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马尧海

    马尧海,南京某工业大学原副教授,2009年8月因涉嫌聚众淫乱被抓获。2010年5月20日,南京某大学副教授马尧海等22人“聚众淫乱案”在南京秦淮区法院进行了公开宣判。马尧海等22人以聚众淫乱罪被追究其刑事责任。马尧海对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和违法性始终缺乏清醒的认识,被从重处罚,获刑3年6个月,他们成为了20年来第一批因为“聚众淫乱罪”获实刑的人。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马尧海 国籍: 中国
    职业: 教育 副教授

    目录

    概述/马尧海 编辑

    马尧海马尧海

    马尧海,1957年出生,研究生文化,南京某工业大学原副教授。

    网上化名“阳火旺”、“阳光旅行”,与网友“宝宝”、“天狼”等22人,在2007年夏天到2009年8月期间,通过网络认识后,分别结伙先后在多处“聚集多人进行淫乱活动”。检方的起诉书称马尧海组织或者参与的聚众淫乱活动有18起,其中有10次左右是在马尧海的家中举行。[1]

     

    换妻之路/马尧海 编辑

    马尧海马尧海的荣誉证书

    对于很多人而言,“换偶”这个词是随着“变态的马尧海”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事实并非如此。按马尧海的路径,换偶界的诸多事情浮出水面。 

    2002年,马尧海彻底摆脱了他的第二次婚姻。他的第二任妻子在他看来就是梦魇。为了寻找下一段感情,马尧海进出单身俱乐部,同时开始上网交友。 

    在某交友中心,马尧海在“夫妻交友”板块接触了山东淄博的一对老夫少妻。其中少妻网名唤作“激情火凤凰”(以下简称“火凤凰”)。 

    “那时候我想,找个年轻的也可以,就想了解一下女孩为什么愿意老夫少妻,”但是火凤凰并不搭理马尧海。 

    马尧海遂开始对夫妻交友产生好奇。他先后向五对参加交友的夫妻询问,发现“有两对认为夫妻交友是可取的;有一对认为是赶时髦,觉得不好不坏;还有一对,妻子在做过一次后产生挥之不去的不快感,再也不愿意做这个了”。 

    了解的同时,有人介绍马尧海去了某夫妻吧。现在该吧已更名,是国内最大的夫妻交友网站,现在注册用户已超过36万人。 

    马尧海仍所知不多,因为某夫妻吧需要验证,如夫妻双人的视频和照片,还需要高级会员的推荐;马尧海只好在单身浏览区晃晃。 

    马尧海的认知是,这并非黄色网站,因为“管理得很严,性爱图片的三点都要抹掉”。同时,他发现参加夫妻交友的夫妇感情都非常好,“感情不好的不可能参加,因为这需要两个人达成共识。” 

    不久,马尧海收到“火凤凰”的留言,说她离婚了,懊恼烦躁。马尧海遂劝其到南京来走走,散散心。 

    来到南京以后,“火凤凰”告诉马尧海,她曾为了夫妻交友,北京四川全国跑了个遍,她说这个很正常,你愿意就愿意,没有人勉强。 

    “这对我来说就是另外一个世面,”马尧海回忆。他后来才知道,“火凤凰”才23岁,那个男的已经45岁了,是个铁路工人,离过婚,一个月就900块钱,带个老妈,还有一个孩子。 

    这样的老夫少妻之所以能成功,原来是因为“火凤凰”更加年轻时,因为后妈干涉失恋了,在卧轨自杀时,被铁路工人救起。于是二人结了婚。婚后心情不佳的“ 火凤凰”上网时发现了某会所(夫妻交友网站,2004年因为从事淫秽色情活动被关闭),并开始在全国疯狂的“换偶”之旅。 

    该会所在鼎盛时期,曾出现10万人同时在线的盛况。 

    跨城进行夫妻交友的规则是,去的路费自己承担,主人夫妻包吃住,并打发回程的路费。 

    “‘火凤凰’的男人赖皮,去的路费也要人家给。人家给就给吧,但他拿了钱又逃票,于是就被抓起来,抓了几次之后,‘火凤凰’受不了了,觉得太丢脸,提出离婚。” 

