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魏于全事件

    2006年3月26日,司履生教授在新语丝发表了《就魏于全院士发表假论文问题致中国科学院的公开信》;3月29日,魏于全教授在新语丝发出《对司先生提问的答复》,许多网友也参加进来,在魏教授的支持者和怀疑者之间发生了激烈争论。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魏于全事件 编辑

    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司履生致信中国科学院,公开举报中科院院士———四川大学副校长魏于全发表在国内学术刊物《中华肿瘤杂志》和国际学术刊物《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的两篇论文涉嫌“学术造假”。昨日,川大面向全国媒体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校方和魏于全院士就此事进行解释。抗辩双方都希望有关部门或国内外权威专家组成答辩听证会进行彻底调查。

    川大 希望正常途径解决/魏于全事件 编辑


    据了解,质疑早已是3年前的事情了。为何旧事重提?

    年已70岁的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司履生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现在,国家对科技事业这么重视,对学术腐败的治理会更加重视……我也希望能在自己退休之前,把这个事情解决。”

    对此,昨日川大校方认为,早在2003年司教授就给《中华肿瘤杂志》和《自然·医学》写信反映论文有假,而当时魏于全已按编辑部的要求,对质疑进行了逐条答复。

    对质疑和答复两家刊物都做了不登载处理。而且早在2001年魏申报院士时,学校就收到有关部门转来的类似投诉信,并在调查后将结果上报了有关部门。就此川大认为,司对魏的指控目前缺乏事实依据。而且魏的研究被国内外同行引用较多,成为国际肿瘤免疫治疗的新方向。争论极具专业性,希望按照学术界处理学术争议的正常途径来解决。

    经魏于全教授正式提出,川大正考虑在适当时间就此争议举行一个由国内外肿瘤学和免疫学领域权威专家组成的答辩听证会,邀请两人陈述各自观点和论据,由专家进行判断。并表示,更希望上级部门来组织这次“听证会”。

    司履生 不会影响川大声誉/魏于全事件 编辑


    记者与曾采访到司履生教授的华商报记者彭坤取得联系,想了解司教授对川大回应及魏院士说法的看法。

    但未能采访到司教授本人。

    据彭坤介绍,司教授在接受采访时称,他与华西医科大学还是很有感情的,特别是与老校长和一些教授,这里面绝对没有掺杂个人感情。他认为,质疑并不会影响到川大声誉,而是纯属学术探讨。司教授也希望有关主管部门能对这一事件进一步调查,公正裁决。

    相关新闻/魏于全事件 编辑


     

    当事院士逐条“澄清”质疑

     魏于全院士称其中有个人恩怨问题,希望组成专家组进行调查

    昨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四川大学副校长魏于全院士与媒体面对面,就《公开信》中的疑点进行了一一澄清。

    焦点1

    “从事伪科学”还是误解?

     司履生教授在给两家杂志的质疑信中,就“造假”中提出了若干质疑。司履生指出了魏于全在实验中竟然不设立对照组,不可能进行上万只老鼠的大规模实验等硬伤。

    昨日,魏于全院士也拿出了大量资料及学术界人士评价一一加以反驳:没有对照组不可能发表论文,而川大早已能支持4万只老鼠同时进行实验,国内外大量科学家的研究和论文也支持了自己的观点。

    昨日,川大在新闻会上出示了《中华肿瘤杂志》2003年给魏教授的信函,佐证了不登载是出于“讨论的问题基本是方法技术,过于具体,难以取得共识。”但在信函第三段也提到“司教授对你们文章中存在的疏误提出的意见是积极的,具有参考意义,值得欢迎……”有媒体据此提出是否文章确实存在疏漏?

    “其实司履生教授之所以对自己的论文产生质疑,部分原因是杂志刊登其论文的时候,由于排版错误将一个错误的公式印在了论文中,而司教授也没有完全弄清楚我的论文。”魏于全教授认为学术观点差异在于双方的误解和排版的错误。他强调,“把与自己有不同学术观点属于一般学术探讨的问题时当做造假,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我希望由不是川大的专家组成专家组进行听证、调查,还我清白1

    焦点2


    带大量礼物当面“求情”?

