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高数哥

    高数哥,出生于1980年3月6日,男,很多网友叫他“张义”,真名叫黄旭冉,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毕业,专业是电子工程。

    一网友在长春西康路上的同仁书店买书,看见一个流浪汉在书店里看书,“看见他在数学区很认真地看一本书,还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就很好奇,走过去看了下。结果看到他在看《经济数学》,而且在解题,字迹非常工整,有的题连我都解不出来……太让人吃惊了!”被网友在网上以“高数男”曝光后走红网络。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黄旭冉 别名: 高数哥,张义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毕业院校: 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 籍贯: 吉林

    目录

    爆料起因/高数哥 编辑

    高数哥 高数哥

    新文化报 2010年3月10日报道昨日11时17分许,长春某学院孙某打电话向本报反映:

    我在西康路上的同仁书店买书,看见一个流浪汉在书店里看书。我看见他在数学区很认真地看一本书,还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我就很好奇,走过去看了下。结果,我看到他在看《经济数学》,而且在解题,字迹非常工整,有的题连我都解不出来……太让人吃惊了!

    绝对比“犀利哥”还牛,看看人家爱学习的劲头,真是自愧不如!

    记者对男子跟踪采访发现,他是一名流浪汉。据书店刘经理介绍,流浪汉已经在书店学习了近5个月,每天风雨无阻。

    爆料事件/高数哥 编辑

    事件介绍

    高数哥在看书 高数哥在看书

    孙同学介绍,他看见过这名流浪汉出现在桂林路附近。他捡废纸壳、饮料瓶卖钱,还捡别人吃剩的东西吃。昨天,孙同学想去书店买资料,他走到大学教育的书架前,意外地见到了流浪汉。

    “他打开一本《经济数学》,还从大衣兜里掏出了一张白纸、一支圆珠笔,把书上的习题仔细地抄在白纸上进行演算。”孙同学查询后发现,这本书竟然是高等职业教育“十一五”精品课程规划教材,上面都是函数、微积分、数列矩阵的习题。

    邋遢外形

    11时30分许,记者在同仁书店科技区一电脑丛书书架前,见到了孙同学说的男子,他的装扮不时引来其他读者好奇的目光。

    男子头发凌乱,留着长长的山羊胡,看上去有30多岁。长长的头发好像很久没有洗过,脸上、脖子和手上都是皴,指甲有一厘米长,里面黑黑的。身上的军大衣磨得锃亮,右脚穿着棉鞋,左脚穿着旅游鞋,裤脚用鞋带扎着。远远的,就能闻到他身上有股难闻的气味。

    此时,他正伏在书架上,专心致志地做记录,记者走到他身边,他都没有察觉。令记者惊讶的是,流浪汉正在看的是一本名叫《黑客防线》的电脑书,他记录的是书上的程序。

    性格内向

    “我们能聊两句吗?”记者小声问这名男子。

    “可以,但我没有什么可说的。”看到记者,他抬起头紧张地说。

    “你喜欢电脑编程?”

    “还行吧,挺有意思的。”他点点头。

    “你有电脑吗?常上网?”

    “我还没有电脑,也不上网,只是出于好奇看一看。”他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

    “听说你会做高数题?”

    “我是高中毕业,还有些印象,再说家里还有些书。”

    毕业院校

    据了解,高数哥的高中毕业于吉林市吉化三中,高中在校期间学习成绩优异,尤其是数学和物理两门功课,成绩格外突出。高中毕业后,曾就读北华大学数学系,由于某种原因,高数哥离开了北华大学,后又于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毕业,专业是电子工程。

