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1115年

    1115年是一个平年,农历乙未年(羊年);辽天庆五年;北宋政和五年;西夏雍宁二年;金收国元年;越南会祥大庆六年;日本永久三年。

    编辑摘要
    干 支: 乙未 世 纪: 12世纪
    朝 代: 宋朝

    目录

    纪年/1115年 编辑

    【世纪】12世纪

    【年份】1115

    【平年、闰年】平年

    【朝代】宋朝

    大事记/1115年 编辑

    金朝(1115年-1234年)据清雍正《崇安县志》载:“北宋政和年间(约1115年),少徽星现,特举遗逸。邑宰亲诣其庐,聘以殊礼,复以诗勉其行。

    侍郎蔡卞重书曹娥碑(今存庙中)。北宋大观四年(公元1110年)敕封灵孝夫人。北宋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加封昭顺夫人。

    1115年任国论乙室勃极烈。有子完颜赛也、完颜斡论。

    1115年(天庆五年)天祚帝开始觉察到女真的威胁,下令亲征,但是辽军到处被女真战败。

    完颜阿骨打 完颜阿骨打

    公元1115年女真人崛起,建立大金国,将长春地名改回祖先的隆州白龙府,迁都中都(北京)之后,改称隆州“宽城府”(宽城子)为北方的军事、政治、文化中心。1115年1月28日(宋正和五年正月初一日),在进攻辽国的胜利中,阿骨打称皇帝,建国号“金”,年号“收国”,国都设在上京,称会宁府。新政权的建立,巩固了女真族的奴隶制度,也鼓舞了女真族彻底战胜辽国的决心。 天庆五年(1115年)正月,阿骨打在会宁(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南白城市)称帝, 建立大金,年号收国,改名完颜旻。天庆五年九月,攻占黄龙府(今吉林省农安县)。天辅四年(1120年),与宋朝订攻辽计划,攻陷辽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南)。天辅六年(1122年),取辽中京(今内蒙古自治区宁城县西);是年年底,攻陷燕京(今北京市)。天辅七年(1123年)八月,返金上京(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附近)途中病逝。他死后的谥号是“应乾兴运昭德定功仁明庄孝大圣武元皇帝”,庙号是太祖。

    1115年(辽天庆五年),设大宁镇,镇址在今岫岩城北部,属辰州建安县(县治所在今盖县城南隅)。

    出生/1115年 编辑

    普庵祖师 普庵祖师

    李焘(1115年-1184年),字仁甫,号巽岩,眉州丹棱(今属四川)人。十二岁时,亲睹“靖康之祸”,北宋覆亡,二十岁愤恨金仇未报,写了《反正议》十四篇。绍兴八年(1138年)进士。官至实录院检讨官、修撰。勤于政事,颇有政绩,无歌姬,不置产。张栻说:“李仁甫如霜松雪柏。”痛恨秦桧误国擅权,为秦桧所忌,仕途颇不顺。大部份的时间都在担任史官著述,以四十年之力,撰成《续资治通鉴长编》九百八十卷,自宋太祖赵匡胤建隆(960年),迄于宋钦宗赵桓靖康(1127年),记北宋九朝168年史事。据史载,李焘在搜集材料时,“作木厨十枚,每厨作抽替匣二十枚,每替以甲子志之。 凡本年之事,有所闻,必归此匣,分月日先后次第之,井然有条”,因卷秩庞大,前后分四次上进。今本久已亡佚,后从《永乐大典》中辑录部份。淳熙十一年(1184年),临终前遗言:“臣年七十,死不为夭,所恨报国缺然。”著有《巽岩文集》 、《四朝通史》 、《春秋学》等五十多种,大多失佚。今存《续资治通鉴长编》五百二十卷、《六朝制敌得失通鉴博议》十卷 、《说文解字五音韵谱》十卷,清代皆编入《四库全书》。

    普庵印肃禅师(1115年-1169年),又称普庵禅师、普庵祖师等,民间也写作“普唵”,临济宗高僧,生于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袁州宜春人(今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俗姓余。宋高宗绍兴四年(1134年)出家。一日读《华严经》至“达本情忘,知心体合”,顿时悟道。干道五年(1169年)圆寂。由于在世时灵验事迹不断,普庵禅师圆寂后逐渐受到人民信仰,成为一位专门消灾解厄的佛教神祇。

