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风雅颂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同时有同名小说、同名游戏人物、同名漫画家、同名宾馆等。从时间上看,《周颂》和《大雅》的大部分产生在西周初期;《大雅》的小部分和《小雅》的大部分产生在西周后期至东迁时;《国风》的大部分和《鲁颂》、《商颂》产生于春秋时期。角色介绍:本是人间某私塾内喂养的一只凡鸟,因误食奇果,得以听懂和使用人类语言,外形也因此产生了变化,死后更是生出了一灵三魂,极其罕见。之后长卿误伤雷元戈,令南宫煌带雷元戈去治伤。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风雅颂 作者: 阎连科
    类别: 文学 语种: 中文
    出版社: 江苏人民出版社 页数: 332
    开本: 16开 出版时间: 2008年
    装帧: 平装 版次: 1

    目录

    文学名词/风雅颂 编辑

    风雅颂赋比兴合称“六义”

    风、雅、颂

    诗经根据乐调的不同分为风、雅、颂三类。

    风是不同地区的地方音乐。《风》诗是从周南、召南、邶、鄘、卫、王、郑、齐、魏、唐、秦、陈、桧、曹、豳等15个地区采集上来的土风歌谣。共160篇。大部分是民歌。

    雅是周王朝直辖地区的音乐,即所谓正声雅乐。《雅》诗是宫廷宴享或朝会时的乐歌,按音乐的不同又分为《大雅》31篇,《小雅》74篇,共105篇。除《小雅》中有少量民歌外,大部分是贵族文人的作品。

    颂是宗庙祭祀的舞曲歌辞,内容多是歌颂祖先的功业的。《颂》诗又分为《周颂》31篇,《鲁颂》4篇,《商颂》5篇,共40篇。全部是贵族文人的作品。从时间上看,《周颂》和《大雅》的大部分产生在西周初期;《大雅》的小部分和《小雅》的大部分产生在西周后期至东迁时;《国风》的大部分和《鲁颂》、《商颂》产生于春秋时期。

    从思想性和艺术价值上看,三颂不如二雅,二雅不如十五国风。

    赋、比、兴

    赋比兴是诗经的主要三种表现手法。

    赋:平铺直叙,铺陈、排比。相当于我们常用的排比修辞方法。

    比:比喻。相当于我们常用的比喻修辞方法。

    兴:托物起兴,先言他物,然后借以联想,引出诗人所要表达的事物、思想、感情。相当于我们常用的象征修辞方法。兴就是以情寓于象中,此象乃是意象也,故兴有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

    小说书名/风雅颂 编辑

    《风雅颂》是作家阎连科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小说封面以“中国荒诞现实主义大师”来定位他,而故事也确实称得上“荒诞”。从“关雎”、“汉广”到“终风”,小说每个章节都以《诗经》中的一首诗名为题。

    图书信息

    《风雅颂》

    作者:阎连科着

    出 版 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8-6-1

    字数: 280000

    页数: 332

    开本: 16开

    I S B N : 9787214055569

    分类: 图书 >> 小说 >> 社会

    定价:29.00

    编辑推荐

    尚未出版,就引发全面争论!亵渎、被亵渎,侵犯、被侵犯阎连科,用他的唾沫给时代消毒!

    中国荒诞现实主义大师。钝刀割肉,佛头作粪。

    在现实巨大的荒谬围剿下。一个正统知识分子无法坚守他的“风雅”,当现实感一点一滴地遗漏,等待他的只有虚无与幻灭。

    关于主人公·杨科

    他把着通往知识的黑暗隧道,见机行事,要光就点火要钱就关灯。

    关于校长·李广智

    她是杨科的妻子。她是校长李广智的情妇,她是老教授的女儿,她是最知道学生们需要什么的蹿红教授。

    关于·赵茹萍

    学问的关键,在于如何放弃,如何妥协,如何坚持必须的共谋——他们举手表决把杨科送进精神病院堪称一次完美之举。

    关于·清燕大学

    内容简介

    当杨科提着耗费了5年光阴完成的研究专着《风雅之颂》的书稿回到家时,迎接他的竟然是妻子与副校长赤条条躺在床上的荤景。

    很快,像一条邋遢狗,杨科副教授被清燕大学的领导们踢出了学校——他们举手表决,集体决定把他送进学校的附属精神病院。原因不过是杨科无知地做了一回英雄而已,他带领学生抗击沙尘暴一夜成名。

    在精神病院,他被院长指派给病人们讲解《诗经》,竟得到大学里从未有过的礼遇——病人们反响无比强烈,掌声雷动。杨科赶紧落荒而逃,回到耙耧山深处的老家寺村。县城天堂街的那些坐台小姐成了他最求知的学生、最热忱的知己。