    别人评价/高数哥 编辑

    “他很守规矩,也不闹事”。

    同仁书店科技区的管理员郭女士介绍,科技区的书“张义”几乎要看遍了。他的字写得特别漂亮,书店很多同事都看过。

    同仁书店的刘经理介绍,每天9点钟前“张义”就会到书店读书,关门才走,已经近5个月时间,风雨无阻。

    “最近两天“张义”好像对电脑和英语非常感兴趣,前几天拿着英语专业八级的书籍在仔细阅读。”刘经理说。

    刘经理说,开始时看到他衣冠不整,怕影响顾客,不让他进来。可他每次都很有礼貌地离开,第二天又会来,“有几次把他放进来,发现他只是一个人在看书,也不打扰其他顾客,我们就不管了。”而且,“张义”很注意卫生,每天中午都会买个盒饭在书店里吃,吃完了就把饭盒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回来继续看书。

    “他很守规矩,也不闹事。”郭女士说,“张义”看完书都会工整地放回去。但他每次看书,顾客都会跟他保持一定距离。网友凌子峰:谁还能怀疑,若干年后,爱因斯坦和霍金没完成的研究,会由这位仁兄破解。

    网友枫子:其实我们应该给予这一群体更多的关注,他们是最低层的流浪汉,而不是那些专业的乞丐。我很羡慕他的生活,与世无争,无须为世俗事缠绕。

    网友天道婧:服装虽没“犀利哥”刺眼,但算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了。

    网友﹏箪调η゛:应该是个大学生,受什么打击了,然后就成这样了,他可能是个人才。

    网友天地一沙鸥:在这种条件下还能坚持学习,牛人!那些花着父母的血汗钱,还不好好读书的同学们该自愧不如了。

    网友后知后觉:假以时日,必定成材,之前不是有骑三轮车的博士吗?

    网友策□(□):看完之后挺心酸的……想想自己,你如此尊重过书么?你把书当成过书么?再看看人家……我心里不好受……

    人物生活/高数哥 编辑

    高数哥每天蜗居楼道内。

    据刘经理透露,“张义”家离书店很远,他开车上班时,在亚泰大街和武威路附近的南岭小街看到过他很多次。亚泰大街旁的商家也表示,对照片上的人很熟,但谁也不知道他的住处。

    正在这时,记者突然看见“张义”拎着一个塑料兜,出现在亚泰大街和武威路交会处一家药店门前,不久,又消失在中泰市场里……记者随后询问给中泰市场大楼烧锅炉的刘师傅。刘师傅看到“张义”的照片,立即认出了他。

    刘师傅介绍,“张义”是个流浪汉,从去年11月份住在三楼楼道里,每晚都会向他借一把凳子休息。曾经有住户因为他留宿在楼道里,向110报了警,但“张义”被带走后,没过几天又回来了。后来,住户只能默认他的存在。

    3楼住户蔡桂琴介绍,楼内一些住户看到“张义”可怜,有时会给他点衣服和食物。可晚上他经常在楼内大小便,让住户非常头疼。一些住户反映,“张义”每天早出晚归,年轻女性晚上都不敢出门。

    对话/高数哥 编辑

    现在不是很好吗?

    记者在3楼楼梯拐角见到了“张义”。他从塑料兜里拿出一条旧棉裤和一双旧旅游鞋。见到记者,他显出

    高数哥 惊讶的神情:“能等一会儿吗?”

    记者:这衣服是哪来的?

    “张义”:附近大妈给的(头也不抬地穿鞋,但鞋有些挤脚。他把鞋带解了下来,才终于穿上)。

    记者:你就住在这儿吗?

    “张义”:就住这儿(说着,从大衣兜里掏出半截儿香烟,狠狠抽了两口,烟头就熄灭了)。

    记者:你中午吃饭了吗?我可以请你,咱俩聊聊。

    “张义”:吃饭?哦,吃饭……是的我吃过了。

    记者:吃穿怎么解决啊?

    “张义”:很多人都会帮我,他们会给我一点。

    记者:你在哪个中学毕业?

    “张义”:一个普通中学,不值得提。

    记者:你现在还能做高数,当时学习不错吧?

    “张义”:学习成绩一般,我只是对理论知识、数学感兴趣。

    记者:你怎么不回家?

