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黛玉裸死

    黛玉裸死,新《红楼梦》一个备受争议的镜头,在44集15分到17分左右,黛玉死后没有穿衣服,露出光光的肩膀,镜头扫过那灰绿灰绿的指甲,灰蓝灰蓝的皮肤。然后扫过胸膛和大腿,膝盖,小腿。这一场景,被称为“黛玉裸死”。

    编辑摘要
    中文名: 红楼梦 英文名: 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
    主要演员: 杨洋,蒋梦婕,李沁,于小彤,王龙华,姚笛 导演: 李少红
    编剧: 青枚、张天然、张珊珊等八位 制片人: 李小婉
    全部集数: 50集 出品公司: 中影集团、荣信达、华录百纳
    制片地点: 中国大陆
    类型: 古典名著剧 原著: 曹雪芹

    目录

    各方反映/黛玉裸死 编辑

    有网友表示,黛玉的裸尸,怎么给人感觉更是惊悚而不是美。这种赤裸而死的处理,实在不符合一个大家闺秀的所为。有网友还拿《红楼梦》的原文,指出这应该出自导演错误的理解。原文中,李纨道:“林姑娘的衣衾还不拿出来给他换上,还等多早晚呢。难道她个女孩儿家,你还叫她赤身露体精着来光着去吗!”网友指出,“李纨明明指的是为林黛玉穿上大殓时的头面衣服,李少红导演却认为这是说明黛玉裸死,实在是谬之千里。”
    但李少红明显偏爱这场戏,她反问记者:“你不觉得很震撼、很现代吗?那段写得太好了,我花了很大精力来拍这场戏。在播这一集的时候,我看有观众在网上留言说彻夜未眠,我也很兴奋。”

    古文记载/黛玉裸死 编辑

    清代《寒夜从谈·谈礼》记述:“古所谓小敛者,尸沐浴著衣毕,乃韬之以冒,不使人见其形,再用布绞束之,缩者一,横者三,裹以复衾。”古人死后要擦身换上寿衣,称之为小殓(大殓是放进棺材)

    事件经过/黛玉裸死 编辑

    新《红楼梦》44集10分左右
    此时黛玉是着衣的。

    争议焦点

    正方
    特写从上到下,露出光光的肩膀,镜头扫过那灰绿灰绿的指甲,
    黛玉裸死黛玉裸死
    灰蓝灰蓝的皮肤。然后扫过盖着白袍的身躯和小腿。似乎就是在暗示某种香艳的,比如说裸尸。而虽然古人死后的确要擦身换上寿衣,这称为小殓,(大殓是放进棺材)但有一条禁忌,无论大殓,小殓,都绝不能让尸体的身子裸露,特别是裸露在亲属眼前!(具体过程可参看《入殓师》中的片段)。
    反方
    有网友写道:
    贾母是黛玉唯一的在世亲人,是黛玉的亲外祖母。贾母为了救宝玉而选择牺牲了黛玉,她心里是有愧的。难道人死了,唯一的亲人连最后一面都不能见么?哪朝哪代都不会如此无情的。
    又有反对者回帖:
    我们不必太过按封建礼法来深究贾母该不该见黛
    黛玉香黛玉香
    玉尸体。红楼梦这部奇书本不应该当做封建礼教的遵循著作来读,它里面本身就提倡了很多反封建礼教的情节。
    比如贾宝玉从少年到青年都在闺阁厮混长大,众女子一起结诗社学诗词、夜晚拼盘闹酒,已经都是不符合封建礼教男女授受不亲和女子三从四德的行为了。更何况是世勋世家,传出去会让百姓笑话。原著开头冷子兴和贾雨村谈贾府人事时,就表达了对贾宝玉的不看好。林黛玉初进贾府蒙王夫人劝慰时,听说宝玉不跟一般男子一样管教,反而喜欢跟众姐妹玩耍居住时,也表示出了暗暗的惊讶。
    所以红楼梦这部奇书不应该当做封建礼教的完美遵循巨著来读,曹雪芹本来就是要宣扬一种反封建礼教的人情,宣扬一种自由的人性。所以我们也不必太过深究贾母该不该见黛玉尸体,毕竟贾母有愧还是黛玉的唯一亲人。而俗话说的好,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人民日报

