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

    请用一段简单的话描述该词条,马上添加摘要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
    江南达人 童山雷  
      凡 例
      一、拟将吴昌硕划归19世纪。文中所遗其他虽卒于现代但其基本人格或主要艺术活动当属晚清之名家亦复如此。
      二、现今在世之大部分中青年画家,因其艺术前程尚难逆料,故留待21世纪。
      三、依照画作之综合艺术水准,参古制,将本世纪有成就的国画家分为绝、神、精、妙、能五种品次。鉴于艺术之复杂性,又特辟“逸品”一格,以录本世纪那些确有相当水准,但其画风似已逸出时代主潮之外的中国画名家。
      四、既为录,则必有先后高下。品次有序,同品之人,亦应有序。绝、神、精、妙、能五品之序既存焉。唯逸品似不宜硬性定位。其仿佛当参差于神、精二品次之间。每品中人之序见正文。
      五、每品次皆立标准。至于品中个人,凡纳入绝、神、逸三品者,皆独自有评。其余三品择其代表评之。
      六、自然并非同一画家每件画作均与该品次契合。其之所以纳入该品,不过观其大要而已。
      七、入品画家,年华方富者,将来自有升品之可能;然推其事理,即使其今后艺事倒退,亦不至失却既获之品位。
      八、本录共收入191位画家。计绝品4人,神品10人,逸品8人,精品25人,妙品63人,能品81人。
      自 序
      20世纪毕竟喧腾且又无声地去了。百年来,艺术上主义之多彩,流派之纷呈,个性意识之强劲,变法手段之激剧,实为自有艺史以来任何一个世纪所不可比拟。世界艺坛如此,中国画界又何异之。且似可曰:作为一个具有千年传统的古老画种,在此涅槃更生之际,其所受之震撼及阵痛,甚至来得尤为剧烈。
      艰难之分娩终举一康健活泼之子。浓云迷雾尚未尽散,氤氲中己见一派浩然静寂之清妍花海。纵观中华百年画艺,吾人足可自豪而言:同为毛笔文化孪生二子之中国书画,论其总体成就,书,今实不及古;画,则断然是古不及今。
      已无必要一定在此细较古今书画之优长劣短。倒是此等问题颇发吾辈清思:在这姹紫嫣红的世纪画苑内,究竟孰花更艳,孰卉尤青?且何曰艳,何曰青,又因何而艳,因何而青?
      古之画品不可曰罕。然而罕见于今,则是为何?固然,文艺非同对抗性竞技之道,凭空言其上下优劣,委实非属易事。即令如此,此等比较毕竟有意无意存于世人口上心中。岂可曰千百画家画艺皆不相上下哉!
      今人对艺道之评判可谓繁杂混乱矣。艺术标准之模糊含混,其尚可原谅;唯常于不觉间即以爵名职权或市场价谈品论艺,其谬真真大也哉!有鉴于此,为维护绘画艺术之纯洁性,为维护中国绘画艺术之纯粹性,为倡导现代中国画艺术纯正之民族性,鲜明之时代性及合理之独创性,尤其为培养对整个现代中国画艺术鉴赏评判之客观公允性,吾深思有年,披阅有时,审度掂量再三再四,终于世纪之交编定此画品录,拟将其奉献与一切对中国画道抱有兴趣之人士。
      或有当道者喝曰:汝为何人,此等事体,亦是尔等可妄言之者乎?--且慢,吾虽放胆而言,却非信口开河,实有三五准绳在手,对人可谓苛刻衡量,对己亦谓严加约束。且自信普天之下,四海之内,当有识者。
      又曰:艺道品评果有客观标准否?吾曰:有。若无, 一切艺评,岂非尽皆胡说八道?而此所谓有,确又最忌人云亦云。设若众口一词,或退言之,大同小异,--又须乎吾辈在此绕舌则甚?
      此不妨将自家测人束己之绳法明示于世人,以期识者认同首肯。
      其一,作品总体须在画种本身所允许之范围内,达到旨、趣、法、技之综合高度,其绝高者,当有惊天地、泣鬼神之魅力(自然,天地鬼神当不会为虚张声势之物所动!)。而其所以必曰“画种范围”者,实不得不设一阈限也。过分超之,其作品即使再高妙感人,已全然不是中国画,又何须在此领域争雄斗胜哉?
