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论

西方哲学重要基础理论
本体论(英文:Ontology,拉丁文:ontologia)的本义是关于存在(on)的理论(logos),由17世纪德国经院哲学家郭克兰纽(R.Gocieneus, 1547—1628年)在《哲学辞典》中最早使用。本体论是最为普遍的哲学理论之一,是主要研究存在本身的形而上学分支,但在哲学史当中也经常被用以指代整个形而上学。目前西方哲学学界在本体论的定义上仍存在较大分歧,广义上的本体论既是关于存在的理论,也是关于实体的理论或关于本体的理论等;狭义上的本体论则是意指“关于存在的理论”,因而可以理解为“存在论”。本体论是西方哲学的核心部分,在长时间内被看作哲学其他学科的基础和根据。西方哲学家从各自的哲学理论出发,将本体论的主要对象界定为“理性”“理念”“逻格斯”“单子”“物自体”“绝对”“绝对精神”等。[1][2][3]
西方哲学中,对于本体论的探讨始于古希腊。在巴门尼德之前,古希腊哲学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本原”的讨论,其中出现了诸如“水本原”“无定”“火本原”“数本原”等等。从巴门尼德开始,本体论就取代了以往的本原哲学从而使哲学具有了更加理性化的考量。苏格拉底柏拉图的理念论、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都是古希腊时期本体论的直观表现。在中世纪,本体论则往往与基督教神学相关联,其中关于上帝“三位一体”的论述,更是涉及到众多关于本体论的考证,并且在奥古斯丁原罪论与意志论的论述中开显出不同于希腊哲学的“无”与“自由”的面向。近代时期,本体论更多与科学发展相关联,笛卡尔企图为科学寻找本体论的根基,以捍卫科学的合理性与必然性,更是在之后发展为唯理论与经验论两大阵营,开辟出哲学的新的可能性。在德国古典时期,康德黑格尔则以本体论作为基础,构建了“批判哲学”与“绝对精神”两大体系,形成蔚为大观的哲学系统。直到现代,本体论依然发挥着重要的影响力,主要体现为现代哲学家们对传统本体论的批判,以及重新建构,表现为唯意志论、精神分析、存在主义分析哲学等等诸多形态。[3][2]西方哲学外,中国哲学发展过程中提出了“道”“理”“气”等本体论,印度哲学提出了“梵”的本体论。[4][5]
本体论从诞生之初,就已经意味着哲学整体形态的转变和思维确定性的凸显。哲学家们通过本体论将视角从具体的物质形态中转移到思维范式之中,规范了哲学中关于宇宙论和世界观的形态。哲学中的本体论不仅影响了哲学这门学科本身,还进一步渗透到诸如数学、科学、艺术、政治等等其他诸多领域当中。黑格尔认为,本体论的建立“可以看见哲学被提高到思想的领域。一个人使得他自己从一切的表象和意见里解放出来,否认它们有任何真理,并且宣称,只有必然性,只有‘存在’才是真的东西。”[6][2]

词源与定义

词源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