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义勇军进行曲

    《义勇军进行曲》是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歌曲,是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被称为中华民族解放的号角,自1935年在民族危亡的关头诞生以来,对激励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起了巨大的作用,后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1935年5月9日,该曲第一版录音在百代唱片公司录音棚录制完成。1951年,人民唱片厂为满足国歌播放的需要,录制出版了由铜管乐合奏和管弦乐合奏组成的粗纹唱片。1959年,中国唱片厂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录制出版了全套标准国歌专用唱片。1978年,推出集体填词版专用唱片。1983年,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录制出版了恢复原词后的标准国歌专用唱片。

    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正式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为《义勇军进行曲》。

    2017年9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于10月1日起正式实施。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义勇军进行曲 英文名: March of the Volunteers
    作词者: 田汉 作曲者: 聂耳
    发行时间: 1935年 曲长: 46秒
    语言: 普通话 所属专辑: 现代最流行歌曲选古今中外民歌集(1935年版)
    歌曲原唱: 电通公司歌唱队

    目录

    创作背景/义勇军进行曲 编辑

    词曲创作

    田汉 田汉

    《义勇军进行曲》最早是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曲。1934年秋,田汉为该片写了一首长诗,其中最后一节诗稿被选为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歌词写完后不久,田汉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入狱。1935年2月,导演许幸之接手《风云儿女》的拍摄,不久后,去监狱里探监的同志辗转带来了田汉在狱中写在香烟盒包装纸背面的歌词,即《义勇军进行曲》的原始手稿。当时,聂耳正准备去日本避难,得知电影《风云儿女》有首主题歌要写,主动要求为歌曲谱曲,并承诺到日本以后,尽快寄回歌稿[1]

    聂耳在收到歌词后很快就完成了曲谱初稿[2]。1935年4月18日,聂耳到达日本东京后,完成了曲谱的定稿,并在四月末将定稿寄给上海电通影片公司。之后,为了使歌曲曲调和节奏更加有力,聂耳和孙师毅商量,对歌词作了3处修改,从而完成了歌曲的创作[1]

    歌曲命名

    电影《风云儿女》前期拍摄完成以后,田汉的主题歌歌词并没有确定歌名,而聂耳从日本寄回来的歌词谱曲的名称只写了3个字“进行曲”。作为电影《风云儿女》投资人的朱庆澜将军,在“进行曲”3个字前面加上了“义勇军”,从而把该曲命名为“义勇军进行曲”[1]

    制作发行

    阿龙·阿甫夏洛莫夫 阿龙·阿甫夏洛莫夫

    1935年5月10日,《义勇军进行曲》歌谱在《中华日报》上发表[3]。16日,《电通》画报创刊号刊登歌谱[4]。之后,由贺绿汀请当时在上海百代唱片公司担任乐队指挥的苏联作曲家阿龙·阿甫夏洛莫夫 配器,将《义勇军进行曲》灌成唱片公开发行[1]。同年5月9日,由袁牧之、顾梦鹤领衔的电通公司歌唱队在位于上海徐家汇附近的百代唱片公司录音棚里录制了《义勇军进行曲》[5]。24日,电影《风云儿女》上映,该曲作为该片主题歌在影片片头、片尾播放。6月1日,歌谱在《电通画报》(半月刊)第二期上刊登[6]

    歌曲歌词/义勇军进行曲 编辑

    歌曲鉴赏/义勇军进行曲 编辑

    《义勇军进行曲》(五线谱) 《义勇军进行曲》(五线谱)

    《义勇军进行曲》是一首极富创造性的歌曲,作曲家聂耳以巨大的激情投入此歌的创作。首先,他成功地把田汉散文诗般的歌词,按照音乐的规律,处理得异常生动、有力和口语化;在旋律创作上,他既吸收了国际上革命歌曲的优秀成果和西欧进行曲的风格特点,又使之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从而使此歌能为广大群众所掌握,发挥其战斗作用。

    歌曲开始是六小节进军号般的前奏。它具有铿锵的节奏、明亮雄伟的旋律,其中三连音的妙用,更增强了歌曲的战斗气氛。前奏虽然短小,但却蕴含着整个歌曲情感和旋律发展的基础。歌曲环环相扣,层层推进。这一进行贯穿全曲,曲末并作多次重复,给人以坚定不移、势不可挡之感。