    去世/1115年 编辑

    奥列格·斯维亚托斯拉维奇 Оле́г Святосла́вич(?-1115年)古罗斯政治家,王公。他曾先后是弗拉基米尔-沃伦斯基公爵(1073年-1076年),特穆塔拉干公爵(1083年~1094年),切尔尼戈夫公爵(1094年-1096年),诺夫哥罗德-谢韦尔斯基公爵(1097年-1115年)。他是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最顽强的政治对手。

    奥列格·斯维亚托斯拉维奇是基辅大公斯维亚托斯拉夫二世·雅罗斯拉维奇之子。在1070年代,他是统治罗斯托夫和卢茨克的王公;1076年,他与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一起参加了波兰人对波希米亚的远征。同年他的父亲斯维亚托斯拉夫大公去世,其弟弗谢沃洛德一世·雅罗斯拉维奇取得了基辅大公的公位。奥列格·斯维亚托斯拉维奇与他的这位叔叔发生严重冲突,不得不逃到黑海附近的小封地特穆塔拉干安身。后来弗谢沃洛德之兄伊贾斯拉夫一世·雅罗斯拉维奇(1068年被推翻的大公)复位,奥列格·斯维亚托斯拉维奇趁机支持鲍里斯·维亚切斯拉维奇王公进攻弗谢沃洛德的新领地切尔尼戈夫。在当地游牧民族帮助下,他们于1078年成功地夺取了切尔尼戈夫。

    历史记载/1115年 编辑

    辽天祚帝亲征失败

    辽天庆五年(1115)、金收国元年十一月,辽天祚帝闻黄龙府失陷,即令萧奉先为御营都统、耶律章奴为副都统,发蕃汉兵十余万,号称七十万,下诏亲征,备数月粮,以期必灭女真。但意外的是,辽大军刚渡混同江,发生了耶律章奴谋反事件,极大地动摇了军心,天祚帝被迫退兵。阿骨打闻讯后立即挥兵尾追,于护步答冈(今吉林农安西)大败辽军,获辽舆辇、帝幄、兵械、军资与其他宝物、牛马不可胜计,辽军死者相连百余里,精锐几乎丧失殆尽。天祚帝亲征失败,再无力组织有效的防御了。

    辽耶律章奴政变

    耶律章奴是辽皇族,天庆四年(1114)为东北路统军副使,五年(1115)改同知咸州路(今辽宁开原老城)兵马事,十一月,天祚帝下诏亲征女真,他又被任命为御营副都统。大军到前线刚渡混同江,他即策动政变,率将士三千余人返回上京(今内蒙古巴林左旗),谋废天祚帝,另立魏国王耶律淳。不意耶律淳不从,并斩了派来的使者,耶律章奴遂大掠上京府库财物,至祖州(今辽宁昭乌达盟林东镇西南)太祖庙等地历数天祚帝罪过,并告以起兵原因。后又率兵攻打天祚帝行宫,不克,只得北走欲投女真,中途为巡逻者所获,缚送天祚帝,被腰斩处死,政变平息。

    宋封道士王仔昔

    道士王仔昔,原为洪州(今江西南昌)人,后隐居嵩山,自称曾遇许逊真君,授以大洞隐书、豁落七元之法,能知未来祸福。政和五年(1115)十月,王仔昔来到首都东京(今河南开封),当时王老志已死,宋徽宗便召他如王志志例,寓居蔡京宅第,赐封冲隐处士。次年三月,又赐封通妙先生。

    通鉴记载/1115年 编辑

    徽宗体神合道骏烈逊功圣文仁德宪慈显孝皇帝政和五年(辽天庆五年,金收国元年。乙未,一一一五年)

