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32111钻井队

    "我当时在泸州气矿工作

    编辑摘要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1967年发行的《向32111英雄钻井队学习》纪念邮票1967年发行的《向32111英雄钻井队学习》纪念邮票

       1966年6月22日凌晨,位于四川合江县和江津县交界的泸州气矿塘河1号井在进行钻井试压过程中,防喷气管破裂,强大的气流呼啸而出,在击碎井场上的防爆灯后,引发了一场冲天大火,形成长宽五十多米、高三十多米的一片火海。钢制井架烧垮了,钻机、柴油机熔化为铁砣砣,整个气田面临毁灭的危险。在此作业的32111钻井队全队职工和家属奋不顾身,冒着生命危险抢关气源闸门,与烈火展开殊死搏斗,最后,在附近施工的石油钻前工程团16中队一百多位民工的协助下,终于控制了气流,扑灭了这场大火,保住了气井。当班的张永庆等6位同志英勇牺牲,21人被烈火烧伤。

        
    同年9月初,《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工人日报》、《四川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全国数十家新闻媒体同时报道了他们灭火的英勇事迹。《人民日报》还为此刊发了一篇社论《毛泽东思想是革命人民的灵魂》,称这次救火是“伟大毛泽东思想的又一曲响彻云霄的凯歌”。32111钻井队也被誉为是“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集体的黄继光、集体的邱少云、集体的欧阳海、集体的麦贤得”,“是他们把读毛主席的书看作生活的第一需要,把毛泽东思想化为自己的灵魂,把执行毛主席的指示变成自觉的行动,把革命的利益当成第一生命”。
    9月4日,32111钻井队高擎石油工业部奖给的“无产阶级革命英雄主义钻井队”的红旗,到北京工人体育场参加先进事迹报告会,与八万多群众见面。在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中,钻井队副队长刘守荣、青工徐光益、家属代表牟茂修作了报告。9月29日,周恩来、陶铸、康生、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叶剑英等中央领导接见32111钻井队全体同志。9月30日,全队应邀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国庆宴会。10月1日,全队职工来到天安门一号观礼台,参加建国17周年庆典。其中,还有7位代表登上天安门城楼,受到毛泽东、林彪的接见。此外,32111队青年工人王友发还站在毛泽东主席身边,代表全国工人阶级在庆典大会上讲话。一时间全国掀起了“学英雄思想、走英雄道路、创英雄业绩”,“向32111英雄学习,向32111英雄致敬”的高潮。
    我当时在泸州气矿工作,事故一发生,就赶到了井场,后又随32111钻井队一起上北京、去大庆。回到四川后又与32111钻井队的师傅们一同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风吹雨打,见证了太多的人生潮起潮落。40年过去了,今天我特将自己的经历和32111钻井队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摆给大家听听。

    1966年9月,周恩来同大庆油田“铁人”王进喜(左)、任丘油田32111钻井队副指挥兼总工程师张仲民(右)交谈。           1966年9月,周恩来总理同大庆油田“铁人”王进喜(左)、任丘油田32111钻井队副指挥兼总工程师张仲民(右)交谈。