      其二是为四项具体指标:1.广拓画境;2.显立人格;3.巧融诗、书、印;4.穷究笔、墨、色。以下分述之。
      1.广拓画境;传统国画,虽重意境,实则画意多已限于一相当狭小之圈内。故尔在此将画境之展拓作为首当其冲之品评准则。优秀画家,亦当是“天地万物,皆为我用”,嘻笑怒骂,尽成文章”,即使所面对者是前人久已表现过之情景,亦可而且必应以全新之心目加以体察观照。
      2.显立人格:传言现代西方画圣毕加索曾对大千先生曰:
      尚看不出你的画与你们从前的画有多大区别。此言不论是否属实,都足以发人深思。人间千人一面之中国画一一西画又何尝不是如此--实在多矣多矣!故吾辈不得不将独特个性几字凌驾于其他标准之上。所谓画中凸显人格,实亦即画家个人内在之总和与其画技神魂合一、并以强烈且又自然而然之态外化于其画面也。所有中外超级绘画大师之作莫不如此;以下之作,亦概不违此规律,仅程度不同而已。
      3.巧融诗、书、印:一般而言,中国画毕竟乃综合艺术,--此老生常谈矣,吾不赘述
      4.穷究笔、墨、色:历代谈论笔墨者,不啻汗牛充栋:近五十年来又偶有批判之手生发。吾以为中国画之精髓确在笔墨,虽亦不仅在笔墨,且对“笔墨”二字的理解也决不应程式套路化。不仅如此,“色”在其间之妙用愈来愈显,此早己为不争之事实。故优秀之中国画家,必须对此三者并重而毕生穷究之。
      其三为:三维空间之概念应无所不在,各种绘画手段之运用须搭配协调。换言之:其当是假定三维空间内笔、墨、水、色之混合运动,即使咫尺方寸之间,也犹如大兵团之“立体作战”。此项标准实则颇难。非是天资出奇颖悟、感觉至为敏锐者,真真难于时时处处加以把握。然而它的的确确又存在于所有作画过程中,且在相当程度上是为成就高低不同之画家画作感觉有异原因之一。试将白石与苦禅、雪涛等人信手而写之花鸟虫鱼,连同宾虹与可染、俨少等人各自之山水分别对照,此种差异委实不难判别。
      其四为画面整体感觉要求及其左右界限。兹将吾胸中认定至真至美、至中至正之画道出,以明其品评众家之作时细微之心理倾向,世人当不难意会之--
      浑天成纳万象,澄静水泛崇光;
      涉虚灵远狂怪,缘尘世类仙乡。
      不依成法,不玩花样;
      不拘真切,不入抽象。
      自然并非各家各派作品皆可套入以上所有标准,但有一二,亦足供人斟酌。且吾辈尊重各式各样艺路、风格之探索;此所谓标准,到底只乃吾辈一家之言而已。
      最后是为评判时之价值取向连同其衍生之对几种基本手法所排序列。吾大致认同先贤有关“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应做到:重、大、高、厚、实、浑、润、老、拙、活、清、秀、和、雄”及“宁方毋圆”、“宁直毋矫”、“宁荒率毋工整”、“宁丑怪毋妖好”一干评画尺度。除此之外,更增拟四条:1.宁苦涩毋甜腻:2.宁复沓毋单薄;3.宁散乱毋板结;4.宁霸悍毋柔弱。其是耶非耶,一任世人批判评说。
      归根到底,中国画之本质应当是“写”,亦即如前文所言“画家个人内在之总和与其画技神魂合一”后,绝无阻滞,且如漫不经意直接“写”出,内中自带轻松而又极其谨严之法度--换言之,是为不见技巧之“绝活”,其至高境界,类比于书,则有如唐怀素《自叙帖》焉。基于此,吾辈以为,在假定同等精深情况下,单就绘画手法而言,写笔高于工笔,工笔高于“制作效果”。而写意中,大写又高于“兼工带写”。至于“写”法中各家各派之差异,乃至“写”本身之负面流弊,吾亦曾加以研究整理,将另有专文论及,在此仅一笔带过。此外,吾何以对“为展而作”之画略加贬抑,亦实是主张“直抒胸臆、有作方展”也,此等苦心,唯希世人理且住。画真难矣!既须有旨、情、意、趣,又须符合视觉艺术构成法度:既须有至为高难之技,又不得使人觉察专注于此。尤其是中国画,在基本不能“改错”之宣纸上,须一气呵成地体现以上所言,且须把文学、书法、篆刻结合得天衣无缝,甚至在此情形下,又还须韬光养晦,掩巧示拙于人……得,得,唯其有此千难万难,入录登品、特别是登彼上品,才非易事,夫复何言?
      吾辈审画定品之准则白之于众矣。时晴窗之外,朔风冽冽。隔岸是已不闻其喧嚣之现代都市,俯首目下,江南冬至,千里霜红。吾忽不寒而栗之。是惧否?思之是于不惧中确实有惧也。吾心知此录若有幸公之于世,多少终须开罪于人。红尘凡世,衮衮诸公,岂尽皆是有见有识有心胸有肚量者哉!此录不能合彼心意,自不待言也。且即使录外无干之人,平心静气观吾,亦未必会赞同吾之说法。激进者当笑吾“中庸”。保守者则或将骂吾“出格”。对后者,吾辈一笑置之,更不复辩。“中庸”云云,吾仅驳--言:中国文化便乃中庸;承认中国画乃中国独特之画,便当承认其中庸;承认中庸之中国文化,又何独难诘中国画道之中庸!
      自顾无羁达人,身外之一切,均不足惧也。然所惧者又端是为何?是自惧也。一惧所阅有限,未能真正窥见部份画家之全貌,致使错定其品位;二惧未能将自家之好恶压抑至最低限度,以致所录晶位有欠公允。--更有惧者,倘有子庄、秋园一类大贤仍埋没草野,吾无由知之!以上所言一惧二惧,吾难以自辩矣,唯洗耳恭候贤者之责。而对于草野遗贤,吾所能者,仅是抱撼致以沉痛之歉意……
