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马鸿宾

    马鸿宾,字子寅。甘肃省临夏县韩家集人。回族。信仰伊斯兰教,从先世属于临夏老教毕家场门宦。父名马福禄,字寿三,曾率回民军队马步七营旗,编为“简练军”,驻防山海关等地。1954年马鸿宾当选为第一届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一届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历任马鸿宾为国防委员会委员、甘肃省副省长等职。1960年病逝于兰州。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马鸿宾 籍贯: 甘肃省临夏县韩家集
    民族: 回族 国籍: 中国
    去世年月: 1960年 职业: 政治家 军人

    目录

    初创时期/马鸿宾 编辑

    马鸿宾,1884年9月14日(清光绪十年甲申七月二十五日)出生于临夏。马福禄阵亡时,马鸿宾年16岁,还在家乡。其叔马福祥回到甘肃任靖远协副将时,令马鸿宾和马鸿逵在署读书。马福祥任西宁镇总兵兼代青海办事大臣时,曾成立西宁矿务马队。由马鸿宾带领,从此起家,以后发展为马鸿宾的基本武装力量。1913年,改任昭武军骑兵中营营长,历任甘肃新军(骑兵约五营)司令,军衔升至陆军中将,勋四位,地位仅次于马福祥。此间经历几次战役,显示出他的军事才能,为马福祥所倚重。

    马鸿宾马鸿宾(前左一)与杨得志(右一)在银川会面

    1915年秋,绥远变兵及会党在河套发难,推弓占元为首,起事于五原县属之东皮房,以狼山为根据地。马福祥命新军统领马鸿宾率所部往击,大捷于科布尔。后来变兵复出狼山,马福祥亲启率兵出击于千灵庙,变兵相率引去。马进至五原,因留马鸿宾驻守。1916年2月,马福祥到台梁,接马鸿宾告急电,变军数千人已至西山咀,马鸿宾以数百人与之鏖战已三日。马福祥往援未至,马鸿宾已经战胜,变军向东溃退。

    1916年5月,马鸿宾于同心城布置伏击圈,击散变军卢占魁部,并率轻骑追杀两日夜,斩俘甚众。

    1917年春3月,高士秀由绥西犯宁夏,忽至磴口。这时;马福祥因送母丧归葬,由马鸿宾代理宁夏护军使职,鸿宾急电请马福祥回署,并擒斩高士秀所派间谍,出兵分道迎击。马福祥得电后,先至灵武布置河东防务,然后回宁,即派马鸿宾率骑兵、炮兵前往石嘴山督战。又派骑兵前往阿拉善旗王府防守,并以步兵为后续部队继之。高士秀等过河时,黄河即将解冻,冒险进入磴口,河水陡涨,冲尽岸冰,尚未布置妥当,突然腹背受敌,辎重拖累,损失甚重,突围逃走。马鸿宾又以大队分九路包抄,困之于贺兰山阴。高士秀不能支,自烧辎重,退入山内。最后,马鸿宾大索山中,搜得伪皇,全部送至宁夏交军法审判,处伪皇以下首要19名死刑,次要30余名徒刑,眷属20余口资遣回籍,从犯100余人劳役百日后释放。

    任镇守使/马鸿宾 编辑

    1920年直皖两系军阀战争,直系军阀得胜,马福祥当时是站在直系军阀一边,因此得升任绥远都统。

    马鸿宾1949年,杨得志(左二)到五亩宅看望领马鸿宾(左三)
    1921年马鸿宾随之升任宁夏镇守使,仍兼管内蒙三旗军事,其兵力主要为马福祥留下的军队。计有昭武巡防军,骑、步兵五个营,司令为马福寿—(马鸿宾的三叔);甘肃新军,骑兵三营、步兵三营、炮兵一营;共七个营。司令马鸿宾兼,炮兵营长马普仁是马鸿宾的长子。此外,马鸿宾又成立了镇守使署卫兵马队一营,营长是马楚卿(马鸿宾的岳叔)。

    1924年,第二次直奉军阀战争后,冯玉祥任西北边防督办,马福祥任西北边防会办。但马福祥失去了绥远地盘,向冯玉祥要求扩充马鸿宾的兵力,经冯玉祥允许自行招兵,够一师编一师,够一军编一军,因此马鸿宾委派宁夏当地绅士和头面人物在自己地方上拔壮丁,一共扩充了三个补充甲(计步兵七个营):第一团团长王德铨(又名王衡之,外号王大炮、天津人)。第二团团长马献文(马鸿宾妻弟)。第三团团长马显诚(马鸿宾四弟)。以上骑、步、炮兵共20个营,约有2000余人。