    离婚之后的“火凤凰”留在南京与马尧海同居

    “想获得的是转移注意力”
    对于换偶和交友,马尧海有一个基本观点,他需要从中获得的并非快感,而是转移注意力。 2004年元旦,马尧海跟着“火凤凰”,有了第一次夫妻交友的经历。他们去了江苏高邮的一个小镇。对方是“火凤凰”及其前夫的旧友。 

    马尧海回忆,“一见面,那男的说,我们是另类。我心里想,我跟你们另类了,那就另类吧。” 聚餐完毕,暮色四合。主人将老人、孩子安顿去睡了觉。四人开始打牌,争上游,打输了就脱衣服。衣服脱完以后,男主人提出同屋换偶。 马尧海不干了,“我有间歇性阳痿,真到这时候,我会紧张,受不了。”主人们和“火凤凰”没有勉强,四人分了两个屋子住。 

    高邮之行持续了两天。回忆起这一段经历,马尧海表示并不刺激。  “也谈不上什么愉悦,也不兴奋。也没有什么意思。我也很疲惫,就是体验到了这么个事儿。” 
    之后,“火凤凰”回了山东,马尧海通过某网站认识了一个徐州女孩,郭某。 

    郭某时年24岁,两次离婚,每次婚姻都只持续了3个月。郭某到南京玩的时候,赶上SARS,遂和马尧海同居起来。 马尧海没有和郭某提任何关于换偶的事情。三个月以后,二人谈婚论嫁,在“婚纱都做好了”的情况下,郭某突然精神反常起来,表现出种种极端行为,比如和马尧海老母亲吵架,半夜离家出走等等。 

    马尧海发现郭某有严重的抑郁症。不久,郭某的朋友从徐州赶来将其带了回去。马回忆,郭某回徐州的半年内,常常打电话进行骚扰。但半年后突然音讯全无。 此时,“火凤凰”已找到了结婚的对象——一个理发师。2005年,在同居半年后,“火凤凰”将其带到南京拜访马尧海。希望他们结婚的时候马能够去。 

    同时,“火凤凰”告知马尧海,郭某已跳楼自杀。原来“火凤凰”本是徐州人,是郭某的邻居。而郭某在南京与马尧海同居时,曾给“火凤凰”打过电话。 “你看,‘火凤凰’卧轨以后谈恋爱,最终又结婚了,郭某想不开,跳楼了。”马尧海说,这件事给他带来的思考是,“一个人的精神压力是需要转移的,不停相逼会把人逼死”。 

    之后,马尧海又从南京单身俱乐部找了一个情人,亦未能脱离“精神病”的干系。同居一段时间后,马发现其服用抗抑郁症的药物。马尧海对那些药物并不陌生,他的家族有四个精神病人。 “我母亲,年轻时精神病,现在痴呆了;我二姐,22岁精神病爆发,裸体到处乱跑,至今未愈;我二哥,精神病爆发,2007年10月自杀身亡;我侄女,2007年5月,精神病爆发,跳钱塘江自杀,后获救。” 

    马尧海认为自己没有精神病发作,正是因为换偶和同居转移了他的一部分注意力,让他不至于走进精神死角。

    22人“聚众淫乱”的那次
    马尧海并不认为换偶会破坏家庭生活。他常常羡慕第一次换偶时遇见的那对夫妻。他认为他们感情非常好。 “2006年情人节他们来过一趟南京,男方问我能不能找几个人。他说要给他老婆一份情人节礼物。”马尧海以为男方要他买点东西,“他说不是这个意思,他说要我找几个男人,要厉害一点的。” 

    马尧海马尧海

    后来马尧海没有找到人。最终的情人节礼物是,丈夫、马尧海、以及对方老婆的情人。马尧海感慨这对夫妇的感情已好到亲密无间的地步。 那一年,“换偶圈”出了件大事。10月时,某县公安局女警苏某接受一网站一档关于性的栏目采访时,公开自己的“换偶”经历,后遭到辞退。而苏某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内最大夫妻交友网站“某某吧”的创办人。 

    这是“换偶圈”的一声春雷,换偶开始进入寻常人的视野。 

    与此同时,和苏某一同参加节目的李银河表示,换偶只是“少数成年人自愿选择的一种娱乐活动或生活方式”,既不违反婚姻道德,也没有违反性学三原则(自愿、在私密场所、当事人均为成年人),它是公民的合法权利,应当受到保护。 这件事情和马尧海的关联就是,此时更多的“换偶”网站出现,同时,有关“换偶”的QQ也开始兴起。 

