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香菱”是“ 甄英莲”的同义词。

    甄英莲

    甄英莲(“真应怜”),是在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副册女儿,贾府通称香菱。甄英莲原籍姑苏,甄士隐独女,眉心有米粒大小的一点胭脂记。是小说中第一个登场的女性人物。 四岁那年元宵,在看社火花灯时因家奴霍启(“祸起”)看护不当而被拐子拐走。养大后原是卖给金陵公子冯渊,中途却被薛蟠抢回去,薛宝钗给她起名叫香菱。起初是薛姨妈丫鬟后成为薛蟠之妾,但为蟠妻夏金桂所不容,终究与薛蟠断绝关系,跟随宝钗去了。八十回内未交代香菱结局。 高鹗所编后四十回中仍为薛蟠妾室,夏金桂下毒害她,结果却阴差阳错毒死了自己。薛蟠出狱后,香菱扶正,难产生下一子后死去,甄士隐亲自接她归入太虚幻境。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甄英莲 所属作品: 红楼梦
    出生地: 姑苏 性别:
    国籍: 中国 角色出处: 《红楼梦》
    父亲: 甄士隐 母亲: 封氏
    真人饰演: 陈剑月(87版红楼梦)
    排行: 金陵十二钗副册第一位 外祖父: 封肃

    目录

    人物外貌 /甄英莲 编辑

    眉心中原有米粒大小的一点胭脂。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红楼梦》第一回)

    才留了头的小女孩儿,竟有些像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红楼梦》第七回)

    年轻的小媳妇子,生的好齐整模样。自开了脸,越发出挑的标致了。为人行事温柔安静,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她不上。(《红楼梦》第十六回)

    主要剧情 /甄英莲 编辑

    被拐

    甄英莲 甄英莲

    香菱的命运是可悲的,但是在《红楼梦》中曹雪芹对这个人物特别钟爱,赋予她特殊气韵,致使在大观园中游移着一股极清的暗香,虽没有林妹妹般的傲世独立,倒也是一道有着刹那芳华的风景了,然而却终究“菱花空对雪澌澌”。

    香菱原名甄英莲,与宝钗、袭人、晴雯等同岁。她出身在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姑苏,母亲封氏性情贤淑,深明礼义,父亲甄士隐严正清白,禀性恬淡,为本地望族。年已半百的夫妻俩,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乳名英莲。英莲“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全家极其疼爱。应该说英莲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是幸福美好的。不幸的是,在她四岁那年的元霄佳节,士隐命家人抱去看灯,至半夜时家人霍启因小解,将英莲放在一家人家门槛上,待他回来,英莲不见踪影。全家人到处寻找,皆无音讯,英莲早被拐子拐去,另走他乡。三月十五葫芦庙着火将甄家烧成一片瓦砾场,这一个又一个的不幸遭遇,给英莲的命运笼上了悲剧色彩。甄士隐只得将田庄折变,与妻投岳父家去。

    被卖

    当人们再悉英莲时,她已长到十二、三岁了。她被拐子养在僻静处,认拐子为亲爹。当英莲,已有些姿色时,拐子骗她说,爹因无钱还债,要卖她。这时正巧本地有个冯渊的小子,父母早亡,又无兄弟,有些薄产,一眼看上这丫头,立意买着作妾,发誓不再娶,议定三日后过门。英莲的命运这时似乎出现了转机,英莲被折磨了多年,得了这段姻缘,倒是英莲不幸中的有幸。然而又偏偏不幸的命运在捉弄这红颜薄命女。拐子为赚钱,第二日又将英莲卖与“丰年好大雪”的薛家“呆霸王”薛蟠,意欲卷走两家银子,逃往他乡。薛蟠横行霸道,淫佚跋扈,拐子哪能走脱,被两家拿往打个臭死。拐子求饶,两家人都不肯收银,只要领人。

    薛家仗着势强人多,将冯渊打了个稀烂,抬回家三日便死了,生拖死拽,把个英莲拖去。后来被薛蟠的妹妹薛宝钗取名叫香菱。香菱本先是做薛姨妈的丫头,只薛蟠成日家中与薛姨妈浑闹,薛姨妈拗不过,一年后摆酒正式纳了香菱做妾。哪知这薛蟠喜欢了没几日,不出半个月便看做马棚风一般了。

    曹雪芹安排这薄命女名字的更改,寓意着很深的含义:它是说,莲的质地高洁,贵若衬饰净瓶水的柳枝,或如如来亲炙的座席,一旦脱离莲座,委落红尘,处于污泥,甚而成为野草闲花群落中的一株菱花。