    1966年6月,刚刚进入夏天的川南,天气就十分闷热。“文化大革命”的急风暴雨已经席卷川南小城泸州。我作为一名美术工作者,从基层单位调到泸州气矿矿区机关,参加筹备“全国石油政工会议”展览。
    22日天刚麻麻亮,我们就被一阵紧急集合号声叫醒。随后广播中传出一道严肃而简短的命令:机关全体革命职工马上到灯光球场集合!我翻身起床,披着衣服跑到集合地。这时球场上聚集了一百多号人,但左等右等都没人来发指示,我们就痴呆呆地站在那里。有人提议:我们是不是唱首歌?一个戴红袖套的工人纠察队员两目圆瞪喝道:这是什么时候?唱什么歌!那个提议唱歌的人脸色大变,赶快缩着头不再说话了。大家面面相觑,感到发生了严重事件,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再言语了。
    两三个钟头后,矿区政治部主任刘捷走出办公楼,来到队伍前面,他面色苍白,精神萎靡,心情十分沉痛地说:“现在我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今天凌晨一时,塘河一号井发生井喷,惹燃一场大火。机器设备被烧毁了,有6位同志当场牺牲,有十多位同志负伤住进医院。刚才矿区党委召开了紧急会议,动员全矿各单位支援塘一井恢复生产,号召革命职工同志们随时做好准备,为抢救伤员尽阶级兄弟情谊!解散!”
    我们回到展览馆,人人写决心书:只要伤员需要,要血献血,要皮献皮。早饭还没吃,矿区党委办公楼前原来重重叠叠的大字报上,就被一层红红绿绿的“决心书”覆盖。这天是传统的端午节,但没有一个人敢提过节的事儿。



    经过一夜的抢险,塘一井的大火被扑灭了。呼啸尖叫的气流声和红红的火焰虽已消失,但被火烧烤扭曲变形而倒塌的钢铁井架,却像巨大怪兽的骨架,躺在井场中央。牺牲和受伤的职工都被救护车送往合江县医院。大家谁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险情,都说不清眼前的一切给国家财产造成了多大损失,有多大的罪过,责任该谁负!在一片狼藉的井场边,不知是心中惊恐还是一身疲乏,大伙儿不顾是泥是水横七竖八瘫倒一地。
    “32111钻井队职工全体集合!”副队长彭家治站在高处一声呼唤,人们艰难地站起身来,拖着疲软的双腿分班组聚在一起。“各班组清理人数!”司钻点名并一一辨认。由于一个个衣服破烂,神情沮丧,脸上尽是污泥浊水,所以如果不自报家门,几乎就认不出是谁。经过清理,发现少了二十多人。从合江县医院传来消息说,有17人负伤,有5具遗体,但数来数去还是少了一名职工。彭家治马上通过无线电台向矿区领导汇报:有6位同志牺牲,17位同志负伤正在抢救。矿区领导得知详情后马上开会,并让刘捷向矿区机关职工通报。

    时近中午,一个人从远处走来,大家看见后吃了一惊。这个被误认为埋在废墟下面已经牺牲的人居然活着回来了!原来,他一见大火冲天,吓得六神无主,趁机逃之夭夭了。见他这时才回来,大家又气又怨。正当彭家治因上报死去6人而无法向上级交代时,合江县医院传来消息,重伤的邓木全因抢救无效死亡,正好补上了死去6人这个缺。
    由于有人临阵脱逃,四川石油局领导决定:除伤员外,全队职工集中到石油会战总部所在的威远县红村,食宿都在一起,不准与外界接触,并派工作组入驻,进行整休和清理队伍。凡失火当天无人证明你的去向,又说不清自己救火表现的,都被甄别为“怕死鬼”。有一人因耳后烧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果子”泡,也被认为是“怕死鬼”。因为冲向火海只会烧着额头,背着火逃跑才会烧着耳朵后面!其实,临阵逃跑的只有一人,但却有二十多位职工背着“怕死鬼”的罪名被清洗出队,其中还有该队政治指导员和在现场指挥打井的副矿长。



