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950年

    公元950年,庚戌年(狗年),是中国历史的五代十国时期,这一年,中国存在南唐、后汉、后周等多个朝代。

    编辑摘要

    目录

    纪年/950年 编辑

    庚戌年(狗年)

    后汉乾祐三年

    吴越乾祐三年

    于阗同庆三十九年

    辽天禄四年

    南汉乾和八年

    荆南乾祐三年

    马楚乾祐三年,保大八年

    后蜀广政十三年

    南唐保大八年

    大理至治五年

    年表/950年 编辑

    南唐查文徽兵败福州

    南唐保大八年(950)二月,吴越的福州有人到南唐的建州(今福建建瓯),告诉南唐永安留后查文徽,说吴越戍守福州的士卒作乱,巳弃城而去。查文徽深信不疑,派剑州刺史陈诲率水军,自己统领步骑同袭福州。陈诲于福州城下大败福州军,俘获吴城将马先进、叶仁安、郑彦华等人。查文徽到福州,吴越威武军节度使吴程诈使人出迎,设伏于两门以待,查文徽不听陈诲劝告,入城,吴程领兵击之,南唐军大败,死万人,查文徽被俘。陈诲率水军返回,吴程送查文徽回吴越。七月,南唐释吴越俘将以易查文徽,十月,吴越为查文徽于南唐。

    后汉将相交恶

    后汉立国后,文臣武将相互蔑视,渐成水火之势。乾佑三年(950)四月,后汉议以郭威镇邺都(今河北大名东北)以捍御辽,大将史弘肇请求郭威带枢密使领镇,宰相苏逢吉以无先例不从,后汉隐帝最终从史弘肇议。饯行之时,史弘肇称:“安定国家,在长枪大剑,安用毛锥(指毛笔)!”三司使王章回答:“无毛锥,则财赋何可出?”不久王章设宴,苏逢吉与史弘肇因戏言而起争端,史弘肇拔剑欲追杀苏逢吉,被人劝阻,虽隐帝命人调解,但将相势如水火则依然如故。

    南汉宦官女宠当道

    南汉乾和八年(950),后汉乾佑三年,南汉中宗刘弘熙以宫人卢琼仙、黄琼芝为女侍中,着朝服出面参决政事。宦官林延遇等用事。林延遇、卢琼仙等暗地命巨舰指挥使暨彦赟以兵入海,掠夺商人金帛。而诸臣皆被猜疑,宗室勋旧诛戮殆尽。

    郭威建立周朝

    后汉乾佑三年(950)十一月。辽军南侵,后汉太后以自邺入汴的郭威统军对敌。郭威行至澶州(今河南濮阳),将士数千鼓噪,裂黄旗加威身,拥立为帝,呼万岁之声动地。全军返回东京(今河南开封),后汉百官出迎,劝进。废刘密为湘阴公,郭威以汉太后诰为监国。次年正月,后汉太后下诰,授郭威符宝,郭威即皇帝位,国号周,改元广顺。是为后周太祖。郭威(904——954),字文仲,邢州尧山(今河北隆尧)人。一说本姓常,随母改嫁郭氏,遂易姓。十八岁从军。后晋末,郭威助后汉高祖刘知远建国,任枢密副使。汉隐帝时为枢密使,主征伐,平定河中(今山西永济西)、永兴(今陕西西安)、凤翔三镇反叛。乾佑三年(950)四月以枢密使为邺都(今河北大名东北)留守。显德元年(954)正月病卒。庙号高祖。

    大事/950年 编辑

    (1)春,正月,丁未,加凤翔节度使赵晖兼侍中。

    (1)春季,正月,丁未(初九),凤翔节度使赵晖加官兼任侍中。

    (2)密州刺史王万敢请益兵以攻唐;诏以前沂州刺史郭琼为东路行营都部署,帅禁军及齐州兵赴之。

    (2)密州刺史王万敢请求增加兵力来进攻南唐;后汉隐帝下诏任命前沂州刺史郭琼为东路行营都部署,率领京城禁军以及齐州军队赶赴海州。

    (3)郭威请勒兵北临契丹之境,诏止之。

    (3)郭威请求统率军队北上进逼契丹边境,后汉隐帝下诏制止。

    (4)丙寅,遣使诣河中、凤翔收瘗战死及饿殍遗骸,时有僧已聚二十万矣。

    (4)丙寅(二十八日),后汉隐帝派遣使者到河中、凤翔一带收集掩埋阵亡将士以及饿死百姓的遗骸,当时已有僧人聚集遗骸二十万具了。

    (5)唐主闻汉兵尽平三叛,始罢李金全北面行营招讨使。

    (5)南唐主听说后汉军队彻底平熄赵思绾、李守贞、王景崇的三镇叛乱,才撤销李金全的北面行营招讨使。

    (6)唐清淮节度使刘彦贞多敛民财以赂权贵,权贵争誉之;在寿州积年,恐被代,欲以警急自固,妄奏称汉兵将大举南伐。二月,唐主以东都留守燕王弘冀为润、宣二州大都督,镇润州;宁国节度使周宗为东都留守。

    (6)南唐清淮节度使刘彦贞大肆收括民财来贿赂当朝权贵,权贵争相称誉他;刘彦贞在寿州坐镇多年,恐怕被人取代,想用边境军情紧急来稳住自己的地位,谎报军情说后汉军队将要大举南下进犯。二月,南唐主任命东都留守燕王李弘冀为润、宣二州大都督,坐镇润州;任命宁国节度使周宗为东都留守。

