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飞虎队[美籍援华志愿大队]

    飞虎队是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支援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空军的民间简称,由美国飞行教官克莱尔·李·陈纳德创建。主要工作区域以云南为主。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飞虎队 英文名: American Volunteer Group
    别名: 美国志愿航空队 创始人: 克莱尔·李·陈纳德
    成立时间: 1941年8月1日 成立目的: 高薪挖人协助抗击日本
    地点: 中国 解散时间: 1942年7月3日

    目录

    创建历史/飞虎队[美籍援华志愿大队] 编辑

    “中国空军之母”宋美龄(中) “中国空军之母”宋美龄(中)

    “飞虎队”创始人是美国飞行教官克莱尔·李·陈纳德。陈纳德1893年9月6日出生于得克萨斯州,拥有出色的飞行技术。

    1937年7月初,应国民党政府邀请,陈纳德抵达中国考察空军,担任顾问。考察快结束之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陈纳德接受宋美龄的建议,在昆明市郊组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他还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迫于日本外交压力,陈纳德的活动逐渐转为非公开。

    1941年,陈纳德接受国民党政府的委托,前往美国招募飞行员。罗斯福政府当时已准备对轴心国开战,故给予暗中支持,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以平民身份参战。

    1941年7月中旬,陈纳德回到中国时,已有68架飞机、110名飞行员、150名机械师和其他一些后勤人员到达中国。分为亚当和夏娃、熊猫及地狱天使三个中队。

    正式成立

    由于战前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认为到必要时,只要有钱,何愁买不到飞机,因此,她想出一个办法,把空军的经费储蓄起来,暂时停止购买飞机,只要现有的飞机能维持经常训练就行。抗战爆发后,随着日军的全面进攻,东南沿海主要港口尽数被日军占领,使得引进先进战机之路基本断绝;加上西方多国担心刺激日本,纷纷拒绝向中国出售先进战机,这一时期的战机价格反而大大提高   。

    国民政府的战机和飞行员在作战中损失较大,加上采购飞机运送、组装、试飞、换装需要不少时间,导致战争初期中国空军被迫使用许多更加老旧的战机升空作战,并过早地在残酷的消耗战中将本来就不多的战机和飞行员损失殆尽。面对无兵可用的窘境,宋美龄才设法与陈纳德联络,耗费十余倍于中国飞行员、数倍于美国飞行员的薪水聘请美国飞行员,同时花重金保障其生活   。

    1941年8月1日,蒋介石发布命令,正式成立中国空军美国志愿大队,任命“陈纳德上校为该大队指挥员”,以高价(陈纳德部的第一批100架霍克-81战机单价45000美元)采购战机供其使用。插翅飞虎队徽和鲨鱼头形战机机首闻名天下,其“飞虎队”的绰号在战时需要鼓舞士气之故迅速传播。

    分队组成

    陈纳德立即开始对志愿队成员进行专门训练。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志愿队人员的战术水平有了大大的提高。1941年9月1日,志愿大队部设在迁移到云南垒允的“中央飞机制造厂”。

    飞虎队队员 飞虎队队员

    在飞虎队建立时,陈纳德 根据队员飞机上的标志(飞虎队队员们在飞机上作画),将飞虎队按作战编成了3个中队:第一中队由前陆军驾驶员组成,队长是罗伯特·桑德尔,即“亚当和夏娃队”。第二中队外号“熊猫队”,杰克·纽柯克指挥。第三中队由陆、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驾驶员组成,命名为“地狱里的天使”由阿维特·奥尔森担任中队指挥官。初期仰光驻一个中队,垒允驻两个中队,一般近距离作战也可呼应。