      江南达人 童山雷  
      1999岁暮又2010岁初

      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
      绝 品
    功参造化,炉火纯青。无论瑰丽神奇、雄阔高远、浑涵天成或平淡率真,均足具惊天地、泣鬼神之内力。作品自胸经手信然而出,绝无阻滞,且普遍皆有不可妄加增减之感。于绘画史上异峰突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当之者4人:
      齐白石 黄宾虹 潘天寿 张大千

      齐白石
      纯粹以中国文化为底蕴,厚积生活,洞察万象,千锤百炼之后跃出藩篱,以绝大心胆开一代风气。笔墨极精妙且简练,平淡天成,把握住“意象”之最佳分寸,融至“俗”为至雅,化腐朽为神奇。故首屈一指。
      黄宾虹
      穷究千古翰墨精华,以至纯华夏文人风骨暗合四海皆然之“道”、“法”。画作似兵家野战,于极乱极放纵中显至精至一之铁律。胸藏造化,神驰八荒;汪洋恣肆,变幻莫测。补美中不足之宇宙,立独步古今之画格。唯人间气略逊白石,是以居次。
    潘天寿
      一指禅功,构成莫可摇撼半分之玄色神殿。笔扛九鼎,力挽万牛;壮采雄姿,不可一世。挥布黑白以叠奇兀,抹化险怪竟成平川。上凌汉唐,下启百代,堂堂正气,惊世骇俗。是古今最具翰墨丹青本等工力者。然正因画中人力奋成之感压过其“仿佛天成”之趣,故尔当居齐、黄二老之后。
      张大千
      如川江在峡束涧深之河床中百转千回后奔出夔门而后铺天盖地涌入大海:精研古今中外之艺,广纳雅俗文野之法,徘徊日久,蓄势至深,一朝喷薄,撼天动地。中年之前虽已享极高画名,作品其实尚在芸芸之中;唯晚年之“泼墨泼彩”,大气磅礴,奇幻渊穆,不仅与向来之自我判若两人,亦真与“五百年来第一人”之誉庶几相称。论其气魄威名,似应为“四绝”之首,然细品其毕生之作,虽求“天成”而“人为”之感确更甚于天寿,且其悠长之回味亦稍次于以上三人,故名列第四。

      神 品
      千年艺术长河中串串美妙绝伦之浪花。万丈翰墨青藤上颗颗硕然无朋之异果。其或在传承绍述本国画道之历史脉络时奇光焕然,或在嫁接他乡嘉树之枝后葩果丰美,或在师法把玩造化后独辟蹊径自在优游,甚或不惮终生只弄“雕虫小技”,唯求心手之绝对自由,皆荦确立出门户,卓然以成大家。画作风骨不凡,趣味纯正;技法出神入化,品相光彩照人。整体气势实已凌驾于众生之上。称之者10人:
      陈子庄 傅抱石 徐悲鸿 李可染 林风眠
      吴冠中 吴作人 石 鲁 李苦禅 丰子恺
      陈子庄
      古论“外师造化,中发心源”之绝妙注释。以纯粹中国墨客之笔直抒道地中国文人之胸臆,落笔有形,有神,有意,有趣。更有无限广阔之生活浓缩和无比深厚之历史积淀。生命之形骸似已与笔墨之形式合二为一;八面出锋之笔端,如同出魂之窍,恍然幻化作一块块有如婴孩心田般纯洁之净土,--且源源不断、永无衰竭。尺幅至小、用材至陋、技法至简同气魄至大、墨彩至精、内涵至丰形成奇异对照,并为其基本特质。以纯正“写”笔为当代真山真水开出一条可取之路而发扬光大宾虹,从而与白石、天寿等人新花鸟草虫相对应,是其对画道主要贡献。因之列为神品第一。
      傅抱石 以透辟之灵性,阐发绵绵不尽之幽情,若以画对诗,则活脱脱恰似篇篇“楚辞”。其思细密清雅,学养浑涵丰厚,为画, 自然格致入微,游戏三昧。作品于高古雅澹中显露出一种现代文士对历史与理想沉静的感悟。笔力雄放不失精致;彩墨苍润,更见满纸光辉。西法对天宇万物的观照,不露痕迹地融入东方式的模糊混沌感觉之内。柔美悠长之韵味,举世罕有其匹。精纯典雅的完美感本在子庄之上,但就艺术首先应是艺术家自我生命本质之强烈表现这一角度而言,则显然已逊子庄一筹,是以列居第二。
      徐悲鸿
      豪气磊落,胆意超迈。将传统西法之精华,如透视、体块、色光等,断然以中国笔墨形式表现出来。造型新颖、独特、扎实、精严;彩墨雄浑大方,且颇具表现力。整个画面笔触活跃而结构严整,色调沉郁而意气奔放,尤以马的形态的创造横绝六合、一扫万古。其余大型鸟兽,如鹰、鹫、狮、牛等,形神笔意,亦均属上乘。山水、人物、花卉诸科,皆不乏神来之特出佳品。惜哉对笔墨自身意趣尚未有更深透之研究,注重作品主题思想性之同时对其意韵之体验表达亦略微欠缺,加之其人生事务多静闲少且又英年早逝,故虽画名冲天,在此亦只可屈居第三。
      李可染