    (7)朝廷欲移易藩镇,因其请赴嘉庆节上寿,许之。

    (7)后汉朝廷想调换各镇节度使,适逢各镇请求进京赶赴嘉庆节祝贺皇上生日,就答应了他们。

    (8)甲申,郭威行北边还。

    (8)甲申(十六日),郭威巡行北部边境返回。

    (9)福州人或诣建州告唐永安留后查文徽,云吴越兵已弃城去,请文徽为帅。文徽信之,遣剑州刺史陈诲将水军下闽江,文徽自以步骑继之。会大雨,水涨,诲一夕行七百里,至城下,败福州兵,执其将马先进等。庚寅,文徽至福州,吴越至威武军吴程诈遣数百人出迎。诲曰:“闽人多诈,未可信也,宜立寨徐图。”文徽曰:“疑则变生,不若乘机据其城。”因引兵径进。诲整众鸣鼓,止于江湄,文徽不为备,程勒兵出击之,唐兵大败,文徽坠马,为福人所执,士卒死者万人。诲全军归剑州。程送文徽于钱唐,吴越王弘献于五庙而释之。

    (9)福州人有的到建州报告南唐永安留后查文徽,说吴越军队已经弃城离去,请求查文徽当统帅。查文徽相信了他,派遣剑州刺史陈诲带领水军沿闽江而下,自己率领步兵、骑兵为后继。碰上天下大雨,河水猛涨,陈诲一夜行船七百里,到了城下,击败福州军队,抓获将领马先进等人。庚寅(二十二日),查文徽到福州,吴越国知威武军吴程派遣数百人出城假装迎接。陈诲说:“闽人善于欺诈,不可轻信,应当安营扎寨从长计议。”查文徽说:“犹豫就会产生变故,不如乘机占据福州城。”便带领军队一直前进。陈诲整顿好部队才击鼓前进,在闽江边上停下来。查文徽不作防备,吴程领兵出击,南唐军队大败,查文徽从马上摔下来,被福州人抓获,士卒死亡万人。陈诲却完整地将军队带回剑州。吴程解送查文徽到钱唐,吴越王钱弘将查文徽作为战利品在祖宗五庙举行献俘礼,然后释放了他。

    (10)丁亥,汝州奏防御使刘审交卒。吏民诣阙上书,以审交有仁政,乞留葬汝州,得奉事其丘垄,诏许之。州人相与聚哭而葬之,为立祠,岁时享之。太师冯道曰:“吾尝为刘君僚佐,观其为政,无以逾人,非能减其租赋,除其徭役也,但推公廉慈爱之心以行之耳。此亦众人所能为,但他人不为而刘君独为之,故汝人爱之如此。使天下二千石皆效其所为,何患得民不如刘君哉!”

    (10)丁亥(十九日),汝州奏报防御使刘审交去世。当地官吏百姓到朝廷上书,以刘审交生前有仁政的理由,恳求将其尸体留葬在汝州,以便能够侍奉他的坟墓,后汉隐帝下诏准许。汝州百姓相互聚集在一起痛哭,安葬了刘审交,为他建立祠堂,按时举行祭祀。太师冯道说:“我曾经做过刘君的同僚,看他的为政,没有超过别人的地方,不能削减租赋,免除徭役,只是能推广公正廉洁慈善仁爱的心并且实行罢了。这也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只是别人不做而只有刘君一人去做了,所以汝州百姓如此爱戴他。倘若天下各地方长官都能仿效刘君的作为,何患不像刘君那样获得民心呢!”

    (11)甲午,吴越丞相、昭化节度使、同平章事杜建徽卒。

    (11)甲午(二十六日),吴越丞相、昭化节度使、同平章事杜建徽去世。

    (12)乙未,以前永兴节度使赵匡赞为左骁卫上将军。

    (12)乙未(二十七日),后汉隐帝任命前永兴节度使赵匡赞为左骁卫上将军。

    (13)三月,丙午,嘉庆节,邺都留守高行周、天平节度使慕容彦超、泰宁节度使符彦卿、昭义节度使常思、安远节度使杨信、安国节度使薛怀让、成德节度使武行德、彰德节度使郭谨、保大留后王饶皆入朝。

    (13)三月,丙午(初九),是后汉隐帝的生日嘉庆节,邺都留守高行周、天平节度使慕容彦超、泰宁节度使符彦卿、昭义节度使常思、安远节度使杨信、安国节度使薛怀让、成德节度使武行德、彰德节度使郭谨、保大留后王饶,都进京入朝祝寿。

    (14)甲寅,诏营寝庙于高祖长陵、世祖原陵,以时致祭。有司以费多,寝其事,以至国亡,二陵竟不沾一奠。

    (14)甲寅(十七日),后汉隐帝下诏在高祖西汉刘邦的长陵、世祖东汉刘秀的原陵营建寝庙,按时举行祭祀。有关承办部门因为费用大,搁置了这件事,直到后汉灭亡,这两处陵墓始终没有享受过一次祭奠。

    (15)壬戌,徙高行周为天平节度使,符彦卿为平卢节度使;甲子,徙慕容彦超为泰宁节度使。

    (15)壬戌(二十五日),后汉隐帝调任高行周为天平节度使,符彦卿为平卢节度使;甲子(二十七日),调任慕容彦超为泰宁节度使。

    (16)永安节度使折从阮举族入朝。

    (16)永安节度使折从阮全家族进京入朝。

    (17)夏,四月,戊辰朔,徙薛怀让为匡国节度使,庚午,徙折从阮为武胜节度使,壬申,徙杨信为保大节度使,徙镇国节度使刘词为安国节度使,永清节度使王令温为安远节度使。李守贞之乱,王饶潜与之通,守贞平,众谓饶必居散地;及入朝,厚结史弘肇,迁护国节度使,闻者骇之。