    入社

    陈剑月版香菱 陈剑月版香菱

    但是曹雪芹对香菱是十分钟爱的,可以说《红楼梦》中有两类截然不同的女子形象:一类是像黛玉、妙玉、晴雯等人的冷僻高傲;另一类是像袭人、宝钗等人的世故练达。而曹雪芹在塑造香菱时,却抛撇了这两种典型,把她塑造成娇憨天真、纯洁温和、得人怜爱的女性。香菱虽然遭到了厄运的磨难,但是却依然浑融天真,毫无心机,她总是笑嘻嘻地面对人世的一切,她恒守着她温和专一的性格。当薛蟠在外寻花问柳被人打得半死,香菱哭得眼睛都肿了,她为自己付出珍贵的痴情。薛蟠外出做生意,薛宝钗把她带入大观园来往,她便有机会结识众姑娘。为了揭示香菱书香人家的气质,曹雪芹还安排了这样一个故事——香菱学诗。她拜黛玉为师,几经失败,终于成功,梦中得句,写出了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的精彩诗句,赢得众人赞赏,被补为“海棠诗社“的社员。曹雪芹在百草千花、万紫千红的大观园中特意植入的一朵暗香的水菱。这时香菱命运的转机,给了读者一次小小的安慰。

    被虐

    可是好景不长,她舛苦的命运又到来。薛蟠外出做生意遇到家中的老亲夏家,家中也是皇商,供应宫中的盆栽,又种许多的桂花,人称桂花夏家。夏家太太见了薛蟠说喜欢的不行,叫女儿夏金桂出来相见,薛蟠迷上了花柳之姿的夏金桂,在夏家住了几天,薛蟠要走,夏母还一再苦留。薛蟠回家不久娶为正室。金桂的出现,使香菱这朵菱角花开始枯萎。金桂未来之前,她虽不幸,但终究还很自足的狭小女性侍妄世界,快活单纯过日子。

    这夏金桂,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尊自己若菩萨,视他人如粪土。因香菱是薛家早她进门之前纳的妾,便有心整治香菱。先命香菱陪她睡,香菱不肯,金桂说她嫌脏,怕夜里伏侍;不久又装起病来,说是香菱气的;金桂自扎纸人,挑唆薛蟠,薛蟠不问清红皂白,抓起门闩打香菱。香菱倍受到精神与肉体双重折磨。

    夏金桂也每每看薛宝钗不顺眼,但薛宝钗机变,每每言语弹压使她无机可乘,便拿香菱作伐,说香菱这名字没道理。她说:“菱角花开,谁见香来?若是菱角香了,正经那些香花放在哪里?可是不通之极!”香菱道:“不独菱花香,就连荷叶,莲蓬,都是有一股清香的;但它原不是花香可比,若静日静夜,或清早半夜,细领略了去,那一股清香比是花都好闻呢,就连菱角、鸡头、苇叶、芦根,得了风露,那一股清香也是令人心神爽快的。”金桂道:“依你说,这兰花桂花倒香的不好了?”香菱说到热闹头上,忘了忌讳,便接口道:“兰花、桂花的香,又非别的香可比。”一句未了,金桂的丫头忙指着香菱的脸,说道:“你可要死!你怎么叫起姑娘的名字来?”香菱猛省,依着金桂从此改名“秋菱”。香菱最终忍不住百般虐待折磨,把前面路径竟一心断绝,跟随宝钗去了。  

    结局

    老天会替人鸣不平,金桂弄巧成拙,自己落入自己设计的阴谋中毒毙了。香菱解除禁忌,扶为正室,这是香菱命运的又一次重要转机,这正像她第一次可能嫁给多情专一的冯渊一样,是黑暗生命中的一线曙光。后来又为薛家怀上了一个胎儿。眼看一切厄运即将过去,曙光即在前面,一个彻底改变命运的机会就要到来,然而它来得太迟了,太迟了。因为一生的劫难、坎坷、舛苦、不幸,特别从薛蟠房中移出,不免对月伤悲,挑灯自叹,气怒伤肝,内外拆挫不堪,已酿成干血之症。最后香菱生下的同样是一个“粉妆玉琢,乖觉可喜”的宁馨儿,而自己难产,在血汗床房挣扎而离开人世。这一生一死闪差野,让人感到香菱的命运何等苍凉、乖蹇与不幸,给读者留下了深深的思索!