    战机装备

    P-40 战斗机 P-40 战斗机

    Hawk-81A2(P-40c)飞机是飞虎队的主要装备,也是太平洋战争初中期美国陆军的主力战机。筹建空军志愿队之时,除开飞行人员的招募,战机的调拨也是一大难题,由于欧洲战争同样吃紧,加上纳粹德国(1939年9月1日~1945年5月8日)于当时欧洲大陆的海上封锁相当严密,美国当时同样也对欧洲战场提供军事援助。后由英国移让了100架P-40c机运到仰光将由钱昌祚接收,转给中杭厂制造装配合格试飞,再拨给美志愿队领走。这种战斗机装有1台水冷活塞式发动机,流线型机身和机头下方硕大的散热器,构成该机优美的外形,梯形下单翼装有武器,可收放后三点起落架。它的最大飞行速度为552千米/小时。二战期间,P-40c主要对手是日本零式战斗机。对比而言,P-40c机动性不如日本零式战斗机,但具有较高的俯冲速度。

    初战告捷

    1941年12月7日,陈纳德率第1中队和第2中队到昆明。20日,防空台侦测到一批日机向云南飞来,陈一白将军急告陈纳德所有战机都升空迎击。之前入云南人民饱受日机轰炸之苦,日机有时甚至在无战斗机保障护航的情况下,就出动轰炸机起飞进行轰炸。当天, 入侵日机10架,被击落6架,击伤3架,志愿队无1架损失。志愿队初战告捷,昆明各报相继报导战斗经过,称美国志愿队的飞机是“飞虎”,志愿队此战成名,被称呼为—— 飞虎队

    改编扩建

    1942年7月3日,陈纳德根据美国陆军部和蒋介石的命令,解散美国航空志愿队,而以志愿队部分队员为主组建隶属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的第23大队。美国航空志愿队在中国、缅甸、印度支那作战7个多月,以空中损失12架飞机和地面被摧毁61架的代价,取得击落约150架敌机和摧毁297架敌机的战绩。美国航空志愿队共损失26名飞行员。

    1942年7月4日,美国独立纪念日,美国志愿队奉美国陆军部及蒋介石命令在7月3日午夜12 时0分解散。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志愿队这一天仍在空战!陈纳德参加了美国志愿队工作结束仪式——告别宴,并通知了凡是能参加晚宴志愿队队员必须前往。国民政府政要和军方代表都来参加了晚宴,黄仁霖主持并称赞美国志愿队:“自从成立以来,在缅甸、印度支那、泰国和中国战斗历时7个月,共击落日机299架,击伤153架。美国志愿队4名驾驶员在空战中阵亡,6名被高射炮射中阵亡,3名被敌人炸弹炸死,3名被俘,10名在空难事故中丧生。美国志愿队共在空战中损失飞机12架,在地面上损失飞机61架(包括撤退时自毁的22架战机)……”

    美国航空志愿队解散之后,飞虎队所留飞机和人员归并美国陆军航空队第23大队,与派驻中国的第16战斗机中队组成美国空军驻华特谴队,隶属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的骨干力量。陈纳德改任美国驻华航空特谴队司令,军衔仍为准将。

    日军得知飞虎队解散的消息,遂将原在南洋的第3飞行师调往中国,企图一举歼灭新组建的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7月份,日空军对华中的美空军基地发起进攻。陈纳德采取空中游击战术,以奇袭和机动的作战方式打击日军。到7月底,共击毁日军战斗机2架,轰炸机12架。自己损失战斗机5架,轰炸机1架。

    1943年3月10日,美国陆军航空队将驻华特谴队编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陈纳德晋升少将司令。陈纳德上任后,强烈要求罗斯福总统加强驻华空军力量,夺回中国战场的制空权,并伺机攻击日本本土。后陈纳德担任中国空军(而不是中国战区)参谋长。

    所获荣誉/飞虎队[美籍援华志愿大队] 编辑

    由于战争初期,国民党政府的战机和飞行员在作战中损失较大,使得本已珍贵的战机和飞行员难以得到补充,而难以组织空中力量截敌。日机有时甚至在无战斗机保障护航的情况下,就出动轰炸机起飞进行轰炸。

    1941年12月7日,陈纳德率第1中队和第2中队到昆明。航空队在昆明上空第一次作战取得胜利。当天,入侵日机10架,被击落3架,重伤4架,而志愿队无损失。最初,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队员中有人提出,在飞机头部画上鲨鱼头,用以吓唬日本人。志愿队初战告捷,昆明各报相继报导战斗经过,称美国志愿队的飞机是“飞虎”,志愿队此战成名,被称呼为——飞虎队。