    (17)夏季,四月,戊辰朔(初一),调任薛怀让为匡国节度使,庚午(初三),调任折从阮为武胜节度使,壬申(初五),调任杨信为保大节度使,调任镇国节度使刘词为安国节度使,永清节度使王令温为安远节度使。河中李守贞叛乱,王饶暗中与他勾结,李守贞叛乱被平息,众人以为王饶必定要被贬为冗散闲官;但待到进京入朝,他用重金结交史弘肇,竟升任为护国节度使,听说此事的人都大为惊骇。

    (18)杨求解枢密使,帝遣中使谕止之。宣徽北院使吴虔裕在旁曰:“枢密重地,难以久居,当使后来者迭为之,相公辞之是也。”帝闻之,不悦,辛巳,以虔裕为郑州防御使。

    (18)杨请求解除自己枢密使的职务,后汉隐帝派遣宫中使者告谕阻止他。宣徽北院使吴虔裕在杨身旁说:“枢密院为政务重地,难以长久停留,应当让后来的人轮流担任,相公辞去枢密使的要求是对的。”隐帝听说此话,很不高兴,辛巳(十四日),任命吴虔裕为郑州防御使。

    (19)朝廷以契丹近入寇,横行河北,诸藩镇各自守,无捍御之者,议以郭威镇邺都,使督诸将以备契丹。史弘肇欲威仍领枢密使,苏逢吉以为故事无之,弘肇曰:“领枢密使则可以便宜从事,诸军畏服,号令行矣。”帝卒从弘肇议。弘肇怨逢吉异议,逢吉曰:“以内制外,顺也;今反以外制内,其可乎!”壬午,制以威为邺都留守、天雄节度使,枢密使如故。仍诏河北,兵甲钱谷,但见郭威文书立皆禀应。明日,朝贵会饮于窦贞固之第,弘肇举大觞属威,厉声曰:“昨日廷议,一何同异!今日为弟饮之。”逢吉、杨亦举觞曰:“是国家之事,何足介意!”弘肇又厉声曰:“安定国家,在长枪大剑,安用毛锥!”王章曰:“无毛锥,则财赋何从可出?”自是将相始有隙。

    (19)后汉朝廷因为契丹军队近来入侵,横行黄河以北地区,诸位藩镇长官各保自身,没有出来抵抗的,便商议任命郭威出镇邺都,让他督率诸将来防备契丹军队。史弘肇想要郭威仍旧兼任枢密使之职,苏逢吉认为无此先例,史弘肇说:“郭威兼领枢密使就可以在外根据情况机断行事,各路军队因此畏惧服从,号令便畅行无阻了。”隐帝最终听从了史弘肇的建议。史弘肇怨恨苏逢吉的异议,苏逢吉便说:“用内朝官节制外朝官,是名正言顺的;如今反过来用外朝官来制约内朝官,难道可以吗?”壬午(十五日),隐帝下制书任命郭威为邺都留守、天雄节度使、枢密使之职照旧。同时颁布诏书到黄河以北地区,所有军队、武器、钱财、粮草,只要见到郭威签署的文书立即都应接受命令负责提供。第二天,朝廷权贵在窦贞固的宅第聚会宴饮,史弘肇举起大杯向郭威劝酒,厉声说:“昨日朝廷的议论,竟是何等的不同!今日我与贤弟痛饮此杯。”苏逢吉、杨也举杯说:“这都是为国家之事,何必介意!”史弘肇又厉声说:“安定国家,靠的是长枪大剑,哪里用得着毛笔啊!”王章说:“没有毛笔,那钱财军赋又从何而来呢?”从此文臣武将之间开始有了矛盾。

    (20)癸未,罢永安军。

    (20)癸未(十六日),后汉撤销永安军。

    (21)壬辰,以左监门卫将军郭荣为贵州刺史、天雄牙内都指挥使。荣本姓柴,父守礼,郭威之妻兄也,威未有子时养以为子。

    (21)壬辰(二十五日),后汉隐帝任命左监门卫将军郭荣为贵州刺史、天雄牙内都指挥使。郭荣本姓柴,其父柴守礼,是郭威妻子的哥哥,郭威没有儿子时收养郭荣为子。

    (22)五月,已亥,以府州蕃汉马步都指挥使折德为本州围练使。德,从阮之子也。

    (22)五月,已亥(初二),后汉隐帝任命府州蕃汉马步都指挥使折德为府州团练使。折德是折从阮的儿子。

    (23)庚子,郭威辞行,言于帝曰:“太后从先帝久,多历天下事,陛下富于春秋,有事宜禀其教而行之。亲近忠直,放远谗邪,善恶之间,所宜明审。苏逢吉、杨、史弘肇皆先帝旧臣,尽忠徇国,愿陛下推心任之,必无败失,至于疆埸之事,臣愿竭其愚驽,庶不负驱策。”帝敛容谢之。威至邺都,以河北困弊,戒边将谨守疆埸,严守备,无得出侵掠,契丹入寇,则坚壁清野以待之。

    (23)庚子(初三),郭威辞别出行,向隐帝进言说:“太后随从先帝很久,经历许多天下之事,陛下年纪尚轻,有大事应当接受太后教导再行动。亲近忠诚正直的君子,远离谄谀邪恶的小人,善恶的界线,应当仔细分清楚。苏逢吉、杨、史弘肇都是先帝的元老旧臣,尽忠报国,希望陛下放心任用他们,必定不会坏事失误。至于边疆征战之事,臣下愿竭尽绵薄之力,或许可以不辜负陛下的委托。”隐帝脸色严肃地告谢。郭威到达邺都,鉴于黄河以北地区的困难凋弊,告诫边境上的将军谨慎守卫疆界,严密防备,不得外出侵扰抢掠,契丹军队进来侵犯,就采用坚壁清野的办法对付它。