    1925年冯玉祥准备向甘肃进军之前,曾派人进入甘肃刺探军政情况,对于八个镇守使的底细,打探的较为清楚,并且各加评语,冯玉祥将这个情报交给马福祥过目,其中对马鸿宾的评语是“面黑若漆,骁勇善战”,马福祥看了也觉舒服。有此缘渊,所以刘郁芬率部入甘时,在宁夏得以顺利通过。

    刘郁芬到兰州后,代理甘肃督办职务,以兵力不足,曾许马鸿逵为他的副指挥,调第七师拱卫兰州,意在让甘肃的军队自己火并,好收渔人之利。马鸿宾劝马鸿逵不要轻举妄动,免伤回汉感情。马鸿逵听从了这个意见,按兵不动。

    1926年,奉系军阀张作霖,直系军阀吴佩孚,联合进攻冯玉祥,同时,陇东镇守使张兆钾也发出声讨刘郁芬的通电。刘部孙良诚旅与张兆钾开战之后,地方遭受战祸,人民怨恨,马鸿宾于是发起“平番会议”,意在调和。刘郁芬在上述情势下,极表赞成,派人以汽车接马鸿宾至兰州面商,然后再往平番(今甘肃永登县),并通知兰州各界代表及各镇代表先赴平番等候。此时马鸿宾举足轻重,这一倡议很得人心。他行至石空时,为了更有把握,又渡河经中宁至同心城,欲先与张兆钾电话交换意见,再往兰州、平番。马鸿宾在同心等候多时,张兆钾才派其司令谢有胜(外号“谢苛子”,湖南人)、参议马国义(回族)、县长李某等三人为代表,携带张兆钾向刘郁芬提出的八项条件来同心与马鸿宾商讨,马鸿宾估计张所提各项条件,刘郁芬不能接受。而张兆钾又电马鸿宾,还要追加四条。

    此时冯部吉鸿昌已率兵一旅援甘,经宁夏至兰州,因此刘郁芬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电催马鸿宾速来兰州面商,早已到达平番的各界代表和各镇代表也都电催马鸿宾速到平番开会。马鸿逵也电催马鸿宾,电中说:“甘局如不能调和,请离开同心,以便向平凉进兵,免得刘郁芬责难疑心。”马鸿宾觉得调和无望,就悄然返回宁夏。平番会议因而流产。不久,孙良诚打败了张兆钾,代理陇东镇守使。

    冯玉祥部下/马鸿宾 编辑

    1926年,马鸿宾部改编为国民军二十二师,委马为师长,仍任宁夏镇守使。二十二师下辖三个旅:六十四旅,旅长王德铨,下辖两个团,团长为马玉麟、马维麟;六十五旅,旅长马显图(马鸿宾之弟),下辖三个团,团长为马义新、马显诚、马彦新;骑兵旅,旅长马献文,下辖两个团,团长为马忠、马荣华。师直属部队有炮兵营、手枪队。共实有8000余人,马1200匹,各种步枪4000余支(其中仅有好枪1500余支),各连的第四排全部持矛杆。此外,有“三七”、“五七”、“七五”口径的火炮10门。

    1927年春,冯玉祥命马鸿宾为甘边剿匪司令,率二十二师出击原陆洪涛旧部甘肃地方军队韩有禄、黄得贵等部,战事波及正宁、宁县一带,在金村庙、龙湾激战七昼夜,马鸿宾部退守庆阳,马鸿宾因旅长王得铨、马显图、—团长马荣华作战不力,先后遣返宁夏。擢升马玉麟为六十四旅旅长,马显诚为六十五旅旅长,王正德为骑兵团团长。冯部第四方面军总指挥宋哲元指挥步兵暂一师、骑三师、步兵第三师、步兵第八师、二十二师五个师,攻下敌城,击毙韩有禄和与韩合作的张九才,黄得贵逃往天津。是年秋,马鸿宾升任第二集团军第四方面军第二十四军军长,并拨高金唯师列天二十四军建制。擢升马彦新代替马献文为骑兵旅旅长。以冶成章代替马维麟、马应图代替马义新为团长,补充枪支,休整部队。

    1928年3月,甘肃马仲英等起事,三次围攻导河县(今临夏县)城,冯玉祥命马鸿宾只身赴甘调停其事。马鸿宾去导河亲与马仲英、马廷贤洽谈,对方拒不接受和解。是年冬,刘郁芬指挥各军击溃马仲英等,临夏粗定。孙连仲率军进入青海,马鸿宾随同前去,从中斡旋,将马麟所部编为骑兵旅,开往陕西。