    后来,中华民国代表团向好莱坞的著名的迪士尼公司的艺术家们请求设计一个队标,华特·迪士尼亲自动手,根据“Flying Tigers”一名设计出“一只张着翅膀的老虎跃起扑向目标,老虎的尾巴高高竖起,与身体共同构成了象征胜利的V形”的图案。不过到后来,上面就渐渐不画鲨鱼头了。部分的战机更有飞虎标志的涂装。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说法指出,早在志愿队成立以前,宋子文就已经在征求AVG的标志了;本来迪士尼方面是要选择以龙作为主体,不过后来因为民国政府方面认为龙象征帝王专制,因而才决定采用了老虎;不过所有的老虎图案一直到1942年2月份以后,才开始被漆到AVG所使用的战斧机身上。

    保卫滇缅公路

    战争爆发后,日军迅速封锁了当时中国的重要港口和沿海地区,限制住了当时的海上援助,西北公路和滇越铁路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先后断绝。国民党政府接受史迪威建议,在诸多付出之后,修建了一条从昆明至缅甸的公路——滇缅公路,用来运输当时的国际援助物资和从国外购买的物资,还有抗战后方相关的生活用品。日军为了断绝中国的物资补给,迫使国民党政府屈服,经常出动飞机,轰炸公路。

    滇缅公路关系重大,此时飞虎队也肩负上了保卫滇缅公路的任务。日军飞机轰炸频繁,线路上的运输车辆和线路的桥梁咽喉要道皆是他们的攻击目标,由于数量上的差距,为了应对日军飞机作战,飞虎队飞行员经常需要频繁起机作战。

    阻敌怒江

    1942年3月,日军对缅甸发动了突然进攻,英军溃败,仰光港的大批没有来得及运输的物资被日军缴获,随后日军向北推进,并且迅速打败了缺乏沟通协调的中、美、英联军,5月攻入云南境内占领了怒江以西的地区。

    迫于战事不利,飞虎队和相关机械师、制造人员等从垒允撤退,来不及转移的飞机及相关工厂设施竭尽自毁,同时部分机场和基地也一并陷落。

    5月,日军先头部队已逼近怒江江边,与守卫的中国守军发生交战。为阻止日军乘势进犯,守军部队将事先安放于怒江之上的惠通桥的炸药引爆。

    日军渡江行动受水文条件困扰失败。飞虎队接到命令,阻击准备强渡怒江的日军。志愿队连续出击。袭击保山、腾冲、龙陵一带的日军运输队,一队日军在志愿队的轰炸下几乎全军覆没。

    6月,陈纳德率司令部及两个中队前往桂林。12日,飞虎队在桂林上空一举击落日机8架,自己仅受伤1架。桂林集资2万元慰劳美飞行员。

    后续国军重兵至怒江沿线布防,加上日军中途岛海战后缺乏支援攻击乏力,于是双方对峙于怒江两岸。滇缅公路的运输线至此被日军所切断。

    飞虎队英雄

    飞虎队空战多次,陈一白将军指挥侦报日机情报电讯精确;同时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将军依靠各地建立的相关情报站,侦测当时日军飞机起降动态,加之日空军主力陷入太平洋战场,志愿队逐步掌握制空权,国民政府称“令中国军民士气大增,战果辉煌”。从1941年9月至1942年4月,共8个月,40多次空战,共计击落日机300多架,我损失11架(经考证,飞虎队所取得的战果不会超过115架日本战机,其中还包括英国人的战果,而自身则损失了80架战斗机)。陈纳德和陈一白对中国抗战的贡献是巨大的,开始了日寇“空军全部覆灭的厄运”。12月23日,陈纳德派第3中队转往仰光,协同英军作战。在两个多月的空战中,美英战机对日作战31次,共击落日机217架。

    当时日军空军在与志愿队(飞虎队)数次交战后,也终于明白了,若仅起飞轰炸机去轰炸战略目标,而不派遣战斗机保卫护航,无异白费力气。为进一步争取美援,宋美龄于1942年2月3日致电陈纳德,推荐他出任驻华空军指挥官,军衔升为准将。陈纳德从一个鲜为人知的退役陆军航空上尉,成为中美联合抗日的英雄典型,一跃成为世界各国的新闻人物。

    太平洋战争开始后,美国初期在各个战场上处于劣势。陈纳德带领一小批空军队员,取得辉煌胜利的事迹对美国人是一剂强心针,顷刻之间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英雄,获得“飞虎将军”的美称。之后美国更于1942年4月18日空袭日本东京,以向美国民众表明美军有战胜日军的能力!