      名实恰恰相应:水绿山青,彩墨淋漓,亦属将西画章法引入国画且未显山露水者。手法于写实中略带拙味,作品凝重、沉厚、生动、滋润,造象及通篇意趣均有鲜明的时代气息,开当代写生山水之先河。风格质朴无华,崇尚笔力,善于表达“黑”中的色光效果;积染画中丰厚层次为其绝大优长。牛、牧等墨戏之作尤见新意。不足者,一,其真山水略受现实空间局限,未能更加优游自在地纵横捭阖。二,因追求“正式作品”的完整性,有时反失却其率意之作每每所有的妙趣,一一尤以晚年几乎陷入板刻之“勒写山水”为最。纵观其毕生成就,排名可居悲鸿之后。
      林风眠
      以极简约之手法,抒写出至为灵动且又完整的画面。造型奇特概括,笔力舒张有致,彩墨水乳交融,形式高度统一。似为画家中最独具只眼者。纯东方的性灵,放之四海皆可得以认同的造像,均轻轻松松似信手拈来然后天衣无缝地合二为一。其梦幻般的空灵纯美之境,超凡绝俗、举世无双。列之神品当无可言。然唯其过于不食人间烟火,且又于整体之丰富与博大上略欠,故列居可染之后。
      吴冠中
      精布黑白,巧营构图,以作品整体气势与形式美感见长。审美意识上,高屋建瓴,贯以全新之纯现代精神,而后锐眼紧瞄世间万象、妙手捕捉游移于天地之间而理当属于中华之山川神韵。画作气魄宏大,结构统一,意境超妙而空灵,整个呈现出的乃是一种仿佛经过蒸馏而纯化了的臆想世界。在此世界中,一切都半抽象为平面造型的基本原素,依和着视觉艺术所需之节律并伴以作者狂热之心灵悸动,在尺幅巨帧间亦真亦幻地放纵散聚、旋舞跳跃。因占此主要优长,故虽其笔势墨法照传统目光审视尚嫌不够道地,也确应居此显赫品次。
      吴作人
      将踏踏实实之手笔,幻化作洗练浑朴之图象。亦属由致力于西方绘画至致力于东方绘画而成功者。所喜得力于书法而笔力颇沉,绝无素常山西画而国画者在不觉中极易露出的浮笔飘墨。造像雍容大度,墨色丰厚简洁。画境虚实相生:实处饱满而不显迫塞,虚处气贯而可生发有物之联想。构图亦时有出人意表者。是为清朗苏活、神形毕现之上品。唯于总体观之尚略觉简单,故列于冠中之后。
      石鲁
      至坚至硬之笔,若铁骨钢筋,扎就成一副奇崛的力的网胳。又如西方之表现主义和行动派画手,以自我深心之冲动及特言奇行,在东方的翰墨宇宙间刮起一阵摧枯拉朽的大风。器宇不凡,识见异俗;画境雄强,笔墨泼辣。是为中华画坛上一罕见的人格于画格中毕现的特例。--“野、怪、乱、黑”有悖传统,终归新人眼目;身世浮沉导致其艺更趋怪道,宁知于画史又焉非幸事?--通观其艺,当居此晶此位无疑。
      李苦禅禅
      墨如酽药,笔似大杵,苦苦地捣出一个苦涩然却泛着缕缕药香的花鸟世界。其艺初尝觉其味略怪,细品之,始知是为醇厚滋养之补剂,传之有方,窖之久远.弥足疗俗健心,用之百无一失。实乃辛苦画道在此苦难世纪中之正传也。造型于怪异间见质朴,章法于诡谲中显平实,画境于幽险间露恬淡,终是禅心本色。正传秘方绝无所误,唯丹青艺术毕竟有别于岐黄之道,故左右较之,此老似应居此九位。
      丰子恺
      匠心发乎天性,妙手似已通神。休管他丹青灿烂,水墨淋漓:素心只存秃笔一杆,足以写尽红尘凡世,芸芸众生,甜酸苦辣,离合悲欢。实为当代画坛一卓而不群者。心至纯,性至善,目至慧,手笔至灵,加之满腹锦绣文章,何愁不画他个浮世粲然,落英缤纷!以故,虽是“六法”并未齐备,系科亦在末流,然只凭这杆饱蘸浓墨、蕴含情致、执之中正、玩之道地的纯中国式的如椽巨笔,列为神品,当之无愧。

      逸 品
      非是某一特定时代之艺术,实为千年传统于任何时代皆然之顽强衍生流行。其势若绵绵不绝之暗河,有力而无形地潜行于地下,偶有泉眼,则显其至为清冽之貌。一一此暗河中非具相当造诣者不足以称其有品。而凡入品者,皆高洁精纯,如阆苑仙葩,几无人间烟火气,亦少有凡世之物常见之种种缺憾。唯思古之幽情过盛,或曰与古人有着过于不解之情结,置之彼时自在正道,于今而言,则与《红楼梦》中贾雨村论正邪二气之言相类矣!故曰逸。逸者,一如所谓飘然出世之“高逸”;二则若气、液之离之主流也。入品者8人:
      黄秋园 溥心畲 黄君璧 吴湖帆
      何香凝 秦仲文 郑午昌 胡佩衡
      黄秋园
      应是古贤,错投今世。华翰作铁划银钩如剑戟遮蔽长天,芳墨积淡块浓团似醍醐浇奠厚土。每发超然之逸趣,总造奇绝之幽境。构图极实极满不失空灵;章法老道从容,儒雅雄健,一若三国孔明,纶巾羽扇,指指点点,排下八阵万马千军。布群峦叠嶂、峻峰险壑如摆碟置砚般轻轻松松,井井有条;作亿皴兆点,也同书家随意写三两行文字,倒去颠来,何能挑寻一二处败笔破勾?性若空谷幽兰,一任尘世地覆天翻,我自生生灭灭、清香如故;法似得道高僧,跃出三生界外,闭目只向真如,管他雌雄男女,农工商贾,个个赶先争霸、趋利祈福?--即使追佩古人,亦在佼佼之属;况罕见于今,更乃真名士,雅丈夫!
      溥心畲
      近古遗孑,衍生于今,心系经史。虽受现代西式教育,其基本人格精神不啻一介古典儒生。书画因之亦自然伯仲于有明、宋元。静舔三寸狼豪,平铺四尺徽宣,从从容容,勾写胸中那般枯寂世界,褪色乾坤。心气既然平和,画风自属雅澹。才具生发于清雄俊逸之间。昔时与其对峙之“南张”,竟已展翅遍飞五洲四海;独余我“北溥”,魂守西山古寺,心眷东土成法,怀揣祖宗绳墨,据此高逸榜眼!