    32111钻井队的情况层层上报,时过不久,被党中央知道了。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本来是一场事故,工人师傅们发自本能为保护国家财产,奋不顾身扑灭了烈火,却逐渐被演绎成了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人阶级与烈火英勇搏斗,是一场“工业战线上的上甘岭战役”,“它所取得的辉煌胜利又一次证实了,毛泽东思想是战无不胜的法宝”。随后,救火时牺牲的职工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受伤的被树为石油部标兵受到嘉奖,全队没有被清洗的职工都成了英雄。
    32111钻井队在清除了“怕死鬼”之后,仍集中在威远县的红村,在工作组的领导下学习毛主席著作,统一思想,提高认识。一天,已经当上英雄的陈某突然大声嚷起来,说他枕头下面有5元钱被别人偷了。当时工人们一月工资才三十多元,5元钱不是一个小数。领导觉得此事传出去影响不好,便找陈某谈话。陈某是个共产党员、转业军人,他一口咬定钱的确被人偷了。一个刚刚被誉为英雄集体的内部怎么能出现小偷!领导十分生气,认为陈某的行为已构成对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英雄集体的诬蔑和诽谤!公安机关立马将陈某拘捕,关进荣县公安局看守所。
    几年之后,成立了“革委会”,人们才想到荣县还关押着一个未正式判刑的陈某,就派人将他取保出来,但陈某早已成了个疯人,连自己的妻子也不认识,一天到晚又蹦又跳,又哭又笑。大家只好又送他到精神病医院,他后来病死在医院里。






    1966年8月初,我调到红村“32111英雄事迹整理办公室”,筹备32111钻井队英雄事迹展览,具体工作仍然是画画。因为其他情景可根据需要补拍照片,但“血战火海”的场面无法补拍,只能用图画和文字来描述。我与钻井队的师傅们接触较多,也了解扑火的过程,便于创作。这时从四川美院又调来了张方震、王有嫦和四川省文化局的潘培德等老师。任务虽分摊给个人,但有了向他们请教的机会,我自己的绘画水平也提高不小。
    与此同时,《人民日报》、《工人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四川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十多家新闻媒体的记者也云集红村,采访撰写32111英雄们的事迹,为扩大宣传做准备。
    我记得有这样一个细节,某记者在描写32111钻井队英雄们战胜火海,取得辉煌胜利时,用了“是他们把毛主席的指示印在脑海里,溶化在血液中,刻在骨头上”这几句话,大家在讨论时认为,这几句话写得很精彩,但又觉得什么地方不那么贴切。我想,“刻在骨头上”不成了甲骨文了!但我不敢说出口。后来见报,这几句话改成了“把毛主席指示印在脑子里,溶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这一改动真有画龙点睛之妙!后来这段话变成了32111钻井队的豪言壮语。由此可见,篇篇文章都不知经过了多少人的反复推敲。
    9月底,我们一路人马到了北京,这时全国上下已掀起一场轰轰烈烈学习32111英雄集体的热潮。
    9月30日晚,石油部领导对32111队全体职工宣布,应周总理的邀请,全队参加国庆宴会,但要求大家提早在部机关食堂吃了晚饭再去赴宴,免得在国宴上狼吞虎咽丢石油工人的脸。大家特别听招呼,吃了饭才坐车到人民大会堂,排队进入宴会厅。钻井队团支部书记王友发因其他任务被提前接进了中南海,宴会上,他与周总理同坐在主宾席上,另一侧是澳大利亚共产党总书记希尔。全队职工身着新工装,头戴银光闪亮的铝盔,10人一桌坐在宴会大厅的边上。宴会开始,先是周恩来总理祝词,后来是这个讲话、那个祝酒,全队职工肃立在桌子旁,望着桌上的菜和杯中的酒不敢动作。直到音乐奏响也没有人过来招呼喝酒吃菜,等音乐声停下来,大家想这下该尝尝国宴是啥味了吧?谁知却宣布宴会结束。在掌声中,国家领导人离席,参加宴会的钻井队职工也被人流推出大会堂。事后有人对我说,在其他地方吃饭,总会有人叫声“请”,大家好动筷子,哪知国宴就没安排个人打招呼,一桌酒菜没吃一口就说宴会结束,干陪着一屋子人站了半天。还是部领导英明,让我们吃饱了再去,要不非饿我们一夜不可。后来王友发告诉我,他坐在主宾席也没吃出个啥名堂,那些菜不麻不辣,不酸不咸,而且全是凉菜。