    战绩

    飞虎队 飞虎队

    虽然“飞虎队”名字的由来有不同说法,但飞虎队成立后所创下的辉煌战绩,早已成为美国空中力量在中国上空的代名词。作为美国帮助中国抗日的中美合作典范,中国对这支英勇作战、战功卓著的美国志愿队也给予了极高的赞誉。

    据史料记载,飞虎队首次作战是在1941年12月20日。空军前敌总司令部电讯监察台侦测到,日本82中队10架九九式轻轰炸机在毫无护卫下由越南起飞轰炸昆明。监察台总台长陈一白将军急告陈纳德,飞虎队所有战机升空迎击,拦击10架入侵日机,日机因无护航战斗机故弃弹返回。日军因缺乏护航战斗机,之后一年中西南地区都没有见到从越南发起攻击的轰炸机队。

    飞虎队第三中队则在日本对英美宣战后,保卫缅甸仰光。在1941年12月23日至25日的日机轰炸中,飞虎队第三中队声称“击落约90架轰炸机”。之后各中队轮流驻守仰光,协防英军,直至1942年3月仰光陷落后撤回中国,并自毁了维修中的22架P-40型战斗机。

    由于飞虎队于1941年12月20日的空战中取得了自日本零式战斗机肆虐中国战场以来的首次空战胜利,随后在缅甸战场上盟军失利时又算是一个少有的既能够创下较多击落日机战果又能体面撤出缅甸的盟国单位,因而在太平洋战争初期,受到美国与中国的大力宣传。

    但按照日方的记录,零战第一次被击落是1941年5月20日在成都上空,12航空战队飞行员木村一一空曹毙命;6月23日,12航空战队的小林喜四郎一等航空兵在兰州上空被击落,击落他们的均为地面高射炮,而不是中国空军的战斗机。

    国民党官方认为,有299架日军飞机和1000名日本飞行员在与飞虎队交手时遭到击落或在地面上被击毁,因此创造了18位王牌飞行员。

    1942年7月3日,陈纳德根据美国陆军部和蒋介石的命令,解散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组建隶属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的第23大队。至于那些与中国“感情深厚”的飞行员,除少数继续留在中国外,大部分选择回到美国。

    据称,在他们参与的31次空战中,飞虎队队员以“5至20架可用”的P-40型战斗机共击毁敌机217架,自己仅损失了14架,5名飞行员牺牲,1名被俘。但根据当时日本陆军航空队在缅甸战场上的部署以及日方的战损资料来观察,飞虎队所取得的战果不会超过115架日本战机,其中还包括英国人的战果,而自身则损失了80架战斗机。交换比上虽然略高于日军,但总体并不乐观。当然在国民政府宣传中,这一战果被注水到击落268至299架敌机,并按这一记录发放了奖金。

    陈纳德(右)与下属研究工作 陈纳德(右)与下属研究工作

    由于政治上的分歧,抗日战争即将胜利之际,陈纳德被迫辞职,乘坐飞机回国。临别之时,蒋介石和宋美龄亲自设宴送行,并且授予陈纳德将军当时国民党政府最高军事荣誉——青天白日勋章。陈纳德回国后不久,日本便宣布投降了,没能见证这最后的胜利时刻成为他的遗憾。战后,飞虎队大多数队员均得到了中国政府的 嘉奖。有十多名飞行员获得美、英政府颁发的飞行十字勋章。

    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

    1943年,志愿航空队改为第14航空队,除了协助组建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外,还协助飞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接运战略物资到中国,以突破日本的封锁,人称“驼峰航线”。航线全长800多公里,横跨喜马拉雅山脉,沿线山地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达7000米。从印度阿萨姆邦汀江,经缅甸到中国昆明、重庆,运输机飞越青藏高原、云贵高原的山峰时,达不到必需高度,只能在峡谷中穿行,飞行路线起伏,有如驼峰,驼峰航线由此得名。