    (24)辛丑,敕:“防御、团练使,自非军期,无得专奏事,皆先申观察使斟酌以闻。”

    (24)辛丑(初四),后汉隐帝下敕书命令:“各防御使、团练使,如果不是军务机要,不得擅自直接向朝廷进奏言事,都须先申报各地观察使斟酌后再来奏闻。”

    (25)丙午,以皇弟山南西道节度使承勋为开封尹,加兼中书令,实未出阁。

    (25)丙午(初九),隐帝任命皇弟山南西道节度使刘承勋为开封尹,加官兼任中书令,实际上刘承勋因年纪尚幼并未出就封职。

    (26)平卢节度使刘铢,贪虐恣横;朝廷欲征之,恐其拒命,因沂、密用兵于唐,遣沂州刺史郭琼将兵屯青州。铢不自安,置酒召琼,伏兵幕下,欲害之;琼知其谋,悉屏左右,从容如会,了无惧色,铢不敢发。琼因谕以祸福,铢感服,诏至即行。庚戌,铢入朝。辛亥,以琼为颍州团练使。

    (26)平卢节度使刘铢,贪婪暴虐,恣意横行,后汉朝廷准备征召他回京,恐怕他抗拒命令,便乘在沂州、密州对南唐用兵的机会,派遗沂州刺史郭琼带领军队驻扎在青州。刘铢自感不安,就摆酒设宴召请郭琼,在府署埋伏军士,准备杀害他;郭琼知悉刘铢的阴谋,毅然屏退全部随从,从容赴会,毫无惧色,刘铢于是不敢下手。郭琼乘机说明利害祸福,刘铢被感化折服,等诏书一到,立即上路。庚戌(十三日),刘铢进京入朝。辛亥(十四日),后汉隐帝任命郭琼为颍州团练使。

    (27)癸丑,王章置酒会诸朝贵,酒酣,为手势令,史弘肇不闲其事,客省使阎晋卿坐次弘肇,屡教之。苏逢吉戏之曰:“旁有姓阎人,何忧罚爵!”弘肇妻阎氏,本酒家倡也,意逢吉讥之,大怒,以丑语诟逢吉,逢吉不应。弘肇欲殴之,逢吉起去。弘肇索剑欲追之,杨泣止之曰:“苏公宰相,公若杀之,置天子何地,愿孰思之!”弘肇即上马去,与之联镳,送至其第而还。于是将相如水火矣。帝使宣徽使王峻置酒和解之,不能得。逢吉欲求出镇以避之,既而中止,曰:“吾去朝廷,止烦史公一处分,吾粉矣!”王章亦忽忽不乐,欲求外官,杨、史固止之。

    (27)癸丑(十六日),王章设宴聚会各位朝廷显贵,饮酒尽兴,用手势行酒令,史弘肇不熟悉酒令,客省使阎晋卿座位紧挨史弘肇,多次教他。苏逢吉嘲弄史弘肇说:“身旁有姓阎的人,何必担心罚酒!”史弘肇的妻子阎氏,原本是酒家娼妓,史弘肇以为苏逢吉在讥笑阎氏,勃然大怒,用脏话辱骂苏逢吉,苏逢吉不回嘴。史弘肇要揍他,苏逢吉起身离去。史弘肇寻找刀剑要追杀他,杨流着泪劝阻说:“苏公是当朝宰相,您若杀他,将把天子置于何地,望三思啊!”史弘肇即刻上马离去,杨也上马同他并驾齐驱,送到他的宅第而返回。从此文武将相之间的关系就像水火那样不相容了。后汉隐帝派宣徽使王峻摆设酒宴调解将相关系,没能成功。苏逢吉打算请求出任藩镇来避开史弘肇,不久便放弃,说:“我若离开朝廷,只劳史公做个手脚,我便粉身碎骨了。”王章也闷闷不乐,打算求任外官,杨、史弘肇再三劝阻他。

    (28)闰月,宫中数有怪。癸巳,大风,发屋拔木,吹郑门扉起,十余步而落,震死者六七人,水深平地尺余。帝召司天监赵延,问以禳祈之术,对曰:“臣之业在天文时日,禳祈非所习也。然王者欲弭灾异,莫如修德。”延归,帝遣中使问:“如何为修德?”延对:“请读贞观政要而法之。”

    (28)闰月,后汉宫中多次出现怪事,癸巳(二十七日),大风狂作,掀屋拔树,吹得京城西南的郑门门扇飞起,扬出十多步才落地,被震死的有六七人,平地水深一尺多。后汉隐帝于是召来司天监赵延,询问祈求消灾免祸的办法,赵延回答说:“臣下的业务在天文历算方面,祭祀祈祷不是我所熟习的。然而统治天下的人想要消弭灾异,最好的办法不如修行德政。”赵延回家,后汉隐帝又派宫中使者去问:“怎样才算是修行德政?”赵延回答:“请读《贞观政要》而效法它。”

    (29)六月,河决郑州。

    (29)六月,黄河在郑州决口。

    (30)马希萼既败归,及以书诱辰、溆州及梅山蛮,欲与共击湖南。蛮素闻长沙帑藏之富,大喜,争出兵赴之,遂攻益阳。楚王希广遣指挥使陈拒之,战于淹溪,败死。

    (30)马希萼既已兵败逃归,于是写书信引诱辰州、溆州以及梅山蛮族,打算和他们共同进攻湖南。蛮人平素听说长沙国库很富有,非常高兴,争着出兵赶赴前往,随即攻打益阳。楚王马希广派遣指挥使陈抵抗,在淹溪交战,陈兵败而死。