    冉树荣在6月22日发生井喷时正好值班,在扑灭大火时受伤,烧伤面积达67%,从合江县医院转到北京301医院接受治疗,好不容易才从死亡线上挣扎着活过来。他听说国庆节要上天安门城楼见毛主席,便不顾医护人员的劝阻,死活一定要去。10月的北京,气温仍然较高,对皮肤烧伤后恢复很不利。为了让他实现这一愿望,医院研究决定,对他采取稀盐水全身浸泡消毒,然后上药纱布包扎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使他的伤口和新植皮肤不造成感染,有利康复。冉树荣说,只要能见到朝思暮想的毛主席,再大的痛苦我都能克服。9月30日,他咬牙硬挺着,在放满稀盐水的浴缸里泡了一整天。10月1日,他在工友们的搀扶下,登上了天安门,见到了毛主席,深感无上荣幸和自豪。回到医院,他更积极配合医生治疗,一个严重烧伤的病人,半年就恢复了健康。
    王友发是个穷孩子,从小死了爹娘,是年迈的奶奶勤扒苦做将他养大,并送他读完初中。1958年石油企业招工,他当上钻井工人,后来与同乡的一个姑娘结了婚。1966年他虽只有26岁,但已是有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在井队,他根正苗红,又有文化,工作肯卖力气,很快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上了井队共青团支部书记和钻井副司钻。
    32111队血战火海时,他表现良好,更受到了领导的重视。1966年的国庆庆典打破常规,推出新招,邀请32111钻井队的英雄上天安门城楼代表全国工人阶级讲话,这一使命落在了王友发头上。他被接进中南海,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一份讲稿,来到一间会议室。屋里,周恩来、陶铸、江青、陈伯达、康生等领导人围坐一圈,让他先当着他们的面宣读手中那份讲话稿——这些人都是他在新闻电影银幕上见到也激动万分的大人物,而今就在他近前。他双脚踏在厚厚的红地毯上,只觉得轻飘飘的,脚(火巴)手软,双手捧着讲稿直哆嗦,稿纸上的字似乎也乱了行,变得模糊不清,人一紧张,便口吃得利害,怎么也读不成句,急出一身大汗。听了一会,陶铸、江青等人站起身走出会议室。周恩来让王友发坐在自己身边,闭口不再谈讲稿的事,只是心平气和地与他拉家常。第二天,周恩来又约他到会议室和他谈话,让他慢慢解除了心中的畏惧感,然后再指导他宣读讲稿。一天、两天、三天,王友发胆儿渐渐变大,读得也通畅自如了。国庆节那天,尽管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就在身旁,而且面对广场上成千上万的群众,王友发仍沉着果敢地走到麦克风前面,不紧不慢,高声朗读讲话稿,赢得了万众的齐声喝彩。
    事后,毛泽东把他叫到身边,问:你今年多大岁数啦?哪里人?他回答:26岁,四川南充人。毛泽东说:我听你说话像湖北人口音。毛泽东又问:你打火伤着没有?王友发答,我没烧伤,是天然气中毒。毛泽东笑着说:那还好,那还好!随后领着他走进休息室,向刘少奇介绍:这是我们的打火英雄。刘少奇说,我看过他们的事迹报道,很勇敢。这时,一个服务员用白手巾捧着一个削了皮的水果递给毛泽东,毛泽东说:给小鬼吃,给小鬼吃。王友发接过水果一口咬下去,水淋淋、脆生生、甜蜜蜜的,可他吃完了也不知那是啥东西。