    1929年春,马鸿宾由甘回陕。冯玉祥命将青海马步青旅(即上述原马麟所部)列入二十四军建制。马步青于是年夏到同州驻扎。渭北各县,仍由二十四军驻防。不久.阎(锡山)、冯(玉祥)倒蒋(介石)之事起、马鸿宾部奉命编为护党救国军第四方面军第七军。郑大章师拨归七军建制。但郑师在河南,并无联系。二十二师师长始终由马鸿宾自兼,兵力仍只一个师而已,适逢冯部韩复渠石友三、马鸿逵等倒戈投蒋。马鸿宾部也中止了出关之行。冯玉祥因调吉鸿昌率所部到河南前线,所遗宁夏省主席,派马鸿宾继任。

    时马部所属二十二师的三个旅及骑、炮等团营和直属几个连,分驻陕西朝邑,大荔。韩城,邰阳等县。冯玉祥命马鸿宾于二十二师内抽调一个团兵力,前往宁夏维持地方。余留陕西归刘郁芬指挥,同出潼关赴河南参战。

    这时,宁夏杂牌军队很多,境内秩序紊乱,马鸿宾只带了五个营及手枪队等约2000人到宁夏就任主席,深感力量单薄,遂令各县成立护路队,由本地豪绅负责招人买枪,无力自备者酌情发给枪支,并委任马赞良为北路司令,马忠为南路司令。对杂牌军队一面安抚,一面打击,不到一年,把苏雨生赶到陕西、马谦赶往凉州(武威)、韩进禄赶往陇南,安抚杨子福、马存良,把杨猴小撵到后套,消灭了马大牛,宁夏暂又出现平静局面。

    1930年冬,蒋介石打败了冯玉祥,杨虎城进入长安。二十二师留防渭北部队由马玉麟、马显诚率领离开陕境返回宁夏,沿路人枪散失不少,实到宁夏的人不过4000,枪还不及4000。

    任甘肃省主席/马鸿宾 编辑

    阎冯倒蒋失败后,马鸿宾接受蒋介石任命,部队改编为暂编第七师,马任师长,后又被任命为甘凉肃边防司令。

    1931年,蒋介石任命马鸿宾代理甘肃省政府主席,随后又正式任命为主席。

    马鸿宾到兰之初,各方都表示欢迎。雷中田见马鸿宾在政治上无能,在兰州的兵力也很有限,遂起觊觎之心。1931年8月25日,发动雷马事变。雷马事变后,只有少数人附和,实力派皆持观望态度,马麟试作调解未成。适吴佩孚启四川经甘肃陇南天水过临洮来到兰州,仍然以“孚威上将军”名义,托词闲游,到兰后进行调解,劝雷中田释放马鸿宾,马仍回到宁夏。而蒋介石恐吴佩孚利用甘肃混乱局面,乘机东山再起,遂令潼关行营主任杨虎城派其师长孙蔚如以甘肃宣慰使名义,率陕西军队杨渠统部,由陈硅璋前导,向兰州进攻,雷中田在定西防御失败,将残部交鲁大昌,鲁资送雷中田他去。马文车随吴佩孚仓皇离兰,经宁夏往北平。孙蔚如进入兰州以后,设宣慰使署管理省政。1932年5月,蒋介石正式任命邵力子为甘肃省政府主席,从此,蒋之势力逐渐控制了甘肃。

    马鸿宾被释之后,仍然返回宁夏,将到中卫之时,在天水之马廷贤部被陕军马青苑师打败,率众逃至宁夏边境,马鸿宾一面防御,一面收抚。在这时期,马鸿宾部下人数骤增至2万以上,但马廷贤所部多为惯匪,马鸿宾恐难驾驭,把一些马匹枪支收缴后,士兵大部遣散。马廷贤的势力从此消灭,马廷贤本人也离宁他去。

    1931年冬至1932年春,马鸿宾按新编第七师的编制,整顿了部属,共编十九、二十、二十一3个旅和骑兵旅,旅长为马玉麟,马显诚、马培青、冶成章。师直属部队为炮兵营、辎重营、工兵营、特务营。编制人数上报1.2万多人,实则不足1万人,各种枪支约8000.还有一些刀矛。随后又向阎锡山处买了关退式大炮8门,充实了火力。1932年秋,二--十旅旅长马显诚病故,由骑兵旅长冶成章接任。