    “驼峰航线”途径高山雪峰、峡谷冰川和热带丛林、寒带原始森林、以及日军占领区;加之这一地区气候十分恶劣,强气流、低气压和冰雹、霜冻,使飞机在飞行中随时面临坠毁和撞山的危险,飞机失事率高得惊人。有飞行员回忆:在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沿着战友坠机碎片的反光飞行。他们给这条撒着战友飞机残骸的山谷取了个金属般冰冷的名字“铝谷”。因此,“驼峰航线”又称为“ 死亡航线”。

    这种运输方式的代价是巨大的,运输一次资源和运输过程途中所消耗的资源形成严重的比例反差,而且一旦出现飞机事故,则损失更是加剧。为了重新打通滇缅公路开辟地面运输通道,航空队还担任运输作战人员的任务,将中国的作战部队,经过运输,送至当时印度进行军事训练,再联合当时国内作战部队,同时出击,反攻日军,恢复失地,打通滇缅公路。

    在这条航线上,中美双方3年多共向中国战场运送了70万吨急需物资,人员33477人,航空队共损失563架飞机,牺牲1500多人以及诸多失踪机组人员,如果加上中国航空公司所损失的飞机和飞行员,这个数字将会更加巨大。虽然牺牲巨大,但是航线的开通意义重大,是继滇缅公路暂时性的断绝之后的又一重要运输线,成为当时维持抗战的空中生命线,是飞行运输历史上的一大奇迹。

    飞虎队在桂林

    中国人拉动巨大碾子来回压实秧塘机场的跑道 中国人拉动巨大碾子来回压实秧塘机场的跑道

    “飞虎队”解散后,美国空军的援华行动并未停止。  

    根据1997版《桂林市志》记载:

    1943年3月10日,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扩编为第十四航空队,下属的第二十三战斗机大队和第308轰炸机中队驻扎在桂林,基地司令文森特·凯西(Vincent Casey)准将,大队长霍洛威上校。3月15日完成机群的测试工作。7月,前方梯队司令部由昆明迁到桂林。1944年1月计有驻桂P-40型机55架,B-29型机20架。飞行员中有4名中国人。2月11日,纳尔·克尔中尉曾率战斗机20架、轰炸机12架,由桂林飞袭香港日军。4月4日,蒋介石嘉奖驻桂空军。9月15日,史迪威中将和陈纳德少将命令机队陆续撤入内地,并炸毁机场设施。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中国人习惯将所有美军驻华单位称为飞虎队,因而尽管当时飞虎队解散了,但是中国人还是习惯把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第十四航空队称为飞虎队。 在桂林期间,与“飞虎队”相关的航空记录也不少———

    1941年8月1日,美国援华志愿航空队(即“飞虎队”)所属第76战斗机中队进驻桂林。

    1942年6月12日,桂林发生空战,击落日机8架。

    1942年6月28日,桂林发生空战,击落日军飞机14架,飞虎队损失飞机4架。

    停靠在秧塘机场的飞虎队战斗机 停靠在秧塘机场的飞虎队战斗机

    1942年10月29日,日机30架空袭桂林,被驻桂部队击落3架。

    1942年11月2日,日机40架分批空袭桂林,被驻桂部队击落2架。

    1942年11月23日,日机侵犯桂林,被击落2架,敌机师1名被俘。

    1943年4月,驻桂林的美国第14航空队03号油库被日机轰炸,损失航空汽油1万多加仑。

    (1943年7月3日,美国援华志愿航空队受命解散,除少数继续留在中国外,大部分选择回到美国。)