    春,正月,壬申朔,女直阿古达称皇帝,谓其下曰:“辽以宾铁为号,取其坚也。宾铁虽坚,终亦变坏。惟金不变不坏,金之色白,完颜部色尚白。”于是国号大金,改元收国,更名旻。鄂兰哈玛尔及宗翰以耕具九为献,祝曰:“使陛下无忘稼穑之艰。”金主敬而受之。旋以鄂兰哈玛尔为古论贝勒。

    丙子,金主自将攻黄龙府,进临益州,州人走保黄龙,取其馀民以归。

    丙戌,泸南晏州夷卜漏等反,攻梅岭堡,陷之。

    晏州六县水路十二村及十州五村团思峨洞诸熟夷,素黠勇善斗,大中祥符、元丰间,屡为边患。泸帅贾宗谅,武人也,喜生事,尝以需竹木扰夷,夷怨之。至是又诬致其酋斗{⺮固}旁等罪,杖脊,黥配,诸夷愤怒。卜漏遂主盟,合从入寇,因上元张灯,袭破梅岭堡。知寨高公老妻,族姬也,公老尝携族姬以金玉器与卜漏辈饮思峨洞,卜漏艳之,故来攻。公老遁去,遂略其妻及金玉,四出焚掠以归。族姬,濮安懿王之曾孙,于帝服属为近,事闻,帝甚骇。

    时蜀久安,人巽懦不习兵,所至阙战守备,远近闻警骚动。梓州转运使赵遹,适案部次昌州,即驰至泸,而提点刑狱贾若水亦至。遹恐贼逾泸水益难御,乃急督宗谅率兵进屯江安县,据水当贼冲,且以近边诸垒转饷给军,储备无乏。若水摘比近巡尉兵既至,又成都、利、夔路援师亦集,与宗谅所部,得众万馀。逮贼再犯武宁、乐共、梅岭,宗谅出兵与贼战,官军大衄,裨将陈世基等死之。贼屡胜,愈猖獗,出没无虚日,蜀土大震。

    己丑,令诸州县置医学,立贡额。

    甲午,改龙州为政州。

    辽遣行军都统耶律鄂尔多、左副统萧伊苏、右副统耶律章努、都监萧色佛埒、骑二十万、步卒七十万戍边。辽主率兵趋达噜噶城,次宁江州西。辽主下诏亲征,遣僧嘉努持书约和,斥金主旧名,且使为属国。金主遣萨喇复书:“若归叛人阿苏,迁黄龙府于别地,然后议之。”庚子,进师逼达噜噶城。

    金主登高,望辽兵若连云灌木状,顾谓左右曰:“辽兵心贰而情怯,虽多,不足畏。”遂趋高阜为陈。宗雄以右翼先驰辽左军,左军却。右翼出其陈后,辽右军皆力战,洛索、尼楚赫冲其坚,凡九陷陈,皆力战而出。宗翰请以中军助之,金主使宗干往为疑兵。宗雄已得利,击辽右军,辽兵遂败。乘胜追蹑至其营,会日已暮,围之。黎明,辽军溃围出,逐北至阿噜冈,辽步卒尽殪。

    是役也,辽人本欲屯田,且战且守,故金并得其耕具以给诸军。

    童贯遣熙河经略使刘法将步骑十五万出湟州,秦凤经略使刘仲武将兵五万出会州,贯以中军驻兰州,为两路声援。仲武至清水河,筑城屯守而还。法与夏右厢军战于古骨龙,大败之,斩首三千级。

    二月,乙巳,立定王桓为皇太子。

    甲寅,册皇太子,赦天下。

    庚午,以童贯领六路边事。时永兴、鄜延、环庆、秦凤、泾原、河西各置经略安抚使,以贯总领之,于是西兵之柄皆属于贯。

    辽饶州渤海摩哩等反,自称大王,辽主遣萧色佛埒等讨之。

    三月,辛未朔,太白昼见。

    金主猎于寥晦城。

    癸酉,张商英复通奉大夫,提举崇福宫。

    梓州路转运使赵遹密奏贾宗谅激变晏夷之罪,且曰:“泸南边事,转运使官不当干预,臣不敢坐视,已收羸兵驰赴乐共城,权行招安之策,庶边徼早得宁息。”然遹本意乃欲专事进讨,兵端愈大矣。诏:“罢宗谅等;审度事宜;如晏夷尚敢猖獗,即仰前去掩杀;若已退散着业,或悔过归降,即不得要求功赏,别生事端。”代以康延鲁而听遹节制。

