺势疗法药剂颠茄就用来治疗那些发热和存在突发性搏动性头痛的病人。

    编辑摘要

    目录

    疗法简介/顺势疗法 编辑

    顺势疗法(英语:homeopathy),又称 同类疗法,一种替代疗法,是由德国医生塞缪尔·哈内曼(Samuel Hahnemann)18世纪创立的,他发现自己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服用少量用来治疗疟疾的金鸡纳树皮后,能够出现类似于疟疾的发热。哈内曼对当时使用的治疗方法(如使用毒药砷和汞以及非常痛苦但效果没有得到证实的操作如放血和导泻)极为反感。他继续在他自己和健康的朋友身上试验其他物质,记录它们引起的症状类型,因此他相信它们也能够治愈这些症状。

    历史起源/顺势疗法 编辑

    18世纪末德国医生、药剂师塞缪尔·哈内曼提出一种新的治疗方法。当时放血、水蛭、抽气罐、泻药和砒霜等令人发毛的治疗方法正在盛行,其他药物治疗方法还很稀少。哈内曼想要放弃这些恐怖的疗法。于是,他让一些健康的人服用金鸡纳霜(奎宁),这些人很快出现了发热、脉搏加快、四肢发冷等与疟疾病人相同的症状。于是,哈内曼认为,这些药之所以能够起到治疗效果,是因为它能够产生同样的症状“以毒攻毒”,于是他构架了“同类治愈同类”的治疗理论。顺势疗法(Homeopathy)这个源于希腊语homoios(相似)和patheia(患病)的单词[1] 从此诞生了。
    之后,他又做了一系列的论证,在健康的志愿者和他自己身上实验其他药物。顺势疗法开始在一些国家流行起来,甚至一些大学专门开设了这门专业。上世纪60年代,该疗法在美国盛行一时。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官方网站介绍,1999年的一次调查表明,大约有600万美国人在使用这种疗法。而1994年世界卫生组织还将这种疗法推广到很多国家的卫生体系中,包括德国、英国、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墨西哥等。

    发明创立/顺势疗法 编辑

    哈内曼发明了一种利用这些物质制造非常稀释的制剂的方法。首先,把某种物质在酒精中浸泡几个星期,过滤浸泡液得到该物质的“母酊剂".然后, 他使用一些母酊剂通过用水反复的稀释和强烈的摇动(震荡),得到最终的药剂。直到现在,仍然用相同的基本的基本程序来制造顺势疗法 的药剂。

    最后得到的药剂往往甚至不含有原始物质的一个分子,正统的科学认为,这会致使药剂失去活性。但是,顺势疗法医师却声称使用这种方法对药剂进行稀释和震荡实际上能够使它更加有效,似乎剧烈的摇动可以把能量传输到水中并且留下了对原始物质的记忆。顺势疗法医师称之为强化,根据它们稀释的次数,这些药剂能够得到不同的势能。常见的势能级别(以稀释次数增加的顺序)为6c、12c、 30c和200c。药剂的稀释次数越少(称为低势能),功效越小,作用持续时间越短。除了酊剂之外,也有用来口服的糖基药片、药丸、颗粒和粉末的顺势疗法药剂,有些也可以做成乳剂或药膏直接涂到皮肤上。

    顺势疗法的一个核心概念,叫做“康复系统”,是人体的一种功能性系统。顺势疗法支持者声称人体有着强大的自我康复功能。简单的说“康复系统”是人体组织自我免疫和自我修复的一种功能调节系统。

    他们声称康复系统遍及人体各个组织,并在那里发挥着极其惊人的自我修复功能。在这个庞大的系统里,自我康复与外因治疗之间存在着一个纽带,就是精神牵引,这种牵引起着顺势引导和顺势推动的作用。以外力调整身体,使循环系统和神经系统功能顺畅,将自然康复力量送往各个病灶。