    国庆节后,红卫兵大串联已形成高潮,北京街头人头攒动,到处是半截子高、南腔北调的“革命小将”。这些红卫兵对32111钻井队的英雄崇拜得五体投地,只要看见穿石油工作服的人,不管你是谁,他们就围上来鼓掌、呼口号,争着要你签名、讲英雄故事。为此,我们不敢出门,整天待在石油部的招待所里。
    10月5日,我们接到通知赴大庆宣讲英雄事迹。天还没亮,我们就乘坐几辆大客车直奔丰台火车货运站。在那里,早停有一列火车,除挂了四节硬卧车厢外,其余都是货车。一路上,我对什么都感到新鲜,觉得风景绮丽——在四川抬头见山、出门是坎,哪见过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车过山海关,天气变凉,但车窗外一片接一片辽阔无边的草地,仍让人兴奋不已。看见草原远处飘着的白衣白裙,也不管她是老是小,我们都高声呼叫“阿妈妮!”“阿妈妮!”沈阳、四平、长春……一座座城市从窗外闪过,快到哈尔滨时,忽然得知哈尔滨火车站已聚集了数万红卫兵和群众,举着红旗,扛着标语,准备迎接32111英雄到哈尔滨做客。一旦落入他们之手,肯定会让我们这里作报告那里去演讲,届时我们将无法脱身。列车上的石油部领导当即决定:列车退回长春,绕道齐齐哈尔,再到大庆。
    大庆职工预先计算好了时间,下午5时就排成十里长廊,准备欢迎32111英雄钻井队。但一直到夜里11点后,火车才到达大庆车站,天寒地冻,上万人足足在寒风中等了六个多小时。车门一开,锣鼓声、鞭炮声、欢呼声震耳欲聋!披着大红绸,戴着大红花的英雄们刚下车,就被人们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地扛在肩上。在彩旗队、军乐队的引领下,我们穿过一张张激动与兴奋的笑脸和无数摇动的彩旗,从火车站来到招待所。 庆的领导和劳模们早等候在宴会大厅,其中有局党委书记宋振明、局长王云武、铁人王进喜、标兵张洪池等二十多人。军乐队吹奏迎宾曲,大庆的领导还给我们每位同志胸前别上了一枚毛主席像章和一枚珍贵的大庆会战纪念章。
    我们将在红村准备好的展板和部分实物——烧毁变形的井架支柱,烧破的铝盔、工衣、皮鞋及32111队职工学习毛主席著作笔记本、毛主席语录牌等进行布展。随后,将展览的图片和实物赠送给了大庆。我每天尾随32111的英雄参加报告会,看演出、看电影,到大庆各处参观。每次我们走进礼堂或影剧院,里面总是黑压压坐满了人。我们一到就全场起立,掌声雷动。等我们在前排坐好后,他们才坐下来。电影或演出结束,全场又齐刷刷地站起来鼓掌,等到我们走出且车子开动后,人们才陆续离开大厅。到钻井队、工厂、农场,欢迎欢送也总少不了,处处都洋溢着友好和热情,使人感到大庆人就是不同,有纪律、懂礼貌。每次外出活动,王云武和王进喜都陪着我们。闻名全国的“铁人”王进喜个头不高,穿一身不灰不蓝的旧中山服,头戴一顶帽檐儿软沓沓的鸭舌帽,一张方正的大脸上,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巴透着朴实、憨厚和刚毅。他每到一处总有人和他握手、打招呼。他言语不多,笑嘻嘻地跟着我们走。局长王云武是小说《林海雪原》中少剑波所在团的团政委——202首长。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有空就围着他,要他讲东北剿匪的故事。拗不过我们一次次地请求,他给我们讲了一些书外的故事。有人问:王局长,你是团政委,整个林海雪原的剿匪战役都是你参加领导和布置的,但全书中只有一小段讲少剑波用电话向202首长汇报,连你的名字都没提到,更没有一点对你的具体描写,而你在剿匪战斗中身负重伤,还失去左臂,这公平吗?
    王云武说,这个问题许多人都提过,我原来团里的一些战友也为此抱不平。但我认为,文艺作品嘛,又不是战斗总结,全团3000多人,人人的名字都写上去,谁还读你的小说?曲波描写少剑波和他领导的小分队,是通过这支队伍反映人民战争的伟大胜利,何况小说中并没有忽略团党委的集体领导和全团指战员协同作战的作用。就像而今大庆树起铁人王进喜等5位劳模,他们为大庆的石油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大庆是十多万大庆人干出来的,5个人有天大的本事也搞不出一个大庆来。全国人民通过他们的事迹知道了大庆,知道了大庆人。有千千万万的人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千万不能忘记他们……讲到这里,这位钢铁汉子,眼中滚动着泪珠儿。