    在公开信中,司指称在给自然杂志写评述性文章后,魏一连5周,从成都飞到西安,恳求其不要发表文章。每一次都带有“大量礼物”和“很重礼物”,并称如果把文章撤回,愿意资助100万元的科研经费。魏的夫人、亲友、朋友、学生、老师也加入游说,甚至有领导施压。

    对此,魏大叫冤枉。他称只有两次而非五次到西安找司沟通。其目的是消除误会,沟通学术观点。而川大校方也证实魏是因科研合作事宜去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顺道拜访了司教授。至于礼物,主要是“缠丝兔、火腿、火腿肠、熏鸡、熏肉、四川泡菜等”,“我只送了一点成都的小特产,总共不到100元钱,因为司教授作为一个长辈,他也是我导师的好朋友,按中国人常情,带点家乡小特产也是对长辈的尊重。”魏于全院士说。

    至于100万科研经费。魏称在两人交流过程中,司不断谈到西部缺少科研经费,加上发现司是很想做研究的人,于是提出拟一起申请一项145万的国家项目,共同合作的建议。“司教授听到我的建议后很高兴,但后来我发现司教授很难沟通,主要是缺少共同的科研兴趣,这件事就不了了只之。没达到预期目的也可能是司这次写公开信发泄对我不满的原因之一。”魏于全教授解释道。

    焦点3


    是学术争论还是个人恩怨?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魏透露了自己心中的揣测———这场轩然大波是出于个人恩怨。

    “这次司教授看到我校丘小庆教授事件在媒体上炒作,于是他也想借此机会,对我进行攻击,于是把给中科院的公开信发送给国外的新语丝网站,不顾事实,公开对我进行中伤。”

    1996年时,刚从国外回来的魏于全建立新的肿瘤生物治疗实验室,司曾亲笔为其一位陈姓同学写推荐信,并请华西医大病理教研室老师引荐,希望魏接受。但出于研究方向的考虑,魏拒绝了。“后来别人讲,司教授感觉很没面子。”魏于全教授回忆两人交恶的第一步。他称其后又有几件事情影响了两人的关系。 [1]

    学术论文遭造假质疑/魏于全事件 编辑

    魏于全,这个迄今为止最年轻的四川籍中科院院士如今陷入了巨大的学术道德争议中。

    司履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是在北京开会评审他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书时看到了他的研究,当时我就认为魏院士的研究结果是不可信的。”“我后来查看了他2001年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上的论文,发现魏于全在实验设计中存在严重而低级的硬伤”。

    输入“魏于全”三个字进行搜索,会发现 “魏于全假论文”、“魏于全作假”这类搜索词出现很多。从3月份一直持续到现在,西安交通大学司履生教授质疑四川大学魏于全院士学术造假的公开信,已经成为学术圈里的热点话题。

    “鉴于魏于全能够在2003年当选中科院院士,主要由于他发表在国内外科学刊物上的两篇论文,如果司履生教授对这两篇论文的质疑成立,中科院应该严肃处理,取消魏于全的院士称号。”知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日前表示。

    “科学试验竟没有对照组”


    “就在魏于全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项目评审过程中,我发现他(魏于全)的研究有很大问题。”司履生日前对记者说。

    司履生解释,“我发现,魏于全在实验中竟然没有设立不用任何治疗的对照组。”“要知道,一项科学实验如果没有这样的对照组,那么这项实验的所有结果都是不能成立的。实验出现这样严重而低级的硬伤,论文竟然也能够发表,我对这样的学术造假实在感到义愤填膺。”

    司履生在写给中科院院部的公开信中,一共列举了7项质疑理由,涵盖了魏于全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上的论文所依据实验的众多细节。包括实验观察方法、数据统计公式以及实验动物选择等。基于这些理由,司履生认为,“这是一篇十分拙劣的假科学论文”。

      

    称魏院士“从事伪科学”