    (31)秋,七月,唐归马先进等于吴越以易查文徽。

    (31)秋季,七月,南唐归还马先进等战俘给吴越来交换查文徽。

    (32)马希萼又遣群蛮攻迪田,八月,戊戌,破之,杀其镇将张延嗣。楚王希广遣指挥使黄处超救之,处超败死;潭人震恐,复遣牙内指挥使崔洪琏将兵七千屯玉潭。

    (32)马希萼又调遗各蛮族部落进攻迪田,八月,戊戌(初三),攻破迪田,杀死守将张延嗣。楚王马希广派遣指挥使黄处超援救迪田,黄处超兵败身死。潭州人震惊恐慌,又派遣牙内指挥使崔洪琏领兵七千驻扎在玉潭。

    (33)庚子,蜀主立其弟仁毅为夔王,仁贽为雅王,仁裕为彭王,仁操为嘉王。已酉,立子玄哲为秦王,玄珏为褒王。

    (33)庚子(初五),后蜀主封立他的弟弟孟仁毅为夔王,孟仁贽为雅王,孟仁裕为彭王,孟仁操为嘉王。已酉(十四日),封立他的儿子孟玄为秦王,孟玄珏为褒王。

    (34)晋李太后在建州,卧病,无医药,惟与晋主仰天号泣,戟手骂杜重威、李守贞曰:“吾死不置汝!”戊午,卒。周显德中,有自契丹来者云:“晋主及冯后尚无恙,其从者亡归及物故则过半矣。”

    (34)后晋李太后在建州,生病卧床,没有医生药物,只能和后晋出帝石重贵仰天呼喊哭泣,挥手比划大骂杜重威、李守贞道:“我死都不放过你们!”戊午(二十三日),李太后去世。后周显德年间,有从契丹来的人说:“晋出帝和冯后还活着,但他的侍从逃亡回家和过世的却超过一半了。”

    (35)马希萼表请别置进奏务于京师。九月,辛巳,诏以湖南已有进奏务,不许。亦赐楚王希广诏,劝以敦睦。

    (35)马希萼上表后汉朝廷请求在京城另外设置进奏务。九月,辛巳(十七日),后汉隐帝下诏书,因湖南在京城已设有进奏务,没有准许。同时也赐楚王马希广诏书,规劝马氏兄弟亲密和睦。

    (36)马希萼以朝廷意佑楚王希广,怒,遣使称藩于唐,乞师攻楚。唐加希萼同平章事,以鄂州今年租税赐之,命楚州刺史何敬洙将兵助希萼。冬,十月,丙午,希广遣使上表告急,言:“荆南、岭南、江南连谋,欲分湖南之地,乞发兵屯澧州,以扼江南、荆南援朗州之路。”

    (36)马希萼以为后汉朝廷有意袒护楚王马希广,发怒,派遣使者向南唐称臣,请求出兵攻打楚王马希广。南唐加封马希萼为同平章事,将鄂州当年租税赏赐给他,命令楚州刺史何敬洙领兵援助马希萼。冬季,十月,丙午(十二日),马希广派遣使者向后汉朝廷上表告急,说:荆南高氏、岭南刘氏、江南李氏连兵谋划,准备瓜分湖南之地,乞求发兵屯驻澧州,用来把守江南、荆南支援朗州的道路。”

    (37)丁未,以吴越王弘为诸道兵马元帅。

    (37)丁未(十三日),后汉隐帝任命吴越王钱弘为诸道兵马元帅。

    (38)楚王希广以朗州与山蛮入寇,诸将屡败,忧形于色。刘彦言于希广曰:“朗州兵不满万,马不满千,都府精兵十万,何忧不胜!愿假臣兵万余人,战舰百五十艘,径入朗州缚取希萼,以解大王之忧。”王悦,以彦为战棹都指挥使、朗州行营都统。彦入朗州境,父老争以牛酒犒军,曰:“百姓不愿从乱,望都府之兵久矣!”彦厚赏之;战舰过,则运竹木以断其后。是日,马然萼遣朗兵及蛮兵六千、战舰百艘逆战于湄州,彦乘风纵火以焚其舰,顷之,风回,反自焚。彦还走,江路已断,士卒战及溺死者数千人。希广闻之,涕泣不知所为。希广平日罕颁赐,至是,大出金帛以取悦于士卒。

    (38)楚王马希广因为朗州人与山蛮入侵,众将屡吃败仗,面有忧色。刘彦对马希广说:“朗州军队不到一万,马匹不到一千,您有精兵十万,为什么担忧不能取胜!望给我军队一万余人,战舰一百五十艘,直接攻入朗州城捉拿马希萼,以解大王心头忧愁。”楚王听了很高兴,任命刘彦为战棹都指挥使

    、朗州行营都统。刘彦进入朗州地界,父老乡亲争着用牛、酒来犒劳军队,说:“我们百姓不愿意跟从乱党,盼望楚王的军队已很久了。”刘彦重赏大家;战舰驶过以后,就运来毛竹木头来截断后路。这一天,马希萼调遣朗州军队和蛮族军队六千、战舰百艘在湄州迎战,刘彦乘着风势放火来焚烧朗州的战舰,一会儿,风向回转,反过来烧了自己的战舰。刘彦调头逃跑,但水路已经截断,士兵战死的以及淹死的有数千人。马希广闻讯,哭得不知做什么是好。马希广平时很少颁发赏赐,到这时,也拿出大量金钱绢帛来博取士兵的欢心。

    或告天策左司马希崇流言惑众,反状已明,请杀之。希广曰:“吾自害其弟,何以见先王于地下!”

    有人告发天策左司马马希崇散布流言,扰乱人心,谋反的征状已经很明显,请求杀死他。马希广说:“我亲手来杀害自己的兄弟,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九泉之下的先王!”