    12月初,我们悄悄离开了大庆。我们换下了石油工人的装束,穿上胸前印有“农垦”二字的大条子黑色棉袄,头戴狗皮帽子,先乘汽车到达哈尔滨郊外,在寒风中等到天黑,才进了哈尔滨的火车货运站,上了一列只挂了两节硬座车厢的货车。途中,我们不在客站停靠,只在货站加煤加水。列车上没有服务人员,一切都靠我们自理,饿了就啃几口干面包。一路上见客车就停,有时一停就是两三个小时。车到长春,坐在我身边的王友发病得厉害,坚持到了四平,实在挺不住了,只好下车,由人护送到沈阳再乘飞机到北京治疗。半个月后,我们历尽艰辛回到成都。在成都火车站,32111钻井队的师傅们被派来的客车接走,住进成都天回镇的一间仓库里,我们展览队则直接回到威远红村。直到今天,我们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走的时候轰轰烈烈,回来时竟如此灰溜溜的。
    当四处串联的红卫兵们得知塘1井就在合江县和江津县交界地塘河时,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红卫兵赶来对英雄阵地顶礼膜拜,烧焦的泥土也被当做圣物带走!后来,有的红卫兵见光着个井场坝儿,就造反了,他们责令矿区领导要在英雄的阵地上办一个英雄事迹展览,供串联的革命群众参观学习!好在我们复制有一套准备在成都展出的图片和实物。接到上级命令后,我们马上到塘1井,就在进入井场的那段大路上搭起了棚子,连夜布展,接待红卫兵。直到1967年4月红卫兵大串联结束,展览才告一段落。展板撤除后,除留下部分工作员在井场边新建成的《32111钻井队血战火海陈列室》做布展工作外,其余人都回到原单位。我奉命到四川美院联系刘国枢、雷云厚和雕塑系的几位老师,带着应届毕业的十多位同学来塘1井,一起绘制展览图片,制作英模群像泥塑。
    随着“文革”的不断深入,文斗变武斗,塘河已不是一个平安之地,加上远离矿区,工资发放和物资供应都十分困难,我们只好闭馆“逃”回泸州。泸州当时由两支造反派割据,武斗打得特别厉害。我在泸州炭黑厂找到了32111钻井队的大部分工人师傅,就与他们在一个大工棚里住了下来,从此百事不问,整天打扑克、吹牛。 有一天,我们大伙儿去看钢琴伴唱《红灯记》,走出电影院就有师傅埋怨:“这有啥看头,李铁梅的唱腔儿还可以,那弹琴的胖子简直是乱弹琴!不就是一排琴键儿嘛,又不是打井,哪用得着这么大的劲儿?你看那熊样,像发羊儿疯,浑身像抽筋一样乱摇晃,一双手在琴盘上乱按,好像背后有鞭子打他一样!实在搞不赢,就用双手在琴盘上一划,嘟儿一声是啥调?我看他不是有病就是故弄玄虚,麻我们革命群众……”
    有人马上警告:“小声点,这是江青同志培育出来的样板戏,发不得傻言。”
    1969年初,全国武斗基本停止,四分五裂的造反派开始实现大联合,各地区、各单位都陆续成立了“革命委员会”。32111钻井队的许多职工也进各级“革委会”当了官,彭家治当上了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其他还有不少人在四川石油局、宜宾地区革委会、泸州市革委会、川南矿区革委会担任副主任或常委。