    驻中宁和陇东/马鸿宾 编辑

    1932年冬,马鸿逵准备就宁夏省主席职务,时马鸿逵所部三十五师驻在河南,蒋介石令马鸿宾到河南接替马鸿逵任三十五师师长,将第七师交马鸿逵,互换防地租部队。1933年春,马鸿逵到宁夏要接收第七师,并催马鸿宾前往河南接三十五师防务。此时马福祥已经病故,马鸿宾、马鸿逵在国民党中央失去靠山,所以马鸿逵来宁之时,蒋介石限令只带少数部队,他就挑选三十五师的精锐带走,留下的多系老弱。马鸿宾也不愿离开自己的原有部队,就去面见蒋介石陈述不能离开部队前去河南的理由。蒋介石为了笼络他们,准把两个部队的番号互换,就把第七师改为三十五师。下为一O三、一O四、一O五3个旅,旅长分别为马玉麟。马献文、冶成章。以马培青为骑兵团长,直属炮兵、工兵、辎重、特务四个营。蒋介石又配发了些重机枪,令其驻在金积、中卫、中宁—带,受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的指挥,由宁夏补助军饷每月2万元。在这个时期,马鸿宾与马鸿逵因权力上发生矛盾,不大和睦。

    1933年,蒋介石令孙殿英为青海西区屯垦督办,率部前往柴达木屯垦,指示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主任何应钦支持其赴任。但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却又指使马鸿宾、马鸿逵与青海马步芳合兵堵截,拒孙殿英部进入西北。三马因共同利害关系,遂又联合一致拒孙,马鸿宾在银川指挥作战,历时两月,孙殿荚战败,时为1934年仲春。此役结束后,马鸿逵、马鸿宾弟兄之间,又因军队驻地及械弹补给问题发生龃龉,仍闹矛盾,马鸿宾的三十五师仍驻在金积一带。此后,马鸿宾即以中宁为基地,长驻于此。不久,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命令三十五师向陇东开拔,堵击红军。

    1934年秋,马鸿宾部三十五师除留少数部队驻中宁等地外,派一O三旅旅长马玉麟、一O五旅旅长冶成章,率部向甘肃之庆阳、环县出发,马本人也往陇东指挥。1935年夏,马鸿宾部骑兵曾在六村与红军有所接触,均系小规模战斗。

    是时,蒋介石令朱绍良下令马鸿宾堵击北上抗日红军进入陕北。马鸿宾派一O四旅的步兵在平凉一带布防。并在正宁县属湫头和四村先后接触两次。这时.三十五师师部已从固原移至西峰镇。

    1935年秋,红军二十五军徐海东部路过平凉,马鸿宾部设防堵击,并派兵尾随,相机夹击。红军在平凉县白水镇附近马莲铺击溃了三十五师尾追红二十五军的马吉庵团三个营。这时,马鸿宾正赶到马莲铺,率随从20余人参加战斗,时已黄昏,又值大雨,红军撤离战场。第二天,马鸿宾在当地收集部队,埋葬阵亡士兵。而红军已进到泾川县王母宫山上,击溃三十五师二O八团,团长马开基被击毙。红二十五军顺利北上,进入陕北根据地。

    后来,另一支红军经过陇东,陕北革命根据地派出红军接应。时马鸿宾部冶成章旅驻环县曲子镇,适当其冲,交战之后,被红军击溃,冶成章受伤被俘。红军教育后释还。其后又在固原的白杨河与红军遭遇,被打垮了一个营。经过几次交锋,马鸿宾受到教训,知道了红军的厉害,不敢轻举妄动了。以后蒋介石又调兵遣将,包围陕北、陇东,布防的除马鸿宾的三十五师外,还有蒋之嫡系部队和东北军部队。直到1936年西安事变后,国共第二次合作形成,才改变了这种局势。

    抗战时期/马鸿宾 编辑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后,马鸿宾部编为八十一军,马鸿宾升任军长,所辖仍为原部队三十五师和一个独立第三十五旅,以马腾蛟为师长,马献文为旅长。编制定后,奉命前往绥西抗御日军,由马腾蛟率一部分军队开往前方。1940年,又改以马悼靖(马鸿宾第三子)为三十五师师长。

    1939年的沙沟事变,是伊斯兰教沙沟门宦教主马震武之侄马国瑞在固原、海原、西吉--带反抗国民党的一次斗争。时甘肃主席朱绍良兼代西北行营主任,调动大军镇压,也调马鸿宾协同行动。马鸿宾派团长马奠邦率骑兵两营,步兵一营,前往固原三营镇防御,后来马国瑞被国民党部队在泾原击败。起事群众惧怕国民党报复,十分恐惶,马鸿宾到固原三营当面指示马奠邦到沙沟八只窑与当地士绅、阿訇商议,由马鸿宾出示安民,交出武器。不咎既往,使参加此次事变的群众情绪暂时安定下来。