    “张义”:一个人习惯了,现在不是很好吗?

    记者:我可以帮你给家人打电话。

    “张义”:不用了。

    记者:春节刚过,父母肯定很想你。

    “张义”:他们总吵架,我不愿回去。

    记者:春节商家放假,你咋过的?

    “张义”:我吃得很少,挺挺就过去了。

    记者:你有文化,为啥不找个工作?

    “张义”:高中毕业时候去面试过几个,但都不适合我。

    记者:这样的生活你想过一辈子吗?要不要我们帮找个工作什么的?

    “张义”:现在挺好的,习惯了。

    此后,“张义”说要上厕所,迅速从另一通道跑下楼。在东南湖大路与临河街交会处,“张义”再次消失在人群中…

    人物经历/高数哥 编辑

    高数哥 高数哥

    经过记者反复询问,他终于说,自己不叫张义,叫黄旭冉,出生日期是1980年3月6日,家住吉林火车站附近。2002年考入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专业是电子工程,2006年毕业,辅导员老师姓解。他记得最清楚的老师,是教模拟电路的于静珠老师,在学校其他的事情,就记不太清了。救助站:愿意给他提供帮助

    昨天一早,长春市救助管理站领导看到本报后,派人给书店打去电话,询问“高数哥”的情况,“我们以前没有救助过这个人,只要他愿意,可以帮助他。”救助站管理科刁厚民科长说,对于流浪人员,如果是长春市、没有劳动能力的,救助站可以通过民政部门为其办理低保,也可以把他送回家;如果是外地的,可以通过当地民政部门提供帮助;如果有疾病的,还可以送到医疗机构医治;无家可归的可以送到福利部门。

    下午,记者征得“张义”的同意,找到了长春市救助管理站的有关负责人。13时许,“张义”来到救助站。13时30分许,登记、拍照、测体温后,工作人员开始给他理发。

    理发时,记者和工作人员发现,黄旭冉头部有两个十多厘米长的伤疤,旁边的头皮已经发炎化脓。理发师立即找来了救助站的医生。

    “这疤痕很像刀砍过留下的痕迹,估计至少是6个月前受的伤,现在已经愈合。”医生说,发炎的位置在伤疤的旁边,是手挠破后引起的感染,消炎以后两天就能治好。

    “这是我出车祸留下的。”黄旭冉说,2009年4月份,他步行两天,沿着长吉高速走到长春市。快走到长春收费站时,在马路牙子上打个盹,没想到被一辆车撞倒,当场昏迷。他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躺在长春市中心医院病床上。

    “这事你家里人知道吗?”记者问,“没有,我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就出院了,医药费用都是政府福利部门出的。”

    同学指认

    老师说:记得有这样一个人

    记者来到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信息工程学院,得知确实有黄旭冉口中的于静珠,但于老师上完课就离开学校,大学老师又不坐班,联系不上。

    另一位老师谭红军说,“我们那届是有个学生叫黄旭冉,家是吉林市的。”

    同学说:他是个“独行侠”

    随后,记者将“张义”的照片传给远在南京的那届同学邓有文,他看后说,“就是他,是我同学黄旭冉,他现在怎么样了?”

    记者:他在学校表现怎么样?

    邓有文:性格内向,跟同学交流不多,成绩一般,平时同学对他都挺照顾的。

    记者:他家是哪里的?

    邓有文:是吉林市的,具体在哪记不起来了。

    记者:你确认是黄旭冉?

    邓有文:是他。

    记者:毕业后你和他联系过吗?

    邓有文:我和他一个班的,毕业后一直没有联系。

    记者:他学习怎么样?

    邓有文:学习很一般,可能是兴趣问题,比如国家计算机等级考试,他好像是班里第一个过的。

    记者:他在学校时,有什么异常表现吗?