    “2006年底的时候,南京建了很多换偶群,”马尧海回忆,这些群拒绝了他,“要夫妻的性爱图片和视频认证。我进不去,人家一视频,就把我踢出来。有的时候我忽悠他们,说我有老婆,在外地,人家说你老婆老不来,就又把我踢走。” 在这种情况下,马尧海自己建了一个QQ群,该群很快加了190多名网友。成员多是其他“换偶”QQ群的成员。 

    据查,在此次涉嫌“聚众淫乱罪”的22人中,有10余人都是该群的成员。他们的第一次活动,就在马尧海的家中。时间是2007年夏天。 据公诉书,2007年的那个夏天,马尧海和他的朋友一共“聚众淫乱”8次,其中7次在马尧海的家中。马尧海是这22个嫌疑人中最为年长、学历最高的一位。 

    马尧海说,聚会并不存在强烈快感,甚至谈不上刺激。场面也并不“像外面人想象的,一上来就裸体,然后怎样怎样疯狂。”就算会玩SM,对他们来说,也只是生活的一个部分,就好像“观察一朵花开那么平静”。 

    “我最大的刺激是什么?就是我在珠江路上,看到路边的大屏幕,那神六上了天,感到很刺激。” 而让马尧海颇为欣慰的是,这种生活方式甚至救过一条生命。 2004年,一女子与马尧海聊天时表示,因丈夫出轨,她想要上吊自杀。马尧海遂邀该女子来南京散心。该女子在南京呆了一个星期后,没有再寻短见,后来离了婚,有了自己的情人,也开始换偶。 

    马尧海表示,该女子常常感激他,说幸亏他,才没有上吊或者跳楼。 时光荏苒,2009年国庆期间,正是这名女子,致电马尧海,提醒其已经在互联网上出名,名曰“王教授”,主题词就是“换偶”。

    情人

    1983年胡某是马尧海的情人,马尧海是通过“单身俱乐部”认识胡某的。2008年元旦前的一天晚上,一对夫妻到了马尧海家,然后他们4人开始了“换妻游戏”,2008年春节前,又有一对夫妻来到马尧海家……据马尧海介绍,2008年春节后,他带着胡某去上海参加“换妻”,结果到了之后,胡某反悔,这让他很生气,两人吵了一架后,胡某搬出了他家。 据胡某介绍,除了聚众淫乱外,他们各网友之间,还经常单独约会,就这样,他整天沉迷于这样的生活中不能自拔,直到案发。

    家庭背景/马尧海 编辑

    在马尧海看来,自己的大家庭及亲人屡遭厄运,也是他后来沾染换妻活动的原因之一:他的二哥、姐姐先后相继发生精神病并自杀,他最疼爱的外甥女也出现了精神异样跳钱塘江。马尧海坦言,他最初浏览夫妻交友网站,以及后来开建换妻俱乐部QQ群,是为了分散自己的痛苦。 

    马尧海分析,他的众多“同好”之所以提议在其家中进行活动,是因为他们认为,马的母亲患有严重耳聋,且完全痴呆,可能不会影响他们的活动。

    犯罪起诉/马尧海 编辑

    起诉书指出,“2007年夏天至2009年8月间,马尧海组织或参与聚众淫乱活动18起,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一条的规定,当以聚众淫乱罪追究其责任。”

    尽管多次参加换偶游戏,但马尧海直到2009年8月21日被警察带走时才第一次听说这个罪名。现在,他很清楚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刑法》第三百零一条规定,聚众进行淫乱活动的,对首要分子或者多次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各方观点/马尧海 编辑

    马尧海个人观点

    马饶海马尧海被警方控制

    1、床上的事都晾在人家面前,还有什么事不能说,还有什么顾虑
    2、最近这几天是我心情最好的几天,因为正是有了媒体的全面报道,世人才能认识到,我并不是一个一天趴在网上、专门勾引人家老婆的魔鬼,也不是什么倡导者,或者“换妻教父”。
    3、先后经过两次失败的婚姻,尤其是第二次离婚后,不仅其两处房产及儿子都判给了前妻,而且自己有一大堆债务。这段经历带给他“深深的伤疤和人性的扭曲”。
    4、参与“换妻”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分散自己的痛苦,不想让自己突发精神病。
    5婚姻是碗白开水,不愿喝的也得喝;交换配偶是杯美酒,愿喝的就喝,不想喝的就别喝。我没有想到这是犯罪,直到被警察抓住,我才第一次听说聚众淫乱罪这个罪名。
    6、这是夫妇自己的事,自己的身体自己支配,没有任何人强迫别人,没想到触犯了法律