    发展历史/顺势疗法 编辑

    早在公元前400年,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提起,至1790年德国哈内曼医生从古刊物中挖掘出来。哈内曼医生领导的研究小组经过近60年的研究,将该理论逐步完善,至1832年,欧洲遭受流行性霍乱的袭击,传统西医束手无策时,顺势疗法药物卓越的功效首次展示在世人的面前。顺势疗法利用和激发人体固有的自愈能力根除疾病 众所周知,人体具有天生的自愈功能,免疫力就是证明。通过激发自愈体系,来加强受损细胞基因的自我修复能力,使紊乱的内分泌系统、神经系统、免疫系统的功能恢复平衡,从而从根本上治愈疾病。倍受英国皇室、欧美等发达国家高知识人士青睐的顺势疗法,正是通过增强人体自愈能力,达到快速、安全、有效、永久性地根治疾病,是21世纪最良好的医疗方式。
    美国著名的顺势疗法专家法兰克博士是美国顺势疗法药典大会HPCES的成员,同时也是美国顺势疗法药物协会、美国全国顺势疗法中心、国际顺势疗法基金会主要成员。1898年获得顺势疗法药物制造程序训练高级证书,负责开发并制定了顺势疗法及其他非传统药物临床程序。经过20多年的科研探索,2001年法兰克博士研制的最新复合配方顺势营养液LIFE-HGH通过美国FDA和GMP双重认证,2002年初正式进入中国。

    与时俱进性/顺势疗法 编辑

    顺势疗法创新的与时俱进性首先表现为顺势疗法向顺势科技领域的拓展:医学扩展到兽医、农业、工业等领域。

    畜牧方面

    1796年,哈尼曼在他的著作写到:“如果我所承认和宣布的医学法则是正确的,实际的,和自然的,这些法则就应该不仅适用于人体,也同样能适用于动物。”19世纪初期,莱比锡兽医吕克斯已制作出顺势疗法药物用来治疗马和牛的疾病。20世纪50年代,巴黎的拉利波瓦齐耶医院给200只小白鼠服了雌激素,然而又用同样的雌激素制成顺势稀释液,对这些小白鼠进行处理,结果发现:因喂雌激素后而出现的症状明显地减少了。1955年,在斯特拉堡,拉柏和伍姆塞大夫用砷使老鼠中毒,又用7C砷稀释液治疗,结果,这些白鼠排出了毒素,并存活下来。

    “顺势医学药物对治疗母牛的乳腺炎能产生良好的疗效,这不仅可迅速提高母牛的健康,还可避免牛奶因使用抗菌素治疗而被污染,从而保证牛奶的质量与生产量。

    农业方面

    针对农作物的病、虫防治及提高作物品质的需要,顺势科技技术是一项很理想的选择。防虫方面的药剂等均可运用农业方面顺势药物进行科学无害化防治。如……;对于作物病害的防治也是成效显著的。如……

    1977年密芝根大学的里斯教授用9次稀释的紫花苜蓿稀释液代替工业化肥加在农作物上,结果显示:使用紫花苜蓿稀释液的农作物,比用工业化肥种植的农作物的产量多30%,植物体积也大了30%。

    工业等方面

    美国物理学家Shui—YinLo及他的同事用顺势科技的药物制作方法研究飞机燃料,试图找到一种催化剂以增强燃烧的效能,降低废气排出的成分,减少二氧化碳在发动机内的形成,以延长发动机寿命。他把溶液稀释到6X以上并震荡后达到这一目的,并因此获得专利。

    支持意见/顺势疗法 编辑

    人们对自身的健康正体现出越来越大的关注。来自国外的顺势疗法及相应药物,乘时而起,频频亮相,而国内附和的专家也不乏其人。例如中山大学“健康与人类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医学人类学硕士生导师陈华博士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了对顺势疗法的支持。对于顺势疗法药物的制备和效力,陈华博士解释说,每次稀释后,都大力摇匀。摇匀这一过程能够将能量注入药物,增强药物的疗效。

    值得注意的是,支持顺势疗法的专家往往并不专精于药理。上文中涉及的陈华系广州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副教授、体育人文社会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体质人类学、医学人类学和体育人类学等。此外,利用中国学术文献网络出版总库检索与“顺势疗法”相关的文献,也多来自中医机构和不著名的医院。

    反对声音/顺势疗法 编辑

    国内看法

    反伪科学学者、生物化学博士方舟子曾撰写《“分子顺势疗法”来了》一文,对顺势疗法的历史与现状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他认为顺势疗法原理荒谬,药物无效,服用高度稀释的药物,实际上已经等同于饮水:“市场上销售的顺势疗法药物常见的有用蒸馏水把药物稀释了10的30次方的。这是什么概念呢?往海洋里滴一滴水,也不过被稀释了10的26次方,也就是说,其有效成分的浓度,比沧海一粟还要低1万倍,事实上是什么都没有。根据阿芙伽德罗定律,1摩尔的任何物质包含有大约10的24次方个分子,也就是说,稀释到10的24次方以后,已不可能含有被稀释的成分的一个分子,全都是水分子了。”而正因为如此,顺势疗法药物的制取成本极低,几乎与水相近。