    马军指挥使张晖将兵自他道击朗州,至龙阳,闻彦败,退屯益阳。希萼又遣指挥使朱进忠等将兵三千急攻益阳,张晖绐其众曰:“我以麾下出贼后,汝辈留城中待我,相与合势击之。”既出,遂自竹头市遁归长沙。朗兵知城中无主,急击之,士卒九千余人皆死。

    马军指挥使张晖领兵从别的路进攻朗州,到达龙阳,听说刘彦兵败,便后退屯驻益阳。马希萼又调遣指挥使朱进忠等领兵三千急攻益阳,张晖欺骗部众说:“我带帐下的亲兵出城赶到贼军后面,你们留守城中等待我,然后一起合力攻击敌人。”张晖已出益阳,就从竹头市跑回长沙。朗州军队得知城中没有主帅,加紧攻击,守城九千多士兵全部战死。

    (39)吴越王弘归查文徽于唐,文徽得疾,以工部尚书致仕。

    (39)吴越王钱弘让查文徽返归南唐。查文徽患哑疾,以工部尚书之职退休。

    (40)十一月,甲子朔,日有食之。

    (40)十一月,甲子朔(初一),出现日食。

    (41)蜀太师、中书令宋忠武王赵廷隐卒。

    (41)后蜀太师、中书令宋忠武王赵廷隐去世。

    (42)楚王希广遣其僚属孟骈马希萼曰:“公忘父兄之仇,北面事唐,何异袁谭求救于曹公邪!”希萼将斩之,骈曰:“古者兵交,使在其间,骈若爱死,安肯此来!骈之言非私于潭人,实为公谋也。”乃释之,使还报曰:“大义绝矣,非地下不相见也!”

    (42)楚王马希广派遣他的幕僚孟骈劝说马希萼道:“您忘记父兄的仇敌,臣服南唐,与东汉末年的袁谭向曹操求救有什么不同呢!”马希萼将要斩他的头,孟骈说:“古代两军交战,使者可以来往其间。我孟骈倘若吝惜一死,岂肯到这里来!我的话并非出于潭州人的私利,实在是为您考虑啊。”马希萼这才放了孟骈,让他返归回答说:“兄弟的情义已经断了,不到九泉之下不再相见!”

    朱进忠请希萼自将兵取潭州,辛未,希萼留其子光赞守朗州,悉发境内之兵趣长沙,自称顺天王。

    朱进忠请求马希萼亲自领兵攻取潭州。辛未(初八),马希萼留下他的儿子马光赞镇守朗州,调发境内全部军队直奔长沙,自称顺天王。

    (43)诏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宁江节度使王殷将兵屯澶州以备契丹。殷,瀛州人也。

    (43)后汉隐帝下诏书命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宁江节度使王殷领兵驻扎在澶州来防备契丹入侵。王殷是瀛州人。

    (44)朝廷议发兵,以安远节度使王令温为都部署,以救潭州,会内难作,不果。

    (44)后汉朝廷讨论出兵,任命安远节度使王令温为都部署,以援救潭州,正好遇上内乱发生,没有成行。

    (45)帝自即位以来,枢密使、右仆射、同平章事杨总机政,枢密使兼侍中郭威主征伐,归德节度使、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兼中书令史弘肇典宿卫,三司使、同平章事王章掌财赋。颇公忠,退朝,门无私谒,虽不却四方馈遗,有余辄献之,弘肇督察京城,道不拾遗。是时承契丹荡覆之余,公私困竭,章捃摭遗利,吝于出纳,以实府库。属三叛连衡,宿兵累年而供馈不乏;及事平,赐予之外,尚有余积,以是国家粗安。

    (45)后汉隐帝从即位以来,枢密使、右仆射、同平章事杨总理机要政务,枢密使兼侍中郭威主持征战,归德节度使、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兼中书令史弘肇典领京城警卫,三司使、同平章事王章掌管财政赋税。杨十分秉公忠心,退朝回家,门下没有私人拜会,虽然不拒绝四方的馈赠,但有多余的就进献皇上。史弘肇负责京城治安,路上丢了东西没有人捡。这时正好紧承契丹大乱中原之后,官府、百姓的财力困难拮据。王章搜集点滴余利,节约开支,以此充实国库,虽然跟着就有李守贞、王景崇、赵思绾的三镇叛乱互相勾结,却用兵多年而供应没有短缺;到了事态平息,除赏赐之外,还有积余,因此国家基本安定。

    章聚敛刻急。旧制,田税每斛更输二升,谓之“雀鼠耗”,章始令更输二斗,谓之“省耗”;旧钱出入皆以八十为陌,章始令人者八十,出者七十七,谓之“省陌”;有犯盐、矾、酒曲之禁者,锱铢涓滴,罪皆死;由是百姓愁怨。章尤不喜文臣,尝曰:“此辈授之握算,不知纵横,何益于用!”俸禄皆以不堪资军者给之,吏已高其估,章更增之。

    王章征集赋税苛刻严厉。以前规定,田税每斛之外再交二升,叫做“雀鼠耗”,王章开始下令再交二斗,称做“省耗”;以前钱币的付出、收入都以八十文为“陌”,王章开始下令收入的以八十文为“陌”,付出的以七十七文为“陌”,称做“省陌”“有违反盐、矾、酒曲禁令的,即使只有一两一钱、一点一滴,也都定为死罪;百姓因此忧愁怨恨。王章特别不喜欢文官,曾经说:“这帮人交给他一把筹码,也不知道如何摆弄,有什么用处!”文官的俸禄都以不能用于军事的供给,有关官吏已对文官俸禄超值估算,王章又再增加。