    《32111英雄钻井队血战火海两周年纪念会请帖》《32111英雄钻井队血战火海两周年纪念会请帖》





    王友发在北京住院期间,享受的是上将级待遇,病房有会客室、卫生间,有专门的护士照顾生活起居。英雄难过美人关,时间一久,他同一名护士恋爱上了,硬同他的糟糠之妻离了婚。他妻子拖着一双儿女上京告状,说王友发是当今的陈世美,是王魁,苟得富贵不认前妻……此事惊动了中央有关部门,中央领导找他做工作,但王友发坚决不肯复婚。受此事的影响,他灰不溜秋地回到矿区,一天到晚待在临时宿舍里。后来,他实在受不了众人的横眉冷对,一再请求调离矿区,先去了成都的石油总机厂,后又到北京与那名护士结了婚,照顾关系调到北京石油研究院,在收发室找了份工作。此后,我再也没见到他。
    青云直上的彭家治,“四人帮”一倒台,就脱不了爪爪。因为“武装支泸”和川内其他几处武斗都与他有关,不是他曾挂职指挥作战,就是批钱批粮支持造反,清查运动一开始,他就被抓出来到处接受批斗,后因此被判有期徒刑10年。
    一天,彭家治被押到川南矿区接受批斗,回到招待所已时近中午,他对看押他的公安人员说,站了半天,实在太累了!能不能在食堂里帮他买两份烧白,半斤白米饭。他嬉皮笑脸跟没事人一样。我去看他时,对他说,你何必去当什么造反派头头,这下可把祸事惹大了。我清楚他没有多少文化,只在当兵时扫盲认识两三百字。宣讲32111钻井队的英雄事迹本来他是首选,工作组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辅导他,他仍然颠三倒四说不出个子曰来。他恨自己脑子太笨,完不成上级交给的任务,还哭过好几回,实在没法,领导只好另选人去讲。“文革”中,他当上了四川石油局造反派头头,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石油部门有钱有物,许多人来找他批条子,要这要那,他也不管后果,提笔就歪歪斜斜写上“彭家治”三个字。后来他当上了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白白胖胖一副大官模样,但文化水平却一点也没有提高。有次在台上讲话,讲稿明明写的是“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他却念成了“石油工人一声孔,地球也要斗三斗”。台下的人笑得前仰后合,他却沉得住气,仍然一本正经一字不拉错别字连串地念下去。我不是为他叫屈,但像他这样没有多少文化,又没有政治头脑的人,因一场政治风浪被推到高官的位子上,必然是糊里糊涂地当官,糊里糊涂地犯错误,对他本人和他所影响的部门、地区都是一场悲剧。

    文革时的歌本:《毛主席的战士心最红-歌唱32111钻井队 》文革时的歌本:《毛主席的战士心最红-歌唱32111钻井队 》


    彭家治听了我的话,笑着对我说:眼镜,我想得过了。我当工人一背(bèi)太阳一背(bèi)雨,每天玩命干,还不是这个山沟移到那个山坳,吃啥玩啥?这几年我当了副省长(他常把省革委副主任说成副省长),有女秘书,有警卫员,坐的是豪华轿车,进出的是高级宾馆,会了多少大人物,见了多少大场面,享不尽的富贵荣华,而今就算倒霉我也值了……话还没说完,他就倒在床上呼呼地睡着了。
    32111钻井队的职工后来当上干部的极少,即便是“文革”中在各级“革委会”任这主任那委员的,也随着形势的变化逐渐被淘汰了下来。

    40年过去了,32111钻井队的建制早已不存在,当年的那些英雄们,除了去世的几个,全是退休老头子了。我同他们中不少人仍保持着真挚的友谊,见了面还会调侃几句。我依然深深地敬佩他们,佩服他们在生死关头为保护国家财产义无反顾地冲进火海与烈火斗争的精神和勇气,佩服他们的朴实和纯真,佩服他们能坦然地面对人生的潮起潮落。我同32111钻井队的师傅们所经历的这些悲喜剧,不管是荣耀还是辛酸,我都把它写出来,献给读者,也献给我深爱着的32111钻井队的师傅们。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8 20:42:13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