      黄君璧
      宁是退守海隅、方逸出中华书画艺术发展主潮之外?曾几何时,此公亦执华夏翰墨场之牛耳。--当今固然仍称“画坛宗师”,且画法亦属中西兼取,但细品其艺,毕竟仿佛已同隔世。水云苍茫,恰隐去浮生进取之心;笔墨雄浑,正抹杀当世求新之趣。既成功名已载青史,高标画格,委实令人肃然产生凭吊之情。黄门多画圣,是公为探花,--既为黄门探花,又为逸品探花。
      吴湖帆
      家学渊源自不待言。心好述古,泥而化之。神游于宋元明清法家境内,静观本我,竟出新意。书自娟正而瘦挺而恣放终至癫狂;画则恪守中正,不火不温。风格于幽淡清丽中见其苍古丰润,笔墨在沉着老道间显其潇洒劲爽。人在中庸境地,虽殁于“文革”红海洋内,亦真儒者;艺出凡俗圈外,纵具播青布绿擎天手笔,也属平平隐逸。
      何香凝
      心若鉴湖女侠,性似松竹梅花。平生不远刀光剑影,笔下偏有泠泉烟霞。真乃世纪画坛一特出之例。纵观其艺,虽始于东洋,终归于华夏;志存高远,质朴不奢。寓巾帼灵气于古拙之手,藏湖海豪情在疏落草花。即令狮虎猛兽载其侠肝义胆,皮毛间仍存天然隐逸之意趣,--此先天禀性耶?后天追求耶?似乎都属两可,唯画居此品此序,自当无疑。
      秦仲文
      法从“四王”起,不叠“白馍”山。墨色苍黑森秀似有宾虹之影,然基本格局确属传统“正途”。笔法沉厚扎实,造像细微具体,于杂然丰茂中显其堂堂正大、雄浑奇兀之势。是为恪守“六法”而又不失己之面目者。审度其人其画,并非全无手法创新,但只就“神髓”二字言之,其距时代潮流甚远,则毋需多言。故尔筛录以入本品。又细掂其艺,姑列之此序。
      郑午昌
      抱俊逸之才,玩味古人,自出机杼,以成一家之法。作品笔法细密流动,意气风发,似黄鹤山樵而分明展其近代隐逸之姿。墨彩鲜明而不失其浑厚丰富之感。布局疏灵;穿插尤佳。风致清新娟丽,一似闺阁中小有须眉气之才女。度此公书画,笔力章法般般合辙自毋庸言,唯整体气魄略欠深沉、大气,当属品中“小家碧玉”,故列之七位。
      胡佩衡
      逸格未必即古格,求新竟在新潮外。骨相既已不合时宜,即使刻意敷它新鲜皮肉,乃至植之夷发洋毛,亦断难易其精魄。念其人,非汉而汉化颇深;观其画,不古然古意自足。笔力雅健雄沉,色墨新颖浓艳,是为天生面目;意韵清丽灵动,境界森秀苍茫,当乃不死神魂。有此迥异世人之处,虽其法尚可推敲,其艺未登九五,亦备之兹品。

      精 品
      精研丹青画道,依和时代精神,求新,求变,必欲以己呕心沥血之工力,不悖艺术规律而呈一独立面目于画史。心志昭昭;画作潢潢。多有胆有识,亦不乏纵横之天资。其艺或自开一路,或广大师门,皆功德成就,业绩斐然,近观无愧于当世,远度足以示范于后人。可入品者凡25人:
      关山月 朱屺瞻 崔子范 赵少昂 钱松岩 
           高剑父 高奇峰 刘海粟 蒋兆和 黄 胄
      何海霞 张 仃 陈之佛 于非闇 朱宣咸
           张书旗 张善孖 刘奎龄  贾又福 王雪涛 
           叶浅予 黄永玉 田世光 孙克纲 傅小石

      关山月
      笔墨雄健,大气凛然,状物达意,殊觉精微。且布局能从容审度大势,裁剪得体,于沉厚苍茫中尽显河山花木奇兀骄丽之态。是为特出于岭南画派而辉耀于华夏艺坛之骄子。唯笔下万物往往似过于拘于实景,稍欠情韵绵长之风致,故不入神品,而居此精品之冠。
      朱屺瞻
      一世工力,成就百代不毁之躯。性本高古清奇,学亦横贯中西。立足传统,扶根正本;自在形式,遗世独立。笔法洒脱随意,有恃稳沉雄劲;墨彩光明清艳,不失浑厚老成。纯以意趣功夫论,列之神品亦不为过。唯于生活之丰富性有限、章法之变化感尚缺,致使画面整体感觉趋于单一,故只入精品,且居于山月之下。
      崔子范
      信笔涂抹,皆成佳趣。精工严严森森,自在拙象之外:童心朴朴呐呐,唯存滞墨之间。凡画中所写,近观似简单草率,稍远视之,莫不一体浑然、‘垒垒然矗立于帧上。综观其艺,气势非凡,韵味相对稍欠。假以时日,此公之作或可上登神品,今既设时限,姑录于兹。
      赵少昂
      艺由“折衷中西”始,心自“光大岭南”归。是责任使然,抑或认识使然?--此皆不论。唯醉心于一己奇肆笔墨中。书、画笔势皆洒脱独特;彩墨生动灵艳。章法新巧,颇有出人意表之趣。不过,画面视觉效果固属完整,外技内法亦称精当,然似感破笔飞白过多,“平刷”笔触亦稍近西洋风味,因之略略有伤其堂堂品相。综观总体成就,当在瞻老及山月、子范二公之下而列此精品前茅。
      钱松岩
      形若老羊绵中露角,神似苍崖苔下出云。柔内含刚,静可制动,一如太乙武当拳道,任尔火火爆爆,倒海翻江,我自守我布衫之下,皮囊深处,一脉丹田,而后从从容容显那不凡身手……寓杵于藤既己难能,锐意创新更属可贵。竟于万马齐喑之七十年代登上自家艺术生命高峰,实乃画坛独一无二奇迹。卅年之后总体观照,曰:气已十足,韵则欠之;笔情洋洋充沛,文采略嫌淡薄。长短相抵,可居此品此位。
      二 高