    甲申,追论至和、嘉佑定策功,封韩琦为魏郡王,复文彦博官。

    丁亥,诏以立皇太子,见责降文武臣僚,并与牵复甄叙,凡千五百人。

    壬辰,升舒州为德庆军节度。

    癸巳,赐礼部奏名进士出身何?等六百七十人。

    夏,四月,甲辰,作葆真宫。

    丙午,赵遹奏:“节次招到晏州夷贼千馀人及首领斗冈等二百四十七人,又说谕到贼首卜漏等十馀人,俱来梅赖村坝,去君城十里,与所差使臣同刺猫牲、鸡血,和酒饮誓,称一心归宋,更不作过。比引问于听事之所,先以疏其过恶,次以明扬君父不杀之恩,率皆面阙稽颡再拜以谢。臣即犒以酒食,锡以银采,俾令着业。遂分兵修复梅岭堡,兼创筑诸城寨,以备不虞。”

    丁未,诣景灵宫;还,幸秘书省,进馆职官一等。

    庚戌,改集英殿为右文殿。

    癸丑,辽萧色佛埒等为渤海摩哩所败,以南面副部署萧托斯和为都统,赴之。托斯和与摩哩战,复败绩。

    癸亥,置宣和殿学士。

    诏东宫讲读官罢读史。

    辽主使耶律章努等赍书使金,斥其主名,冀以速降。金主以为书辞侮慢,留其五人,独遣章努还,报书亦如之。

    五月,庚午朔,金主避暑于近郊。甲戌,拜天,射柳。自后每岁以五月五日、七月十五日、九月九日拜天,射柳。

    六月,己亥朔,辽章努复以国书致金主,犹斥其名,辞与前同;金主亦斥辽主名以报之,且谕之使降。

    癸丑,以修三山河桥,降德音于河北、京东、京西路。

    蔡京以孟昌龄为都水使者,献议导河大伾,可置永远浮桥,谓:“河流自大伾之东而来,直大伾山西而止,数里方回南,东转而过,复折北而东,则又直至大伾山之东,地形水势,迫束相直,曾不十馀里。且地势卑,不可以成河,倚山可为马头。又有中氵单,正如河阳,若引使穿大伾大山及东北二小山,分为两股而过,合于下流,因三山为趾以系浮梁,省费数十百倍,可宽河朔诸路之役。”朝廷喜而从之,置提举,修系永桥,所调役夫数十万,民不聊生。至是工毕,诏提举所具功力等第闻奏。又诏居山至大伾山浮桥属浚县者,赐名天成桥;大伾山至汶子山浮桥,属滑州者,赐名荣光桥,俄改荣光曰圣功。御制桥铭,磨崖刻之。昌龄迁工部侍郎。方河之开也,水流虽通,然湍激猛暴,遇山稍隘,往往泛溢,近砦民夫,多被漂弱,因及通利军,后遂注成巨泺云。

    秋,七月,戊辰朔,日有食之。

    金主以弟乌奇迈为安班贝勒,以国相萨哈、弟杲并为古论贝勒。

    乙亥,升汝州为陆海军节度。

    丁丑,诏建明堂于寝之南。

    赵遹奏:“晏州夷贼渝盟作过,出没剽掠,若置而不问,恐养成奸恶,别生大患,不可不早为之计。但事力未胜,不敢轻举深入。乞就秦凤、泾原、环庆路共调兵三万,前来攻讨。”诏永兴路选兵二千人赴之。辛巳,又诏泾原发兵三千,环庆二千,押赴泸南听用。仍以赵遹为泸南招讨统制使,王育、马觉为同统制,雷迪、丁升卿军前承受,孙羲叟、王良弼应副钱粮,并听遹节制。