    艺术形象 /甄英莲 编辑

    副册判词

    薄命女甄英莲 薄命女甄英莲

    画着一枝桂花,下面有一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后面书云:

    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注释】

    1.桂:意指夏金桂。莲藕:意指香菱。

    2.根并荷花一茎香:荷花的清香源自根茎,暗喻香菱出身不凡。父亲甄士隐“禀性恬淡”,“倒是神仙一流人品”,母亲封氏“性情贤淑,深明礼义”,此谓根、茎之香;周瑞家的说她“倒好个模样儿,竟有些像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秦可卿)的品格儿”,贾琏说她“越发出挑的标致了”,宝玉说她“这正是地灵人杰”,此谓荷花之香。

    3.遭际:遭遇。堪伤:照应香菱原名甄英莲的谐音“真应怜”。

    4.两地:拆字法,两地即右边二“土”相叠,孤木即左偏旁“木”,合为夏金桂的“桂”字。

    5.返故乡:即死亡。画面和判词均暗示香菱被夏金桂虐待致死的结局,出自作者后期构思。

    癞僧诗谶

    香菱剧照 香菱剧照

    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注释】

    1.惯养娇生:意谓香菱小时候深受父母溺爱。

    2.菱:暗喻香菱。雪:暗喻薛蟠。澌澌:下雪声。这句是香菱入薛家之谶。一说菱花指菱花镜,雪指甄士隐痛失女儿后一夜白发。

    3.好防:仔细提防。这二句是香菱元宵节被拐及葫芦庙三月十五火灾之谶,所以癞僧说香菱“有命无运,累及爹娘”。

    【鉴赏】

    如果说甄家的小荣枯映衬着贾家的大荣枯,那么香菱的命运也是对大观园群芳命运的一个暗示。谁能想象得到娇生惯养的甄家的掌上明珠,会成为一个让人作践的奴才呢?谁又能容忍那么聪明俊秀的姑娘,配给一个只会作“哼哼韵儿”的蠢材呢?有人说过这是“玉碗金盆贮以狗矢(屎)” (二知道人《红楼梦说梦》),实在令人惋惜。英莲就是“应怜”,从作者宿命的观点看来,这是不可解的,命运是无情的。

    相关诗歌 /甄英莲 编辑

    甄英莲 甄英莲

    其一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注释】

    黛玉评语:“意思却有,只是措辞不雅。”

    1.皎皎:洁白明净的样子。

    2.野客:山野之人,这里指旅人。因夜月最易引起旅人的乡思,故曰“添愁”。

    3.翡翠楼:比喻华美的楼宇。玉镜、冰盘:皆指明月,玉镜喻其明亮,冰盘喻其冷清。

    4.良宵:指月色美好的夜晚。

    其二

    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

    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

    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

    张清慧版香菱 张清慧版香菱

    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注释】

    宝钗评语:“不像吟月了,月字底下添一个‘色’字,倒还使得。你看句句倒像是月色。”

    1.玉盘:比喻圆月。

    2.香欲染:形容月下梅花香气浓郁,好像要沾染人衣。柳带:比喻月下柳枝柔软。

    3.残:淡薄。粉:铅粉。金砌:金色台阶。古时常以金粉楼台形容华丽的建筑。这两句意谓月光照耀下,台阶像涂上金粉,栏杆如抹上薄霜。

    4.余容:指将要西沉的月亮。

    陈雪婷版香菱 陈雪婷版香菱

    其三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  

    【注释】

    众人评语:“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

    1.精华:这里指月亮纯净的光辉。娟娟:美好的样子。魄:这里指月光。

    2.砧:古时捣衣的石板。这句写明月当空,大地如同白昼,时时传来捣衣声。半轮:指缺月。这句写鸡叫天亮,月色变得暗淡。

    3.绿蓑:即蓑衣,这里代指漂泊在外的人,句意写旅人的乡思。红袖:即妇女衣袖,这里代指闺中少妇,句意写少妇的闺怨。

    4.博得:招致。

    影视形象 /甄英莲 编辑

    1987年电视剧《红楼梦》陈剑月饰香菱、史可饰甄英莲(香菱被拐卖前的名字)

    1989年电影《红楼梦》童欣饰演香菱

    1996年电视剧《红楼梦》张清慧饰演香菱

    2009年电视剧《黛玉传》张雪婷饰演香菱

    2010年电视剧《新版红楼梦》张檬、宋轶饰香菱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5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2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3-22 11:50:31

    人物关系

    编辑

    甄英莲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