      伯仲比肩,亦堪称奇:彩墨描尽粤中山水,华翰扛起岭南风月。画院“画睡”为天下先,扶桑取法管后世訾?状物摹景,重意趣不失“格致”三维通理;矢志求新,弃朽腐有得“造化”一点玄机。实写入微,精则精矣。凡以形胜,多为形累;丹青妙理,焉可不察?由是言之:兄弟双双,在海粟上,在松岩下。
      刘海粟
      志存高远,学及中西,精诚所至,彩墨挥洒一如血肉之躯涌腾搏动。画作气势宏大,整体墨韵酣畅淋漓;重彩之作能以复色表达天宇苍茫涵浑之概。章法生动自然,笔意亦有独到之处。然不足之处亦显而易见:其一,画面细节不甚耐看,致有“大而不当”之感:其二,西式笔法常于无意间显露,即使未流于浮滑,也确无力透纸背之强度。只此二者,已损及此老盖世画名。故尔仅录之本品,且名次尚在松岩、二高之下。
      蒋兆和
      徐门画人,笔下自带五分写实功夫。公于斯道,更进一筹,似必欲与西方诸圣争雄欤?玄黑幻化千层灰调,丹殊晕开万级色阶;斫出块面,勒定细形,凸凸然活现芸芸众生!操“写真”、“传神”达极致,振“风俗”、“人物”于式微,果令中外艺坛作拭目观。技已至此,复庸非议;纳之艺途,尚可商榷。中华画界,备此一格,毋称珍奇,亦属幸善。列诸画史,细细品度,曰:只可一二,不可再三。
      黄 胄
      熟知自然形态,挚爱人间生活,身乃苦心孤诣,画当累万聚千。作品因全然取之于现实而远离画谱,一时确有发聋振聩、令人耳目一新之感。笔墨奔放流利,造型生动活跃,无论人兽,出手成形,实为此公绝大优长。然短则短在“深沉”二字上。表现有二:一是意蕴略欠深度,致使画作多类“纪录式”;二是笔墨手法尚存“浮气”遂令本当更为完美之画面稍稍流于淡薄油滑。综而论之:同近“速写”,小胜浅予,颇逊子庄。
      何海霞
      大风堂上,余风所及,骨中自己生成一股豪气。其师中年之勾勒、晚年之墨彩,在其画作中皆有明显踪迹可寻。更于构图章法略施变化,意境内涵稍加开拓,由是足显其堂然正大、深邃精湛之概。为张门弟子中成就突出者。然亦正因囿于师门,在最高层次意义上已缺独创而涉摹仿,加之事实上乃师之艺其亦未及,故合当居此品位。
      张 仃
      果是特定时代造就独特形式耶?中国山水画苑,居然备此焦墨干擦一格。“权宜”打通心路,寂寞孕育性灵,拾古人偶为之法,展自家特异之姿。作品笔力雄健挺拨,墨色蓊郁丰厚;构图实而松灵,画境静且生动。可谓造化之理与心田之源兼而有得。审其法,中规中矩已臻成熟,足以垂昭后世初学;观其迹,缺色少水却远枯燥,真堪比肩当代大师。既拥此优胜,虽其艺并非“正格”,亦位列此精品中上。
      陈之佛
      勾写百鸟鲜活动态,填染千花妍丽姿色。自然之美,诗情之美,图案之美,一总经慧心巧手布之帧上;传统之法,旁取之法,独创之法,统统由浓墨艳彩显之笔下。上溯宋元,下及明清,尺幅间点滴皆有来由:表呈神趣,里透生机,画境内何处不出新意?工笔绘画所能及者,至此似已尽善尽美。以此,本录之内,同科相此,冠压群芳。
      于非闇
      公抱高逸之才,苦操丹青技艺,希求入世,终至精纯画境。画如其人,质朴,沉着,端方,坚毅,神凝而清,形古且艳。笔力峥嵘坚挺有得于“瘦金”,彩墨富丽典雅无异于“院体”。本等功夫,深厚扎实。唯于“传统”所负似已过重,虽本意矢志求新,然所获几乎仅免于旧。故此,在工笔领域,可高于人,须逊于“佛”。
      朱宣咸 
        学贯中西,气势若惊涛激浪,巫峡烟云,明快健朗,俊爽清雅。用笔老辣,构图洗炼,惊心动魄,有限画幅之隽永,生动笔墨之自然。喜画雪里寒梅、老树新花、铁干虬枝,挺拔劲松、顶天立地,傲然雄鹰、虎视长空,“朱氏麻雀”、生机勃勃、独树一帜,琼玉寿桃、雅俗共赏,无不墨意淋漓,气足神旺。那孤标绝俗,傲岸不群的风姿亦显示中华民族艰难中之崛起,拼搏奋进中之磊落襟怀。尺幅小品,自出机杼,率直天然,熨贴美好生活之无限情趣;令人观之再三,不忍释眼,释心,释怀。
            贾又福
      公意何决,撒手传统?乱笔架起万仞之山,大斗倾出千瓮之墨。黑风呼啸,八百太行难觅一二人家;怪云翻飞,十亿神州曷藏半只狐兔!异光惹眼,惊电逼人。缤纷世界已然是冷淡乾坤,天地无色无臭;鸿蒙太空依旧为流行造化,暖气微拂微吹。确乃当代山水革新派中令人瞩目者。风格应届成熟,故尔年事不高亦收之本录,姑予兹品兹位;艺道倘有改易,好在来日方长可容其驰骋,以待再审再评。    
      孙克纲
      淋漓彩墨化作团团氤氲之气。苍绿老赭中,椽椽巨木,槎槎枒枒,排作密密炮阵枪林。山不求嵯峨,但取其势其质:水岂须汹涌,只要有形有声。构图常为林林总总,意境多是亦幻亦真。是为当代山水新派中不远离传统且已卓然有成者。度其艺亦已趋成熟,因以选作代表,撷录于兹。
      傅小石
      大师之子,囿于家学,多反难出人头地,至有画虎不成,终生只出拙劣仿品者。君则不然。生具剔脱之灵性,直承抱翁笔势、墨韵、意境之菁华,稍加变通,以为己用,如古之昭道于思训,小米于大米。因起点甚高,故此径入精品。然终因护身手段乃是家传之法而非本身首创,世人多少似曾相识,故尔即使画作品相或许已优于同品他人,在此亦只列之其尾。