     年已70岁的司履生教授对魏于全教授的研究思路也表示了强烈的不认同。他解释说,魏于全教授的研究方向是采用异种组织细胞作为抗原给动物接种,以预防和抑制肿瘤。这样的理论其实早已经在上世纪40年代就被国外的实验证明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他现在只不过是将这种思路进一步重新包装后,旧事重提。

    魏于全2000年发表在国外著名科学刊物《Nature Medicine》上的一篇论文,在业内被看成是奠定其学术地位的重要论文。在这篇论文中,魏于全系统介绍了自己的研究思路,然而就是这篇发表在国外顶级学术刊物上的文章,司履生认为,同样存在严重造假嫌疑。

    “凡是稍稍有一点实验肿瘤学常识的人,只要认真分析一下,就不难看出这些文章是彻头彻尾编造出来的、反科学的谬论。”司履生解释说,人们进行疫苗免疫接种,实际上就是向人体内注射一定剂量的特定蛋白质,蛋白质可以引起身体免疫系统的反应,从而形成对相关疾病的预防。魏于全教授的研究思路,简单地说,就是把异种组织细胞作为肿瘤疫苗注射到动物体内,预防和抑制肿瘤的发生。

    他举例说,“魏于全曾当面告诉我,他在试验中用牛的肝组织细胞对试验鼠进行肝癌免疫,取得了成功。但问题是,魏于全在试验中使用的组织细胞,以论文里提到的黑色素细胞为例,一个细胞中就含有几千种蛋白质。这就好比一下向一个动物体内注射了几千种不同的疫苗,而人体的免疫系统竟然只对其中的几种发生符合人类需要的反应。要知道,人体免疫系统遇见外来细胞,会对细胞中的大多数具有抗原的蛋白质起反应而产生抗体”,“否则,免疫学就没有规律可循了,医生也没有办法看病了。所以,如果不是免疫学的基本规律错了,就是他的实验造假”。

      

    魏院士实名回复质疑


    司履生表示,自己质疑魏于全学术造假的公开信早于2005年8月就递交给中科院,只是一直没有收到回复,才于今年3月最先公开发表在知名科学打假人方舟子的网站上。

    当这封公开信在“新语丝”发表后,魏于全教授及时做出了公开回应,据方舟子和魏于全的秘书王建分别证实,魏于全于3月29日、3月31日和4月1日,三次向新语丝发去自己的回复,回应司履生对自己学术造假的质疑。

    这也是遭到学术质疑的中科院院士首次公开回应所遭到的学术质疑。

    当记者向王建提出希望采访魏于全院士时,他表示,魏于全院士对质疑的回复发表在致“新语丝”网站的几篇回复中。

    针对司履生教授对自己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上论文的7点质疑,魏于全在回复中表示,司履生教授之所以对自己的论文产生质疑,部分原因是杂志刊登其论文的时候,由于排版错误将一个错误的公式印在了论文中,而司教授也没有完全清楚自己在论文中对实验条件的限定。并且双方在对实验数据的计算方法上也存在分歧。

    魏于全教授坚持自己的“实验是严肃的,而实验结果也是准确的”。

    司履生曾分别向发表魏于全论文的《中华肿瘤》杂志和《自然医学》杂志发出评述文章,提出自己的质疑。根据学术讨论的惯例,杂志社将这两篇质疑文章都转给了论文作者魏于全,并要求魏于全教授对两篇评述文章的质疑进行解答。但司履生发给两家杂志的信件和魏于全的回复最后都没有在杂志上发表。

    在此次公开回复质疑的过程中,魏于全也将自己4年前答复两家杂志的信件在网络上公开。答复中强调了双方对实验方法的理解差异。

      

    方舟子:他有篡改数据可能

     
    方舟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魏于全院士的论文用到的实验技术是现代生物学常用的技术,“在这方面我比较熟悉,可以做出一些判断。我认为,在其论文的实验设计、数据处理和实验结果等方面,都存在一些漏洞和可疑之处,有的前后自相矛盾,有的过于完美,让人怀疑至少存在篡改数据的可能,而篡改数据在科学界也被认为是造假。”

     

