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马永成

    马永成:前中华民国总统府副秘书长,民主进步党籍,籍贯福建福州,出生台北市,出身眷村。台湾政治人物马永成于建国中学毕业后,进入国立台湾大学政治系就读,在学期间与罗文嘉等人参与学生运动;之后马永成与罗文嘉都出任时任立法委员的陈水扁国会助理,2006年以来,马永成受到在野党立法委员的强烈批评,被指控涉及多宗弊案。2006年6月1日,受台开案总统陈水扁释权影响辞去总统府副秘书长一职。2008年11月3日因国务机要费案被起诉。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马永成 出生日期: 1965年6月14日
    性别: 别名: 马永成
    出生地: 台北 国籍: 中国
    职业: 政治 总统府副秘书长 官员 毕业院校: 台湾大学
    籍贯: 福建

    目录

    个人简历/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姓名:马永成

    马永成 马永成

    籍贯:福建福州

    党籍:民主进步党籍

    出生年月:1965年6月14日

    毕业大学:台湾大学政治系

    主要职务:

    台北市政府新闻处长与市政府对外发言人

    总统府副秘书长

    “总统”办公室秘书兼“总统府”发言人

    工作经历/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大学时期已是学运的要角,曾是政治大学学生联合会自治设计暨推动委员会召集人。推动普选学生会会长,并当选首任民选学生会副会长。主办过台、 港、大陆三地学生交流,讨论政治与社会发展等问题。

    1991年退役后任“立委”陈水扁的助理,并与陈及罗文嘉共同筹组“军人法纪人权促进会”,组织群众到“立法院”抗议请愿。是“夜审郝柏村”的幕后策划人。

    1993年任“福尔摩沙基金会”执行长。

    1994年升任陈水扁办公室主任,后任陈竞选台北市长总部组织执行总干事。

    1995年任台北市市长室参事、市长办公室主任。

    1997年任台北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发言人、市长办公室主任、新闻处处长。

    1998年9月被检举喝“花酒”而辞去台北市副秘书长兼发言人之职,并于1999年9月遭台“监察院”以违反公务员规定弹劾。

    1999年底全力为陈水扁竞选“总统”助选。

    2000年5月起任“总统”办公室秘书兼“总统府”发言人。

    政坛执政/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政坛10年马永成转变大,继前“行政院副 院长”邱义仁之后,陈水扁的亲信--“府副秘书长”马永成也难逃被收押的命运,回顾这位昔日扁当局的核心人物,马永成的行头从呆面书生,

    蜕变为时尚型男,手表一只就要台币57万元,这恐怕是一般上班族一年半的薪水,眼镜也要价2万,加上名牌西装、衬衫,从里到外,马永成就是有藏不住的贵气。圆圆的黑框眼镜,俗到不行的麦当劳发型,别怀疑!这就是早期马永成的样子,很难跟留着落腮胡、都会型男般的马永成联想在一块;从行头就可以一窥究竟--马永成右手戴的表是号称表界劳斯莱斯的江诗丹顿,白金材质,定价57万元,已经停产。

    他脸上的眼镜也大有学问,除了流行时尚外,它可是丹麦名牌PRODESIGN的产品,材质是超轻钛金属,光是镜框就要1万元以上,加上镜片要2万元起跳,他身上穿的是不马虎,西装都出自五星级饭店,做了40年的西服师傅一看就知道马永成品味不凡,他说,好一点的料,加专业师傅,西装要6万多元,一件衬衫也少说3千元,算是里头最平价的行头。10年的光阴过去,马永成历经了人生贫贵,如今变成阶下囚,暂时也用不到这些高贵行头了。

    罗马拍档/马永成 编辑

    陈水扁于1998年台北市长连任失利后,马永成仍出任其助理;2000年陈水扁就任中华民国总统后,马永成出任总统府机要秘书,2005年改任总统府副秘书长,因为与罗文嘉都因为长期跟随陈水扁,而被称为陈水扁的“罗马拍档”,被认为是陈水扁最为重要的亲信和幕僚。