      妙 品
      细研丹青之道,应手得心,窥乎其奥妙。笔墨或峭拔雄放,或潇洒俊逸,或蔚然深秀,或简淡慎约,莫不外钟造化之韵,内发恳挚之情。为个体则具神采,有独创,皆臻陶然泳乎之境;麇集之则摇姹紫,妍嫣红,共呈明辉烂漫之葩苑。其足可登堂入室,安享清供,嚼之有味,把玩不俗,岂又在浮笔泛墨之属也矣哉!因之亦属一时代之佼佼画品。入品者凡63人:
      周思聪 吴镜汀 陆伊少 赵望云 郭味蕖
      谢稚柳 来楚生 贺天健 王康乐 王个移
      陈半丁 林散之 梁树年 杨善深 肖龙士
      顾坤伯 张其翼 潘絮兹 刘文西 黎雄才
        晏济元 冯建吴 陈师曾 方济众 刘国松
      陈树人 高希舜 冯超然 汪亚尘 赵子云
      诸乐三 汪慎生 黄叶村 范 曾 林曦明
      刘旦宅 刘继卣 关 良 李 琦 董寿平
      秦岭云 李文信 张聿光 白雪石 吕凤于
      江寒汀 黄幻吾 王森然 宋文治 魏紫熙
      陶博吾 黄独峰 于希宁 方增先 胡絮青
      郁 风 康师尧 徐燕荪 余雪曼 陈佩秋
           张广 戴敦邦 王叔晖

      周思聪
      先生扎实之写实功夫,原为巾帼中所罕有。然以其聪慧空灵丰沛之性情,似不满于此,遂改弦易辙,竟以一全非之面目示之于人。今是而昨非耶?抑或昨是而今非耶?--其实皆不能断言,亦不必断言也。若西之毕氏,终其一生,面目何多!今如以先生既成之业论品位,意象虚幻灵动之作及矫饰变形之作比较而言似均在其次;乃仍取其踏踏实实、沥血呕心之作,曰:“上层”固可夺魁,意趣与笔墨整体效果实不及乃师兆和,故难入精品,而尚足以领此妙品之冠。
      吴镜汀
      师古人、师造化、出新意三者皆备。造型生动自然。笔法挺劲流畅,墨彩灵润有致。章法重层次,多变化;整体意境营造,堪称美妙,是为老派画家中能自觉顺乎时代需求并取得可喜成就者。然则虽诸方均有优长,却又均未至出神入化、令人叫绝之境,甚至严以“精到”二字衡量,似都略有差距,故只入此妙品前列。
      陆伊少
      章法奇崛,声势夺人,确然挺硬之笔墨径直写出一派风起云涌之景。对“动感”二字似良多感悟。所创粗笔勾云之法树己独一无二之标识。因之为当代山水画坛风格相当独特者。然细品其画,意、韵明显皆偏外露而不够深邃,且纵笔写物,时而亦似微欠画家理应具备之三维空间感觉。故尔,尽管其画作颇显大气,此亦只宜居于镜汀之下。
      郭味蕖
      韵若江南绿云,气似五月熏风,浓墨淡彩构成-清新高雅、趣味颇为纯正之花鸟世界。度个中情,可想其画态从容不迫;观纸上迹,自感之技法详略得当。果是应享人间清供之佳晶也。虽置诸时代精品尚感力度不足,然领本品花鸟之魁,则委实有余。
      王康乐
      虹庐弟子,腹中已带三分不羁胆意。无论尺幅巨帧,皆雄强横放,乱中求理,点厾挥扫间,略见宾虹大师遗风。旁及大风堂运彩之法,组构为一己新颖面目。所取不凡,格调自然不俗。唯于细细玩味之下,方可察觉其犹若蚕未尽眠、鳞未透网,故只可占此妙品之先,而未可更进一层也。
      梁树年
      形神一如白云松樵、绿水老渔,任它山外轰轰烈烈,我自居我清淡恬静之境。意蕴超逸,然则面目合众。是为恪守国画清雅正途而尚可称道其成绩者。以故,尽管其品妙则妙矣,且具体笔墨手法亦不乏出新之处,但因其基本构架未出旧套,所以在本录中至多亦只可居于兹。
      刘文西
      质朴形象,质朴形式,不仅无华,且近无文。求雅未必免俗,“玩”土反得其妙。可谓国内艺坛首刮“西北风”者之一。笔,干渴似枯藤;色,焦涩如黄土。直乃画界“反雅逸主义”也哉!然平心而论,其厚重已类笨,写实将近板,无论如何亦不可为艺术之理想境界。居此品位,当属客观。
    晏济元 
        画坛宿耄,运笔用墨自是生涩老辣。醉心传统而不迷古,承接旧法且有创新,真真难得;以工学严谨之身怀文艺放逸之才,更属妙哉。画风清俊洒脱,意境含蓄高远,稍近黑发游伴,中年大干。是资质、经历逊于大干否?终未与之比肩腾飞,名几限于巴蜀。度其艺,当在雄才之下,建吴之上。
    刘国松
      意境超迈,气派恢宏,结构严密、丰富,色墨雄浑、响亮,状物达意,颇显精微。整体力度犹如一曲曲交响或协奏乐章。为同类近于工艺制作之新法国画中一大手笔。然正因其基本手法似已稍稍超过一定阈限--任与张大千或贾又福画作对照,其同异皆立现--从而不能不曰已累及高层意义上之格调,故尔即使其余优点再多,亦只当限居此品此位。
      范 曾
      科班画家,造型准确似属理所当然。有此功底,加以激情奔放之个性,潇洒俊逸之才具,述而好古之志趣,不为世人所好,岂非咄咄怪事。画境明丽晓畅,彩墨清雅大方,构图疏朗简洁,所托端严高尚,均是作品不争而自逞之长。然其短亦应在明眼之内一一无论意韵或笔墨,皆少欠沉厚精深之感;且相当画作,尚并未远离文学插图之味。长短相权,合当居于本品中平之位。
      林曦明