    可是,他的《风雅之颂》成了人家(妻子赵茹萍)的《完园之诗》,初恋情人也死了,杨科又爱上了她的女儿,在她和李木匠的新婚之夜,杨科掐死了新郎,领着天堂街的小姐们和一批专家、教授逃向“诗经古城”……继续朝着被孔子删掉的冥冥存在的《诗经》遗篇逃亡。

    作者简介

    阎连科,一直饱受争议。或者说,他是一个最低调的备受争议的当代作家,素有“集苦难叙事之大成”之称。他曾获第一、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第三届老舍文学奖和其他国内外奖项二十多次。

    有人说,他的小说和他的面相一样,爬满老实而滞重的皱纹,具有一种对世间体悟的愁苦质感。这其实来源于阎连科灵魂深处对当代人无序生活的精微透视和对精神世界真相的无情深剖。最令人激赏的是,他语言的绚烂一如从前,让人应接不暇——在《日光流年》、《受活》、《丁庄梦》之后,这种绚烂依然在《风雅颂》中喷薄而出。

    著名文学评论家刘再复先生这样评价阎连科作品:“让读者看到的不是滑稽剧,而是非常透彻的精神真实。这一真实就是千百万中国现代文明人都生活在幻觉之中.生活在新旧乌托邦幻象的交织纠缠之中。”

    图书目录

    卷一

    〔关雎〕当《诗经》遭遇一对狗男女

    〔汉广〕柿子树下的初情

    〔终风〕红彤彤的欲念

    〔(艹择)兮〕蹿红的的女教授

    卷二

    〔有瞽〕硬学问软膝盖

    〔良耜〕侍候飞累的鸟儿

    〔噫嘻〕那条该死的内裤

    〔泮水〕我们各怀鬼胎

    卷三

    〔出车〕必要的成交

    〔都人士〕膝盖又发软了

    〔十月之交〕捕风汉子

    〔绵蛮〕举手表决

    〔白驹〕悲壮的告别

    卷四

    卷五

    〔式微〕天使得不到尊敬

    〔晨风〕往事香艳

    〔蒹葭〕情人的礼物

    〔东门之枌〕教授来到天堂街

    〔匪风〕温暖的家

    卷六

    〔菁菁者莪〕庄严的摸顶

    〔斯干〕农事温情

    〔思齐〕情爱事业

    〔白华〕无力挽留

    〔小明〕祭奠吴德贵

    〔南山有台〕守墓人的颂歌

    卷七

    〔噫嘻〕婚姻真相

    〔臣工〕有尊严地告别

    〔駉〕欢年

    〔有駜〕小姐们的束修

    卷八

    卷九

    〔大田〕昨日重来

    〔车辖〕鸳鸯于飞

    〔隰桑〕小敏的选择

    〔渐渐之石〕别人的婚礼

    〔小弁〕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桑柔〕哄抢有理

    〔白驹〕不能没有你

    〔鸳鸯〕死神婚床

    卷十

    〔般〕逃犯

    〔天作〕狂喜

    〔时迈〕石头记

    〔有瞽〕诗经古城

    卷十一

    〔东山〕新家

    〔草虫〕家园之诗

    〔甘棠〕我又被举手表决了

    〔芄兰〕柳树下

    〔葛藟〕繁华的黄昏

    卷十一

    附录:后记三篇

    飘浮与回家

    不存在的存在

    为什么写作和要写怎样的小说

    图书文摘

    卷一风

    说起来,从京城的精神病院逃回到耙耧山脉时,我走得并不快,可时光却在我脚下汩汩湍急,飞溅而流失。这让我想起我的新着《风雅之颂——关于〈诗经〉精神的本源探究》(在以下的故事中,我可以简称这部专着为《风雅之颂》吗?)里的一句话——每个人无论你最初沿着人生的新途走到哪里,但最终都只能沿着老路走回去。

    我以为,《风雅之颂》是一部伟大的专着,它重新揭示了一部经书的起源和要义,为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重塑了精神的家园与靠山。其中的每一个字,都贵如金玉,掷地有声。它的完成,耗费了我5年的光阴。清燕大学那片松树林中教研室的枯色瓦屋,我搬进去时收拾得窗明几净,墙壁上白如天空,可等我离开时,窗棂上已经再次红漆剥落,露出了缕楼木痕。那雪白的墙壁,也布满了灰尘污垢,如同沾上了粪便的巨大抹布,挂在屋里的四周。

    当然,《风雅之颂》这部专着给我带来的还不止这些。它给我最大的回报,是今年夏天我提着书稿回家时,看见有一堆男人女人的衣服,胡乱地扔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我妻子赵茹萍,正和当时还是副校长的博导李广智,躺在卧室里的床铺上。赵茹萍粉白红润,只是稍稍有些臃肿(也可以说,她的丰满恰到好处)。可是李广智却骨瘦如柴,一身黝黑。他趴在我妻子身上,宛若一只晒干的虾米缩在一条白条鱼的身上。这一黑一白,一肥一瘦,一明一暗,让我当时就想,他们难有性高潮的到来。