    涉案风波/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马永成涉嫌助陈水扁诈领侵占机要费被收押,检方特 侦组侦办陈水扁机要费案,首次以被告身份传讯前陈水扁任内办公室副秘书长马永成;讯后检察官认为,马永成在担任陈水扁办公室主任时,涉嫌协助陈水扁家诈领、侵占机要费320万元,将他当庭逮捕,并以有串证之虞,向台北法院声请羁押禁见获准。此一结果,让前五次都以证人身份应讯的马永成难过“第六关”,成为扁家贪渎、洗钱案第九位收押的被告。马永成自2008年8月27日以来,曾五度以证人身份被特侦组传唤到案,协助调查陈水扁支领机要费“机密费”过程;

    据了解,特侦组从原陈水扁任内资政吴澧培及在押的林德训、陈镇慧的供词,加上吴澧培提供的账户资料,勾稽出马永成涉嫌协助陈水扁诈领机要费,并以机密费不实核销。同时,为厘清机要费的支领及核销过程,特侦组昨日也传唤前陈水扁任内办公室会计长冯瑞麟、前陈水扁任内办公室交际科长保经荣作证。

    当年台“高检署”查黑中心侦办机要费案时,调查认定属于“机密外交”的某“资助案”,经特侦组重新发动调查,发现马永成在陈水扁办公室主任期间,奉陈水扁指示,把机要费的“机密费”320万元新台币交给时任陈水扁任内办公室副秘书长的黄志芳,黄志芳再汇出美金99700元给吴澧培,再由吴澧培汇入吴景茂户头内。马永成过去五度应讯时,均向特侦组强调,该笔320万元新台币系由陈水扁直接交付,并非来自机要费;

    扮演角色/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马永成扮演“陈水扁分身”两人命运“难分难舍”,陈水 扁心腹马永成4日被列弊案被告并收押。台湾《联合报》报道说,从无到有、从云端摔到谷底,马永成的政治生命可说是因陈水扁而活着。马永成自2000年进入陈水扁任内办公室,曾说“千万不要当苏志诚第二”;2006年请辞扁办副秘书长,

    曾试图走出自己的路,但机要费案再度把马、扁两人的命运牢牢绑在一起。马永成的个性和行事风格从打篮球就看得出来,他擅打控球后卫,这个位子必须盱衡全场、运筹帷幄,把球传给最有得分机会的队友,控球后卫必须冷静,但需要出手的时候,马永成绝对会单挑上篮,毫不手软。陈水扁给马永成机会,马永成帮扁制造舞台,马永成才能以“外省第二代”的身份挤进民进党权力核心。陈水扁从“立委”、台北市长一路拼到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口中的“小马”无役不与;扁系人士形容,“两人关系早已超越上司与部属,情同父子。”只要马永成出现,大家都心照不宣,他就是“陈水扁分身”。

    马永成对陈水扁可说是“一路走来,始终死忠”。马永成和陈水扁的政治生命只有两次分离,一次喝花酒风波,让马永成毅然请辞台北市府副秘书长,虽然和陈水扁短暂分离,但当时的事件也让马永成更加内敛,宁愿当个幕僚藏镜人,一度还被外界形容成最神秘的“童子军幕僚”。第二次分离是,2006年陈水扁家庭爆发台开弊案,陈水扁宣布权力下放,马永成请辞扁办副秘书长,他不讳言想走出自己的路,“不想当苏志诚第二”;友人都鼓励出马选举,但“第一幕僚”的光环太深刻,成为马永成无法走上第一线的政治宿命。陈水扁和马永成曾经一路情义相挺、也曾经短暂分离,但机要费案让他们两人必须同时面对司法审判,马永成的命运再度和陈水扁难分难舍。