    帝左右嬖幸浸用事,太后亲戚亦干预朝政,等屡裁抑之。太后有故人子求补军职,弘肇怒而斩之。武德使李业,太后之弟也,高祖使掌内帑,帝即位,尤蒙宠任。会宣徽使阙,业意欲之,帝及太后亦讽执政;、弘肇以为内使迁补有次,不可以外戚超居,乃止。内客省使阎晋卿次当为宣徽使,久而不补;枢密承旨聂文进、飞龙使后匡赞、翰林茶酒使郭允明皆有宠于帝,久不迁官,共怨执政。文进,并州人也。刘铢罢青州归,久奉朝请,未除官,常戟手于执政。

    后汉隐帝的左右宠臣逐渐被任用,太后的亲戚也干预朝政,杨等屡次加以裁减抑制。太后有个旧友的儿子要求补个军职,史弘肇发怒斩了他。武德使李业,是太后的弟弟,后汉高祖让他掌管宫内财物,到了后汉隐帝即位,他特别受到宠幸信任。适逢宣徽使空缺,李业心想补缺,后汉隐帝和太后也给执政官打了招呼;杨、史弘肇认为内朝使职的升迁递补有规定次序,不能因为外戚而越级担任,于是作罢。内朝客省使阎晋卿按次序应当担任宣徽使,但迟迟没有递补;枢密承旨聂文进、飞龙使后匡赞、翰林茶酒使郭允明都得到后汉隐帝的宠爱,却长时间没有升官,因此共同怨恨执政官。聂文进是并州人。刘铢免职从青州归来,长期闲散无事,没有委派职务,故此经常用手对执政官指指戳戳怨恨他。

    帝初除三年丧,听乐,赐伶人锦袍、玉带。伶人诣弘肇谢,弘肇怒曰:“士卒守边苦战,犹未有以赐之,汝曹何功而得此!”皆夺以还官。帝欲立所幸耿夫人为后,以为太速;夫人卒,帝欲以后礼葬之,复以为不可。帝年益壮,厌为大臣所制。、弘肇尝议事于帝前,帝曰:“审图之,勿令人有言!”曰:“陛下但禁声,有臣等在。”帝积不能平,左右因乘间谮之于帝云:“等专恣,终当为乱。”帝信之。尝夜闻作坊锻声,疑有急兵,达旦不寐。司空、同平章事苏逢吉既与弘肇有隙,知李业等怨弘肇,屡以言激之。帝遂与业、文进、匡赞、允明谋诛等,议既定,入白太后,太后曰:“兹事何可轻发!更宜与宰相议之。”业时在旁,曰:“先帝尝言,朝廷大事不可谋及书生,懦怯误人。”太后复以为言,帝忿曰:“国家之事,非闺门所知!”拂衣而出。乙亥,业等以其谋告阎晋卿,晋卿恐事不成,诣弘肇第欲告之,弘肇以他故辞不见。

    隐帝刚解除高祖的三年之丧,就听音乐,赏赐优伶锦袍、玉带。优伶到史弘肇处告谢,史弘肇大怒道:“将士守卫边疆殊死苦战尚且没有赏赐这些,你们这等人有什么功劳得到锦袍、玉带!”随即全部没收还归官府。后汉隐帝想立所宠爱的耿夫人为皇后,杨认为太快;耿夫人去世,隐帝想用皇后之礼安葬,杨又认为不可。后汉隐帝年龄渐渐增大,讨厌被大臣所制约。杨、史弘肇曾在隐帝面前议论政事,隐帝说:“仔细考虑,不要让人有闲话!”杨说:“陛下只管闭口不出声,有我们在。”隐帝的积怨久不能平,左右宠臣就乘机向隐帝进谗言说:“杨等人专横跋扈肆无忌惮,最终定当犯上作乱。”隐帝听信了这话。隐帝曾经夜里听到手工作坊打铁声响,怀疑有人在紧急赶制兵器,到天亮都没入睡。司空、同平章事苏逢吉已与史弘肇有了隔阂,知道李业等人怨恨史弘肇,就多次用言语激他们。隐帝于是和李业、聂文进、后匡赞、郭允明谋划诛杀杨等人,商议已定,入内禀告太后。太后说:“这事怎么可轻举妄动!应该再同宰相商议。”李业当时在旁边,说:“先帝曾经说过,朝廷大事不可同书生谋划,书生胆小怕事会误事害人。”太后又重复她刚才所说的话,隐帝于是生气地说:“国家大事,不是闺门女人所能知晓的!”拂袖而出。乙亥(十二日),李业等将他们的密谋告诉阎晋卿,阎晋卿恐怕事情不成,到史弘肇宅第想报告他,史弘肇因为别的事推辞不见。

    丙子旦,等入朝,有甲士数十自广政殿出,杀、弘肇、章于东庑下。文进亟召宰相、朝臣班于崇元殿,宣云:“等谋反,已伏诛,与卿等同庆。”又召诸军将校至万岁殿庭,帝亲谕之,且曰:“等以稚子视朕,朕今始得为汝主,汝辈免横忧矣!”皆拜谢而退。又召前节度使、刺史等升殿谕之,分遣使者帅骑收捕等亲戚、党与、从,尽杀之。

    丙子(十三日)早晨,杨等上朝,有几十名全副武装的武士从广政殿出来,在东面廊屋下杀死杨、史弘肇、王章,聂文进立刻召集宰相、朝臣在崇元殿按朝班排列,宣旨说:“杨等人谋划造反,已经伏罪处决,与诸位共同庆贺。”又召集各军将校到万岁殿庭中,隐帝亲自向他们宣布了这事,并且说:“杨等人把朕当作小孩子来看待,朕今日开始得为你们的君主,你们从此免除权臣专横的忧患了。”众人全都拜谢退下。隐帝又召集在京前节度使、刺史等上殿宣布此事,分头派遗使者率领骑兵逮捕杨等人的亲属、党羽、随从,全部杀死。