    他李广智难有这个能力。

    我站在卧室门口,一手拿着钥匙,一手提了《风雅之颂》的书稿。洋洋50万言,刚刚改定誉毕,重量半尺多厚,字迹天热烦躁,其思想犹如四块砖头。大功告成,凯旋归来,我想提着这兜儿伟大,突然站到我妻子面前,借以炫耀显摆,邀功领赏。可是她却正在和校领导同床共枕,偷欢取乐(大白天的)。我家住在校区东南的家属楼里,4号楼,3单元,306室。窗外的箭杨树,旗杆样刺破青天,有几枝青绿,正在我家的窗玻璃上动情动意,搔来挠去。我惊愕地看着他们俩,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缩成一团,肩并肩地团在一块,彼此脸色惨白,浑身哆嗦不止,便觉得我回来得不算恰如其分,遇不逢时,有几分唐突和仓促。我慌忙朝后退了一步,看见他们同时去抓床头的枕巾遮盖身子时,二人的手关节碰在一起,有一片红肉落地的声音,在碎竹片编成的凉席上,一旋一闪放大了。

    他们望着我,目光暗淡而忧伤,充满了期盼和哀祷,仿佛被俘的两个士兵,在望着一管黑洞洞的枪口。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安和内疚,只好一连声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写完这部专着我就回来了,我应该先打回来一个电话的,应该先给你们打一声招呼再进来。

    我说着朝后退缩着,仿佛我是走错了门,仿佛是一个男人尿急走进了女厕所。退到客厅转过身,我又扭回头来交代道,喂,先把衣服穿起来,都先把衣服穿起来。

    我便从屋里出来了。

    轻轻关上门,我站在楼梯口。对面的墙壁上,粉上去的白色不到一年就干涸翘裂了,在我怔着目光看它时,它经不起我的直视和冷利,哗一下,有块白灰从墙上落下来。这吓了我一跳——我以为是我的脚步踢着我的耳朵了(这时候,我最怕有邻居走回来,怕他们问我说,杨教授,不回家你站这儿干啥呀?可是老天照顾我,没有安排邻居们这时走回来)。门洞里奇静无比,从楼道的窗口透进楼梯的日光吱吱作响。我把目光从窗口送出去,看见有学生提了一兜苹果,在楼下四处打量着,见周围没了人,就朝单元的大门走过来。我知道,他是来给哪个导师送礼的。不用说,他一定是哪门卷子不及格,再或害怕自己的论文通不过。通不过,不及格,就只能给导师送礼了。送了和接了,导师就只能让他通过了。我知道,在他表面不值钱的礼品内,会夹有一个装了钱的信封袋,要不然,一兜苹果根本买不住一份学业通行证。我瞟着那学生,听着他的脚步声走进楼道内,待他影失声寂片刻后,楼下教马列主义哲学的吴教授家的门铃惊天动地地响了几下,让我的心跟着哐通哐通跳一阵,又一切都归于寂静了。

    归于平静了。

    这个吴教授。

    剩下的事,就是我家屋里窸窸窣窣的穿衣声,还有拉凳子的响动声,和我妻子赵茹萍朝门口走来的脚步声。随后门开了,从门缝挤出来了我妻子那秋叶飘零的话——杨老师,你回吧。有话回来说。

    转过身,我看见她的半张脸夹在一掌宽的门缝上。待我如期而至地要转身回家后,好像她还有一个开门迎接的动作样。进了屋,关上门,她站在客厅一边儿,穿了那年新买的淡色粉裙子,绸蓝腰带束着腰,还在胸前系了个欲要飞舞的蝴蝶结,样子像是要出门给她影视系的学生上课般,只是她的手里没有拿课本,胳膊弯里也没有夹她的授课大纲和准备给学生们播放的电影片。她的双手无力地下垂着,交叉在小腹前,手心向上,胳膊微弯,仿佛生怕双手兜着的一兜儿空气会从手上漏下去。瞟了我一眼,把头勾下时,没来及细加整理的头发,有一缕乘机散漫地耷在了她的前额上,使她的脸上如同一块白布上流过了一行儿墨。结婚十几年,我已经42周岁,她已经35周岁,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有今天这样让人同情的模样儿,这样招人喜爱的可怜样,如同我的学生论文不能通过而不送礼只是站在我的面前哀求着。我把目光从她身上扫过去,看着副部级的知识分子李广智,这时他再也不是那个管着京城一所赫赫名校科研和教学的副校长,再也不是科学院院士的西学专家了,再也不是全国所有大学博士点审批小组的权威组长了。他完全成了一个做贼被人当场捉住的小老头。虽仍是身装西装,可里边白衬衣的脖扣儿还未及扣起来,领带还如一根草绳样拿在他手里,脸色铁青如夏天正旺的萝卜皮。我猜想,往日我不在家里时,他会如主人样坐在我家的沙发上,享受着我妻子给他泡的龙井和削了皮的大苹果。可是今天他不了。他虎落平阳了。他把半拉屁股挂在沙发对面的一张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不时地瞧瞧屋门口。

