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魏则西事件

    魏则西事件是指2016年4月至5月初在互联网引发网民关注的一起医疗相关事件。2016年4月12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1岁学生魏则西滑膜肉瘤病逝。他去世前在知乎网站撰写治疗经过时称,在百度上搜索出武警北京第二医院生物免疫疗法,随后在该医院治疗后致病情耽误,此后了解到,该技术在美国已被淘汰。2016年5月2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魏则西事件 时间: 2016年4月底至5月初
    发生地点: 中国 波及区域: 中国互联网
    主要人物: 魏则西
    涉及医院: 武警北京二院 涉及公司: 百度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事件经过/魏则西事件 编辑

    魏则西葬礼魏则西葬礼
    2014年4月,魏则西检查出滑膜肉瘤。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五年生存率是20%-50%。当时他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读大二。

    2015年8月,魏则西在知乎上发帖提问:“二十一岁癌症晚期,自杀是否是更好的选择?”那时候,他做完4次在武警北京二院的生物免疫疗法,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个疗法曾被他和父母视为救命稻草。在其求医过程中,他通过百度检索锁定了“生物免疫医疗法”,并最终选择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采用该疗法治疗。一位李姓主任曾许诺治愈率可达80%-90%,至少保证20年。据魏则西父亲介绍,2015年9月,魏则西先后在院共接受4次“生物免疫”治疗,花费20余万元。[1]

    2016年2月,知乎上有人提问:“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魏则西将这根“救命稻草”的故事作为回答。医院,是在百度上搜的,排名领先。疗法“说得特别好”。他在文中还提到,当时武警北京二院的医生曾经对他说该院与国外大学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看着我的报告单,给我爸妈说保我20年没问题”。结果却被网友告知生物免疫疗法是被国外临床淘汰的技术。该帖中,他还质疑百度竞价排名的医疗信息有误导之嫌。该网帖引发网友广泛关注,有言论称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早已被“莆田系医院”外包。莆田即福建省莆田市。莆田人以治疗皮肤病的游医起家,目前莆田人在全国建立的民营医院已经占到中国民营医院的80%左右,被称为“莆田系医院”。[1]

    2016年4月12日,魏则西去世。当天,在一则“魏则西怎么样了?”的知乎帖下,魏则西父亲用魏则西的知乎账号回复称:“我是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2]

    魏则西去世后,他的一段“知乎”上的留言,让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细胞免疫疗法“走上台前”,成为被追问的对象。而青年魏则西之死,也再度将百度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3]

    百度回应/魏则西事件 编辑

    百度2016年4月28日对此事件回应称,(魏)则西生前通过电视媒体报道和百度搜索选择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下称武警北京二院),百度第一时间进行了搜索结果审查,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

    百度2016年5月1日再次回应网友魏则西病逝事件,称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

    2016年5月2日,对于国家网信办成立联合调查组,百度公司发布声明,表示欢迎并将全力配合主管部门调查,百度将全力配合主管部门调查,接受监督,不给互联网虚假信息和违法行为留下可乘之机。[1]

    涉事医院/魏则西事件 编辑

    涉事医院涉事医院
    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显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成立于2000年,是一所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是北京市首批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疗集团成员,国际紧急救援中心网络医院。

    根据百度推广官微提供的武警北京二院的许可证显示,其文件全称为“武警部队单位对外有偿服务许可证”。说明显示,此许可证为武警部队单位开具对外有偿服务的合格凭证,并盖有“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后勤部”的章,有效期从2014年1月1日到2017年12月31日。其中,有偿服务范围为“门诊、住院、体检、出(会)诊及专业技术培训。”

    有媒体报道,涉事诊疗中心系外包给一民营机构,记者询问该医院多科室医生护士生物诊疗中心是否外包给“莆田系”医院,对方均表示不清楚此事。[2]

    2016年5月2日下午,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医院东区住院部一楼的生物诊疗中心前台,导医换成了医院保卫科的保安,诊室中空无一人。墙上的宣传板被全部取下,但墙上还留有明显的粘胶痕迹。保安称,“今天停诊了,医生放假。”至于何时恢复接诊,保安则表示“不清楚”。