    深度剖析/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王子斗老臣,台媒称陈致中揽大权使马永成失势,前陈水扁 办公室副秘书长马永成在2002年“金改”初期是各金控极力拉拢的超级掌门人,他与这波遭检调约谈的元大马家、中信辜家都交情匪浅,但后来却因陈水扁儿子陈致中在2005年回台结婚后,以“王子”身份独揽大权,加上马永成后来也因机要费案请辞,大权就转到陈致中的手上,也让原本极力拉拢马永成的各金控,这时也都纷纷向陈致中靠拢。

    在2004年之前,官邸里最吃得开的金控是中信辜家,因为中信集团少东辜仲谅和马永成称兄道弟。辜家兄弟靠着马永成在官邸的人脉,轻松打入扁家,而辜仲谅也礼尚往来,让马永成的同学高人杰出任中信金副总。辜家兄弟的好品味是吴淑珍想学习的对象,而陈致中也因与辜家兄弟亲近,开始学习如何过上流社会的生活。辜家兄弟好不容易与扁家建立的关系,最后因马永成的失势而生变,不过外界揣测,辜家这时依旧认为扁家可助中信金壮大。因此在日本留学的辜仲谅后来前至日本避风头时,很有可能是在暗中为扁家的巨款布局,而中信东京分行的私人银行可能就是扁家的金库。

    辜家的好日子在陈致中在2005年回台结婚后逐渐变调,报道指出,当时辜家看上的复华金不但被元大抢走,甚至辜仲莹还被吴淑珍叫到官邸训斥一顿。而元大马家之所以异军突起,主要是官邸总管陈慧游(后来出任台阳投信董事长)牵线,马家兄弟了解吴淑珍的喜好后,就想尽办法讨好,更在陈致中结婚前询问马永成“行情”,总价台币600万元的红包最后便以旅行支票的方式辗转汇入扁家账户。辜家在2004年“大选”前,因连宋胜出呼声很高而有见风转舵想法,在不敢做太明显的情况下,两边都押,也让扁家开始怀疑辜家的忠诚度,因此两家渐行渐远,加上后来马家兄弟获吴淑珍欢心,辜家只好被迫黯然离去。

    立案调查/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从陈瑞仁开始查公务机要费案号以来,马永成“五度五关” 逃过被羁押的命运。不过,在吴澧培签下授权查帐同意书的那一刻,马永成以资助民运人土所建立的防火墙瞬间崩塌。据检方查出,三百三十万的“机密外交”费流入吴澧培的账户,再转汇给吴景茂,马永成犯罪事实从而无所遁形。马永成被当庭逮捕收押,是他涉嫌帮助诈领侵占陈水扁所称的“机密外交”──资助海外民运人士的汇款,至少三百三十万元以上。但吊诡的是,陈瑞仁检察官侦查该部分时,认定确有此项“机密外交”,事实上,陈瑞仁只查了一半,就是岛内汇款部分;但特侦组侦办时,不仅有埃德蒙的海外情报,再加上到案的吴澧培,签署海外查帐授权书,使得所谓的“机密外交”的汇出款的最终户头被查出。

    陈瑞仁在侦办时,曾对陈水扁所称部分公务机要费用于“机密外交”,做了一番查证,其中二次资助海外民运人士部分,检察官认为确有其事,应属“机密外交”支出,所以在侦结时,将该名“海外民运人士”的身分,列为机密。依查这二次“机密外交”的汇款,全部都是由马永成主导;二OO四年十一月十七日由民间人士郑明惠,汇出美金九万九千七百余元,而这笔款项的来源,则是来自当时任“总统府副秘书长”的黄志芳交付的现金新台币三百三十万元,而黄志芳的钱则来自马永成。第二次汇款,在二OO六年四月及六月间,由另一名民间人士杨丰明,在外国先后二次各交付现金五万美元给许姓华侨,再转交予该民运人士。而此十万美元,则是由另一民间人士张维嘉从第一银行天母分行,分二次汇给杨丰明,事后,甫调任“行政院”反恐行动管控办公室主任的郭临伍,再分二次各五万美金现钞及一百六十多万元台币现钞给杨丰明。至于郭临伍的十万美元现钞,则来自马永成。马永成在陈瑞仁调查时,坦承这二件“机密外交”都是由陈水扁交办,而支出都来自公务机要费中的“机密费”,不须提出发票请领,而检察官也查到所有的汇款申请书,也秘密传讯了受款的民运人士,确认有此机密外交。但陈瑞仁实际上只查了一半,而且在有机会突破时,又被“调查局长”叶盛茂摆了一道。