    仙剑角色/风雅颂 编辑

    风雅颂

    角色介绍:本是人间某私塾内喂养的一只凡鸟,因误食奇果,得以听懂和使用人类语言,外形也因此产生了变化,死后更是生出了一灵三魂,极其罕见。阎王见其有异能,便另它们可以和其他鬼吏签订契约,成为鬼吏的伙伴。此鸟好管闲事,因暂无鬼吏与之签订契约,因此常在鬼界闲晃。

    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里风、雅、颂是代替雷元戈讲话的三只怪鸟,在仙剑奇侠传四里有在转轮镜台的客串.

    经典搞笑语录

    仙剑三外传部分

    (蜀山,夜,掌门徐长卿去经楼查阅典籍,雷元戈暗中跟踪,被恰巧也要去经楼的南宫煌发现。之后长卿误伤雷元戈,令南宫煌带雷元戈去治伤。从经楼出来后)

    南宫煌:怎么谢我?

    雷元戈:谢什么?

    南宫煌:(笑)少装蒜,给我说实话,到底为什么跟踪掌门?

    雷元戈:好奇。

    南宫煌:(摆手)别顺杆爬了,大家心照不宣,我在掌门面前为你打圆场,是怕万一你有什么问题,我因为带你上蜀山而受到牵连。

    雷元戈:谢。

    南宫煌:(汗)我问你怎么谢我?

    雷元戈:你死了以后就知道了。

    南宫煌:(怒)雷元戈元戈你这头猪!我当你是朋友,你居然耍我,什么叫我死了以后,你说清楚!

    雷元戈:不可说。

    南宫煌:(拿出武器)别以为你受伤了我就不能打你?!你成心气我是不是?

    风:他说的是实话~

    颂:他平常都是这样呆头呆脑的~

    雅:看到利益就会变聪明~

    南宫煌:那你说,咱们是不是朋友?

    雷元戈:……是。

    南宫煌:你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对不对?

    雷元戈:……是。

    南宫煌:你发誓。

    雷元戈:我发誓。

    南宫煌:(怒)……呜哇!你气死我勒!你会不会发誓啊,发誓的时候要说如若违誓,会天打雷劈而死,死后上刀山、下油锅,永世不得超生,懂不懂?

    雷元戈:那些对我无效。

    南宫煌:(汗)你——?!……也罢!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也不和你计较,伤得重不重?

    雷元戈:一般,肋骨断了。

    南宫煌:你走得了吗?要不要找人抬你?

    雷元戈:腿没断。

    南宫煌:(怒)可恶!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什么,你成心气我是不是?

    雷元戈:我不认识你上辈子。

    南宫煌:(怒)你?!你别说话了,看见你说话我就有气。

    风:你怎么可能看得见他说话~

    颂:他嘴不会动~

    雅:你只能听见~

    南宫煌:(怒)滚,死鸟,你们也来气我,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雷元戈离去)

    南宫煌:(无奈)这怪人……不行,他身上有伤,脾气又古怪,我要跟去看看,别出什么差错。

    (雷元戈房内)

    南宫煌:你好好休息,等天亮我找人诊治你。

    雷元戈:……

    南宫煌:(疑问)怎么不说话?

    雷元戈:……

    风:是你不让他说话的。

    南宫煌:(怒)行!你一辈子别说话吧你。哼!我回家睡我的大头觉去。

    颂:再见!

    仙剑四部分

    (云天河等人到鬼界的转轮台镜见过云天青后逃出时所见)

    云天河:爹?

    云天青:不可能、这不可能,除非有个人,与夙玉一般……

    云天青:姑娘,你——!! (消失)

    云天河:爹!——

    雅:快走!快走!

    云天河:什么?!

    风:无常殿已经把转轮镜台的灵力暂时消去了,他们发现你们了!

    云天河:那我爹——

    颂:走吧,他不会再出现了……

    云天河:爹……他不会有事吧?

    雅:有事的是你们!

    风:对啊,我们可是一番好心,才来示警的,要是被发现,这个月的俸禄又没了。

    ??:风雅颂,你们这三只笨鸟,还不快离开!被发现我可不救你们!

    颂:闪了、闪了……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02-08 10:27:46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