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鸡蛋门

    河北省辛集市中里厢乡泊庄村村民委员会在清查上一届班子留下的账目时,发现一个巨大的黑洞。在各式各样的请吃送礼清单上,1995年至2005年,仅鸡蛋一项就有201320元,辛集市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都送到了。泊庄村村委会主任刘铁链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按照每公斤6.5元的批发平均价计算,这些鸡蛋有30余吨。

    编辑摘要

    目录

    事件/鸡蛋门 编辑

    鸡蛋门鸡蛋门

     河北省辛集市中里厢乡泊庄村村民委员会在清查上一届班子留下的账目时,发现一个巨大的黑洞。在各式各样的请吃送礼清单上,1995年至2005年,仅鸡蛋一项就有201320元,辛集市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都送到了。泊庄村村委会主任刘铁链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按照每公斤6.5元的批发平均价计算,这些鸡蛋有30余吨。

    事实真相/鸡蛋门 编辑

    30吨鸡蛋,足足可以装一火车车皮,却出现在了河北省一个叫泊庄村的送礼清单上。 

    鸡蛋门鸡蛋门

     鸡蛋不算什么贵重物品,尤其在泊庄村这个远近闻名的养鸡专业村里。但30吨这个数字还是让村民大吃了一惊。这还只是1995年到2005年10年间的数字,最近几年的没算进去。

    这么多蛋送给谁了呢?清单上列了一串响当当的名字:辛集市电力局、公安局、农机局、法院、交通局、烟草局、乡镇……,其中仅公安部门账面上就有458箱,占了三分之一。

    养鸡村富了,就可能被犯罪分子瞄上,所以需要公安的大力协助来整顿治安,给公鸡母鸡们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458箱鸡蛋能换来一方平安,很值。就不知道吃了这么多蛋的警官们,会不会得了三高什么的,能不能跑得过小偷大盗们?

    拿鸡蛋送礼,礼不重,和贪污腐败似乎也扯不上边,大家都拿得心安理得。养鸡村一出名,自然少不了各种各样的检查团、考察团、评比团、工作组,大家来村里转一圈,和大鸡小鸡打声招呼,捞两筐鸡蛋闪人。你说不送行不行?当然不行,堂堂养鸡村连几个蛋也不送,摆明了瞧不起人,到时候检查出什么问题、惹上什么麻烦,别怪我不讲情面。

    这些蛋,可是迎来送往的工具,换来的是领导的满意、各方面的和谐,说不定还能换来几块金闪闪的匾牌,几张先进的奖状,非送不可。
    当然也有令人费解的似乎换不来什么好处的鸡蛋。比如说法院、烟草。不过看看送礼主角过去的村支书马占午获得的荣誉,你会觉得这么多蛋也没打水漂。马占午曾被评为辛集市十大人民公仆、市劳动模范、市人大代表,没有那么多蛋铺路能行吗?难道就凭村民送给他“三光书记”(吃光、卖光、送光)的好名声?

    于是,30吨蛋就这么没了。只是,送蛋的人和吃蛋的人也许都没想到,这些蛋还换来了村民的怨声和对政府部门的不信任、败坏了党风政风。泊庄村村民准备成立“讨账小组”,向那些曾接受或索要过财物的单位和个人追索,但这更似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很多人对收受一两箱鸡蛋根本不以为然——泊庄村只是一个缩影,面对已经成为流行的社会风气,一杆枪的火力远远不够。

    除非全社会火力全开,除非我们对吃拿卡要实行零容忍。但30吨鸡蛋,估计还换不来这样的警醒。

    事件评论/鸡蛋门 编辑

    在这起“鸡蛋门”事件中,令我惊讶的有两点:一是,不用说多如牛毛的向权力部门请客清单,光送鸡蛋一项,十年来开支就达到201320元,辛集市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都送到了;二是,对于请客送礼,浪费村集体财产,原村支书马占午想请就请、就送就送,毫无约束。而且,他占据支书这一位置多年,一直岿然不动,只是审计报告出来后,才被免职。可以说,这起“鸡蛋门”事件是村级民主脆弱生态的集中暴露。

    作为村民自治组织的村民委员会,处于政权的神经末梢,承担着与底层民众直接打交道的重任,同时,它仰赖于各级政府部门给予的各种资源和力量支持。在法治、制度不完善的今天,村委会办事求助于各级政府部门,同时也承受着一些无赖官员的压榨和权力的寻租。泊庄村的请客送礼涉及公安部门、计生部门、乡政府、电力部门等不计其数的政府部门,实在是迫不得已。因为权力部门个个都是“爷”,哪个都得罪不起,村集体的沉重财务负担大半来源于此,而这种现象并非泊庄村独有。

    按理说,对于请客送礼这种看得见的腐败,村民意见很大,村民也可以罢免不称职的村主任和村支书。因为,村集体组织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一级政权,而是村民自治的组织,《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颁布多年,村委会“海选”也推行多年,罢免不称职的村主任也在情理之中。但事实上,许多地方的“海选”仍然是流于形式,乡镇政府仍然控制着对村委会成员的任命。因此,原村支书马占午、原村主任李金波尽管多年来请客送礼不止,换来“辛集市十大人民公仆、市劳动模范、市人大代表”等各种帽子,但他们仍然安然无恙,只是由于村民不断上访,才在审计出台后被免职。村级民主的脆弱可见一斑。

    “鸡蛋门”暴露出村级民主的脆弱还在于,村级民主监督、财务监督无从提起。《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虽然赋予了村民“海选”的权利,但是,对于如何来监督选举出来的村委会成员,特别是如何同步监督村级财务,却着墨不多。因此,在推行村民“海选”后,村级财务混乱,村民无法有效监督村委会的情形依然存在,并在一些地方愈演逾烈。以泊庄村为例,尽管村委会请客送礼,次数如此之多,数额如此之大,但村民们虽有意见,却根本看不到详细公开的账目,他们只能求助于向上级政府申诉。正是鉴于村级民主中监督的脆弱,去年在《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修正草案中,增加了“村应当建立村务监督机构,负责村民民主理财和村务公开等制度的落实,其成员应当具备财会、管理知识,并由村民选举产生”的规定。

    泊庄村以向辛集市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送多达一火车的鸡蛋的黑色幽默,向人们呈现了乡村民主的艰难。如果对官员权力的制约不完善,村级民主推行不顺畅,村民监督不到位,这样的黑色幽默还会在各地农村经常上演。[1]

    2010年年度新词语/鸡蛋门 编辑

    此词经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等机构专家审定入选2010年年度新词语,并收录到《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中。  
    提示性释义:由鸡蛋引起或跟鸡蛋有关的事件。
    例句:“鸡蛋门”源起泊庄,这里是冀中平原上一个偏远的村庄。上世纪70年代末,全村开始养鸡。直至90年代,全村养鸡数量140万只,达到最高峰。泊庄自发形成鸡蛋市场,成为远近闻名的“养鸡专业村”。(2010年1月15日《新民晚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4-0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4-13 13:5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