    1943年8月20日,日机49架侵入南郊上空,被中国军队击伤多架。

    1943年10月31日,广西省府发动献机,各市各界拟献9架,当天献6架。

    1944年2月11日,美国“飞虎队”纳尔·克尔中尉率战斗机20架、轰炸机12架飞袭香港日军。

    1944年3月29日,空军烈士公墓公祭典礼在尧山举行。

    1944年4月4日,蒋介石嘉奖驻桂空军。

    1944年7月31日,日机第90战队袭击桂林机场,击毁机场飞机44架。

    1944年9月15日,陈纳德将军下令破坏桂林机场。

    1944年9月17日,美国第14航空大队撤离桂林。

    桂林人以各自的方式为秧塘机场建设出力 桂林人以各自的方式为秧塘机场建设出力

    至此,飞虎队才正式撤离桂林。

    在此后的70年里,一些曾经在桂林战斗过的飞虎队队员重返故地,缅怀那段青葱岁月。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带来了珍贵的历史文物。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建立飞虎队纪念馆、重修秧塘机场,以此纪念中美二战时两国深厚友谊。

    文史记载/飞虎队[美籍援华志愿大队] 编辑

    交流及历史资料

    由于中国内地居民从未见过鲨鱼,于是误将这些飞机称作“飞老虎”,昆明一家报纸上便使用“飞老虎”一词来形容志愿队的飞机。航空队里的中国翻译见到后,将其翻译为“Flying Tiger”这个名字告诉给陈纳德,于是将航空队命名为“飞虎队”。

    从投入看,飞虎队绝对是一支纯正的雇佣兵部队:根据民国政府与美国飞行员签订的合同,每一位飞行员都能获得不菲的报酬。飞行员月薪600美元,小队长月薪650美元,中队长月薪700美元。另外击落每架日机有500美元奖金。与此相比较,1年后美国陆军航空队飞行员月薪最多也只有347美元   。

    不仅如此,这些飞虎队队员在中国的生活水平之高,是当时的普通中国人无法想象的。根据陈纳德提出的要求,国民政府“应给每个飞行员提供单人房……给全体人员提供分隔、独立的浴室及厕所……给每五十个人提供游戏娱乐房。这些房间应该有打牌桌、游戏桌或乒乓球桌。”实际提供给这些人的则是星级酒店的服务。

    这一标准在美军来华参战后依然延续,并成为各地的沉重负担:仅昆明一地的美军每天就要消费黄牛约100头。昆明一度将当地的黄牛全部宰杀以供应美军肉食,后来不得已改用水牛肉继续供给。直到后来连水牛也供应不上时,国军还设法为美军提供了不少牦牛肉   。

    在飞虎队员们来华时期,当时的东方大陆对这些飞行员们来说是神秘的和充满吸引力的,同样对于中国军民来说,这些漂洋过海而来的年轻人也同样让他们感到新奇。但是语言不通成为了双方语言交流上的障碍,中国军民为了表达对这些援华作战的年轻人的敬意,于是竖起大拇指,说“顶好(ding hao)”。这些飞行员非常喜欢这个标语和手势,他们经常和当地军民互相竖起大拇指,说“顶好(ding hao)”,这成为了当时当地军民和飞虎队队员中的流行语言和动作,有的飞行员甚至也将此标语的拼音写在了飞机上以及宣传画上。

    飞虎队来到中国时,彩色照相机刚发明不久,他们在与中国军民交流的过程中用彩色相机拍下了当时中国的风土人情,成为宝贵的彩色照片历史资料。而且,飞虎队还带来了可口可乐,将它传遍大江南北。

    深厚情谊

    飞虎队队员在执行任务之时,“援华助战条幅”也是随身携带的。在与日军作战之时,会遇到驾机被击伤或者击落,飞行员跳伞的情况。在飞虎队飞行员们跳伞落地后,经常会被当地的群众们救起,同时帮助受伤的飞行员疗伤。然后想办法组织人员将飞行员送回飞虎队的基地。当时国民党政府为了尽可能保护这些援华飞行员,据说还下达过通知,凡是救起了当时援华飞行员的,护送回到国民党政府处或者飞虎队的军事基地等处,皆可得到丰厚的回报和奖励。救助飞行员同时也是危险的,飞虎队飞行员坠机跳伞后,有时日军会尾随而至,搜捕跳伞的飞行员的踪迹,飞虎队飞行员被当地百姓救起藏起来后,当地群众面对日军的逼问,而没有吐露被救飞行员的下落,有时候抓不到受伤的飞虎队飞行员,当地百姓便会成为报复对象,受到迫害。据说曾经一位飞行员受伤跳伞后,被当地寨子中的群众救起,躲藏起来疗伤,日军搜捕飞行员未果,遂将寨子中老少聚集起来,扬言倘若不说出飞行员下落,便将寨子中的人杀死,结果毫无结果,最后寨子中数名百姓遭遇毒手。在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中,便是这种溢于言表的感情,缔结了飞虎队队员们和抗战军民们深厚的情谊。