    国库提款/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不实发票,“国库”提款,吴淑珍以不实发票诈领公务机 要费,五花八门,而特侦组就是要拆穿她的谎言,例如,发票中有吴淑珍多笔购买金饰,包括金元宝、金项链、黄金摆饰等,吴淑珍都称,是替陈水扁做公关,如赠送给外宾和一些长者、新婚、新生儿,但她又说不出受赠者为何人。直至特侦组人员搜索陈水扁家族的银行保险箱,发现内存金饰,金光闪闪,其中不乏金元宝、金项链、金链子,当场拆穿吴淑珍说谎的技俩,也使得诈领公务机要费,用于私人的证据,更加明确。“总统”的公务机要费,发票申领的必须是“总统”本人,依宪法规定行使职权所实际支出的花费,包括政经建设访视、军事访视、犒赏及奖助、宾客接待与礼品致赠等,而吴淑珍并不是公务,但却以搜集不是公务支出的发票,向“总统府”请领公务机要费,竟可以予取予求,完全是陈水扁与马永成等人的包庇造成。让吴淑珍将“总统府”的“国库”,当成私人提款机。

    而核可吴淑珍申领公务机要费,主要是“总统办公室主任”,二OO五年二月接任的林德训,都因此案被收押禁见,而且依林德训的供词,他与马永成交接时,马永成有告诉他哪些人可以拿发票来申报,其中包括吴淑珍,至于还有谁,从提供发票者可看出“第一家庭”的成员都可以,包括陈致中夫妇、陈幸妤、赵建铭。始作俑者是马永成,接手的林德训都被押了,马永成又怎能逃过此劫?特侦组还使出欲擒故纵手段,五度纵放松懈其意志后,四日六度传唤将他由证人改列被告,讯后即向北院声押,让马永成原本轻松到特侦组,最后铁青着脸被移送到台北地院。原本陈瑞仁检察官在起诉书上指出,吴淑珍因不具公务员身分,但因与具有公务员身分之人(指陈水扁)共同实施犯罪,所以论以共犯,但还是向法院请求减轻其刑;马永成、林德训两人均犯伪造文书及伪证罪,检察官均认定他们有“苦衷”,所以也请求法院宣告缓刑;而陈镇慧只犯伪证罪,也坦承犯行,陈瑞仁认为她有悔意,请求法院宣告缓刑。

    海外对账/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综观陈瑞仁在追查公务机要费的流向时,环绕的金融单位,全部都 是在岛内,而阿扁或马永成讲的“机密外交”,大都是在外国,唯一胡扯的“南线项目”甲君,因编的时、地在岛内,一下子就被陈瑞仁揭穿。陈瑞仁在要侦结全案时,当时开曼群岛金融情报中心来函查扁家海外账户,这时如果陈瑞仁知道,整个案子可能会翻转,但调查局长叶盛茂不仅将此情报告知陈水扁,并隐匿该情报,使得陈瑞仁在查海外账户上,完全没有着力点。反观特侦组在侦查时,不仅艾格蒙洗钱防制中心提供资料,瑞士、新加坡、美国及日本的合作也突破,使得扁家的海外账户几乎全曝了光,这种“以钱追人”的战术奏效,使得到案的人头户,面对摊在面前密密麻麻的数字,全部认栽。尤其,吴澧培到案后,签署海外账户查核同意书,使得陈水扁、马永成的海外“机密外交”金钱流向完全曝光,而且与扁家海外账户一比对,马脚全露。