    据该院清洁工说,5月2日上午,该诊疗中心还有医生和病人,“前天分诊台有护士,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没人上班,护士也被保安替换了。”该楼8层一护工称,该层住有生物诊疗中心接收的病人。

    有媒体报道称,5月1日上午,来自湖南农村的魏雪清在看到网上关于魏则西的报道后来到医院,要回了做生物诊疗的27260.12元。她说,她之所以来武警二院,是女儿孙芬从网上检索的结果,“在百度直接输入恶性黑色素瘤,出来的百度推广也是武警二院,当时认为排在第一位的肯定好”。

    魏雪清说,医生曾向他们承诺可以培养细胞杀死癌细胞,只需治疗一个疗程,3.3万元。“医生说,一个疗程之后,可以根据经济情况巩固治疗一次,我们来北京之后却不是这个情况。他们说需要六七个疗程。”魏雪清说,3万都是借来的,六七个疗程肯定看不起,“网上都说没用,我们也没钱,那就不治了。”

    同时,有此前在该中心进行生物免疫疗法的肿瘤患者来到医院申请退款。医院有便衣安保人员提醒非患者及家属不要靠近门诊及住院楼。[2]

    事件影响/魏则西事件 编辑

    魏则西事件迅速成为网络热点话题,在被朋友圈刷屏的信息中,对百度的讨伐,以及由此牵扯出来的中国私营医疗莆田系的资本与利益黑幕,占据了主流。

    据公开报道,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他们的广告投入的60%都给了搜索引擎。有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用就占到营业额的70%、80%,甚至有医院一年收入1.2亿元,其中1亿元就投给了搜索引擎。加上同样卖身给资本的百度贴吧,百度和资本悄声无息地构建了一个庞大的蜘蛛网,在谎言和欺骗中,完成了对普通百姓最无情的围猎。而这其中,因为走投无路,很多人把身家性命都赌在了这一个小小的搜索窗口中。

    官方调查/魏则西事件 编辑

    2016年5月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言人姜军发表谈话指出,近日“魏则西事件”受到网民广泛关注。根据网民举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联合调查组由国家网信办网络综合协调管理和执法督查局局长范力任组长,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管司、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及北京市网信办、工商局、卫生计生委等相关部门共同参加。联合调查组将适时公布调查和处理结果。[1]

    律师观点/魏则西事件 编辑

    对于此次事件中的三方责任问题,北京大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郎克宇认为,武警北京二院应负有主要责任,百度推广负次要责任。如果涉事诊疗中心系外包给了民营机构,那么院方可以对该民营机构追责。郎克宇表示,即使该科室是承包出去的,武警北京二院也是有审核责任,患者出现问题第一责任还是在医院。“因为病人对承包事宜并不知情。如果是民营机构欺骗了武警医院,医院发现其中有虚假行为,医院可以追责。”

    对百度推广的界定,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律师施杰和郎克宇均表示,根据新广告法的相关规定,百度推广也属于广告发布的主体,其性质属于有偿服务。“不像是在一些论坛上发布产品或信息,百度推广本身是一种经营行为,它接受广告主的委托,通过特定平台发布广告信息,且一般是根据费用多少来决定推广信息的排名,因此百度推广属于新广告法的监管范围,工商部门有相应的监管职责。但在整个事件中应负有次要责任。”

    关于百度推广发布的此条医疗信息是否涉嫌虚假广告,施杰表示,是否属于虚假广告,要看发布主体发布的内容是否属实,这需要公安部门调查核实,调查其是否有夸大疗效、虚假事实、诱导等情形。同时,工商、卫生部门也要进行认定,看是否符合广告法规定的虚假广告的范畴。

    如果认定后确实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按照新广告法的规定,需要承担相应责任。如果构成虚假行为,广告经营者、发布者、代言人,都要承担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2]