    司履生呼吁中科院调查

     
    方舟子表示,揭露学术造假,有的容易,有的难办。“像一稿多投、伪造学历、抄袭这类的造假,是很容易发现和认定的,我们揭露得也比较多,但是对捏造、篡改实验成果这类的造假,要发现就很不容易,所以在国际权威的学术期刊上也时不时会出现可疑的论文,而要认定造假,就更难了,需要有权威机构的介入,进行调查,核实原始数据才行。”

    他认为,严格地说,如果没有查看实验的原始数据,都不能得出肯定有假的结论。

    司履生表示,他也要求魏于全公布实验的原始数据,但至今魏于全并没有公开实验的原始数据。而要真正通过实验验证魏于全的实验造假将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他举例说,魏于全在2000年到2003年之间一共发表过7篇外文论文。“我统计过,要支撑这些论文在实验中他一共要使用上万只实验鼠。据我所知,以魏于全实验室的规模,不可能在三年的时间里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实验”。并且,在论文中,“他的很多数据据说都是长期观察的结果,有的观察期长达两年。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这对于他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要验证他的论文造假,验证者就必须按照他的论文描述,重新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实验,这对于个人来说,是很难想象的。所以,我呼吁中科院能够介入调查此事。”

    针对魏于全院士的质疑事件过程备忘

     
    3月26日

    西安交通大学司履生教授实名发表《就魏于全院士发表假论文问题致中国科学院的公开信》。公开质疑魏于全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和《自然医学》杂志上的两篇重要论文造假。

    3月28日

    四川大学学校网内BBS上发表声明,“鉴于杂志编辑部2003 年就已经对文中提到的魏于全院士的论文进行过核实并证明了魏院士论文结果的正确性和真实性。此事已有确实的证据,在没有其他新的证据之前,为避免以讹传讹和不必要的误解,关于此事件的讨论做了合集,希望大家理解。同时希望大家爱惜自己学校声誉,不要人云亦云,做别有用心者的帮凶。”

    3月29日

    魏于全院士向“新语丝”网站发去实名回复,回复中附有其2003年答复杂志编辑部疑问的原文。

    该文表示,“司先生很多问题的提法本身是不准确的,甚至还是错误的”。

    3月31日

    魏于全再次实名向“新语丝”发去“魏于全对拜访司先生的情况说明”。说明自己劝阻司履生在杂志上发表相关评论文章是因为“我认为他的两篇评述文章如果发表,对于一位即将退休的老先生是不利的,可能会影响他的学术声誉。我当时的本意的确是不希望他发表这样的评述论文,或者至少是应该进行大的修改以后再发表,以维护老先生的学术声誉。”

    3月31日

    新语丝网站主持人方舟子发表“为什么我认为魏于全院士的论文有假”一文。

    该文指出在魏于全院士学术论文中所公开的实验数据图表中发现疑点,表示“鉴于魏院士的论文中至少有造假的嫌疑,为其论文提供科研基金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和科技部应该组织人员进行调查,核对其原始实验记录。”

    4月1日

    魏于全就方舟子提出的疑问,在新语丝网站上发表答复。指出质疑者使用了论文中由于印刷问题而导致的错误公式。并解释了实验中具体实验手段的部分细节。并表示愿意前往西安交通大学,与质疑者司履生面对面交流。

    4月1日

    方舟子公开发表对魏于全答复的答复,认为魏于全院士并未能圆满解释疑问,并引海外专业人士的话表示“魏于全论文中的实验数据好得不像是真的”。

    4月3日

    魏于全院士再次在新语丝网站上发表应答文章,解答质疑者对论文的疑问。同日,方舟子发表应答,发现魏于全论文中出现新的疑点。

    4月10日

    魏于全院士在新语丝网站上发表“三封信”。就有关自己的部分新闻报道,解答网友疑问。

    从3月26日司履生教授在新语丝网站上发表致中科院的公开信后,网友讨论一直非常激烈,并逐渐成为众多科学论坛里的热门话题。 [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7-06
    [2]^引用日期:2010-07-06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事件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07-12 00:30:05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