    马永成主导的资助海外民运人士“机密外交”,受款人全都是吴澧培,而钱进入吴海外账户没多久,又全部转入吴景茂的海外账户,所以资助海外民运人士的“机密外交”根本是幌子,硬吃公务机要费并海外洗钱,才是目的。特侦组提示吴澧培、吴景茂的供词及海外对帐资料给马永成看时,他脸色惨白。其实,陈镇慧曾对吴淑珍搜集发票请领公务机要费,也曾有疑虑。吴淑珍每个月平均一至二次,会用小信封装发票,交由玉山官邸总务林哲民,转交陈镇慧请领公务机要费,请得后陈镇慧再将现金装在小信封,由林哲民转给吴淑珍收受。陈镇慧当时在收到小信封时,对吴淑珍搜集的发票内容有疑虑,认为多不是公务开支,是否可请,她不愿负责任,所以特以“立可贴”或用铅笔,注明“夫人”来提醒。但马永成说,陈水扁指示准由吴淑珍提出发票来申领公务机要费,因为老板下的指示,大家都噤声,即使不合法也只能照办。

    涉嫌贪污/马永成 编辑

    马永成 马永成

    若依照陈瑞仁的起诉书,这四名被告除吴淑珍外,其余三人 就算有罪也不致被关入狱;吴淑珍就算因贪污罪被判七年以上重罪,也因残疾加上医嘱(随时有猝死可能),监狱恐怕不敢关她,只能让她保外就医,喧腾一时的公务机要费案,虽然名为打老虎,但实质意义并不大。不过在特侦组接手后,查的范围扩大不少,不仅认为陈镇慧涉嫌为扁家洗钱,而且涉嫌以他人发票报销公务机要费,与吴淑珍共同利用职务机会,诈取一千四百八十万元的公务机要费。检方是以侵占公有财物、利用职务机会诈取财物、洗钱及伪造文书等罪嫌,以及有勾串之虞为由,向法院声请羁押禁见获准。

    至于林德训,检察官认定他长期核准同意陈镇慧出具不实审核报告,核销不实金额,协助扁家诈领、侵占公务机要费,且湮灭事证,已触犯括贪污治罪条例的侵占公有财物罪、利用职务诈取财物罪与伪造文书罪,涉嫌重大且有串证、湮灭事证之虞,所以也声请羁押禁见。外界咸认最懂得自保的马永成,也禁不起特侦组再三传唤检验,特侦组主任陈云南四日公开承认,马永成在公务费案已由证人改列被告,最后也是落得和陈镇慧、林德训一样下场,逃不了贪污案的共犯。从特侦组一连串的声押动作,以及声押罪名,都可以明显看出,早已逾越当初陈瑞仁检察官侦办公务机要费案的起诉范围,这些罪名一旦成立,都不可能给予宣告缓刑的机会。

    判决结果/马永成 编辑

    总统府”前秘书长马永成二审被判11年6个月。

    据台湾TVBS2010年6月11日,报道,“总统府”前秘书长马永成二审被判11年6个月褫夺公权5年。

    马永成 涉嫌“国务”费案、侵占公有财物、利用职务诈财、伪造文书等弊案一审判刑20年褫夺公权10年

    裁定羁押/马永成 编辑

    陈水扁心腹、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马永成因涉嫌诈领“国务机要费”案遭收押,陈水扁昨天为爱将喊冤,还要求马英九政府彻查壹周刊泄密责任,民进党中常委赖清德、段宜康、徐佳青昨天前往台北地检署,告发特侦组泄密。