    社会反思/魏则西事件 编辑

    医疗行业多弊端浮现

    魏则西去世之前曾经在网上发帖质疑百度与医院的行径,称后悔轻信了百度竞价排名,轻信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等。

    上述消息一出,引来网民口诛笔伐。有业内分析师指出,可以预见,一轮执法风暴即将刮起:调查医疗竞价排名,清理医院科室违规承包,对民营尤其莆田系医院集中排查,更甚者,还可能收紧民营医疗机构执照审批。

    但旋风执法在医疗行业似曾相识,如医管部门与号贩子持续了近20年的博弈,无数次的交手,却屡屡败下阵来,彻夜排队的患者及其家属还是常常挂不上号,原本就不便宜的专家号变身天价。再比如,医院内部长期存在的“以药补医”灰色利益链,也是屡禁不止。

    可以说,头痛医头的治理方式永远治标不治本,是时候反思如何才能把对的事情做对。“医院市场化操作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近几年来,一直说医改进入深水区,依我的看法,如果老问题不解决,医改将进入溺水区。”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直言。

    市场化道路之惑

    医改推行数十年,而国内医院的“市场化”之惑也由来已久。30多年前,国家开始提出医院试点“企业化管理,做到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政府对医院实行“定额补助,经济核算”,自此,医院开始在市场的道路上蹒跚前行。一组被广泛引用的数字显示,1978年以前,公立医院超过50%的收入来自财政补贴,20世纪80年代后,医院获得了更大的自主运营权,但来自政府的补贴也越来越少。1980年,政府补贴占医院收入的比重为30%,1987年降到19%,到90年代末补贴比例进一步降至6%。

    随后,不适应市场化运作的公立医院开始陷入财务危机,尤其以极度依赖国家输血的一二级医院及消防、武警医院为主。所以部分医院尝试把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复制到医院经营中,“试水”科室承包。再后来,更多医院和医生又钻了政策空子,把药品销售的加成变成牟利的渠道,一时间,多开药、多做检查成为行业公开的秘密,患者则对看病难看病贵叫苦不迭。

    在民营医院方面,国家曾把允许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视为推动医院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为了快速扭转劣势,一些民资医院开始通过虚假宣传等违规手段吸引患者。“医院走市场化之路没有问题,但顶层设计上肯定存在缺失,公立医院定位不清,医护人员成了医改的‘阻力军’,这些问题都有待解决。”钟南山称。在民资进入方面,由于医师等资源依旧向公立医院倾斜,公平良性的市场化竞争格局尚未形成。

    政府角色缺位

    按照以往经验,问题的暴露往往会推动行业的变革。业内普遍认为,“魏则西事件”发生后,将推动医改进程,而医院市场化改革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尽快将公立医院定位清晰。因为对于大型公立医院,自负盈亏的方式只能让医院“认钱不认人”,接下来应增强这些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加大政府财政补贴力度。对于民营医院,则应该允许其追求利益,但必须在合规的框架下,同时进行严格监管。

    任何领域的市场化改革都离不开严格的监管,在“魏则西事件”中,政府角色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缺位。“患者之所以会使用百度竞价排名来搜索医院信息,也跟政府部门的信息披露不透明有直接关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卫生部门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主动收集、公开行业信息特别是医疗质量情况。但我们现在能够了解到的信息,主要包括医院床位数在内的一些基础数据,至于一家医院的医疗事故率以及违规事件却很少披露。因为无法从卫生部门得到有效信息,患者只能通过搜索网站查找,这给不良医院留下可乘之机。”也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直指,其实很多信息不是不掌握,而是不愿公布,因为国家的公立医院占据绝对垄断地位,卫生管理部门对自己管理的“孩子”很难下狠手。

    在医院走上市场化改革之路后,必须依靠不断完善的制度和强有力的监管措施来护航。[4]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5-03
    [2]^引用日期:2016-05-03
    [3]^引用日期:2016-05-03
    [4]^引用日期:2016-05-03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8-03 10:45:43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