    1941年,蒋介石命马鸿宾为绥西防守司令,驻五原、临河一带,以防日军再向河套侵进。是年冬,日军过黄河南,向包头以南之桃力鸣、大树湾等地进行扫荡,与马军遭遇,激战两昼夜,击退敌军。又数次派兵袭击包头以西昭君坟之日本侵略军,并在包头以东,使士兵伪装成老百姓,相机破坏铁道,阻滞日军运行。

    1942年,蒋介石又派傅作义为绥西防守总司令,改派马鸿宾为副总司令,加强绥西防务。傅作义部前线部队进驻包头以西昭君坟、蔡灯台一带,马鸿宾部前线部队进驻包头以南大树湾,桃力鸣一带。是年冬,傅作义部攻下蔡灯台的日军阵地,马鸿宾部一七九团马奠邦部攻下史家营子,二O五团攻下新城日军阵地。

    1943年,傅作义部完全接替了绥西防务。马鸿宾率部撤回宁夏中宁县进行休整。

    光荣起义/马鸿宾 编辑

    1949年5月,马步芳代理西北军政长官。解放军于解放西安之后,迅速西进,于8月26日解放了兰州。解放军十九兵团已到达三营镇,曾派三营镇绅士马明三等到宁夏中宁县,约马鸿宾在中宁以南的四口子见面,商谈起义问题。马鸿宾派其子八十一军军长马悼靖代他前往会见,以马明三等未持证件,同时宁夏还有一定的武力,因此含糊回答而还。9月上旬,马鸿逵两次电催马鸿宾去银川商谈一同逃走,马鸿宾派马停靖代他去见马鸿逵,说明不愿出走。马鸿逵打算自己先走。然后叫其长子马敦厚(宁夏骑兵师师长)走,最后叫其次子马敦静(宁夏兵团司令官,马鸿逵走后代理宁夏省主席)走。马鸿逵离宁以后,9月中旬,解放军向宁夏进军,在兵临城下之时,马鸿宾自知大势已去,不能拖延时间,就先到银川,见马敦静不听自己的意见,不能合作,就想去绥远找傅作义商量。马鸿宾到银川后。适逢国民党政府原国防部部长徐永昌到宁夏、绥远活动,马鸿宾就搭乘徐的飞机前往包头。

    马鸿宾1949年9月22日,马鸿宾的代表与解放军在中宁举行和平解放宁夏的签字仪式

    这时,傅作义、邓宝珊也在包头,马鸿宾住在包头复聚恒银号,与傅作义、邓宝珊谈了很久。事后,据邓宝珊对人说,马鸿宾开始想和绥远一同起义,但对起义后的前途未卜,对家属、部下的安全有所顾虑。经傅、邓说明党的政策,劝其打消顾虑。马鸿宾于9月18日仍乘徐永昌的飞机回到宁夏。傅作义、邓宝珊也回北平。此时,马悼靖在解放军十九兵团的强大压力下,于19日在中宁县接受了解放军提出的条件,宣布起义,在协议上共同签字。代表解放军签字的是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军长曾思五,代表国民党八十一军签字的是马悼靖。曾思五军长设宴招待马悖靖,使他解除了顾虑,当天赶回中卫。这时马鸿宾也已回来,行至大坝附近,得知部队已经起义,就放心返回。马鸿逵之次子马敦静一直对马鸿宾保持距离,旋即搭乘徐永昌的飞机逃离宁夏。

    马鸿宾及所属部队国民党八十一军起义后,尚有万余人,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派了各级干部300多人,到各师、团、营、连担任政治工作,并改编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独立第二军,仍由马悼靖任军长,十九兵团联络部长甄华任军政委。1950年缩编为独立第一师,1953年改为人民解放军农业建设第一师,1956年全部转业。马鸿宾被任命为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央国防委员会委员。西北军政委员会撤销以后,马鸿宾转任甘肃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直至1960年逝世为止。在这期间,他还兼任甘肃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中国人大代表,甘肃省人大代表、甘肃省各界人民协商委员会副主席等职。

    1960年农历九月初二日,马鸿宾病逝于兰州,终年76岁。[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3-03
    扩展阅读
    1《中国大百科全书》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2新华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07-20 08:55:30
    立刻申请认证荣誉共建 认领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