    被法院裁定羁押禁见的马永成,2008年11月5日凌晨1时完成入所,编号“2715”。所方安排他住忠三舍,舍友是一名伪造文书的被告。民进党中常委罗文嘉直言,马永成不是坏人,过去8年时间,“小马”所扮演的角色很重要、权力也很大。但“国务机要费“使用和支配的人不是幕僚马永成、陈镇慧、林德训,“真正使用的人”不去处理,把守本分、没有用任何一毛钱的幕僚抓进去,台湾那有法治、标准可言?陈水扁办公室新闻稿指出,“国务机要费”用于“机密外交”之经费,与“外交部”所编列之“外交”预算用途不同,绝对没有一毛钱来自“外交部”的预算,并无重复核销情形,更无所谓马永成诈领、侵占“国务机要费”情事。对昔日重臣邱义仁、马永成相继遭羁押,陈水扁昨炮轰马英九说,这是“制造证据,押人取供”。

    媒体评论/马永成 编辑

    在李登辉主政时期,台湾“第一宠臣”是苏志诚;而在陈水扁上台后,居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就是被台媒体称为“天下第一关(官)”的“总统府秘书”马永成。

    叛逆期/马永成 编辑

    说得一口流利的闽南话、与民进党的政治文化完全水乳相融的马永成,却出身于一个外省籍家庭,祖籍福建省福州市,居住在外省人为主的台北县永和区。身为船长的马父,虽然长年跑船不在家,却对子女教育非常严格,比如规定洗澡水不能溅到浴缸外,否则就要跪在地板上擦干净;吃饭把饭粒掉在饭桌上,他也会当面闷声不响地用抹布擦掉。与父亲严厉的教育相比,马永成最爱的就是跟着母亲、拎着行李回彰化的外婆家,那是他儿时印象最深的“本土经验”,那种放松的愉悦他感觉非常好。这种母系的慈爱和父系的严厉,种下马永成的叛逆性格。尚在念建国中学时,他即挑战学校教官的权威;进入大学后,与同学罗文嘉联手竞逐学校学生会正副会长,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1990年在民进党推动“废除万年国会”、“要求国会全面”改选之际,马永成、罗文嘉、范云等学生领袖也率领学生在中正纪念堂前静坐、绝食以积极配合,这便是轰动政治政坛的“野百合学运”。自此,马永成展开了其反对运动的生涯。

    幕后推手

    在台湾政坛人人皆知,陈水扁能有今天,完全离不开身边两位年轻人——罗文嘉、马永成。陈、罗、马的铁三角,构成了台湾政坛上少有的王牌组合,陈水扁固然是这个组合的唯一主角,但他要称霸台湾政坛,却不能没有台面下的细腻运作与包装,而罗文嘉、马永成的充分分工的特质,才能一起把陈水扁不断地往上推。马永成坦承,陈水扁是他退伍之后第一个也是唯一的老板,从担任陈水扁“立委”助理开始,他便与罗文嘉商定要在政治内涵、操作和文宣理念方面下功夫,“一步一步要把老板推向政治的最高峰”。当时民进党内,老一辈的“美丽岛”大老们如黄信介、施明德、许信良等,凭借其政治资本,正风华正茂地领导着民进党向前走;中生代的“美丽岛”辩护律师们也各拥一片天,如1989年就当选屏东县长的苏贞昌、宜兰县长游锡堃,已几连任“立委”、风头正健的谢长廷等;再加上从海外归来的当年“黑名单”上人物,以及新生代的涌现,陈水扁要想一枝独秀难度不小。因此,马永成他们最大的工作便是让陈水扁在媒体上天天见报。在他们的精心包装下,陈水扁在“立法院”一会儿揭“国防黑盒子”,忽而大骂时任“行政院长”的郝柏村“军人干政”、发起“军法大审郝柏村”运动,忽而指参加“汪辜会谈”的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是卖台,对军方的“尹清枫命案”更是穷追猛打,那副声嘶竭的面孔真的天天在报纸、电视上出现,知名度快速窜升。正是凭借这股民间人气,1994年陈水扁逼退了谢长廷、代表民进党参选台北市长并当选,成为了民进党超级政治星,更在党内“总统”提名一战中迫使“美丽岛”大老许信良退党、成为民进党的“总统”参选人,并在国民党自相残杀中捡到“总统”宝座。短短八年时间,马永成们硬是把陈水扁拱到了权力颠峰。