    老兵回访

    解散后,志愿队的大部分飞行员们先后回到了美国。他们几乎都有一个特点,会在自己的物品上涂上“飞虎”的标志或者当年P—40战斗机上的鲨鱼嘴图案,牢记这段战斗的岁月。P—40系列各型飞机曾经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有主要战场的作战行动,是航空博物界的重要收藏品。二战期间共生产了这类飞机13738架,现保存在博物馆和收藏家手中的尚有70余架。

    这些曾经翱翔蓝天的“飞虎”已经退役,曾经年轻的飞行员们也逐渐老去和消逝,多年后,尚在志愿队的老战士和他们后人们来访了故地。虽然随着时间推移和发展,一些曾经熟悉的地方已经改变了模样,但是部分建筑还是保留了当时的原貌,当这些映入那些老兵的眼中之时,他们难掩激动,无不感慨万千,也许正如他们所说——这里有他们的青春和记忆…… 队中有五邑籍华侨

    据台山博物馆馆长蔡和添介绍,在抗战期间,许多台山籍华侨参加了美国人陈纳德组建的“飞虎队”,他们有的是“飞虎队”的飞行员,有的是“飞虎队”的地勤人员。当年陈纳德率领的2000多名“飞虎队”队员中,有九成左右的美籍华裔,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从台山、恩平、开平等地赴美华人的后裔,特别是美国陆军航空队第14空勤大队,基本上地勤人员都是祖籍广东的。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后,美国正式参战,美国国会也于1942年初通过了征兵法案。当时,在美华裔青年被征入伍的有两万多人,在欧洲、太平洋、亚洲战场上,其中有1300多名华裔军人被编入以华人为主的第14服务大队,被派遣到中国战场支援美国第14航空队作战。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中国人习惯将所有美军驻华单位称为飞虎队,因而尽管当时飞虎队解散了,但是中国人还是习惯把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第十四航空队称为飞虎队。

    如今大部分台山籍“飞虎队”队员已经去世,广东台山市建有“飞虎亭”纪念,此亭建成于1991年3月,位于台山市东北2公里处,素有“台山八景”美誉的石华山风景区内,由原“飞虎队”空军上尉祖籍台山台城镇城南村的梁炳聪等10多位美籍华人飞行员捐资,委托台山市海外联谊会修建。

    秧塘印记——— 飞虎队一段段不朽的往事

    临桂秧塘工业园鸡公山脚下的秧塘机场,已经是飞虎队在桂林仅存的建筑遗存,机场轮廓依稀可辨。当年,这里曾是中美空军并肩作战、狠狠打击日本强盗的重要前沿基地。1941年下半年至1944年9月20日,先后有上万的桂林人服务于该基地,留下了可以自豪的青春足迹。

    70年过去了,一座全新的纪念馆拔地而起,当年的往事依然闪烁着不朽的光辉。

    成千上万桂林人建设秧塘机场

    日前,记者来到了陈纳德当年的飞虎队指挥所。指挥所设在机场跑道旁的山腰洞里,山壁上有一块白色石刻,用中英文刻着“飞虎队指挥所旧址1943.12—1944.9”几个极为醒目的大字。字的下面树木葱茏,掩映着指挥所的洞口。整个山洞面积三四百平方米,洞壁刻有飞虎队在桂林的概况。

    洞口外有一块大石,石上刻着陈纳德将军夫人陈香梅用中英文书写的“陈纳德将军观战石”。当年,陈纳德就是站在这块石上观看他的战士们出征和返航。如果从军事的眼光分析,东西峰丛可做天然屏障,南北方开阔延伸适合飞机起降,净空条件比较差却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军用机场理想之地。