    甲申,以昭庆军节度使蔡卞为开府仪同三司。

    是月,辽使萨喇以国书致金主,金主留之不遣。

    八月,戊戌朔,金主自将攻黄龙府,次混同江,无舟;金主使一人导前,乘赭白马径涉,曰:“视吾鞭所指而行。”诸军随之,水及马腹。后使舟人测其渡处,深不得其底。

    己亥,都水监言:“大河已就三山通流,正在通利之东,虑水溢为患,乞移军城于大伾山、居山之间以就高仰。”从之。

    己酉,诏秘书省移于它所,以其地为明堂。杭州观察使陈彦,言明堂基宜正临丙方稍东,以据福德之地,故有是诏。命蔡京为明堂使,开局兴工,日役万人。

    庚戌,诏:“中书舍人陈邦光,提举洞霄宫,池州居住。”

    先是邦光以中书舍人兼太子詹事,会蔡京献太子以大食玻璃酒器,罗列宫庭。太子怒曰:“天子大臣,不闻道义相训,乃持玩好之具荡吾志邪!”命左右击碎之。京闻邦光实激太子,含怒未发,遂因事斥之。

    辛亥,升通利军为浚州。

    嗣濮王仲增薨,弟仲御嗣。

    丙寅,陈瓘特叙承事郎,许任便居住,缘立太子赦也。瓘既寓通州,而盛章与石悈有隙,取密旨编置通州,扬言为瓘报仇,瓘闻而叹曰:“此岂盛世所宜有邪!”因谋徙避,遂挈家至九江卜居焉。

    九月,丁卯朔,辽黄龙府陷于金。金主遣辽使萨喇还,遂班师,至混同江,径度如前。

    金宗翰及其弟宗弼等遗书辽主,阳为卑哀之辞,实欲求战。辽主怒,下诏亲征,有“女直作过,大军翦除”之语。金主聚众,剺面仰天恸哭曰:“始与汝等起兵,盖苦契丹残忍,欲自立国。今天祚亲征,奈何?非人死战,莫能当也。不若杀我一族,汝等迎降,转祸为福。”诸军皆曰:“事已至此,惟命是从。”

    癸巳,金以古论贝勒萨哈为古论呼图贝勒,鄂兰哈玛尔为古论伊实贝勒。

    王厚与刘仲武合泾原、鄜延、环庆、秦凤之师攻夏臧底河城,败绩,死者十四五,秦凤等三将、全军万人皆没。厚惧罪,重赂童贯,匿不以闻。未几,夏人大掠萧关而去。

    辽师渡混同江,副都统耶律章努反,奔上京,谋迎立魏国王淳。辽主遣驸马萧昱领兵诣广平淀,护后妃行宫,实达尔伊逊持书驰报淳。时章努先遣淳妃亲弟萧迪里以所谋说淳,淳曰:“此非细事,主上自有诸王当立,北、南面大臣不来,而汝言及此,何也?”密令左右拘之。有顷,伊逊赍御札至,备言章努等谋废立事。淳对伊逊号哭,立斩迪里首以献,单骑间道诣广平淀待罪,辽主遇之如初。

    章努知淳不见听,乃率麾下掠取上京府库财物,至祖州,率其党告太祖庙,数辽主过恶,移檄州县,遂结渤海群盗数万趋广平,犯行宫,不克,北趋上顺国。女直阿固齐,以三百骑一战胜之,擒其贵族二百馀人,并斩以徇,馀得脱者皆奔金。章努诈为使者,亦欲奔金,为逻者所获,缚送行在,腰斩于市,剖其心以献祖庙,支解以徇。

    冬,十月,癸卯,以嵩山道人王仔昔为冲隐处士。仔昔,豫章人,自言遇许逊真君,授以大洞隐书、豁落七元之法,能知人祸福。王老志死后,仔昔来都下,帝知之,召令踵老志事,寓蔡京第,因有是命。

    己酉,赵遹统兵发江安县,亲督王育由乐共城路,命马觉以别部由长宁军路,张思正由梅岭堡、水芦毡中路,期悉会于晏州轮缚大囤,合陕西三路兵,将本路士军、义军、土丁子弟、保甲弓手、人夫共三万五百四十人。