    弘肇待侍卫步军都指挥使王殷尤厚,等死,帝遣供奉官孟业赍密诏诣澶州及邺都,令镇宁节度使李洪义杀殷,又令邺都行营马军都指挥使郭崇威、步军都指挥使真定曹威杀郭威及监军、宣徽使王峻。洪义,太后之弟也。又急诏征天平节度使高行周、平庐节度使符彦卿、永兴节度使郭从义、泰宁节度使慕容彦超、匡国节度使薛怀让、郑州防御使吴虔裕、陈州刺史李入朝。以苏逢吉权知枢密院事,前平卢节度使刘铢权知开封府,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洪建权判侍卫司事,内侍省使阎晋卿权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洪建,业之兄也。

    史弘肇对侍卫步军都指挥使王殷特别厚待,杨等死后,隐帝派遣供奉官孟业携带绝密诏书到澶州以及邺都,命令镇宁节度使李洪义杀死王殷,又命令邺都行营马军都指挥使郭崇威、步军都指挥使真定人曹威杀死郭威以及监军、宣徽使王峻。李洪义是太后的弟弟。又紧急下诏征调天平节度使高行周、平卢节度使符彦卿、永兴节度使郭从义、泰宁节度使慕容彦超、匡国节度使薛怀让、郑州防御使吴虔裕、陈州刺史李进京入朝。任命苏逢吉临时主持枢密院事务,前平卢节度使刘铢临时主持开封府事务,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洪建临时兼管侍卫司事务,内侍省使阎晋卿代理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洪建是李业的哥哥。

    时中外人情忧骇,苏逢吉虽恶弘肇,而不预李业等谋,闻变惊愕,私谓人曰:“事太匆匆,主上傥以一言见问,不至于此!”业等命刘铢诛郭威、王峻之家,铢极其惨毒,婴孺无免者。命李洪建诛王殷之家,洪建但使人守视,仍饮食之。

    当时朝廷内外人心惶惶,苏逢吉虽然厌恶史弘肇,但没有参预李业等人密谋,闻悉事变陡然一惊,私下里对人说:“事情干得太草率,皇上倘若有一语问我,绝不会到这个地步!”李业等命令刘铢诛杀郭威、王峻的家属,刘铢极其残忍,连婴儿小孩都没有幸免于难的。命令李洪建诛杀王殷的家属,李洪建只派人守卫监视,仍旧供应饮食。

    丁丑,使者至澶州,李洪义畏懦,虑王殷已知其事,不敢发,乃引孟业见殷;殷囚业,遣副使陈光穗以密诏示郭威。威召枢密吏魏仁浦,示以诏书曰:“奈何?”仁浦曰:“公,国之大臣,功名素著,加之握强兵,据重镇,一旦为群小所构,祸出非意,此非辞说之所能解。时事如此,不可坐而待之。”威乃召郭崇威、曹威及诸将,告以杨等冤死及有密诏之状,且曰:“吾与诸公,披荆棘,从先帝取天下,受托孤之任,竭力以卫国家,今诸公已死,吾何心独生!君辈当奉行诏书,取吾首以报天子,庶不相累。”郭崇威等皆泣曰:“天子幼冲,此必左右群小所为,若使此辈得志,国家其得安乎!崇威愿从公入朝自诉,荡涤鼠辈以清朝廷,不可为单使所杀,受千载恶名。”翰林天文赵修己谓郭威曰:“公徒死何益!不若顺众心,拥兵而南,此天启也。”郭威乃留其养子荣镇邺都,命郭崇威将骑兵前驱,戊寅,自将大军继之。

    丁丑(十四日),使者到达澶州,李洪义畏缩胆怯,顾虑王殷已经知道此事,不敢动手,于是带着孟业去见王殷;王殷囚禁孟业,派遗副使陈光穗把绝密诏书拿给郭威看。郭威召见枢密吏魏仁浦,把诏书拿给他看,说:“怎么办?”魏仁浦说:“您是国家的大臣,功勋名声素来卓著,加上掌握强兵,据守重镇,一旦被小人们所诬陷,灾祸出于不测,这不是用言词所能排解的。事态已经如此,不可坐着等待。”郭威于是召集郭崇威、曹威以及众将,告知杨等人蒙冤屈死以及有绝密诏书的情况,并且说:“我与杨等人,披荆斩棘,跟随先帝夺取天下,接受托孤的重任,尽心竭力保卫国家,如今他们已死,我还有什么心思独自活着!各位应当执行诏书指令,斩取我的脑袋来禀报天子,大概能不受牵累。”郭崇威等都流着泪说:“天子年少,这必定是天子身边小人们所干的,倘若让这帮小人得志,国家岂能得到安宁!我郭崇威情愿跟从您进京入朝亲自申诉,扫除无能鼠辈来肃清朝廷污浊,切不可被一个使者所杀,蒙受千古恶名。”翰林天文赵修己对郭威说:“您白白送死有什么好处!不如顺应众人之心,领兵南行,这是天赐良机啊。”郭威于是留下他的养子郭荣镇守邺都,命令郭崇威率骑兵前面开路,戊寅(十五日),自己带领大部队接着进发。

    慕容彦超方食,得诏,舍匕箸入朝;帝悉以军事委之。已卯,吴虔裕入朝。

    慕容彦超正在吃饭,得到诏书,放下汤勺筷子就进京入朝;后汉隐帝把军事全都委托给了他。己卯(十六日),吴虔裕进京入朝。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历史年份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06 10:20:15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