    聂耳根据歌词分句的特点,把这首歌曲处理成由六个长短不等的乐句所形成的自由体结构。虽然每个乐句的旋律、结构都各不相同,但乐句与乐句之间,衔接紧密,发展自然,唱起来起伏跌宕、浑然一体。

    《义勇军进行曲》(简谱) 《义勇军进行曲》(简谱)

    歌词第一、二句都是带有号召性的。作曲家把这两句旋律按“5—1—3—5”的上行趋势处理,特别是节奏的安排,采用了后半拍起句,更能给人以紧迫感。歌曲由第二拍弱起,并作四度上行跳进,显得庄严雄伟而又富有推动力。

    歌词第三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全部歌词中最重要的警句。聂耳在这里不仅运用了全曲中的最高、最强音,而且创造性地在“中华民族到了”之后,突然休止半拍,从而使“最危险的时候”这一句得到突出的强调。

    《义勇军进行曲》以其高昂激越、铿锵有力的旋律和鼓舞人心的歌词,表达了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强烈愤恨和反抗精神,体现了伟大的中华民族在外侮面前勇敢、坚强、团结一心共赴国难的英雄气概。

    社会影响/义勇军进行曲 编辑

    刘良模指挥青年会成员演唱《义勇军进行曲》。 刘良模指挥青年会成员演唱《义勇军进行曲》。

    1935年,随着《风云儿女》在各个影院的播映,《义勇军进行曲》立即在观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成为流行极广的抗战歌曲。抗战期间,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定期安排播放该曲。此外,美国、英国、法国、印度及南洋各国的广播电台也经常播放该曲[7]。并且在苏联、法国、捷克等地,《义勇军进行曲》被灌录成唱片并翻译成不同语言,歌名则大多翻译为《起来》(CHEE LAI)[8]

    国民党很多军校把《义勇军进行曲》定为军歌,戴安澜将军的国民革命军第200师曾将该曲定为该师的军歌[9]。张学良于西北练兵时,特别强调了士兵齐唱《义勇军进行曲》的重大意义[8]

    保罗·罗伯逊唱片封面 保罗·罗伯逊唱片封面

    1935年,“一二九”运动中,全国各地的学生、工人、爱国人士和支持中国的国际友好人士在集会上、在游行中都演唱了该曲。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后,《义勇军进行曲》成为“八百壮士”孤军营内鼓舞士气的战歌之一[8]。同年7月31日,因主张抗日救亡而被捕的沈钧儒、邹韬奋、李公朴等救国会七君子获释时,和数百名前来迎接的群众一同高唱《义勇军进行曲》[10]。1938年,台儿庄战役中,中国官兵在观战的美国驻华海军副武官卡尔逊的带领下高唱《义勇军进行曲》[9]

    1940年,美国黑人歌唱家保罗·罗伯逊在纽约演唱了该曲,并在1941年灌制了一套名为《起来》的中国革命歌曲唱片,宋庆龄亲自为其撰写了序言。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义勇军进行曲》在东南亚地区广为传唱[2][8]。1944年,马来西亚的一支由青年组织起来的抗日队伍将《义勇军进行曲》歌词中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改为“马来亚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后,将其作为抗日游击队队歌传唱。同年,美国好莱坞米高梅公司拍摄了一部反映中国抗日的故事片《龙种》,《义勇军进行曲》英文版被选为电影插曲[11]

    英文歌词 英文歌词

    1945 年,联合国成立时,该曲作为代表中国的歌曲演奏[9]。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之际,《义勇军进行曲》被选入反法西斯盟军胜利凯旋的曲目。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同盟国集会时,《义勇军进行曲》被选为代表中国的歌曲[12]。美国将该曲与美国的《美丽的美利坚》、法国的《马赛曲》等歌曲定为同盟国胜利之日的音乐节目广播歌曲[7]

    台湾光复初期,学唱《义勇军进行曲》成为台湾人学国语外另一项重要学习内容。1946年,基隆中学师生举办示威游行时,高唱《义勇军进行曲》。1947年,《义勇军进行曲》被台湾当局列为禁歌,直到两岸关系缓和后才解禁[13]

    1949年10月1日,在开国大典上,该曲作为国歌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响起[3],由晋察冀军乐队演奏,总共演奏了十余次[14]

    国歌历程

    朱庆澜 朱庆澜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由于没有如期拟定出国歌,会议于9月27日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决议》,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

    十年动乱期间,该曲词作者田汉受到“四人帮”迫害,导致正式场合只能演奏国歌的曲谱,不能唱歌词。

    1978年2月26日至3月5日,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决定国歌曲子仍然采用聂耳谱写的原曲,而歌词由集体重新填写。