    戊午,夏人入贡。

    十一月,癸酉,录昭宪杜皇后之裔。

    庚辰,赵遹攻破晏州轮缚大囤,夷贼卜漏遁去,官军追获之,降者相继而至,诸囤悉平。

    初,王育等既攻破上、下落样村及思峨州,所向若破竹,无不即下,遹遂与马觉、张思正军皆至轮缚大囤。其山崛起数百仞,周四十馀里,卜漏居之,凡诸囤之奔亡者悉归于此,共保聚拒守。贼自上施矢石,直瞰官军,中者即齑粉。官军以强弓弩射之,曾不能及半,兵陈四周凡累日,将士相顾无计。泸州都巡检使种友直,山西将家子,沈密能任事;思黔州巡检田佑恭,本思黔夷所部土丁药箭手,轻趫习山险。遹乃微服乘马,命友直、佑恭从,案视形势;见山隈崖壁尤陡绝,贼以险故不设备,遹乃悉移军当贼,而命二人率所部军于下,谓曰:“此处崖壁,疑可以计登。且山多猱,思黔人善能捕取,汝等急办之。”信宿,友直捕得生猱数千,遹喜曰:“事济矣。”乃悉以成算授友直,且令诸军各备云梯,视山上火发,即以进。

    是日,女直选所部与佑恭之众,得二千馀,纫麻为长炬,灌以膏蜡,使群猱背负之。暮夜,先以数辈登崖颠,系绳梯数十,缒而下,众各衔枚,挈群猱次第挽绳梯而登。鸡方唱,众已悉登,及栅,乃然炬纵猱。贼庐舍皆茅竹为之,群猱所历,火辄发,贼奔呼扑救不暇。猱益惊跳,火益炽,争前驱逐群猱。官军已破栅,鼓噪击其后,贼犹与官军力斗。遹望火发,令诸军挝鼓,俱以云梯进,贼蹂乱,官军内外相应,遂斩关环城而登。卜漏从诸酋突围遁,遹命友直及统领官刘庆以步骑五千追至山后,擒卜漏及诸酋长。遹自入酋境至破轮缚,凡所平州二,县八,诸囤三十馀城,以其地之要害者建置寨堡,拓地环二千馀里,皆衍沃宜种植,画其疆亩,募并边之人耕之,使习战守,如西北弓箭社之制,号曰胜兵。

    庚寅,高丽遣子弟入学。

    是月,辽主自将亲军七十万驰至驼门,驸马萧特默、林牙萧萨喇等将骑兵五万、步卒四十万至斡邻泺。金主自将御之。

    十二月,己亥,升遂州为遂宁军节度。

    乙巳,辽都监章嘉努叛。

    丙午,以赵遹为龙图阁直学士,知熙州。

    金主行次约罗,会诸将议,皆曰:“辽兵号七十万,其锋未易当;吾军远来,人马疲乏,宜深沟高垒以待。”从之。

    丁未,金主以骑兵亲候辽军,获督饷者,知辽主以耶律章嘉努叛,西还二日矣。诸将请追击之,金主曰:“敌来不迎战,去而追之,欲以此为勇邪?”众皆悚愧,愿自效。金主曰:“诚欲追敌,约赍以往,无事餫馈。若破敌,何求不得!”众皆奋跃,追及辽主于呼卜图冈。是役也,兵止二万。金主曰:“彼众我寡,兵不可分。视其中军最坚,其主必在焉;败其中军,可以得志。”乃使右翼先战,兵数交,左翼合而攻之。辽兵溃,金师驰之,横出其中,死者相属百馀里,获舆辇、帝幄、兵械、军资、它宝物、马牛不可胜计。金师乃还。

    己未,辽锦州刺史耶律珠泽叛应章嘉努,遣北面林牙耶律玛格讨之。

    庚申,以平晏夷,曲赦四川。

    癸亥,置泸南沿边安抚司,以孙羲叟为集贤殿修撰、知泸州,充安抚使。

    辽以北院宣徽使萧罕嘉努知北院枢密使事,南院宣徽使萧特默为汉人行宫都部署。

    是岁,平江府、常、湖、秀三州水。

    夏改元雍宁。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南京普法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8-06 18:56:17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