    政坛师爷

    马永成自我期许要做个优秀的政治幕僚,因此在罗文嘉在前台为陈水扁冲锋陷阵的时候,好读史书的马永成便躲在幕后为老板出谋划策,因为他足智多谋、出手辣,被民进党内的人称为“头号狠角色”。其实受限于成长经验和个性的影响,陈水扁的政治操作力有限,其律师职业带给他烙印,说得好听是务实,说得难听就是媚俗,更遑论“美丽岛”世代的政治愿景。因此,在他当上台北市长、“总统”后,便把复杂且不方便出面的政治运作全权交给了年轻的马永成。马永成也不负老板的重望,大胆敢搏的操作、娴熟的技巧,连老道的政客也自叹弗如。例如在199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陈水扁在民进党内的分量和今天相比,有如天壤之别,光是与当时声望正隆的谢长廷争取台北市长选举党内提名,就是一场艰苦的决战。陈水扁固然也是有手腕的人,但马永成更有一套。在那段期间,马永成等南北奔波,巧妙运用派系的合纵连横,过关斩将,硬是把陈水扁给拱上去。1998年民进党第八届中常委选举,马永成负责操盘配票,他把派系内的铁票分给了不稳定的人,把当时市政府中其他派系可能浮动的票源分给陈水扁,以陈的地位使得这些票不敢跑动,最终让只有2席中常委实力的“正义连线”,硬是拿下3席。

    马永成帮助陈水扁打的另一仗是台北市议会“自肥案”。陈水扁出任台北市后,因其强硬作风,搞得市府和市议会之间关系异常紧张,市议会便在每年的市府预算审查中又拖又砍。1997年7月底,台北市政府的预算又在议会被搁置了2个月,且很多急用的预算又被删,正在陈水扁无从着手之际,议长陈健治与民进党议会大老康水木等提出要求市政府研拟议员退职金办法,这就是所谓的“自肥案”,其实该案早在1988、1989年时,即由民进党籍议员王昆和等人提出,只因当时尚无法源而作罢。对于市议会的要挟,有着连任压力的陈水扁虽被迫接受,但素来强硬的他难咽这口气。他授权马永成代表市政府与议会谈判“自肥案”,马永成则精心设计整个作业流程,展开了一场府会斗智:

    首先由议会将“需求”拟给市政府,随后陈水扁以参加“公祭”为由委派副市长白秀雄主持市政会议,会中除了正副市长、正副秘书长5人桌上有全部资料外,部分市府官员或有部分条文,或仅有提案名称,在匆匆读过表示通过后各官员桌上的条文名称均被收回,以免不慎外流。最后当市府把公文送到议会后,议会也故意将公文拖到凌晨才现场发放给议员,在没有民众旁听,仅有议员、官员及记者的情况下迅速闯关三读。无论从内容还是作业程序看,“自肥案”都极难站住脚,自然一见光便招来一片挞伐。事件刚起,陈水扁刻意保持低调,由一向不露面的马永成冲上第一线亲自与议会对质。当事件接近尾声时,陈水扁才在市府副秘书长马永成、新闻处长罗文嘉等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虽承认配合市议会“自肥案”“不对,有瑕疵的”,却声称是“无奈选择”,要求“谁主动提出,谁是始作俑者,谁就有义务、责任收回了断”,并感谢“人民力量的伟大及舆论力量的惊人”。最后自知理亏的市议会收回该案。