      是乃长于剪纸之故欤?画中笔墨色彩,亦至每呈块面之形。所幸画作不刻不板,反酣畅流动,处处有见“写”笔。手法变而未离其宗,意韵新且不失自我。图形简略,画境轻飏:其质皎皎,其神澹澹。是有装饰风而无造作味、可远观亦可近玩之清妙之晶。越位上拔固属不能,忽略下漏亦更不应,屏息掂之,似当居此。
      戴敦邦
      体察人物形神动态,良多感悟;品味作家旨意风格,每有心得。所作古典文学人物肖像生动传神,理趣合度,手法新而古味足,颦笑动静之间,颇见笔墨技巧。实为一时代雅俗共赏之有成之士。正因如此,尽管其所操之道排列“小科”,在此亦当安享此妙品之位。

      能 品
      画法齐备,技巧娴熟。能对一脉相承之古今画道作独立把握,亦或可为己所用地融汇中西法理,力求呈一干练有为之貌于世人。入品之人,除部分工于成法者外,其相当一批是为颇具创新意识之能人志士。而单就其具体手法言之,不少人其水准亦未必在精、妙二品之下,所以次之者,实略欠内涵而稍盛外力也。然则以其作品总体成就而言,又实当在画坛一般通晓法度者之上。故曰能。入品者计81人:
      于志学 徐 希 杨之光 张大壮 王子武
      吴山明 程十发 唐 云 陈秋草 周昌谷
      蔡鹤汀 蔡鹤洲 方人定 赖少其 刘勃舒
    陶一清 周韶华 陈大羽 吴蔸之 陈少梅
      刘力上 俞致贞 应野平 亚 明 钱瘦铁
      王乃壮 刘凌沧 肖淑芳 娄师白 孙其峰
      杨力舟 王迎春 杨建侯 黄养辉 谢海燕
      商笙伯 吴青霞 王渔父 马振声 方召麟
    李凌云 张炎夫 吴云峰 周公理 俞剑华
      王伯敏 邵洛羊 王学仲 李 斛 童中焘
      孙 瑛 尹瘦石 钱君陶 袁晓岑 宗其香
    陈维信 张 朋 王颂余 潘 韵 王为政
    熊松泉 胡若思 黄若舟 李士延 卢光照
      吴光宇 王雪崖 贺友直 宋吟可 田辛甫
      苏葆桢 赵梦朱 刘止庸 沈迈士 罗 铭
      王盛烈 陈白一 赵宏本 顾生岳 姚有多
      任率英
      于志学
      心胆不凡,翰墨坛上,断然创此“冰雪山水”。水墨晶莹剔透,画境寒峻凛冽。以意象化之写实手法与散文诗般之清美意境,活脱再现北国风物。综观作品,且有鉴其设技立法之能,因列为本品第一。
      徐 希
      君性必属通脱,不然,何以竟翻出如此繁多新样?凡彩墨可呈象于宣纸之法,君多尝试;凡试,皆有所能。诚为当代画坛通权善变、喜破好立者矣!然而虽举世将“徐家样”与“抱石皴”并举,二者又岂可同日而语哉?今固曰:徐君能。确乎能。然亦仅只是能。
      杨之光
      意笔人物,熟知结构,注重神情,长于捕捉生活瞬间,君其何能!作品有笔有墨,有情有趣,即使在“样板戏人物”风靡华夏之“红光亮”年代,亦独出一支灵动鲜活之《矿山新兵》。审度其画,更上台阶固嫌其精深程度略欠,然当此能品优胜,则绰绰有余。
      程十发
      公有雄放不羁之才,且有大刀阔斧创新之志。早年所作人物画,形象感觉独特,形式强烈夸张,构图往往险怪;舞笔弄墨,颇显豪气。然其病亦甚显:一则内蕴不足,剑拔弩张;二则于造型过程中,过于偏重笔气而不时忽略实形,致使画中偶尔竟出现“空框”。其后之作,画之病似稍愈,然其雄豪奇特之感亦随之消减。因而无法登上更高品位。虽则如此,曰能,实足以称之。
      杨力舟 王迎春
      “作品”与“画儿”果有区别否?当代中国,何以不断产生一批批“上展画家”?其“作品”也,工细,完整,新异,题材主题、内容形式一应俱全,可参展,可获奖,精能者其制作几至无可挑剔;然换言之,其为“画儿”,则易涉拘谨、繁琐、造作,乃至每每屈己之意以投人之所好,种种潜在弊病,均不待细言。而此非正乃“沙龙画家”之基本特点而为真正纯粹之艺术家所忌之者乎?--此姑将杨、王二家作为此类画家代表入品予评,籍此以明本录范围及标准。
      袁晓岑 画风质朴、规范,造型稳沉实在且不失生气,俨然确有师者之表。亦为画坛常见之一类:无所谓缺点毛病,亦不见其高妙才情。把玩其艺,尚可称能。
      贺友直
      特定时代,特定国度,造就一批特殊画家。其为画,不于墨韵色彩上用功,甚至连笔法本身变化亦十分有限,偏偏以至为平实之白描手法,致力于人物造型、生活场景及总体构图,从而使其连环画“小科”成就蔚为大观……贺公是为其代表人物之一,兹特入品予评。
      苏葆桢
      巴蜀之地盛传“苏葡萄”名重海内。是与否,存而不论。其画中阿物也,果是颗颗莹润,串串珠玑,单以技术手法论之,曰鬼斧神工亦不为过。然观其“硕果累累”久之,则难免心生不然。与青藤、白石诸贤笔下此物相较,二者相去又何可以里计哉!是不能不曰文化功底之紧要也。虽然,毕竟怀此绝技,即使为一巧夺天工之“翰墨珠宝匠”登品入录,又何愧之有!


      1999岁暮又2010岁初再毕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10-17 10:16:15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