    学者观点

    姚永安表示:1、刑法并没有把马尧海的“换偶”行为规定为犯罪;马尧海的行为也没有社会危害性。
    2、聚众淫乱罪,属于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只有在公开的场合搞,才能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他们只是在自己家里搞,对社会没有任何影响,连违法都谈不上,何谈犯罪?
    3、聚众淫乱,应该和聚众斗殴一样,两帮人,看见人就打,不分对象,那才叫聚众淫乱。有感情的自愿的行为不能算作是淫乱。
    4、现在的问题是,聚众淫乱根本没有一个权威解释,立法、司法、学理都没有解释。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表示:
    1、聚众淫乱确实不好界定。
    2、“什么叫众?不知道,三人或三人以上这是一般意义上的解释,但这不是权威的共识;淫乱这个词也不是很清晰的,它是一个道德色彩浓厚的词,它不是对行为的描述,是对道德的描述。”
    3、当人们的社会观念、行为规则都已经发生变化的时候,它应该如何变化?“聚众淫乱罪”已经到了需要修订的时候。马尧海案正好为了修改该法的一个契机。
    4、应该进行比较研究,就是看其他国家是怎么界定‘聚众淫乱’的。
    5、如果把所有‘换偶’的人都抓起来,社会要大乱。

    中国社科院学者李银河表示:
    1、国内最早的一次换偶案发生在80年代,都判了刑。
    2、换偶慢慢变成在社会普遍开来。马尧海及明天受审的同好们,并不是中国仅有的22名‘换偶’爱好者,光‘幸福村’(国内最大夫妻交友网站)就有36万名注册用户,如果把所有换偶的人都抓起来判刑的话,社会要大乱了。
    3、马尧海案的意义,是展示了一个“公权力能够干涉私人生活到什么程度”的样本。人有不同的性倾向,公权力能不能管到这个事情上去?性的表达方式是很多元的,这个界限在于有没有受害人。比如强奸,绝对不可以,但是如果没有受害人,那就是公权力止步的地方,那就是公民自己的隐私了。

    社会民众支持换偶无罪的观点:
    这个教授虽然作风有问题,但是比起那些让学生陪他上床换考题的教授好多了,毕竟他的行为都是自愿发生。[1]

    “换妻”案宣判/马尧海 编辑

    聚众淫乱获判3年半

    2009年8月17日,秦淮公安分局在一家连锁酒店的房间里将5名参与“换妻”的网民抓获,随后又牵出17人。这些人中,年龄最小者为1983年出生,年龄最大的则是53岁的马尧海,顶着“大学教授”的头衔,又是“换妻”游戏中的组织者,他被列为22名被告人之首。

    2010年4月7日至8日,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对马尧海等人“聚众淫乱”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22人的被告阵容,创造了1997年修订刑法13年以来,以“聚众淫乱”罪名起诉的最高纪录。

    在两天的庭审中,除马尧海外,其余21名被告均表示认罪,其辩护人也都作了有罪辩护。马尧海的辩护人与检方就“聚众淫乱”的罪与非罪展开了辩论。马尧海的辩护人对其进行了无罪辩护。马尧海也高调的对外宣称“自己无罪”。

    2010年5月20日上午,南京某大学副教授马尧海等22人“聚众淫乱案”,在南京秦淮区法院进行了公开宣判。马尧海等22名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一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以聚众淫乱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马尧海对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和违法性始终缺乏清醒的认识,被从重处罚,获刑3年6个月。其它人由于认罪态度较好,被判缓刑到3年6个月不等刑法。据了解,他们成为了20年来第一批因为“聚众淫乱罪”获实刑的人。 [2]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4-09
    [2]^引用日期:2010-05-20
    扩展阅读
    1马尧海聚众淫乱案今日开庭 律师将作无罪辩护
    2.马尧海:走上聚众淫乱不归路的副教授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26 20:56:56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