    至于所谓的服药后病情好转,则可能属于“ 安慰剂 效应”。“的确可能有不少人亲身体验过另类医术的有效性,因此对之深信不疑并为之义务宣传。其实原因很简单,许多疾病具有所谓自限性,本来不经任何有效治疗也会自愈或好转,尤其是在心理暗示的作用下会好得更快,出现了安慰剂效应。此外,有些疾病,患者喝水对恢复身体健康也有好处。”

    国际看法

    早在1952年,美国著名科普作家马丁·加德纳在其作品《Fads and Fallacies in the Name of Science》(西方伪科学种种)中即对顺势疗法进行了精辟的描述,并记载道:“1900年以后,这一运动(指顺势疗法的热潮)开始衰落、美国的顺势疗法医学院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一些比较兴旺的学院,如曼哈顿的纽约医学院和费城的哈内曼医学院,不断减少顺势疗法的课程之后,渐渐演变成为令人信服的第一流医学院。今天在美国已不存在顺势疗法医学院,虽然有少数几所院校,如上述那两所,开设顺势疗法的研究生课程。”

    而伦敦大学学院药理学教授大卫·科克伦在2006年7月27日的《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质疑顺势疗法的论文,他认为,顺势疗法不过是在玩数字游戏。牛津大学一直在进行一些有关顺势疗法的论证实验,但是实验结果也不能令人满意。2003年的牛津大学网站上公布了对顺势疗法的一个论证结果,发现用这种治疗方法治疗一些经常头痛的患者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6名接受顺势疗法的患者,常年受到头痛的侵扰,但是在接受顺势疗法一段时间后,头痛的毛病并未缓解。而且至今没有任何一个科学家可以为顺势疗法的治疗效果提出完整合理的解释。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对顺势疗法的管理也是由松到紧,1978年从非处方药规划到了处方药当中,而且必须在出售之前送到食品药品管理局进行重新检验以保证它的安全性。

    另一方面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警告,顺势疗法不见得是治愈良方;对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病患,反而有威胁生命的疑虑。 2009年六月,「年轻科学家网络之声」团体向世界卫生组织发声,表明「不应提倡以顺势疗法治疗肺结核、婴儿腹泻、流感、疟疾、艾滋病等疾病」。 这些来自英国、非洲的医生以他们服务乡村居民的经验出发,认为「顺势疗法并没有使病患幸免于难,反而因为没有对症下药而丧失性命」。

    皇家利物浦大学医院 Nick Beeching博士表示,顺势疗法没有任何明确证据证明其对感染有任何疗效。

    世卫组织立场

    世界卫生组织控制结核司主任Mario Raviglione博士表示:“我们基于实际证据的世卫组织结核防治方针,也就是《结核防治国际标准》(ISTC)不建议使用顺势疗法。”

    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毒/艾滋病司署署长Teguest Guerma博士说:“……世界卫生组织向艾滋病毒/艾滋病投入相当多的人力和财力资源,以确保利用实际证据为基础的医疗信息并临床验证有效地、安全地治疗艾滋病......让我以因他们的努力,以确保证据为基础的方法来治疗和护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而祝贺Sense of Science组织(注:反对顺势疗法的英国青年科学家组织)中年轻的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结束。“

    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疟疾防治规划副主任Sergio Spinaci博士说:“感谢这些令人惊奇的报告(指Sense of Science组织于2009年作出的报告)及在这一争议方面的密告,……全球疟疾防治规划建议遵从世界卫生组织疟疾治疗方针治疗疟疾。这一方针不包含任何顺势疗法的应用。”

    Joe Martines,世界卫生组织儿童和青少年健康与发展部主任Elizabeth Mason博士的代表,表示“我们至今没有发现任何证据,顺势疗法会对治疗小儿腹泻带来任何好处。顺势疗法不关注脱水的治疗与缓解,这与我们的科学原则及我们对腹泻治疗的建议完全矛盾。”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办公室于2009年8月14日表示上述反馈“明确表达了世卫组织的立场。”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7-25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1 01:2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