    抗战全面爆发后,秧塘机场被中央航空委员会及其顾问陈纳德看中,先后在1939年、1940年和1941年进行了三次较大范围的扩建。

    修建没有机械和动力,参与的各县农民成千上万,村村都奉命安排人员,他们搭建了茅棚竹舍,就住在机场周边。

    小山头村的龙福旭老人当年修过机场、当过养场兵,人称“机场通”。扩修大跑道时,20多岁的他是承修人之一。老人曾不止一次地向后辈回忆起过去的情景:“那时候我们先平整机场丘陵,然后在大跑道下挖基础,放一层大片石为底,再放一层中片石,面上再放一层石渣。”因为没有水泥,只能用混了黄泥浆的小石渣铺做路面,到机场建设后期才改成用石灰、黄泥、沙子混合的三合土。这种独特的路面,使得凡有飞机起落,秧塘机场的跑道上都会尘土飞扬。

    由于要起落重型轰炸机,跑道的路面必须够硬。在没有任何机械设备的情况下,龙福旭这样的民工只能拉着几吨重的钢筋混凝土巨碾来回压实。刘村的刘富生老人也参加过这样的工程。当时使用的石碾有大、中、小三种,中型石碾一般是70多人一组,大型石碾120人一组。老人曾说:“我们一边唱着号子一边拉石滚,也是蛮有味道的。”

    限于落后的生产技术,几乎每次开山取石都会有不少民工伤亡,但大家还是积极地投身到机场建设中,完成一个个伟大的工程,为战机消灭侵略者提供了最基本的条件。

    1942年6月11日,陈纳德亲自从昆明率领飞虎队4架P-40E和8架P-40B战鹰战斗机抵达桂林。帅气的机队在低空亮相时,桂林市民都向空中挥手欢呼。

    飞虎队抵达秧塘次日即与日军激战

    第二天,飞虎队就迎来了第一场激战。

    凌晨5点25分,引擎呼啸声震撼了大地,由21架日机组成的大编队逼近桂林上空。训练有素的飞虎队立即起飞升空迎战。日机刚刚飞临秧塘机场上空,邦德机组突然一个爬升,穿过敌人的战斗机群,径直向中心的轰炸机群飞去。机枪一排扫射,敌轰炸机措手不及,企图逃之夭夭。邦德机组的队员迪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落一架敌机,鲍勃和约翰也弹无虚发,击中两架敌机。

    邦德咬住一架轰炸机的尾部不放,对准其机尾射手的位置开火,不料自身的6挺机枪哑了5挺,机身还连连中弹。他赶紧避开敌机的炮火,准备重新装弹。可是,飞机的冷却装置却被击中,向地面猛扎下去,直到降至600米低空的时候,他才终于拉平了机身。然而,一架日军战斗机还是紧紧地咬住了他。此时,邦德的战机油压表降至零,仪表板因无油而发出了浓烟,根本不能继续战斗。看着跳伞高度不够,邦德将飞机迫降在稻田里,身受重伤却得以死里逃生。

    当邦德机组在诱敌时,其余的机组也跟日军战斗机纠结在一起。飞虎队的战斗机一会儿腾空跃起一会儿垂直猛扎,机枪声嗒嗒作响,火星四射,空战非常激烈。

    战斗结束后,敌人有11架飞机被击落。飞虎队损失了两架飞机,两位飞行员都安全返回了基地。

    “飞虎队”在汉中机场

    抗战时期,汉中是大后方的重镇,日本飞机从武汉起飞,溯汉江而上,常来汉中侦察、骚扰和轰炸。美国空军将领陈纳德领导的“飞虎队”,有一部分驻扎在汉中。他们的兵营就在城外西北部,从城内北校场的西北角可以去。当时城墙上有一根井绳下垂到城外,沿着井绳攀登,可以上下自如去到兵营。美国“飞虎队”在汉中时期,留下了异常难得的影像资料。这些照片不仅成为了汉中市民参与抗战的明证,还是研究汉中民国时期建筑、城市发展等方面的珍贵史料。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12-16 10:32:07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