    邓有文:没有发现,只是觉得当时他在计算机方面给我印象很深。

    随后记者联系了他的一位在集安的同学柳春,“他就是个独行侠,平时总是一个人闷头学习,同学们和他的关系都一般,很少联系。感觉他思维和别人不一样,从来也不参加班级活动,大四的时候开始喜欢上网。”

    另据记者查知,黄旭冉是1980年3月生人,在学校期间通过了普通话等级考试,成绩为92.9分,取得普通话一级乙等资格。

    班级情况回答的都正确

    “你还记得上学时候的系主任谭老师吗?他一会儿会来看你。”在救助站,听到记者的话,黄旭冉眼圈突然湿润了,低下头,用袖口擦着眼泪。

    17时许,谭红军来到长春市救助站,向黄旭冉核实情况。

    “你们班长是谁?团支书是谁?”

    “吕继斌、李云霞。”

    “寝室同学呢?”

    “张柏涛、张旭东。”

    “当时你们电子信息学院是在几楼?一班、二班班长是谁?”

    “我们系在5楼,一班班长叫张炎,二班班长叫杨丽娜。”

    谭红军说,黄旭冉回答的都对,确实是他的学生。但他对黄旭冉印象不深,还需要回学校查找一下入学档案。

    看书习惯

    黄旭冉说,自己上学时在吉林大学南岭校区附近补习过英语,所以对附近情况比较熟,出院后就一直在中泰市场消防通道里蜗居下来。

    他说,自己到长春并不是为了找工作,只想过无拘无束的流浪生活,在书店读书正好可以打发掉白天的时间。他此前在火车站、红旗街附近的书店读过书,5个月前来到同仁书店。因为怕弄脏书,他每次看书的时候都会擦干净翻书的左手。

    英语四级

    “我大一、大二的时候学习很好,英语四级、国家计算机二级都过了,只挂过一门工程数学。”黄旭冉有些自豪,然而大三大四的时候他突然就迷失了方向,什么都不想做了,也不愿意跟周围的同学交流,就想回家,“回家后父母并没有说我。”

    记者从黄旭冉口中了解到,他从上大一开始接触网络,最开始涉及的网络类游戏是五子棋,“当时我级别很高,游戏分10个等,当时最高了。”

    沉迷网游

    黄旭冉说,他大学毕业后也面试过几个地方,由于没有工作经验,没有成功。于是他开始自暴自弃,从2006年到2009年的3年里沉迷于网游,先后玩过奇迹、剑侠2等。

    在救助站,从他换下的衣服里找出了几样东西:两张作废的游戏充值卡,一张演算草纸,上面写满了数学公式。另外,还有一张女性的二代身份证。据他说,自己刚来长春时就把身份证丢了,这张是捡的,目的是上网的时候用。

    黄旭冉说,他平时只要一有点钱就去上网,连饭都不吃。有时候钱够还去网吧包夜,这样住的地方也解决了。

    社会帮助

    “高数哥”在书店认真学习的精神感动了不少读者,昨天一早,许多人打进本报热线电话,想在生活和工作上给予帮助,让他早日摆脱现状,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他在这样的条件下还能学习,挺让人佩服的。”在长春经营一家电脑公司的陈经理说,“如果他愿意,可以到我的公司上班。”

    “我喜欢他,年轻的时候我也爱好数学,这孩子差不了。”丛先生说,“爱好学习也得先找份工作,可以到我开的饭店来,工资虽然不多,但可以有很多时间学习。”

    对于“张义”选择现在这种生活方式,也有一些读者表示不理解,“起码应该先找份工作,自力更生。”张先生说,“如果光从物质上帮助他,只能是治标不治本,应该从思想上改变他。”

    终于回家/高数哥 编辑

    高数哥 高数哥

    2010年3月11日, “高数哥”与妈妈在一起。

    扩展阅读
    12010年3月11日,被网友称作“高数”哥的黄旭冉回到吉林市家里,和家人团聚。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23 14:37:29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