    1982年11月26日至12月10日,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议》,决定恢复国歌原词,撤销该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1978年3月5日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定。

    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正式将《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写入宪法[15]

    国歌立法

    (详情参见词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

    关于规范国歌奏唱礼仪的实施意见是 关于规范国歌奏唱礼仪的实施意见是

    1984年8月,中宣部下发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奏唱的暂行办法》,规定在重要庆典或政治性的公众集会时,在遇有维护祖国尊严的斗争场合均可奏唱国歌。但在私人婚丧嫁娶、舞会、联谊等娱乐活动以及商业活动等场合,不得奏唱《国歌》[16]

    2008年3月6日,鉴于一些人在日常生活及一些重大活动中对国歌缺乏应有的尊重和爱护,多名军队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上呼吁国家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17]。自2009年至2017年,每年两会期间,都有请求为国歌法立法的议案[18]。如2010年,全国政协委员龚建明提交提案,呼吁尽快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16]。2012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团长于海在文艺组联组会议上提出为国歌立法[19],于海从2008年到2017年,每年都呼吁为国歌立法[20]

    2014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规范国歌奏唱礼仪的实施意见》,对国歌的奏唱场合、奏唱礼仪和宣传教育提出了明确要求[15]

    2017年6月22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首次审议国歌法草案,对国歌的地位、奏唱国歌的场合、国歌奏唱的形式和礼仪、国歌标准曲谱和官方录音版本、国歌的宣传教育、监督管理和法律责任等都作了明确规定。国歌法发布了国歌的标准曲谱,要求在规定应当奏唱国歌的场合奏唱、播放国歌的,应当使用国歌标准曲谱和国歌官方录音版本[21]

    2017年9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于10月1日起正式实施[22]。11月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规定在公共场合侮辱国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23]

    纪念活动

    聂耳 聂耳

    1979年,中国邮政为纪念建国三十周年,发行了以该曲曲谱为主题的纪念邮票。

    2006年11月,上海国歌纪念广场奠基,该广场于2009年9月25日在荆州路落成,并于当日举行国歌展示馆开馆典礼,馆内收藏有首版《义勇军进行曲》唱片、保罗·罗伯逊灌制的《义勇军进行曲》唱片等藏品[24]

    2007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由中国田汉研究会、基金会和聂耳音乐基金会合拍的四集电视专题片《我们的国歌》,讲述了该曲的创作历程、社会影响、现实意义等内容[12]

    2008年3月8日,中央党史教育办公室主办的“唱国歌”大型公共行为艺术活动于北京举行,该活动由行为艺术家舒勇号召发起,意在强化爱国精神,该活动之后在上海等地陆续举行[25]

    2009年,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中国唱片上海公司精选了《义勇军进行曲》不同时期21段珍贵录音,编辑出版了《〈义勇军进行曲〉录音珍版典藏》唱片[5]。10月,中国书法家协会举行了“60位书法家同书国歌展览”[26]

    2010年5月9日,中国书法家协会、人民画报社主办了《国歌》大型主题书法集[26]。9月9日,以《义勇军进行曲》的创作事件为中心而创作的电视剧《国歌》在中央电视台与湖南卫视播出[27]。2011年,河北省英烈纪念园建成国歌广场,并为国歌的词作者田汉与夫人安娥塑像[10]。7月,以聂耳与田汉创作《义勇军进行曲》为核心内容的音乐剧《国之当歌》开始演出[28]

    2015年,《义勇军进行曲》诞生80周年纪念音乐会在上海音乐厅举行[29]。5月15日,“爱我中华·唱响国歌”暨《义勇军进行曲》诞生80周年青少年文艺汇演活动在北京举行启动仪式,该活动在全国十几个分区开展[30]。18日,上海地方志办公室推出了首本国歌画册,收录300多幅图片[31]。8月,上海音乐出版社委约音乐评论家陈志音创作了《我们的国歌》[32]。同月20日,艺术家秦怡参加央视公益节目《开学第一课》录制,在节目中讲述了国歌的故事。

    2016年9月2日,纪念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创作80周年图片巡回展在南京启动。

    重要演出/义勇军进行曲 编辑

    注1:《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在中国全国人大、国庆节等重要庆典或政治性的公众集会时都会演奏/唱,故此表格只收录具有特殊意义的场合[16]。)