    许多迹象表明,内地正在发起一次新的“道德运动”。整改电视相亲节目《非诚勿扰》是一个开始,这个节目充斥的金钱、美色和性话题被政府主管者认为是“非主流的”,不应该被公开展示。
    刚刚结束首轮播出的新版《红楼梦》是另一个近例。这部为林黛玉设计了裸死情节的电视剧不仅遭到了内地网民的恶评,还罕见地被《人民日报》点名批评。批评文章称其“以低俗的流行元素颠覆了原作的艺术精神,这是艺术俯就和谄媚收视率的典型体现。”

    媚俗粗劣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导演安排“黛玉裸死”,就是这电视剧媚俗粗劣实质的潜台词。
    前几天,我才写了一篇题为《新版<红楼梦>糟蹋名著,名著改编的出路在哪里》的文章批评这部电视剧的改编价值取向。今天又看见关于“黛玉裸死”的质疑责问,骨鲠在喉,再说几句。
    如果硬要用一个字来概括《红楼梦》,这个字就是“情”。但是,彼“情”绝不是新版《红楼梦》表现的此“情”!所谓“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哪有桂花油”。
    “宝黛悲剧”在那个时代是必然的,因为他们是叛逆者。这正是《红楼梦》高于一切中国同类描写才子佳人的小说、话本、戏曲的根本原因所在。黛玉虽然也可以说是出身名门,但是,家道中落,“原本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她深受封建礼教的精神压迫,而又不甘于忍受质疑的压迫;她要反抗,这就注定了她的悲剧人生。
    出身名门,饱读诗书,家道中落,居人篱下的悲苦命运,使黛玉养就了孤芳傲世的情性和“谁解其中味”欲说还休的敏感气质。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凄苦、悲凉、多愁善感纷至沓来也就是理所当然不足为怪的了。
    我们不妨来看看《红楼梦》中黛玉去世的“现场”描写。第97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在这一回中写了林黛玉因元春“赐婚”,使原来她与宝玉的“木石前盟”被宝玉宝钗的“金玉良缘”取代而暗抱不平。于是,将自己用“血和泪”写给宝玉的诗稿付之一炬。在第98回“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池”中,写黛玉自知不久人世,临终之际拉着紫鹃的手说:“好妹妹,我在这里并无亲人,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好歹叫他们送我回去”。待探春闻讯过来时,黛玉的手已经冰凉,目光也已经散了;李纨也来了,他们三人为黛玉擦洗间,黛玉忽然叫起“宝玉,宝玉,你好”来。说完“好”字,浑身冷汗,不作声了。
    记得小时候看越剧《红楼梦》有一段“哭灵”,印象深刻。还记得周恩来在临终前,也让邓颖超放“哭灵”这一段越剧给他听,感人至深。
    “洁来洁去”,这是林黛玉一生的写照;也是她对自己立言、立身、立命,为人处世的严格要求。比如她厌恶官场,厌恶追名逐利,从不对宝玉说要宝玉立身扬名的“混账话”等。当然,也包括像她那样的身份的大家闺秀对“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传统观念的恪守。
    显然,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编排黛玉裸死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完全是改编者媚俗粗劣化的“杰作”。黛玉本人自然决不会允许自己“裸尸待殓”,就是她气绝身亡当时在场的紫鹃、探春、李纨三人也绝不会做出这样有违天理良心的事来。
    虽然,在《红楼梦》第二十三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写了宝玉偷看《西厢记》被黛玉发现,黛玉也一口气(《红楼梦》中说的是“不到一顿饭工夫”)读了16折的故事,但是,从艺术创作上看,这正是曹雪芹比《西厢记》、《牡丹亭》等高明之处。从人物塑造讲,那是对宝黛反叛性格的又一次浓墨重彩刻画的神来之笔。
    鲁迅先生在说到怎么研究和阅读《红楼梦》的时候,把《红楼梦》的“读者群”作了比较科学的划分。他说:“单是命题,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鲁迅:绛洞花主-小引》)而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经学家、道学家、才子、革命家都不是;它孜孜于“性与露”,只能是“流言家”!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8-05 14:27:20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