    很多台北市议员把“自肥案”定位为府会斗智,市府棋高一著,当年刚才30岁出头的马永成,把这些在政治江湖上混了几十年的老议员耍得团团转。“自肥案”像水肥车一般喷得台北市议员们满身臭气,新党议员杨镇雄即批“退职金事件”,是利欲薰心的议员为自己抢钱,乃配合市府作践议会,以达到“府强会弱”、暗助陈水扁的阴谋!据说居后运作的马永成则边看电视新闻边却轻松地以“绝处逢生”,表示不太担心。

    花酒风波

    作为台大学生会副主席,马永成在念书时身边的女朋友就不断,有他追女生,也有很多女孩子追他,这在台大政治系尽人皆知。跟着陈水扁入主台北市时不满30岁的马永成已成为全台最年轻的政务官,但身为政治人物的他并未注意自己的形象,喜欢接受企业家的邀请上酒家喝酒、应酬。1998年9月,正在陈水扁为台北市长连任辛苦迎战国民党的强劲对手马英九时,他的另一员大将马永成被市议员揭发在任职市府参事期间涉足有女招待陪酒的酒店。这枪明着打马实则冲着陈水扁,为保护老板,马永成快刀斩乱麻,立即请辞副秘书长兼发言人职务,随即公开发表声明道歉,承认自己“在初任公职时因社会历练不足,大而化之,错估、低估了公职应有的角色和分际,涉足特种场所”、“这是一个私德上的瑕疵,甚至缺陷”。1999年4月“监察院”以6票对4票通过弹劾马永成违反公务员服务法的规定,虽然最后公惩会以仅有马永成公开道歉的新闻剪报、别无其他事证、证据不足为由,议决马永成不受惩戒,但花酒事件已使机灵的马永成在政坛重跌一跤、初尝苦果。2002年6月,37岁的马永成终于走进结婚殿堂,新娘是与他拍拖10年的女友范恬甄。婚宴中,陈水扁的老婆吴淑珍便公开警告小马“结婚后要乖乖的,否则以后不用跟阿扁混了!”而的确,婚后的马永成更低调、收敛了很多。陈水扁竞选连任失败后,马永成于1999年跑到了英国,在探望留学英国的女友同时,还惦记着老板的事业,与陈其迈合译了《新中间路线》一书,这就是陈水扁2000年竞选期间招徕中间选民的所谓“新中间路线”的由来。选战开打后,马永成回到陈水扁身边出任特别助理兼负责组织工作;而在扁意外当选后,马永成没有如罗文嘉般出任公职,而是坚决选择留在陈水扁身边做幕僚,其比照简任十四职等的“总统秘书”(陈水扁办公室主任),与“总统府副秘书长”同阶。

    坐在“总统府”的马永成虽然很少抛头露面,但谁也都知道他的能量和实力。无论是民进党内人士想要参选公职,还是想要捞个一官半职,或是工商界的老板们想与陈水扁搭上线,甚至是台湾军队的高级将领们想要升迁或换个岗位,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能与马永成搭上关系。对于一心钻营的多少人而言,得到了“马主任”的首肯就意味着飞黄腾达的开始。

    2004年陈水扁再次当选“总统”,随后对其亲信子弟兵的未来出路开始布局。2005年2月,马永成出任“总统府”首席“副秘书长”,终于从幕后走到台前。就在人们猜测马永成是否受罗文嘉、陈其迈、林佳龙(有“学运四大公子”之称)参选影响而为自己转型预做准备之际,马永成却借与媒体记者吃汤圆的场合,表示将在2008年随陈水扁同进退,并不再担任公职。但又表示,未来会帮助好友罗文嘉、林佳龙等人继续未完的政治事业。

    岛内媒体或把马永成比成陈水扁“倚天剑”,或比为陈的“死士”,即为维护主人的性命财产而牺牲个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人,马永成自己则以“亦兄亦父”来描述与陈的关系,称扁是其“唯一主人”,并坚决表示绝不可能出去自立门户。这样的忠心,难怪马永成受到陈水扁的倚重,成为扁系“童子军”的班长。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05 04:48:58

    人物关系

    编辑

    马永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