    注2:2009年3月,从第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开始,会议的开闭幕式上,由过去的奏国歌改为唱国歌[15]。)

    歌曲争议/义勇军进行曲 编辑

    歌词创作争议

    有观点认为,《义勇军进行曲》歌词雏形是东北抗日义勇军军歌,其中抚顺清原抗日武装“血盟救国军”的军歌《血盟救国军军歌》和《义勇军进行曲》歌词相似度很高。《血盟救国军军歌》由孙铭宸作词,张显铭谱曲,原词是:起来!不愿当亡国奴的人,用我们的血肉唤起全国民众。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奋起杀敌,中华民族不能亡国!起来!起来!全国人民团结一致,战斗!战斗!战斗!战斗!”)因此,部分观点认为,田汉很可能收集到包括《血盟救国军军歌》等东北抗日义勇军军歌作为创作素材[33]

    有报纸报道,夏衍对该曲的原词进行过修改。1982年,夏衍接受采访时澄清,真实情况是因为田汉写原词的纸有些字被水浸湿了,他怕别人看不清楚,在旁边对歌词进行了誊写。

    曲调创作争议

    有观点认为,聂耳创作《义勇军进行曲》的曲调来源于辽宁义勇军军歌。据史料记载,1933年2月底,聂耳到达建平县的朱碌科镇,慰问驻守在那里的辽宁抗日义勇军骑兵部队,亲眼看到了义勇军血战突围归来的景象。此外,在1942年5月出版的《歌林二集》中,《义勇军进行曲》被改编成了《总动员进行曲》,而且在歌名下方特别标明:《义勇军进行曲》原调[34]

    歌词修改争议

    1949年9月25日,毛泽东、周恩来在中南海丰泽园主持召开国旗、国徽、国歌、纪年、国都协商座谈会。会议上,徐悲鸿提议用《义勇军进行曲》代国歌,得到了梁思成、周恩来等人的赞同。但郭沫若、田汉等针对于该曲歌词中“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等历史性的词句,认为不符现况,应当修改。张奚若、黄炎培等提出反对意见。最后毛泽东和周恩来赞同“安不忘危”的思想,认为新中国要达到真正安定、安全,还需要与内外敌人及各种艰难困苦奋斗,从而决定不做修改。1949年11月15日,人民日报发文认为,采用《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现时的国歌而不加修改,是为了唤起人民回想祖国创造过程中的艰难忧患,鼓舞人民发扬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爱国热情,把革命进行到底。

    粉碎“四人帮”以后,由于仍然受“文革”左的思想影响,有些人提议用聂耳曲调,另填新词。1978年3月5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以举手表决的方式通过了由集体填写的歌词。改定国歌歌词后,社会各方面对此一直有不同意见,要求恢复国歌原来的歌词。1979年,陈登科在1979年6月召开的第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为与会的文艺界代表,要求大会讨论是否恢复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后来,在第五届全国人大三次、四次、五次会议上,陈登科坚持地提出该议案,最终在五次会议上得到通过。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7-07-17
    [2]^引用日期:2015-05-10
    [3]^引用日期:2017-07-19
    [4]^引用日期:2017-07-19
    [5]^引用日期:2017-07-19
    [6]^引用日期:2017-07-19
    [7]^引用日期:2017-07-19
    [8]^引用日期:2016-05-21
    [9]^引用日期:2017-07-19
    [10]^引用日期:2017-07-19
    [11]^引用日期:2017-07-19
    [12]^引用日期:2017-07-19
    [13]^引用日期:2017-07-19
    [14]^引用日期:2017-07-19
    [15]^引用日期:2017-07-17
    [16]^引用日期:2017-07-19
    [17]^引用日期:2017-07-19
    [18]^引用日期:2017-07-19
    [19]^引用日期:2017-07-19
    [20]^引用日期:2017-07-19
    [21]^引用日期:2017-07-17
    [22]^引用日期:2017-09-30
    [23]^引用日期:2017-11-04
    [24]^引用日期:2017-07-19
    [25]^引用日期:2017-07-19
    [26]^引用日期:2017-07-19
    [27]^引用日期:2017-07-19
    [28]^引用日期:2017-07-19
    [29]^引用日期:2017-07-19
    [30]^引用日期:2017-07-19
    [31]^引用日期:2017-07-19
    [32]^引用日期:2017-07-19
    [33]^引用日期:2017-07-17
    [34]^引用日期:2017-07-17
    扩展阅读
    1 在此处添加文本内容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7 10:11:15